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

全部章节 第273章 想和我约会吗?

    贺雪生心里一震,下意识停下脚步,她望着客房方向,下午沈存希刚和她说了韩爸韩妈去孤儿院的事,晚上就偷听到这个极具爆炸性与毁灭性的消息,她一时还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老头子。你小声点,这话让美昕听见了,不知道又要惹出什么风波来。”韩母急急打断韩父的话,可以思及可怜的女儿,又不免难过,不胜唏嘘“是我们没用啊,那年薄慕年追去乡下,我们就该看出点端倪,那时候要勒令他们离婚,也不会可怜了孩子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靠在墙边听墙角根,心中却掀起了轩然大波,美昕真的是韩爸韩妈领养的,老人家虽然穷,但是对美昕是真的疼爱。这样比起来,她这个被领养的,从小就受尽白眼受尽欺辱。

    想一想。她挺羡慕美昕的,至少在这世上,还有两个人是全心全意的疼爱她。

    她转身回了卧室,坐在床边看着美昕,晕黄的灯光下,女人的皮肤细腻得看不见毛孔,她轻轻握住她的手,良久,她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将她的手放回被子里,她却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,美昕如果知道自己是被领养的。只怕风波不止吧,唉!可是如果她也曾在康意乐福利院生活过,她们年龄相当,也许从小就认识,说不定还是好朋友吧?

    思及她们有可能是好朋友,贺雪生更睡不着了,她坐起身来,打量着她,第一次见到美昕时,她就觉得眼熟,还有一种无形的亲切感,那时候没放在心上,这会儿瞧着,这眉眼真的很熟悉。

    尤其她也是一双凤眼。

    她记得沈存希在找小六时说过,小六也有一双凤眼。难道……,贺雪生越想越激动,美昕会是小六吗?

    连默第一次设计她是小六时,他调换了头发样本,那么他肯定知道谁是小六,也能轻易拿到小六的头发样本。第二次,连清雨冒充小六时,头发样本的DNA与沈老爷子一致,那就说明他们离小六很近,才能一而再的拿到头发样本。

    所以美昕很有可能是小六!

    贺雪生思及此,兴奋得差点跳起来,美昕一定是小六,天哪。瞧她都发现了什么,原来小六一直在他们身边,这简直太神奇了。

    她恨不得扑过去抱住她,告诉她,他们找她找得都快疯了,没想到她却一直躲在他们身边。

    她抚着砰砰直跳的心脏,整个人都激动不已,可是很快,她的激动的情绪就平复下来。就算美昕是小六又怎么样,这对于养育她多年的韩氏夫妇来说是场灾难,对美昕来说又何尝不是呢?

    她看得出来,美昕很爱她的父母,一旦她知道养育她多年的父母并非亲生父母,她一定难以接受。唉,她只顾着为沈存希开心,却没有去想美昕和她父母的心情。

    她该怎么办呢?是先告诉美昕,还是先告诉沈存希?

    她烦恼的抓了抓头发,看着美昕的睡颜,她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翌日,韩美昕醒来,宿醉让她头疼欲裂,情绪倒还不错,不像昨天那样消沉了。她去浴室里洗了澡出来,看见贺雪生坐在沙发上,看脸色有点精神不济的样子,她走过去,在她身边坐下,问道:“依诺,怎么啦?是不是昨晚我吵到你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贺雪生看着她,几度想说什么,最后看到在厨房里忙碌的韩氏夫妇,又把话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韩美昕瞧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,鬼灵精道:“我知道了,是不是昨晚没回去,想你家哪位了?前几天还把人家虐得死去活来的,这会儿就黏糊上了,哎哟……”

    贺雪生拧了她一把,“不准取笑我!”

    韩美昕揉着胳膊,嘟嘴卖萌,“捏痛了,吹吹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看着面前的女人,目光多了几许迷茫,她喃喃道:“美昕,我们会不会小时候就认识了?你送我同心结琉璃穗子,是为了20年后再相遇?或者是为了把我带到你哥哥身边?”

    她语音模糊不清,韩美昕没听清楚,她摸了摸她的额头,“你在说什么啊,什么相遇,什么哥哥,你是不是发烧了?”

    贺雪生回过神来,她拉下她的手,嫌弃道:“快去刷牙,一身酒味,难闻死了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瞧她一脸嫌弃,她故意闹她,张着嘴往她脸上吹气,“臭吗?臭吗?”

    贺雪生被她闹得咯咯直笑,她扳着她的脸,自己往旁边躲去,韩母从厨房里出来,见两人闹作一团,她站在餐厅入口,又好笑又好气道:“美昕,快去洗脸刷牙,别闹依诺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昨晚喝高了,以为韩爸在梦里训她,这会儿看见韩母,她大叫一声,冲过去扑进韩母怀里,双手牢牢地搂着她的腰,“妈妈,您和爸什么时候来的?我还以为我昨晚在做梦。”

    韩母高兴极了,她伸手抚顺她凌乱的头发,叹道:“你出了这么大的事,也不回家和我们说,我和你爸不放心,过来看看。你爸昨晚训你的那些话,你也别往心里去,他只是心疼你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在韩母脸上亲了一口,亲昵的赖在母亲怀里,“我知道,我不告诉你们,也是怕你们担心。”

    韩父从厨房里走出来,手里端着刚出锅的窝窝头,他板着脸道:“我们才不担心你,就怕你把我们的脸丢干丢净了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知道韩父向来嘴硬心软,她走过去,挽住父亲的手臂,“明明就是担心我,还死鸭子嘴硬。”

    韩父一对粗眉倒竖,瞪她,“你说什么?骂你老子是死鸭子?”

    “我哪敢?”韩美昕嘻嘻笑着去卫浴间梳洗去了。

    韩父站在餐厅里,看她哪有半点淑女气质,他重重的叹了一声,就这样大大咧咧的,难怪不讨亲家喜欢,唉,他也是操碎了心。

    贺雪生看着他们一家人的温馨互动,心生羡慕,韩爸韩妈对美昕这么好,疼得胜似亲闺女,她又怎么忍心告诉美昕,她并非他们亲生的?

    “依诺,快过来吃早饭。”韩母招呼贺雪生过去坐,贺雪生起身过去,刚坐下,韩美昕就出来了,吃完早饭,韩美昕下午还有官司要上庭,拿着资料和贺雪生一起出门。

    车里,韩美昕开车,贺雪生坐在副驾驶座上,她还穿着昨天的衣服,“美昕,你在前面放下我,我打个车回去就好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看了一眼身后远远跟着的黑色奥迪,她问道:“他们一直跟着你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一跟就跟了两年了。”贺雪生回头看了一眼,以前还觉得他们跟着碍事,现在都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“话说你那个哥哥真的把你当成宝贝一样供着啊,说他对你有意思呢,你和沈存希复合了,也没见他急着跳出来抢人,可他对你没意思,怎么这么紧张你?”韩美昕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缘分吧,我们有兄妹缘分。”贺雪生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亲兄妹也不过如此,他对你可比对亲妹妹还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贺雪生感叹了一句,说话间,韩美昕已经打了转向灯,前面路口转弯,是去贺宅的方向。“你下午不是有官司吗?不用送我回去,我打车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我得亲眼看到你进家门我才放心。”韩美昕我行我素,没有放她下车,经过了七年前的事,她也是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贺雪生没再坚持,看她像个没事人一样,昨晚的歇斯底里与失态都统统消失,她犹豫了一下,问道:“美昕,官司输了,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提起这个话题,韩美昕就格外心塞,“还能怎么办?走一步算一步,反正现在我和他已经是老死不相往来了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没想到韩美昕如此仇视薄慕年,看来他真的已经触碰到了她的底线了,她咬了咬唇,犹豫道:“如果你坚持离婚,要是有个有权有势的哥哥,是不是更容易离?”

    “薄慕年现在压着我,不就是因为他有权有势么,我要有个有权有势的哥哥,就是我在上,他在下,我压不死他。”韩美昕咬牙切齿道。

    “那如果真的有这样一个哥哥存在,你愿不愿意认他?”贺雪生试探的问道。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整个身体往前冲,脸差点贴上玻璃窗,然后又被安全带扯了回去,摔回座椅里,她吓得出了一身冷汗,心有余悸道:“你干嘛呀,吓死我了!”

    韩美昕心虚的指了指前面的交通指示灯,“红灯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贺雪生满头黑线。

    韩美昕想了想她刚才说的话,觉得不对劲,她转过头来看着她,“不是,依诺,我怎么觉得你刚才说的话很不对劲呢?”

    “哪里不对劲了?不是很正常吗?”贺雪生心里一惊,怕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,让她起疑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要是有个有权有势的哥哥?就算我现在离不了婚,我也不会做这样的白日梦,我家虽然穷了点,但是我爸妈对我超级好,自己舍不得吃穿,也要给我买最好的,怕亏了我。我从来没有因为自己出生在这样的家庭而自卑过,因为他们是这世界上最可爱的父母。”韩美昕自豪道。

    贺雪生莞尔,“我就是个比喻,出生在富贵人家有富贵人家的悲哀,我反倒羡慕你有这样疼爱你的父母。”

    “依诺,我爸妈真的是这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。”韩美昕重复了一句,“虽然从小就有人说我是捡来的,说我长得一点也不像我爸妈,但是我从未想过,他们不是我爸妈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望着她的神情,她轻声道:“他们是这世上最令人敬佩的父母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微微一笑,前面红灯转绿,她发动车子向贺宅驶去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车子停在贺宅外面,韩美昕看着气势恢宏的贺家大宅,她惊叹道:“为什么这些有钱人都喜欢修这么大栋房子,薄家和沈家已经够气派了,没想到这贺宅还要气派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解开安全带,她说:“真的不进去坐坐?”

    “改天吧。”韩美昕婉拒,看着宅子里那巨大的喷泉池,她低喃道:“好奇怪,我怎么感觉我来过这里?那年你和沈存希大婚时,我去沈宅也有这种熟悉感。你说我上辈子是不是这两家的女主人?”

    贺雪生目光深凝,她心里几乎已经确定,美昕是小六了,可是她要怎么告诉她,她对沈宅与贺宅有记忆,是因为她是沈家的六小姐?

    “你快进去吧,外面怪冷的。”韩美昕朝她挥了挥手,然后发动车子驶离。

    贺雪生站在马路边上,目送她的车子消失在马路尽头,她转身慢慢走进贺宅。走了几步,她突然想起什么,她小跑着进了大门,回到别墅里,她拿了车钥匙出门,开车去了金域蓝湾。

    贺雪生气喘吁吁地站在金域蓝湾的公寓外面,她按响门铃,不一会儿门打开了,韩母看见去而复返的她,连忙问道:“依诺,是有东西落下了吗?”

    “韩妈妈,我有件事想要问你们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客厅里,韩父韩母坐在沙发上,贺雪生坐在他们对面,她的神情有些凝重,她看着正在削水果的韩母,迟疑半晌,她道:“韩爸爸韩妈妈,昨晚我起来去厕所,听到你们的对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哐当”一声,韩母手里的水果刀掉落在地上,她神情仓皇地望着贺雪生,随即又看向韩父,焦急道:“老头子,这可怎么是好啊?”

    韩父没料到贺雪生去而复返,竟是问这件事,他伸手按住韩母的手,示意她稍安勿躁,韩母急得直掉眼泪,祸从口出啊,他们就不该说这话。

    韩父站起身来,走到贺雪生面前,忽然“扑通”一声跪在贺雪生面前。贺雪生吓得一下子弹跳起来,连忙弯腰去扶老人,“韩爸爸,您快起来,使不得,您快起来啊。”

    韩父直挺挺跪着,任贺雪生怎么拉,都拉不起来,她急得额头上直冒冷汗,是她太唐突了,对于这老俩口来说,美昕是他们的命啊。

    她拉不起来,只好屈膝跪在韩父面前,“韩爸爸,您这样要折杀我了,您起来吧。”土页役血。

    韩父老泪纵横,他一把鼻涕一把泪道:“宋小姐,我求你,不要把你听到的话告诉美昕,美昕是我们的心头肉啊,失去她,我们活着也没什么意义了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没想到老人不惜下跪求她,她扶着韩父的手,道:“韩爸爸,您和韩妈妈是我敬重的人,如果我要告诉美昕,早上她送我回去的时候,我就会告诉她了。您先起来,咱们起来说话好吗?”

    韩父将信将疑地看着她,“你真的不会告诉美昕?”

    “我心里有些疑问想要问你们,至于美昕的身世,我暂时没办法向你们保证,绝不会告诉她。”贺雪生道,“但是我可以向你们保证,如果你们不同意,我是绝不会告诉她的。”

    老两口相视一眼,贺雪生瞧老人脸上有松动之色,连忙扶他站起来,“韩爸爸,韩妈妈,或许你们知道,我是个孤儿,从小被亲生父母抛弃在孤儿院,但是我没有美昕幸运,没有遇到像你们这样慈祥的父母,其实我挺羡慕美昕的,这也是我犹豫了一晚,没有告诉她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韩父看着她,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感动,他感激道:“宋小姐,谢谢你能体谅我们一片为人父母的心。”

    “韩爸爸,韩妈妈,你们请坐。”贺雪生扶着他们在沙发上坐下,她说:“我想知道你们当初是在哪里领养美昕的?”

    “说来也是缘分,我跟她妈结婚十几年,都没有孩子,后来就想着去领养一个。那年我们一起去她姑母家,她姑母领着我们去了福利院,我们原本想要领养个男孩,可在那么多孩子里,就数美昕最乖巧听话,我们领养了她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如今我都还记得领养她的情形。”韩父长叹道。

    “这一转眼,就快30年了,美昕也没让我们操什么心,是个懂事体贴的孩子。”韩母道。

    贺雪生看着两位老人,心里想着,难怪美昕性格乐观开朗,在这样充满爱充满感激的家庭里长大,她的人生没有任何阴影,他们不是亲生父母,却胜似亲生父母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哪个福利院领养她的?”

    “康意乐福利院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领养她的时候,她多大?”

    “3岁多吧,是个很伶俐的孩子。”韩母道。

    贺雪生记得,小六失踪时也是三岁多,这样说来,美昕的年龄也与小六差不多,“你们有她小时候的照片吗?”

    提起照片,韩父韩母相视一眼,眼中都有警惕,贺雪生看出来了,她连忙道:“我没有别的意思,我小时候也在康意乐福利院,美昕的年龄与我差不多,兴许我们以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韩父韩母都松了口气,韩父道:“我们家穷,美昕小时候没怎么照相,家里的照片也不多。不过当时领养她时,院长给了我们一张她小时候的照片,照片里有个老太太,抱着她和另一个小姑娘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一下子激动起来,她的眼眶微微发烫,“真的是她,我也有这么一张照片,原来我们小时候就已经认识了。”

    韩父韩母面面相觑,贺雪生连忙问道:“那照片呢?照片还在吗?”

    “说来也奇怪,我们一直把照片收着,没敢让美昕瞧见,后来照片却不见了,我们把家里里里外外翻了个底朝天,所有照片都在,就那一张不见了。”韩母说。

    贺雪生眉心微蹙,好端端的照片怎么会不见了?“那照片是什么时候不见的?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没有注意,当年你们来乡下作客时,我还拿了照片给那个叫连……连什么来的看过。”韩父回忆道。

    “连默?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是叫连默来着,就是不见了一张照片,我们也没多想。对了,小周周三岁的照片,像极了美昕小时候,都是一样惹人爱的小丫头。”说起自己的小外孙女,韩父高兴得合不拢嘴,随即又想到什么,神情黯然。

    贺雪生终于明白了,原本连默早就知道美昕是沈存希的妹妹,所以连氏兄妹才会接连得手。连默啊连默,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?

    “我能看看小周周的照片吗?”贺雪生问道。

    韩父连忙让韩母去拿相册,韩母去了主卧室,不一会儿抱着厚厚的水晶封面相册出来。封面上的照片就是穿着亲子装的韩美昕与小周周。

    两人都扎着丸子头,可爱的嘟着嘴,眼睛笑成了月牙形,漂亮得不要不要的。

    她翻开相册,一张张的欣赏,小周周的五官有七分像美昕,还有三分像薄慕年,一大一小摆着酷酷的POSE,极为惹眼。

    她看着小周周,想象着美昕小时候的模样,确实很像。

    如果六年前,沈存希没有离开桐城去法国,他见到小周周,也许早就找到妹妹了。这一切,真是命运弄人啊!

    贺雪生翻完了相册,看着嘟着嘴的小周周,她第一次见到小周周,就觉得格外亲切与心疼,原来在她潜意识里,就已经认出了她来。

    “和美昕分开的时候,我们都还太小,如今我们都长大成人了。”贺雪生感叹道,只是她们两个的命运南辕北辙,都太多舛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没想到你们小时候还同在一个孤儿院,这也是剪不断的缘分。”韩母道。

    贺雪生抬头望着两位老人,他们头发斑白,脸上布满了皱纹,她本不该说这样的话,最终还是道:“韩爸爸,韩妈妈,不瞒你们,其实美昕的家人,一直在找她。”

    韩父与韩母突然紧张起来,两人对视一眼,韩母焦急道:“依诺,你知道美昕的亲生父母在哪里?他们派你来跟我们谈判的吗?”

    “韩妈妈,您别着急,先听我说,其实你们也见过美昕的家人,他叫沈存希,七年前,你们有过一面之缘。”贺雪生安抚道,怕把两位老人吓出个好歹来。

    “沈存希?”韩父努力在脑子里回忆这个人,终于有点印象,那个男人一看就是人中龙凤,谈吐不俗。这么说,美昕是名门千金了?

    思及此,韩父满面忧色,如果美昕的亲生父母是有权有势的人家,他们还有什么理由瞒着不让她知道?

    “对,他是美昕的四哥,他一直在找美昕,这么多年从未停止过。为了找美昕,他经历了很多折磨,不瞒您们,我也差点变成他的妹妹。虽然后来澄清了事实,我们之间也受到极大的伤害。有人利用他找妹妹心切,竟还冒充他妹妹,这一冒充就是七年。如今他知道那个妹妹是假冒的,对找妹妹已经心灰意冷。可是我知道,他心里其实一直很想找到妹妹,弥补这些年亏欠她的亲情。”贺雪生一番话说得感性。

    韩母听了,十分伤感,“他真是个有情有义的孩子,究竟什么人这么坏,竟敢冒充他的妹妹?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不提她也罢,韩爸爸韩妈妈,你们对美昕的养育之恩永远无法磨灭,在美昕心里,你们也永远是她的亲人。我希望你们看在沈存希一心找妹妹的份上,能把实情告诉美昕,让他们兄妹重逢。”贺雪生诚恳道,这也是她去而复返想要说的话。

    她不会主动告诉美昕她的身世,也不会告诉沈存希,她把决定权交到这两个纯朴的老人手上,她想,他们一定会做出一个最正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韩母紧紧握住韩父的手,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“依诺,我们不想失去美昕。”

    “韩妈妈,我理解您的心情,但是美昕是个孝顺的姑娘,哪怕她认回亲生父母,她也绝不会不认你们。你们要相信,你们养育出来的孩子是最明事理的。”贺雪生站起来,“这件事在你们做出决定前,我不会和美昕说半个字。韩爸爸,韩妈妈,我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送走了贺雪生,韩母看着韩父,怨嗔道:“都怪你,好好的为什么要说起美昕是领养的事?”

    韩父一拍脑袋,哀声叹气的坐下,拿起烟斗,往里塞了一卷纸烟,扑哧扑哧的抽了起来。韩母瞧着他不搭理自己,坐在那里生闷气,又想到贺雪生刚才说的那番话,心里一阵气苦,眼泪吧嗒吧嗒的落下来。

    如今他们知道美昕的家人在找她,还能自私的瞒着她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贺雪生离开金域蓝湾,她将车停在路边,她看着车辆川流不息的马路,心里五味杂陈。她拿出手机,按出一串数字,犹豫半晌,她又把手机扔回中仪表台上。

    手机铃声大作,她愣了一下,拿起手机,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,她接通,那端传来男人温柔的声音,“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正想给你打电话,又怕打扰你工作。”贺雪生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算不算心有灵犀?”沈存希调侃道。

    贺雪生耳根子发烫,她换了一只手拿手机,“你现在不忙吗?”

    “嗯,现在不忙,中午有时间吗?我们一起吃饭。”沈存希站在落地窗前,冬日雾霾很大,眼前一片白茫茫的,已经快到十点半了,笼罩在城市上空的雾霾都还没有消失。

    贺雪生一早上没有去公司,金域蓝湾距离沈氏还有一段路程,她点了点头,“好,我过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我在公司等你。”沈存希挂了电话,薄唇勾起一抹浅笑,可思及昨晚贺峰说的那番话,他的唇角慢慢僵硬下来。

    贺雪生到沈氏时,刚好十一点半,她没有上去,在停车场等沈存希。大概十分钟后,沈存希从楼上下来,看见她倚在车门边,不知道想什么想得入神,连他下来都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他放轻脚步慢慢靠近她,伸手蒙住她的眼睛,故意变了声调,“猜猜我是谁?”

    他一靠近,贺雪生就闻到了那股熟悉的男性气息,她挽唇轻笑,很配合道:“我猜不到,你是谁呀?”

    “你再猜猜,是你在这世上最爱的人,也是这世上最爱你的人。”沈存希说情话时,一点都不觉得肉麻。

    贺雪生佯装深思,“还是猜不到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不乐意了,“再给你一次机会,要是再猜不到,可就要惩罚你了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强忍着笑意,拉下他的手,娇嗔的瞪他,“都多大的人了,还玩这么幼稚的把戏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顺势搂住她的腰,一晚没见到她,他发现自己更想她了,他微俯下头去,含住她的红唇,将她抵在车门上,缠绵绯恻的吻了起来。

    贺雪生被迫仰着头接受他的吻,一开始还很温柔,到后面却越来越激烈,恨不得将她吞进肚子里,十分凶猛。

    一吻结束后,她气都喘不匀了,微张着红肿的唇大口大口呼吸新鲜空气。

    沈存希的手指轻轻触碰着她嫣红的脸颊,深眸望进她波光潋滟的眼里,他哑声道:“有没有想我?”

    贺雪生羞涩的移开视线,不管和他接吻多少次,她依然还是像最初那样感到害羞,她微垂下眼睫,没有正面回答他这个问题,“不饿么?我们去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“饿,可是我不想吃饭,我更想吃你。”昨天在医院里,他们刚进行了一半,就被云嬗打断,他这一晚上都惦记着,什么时候能完完整整的吃她一次。

    贺雪生羞愤交加,她跺了跺脚,“你讨厌啦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特别喜欢她这个模样,说不出的动人,他心中一荡,喉结性感的耸动了一下,然后俯身再度吻住她,暂时吃不了她,吻一吻解解馋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贺雪生的唇被他堵住,她没有挣扎,反而微微张开嘴,迎接他的造访。沈存希一时更激动了,拥住她的力道大得恨不能将她揉进骨血里。

    车子驶出沈氏大厦已经快12点了,贺雪生坐在副驾驶座,她的唇红艳艳的,偏头望着车窗外急速倒退的街景。

    沈存希握住她的手,搁在自己的腿上,轻轻捏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,无意识的把玩着,“中午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看着安排吧,我没有特别想吃的。”贺雪生心里搁着事,面对沈存希时,心情就越发沉重了。她已经知道美昕就是小六,可她答应了韩爸韩妈,暂时不告诉沈存希。

    沈存希有多想找到他的妹妹,她深有体会,可是她却什么都不能说。

    沈存希偏头看了她一眼,见她心事重重的,他道:“韩美昕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心情不太好,薄慕年用那种方式逼得她离不了婚,心里只差没有恨死他了。”贺雪生转过头来望着他,“这下子,薄慕年要想挽回美昕,只怕难上加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依诺,我不是替老大说话,韩美昕这性子刚烈,他们要真离了婚,只怕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机会在一起,我挺支持他的,有时候就是要下狠手,绝了她离婚的心思。”沈存希道。

    贺雪生蹙紧眉头,不太造成他的话,她说:“夫妻讲的是缘分,感情还在就还能在一起,若是感情散了,薄慕年这样做,只会让美昕对他恨之入骨,何必呢?”

    “这要他们夫妻俩才知道,相爱相杀嘛。”沈存希玩味道,老大的性格在他们几个人里不算是脾气好的,偏偏遇到韩美昕这么刚烈的丫头,这些年也没少受折磨。

    当然,他不是包庇他,他这种性格,落得今天这个地步,也是活该!让他高冷,让他傲娇,让他不屑解释。

    也只有他,才能将相爱相杀这种变态戏码演绎得如此精彩绝伦。

    “沈存希,我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?”贺雪生一脸认真的望着他,如果沈存希知道美昕是他的妹妹,他还会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薄慕年欺压美昕?

    “如果是他们夫妻俩的事,依诺,古语有云:宁拆十座庙,不毁一桩姻。他们离不了,就说明前缘未尽。”沈存希抢先一步回绝了她。

    贺雪生咬了咬唇,她话还没说出口,沈存希就已经把话说明,她不由得郁闷,“我都还没说完,你就急着拒绝,一点诚意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依诺,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孩子。”沈存希语重心长道。

    贺雪生所有未出口的话,都咽了回去。离婚受伤害最大的还是小周周,她确实应该劝和不劝离,可是想到美昕,她长长的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如果美昕是沈家小六,这一切会不会有所改变呢?

    沈存希瞧她不说话,他也没有多说,车子停在港式茶餐厅外面,这会儿正是用餐高峰期,服务生领着他们进了包厢,沈存希点了几个贺雪生爱吃的菜,就让服务生走了。

    贺雪生坐在沈存希对面,她看着对面的男人,“沈存希,你现在还想不想找到小六?”

    “如果能找到,当然是找到她好啊,不过一切随缘吧。”沈存希说完,看见她皱眉沉思,他伸手握住她搁在桌面上的手,“你怎么啦?一直看你心事重重的样子,遇到什么烦恼了,告诉我,我开解开解你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摇了摇头,“没什么,只是突然觉得命运弄人,我和小六竟然从小就认识。那时候DNA鉴定连清雨是你的妹妹后,我与她竟没有故人相见的熟悉感,我还以为是这么多年过去了,彼此都生疏了,现在看来,是一开始就搞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忽然想起这件事了?”沈存希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可能是老了,最近总是想起以前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年纪轻轻的就说自己老了,你这是变相的说我更老了吗?”

    贺雪生抿嘴轻笑,他今年38了,保养得再好,笑起来眼角也多了鱼尾纹,有时候岁月真是不饶人啊!她反握住他的手,“嗯,在你面前,我还算年轻的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佯怒,作势要去挠她的痒,包厢门被人敲响,服务生进来上菜,他只得作罢。

    吃完午饭,沈存希送贺雪生回佰汇广场,她的车则停在了沈氏的地下停车场,车子驶进佰汇广场地下停车场,停在电梯间外面,贺雪生解开安全带,回头望着沈存希,沈存希亦解了安全带,在她回头时,突然扑过去,大手掌住她的后脑勺,薄唇封住她的,两人唇齿相依,他辗转深入。

    许久,沈存希放开她,饱满的额头抵着她的,两人呼吸相缠,他笑吟吟地望着她,“真喜欢现在这样的你,柔顺,可人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瞪他一眼,嗔道:“这么说你不喜欢之前的我?”

    沈存希理智的结束这个话题,“去上班吧,我下班过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看出他的敷衍,她噘起小嘴,“书上说,男人一旦转移话题,就意味着心虚,你不敢回答我的话,是不是真不喜欢之前的我?”

    “之前的你也可爱,但是现在更可爱。”沈存希柔声道。

    贺雪生脸颊微红,30几的女人还被人说可爱,她不知道是该开心,还是该觉得恶心。她不和他计较了,推开车门下车,绕过驾驶室,她忽然停下脚步,伸手敲了敲玻璃窗。

    沈存希降下玻璃窗,问她: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贺雪生微弯下腰,双手撑在车窗上,她望着沈存希,男人五官深邃,浑身散发出成熟与稳重的气势,她说:“我们好像没有约过会?”

    “嗯,重逢后确实没有,想和我约会吗?”沈存希眸中熠熠生辉,一瞬不瞬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“要不找一天,我们去看场电影?”

    “看五十度灰?”沈存希促狭地盯着她,瞧她脸颊骤然红透,他知道她一定还记得。

    贺雪生确实还记得这部电影,不仅是因为这电影的信息量很大,还有他身体力行,让她记住了。她脸红耳赤,恼羞成怒道:“跟你说正经的,竟知道调戏我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怕她真恼了,连忙握住她的手,他灼热的掌心紧贴在她手背上,他轻笑道:“好,你想看什么电影,你告诉我,我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这才满意,她抽出自己的手,朝他挥了挥,转身向电梯间走去。

    沈存希目送她进了电梯间,这才发动车子驶出地下停车场,车子刚驶上路,他的手机响起来,他扫了一眼来电显示,拿起蓝牙耳机接通,只听那边传来一道男音,“沈总,不出你所料,我们刚过了安检,人就被人劫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先跟着他们,不要打草惊蛇!”沈存希淡淡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你曾是我唯一(百度最新章节)  你曾是我唯一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Copyright © 2014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-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|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-给我写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