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

全部章节 第262章 你差点害死她

    云嬗顾不得和沈存希解释,转身看过去,只见那名电脑精英面前的电脑上,满屏红色,代码不停刷刷往上翻,一条相当于游戏能量注的东西。被红色迅速覆盖。

    那名电脑精英十指如飞,迅速在键盘上敲打着,却无法阻止红色的漫延,云嬗抬头,看见几个大屏幕上的画面正逐渐关闭,变成无尽头的黑色,她瞳孔一阵紧缩,颤着手握住耳麦,声音都失去了往日的冷静,“雪生小姐,马上离开,听到没有,马上离开,我在后门接应你。”

    然而屏幕上的画面里,贺雪生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。还在继续翻找人事档案,云嬗心中大惊,就听一人惊呼:“云队,我们的信号被覆盖了!”

    云嬗险些跪倒在地,监控画面一个又一个的关闭,可他们却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沈存希迅速跳上车,当他看到这小小面包车里的数台仪器时,他已经明白了什么,原来她们甩开他,真的是去做最危险的事。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沈存希满目狂躁的腥红,看着屏幕上的画面一个又一个陷入一望无际的黑暗,他的心也缓缓沉入深渊。他一手从云嬗手里夺过耳麦,厉声道:“宋依诺,我命令你,立即给我出来,听到没有!”

    男人的声音已经失去了冷静。整个人都像一头被激怒的猛兽,处在暴怒的边缘。他目光凌厉地盯着画面,画面的里贺雪生对外界的危险一无所察,仍停留在原地,也没有任何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四名电脑精英将键盘敲得咔嚓咔嚓狂响,这声音无疑在他们心中扔下一颗炸弹,沈存希怒声问道:“现在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信号被覆盖,最后这个画面,是对方有意留给我们的,我们遇到了顶尖的黑客,无法得知贺小姐现在的真实情况。”一名电脑高手道。

    云嬗的脸色比纸还白,她难以置信地望着电脑监控画面,画面里贺雪生一直在档案室没离开。而这已经不是真实的画面了,那么贺雪生会……

    她不敢想,完全不敢想!

    如果没有黑客攻击,他们会很轻易拿到那名女警的人事档案。就算拿不到,雪生小姐也能全身而退,但是他们遭到了黑客攻击,一切情况都逆转了。

    沈存希的神情阴沉可怖,他拿出手机,拨通严城的电话号码,“严城,立即召集所有的保镖到警局来,十分钟后,我要看到你们出现在警局外面。不,立即马上!”

    最后那四个字,他几乎已经是狂嚣着出口。

    他手指紧紧攥着手机,手机在他掌中变了形,他不可能,绝不可能再让人有机会,在他眼皮子底下带她离开,绝不!

    沈存希阴沉沉地看了一眼呆若木鸡的云嬗,他没有打女人的癖好,可是此刻,他恨不得杀了她!他目光狠戾,“既然敢允许她胡来,就该做好万全的措施,如果依诺有什么事,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云嬗打了个趔趄。面包车里所有人都沈存希的声音震慑住,四人面面相觑,却没有放弃反攻挽救。云嬗定了定心神,沈存希说得对,她并没有做好万全的措施,就允许雪生小姐胡来,如果雪生小姐出了什么事,她是最大的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“你们确定是黑客,不是警局内部已经发现了?”云嬗镇定下来,看不到里面的情况,她就像是黑暗中的无头苍蝇,一点安全感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不是警局内部的问题,这股力量来自外面,我们确定是黑客,还是顶尖的黑客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能不能反攻进去?”云嬗又问。

    “能是能,怕是很困难,而且这个黑客设置了报警装置,一旦我们强攻,警局里的警报就会响起,到时候一切都无法挽回了。”说话那人在键盘上敲击了一会儿,就发现了这个报警装置,不敢再擅动了。

    云嬗咬紧牙关,是她忽略了外部原因,她没想到还有人居然盯着她们。她不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什么,如今他们不能触动报警装置,雪生小姐在里面,她担心惊动了警察,那些人会不会像七年前一样如法炮制,趁乱将雪生小姐秘密带走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找另外途径反攻,我进去找她。”

    云嬗说完,转身跳下面包车。她经常出入警局,她进去不会引人怀疑。更何况在这紧要关头,她出事了也不能让雪生小姐出事,否则她如何向贺东辰交代?

    她下车后,横穿过马路,看到沈存希背影僵直狂躁地站在警局外面,此刻他有多焦虑,她就有多焦虑。她什么都没解释,越过沈存希,径直朝警局里走去。

    刚走了几步,一辆巴博斯发出刺耳的刹车声,嚣张地停在路边,她条件反射地看过去,首先入目的是男人熨帖得笔直整齐的裤管,她目光上移,看到那张比身后天幕还黑沉的俊脸,她整个人如坠冰窖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对于外面发生的事,贺雪生确实一无所知,她翻完了七年前的档案,也没有找到那名女警的资料。她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失望,也许他们已经打草惊蛇,对方早已经把那名女警的资料给销毁了。

    可他们越是这样做,就越证明他们心虚。以估冬圾。

    她抬腕看了下表,她进来四十分钟了,还有时间。她必须重新理清思路,她见过那名女警,七年前见到她时,目测她很年轻,算是职场菜鸟,那么她入职肯定没有多久,给她下药的事或是受胁迫,或是自愿的。

    她假定她是是受胁迫,那么她背后一定有个人在主导这件事。那天她曝光了,她背后的指使者第一反应,肯定是将她调离,再或者是杀人灭口。

    调离的话,她的人事档案会被拿走,但是电子档案上面也被消除的话,有可能是后者,杀人灭口!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她的目光扫过那一排排的人事档案,最后落在已牺牲的人事档案上,她拿出档案迅速翻找,这些人的照片已经从彩色换成了黑白色,更利于她查找。

    很快,她就找到了她想要的档案,她瞳孔微缩,颤着手取下那份档案,前几天她见到的还是一个大活人,现在果然被杀人灭口了,这些人太没有人性了!

    贺雪生攥紧拳头,看着那份档案,上面写着因公殉职,她到底还是来晚了一步!她合上人事档案,放回架子上,将那份档案折叠起来,放进口袋里。

    她站起来准备离开,双腿蹲得有些发麻,她身形晃了晃,却不知道触到什么,警报忽然大作,她骇得脸色发白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完蛋了!

    门外立即响起凌乱的脚步声,她吓得直往后退,一不小心撞到身后的架子,架子晃了晃,倒了下去,发出哐当的声音,她脸色更加苍白。

    她想起自己戴着耳麦,连忙压低声音求救:“云嬗,我触动了报警装置,现在该怎么办?有警察已经走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的求救石沉大海,她看着逐渐逼近的警察,她看向窗台,那里有足以让人藏起来的低台,她咬了咬牙,一脚跨上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警局外面,云嬗看到贺东辰步下车来,她胆怯的后退了一步,男人身上散发出浓烈的杀气,盯着她的目光似乎要在她身上狠狠戳出两个洞来。

    她心虚的垂下眸,不敢理直气壮的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贺东辰迅速走到他们面前,他的目光越过云嬗落在沈存希身上,他说:“除了正门,警局所有的出口,都被我带来的保镖围得水泄不通,我确保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脸色阴沉难看,路边接连十几辆黑色轿车停下,严城带着保镖赶过来,沈存希挥了挥手,严城立即明白他的意思,“把警局围死了,不能放任何一辆车一个人出去,直到找到沈太为止。”

    云嬗脸色煞白,这两个疯狂的男人,是要与警察做对么?她终于知道,她和雪生小姐做了多么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贺东辰黑眸微眯,沈存希这行为是不相信他。他什么都没说,径直朝警局走去,越过云嬗时,他沉了声,“好好想想,回去怎么向我解释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里的冷意足以将人冻僵,云嬗颤了颤,甚至不敢去看男人黑如锅底的面色。

    他们刚走了几步,警局里忽然警铃大作,三人同时变了脸色。贺东辰与沈存希大步向警局里走去,云嬗没有跟着他们走,她和贺雪生约定过,如果出了紧急状况,她有一分钟的时间逃离,而她会在出口等她。

    于是,她匆匆向约定的地点跑去。

    警铃大作的同时,面包车里被黑客攻击的情形顿时消失,四名电脑精英花了两分钟时间,恢复了界面,可这个界面,已经是警局主导的界面了。

    一个个沉黑的屏幕重新亮了起来,警局里一片混乱,他们看向档案室的监控,档案室里已经没有贺雪生的身影。其中一人连忙给云嬗打电话,电话迅速接通,“云队,档案室里没有贺小姐的身影,她已经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看看她在哪里,我现在过去接她。”云嬗声音紧绷,她根本没有预料到,贺东辰与沈存希为了贺雪生如此不管不顾,包围警局,这是要出大事的。

    今天贺雪生要是没事还好,如果有事,这两位爷肯定会炸了警局。

    那名电脑精英迅速浏览着画面,边看边道:“没有看到,似乎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云嬗头皮发麻,“紧急出口呢,有没有她?”

    “没有,紧急出口已经关闭,那里没有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云嬗吓得腿软,根本就站不住,好好一个大活人,怎么会消失了?她挂了电话,已经站到紧急出口外面,因为警铃大作,紧急出口已经关闭,那里没有贺雪生。

    云嬗终于明白,她今天闯下了什么大祸!

    警铃大作后,警局里乱成了一锅粥,沈存希和贺东辰刚走进去,就听到有人在大喊:“有人偷偷潜入警局盗取机密文件,快点找,别让人跑了。”

    警察们呈地毯式搜查,有人注意到沈存希与贺东辰,这两位都是才刚刚来警局做过客的,几乎没有人不认识他们,一名警察上前询问道:“沈先生,贺先生,两位来警局做什么,莫非要报案?”

    “找人!”两个男人异口同声道。

    那人愣了愣,指了指身后乱作一团的同事,“我们也在找人,现在不方便接待你们,你们看明天再来行不?”

    沈存希挑了挑眉,一脸冷沉,“莫非现在的警察都是这样办事的,如果我要找的人因为你们的延迟出了什么事,你们拿命来赔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没有这个意思。”那人抹了抹头上的汗,“只是我们现在内部也乱得不可开交,希望你们24小时到了再来报案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们内部乱,就可以拒绝我们纳税人要找人的要求?这话就是上报上去,你们也占不住理吧,警察不为老百姓服务,就为你们内部服务?”贺东辰冷睨着他。

    两个人站在一起气场本来就强大,再加上句句含枪带棒,那名警察也招架不住,连忙招来同事接待他们。两人相视一眼,拉开椅子坐下,双腿优雅的交叠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叫人来围了警局,但是也知道不可能真的要跟警局对着干,只能智取,拖延住更多的人,让贺雪生得以找到时间脱身。

    那人叫来两名警察,两名警察开始记录,两人不紧不慢的答,说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,就是拖着不让人走。不一会儿,又进来了几个人,也说要报案。

    一开始警察推脱说找不到人,那几个人就大闹,最后没有办法,只得找人来应付他们。他们拖住的警察越来越多,本来就是下班时间,警局里留下的人都是加班的,人手不足。这会儿他们一人拖住一个警察,分散去找贺雪生的人手就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保镖将外面围得水泄不通,想要带走贺雪生的人就是插翅也难飞,他们只要拖住人,贺雪生就能安全无虞的逃出去。

    警察地毯式的将警局里搜了一遍,都没有找到盗取机密的人。沈存希和贺东辰一边应付警察,一边注意他们的动静,见他们没有找到人,不由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贺东辰与沈存希的手机都没有响起过,这就说明贺雪生还没有安全逃出去,他们还不能走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名警察欢欣鼓舞的大喊:“抓到了,抓到了!”

    两人面色一凛,倏地站起来,看向那方,两名警察揪着一个女人走了过来,看到女人的穿着,两人同时吁了口气,不是贺雪生,是云嬗!

    云嬗暴露自己,是为了给贺雪生逃跑的机会,可是贺雪生呢,贺雪生在哪里?

    两个男人心里同时掠过这个疑问,警察将警局翻了个底朝天,却没有找到贺雪生,那么贺雪生去哪里了?他们冷然地看着警察带着云嬗去了审讯室,两人相视一眼,贺雪生一定还在警局里,可她到底藏哪里了,为什么这些人都没有找到她?

    两人重新坐了下来,心里越来越焦灼,都在想着脱身之策,要去找贺雪生。沈存希端起咖啡杯,抿了口咖啡,将杯子放回桌上,“请问洗手间在哪里?”

    接待沈存希的是一位女警,见他温柔发问,一张俏脸红得像颗熟透了的蕃茄,她羞涩道:“走廊尽头再右拐,走到尽头就是洗手间了,需要我带您过去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去就好。”说完,他退开椅子上起来,转身朝走廊尽头走去。

    女警捧着发烫的脸,花痴道:“好帅啊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嘴角抽了抽,却没有跟上去,让沈存希先去找人。

    沈存希一脱离了众人的视线,立即朝二楼跑去,档案室在二楼,但是很显然的,贺雪生不可能还在档案室里,否则那些警察不会找不到她。

    他现在已经顾不得会被人看到,凭着刚才看屏幕的记忆,往最有可能藏人的地方找去。警局一共有五楼,沈存希一层楼一层楼的找,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。只要找到她,他就有办法将她平安带出去。

    他在心里不断的祈祷,依诺,你不要有事,千万不能有事!

    审讯室里,两名警察正在逼问云嬗,“云小姐,你为什么会在档案室里?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已经解释了,我迷路了,然后被锁在里面了。”云嬗模样十分悠闲,一点也没有被抓的窘迫与不安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警察冷笑道:“据说云小姐是军校毕业,一个年年领取奖学金的资优生,你觉得我们会相信你说的话么?老实交代,你窃取了什么机密。”

    “唉,你们不相信我,我也没办法啊,更何况你们刚才已经搜了身了,我身上没有你们要找的东西。”云嬗打了个呵欠,“既然你们这么快就调查到我的资料,也应该知道我在军校最出名的就是路痴。你们警局这么大,我转几圈就晕了,迷路不是很正常么?”

    两名警察气得面红耳赤,她分明就是装傻,“云小姐,你若不交出窃取的机密,我们是不会放你离开这里的,趁我们还能好好和你说话的时候,希望你识时务一点。”

    云嬗以手支着下巴,看着两个气急败坏的警察,她微微笑道:“你们一直说窃取机密,我倒是想问问,警局里有什么机密可以让我冒险来窃取?”

    闻言,两人面面相觑,随即一人道:“你从档案室里出来,档案室里有我们布下的线人,一旦被你窃取,我们无法保证那些线人的生命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我费这么大的功夫窃取你们线人的档案,我是吃撑了找不到事做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见从云嬗嘴里问不出什么来,其中一人转身出去,去请示上面接下来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存希将整个警局翻了个底朝天,都没有找到贺雪生,他急得满头大汗,这么大个人,不可能凭空消失了,她到底躲到哪里去了?

    此刻的贺雪生被困在二楼局长办公室里,她藏在书架后,大概是因为是局长办公室,没人敢进来到处乱翻,她才躲过一劫。

    等搜查的警察离开后,她跑到门边,正想拉开门若无其事的下楼,就看到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从楼道上走过来,她吓得连忙藏了回去。

    刚躲藏好,那人就推开门走了进来,将门反锁上。做警察的,都有几分直觉。中年男人吸了吸鼻子,闻到一股不属于这个办公室的香味,他皱起眉头,却并没有开灯,缓缓朝贺雪生藏身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窗外的路灯照射进来,打在中年男人身上,她看到地上的黑影离她越来越近,她吓得大气都不敢喘,一颗心扑通扑通的狂跳着。

    三步、两步、一步……

    只要他再走一步,就会发现藏在书架后的她,她双手死死攥着裤子,捏得掌心都出了水。她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一旦被人亲自从局长办公室里揪出去,一定会给哥哥惹来很大的麻烦,甚至有可能影响爸爸在法律界的声望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她担心的不是自己被揪出去会怎么样,而是担心家人会因此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站定,看了一眼书架下的女式皮鞋,他眯起一双绿豆眼。他搁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响了,他止了步,转身去接电话。

    贺雪生听到男人的声音远了,她长长的吁了口气,差点吓昏过去,尼玛,间谍真的不是人干的!

    中年男人走到窗边,看着窗外的情形,沈存希和贺东辰带了两队人过来围住警局,他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没有收到。再加上贺雪生的贴身保镖刚被抓住,他大概猜到了今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所为何来。

    如果他猜得没错,躲在书架后的女人就是不见了的贺雪生。为了寻找真相,她真是不怕死,连警局都敢擅闯。

    要不是那人说过不准动她,不准曝光她,他这会儿就揪着她出去,把事情闹得越大越好。中年男人接通电话,刻意压低声音,却还是控制到足以让贺雪生听见的音量,“沈总啊,怎么能让您打电话来……是是是,您交代的事我已办好了……您放心,就算夫人偷偷潜进警局,她也拿不到什么有用的证据,我都已经吩咐人处理干净了……是是是,我一定保密……不过夫人刚才触碰到报警装置,事情闹得有点大,行行,误会一场,误会一场,您放心,我一定会让夫人平安无事的离开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听到这番话,整个人都震惊极了,沈总,夫人?他的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什么?您在警局,那行,您过来把夫人带走吧,我办事,您放心,不会走漏一点风声……”中年男人的声音再度传进贺雪生耳朵里,她睁大眼睛,他嘴里的沈总,指的是沈存希吗?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!

    贺雪生刚要冲出去质问,中年男人已经拉开办公室门出去了。贺雪生浑身虚脱,紧紧贴着墙壁,一颗心疯狂的跳动着,这一刻,她比刚才触动了报警器还要惊慌害怕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静得可怕,贺雪生浑身冷得如坠冰窖中,她捧着头,缓缓朝地上滑去。她不愿意相信中年男人的话,不愿意相信沈存希与警局勾结绑架了她,他没有理由做这种多此一举的事。

    可是关于她在警局碰到七年前那个给她下药的女警的事,她除了云嬗,只告诉了沈存希。接下来关于那个女警的资料就被销毁,现在她冒险进来找到了,却是已经“牺牲”了。

    对方事事都抢在她前面,让她不怀疑他都难!

    她整个人都混乱了,脑子里有两个小人在打架,一个说怀疑他,一个说相信他,打得她精疲力竭。她捧着脑袋,头疼得快要炸开,她不想再听她们吵了,她狂躁的喝道:“闭嘴,不要再说了,不要再说了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从楼上下来,刚好经过局长办公室,听到里面传来熟悉的女声,他脚步一顿,仔细倾听,里面却没有了声音。

    他皱紧眉头,心想自己是不是听错了,他抬头看了一眼办公室上的名牌,局长办公室,他刚才似乎没有找过这一间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他推开办公室的门。走廊的灯光打在他身上,贺雪生听到动静,抬头望去,看到那张熟悉的侧脸,她如遭雷击。

    沈存希,真的是他!

    沈存希站在门边,压低声音轻唤:“依诺,依诺,你在不在里面?”

    贺雪生紧紧咬着下唇,没有回应他,她还处在难以置信中。刚才那个男人应该发现了她,他叫“沈总”来带走她,沈存希果然出现了。

    他们预谋好的,杀了那名女警,让她再也找不到证据去查知当年的真相,沈存希,为什么会是他,为什么要是他?

    沈存希适应了房间里的黑暗,一眼就看到书架后的人影,他几步掠过去,离得近了,他看清了那张满是震惊与难以置信的脸,他没有多想,一把抓住她的手,欣喜道:“太好了,我终于找到你了,快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缩回手,怔怔地看着他,她想看清楚他此刻的笑容有几分真诚有几分虚伪。可是她只看到满满的惊喜,是他太会伪装了吗?

    沈存希愣了一下,直觉她现在看着他的目光很不对劲,但是这里很危险,并非久留之地,他没有多问,重新握住她的手,不理会她的抗拒,执意握得很紧,“我们走,出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被他拽了起来,走了几步,她又停下来,沈存希拉不动,他转过头来,看着黑暗中的贺雪生,耳边响起她幽幽的声音,“沈存希,你还要伪装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沈存希蹙紧眉头,不明白她眼中的冷意从何而来。她闯了这么大的祸,现在该生气该愤怒的人应该是他,他还没有质问她为什么闯进警局来,她倒先胡言乱语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能找到这里来,能进局长办公室,沈存希,你和局长什么关系?”贺雪生冷冷地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在胡言乱语什么?你知不知道警察正准备抓你,先跟我走,有话出去再说。”沈存希拉着她往办公室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贺雪生冷笑一声,“你不是都已经搞定了吗?我们现在出去,谁还会拦我们?”

    沈存希眉头蹙得更深,他听不懂她在说什么,但是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,不管她情不情愿,他直接拉着她下楼。

    贺雪生真想拽着他去与那位局长对质,可是这样做显然不是理智的行为,只会打草惊蛇。她不情不愿的跟在沈存希身后下楼,一路畅行无阻,那么多的警察,似乎突然消失了一样。

    越是这样安静,贺雪生心里的疑虑就更深,沈存希果然与局长勾结,他才会帮他清场,让他们顺利离开。走到前面办公室,沈存希突然被一个女警叫住,“沈先生,您报案的资料还没填完,现在不填了吗?”

    女警看着沈存希身边穿着警察制服的女人,眼中掠过一抹嫉妒,他去洗手间这么久没回,该不是和那个女人搞一起了吧?

    贺东辰看过去,看到贺雪生的侧脸,他的心定了定,耳边传来沈存希的声音,“人已经找到了,不用麻烦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直接拉着贺雪生离开警局。

    贺东辰眯了眯眼睛,他淡淡说了一句“销案”,便起身离去。一下子,其他报案的人也齐刷刷站起来,纷纷要求销案。

    警察们面面相觑,敢情他们是耍着他们玩,跑来妨碍公务的?

    沈存希拽着贺雪生离开警局,刚出警局,贺雪生用力挥开沈存希的手,怒气腾腾地瞪着他,“够了,沈存希,你不用再在我面前演戏了,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你的真面目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静静地注视着面前分外激动的女人,从刚才在局长办公室见到他,她的反应就十分奇怪,没有开心与激动,反而一直在质问他,他双手抱胸,看着她一身不伦不类的警察制服,气得额上青筋直跳,他声音沉沉道:“好啊,你说我在演戏,我演什么戏了?你不怕死的闹出这么大动静,搭了多少人进去?你的保镖现在还在审讯室里被人审问,我和你哥带来大队保镖在外面将警局团团围住,就怕你像七年前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。你现在不夹着尾巴跟我回去,在这里瞎闹什么,是想让他们再把你关进去?”

    贺东辰走出来,就见到两人在争执。今晚是惊心动魄的一晚,但是现在不是争吵的时候,尤其他们还在警局外面。他快步走过去,低声道:“有什么话回去再说,雪生,你坐我的车。”

    担心他们在车上吵,贺东辰直接拽走了贺雪生,将她塞进巴博斯的副驾驶座,他转过头来,看着神色不豫的沈存希,他说:“贺宅见!”

    沈存希看着副驾驶座上那张微凛的小脸,只觉得她的猜疑与怒气来得莫名其妙。目送巴博斯离去,他边打电话给严城让他收队,边穿过马路,坐上劳斯莱斯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他胸口徘徊着的那股怒气挥之不去,他发动车子,一踩油门,车子如离弦的箭急射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车里,贺东辰没有急着和贺雪生说话,他打电话给闵律师,让他去把云嬗保释出来。

    贺雪生听到他冷声吩咐闵律师,心知自己连累了云嬗,她不安地望着贺东辰,“哥哥,云嬗会不会有事?”

    贺东辰斜睨了她一眼,冷声训斥道:“现在才知道担心,做事前怎么不动动脑子?你以为警局是你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的地方?”

    贺雪生被他训得低下头,搁在膝盖上的双手用力绞紧,绞得指节发白,她低低道:“对不起,哥哥,我连累了云嬗,你别怪她!”

    贺东辰手指猛地捏紧方向盘,眼中戾气翻涌。今晚是怎样的惊心动魄,只怕他有很长一段时间,都会睡不好觉。云嬗,他把雪生托付给她,她竟如此胡闹!

    眼角余光扫到她因担心而发白的脸,他抿了抿唇,亦是第一次对她动怒,“现在不要和我说话,听到你的声音我头疼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贺雪生默不作声的坐在副驾驶座,她偏头看着窗外,繁华的夜景在眼前迅速退去,她看到紧跟在他们后面的劳斯莱斯,双手悄无声息的握紧。

    还没到贺宅,贺东辰就接到闵律师的电话,云嬗被保释出来,他神色看不出喜怒,只是淡淡吩咐了一句,“叫她立即回贺宅!”

    十分钟后,车子驶入贺宅,停在车位里,贺东辰熄火下车,身后车灯探照进来,沈存希也到了。他看了一眼身旁的贺雪生,看到她身上的警察制服,太阳穴隐隐作痛,“回房去洗个澡,换身衣服到书房来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心里清楚,今晚这件事虽然有惊无险,但是贺东辰不会就这样算了,他一定会秋后算账。她点了点头,在沈存希下车前,飞快走进贺宅。

    贺峰在楼下看电视,见她一身警察制服走进来,他朝她招了招手,“雪生,到爸爸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脚步微顿,她看了一眼院子里那两道颀长的身影,她说:“爸爸,我先回房去换身衣服,一会儿再下来陪您。”

    贺峰瞧她脸色不太好,也就没强迫她,朝她挥了挥手,“快去吧,我叫云姨给你炖血燕,你看起来精神不是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贺雪生点了点头,快步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院子里,贺东辰双手抄在裤袋里,眯眼看着面前神情同样阴郁的男人,他淡淡开口:“今晚发生的事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沈存希心情烦躁,他们早上分开时还好好的,可是依诺刚才看他时是什么眼神,就像在看一个仇人!他摸出烟盒,拿出一根烟递过去,贺东辰接过去含在嘴里。

    沈存希也拿了一根烟含在嘴里,点燃打火机,送到贺东辰那边,等他点燃了烟,他才收回来,喷着烟雾收了打火机,“等她们的解释!”

    贺东辰挑了挑眉,难为他现在还冷静得下来,刚才瞪着雪生的目光快要喷出火来。他抬手捏着烟,看向二楼亮起灯的房间,他说:“雪生似乎对你有什么误会?”

    提起这个话题,沈存希用力吸了口烟,腥红的火舌衬得他眸底的抑郁越发深刻,他唇边勾起一抹自嘲的弧度,“我们之间的信任本来就薄弱,她怀疑我不是很正常?”

    贺东辰没想到他会这么说,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,随即又问道:“你在哪里找到她的?”

    “二楼局长办公室。”他说话间,喷薄出烟雾来,在这夜深人静时,竟瞧出了落寞的味道。

    贺东辰拧紧了眉,“她躲到局长办公室去了?难怪没人找到她。但是我在楼下,看见局长上去,难道也没发现她?”

    “局长要是发现她,会不揭穿她?”沈存希反问道。

    贺东辰想了想也是,局长要是发现她,肯定会揭穿她,“如果他发现了她,却不揭穿她呢?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沈存希瞪着贺东辰,贺东辰摇了摇头,他脑子里只是一晃而过这么个念头,并没有具体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我总觉得今晚的事很诡异,不太寻常,你那么顺利的带走雪生,我们那么顺利的离开警局,似乎都在别人的棋局中。”

    闻言,沈存希面色凝重,两人站在门外抽了一根烟,这才转身进去。贺峰在客厅,沈存希向贺峰问了好,然后跟着贺东辰去了二楼书房。

    贺雪生洗了澡,换了一身家居服出来,楼下传来汽车的引擎声,她快步走到二楼缓步台,见云嬗从车里下来,她稍稍放了心。

    云嬗走进别墅,看到站在二楼缓步台上的贺雪生,她心里稍安,想起电脑被黑客攻击的情形,她的神色不由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她向客厅里的贺峰问了好,抬着沉重的步子上楼。闵律师向她透露,贺东辰给他打电话时,语气奇差。她知道,他是恨不得让她在拘留所里蹲一夜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贺雪生压低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大少爷在书房吧,我们过去,别让他等久了。”云嬗心里清楚,伸头是一刀,缩头也是一刀,与其躲着,还不如求个痛快。

    可是当她真的站在书房外时,她才知道自己心里有多紧张。她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贺雪生,她也同样紧张,她们都没有料到会把事情闹这么大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沈存希和贺东辰带人过来把警察拖住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云嬗咬了咬牙,伸手推开书房门,书房里弥漫着低气压,她心惊胆颤的走进去,下一秒,就见贺东辰神色阴沉的走过来。

    她吓得下意识后退了一步,一双有力的大手猛地卡住她的脖子,耳边传来他阴冷到极致的声音,“云嬗,你他妈知不知道你今晚干了什么,你差点害死她!”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你曾是我唯一(百度最新章节)  你曾是我唯一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Copyright © 2014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-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|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-给我写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