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全部章节 第268章 爱情是把双刃剑

    沈存希只是看了她一眼,离得太远,他又逆光而站,她看不太清楚他的神情。他并没有走过来,跟在薄慕年身后转身回了宴会厅。态度如此的冷淡,与刚才在红毯前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贺雪生站在回廊上。她转身看着窗外,巨大的全景玻璃外,夜景璀璨,被浓重的雾色弥漫,一切如梦似幻,美得一点也不真实。

    “云嬗,七年前,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?”贺雪生问道,声音里有着说不出的萧瑟与荒凉。

    云嬗摇了摇头,实话实说,“我不知道,我两年前才回桐城。再说有些秘闻,都是封锁的,除了当事人知道,别人只怕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重重的吐了口气。因为薄慕年刚才欲言又止的话,她心里像压着一块石头一样,沉重得让她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她说:“我去下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云嬗担忧的望着她,见她往洗手间走去,她连忙跟上。

    洗手间向来是八卦滋生的地方,那是你想避开也没法避开的。

    贺雪生刚走进格子间,洗手间的门被人推开,进来两个女人。站在洗手台前补妆,“哎,你看见刚才那个女人了吗?叫贺雪生那位,你看她穿的那条裙子,把会长的风头都抢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啊,贺雪生嘛,桐城的时尚达人,自从她接受采访后,桐城有多少名门淑媛都在学她。不过啊,我听说了一件事。她是贺家的养女,很那个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啥是什么意思?”另一个身着蓝色礼裙的女人一边抹口红,一边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那女人四下里看了看,然后压低声音道:“说得好听点,是养女,说得不好听,就是外围女,听说侍候了老的,又侍候小的,父子俩共用一个女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,还有这种?看着挺正派的一个人,怎么竟是乱.伦?”那女人捂着小嘴,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不懂了吧,你看我和你说,你还吓了一跳,据说贺少把她带回家门去后。贺夫人气得直接去了新西兰,五年都未归。这要不是他们乱搞,侧耳把贺夫人气得看不下去,离家出走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真的吧,就是你道听途说。”

    “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,你懂吗?她在贺家有多得宠。你看看她身上那条裙子就知道了,不过啊,这都是肉体换来的,真想问问她,被老的上完了,被小的上,谁让她更爽?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倒有可能,说不定两父子一起上……”

    门外传来这些不堪入耳的话,贺雪生再也听不下去了,她刚推开门要出去教训她们,已经有人比她先一步。

    云嬗一手拧着一个装厕纸的垃圾桶,往两人头上扣去。那两个女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眼前一片黑暗,待意识到是厕所里的垃圾桶,两人都崩溃的大叫起来,一边摘了垃圾桶,一边怒吼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云嬗站在洗手台前,动作优雅的洗手,看见那两个吓得花容失色的女人,她还不忘道:“难怪这么臭,头上戴便盆,这嘴干净得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两个女人气得全身发抖,扭头一看镜子里,自己头上还腻着用过的厕纸,两人心里就一阵反胃,一边呕吐,一边去拿下厕纸。

    地上乱糟糟的,两个女人直跺脚,“你这个贱人,你知不知道我们是谁?凭你也敢往我们头上扣屎盆子?”

    云嬗抽了一张纸巾,擦了擦手上的水,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们,“就你们能往别人头上扣屎盆子?就不兴别人往你头上扣屎盆子么?我今天只是教训你们,做人最好把嘴巴放干净一点,否则下次扣的就不是屎盆子,而是……”

    云嬗眼中的威胁让两人都下意识后退了一步,不敢招惹她,又极不甘心,头发乱了,妆也花了,这一身穿出去要臭死的,“你有种,你给我们记着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推开门走出去,看见她们狼狈不堪的模样,她慢慢走过去,道:“云嬗,你太调皮了,这两位好歹算是名媛淑女,怎么好往人头上扣这个,瞧这两张小脸水灵灵的,弄得浑身一股臭味,该怎么出去见人?”

    两人转头望去,看见贺雪生从格子间里走出来,顿时吓得脸色苍白。她虽是说笑的语气,可眼里却没有丝毫笑意。

    贺雪生走到洗手台前,打开温水开关,慢腾腾的洗手,看见那两人还站在原地,她眉峰骤冷,“怎么?两位还站在这里,是嫌屎盆子扣得不够多,还想我再补两个?”

    两人闻言,吓得连忙拉开门,逃也似的跑了。

    贺雪生打开银包,补了下妆。云嬗站在旁边,在她脸上看不出喜怒来,她不由得担心,“雪生小姐,她们胡说八道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往心里去,我早就气死了。”贺雪生将口红放回去,端详了一下镜子里的自己,虽然化了妆,却难掩糟糕的气色。

    她刚出去工作那会儿,她听过比这更恶毒的流言蜚语。那时候是怎么挨过来的?她已经不想去回忆了。总之最后,她没有被流言打倒,而是创造了一个属于她的神话。

    她以为自己再也不会被人轻视,可事实上,原来不管什么时候,她都是弱者。别人要在背后这样恶毒的议论她,她根本就管不了。

    云嬗瞧着她眉目疏冷的模样,她淡淡道:“不要管别人怎么说,做好自己就好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莞尔,“走吧,我们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回到宴会大厅,里面衣香鬓影,众人脸上端着得体的笑容,实在很难看透,这面具似的笑容下面,有几分真心几分假意。

    贺雪生拿了一杯蓝色的鸡尾酒,找了一个角落待着,看着面前这些形形色.色的宾客。云嬗紧跟在她身旁,也不多话,就是为了保护她的安全。

    远处,徐卿与同生会会长站在一起,徐卿风华出众,哪怕只是静静地站在角落,也吸引着别人的目光,两人站在一起,同生会会长附在她耳边,低声说着什么,徐卿脸上挂着温婉雍容的微笑,看起来十分亲近的模样。

    而此时她们讨论的,正是贺雪生,同生会会长浅笑盈盈,“我没说错吧,贺小姐与你有几分相似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是有那么几分相似,你说她是贺家的养女?”徐卿的目光在宴会厅里转着,似乎正在找什么,等她看到倚在罗马柱上品酒的贺雪生,向她遥遥的举了下杯。

    贺雪生一怔,也举杯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同生会会长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,也发现了贺雪生,她收回目光,道:“听说是收养的,不过外面也盛传了些风言风语,当不得真。”

    “哦,什么样的风言风语?”徐卿似乎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贺雪生的身份无从查起,据说与七年前沈氏总裁的夫人长得极为相似。说起这位沈太,也算是个传奇人物。嫁了两次,两次都没得到善终,嫁给沈家老四的当天晚上,死在警局的爆炸中,想想真是可怜。”同生会会长很少在背后说人,她感觉得到,徐卿对贺雪生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这种兴趣不是说人是非的兴趣,而是对她感到好奇。

    徐卿抿了抿唇,不知为何,心里竟难受起来。

    同生会会长察言观色,瞧她神色不豫,也就不再提这一茬,直接揭过,“这位贺小姐,倒是个人才,我们昨天去逛的佰汇广场,就是她在经营,把事业做得红红火火,我们家那位啊,一提起她,都说巾帼不让须眉啊。”

    徐卿听着,忍不住看向贺雪生,贺雪生已经转过身去,与另一位名门淑媛在交谈。她远远看着,竟有些心疼这孩子。

    晚宴结束时,已经快十点了,贺雪生去和同生会会长告别时,并没有看到那位徐卿夫人。她没放在心上,与云嬗离去。

    贺家司机将车停在旋转玻璃门外,两人走出去,方才看见沈存希倚在车门上,似乎正在等她们。

    贺雪生脚步一顿,一整晚的装不熟,这会儿却站在这里等,这是唱的哪一出?她缓缓走过去,在他面前站定,仰头望着他。

    他身后是一望无际的夜色,那夜色似乎晕染在他眼底,一片苍茫之色,他淡淡地望着她,道:“如果你心疼那孩子,就劝韩美昕不要离婚,否则拿到离婚证书那天,就是她们母女永别之时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心里一惊,手指下意识捏紧银包,“什么意思?什么叫她们母女永别?薄慕年到底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要做什么,我们都劝阻不了。话我已经带到,再见!”沈存希直起身体,双手抄在裤兜里,身姿优雅的转身走开。

    贺雪生心中焦急,她快走两步追上沈存希,伸手拦在他面前,“沈存希,你把话说清楚,薄慕年他凭什么这样做?”

    “就凭韩美昕放弃了抚养权,对于一个被抛弃的孩子来说,她是最不称职的母亲,她没有资格再见孩子!”沈存希这话说得无比冷酷。

    贺雪生浑身颤抖,难以置信地盯着眼前的男人,他怎能说出如此凉薄的话来?“美昕有什么错?薄慕年当年不拿契约逼她,她不会把自己卖给他,两个人的感情出了问题,为什么不两个人自己去解决,为什么要拿孩子当利器,去刺伤对方?”

    沈存希凝着她的目光,有着说不出的冷意,他道:“因为这是他最后一步棋,如果还是无法挽回,那么……”

    贺雪生摇头,再摇头,“薄慕年错了,他一定会后悔的!”

    沈存希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随即拿开她挡住去路的手,缓缓走入夜色中。

    贺雪生看着他的背影,踉跄着后退了几步,云嬗眼疾手快扶住她,她满眼都是泪光,看着绝然离去的男人,为什么他们这样心狠?

    “云嬗,我是不是错了?”贺雪生凄迷地问道。

    云嬗扶着她,看着她绝望的表情,她不知道她话里的意思,什么错了?

    半晌,贺雪生摇了摇头,她什么都没再说,弯腰坐进车里。到底什么是爱呢?爱难道不是成全吗?薄慕年对美昕的狠,让她迷惘。

    他到底把美昕当什么了?当成是自己的女人,还是一条狗?因为不听话,所以就要拿她最在意的东西虐杀她?

    一段婚姻维持不下去,难道仅仅是美昕一个人的原因,他薄慕年就一点错都没有?他此番作为,太让人心寒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车子驶出去一段路,贺雪生一声不吭的坐在后座,偏头望着窗外的景色,云嬗坐在副驾驶上,看着她倍受打击的模样,张嘴想劝,又不知道该怎么劝她。

    忽然,贺雪生直起身体来,目光随着窗外迅速倒退的景物移动,“云嬗,你看,路边那辆车旁站着的是不是徐卿夫人?”

    云嬗连忙看向窗外,离得有些远了,她依稀看见那位夫人灰色大衣里面的青花瓷旗袍,她不确定道:“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福伯,停一下车。”

    “是,雪生小姐!”福伯停下车,午夜的路上,车辆很少,福伯倒了一段路回去。

    离得近了,贺雪生看见站在车旁的确实是徐卿。很奇怪,她们今晚才见面,她竟第一时间就认出她来。她推开车门下车,小跑着来到加长林肯房车前,林肯房车前面的引擎盖支起,一名身穿西服的司机正在检修。

    贺雪生快步走到徐卿面前,关切道:“夫人,车子抛锚了吗?”

    徐卿也是一眼就认出了她,她温婉浅笑,“是啊,出了点故障。”

    两人都穿着宴会上的礼服,外面只穿了一件大衣。此时夜深露重,一说话,就喷出袅袅白雾来,贺雪生走到司机面前,问道:“师傅,能不能修好?”

    那位司机满脸的油渍,看样子问题很棘手,他道:“恐怕不行了,只能打电话叫人来拖车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转头望着在夜色里,轻跺着脚取暖的徐卿,这会儿她方才相信,她确实不是三十出头的人,因为火气不足了。

    她走到徐卿面前,善意邀请,“如果夫人不嫌弃,我送您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好意思?”徐卿已经冻得浑身都僵了,刚才看见贺雪生下车过来,她勉强能维持住仪态,这会儿冷得什么都顾不上了,“太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麻烦,您是会长的贵客,亦是我的贵客,请吧!”贺雪生平时不是这样热情的人,但是看见徐卿冻得青紫的唇,她就不忍心把她扔在这里。

    而且她身上有种让人想要亲近的气质,感觉很亲切。

    在贺雪生的人生里,其实没有一个可以充当母亲的角色。宋夫人是给她带来灾难的人,让她从幸福的天堂坠入深渊中,从此家不像家。

    她以为董仪璇是她的亲生母亲,对她有过孺慕之情。董仪璇给过她一些母亲的温暖,然而好景不长,当她知道她不是囡囡时,那份母爱就变成了镜花水月。

    然后是颜姿,颜姿扮演的角色,是她的婆婆。她原以为颜姿是真心疼她,后来事实证明,她只是别有用心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是贺夫人,从她被贺东辰带回贺家,贺夫人对她就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四个都可以扮演母亲的女人,却没有一个人真心疼她。也许是她本身不招人爱吧,所以她们才不喜欢她。

    她越是得不到母爱,其实心里越渴望得到母爱。每次看见云嬗和云姨斗嘴,看见贺允儿赖在贺夫人怀里撒娇,她就格外羡慕。

    徐卿和贺雪生回到车里,车子驶出去,徐卿住在三环外的一处庄园里,与贺宅的方向是南辕北辙。此刻夜已深,徐卿心里感到很不好意思,“贺小姐,害你绕这么远的路送我,真是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太客气了,这只是举手之劳的事,您不要放在心上。”贺雪生笑道。

    徐卿微笑道:“看来是我们有缘,今天我本不打算出门,丽华对你赞不绝口,一定要给我引荐。贺小姐温婉善良,不知道有没有婚配?”

    贺雪生神色一怔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徐卿立即打圆场,“是我太唐突了,就是特别喜欢贺小姐,就多问了几句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暂时没考虑个人问题。”贺雪生微笑地望着她,避免彼此尴尬,就把这个话题带过去了。

    徐卿没有再多问,以免唐突,车厢里一时陷入静默。贺雪生不知道应该和徐卿聊什么,索性偏头看着窗外的夜色,她想起沈存希刚才那番冷酷的话,幽幽的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徐卿听到她的叹息声,转头打量她,时明时暗的光线里,她精致的俏脸上蒙上了一层忧郁,“贺小姐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吗?”

    贺雪生收回目光,望着身旁的华贵女人,她很美,坐姿优雅,像一幅画。她说:“遇到一个难题,不知道该怎么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样的难题,能和我说说吗?”

    贺雪生犹豫了一瞬,想着她们今日一别,只怕也没有机会再见面,便道:“是关于我一个朋友的,她想离婚,但是男方不肯,拿孩子威胁她,称这是他唯一能留下她的手段。可我觉得我这位朋友,要是听到这些话,会更加坚定离婚的决心。我在苦恼,应不应该把话带给她?”

    “你是担心你把这些话转述给她,会害她离婚,是吗?”徐卿的声音有种安抚人心的力量,像是夏日的一股凉风沁入心脾,让人感到舒服。

    贺雪生点了点头,“是,她对我而言,是一个很重要的朋友,她为了我失去太多,我不希望她最后落得两败俱伤。”

    “感情的事,旁人再怎么劝,也没有当事人的体会更深。有些感情,或许真的维持不下去,才会选择结束。你这位朋友,有自己的处事原则,有时候两个人离得太近,反而看不清自己想要的什么。适当的远离,也许会更好的开始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诧异地望着她,她这番话让她感觉有点耳熟,一时却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听到过,“谢谢夫人,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徐卿莞尔,“我什么忙也没帮上。”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车子停在了庄园外面,徐卿坐在车里,有种时间过得太快的遗憾,她转头看着贺雪生,温婉道:“贺小姐,改天若有机会,到庄园来坐坐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微笑点头,“好,夫人盛情邀约,我必当赴约。”

    徐卿从手拿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贺雪生,名片上印着兰花,还散发出淡淡的兰花香味,品味高雅,实乃不俗。

    贺雪生接过名片,很喜欢上面的兰花,像徐卿给人的感觉,“这是我的电话号码,有事给我打电话。若是有心事,只要贺小姐不嫌弃,也可以来找我倾述,我在桐城还会待上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看着名片上徐卿两个字,她点了点头,“好的,夫人。”

    徐卿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然后车身下车。司机将车门合上,快步上车。贺雪生降下车窗,冲着站在夜色里的徐卿挥了挥手,“夫人,进去吧,我走了,再见!”

    “再见!”徐卿亦抬起手朝她挥了挥,看见车子驶入夜色中,她在庄园门口静静站了一会儿,这才转身朝庄园里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贺雪生回到酒店,韩美昕已经睡下了,屋里开了暖气,她脱下大衣搭在沙发上,疲惫地坐在沙发上。云嬗跟在她后面,看她俏脸上带着浓浓的倦意,她道:“雪生小姐,时间不早了,去洗个澡,准备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云嬗,他们的心怎么那么狠?”贺雪生闭上眼睛,眉宇间纠结着痛苦,沈存希替薄慕年说的那番话,让她对他的为人与处事的方式产生了质疑。

    深情不悔的沈存希,残酷狠辣的沈存希,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?

    “雪生小姐,一个人在面临失去时,总会做出一些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极端行为。这也证明,薄先生是真的爱韩小姐,只是这种爱,被他表达得过于简单粗暴。但并不表示,他不爱韩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贺雪生一阵无语,“那你确定这是爱吗?”

    “爱情分很多种,有至死不渝,有情深似海,也有让你无法认同强势占有与死不放手。你记得年少时,有一部最火热的爱情片,我记得里面的道明寺,就是这样一个霸道的男人。杉菜不爱他,他就要整死她。其实在整她的过程,他自己也是心痛的。爱情是一把双刃剑,伤了对方的同时,也会伤了自己。”云嬗的心灵鸡汤,煲得不温不火,偏偏又直入人心。

    贺雪生转头看向内室,“真的有这样的爱情吗?不能在一起,就要毁灭对方?”

    “其实你根本不用担心,因为他们之间有爱有共同的牵绊,这是怎么都无法割舍的血脉亲情。”云嬗道。

    贺雪生点了点头,“也许爱情还有一种,那就是相爱相杀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夜深人静时,拘留所里传来皮鞋碾压在地板上的声音,回声清脆。男人在其中一间门前停下来,拘留在此的是警局前局长,虽然还未上诉,但是他的结局已经在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男人戴着墨镜,神色幽沉地盯着躺在地铺上的中年男人。中年男人一跃而起,急速冲过来,双手牢牢抓住铁门,看着面前的男人,“救我,救我,求你救我出去!”

    男人定定地看着他,短短两日,他从风光无限的警察局局长,变成了阶下囚。如今风光不再,神情憔悴,颊边生起的胡茬,让他看起来格外荒凉。

    男人眼中掠过一抹同情与怜悯,淡淡开口,“当年你搭那把手的时候,就应该知道,你根本不可能在这个棋局里脱开身。你还是安心待在这里,你的夫人与孩子,我们自会照顾好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瞳孔紧缩,他攥紧了铁杆,男人声音虽淡漠,可是话里的威胁却十分清楚,“你们不能这么对我,我要见他,你让他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身份,也敢让他来见你?他交代你的事,你不仅没办好,还给搞砸了,他没有杀人灭口,已经对你仁至义尽。”男人的声音格外张狂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眼中掠过一抹怯懦,心里却极不甘心,“为什么要这么对我?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怪只怪你为了陷害沈存希,曝露了自己的身份。你把沉睡的狮子弄醒了,怎么也该付出一点代价,不是吗?”沈存希雷厉风行,几天就收集到他的罪证,将他拉下马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救我,就不怕我告发你们?”中年男人还在做垂死挣扎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不在乎你夫人和孩子的命,你大可以试试。不过你现在已经开罪了沈存希,就算你告发我们,又能在他面前得到什么好处?只怕他知道七年前的事有你参与,也会恨不得将你剥皮抽筋,怎么可能管你死活?”男人有恃无恐,“放聪明点吧,你没有后路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气得眼眶腥红,他说得对,他已经没有退路了。他颓然地后退了几步,跌坐在地上,男人看了他一眼,转身离去前,他丢下一句,“我来是提醒你,记住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,不要给你夫人与孩子招来杀身之祸!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听到脚步声渐行渐远,他终于绝望地嘶吼起来,他被权力蒙了心,如今一步错,步步错,再也无法挽回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早上,不到五点,韩美昕就醒了,她偏头看见贺雪生睡在她身侧,她心里感到很温暖,在她这么难过的时候,有好朋友陪在身边的感觉,真的太好了。

    大概是昨天睡得好,所以她现在睡不着。她拿起手机,手机上有一条未读短信,她点开来,是小周周发过来的,“妈妈,你在哪里啊,奶奶说你不要我了,你真的不要我了吗?”

    后面有一个泪如雨下的表情,韩美昕心口一阵钝痛,她闭上眼睛,眼泪决堤般涌了出来。她岂会真不要她?可是就算她要她,又怎么要得起?

    和薄慕年在一起这么多年,他有多偏执,她不是不知道。为了小周周,她忍耐了六年,如今再也无法忍耐下去。

    可是小周周,她可怜的女儿,她到底该怎么办?

    韩美昕翻来覆去的看这条短信,越看心里越难受,她轻轻起身,没有惊动贺雪生,悄悄走出内室。出来就看见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个黑影,她吓了一跳,捂着砰砰直跳的心脏,喝问:“谁?”

    “韩小姐,是我,云嬗。”云嬗按开茶几上的壁灯,屋里的光线顿时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韩美昕看清云嬗,她松了口气,“云小姐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雪生小姐在哪里,我就在哪里。韩小姐这是要出去吗?”云嬗看见她手里提着包,腕间还搭着外套,所以才有此一问。

    韩美昕点了点头,“有点事要办。”

    云嬗站起来,中性的打扮,让她浑身自带一种利落的气场,她说:“韩小姐,有些话其实轮不到我来说,雪生小姐很关心你,希望你再考虑一下离婚的事。她从小孤单长大,非常清楚被抛弃的滋味,她不希望小周周也失去了家庭的温暖。如果不是原则上的错误,能退一步,就退一步。大人离婚,可怜的就是孩子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抿紧唇,半晌,她说:“让她睡吧,别吵醒她。”

    云嬗目送她离开,房门刚关上,内室的门打开,贺雪生站在门边,定定地望着紧闭的房门,她苦笑一声,“我们终究还是改变不了她的决定,对吗?”

    “她还在乎孩子,也许事情并没有我们想象那样糟糕。”云嬗道。

    “但愿吧。”贺雪生摁了摁太阳穴,转身落寞地走回内室。

    贺雪生病了,病情来势汹汹,浑身烧得跟火球似的。云嬗在外面左等右等,等过了十点,都没有见她起床,她走进内室,才发现她脸颊透着异样的潮红。

    她伸手覆在她额头上,触手滚烫,烫得她的手往回一缩,她轻唤道:“雪生小姐,雪生小姐,你生病了,起来,我送你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,好疼!”贺雪生无意识的呻吟了一声,云嬗一怔,将耳朵贴靠在她唇边,听她呢喃着,“沈存希,我好疼……”

    云嬗抬起头来,连病了都喊着沈存希的名字,唉,真是一对冤家!

    贺雪生的病来得突然,云嬗不敢耽搁,连忙打电话给家庭医生,家庭医生匆匆赶来时,云嬗正在给她物理降温,但是效果显然不好。

    家庭医生给贺雪生诊断了一下,问云嬗,“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烧的?”

    “早上开始的。”云嬗连忙道,她一定是昨晚受了风寒,才会一病不起。

    “她这是风寒所致,再加上郁结在心,所以病情来得很猛,我给她开点退烧药,再输两瓶液体,要还是退不了烧,恐怕只能送医院了。”家庭医生一边说一边从药箱里拿出一盒退烧药,让云嬗给贺雪生喂下。

    云嬗去倒了杯温开水过来,扶着贺雪生将退烧药喂进去,她乖乖的咽了,躺在床上又开始说胡话。

    家庭医生给了输好液体就离开了,云嬗坐在旁边,听她喊完沈存希,又喊着一个名字,“小忆,小忆,妈妈对不起你……”

    到了下午,贺雪生烧得更厉害了,云嬗给她量了体温,40.5摄氏度,她手一抖,连忙拿起手机,正想给贺东辰打电话,她忽然想起什么,直接拿她的手机打给了沈存希。

    沈存希正在开会,听说贺雪生烧得很厉害,他二话不说,丢下一堆正等着他开会的高层,一路风驰电掣般赶去酒店。

    20分钟后,他站在套房外面,按得门铃叮咚叮咚响。云嬗过来开门,见门开了,他如一阵旋风似的卷进去。云嬗关上门,连忙跟过去。

    “她烧了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快一天了,烧退不下来,要送医院了。”云嬗看着脸色铁青的男人,这哪里还是昨晚那个神色淡漠的男人,分明紧张得要死。

    沈存希脱下大衣,裹在贺雪生身上,将她打横抱起,大步走出套房。

    云嬗收拾好东西,出来时走廊上已经不见人影。以肠估划。

    沈存希送贺雪生去医院,医生给她输了强效退烧药,她整个人昏昏沉沉的,一直躺在床上说胡话。沈存希将耳朵贴在她苍白的唇上,只隐约听到几个人名,喊得最多的还是妈妈与小忆。

    听到小忆,他心如刀绞。他坐在床边,伸手握住她的小手,放在唇边轻啄,“依诺,对不起!”

    一直到晚上,贺雪生的高烧才退了下来。她睁开眼睛,入目的是一片白茫茫的天花板,鼻端萦绕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,她轻蹙了下眉头,知道自己在医院。

    她动了动身体,浑身酸痛,像是刚被大卡车碾压而过。

    右手好像被什么压住,她望过去,首先入目的是一颗黑黑的脑袋,不用想,她也知道是谁,她缩回了手。这个动作惊醒了男人,他喊了一声“依诺”,然后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看见躺在病床上已经睁开眼睛的贺雪生,他连忙站起来,微微俯下身,大手撑在床侧,因为突然压下来的重量,床往下沉了沉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,还在发烧吗?”说完,他伸手覆在她额头上。贺雪生不自在的转过头去,躲开他的手。

    沈存希眼神黯淡,大手在虚空中僵了一瞬,然后收回去,他说:“烧好像退了,刚才兰姨送了粥过来,你饿了吗,要不要我给你盛一碗?”

    贺雪生没办法做到他那么自在,她心里有些别扭,“我没胃口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吃点吧,你高烧了一天,滴水未尽。”沈存希起身去小厨房里盛了一碗百合粥出来,粥香四溢,贺雪生并来想说不饿,一张嘴,肚子就开始抗议,咕噜噜叫起来。

    她一脸尴尬,甚至不敢去看沈存希的神情。

    沈存希只当没有听见,他将碗放在床头柜上,然后把病床摇起来,摇到一定的斜度,他拿了枕头垫在她身后,又给她披上外套,然后侧身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刚送来的粥,还冒着滚滚青烟,沈存希搅匀了,然后舀了一勺放在嘴边吹了吹,温度合适的再喂给她。贺雪生心里说不出的不自在,她伸手去拿碗,“我自己来吧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让开她的手,“你确定你现在有力气端得起碗?”

    贺雪生刚出了一身虚汗,这会儿确实没什么力气,但是还不至于连端碗的力气都没有。只是她知道她肯定抢不过沈存希,再加上她太饿,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无谓的争执上。

    粥再度送到她唇边,这次她没再多话,张嘴吞下粥。

    沈存希很有耐性,每一勺都会吹一吹,然后送到她嘴边,一人喂一人吃,病房里安静得出奇。很快,一碗粥见了底,沈存希拿纸巾给她擦了擦嘴角,“还想吃吗?”

    贺雪生一整天没进食,再加上兰姨熬的粥味道很好,绵软滑糯,她很想再吃一碗,但是想到他还要给她喂食,她就摇了摇头,“不想吃了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看了她一眼,明明就还想吃,偏偏不肯承认。他起身去厨房,又盛了一碗粥出来,然后竖起病床上的小桌,将碗放在小桌上,“吃吧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愣愣地看着他,她明明什么都没说,他却全部都看穿了。那一瞬间,她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。她拿起勺子,一勺一勺的送进嘴里,却食之无味。

    她想她还真是矫情,他喂她的时候她不自在,却觉得这粥香糯可口。他不喂她了,让她自己吃了,她却尝不到粥的味道。

    沈存希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静静地望着她,醒着她又竖起了浑身的尖刺,哪里还有睡着时的半分可爱?可偏偏就是这么个女人,折磨得他食不下咽夜不安寝。

    想起她刚才昏睡时,反反复复呢喃的那个名字,有些伤种在心里,怕是这辈子都难以磨灭。

    贺雪生喝完了粥,沈存希收走碗,目光温软的望着她,“再睡会儿吧,我去洗碗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望着他颀长挺拔的身影,犹豫了一瞬,她问道:“天色不早了,你早点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倏地捏紧了掌心里的碗,她刚好一点,就急着赶他走么?他抿了抿唇,淡淡道:“在你出院前,我留在这里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看他起身朝小厨房里走去,贺雪生脱口而出,问道:“沈存希,七年前是不是还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?”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你曾是我唯一(百度最新章节)  你曾是我唯一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如有侵权请-联系我们,我们会立即处理。

Copyright © 2018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- All Rights Reserved. | 沪ICP备1981992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