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全部章节 第272章 再挺也是小笼包

    沈存希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,他轻轻推开她,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个蓝色丝绒盒子,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打开,里面静静躺着一条骨头项链,骨头中央。 有一颗切割成心形的黄钻,在灯光下散发出夺目的光彩。

    女人都对钻石没有抵抗力,贺雪生也不例外,再加上这条项链似曾相似,她眸光熠熠发亮的看着沈存希,惊叹道: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沈存希拿起项链,他打开结口,绕过她的脖子,给她戴上,调整了一下吊坠,他道:“送给你的礼物,喜欢吗?”

    “喜欢!”贺雪生微低着颌首,伸手摸着那枚吊坠,七年前,沈存希也送给了她这样一条项链,她被人带走后。项链就不见了。此刻,算是失而复得吧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找人重新做的,那条项链一直收藏在我的保险柜里。”沈存希道,当时在爆炸现场找到那条项链,已经被大火熔毁得严重,他一直放在保险柜里,再没拿出来过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我被警察带走时,我戴着那条项链,怎么会在你手里?”贺雪生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后来在爆炸现场找到的,大概是有人有意留给我,证明你已经被……”沈存希停顿住。贺雪生已经懂了,当时那些人如此精心设计,只怕也不会漏掉这样重要的环节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很想知道当年的真相到底是什么?他们为什么如此处心积虑的要带走我?”贺雪生问道。

    沈存希想起连清雨说的那些话,他说:“也许她认为,把你弄走了,她就有机会上位,只是没想到连老天都不给她这个机会,让她在病床上一躺就是六年多。”

    “沈存希,你觉得就凭连清雨一人之力,她能做到吗?我听哥哥说,他们在警局与交通局里应该都有人,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带走我,甚至制造出那样一起大爆炸。正是因为如此,这些年来哥哥才会将我保护得滴水不漏。”贺雪生说道,不是她小看连清雨。连清雨除了会玩弄点小心机小手段,她哪里有这样缜密的心思?

    沈存希眉目深沉,“她一个人确实做不到,所以她背后一定有帮凶,至于这个帮凶是谁,其实很好猜测。当年绑你的人,不是为了取你性命,也不是为了拿你来换取赎金,那么只有一个原因,是为情。”

    “为情?”贺雪生摇头,想起那两年生不如死的遭遇,她一阵胆寒,“不。不可能是为情,为情不会那样折磨我。”

    “依诺。”沈存希看到她的脸色猛地变得煞白,他连忙将她搂在怀里,大手轻轻拍着她的背,“没事了,一切都过去了,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缩在他怀里,双手紧紧揪着他西装的领子,攥得指节发白。她害怕地不停轻颤着,“沈存希,你真的从来没有接到绑匪要求赎金的电话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如果他们绑了你是为了赎金,不会制造那场爆炸,造成你已经死亡的假象。那是为了麻痹我们的视线,如果我知道你还活着,我不可能放任你在外七年,都不去把你找回来,你明白吗?”沈存希声音里透着焦急,担心她又误会了他。

    贺雪生往他怀抱更深的地方钻去,似乎想要寻求一点点温暖,沈存希将她抱得更紧。本想趁热打铁,再多问一些她失踪时候发生的事,看见她如此恐惧的模样,他又心生不忍。

    可是解释不通啊,依诺说那些人折磨她,贺东辰说他遇见她时,她像是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。而据他所知,贺东辰找回依诺后,她的精神世界已经崩溃,花了三年时间,才将她变回一个正常人。为情,不可能折磨她,可为了赎金,没道理制造爆炸。难道,是因爱生恨?

    沈存希不能在她这里得到更多的信息,只能去问贺东辰,也许贺东辰知道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“别胡思乱想了,我们都在,依诺,我们会好好保护你。”沈存希轻轻拍着她的背,试图安抚她不安的情绪。

    贺雪生慢慢平静下来,她摇了摇头,“沈存希,我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低头,看着她眼底的凄迷,不确定的问道:“真的没事了?”

    “嗯,我真的没事了。”贺雪生点了点头,偶尔想起那段黑暗的过去,她还是会害怕,只是尽可能的不去回忆。

    沈存希放开她,看她的脸色慢慢恢复红润,他才放下心来,他倚在办公桌旁,道:“我等你下班,晚上去贺宅拜访贺老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在椅子上坐下,微抬头看他,“你要去拜访爸爸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上次说过要正式去拜访,一直耽搁了,要娶你回家,总要先问过长辈的意思。”沈存希凤眸里带着一抹戏谑,看得贺雪生不好意思起来。

    她微垂下眼睑,“谁说要嫁给你了?那天你那么凶,还不让小白留宿在贺宅,反正我已经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看她气鼓鼓的模样,他微弯了腰,伸手摸了摸她娇俏的脸蛋,“老婆生气了,怎么办呢?为夫跪床沿跪搓衣板可好?”

    “不要,跪键盘吧。”贺雪生抬了抬下巴,示意他跪键盘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沈存希满头黑线,他靠近她,在她脸上轻啄了一口,看着她红艳艳的脸蛋,他意有所指道:“其实我最想跪在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,看他色迷迷的往她胸口瞟,她立即反应过来,她的脸顿时红得像熟透了的蕃茄,她娇嗔道:“讨厌,耍流氓!”

    沈存希看得心神一荡,他的薄唇贴在她的耳边,低声道:“昨天被你保镖打断了,我身心都受到重创,你打算怎么弥补我?”

    贺雪生耳根子又红又烫,她推了他一把,“哎呀,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,我要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见好就收,怕把她逗得恼了,他退回去,拿起桌上的文件随意翻阅着,他不经意的提了一句,“对了,你知道韩美昕是被收养的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贺雪生正敲击着键盘的手一顿,诧异地望着沈存希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去了康意乐福利院,看到她的父母在那里,听到他们和院长谈话,韩美昕好像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,是收养的。”沈存希道。

    贺雪生皱紧眉头,她记得她和美昕回乡下去,韩爸韩妈对美昕很好啊,“不会吧,你是不是记错了?美昕怎么会是收养的?”

    “我确定我没看错,至于是不是收养的就不清楚了,我只是问一问。”沈存希没放在心上,就是顺口一说。

    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,贺雪生却上了心,她记得七年前,她和美昕去过康意乐福利院,当时她说她好像去过那里,她只当她是看电视看到了相似的场景,也就没有多想。

    这会儿听沈存希提起,莫非美昕真是收养的?

    可是不对啊,美昕从来没有说过她是收养的,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可这种事她不能打电话去问美昕,万一人家是亲生的,她这一问,不就是破坏人家的家庭和谐。再加上美昕最近忙着与薄慕年打离婚官司,这事要是真的,她不定变成什么样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去福利院?”贺雪生问道。土何匠才。

    “我去找小六,连清雨不是小六,要找到真正的小六,只能去福利院找。你知道,七年前,你的头发样本被连默调换后,你被误以为是小六,那时候想要找到她的证据就不多了,再加上后来连清雨冒充小六,基本上线索就全断了。现在要找到她,实在难如登天。”沈存希蹙紧眉头,他没有说实话,是不想给她太多的希望,到时候又来绝望,还不如一开始就不告诉她,给她一个惊喜。

    “是啊,现在要找到小六很难了。”贺雪生叹息道,小六这个身份,被连家兄妹利用了个干干净净,连清雨想要让这个身份坐实,肯定会抹去所有线索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也不要灰心,有缘千里来相会,说不定你妹妹就在你眼前,只是无缘对面不相识罢了。”贺雪生安慰他,她知道小六是他的心结,一日不找到小六,他一日就不会解开心结。

    沈存希睨着她,眸底晕染了几分笑意,他说:“你说得对,我眼前不就有个情妹妹么?”

    “讨厌!”贺雪生娇嗔了一句,刚觉得他需要人安慰的时候,他又故态复萌,这男人就是这么有劣根性。

    沈存希薄唇微勾,瞧着她越发生动的俏脸,心中怜爱不已。看到她办公桌上的文件,他说:“我去沙发那边等你,一会儿我们一起去买礼物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贺雪生看他站直身体,朝沙发走去,她按下内线,叫秘书给沈存希泡杯咖啡进来,然后重新埋头工作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韩美昕的上诉被法院驳回,原因是薄慕年在法庭上说了一句话,“辩方律师称我们夫妻的感情已经破裂,那么请问,既然我们夫妻感情已经破裂,那么昨晚在我床上的女人是谁?”

    随即,薄慕年出示了床照,法官当庭宣判,韩美昕的上诉被驳回,并且三年之内不再接受其上诉。

    韩美昕气得直抽,直骂薄慕年卑鄙,六年来,她每次离婚,都没能在他手里讨得了便宜。这一次怪只怪她自己不争气,她送小周周回薄家还好好的,怎么会突然就晕过去了,醒来就在薄慕年的床上,急匆匆离开时,还被记者围堵。

    这个渣男!竟如此算计她!

    三年之内不再接受她上诉,意思就是三年之内她离不了婚,她想想就心塞,难道她这辈子就要注定被困在这段如同鸡肋的婚姻里?

    韩美昕气急败坏的离开法院,正好看到薄慕年站在世爵c8前,正一脸奸笑地看着她,“夫人,请上车!”

    韩美昕差点没气得晕过去,她疾步走过去,站在男人面前,她踩着恨天高,身高只及男人的肩,在气势上就就被他压倒一截,她抬头挺胸,想起昨天早上莫名其妙的晕倒,她质问道:“薄慕年,你竟然利用孩子,你卑鄙!”

    薄慕年目光凉凉地看着她,视线掠过她的胸,他莞尔道:“别挺了,再挺也是小笼包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气得浑身发抖,她也顾不上气质和形象,双手叉腰,怒气冲冲道:“我告诉你,这个婚,我离定了,不管是三年还是三十年三百年,只要我活着一天,我就会不停上诉,直到我的名字从你户口上消失!”

    薄慕年看着那张因怒气而格外美艳的俏脸,他双手环胸,笃定道:“那么我也告诉你,不管是三年还是三十年三百年,只要我活着一天,你的名字就永远也无法从我户口上消失!”

    “你!”韩美昕气得风中凌乱了,她拿起包砸向他,“为什么?为什么不肯放过我?薄慕年,我到底欠了你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欠我一份完整的爱情,韩美昕,我说过,就算不折手段,我也会留住你,绝不会给你机会,和郭玉双宿双飞。”薄慕年俊脸上浮现一抹戾气。

    韩美昕哭不出来了,她手指着他,颤抖得厉害,最终她骂出一句,“你有病!”

    说完,她抓起包,踩着高跟鞋转身离去。她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薄慕年这个人,他把自己藏得那么深,从不肯让她触碰他的内心。她知道,他心里一直住着一个女人,最悲哀的是,她不是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她以为,她提出离婚,他会满心欢喜的答应,结果她还是料错了。即便他们现在已经闹得两败俱伤,他依然囚着她。

    “薄慕年,我恨你!恨死你了!”

    和着寒冷的冬风传来的是这句比冬风还凛冽的话语,薄慕年看着她头也不回的离去的背影,他全身的力气像是刹那被抽尽,他委靡地靠在车身上,俊脸上浮现一抹薄薄的忧伤,“恨吗?恨总比无视好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接到韩美昕的电话时,正和沈存希在高档礼品店里挑选礼物,她看了一眼正拿着一柄玉如意的沈存希,转身走出去,“美昕,你的声音怎么这样,喝酒了?”

    “依诺,出来陪我喝酒吧,我的官司输了。”韩美昕说到输了两个字,不免咬牙切齿,恨意满满。

    “啊??”贺雪生的脑袋上打了好几个惊叹号,回头望着沈存希,见沈存希正望过来,她问道:“怎么回事?你不是很有信心吗?”

    “他使诈,法官判我三年不得上诉,否则告我妨碍公务,吊销我的律师执照。”韩美昕语气悲催,果然不能和有钱人斗,根本斗不过!

    “……”贺雪生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了,她说:“你在哪里,我马上过去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报了一个地址,就挂了电话,贺雪生走回沈存希身边,沈存希正和她介绍刚才看中的礼物,她尴尬的打断他,“沈存希,美昕有事找我,你改天再去拜访我爸爸,成么?”

    “她怎么了?”沈存希漫不经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婚没离成,心情很糟糕,我得去安慰她。”贺雪生说。

    沈存希将看中的几样礼物,让店员包起来,然后刷了卡,让他们送到车上,他说:“我送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”贺雪生看见店员已经在包装礼物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拜访伯父,你在不在都没关系,走吧。”沈存希还有话要问贺峰,依诺不在,也许更好开口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两人在车旁等了一会儿,店员把礼物送过来,他们才上车,开车离去。

    韩美昕在一家清吧里卖醉,这里不如酒吧吵闹,也没有酒吧那样龙蛇混杂,贺雪生快步走进去,在靠窗的位置找到韩美昕,她已经喝得有些高了。

    贺雪生脱下大衣,在她对面坐下,看她眼眶红红的,像是刚哭过。32年来,她唯一无法达成所愿的事,就是不能和薄慕年离婚吧。

    她伸手越过桌面,握住她的手,“美昕,别难过了,离不了就离不了,大不了折腾得他主动离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会离,雪生,他说过,只要他活着一天,他就不会让我的名字从他的户口上消失,我恨死他了。”韩美昕恨得咬牙切齿,这世上怎么有他这样的人?

    “其实有句话,我不知道当讲不讲,知道你们要离婚,小周周很难过,她不希望你们离婚,不想失去爸爸妈妈,之前薄慕年拿孩子威胁你,你都不肯回心转意,如今他肯定也是下了狠心,就算你们彼此折磨,他也不会和你离婚,这对你来说,或许是一件坏事,但是对小周周来说,也许是好事。”贺雪生开解她。

    “彼此怨恨的父母在一起,只有无休无止的争吵,难道对小周周来说,这就是好事吗?”韩美昕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美昕,你有没有想过,薄慕年为什么不肯离婚?他是真的为了孩子在挽留你吗?”贺雪生柔声问道,见她不说话,她继续道:“其实我觉得,薄慕年的情商一直就不高,他想留你,换种方式,说不定就留下你了,可他偏偏用这种最简单粗暴的方式。而你呢,你的性格太过刚烈,你们是夫妻,有什么话是不能敞开心扉好好说的?”

    “依诺,薄慕年不是情商不高,是他心里没有我,他用这种卑鄙的手段留下我,只是不愿意看见我和他的兄弟在一起。”韩美昕凄楚道。

    “郭玉吗?”

    “是,如果没有郭玉,也许我们早就离婚了,他赌的是那口气,才非要我不可!”韩美昕说到伤心处,端起酒杯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贺雪生见她喝得这么猛,她起身去拦,没有拦住,她叹息一声,“不管怎么说,你们都心平气和的谈一谈吧,这往后还有几十年,总不能真像仇人一样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看见他就恨得咬牙切齿,哪还有心情和他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贺雪生坐在旁边,看着她一杯一杯的往下灌,知道自己说再多都没用。有些心结积少成多,到最后,就变成了死结,无论如何也解不开了。

    只是她真的小看了薄慕年,在美昕提出不要孩子的情况下,居然还能让她惨败而归,这个男人,到底是太爱她了,还是太恨她了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存希开车去了贺宅,他提前打了电话,贺峰知道他要来,叫云姨加了几个菜,还嘱咐他要带小白过去。沈存希没有去接沈晏白,担心带着孩子误事。

    车子驶进贺宅,贺峰站在门口迎接他。

    夜幕低垂,冬风凛冽,老人穿着厚外套站在门口,车灯探照进来,打在他身上,竟多了一种萧瑟的凄清。沈存希停好车,拎着后座上的礼物,快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爸,您怎么在外面等,天气这么冷,仔细受冻。”那日贺峰亲口应允后,沈存希就直接改口喊爸了。

    贺峰脸上笑容慈祥,看见他手里拎着的大包小包,他说:“来就来,怎么还带礼物?”

    “说好的要正式过来拜访,总不能空气而来,我们进去吧。”沈存希笑道。

    贺峰也不多说,瞧他身后没有跟着那个小不点,不免失望,“怎么没把那孩子带来?”

    “他被司机接回去了,下次再带他过来。”沈存希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贺峰点了点头,翁婿俩走进去,立即有佣人过来接沈存希手里的东西。沈存希脱下大衣,交给佣人,然后跟着贺峰进了客厅。

    云姨端茶过来,对这个未来姑爷,她还是心存余悸。那晚他虽然没说什么狠话,但是那满脸戾气,竟让人心生胆怯。

    “沈先生,请喝茶!”云姨将茶杯搁在沈存希面前,沈存希点头道谢,看起来温文儒雅,不像那天那样满身暴戾。

    贺峰指着他面前的茶杯,道:“这是蒙顶茶,尝尝看合不合胃口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端起茶杯,拿盖子撇了撇浮在上面的茶叶,先闻其香,再观其色,然后品其味。像个儒雅的老学究,举止得体。

    贺峰看这个女婿,是越看越喜欢,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入口回甘,是好茶。”沈存希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两年前,我们去四川蒙顶玩,雪生亲自摘的茶叶,亲自炒的茶叶,一直舍不得喝舍不得喝,一转眼也就只剩下一点了。”贺峰笑眯眯道。

    沈存希眼前一亮,没想到依诺还会炒茶,“明年有机会,我们抽空再去一次蒙顶,我和雪生一起采茶炒茶孝敬您。”

    贺峰笑起来,“老四啊,这人如茶,过了那个时候,就不是那个味。人也一样,既然喜欢,就不要过度消耗。雪生这孩子向来心重,有事只管往心里搁。那天晚上,你带小白走了以后,她追着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心里一震,没想到那晚依诺会追出去,同时又觉得歉疚,他若再等一等,他们也不会冷战这些时日。

    “雪生心里有创伤,不比你什么都清楚,也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。有时候放缓一下脚步,等一等她,说不定她就追上来了。”贺峰语重心长道,他向来看好这个女婿,七年前,他与允儿无缘,他还好一阵感伤,却没想到兜兜转转,他终究还是做了他的女婿。

    “爸说得是,我会把您说的话铭记在心里。”沈存希道。

    “如今,我只希望你能给她幸福,多体谅体谅她,缘分来之不易,要学会珍惜。”贺峰看着他一脸虚心受教的模样,他终是没有看错人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沈存希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今日特地挑了雪生不在时过来,是不是还有什么话要和我说?”贺峰问道。

    沈存希微笑道:“什么都瞒不了您,其实我也不是特意挑了依诺不在时过来,下午我们还一起去挑了礼物,她有些事情要处理,就没有一起回。不过我确实有话要问您,只是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去书房吧。”贺峰站起来,朝书房走去。

    两人进了书房,沈存希转身关上门,他走到沙发旁,在贺峰对面坐下,他看着贺峰道:“爸,我今天去过康意乐福利院。”

    贺峰眉心一跳,抬头望着沈存希,看见他眼底有试探之意,他说:“你去福利院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找依诺的亲生父母,但是很遗憾,当年连默为了拆散我和依诺,设计让依诺变成了我妹妹小六,后来谎言虽然拆穿,但是关于依诺的身世线索,也被他抹得一干二净。”沈存希边说边观察贺峰的反应,贺峰除了刚才听到福利院的名字时,有点别的反应,这会儿竟什么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突然想要找雪生的亲生父母,是认为我们对她不好吗?”贺峰声音平淡,并没有恼意。

    “不是,依诺从小被抛弃,身世悲苦,经历了太多苦难。而她心里没有安全感,这一切都来自于从小被亲生父母抛弃。我想帮她解开心结,找到她的亲生父母,圆她一个梦。也许等她知道,她并不是被亲生父母刻意抛弃,她的心结就会打开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你的方法行不通呢?”贺峰微蹙眉头,他怎么会不知道雪生缺乏安全感呢?他那么想认她,都不敢认,只敢把对她的感情死死压抑在心里,就是怕她知道,他是她的亲生父亲,她会毫不迟疑地离开他,离开这个家。

    “我想,没有人不想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,依诺也不例外。”

    贺峰虽未再言,但是神情却显得格外凝重,看样子沈存希是吃了称砣铁了心,要找到雪生的亲生父母,他应不应该承认,他就是雪生的亲生父亲?

    “我去福利院见到院长,院长告诉我,您五年前去过福利院,我想知道,您为什么会去福利院?”沈存希没有错过他脸上的神情。

    贺峰皱眉,“我刚好路过。”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五年前贺东辰带回了依诺,而那个时候您刚好去了福利院,这是巧合吗?”沈存希心里有个大胆的想法,坊间传言,贺东辰把贺雪生当成宝贝一样,从不舍得她受一丁点委屈。她刚去上班那会儿,贺东辰像是忠犬一样,每天接送她上下班,将她保护得密不透风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什么样的感情,会让贺东辰付出这么多?

    他越与贺东辰接触,心里的疑惑就越深,贺东辰对依诺不是男女之情,只有兄妹之情。再加上贺峰对依诺的关爱,也远远超过了一个养父的关爱程度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小时候,沈家与贺家走动得很频繁,那个时候爸的妻子,不是现在的贺夫人,我们都叫她淑惠阿姨,后来不知道为什么,淑惠阿姨不见了,后来变成了现在的贺夫人。”沈存希又道。

    “老四,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?”贺峰叹息一声,这孩子比他想象中更要心思通透,他瞒不了他。

    沈存希凤眸微眯,“爸是承认了,您就是依诺的亲生父亲?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被你拆穿,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,雪生确实是我的女儿,七年前,东辰就拿了她的头发做dna鉴定,那个时候,我们不敢冒进,只能一点一点接近她,令我们措手不及的是,她竟出了那样的意外。五年前,东辰将她带回来,我知道,这是老天给我们的机会,让我能够弥补她。”贺峰道。

    沈存希心中不无诧异,虽然已经猜到了,但是亲耳听到贺峰承认,他心中还是感到震憾,“既然你们早就知道,为什么不早点告诉她?为什么还要让她对自己的身世耿耿于怀?”

    “当年淑惠离开时,我并不知道她已经怀有身孕,见到雪生时,只是觉得雪生与她长得有些相似,我们也没有多想。淑惠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,没有亲人没有朋友,贺家高门大户,我的父母认为她是孤儿,很不喜她。她不忍见我夹在父母与她中间为难,后来悄然离开了。她离开贺家后,我派人到处找她,可是她音讯全无。后来,我辗转打听到她曾经在一个小镇上养胎的事,才知道她是怀着我们的孩子离开的。知道雪生是我的女儿后,我又高兴又激动,我原本打算,等她和你的婚礼结束以后,再告诉她实情,却不料……”

    沈存希蹙紧眉头,“那个时候没来得及说,现在为什么又不愿意说了?”

    “雪生被东辰带回来时,她的精神状态很糟糕,东辰一直守在她身边,寸步不离的照顾她,那个时候告诉她实情,她的身体状况不允许,后来等我们想说的时候,又开始害怕,害怕她会因此离开。再后来,我和东辰决定,只要她在身边,喊我一声爸爸,认不认回她,都没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只是你们一厢情愿的想法,昨天依诺高烧不退,她反反复复喊着妈妈,在她心里,她很想找到她的亲生父母。”沈存希激动道,他们怎么能因为害怕失去,就不去尝试相认呢?

    “老四啊,如果她问我她妈妈呢,我该怎么回答她?我们不是没想过认她,是不敢认啊!”贺峰这些年从未在一件事上这么犹豫不决过,每次听见雪生喊他爸爸,他就想告诉她真相。却又因为害怕她会离开,每每话到嘴边就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沈存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他们不相认,有不相认的难处,“爸,既然我已经知道您是她的亲生父亲,那么这件事让我来说。”

    贺峰摇了摇头,“雪生被东辰带回来后,有很长一段时间不相信任何人,我和东辰花了五年时间,才终于让她信任我们,我们一直不难说,就是怕动摇了她对我们的信任。如今这样,我和东辰都没有遗憾,只要她在我们身边就好。”

    贺峰看着沈存希,语重心长道:“老四,我知道你的想法,但是有些事不可强求。雪生在我们身边,我们已经很满足了,不求其他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望着老人头上斑白的发,这么多年,他们和雪生朝夕相处,他们岂会不想认她?是不能相认,才死死克制着。

    “爸,那淑惠阿姨呢,一点消息都没有吗?”

    “我找了她很多年,后来心淡了,就没再找了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点了点头,找了这么多年都没有找到,只怕心里已经绝望了。他没有把调查到的一些线索告诉他,想等到找到人再说,以免最后找不到,让老人空欢喜一场。

    “老四,你答应我,不要把这件事告诉雪生,现在还不是时机。”贺峰殷切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沈存希抿着薄唇,半晌,他才道:“好,但是我只能答应您,暂时不告诉她,一旦时机成熟,我不会再瞒着她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贺雪生扶着醉醺醺的韩美昕上车,将她塞进后座,她累得直喘气,这丫头看着瘦,喝醉了沉得跟铁似的。她甩了甩手臂,拉开车门上车,发动车子驶离。

    四十分钟后,车子停在金域蓝湾的公寓楼下,贺雪生下车,走到后座,韩美昕躺在座椅上,睡得正沉。她俯身拍了拍她的脸颊,“美昕,美昕,到家了,该下车了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手一挥,她咕哝道:“薄慕年,不要脸,我跟你没完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贺雪生满头黑线,她睡着了都还咬牙切齿地骂薄慕年,这恨到底有多深啊?她摇了摇头,拉着她的手臂想将她拽起来。奈何她的力气太小,根本拿烂泥似的她没办法。

    拉了几次,都拉不动,她累得头晕眼花,索性坐在后座上,等她睡醒再说。

    “薄慕年,你这个混蛋,混蛋!”

    贺雪生坐在旁边,听她梦呓,还咬得牙齿咯吱咯吱响,她无奈极了。从一开始他们的婚姻就不走寻常路,以前美昕没动心就罢了,她动了心,才会觉得受伤,才想着要远离。

    贺雪生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,后来竟也昏昏欲睡,直到脑袋撞到车门上,她才醒过来,抬腕看表,才过了一小时,她蜷坐在那里,身体发麻,便推开车门下车,活动活动筋骨。

    冬夜寒风萧瑟,她疼得直哆嗦,下意识拉紧了衣服,她在原地小跑着,借以取暖。过了一会儿,韩美昕从车里爬出来,醉醺醺的找厕所。

    贺雪生无语到极点,连忙扶着她下车,往单元楼里走去。

    这一憋,韩美昕倒是清醒了几分,在电梯里不停跺着脚。贺雪生瞧着她这副模样,忍不住笑起来,“让你没命的喝,现在知道急了吧?”

    韩美昕贴在金属壁上,动作滑稽又搞笑,“我都快憋死了,你还笑话我,是不是我朋友了?”

    “我要不是你朋友,我就让你在清吧里醉生梦死了。”贺雪生凉凉道,好在很快就到了公寓外面,韩美昕拿着钥匙开门,钥匙套进锁孔里,门却被人从里面打开。

    韩美昕来不及看开门的是谁,一咕噜冲进去,直往卫生间里钻。

    韩父站在门口,目瞪口呆地看着比泥鳅还滑溜的女儿,与韩母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贺雪生看见韩氏夫妇,连忙向他们打招呼,“韩爸爸,韩妈妈,你们好。”

    韩氏夫妇看到贺雪生,眼中惊疑不定,迟疑地问道:“你是……宋依诺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就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你已经……”韩母嘴快,话还没说完,就被韩父拉了一把,“老婆子,不会说话就别乱说,丫头啊,谢谢你送美昕回来,快进来坐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莞尔,她连忙进去,韩母去厨房里给她冲了一杯蜂蜜柚子茶,贺雪生也正觉得口干,谢过韩母,她一口气喝完了水,就看见韩美昕满脸舒爽的走出来。

    韩父见她大摇大摆的出来,脸色一下子黑下来,怒斥道:“韩美昕,你给我过来!”

    韩美昕喝了很好多酒,这会儿走路还有些飘飘然,她摁了摁疼得快炸开的脑袋,道:“爸,我好困,我想去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话没说清楚前,不准睡!”韩父怒喝道。

    韩美昕看了一眼韩父,知道她要给自己上纲上线了。她老老实实走过去,在沙发上坐下。韩父足足训了她一个小时,她也足足打了一个小时的瞌睡。

    贺雪生坐在旁边,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,只得陪着她挨训。韩父是质朴的乡下人,女儿离婚闹得人尽皆知,总归颜面上不好看,再加上心疼外孙女,话也说得重。

    偏偏韩美昕不痛不痒的,把老人气得够呛。

    最后终于恩赦她回房休息,贺雪生连忙扶着她进了房间。看韩美昕没心没肺的睡着了,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起床去厕所时,她听到客房传来韩父痛心疾首的话。

    “老太婆,都怨我们没钱没势,才让女儿受人欺负,要是她的亲生父母在,肯定不会……唉!”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你曾是我唯一(百度最新章节)  你曾是我唯一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Copyright © 2017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-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|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-给我写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