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全部章节 第270章 他怎么忍心欺负一个病人? (14200颗钻加更)

    沈存希伸手环住她的腰,将头靠在她怀里,“依诺,你会不会认为我心狠手辣忘恩负义?”

    “不会,有些人你对她越仁慈,她只会越变本加利,我们不是圣人,不能一而再的纵容,连清雨是罪有应得。”贺雪生摇了摇头,当年若不是连清雨陷害她,她不会被人迷昏带走,小忆也不会患上重病,客死异乡。

    她没有亲自动手对付她,不是她心怀仁慈,而是要让她知道,她以为永远不会对付她的人,终有一天也会对她下手。

    毁灭一个人,远远不如毁灭她的希望来得更痛快,因为那个时候,她才是真的生不如死!

    沈存希紧紧抱住她,“依诺,你会相信我吗?”

    贺雪生一怔。感觉到他越抱越紧,良久,她才道:“沈存希,我不能给你希望,我会试着去相信你,但是我不能保证,对你能到深信不疑的程度,因为我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,没有弄个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嗯,只要你愿意尝试着去信任我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至于别的,我会用实际行动向你证明,我值得你深信不疑。”沈存希淡淡道,她能松口,对他来说已经是最大的让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贺雪生轻轻闭上眼睛,他在她面前怎能如此卑微呢?

    沈存希轻轻推开她,仰头望着她的脸,灯光下,她的脸色还泛着病态的苍白,他伸手捧着她的脸,嗓音低哑道:“依诺,还有一件事,我希望你能答应我,不管你心里有什么疑问,都不要放在心里瞎猜测。有疑问当面向我问清楚,哪怕你不相信我,我希望我们之间能做到坦诚,可以吗?”

    贺雪生垂眸静静地望着他,他眸底有着一抹乞求,她低下头去,额头轻轻抵着他的额头,“好,我会做到向你坦诚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眸中的寒冰刹那间融化了,他再度将她抱进怀里,情动如斯,他隐忍不住,深深地吻住她的唇。温柔缱绻的抵着她的舌,他所求不多,只要这样就好。

    贺雪生喉间滚过一声绵长的叹息,舍弃不了他,那就试着去相信他吧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沈存希放开她被吮吻得红滟滟的唇,心中欢喜之极,目光深情地凝视着她,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抚着她的唇瓣。贺雪生羞赧地垂下眸,眼角余光瞥到他手臂漫延至手背上的抓痕时,她说:“我去找护士要伤药,我给你处理一下伤口。”

    说着她要掀被下床,却被沈存希拦住,“你烧刚退,歇着吧,这点伤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指甲有细菌,要消毒上药才行。”贺雪生很坚持,他不拿自己当回事,她看着怪心疼的。

    沈存希瞧着她一本正经的模样,他心里轻轻一荡,被她认真对待的感觉真好,他薄唇微微翘起,似笑非笑地看着她,“是不是很心疼?”

    贺雪生脸颊微微发烫,她移开视线,故作傲娇的模样,“疼,疼得心脏都快爆炸了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一瞬不瞬地盯着她,知道她这话说笑居多,认真的成分居少,他心里还是被幸福涨满,他抬手轻刮了下她挺翘的鼻梁,“我去找护士,你在床上坐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贺雪生点了点头,看他起身朝门口走去,她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不舍,“沈存希……”

    沈存希听到她的声音,他停下脚步,回头看着她,眸里带着疑惑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快去快回。”贺雪生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嗯,我马上就回。”沈存希眸底的笑意更深,他转身拉开门出去了。原以为坦诚以告,她会更加防备他,没想到竟有这样的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他去护士台拿了碘伏与伤药,重新回到病房里,贺雪生正盯着天花板发呆,见他去而复返,她连忙坐直身体,看着他走近,她接过银色托盘,道:“我来吧,你把衣袖挽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沈存希脱下西服,解开袖子上的纽扣,露出一小截手臂。

    指甲印很深,边上血肉模糊,两条手臂上一共有十条抓痕,贺雪生拿棉签沾了碘伏,一边给他的伤口消毒,一边轻轻吹气,眼角余光瞄到他微微皱眉,她心疼道:“很疼吗?”

    “不疼,没事的,你继续擦药吧。”沈存希摇了摇头,看着她紧张心疼的模样,就是再疼也值得了。

    虽然听他这样说,她还是放柔了动作,擦好右手臂,擦左手臂,看到他腕间的宽表,她道:“要不要把手表摘了,万一碘伏会腐蚀,这么贵的表就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犹豫了一瞬,收回手去,慢慢摘下腕表,那一块肌肤比别的地方颜色要浅一些,是长期戴手表所致。

    贺雪生轻轻抹药,看见他腕间那条狰狞的疤痕,她动作一顿,棉签从她手里滑落下去,掉在白色的被子上,她也顾不得,双手捧着他的左手,“伤的时候很疼吗?”

    这么深这么丑陋的伤疤,到底怎么伤的?

    沈存希摇了摇头,“不疼。”再疼,也比不过失去她的痛苦,那时候的他,已是万念俱灰。土找匠血。

    “你骗人!”贺雪生抬起头望着他,眼里闪烁着泪光,“伤得这么深,怎么可能不疼?”

    “因为还有比这更疼的事,身体上的痛苦远远及不上那样的痛彻心扉。”沈存希淡淡道,看她小心翼翼地抚触那道伤疤,他整个瑟缩了一下,想要缩回去,奈何她握得紧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伤的?”贺雪生声音沙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已经过去了,不提也罢。”沈存希此刻还不能确定,她是不是真的信任他,所以他不愿意拿自己曾经的软弱,来博取她的同情。

    贺雪生心如刀绞,他越是轻描淡写,就越能说明这道伤痕来得蹊跷,她俯下头,捧着他的手腕,轻轻吻上那道丑陋的疤痕,她感觉到唇下的肌肤在战栗。

    沈存希眼神变得更加深邃,心潮澎湃,有那么一瞬间,他想告诉她事情的真相,但是也仅仅是一瞬间,他伸手抬起她的下巴,以吻封缄,再多的言语,都不及彼此的亲吻更能打动他的心。

    贺雪生心跳一滞,唇上的厮磨更深,她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抬起,揽着他的脖子,她这个动作,没想到却让男人更加激动起来,他低吼了一声,将她推倒在病床上……

    病房里的温度逐渐上升,就在即将一发不可收拾时,病房门突然被人推开,云嬗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,看着病房里这旖旎的一幕,眼前晕晕的,有点分不清方向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不知道你们……你们继续,你们继续。”云嬗连忙退出去,将门合上,恨不得自插双眼,她应该没有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吧?

    病房里恢复静默,贺雪生衣衫不整,裤子被扔在床下,她哪里知道自己那一吻,会让男人失控至此。本是半推半就,却没想到被云嬗撞破,她心里尴尬极了,推了推他的肩,“沈存希,快把衣服穿上。”

    箭在弦上,沈存希隐忍得很痛苦,他额上大汗淋漓,将半起身的她又推回病床上,“我都这样了,你惹的火,你得负责灭火。”

    “云嬗在外面,你别这样!”贺雪生推他,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。

    “那就让她等着。”沈存希俯身去亲她的嘴,贺雪生哪里肯,现在就够让人尴尬的了,再让云嬗在外面等着,她就不用出去见人了。

    沈存希见她不停躲闪,他心里挫败极了,却不得不放开她,心不甘情不愿地捡起裤子,直接去了浴室。不一会儿,浴室里响起哗哗的水声,贺雪生拍了拍红彤彤的脸颊,然后捞起地上的裤子穿上,将纽扣扣好。

    她长长的呼了口气,然后叫云嬗进来。

    云嬗听到她的声音,她在门边站了站,想起刚才撞到男女情事,她亦是尴尬不已。她推开门进去,看见病房里只有贺雪生一人,她稍稍松了口气,不用面对沈存希,她还没有那么尴尬。

    “他呢?”云嬗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贺雪生脸颊一红,伸出手指指了指浴室,云嬗果然听见浴室里传来水声,她不安道:“我是不是不小心打断什么?”

    她不问还好,一问贺雪生就更窘迫了,“没有,什么都没打断,刚好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云嬗说完,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,她讪讪道:“我没有别的意思,你烧退了吗?他怎么忍心欺负一个病人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贺雪生被她说得抬不起头来,她双手死死绞着被子,“我没事了,你这一天不见人影,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有沈总照顾你吗?所以我不忍心来打扰你们。瞧你现在的水色,看来沈总把你照顾得很好。可算没有白费我一番心意。”云嬗说完,就掩着嘴偷笑。

    贺雪生抬头瞪她,“你再洗涮我,信不信我让你相亲相到吐?”

    “雪生小姐,奴婢错了,饶了婢子吧。”云嬗连忙求饶,她才不要去相亲呢。

    贺雪生被她卑颜屈膝的模样逗乐了,大手一挥,“我原谅你了,不过还是要去相亲的,从明天开始,每天一个。”

    云嬗眼前一黑,倒在病床上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你曾是我唯一(百度最新章节)  你曾是我唯一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Copyright © 2017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-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|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-给我写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