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

全部章节 第276章 你就是我这一生的劫数

    贺雪生换完衣服下楼,看见沈存希站在扶手旁,沈晏白坐在鞋柜旁的矮凳上,正在穿鞋子,不知道是太急躁,还是鞋不好穿,一直穿不上,他就在那里发脾气,一脚将鞋子踢得老远,“对你那么好,你还跟我作对,我不要你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贺雪生走过去,刚弯下腰,手还没碰到鞋子,就被沈存希拉走了,他冷着脸瞪向沈晏白,“自己过来捡。”

    沈晏白仰起头来,一张小脸上满是泪痕,眼眶红红地回瞪着沈存希,一脸的不甘示弱的表情。

    沈存希气得眉头打了结,他指着地上的鞋子,冷斥道:“我数三声。自己过来捡,三!”

    沈晏白到底还是惧怕沈存希,见他来真格的,他刚数了一个数字。他就冲过来,捡起鞋子往脚上套。贺雪生看着他可怜的模样,心疼极了,她弯下腰,把鞋带松开,“小白,穿鞋要有耐性,否则硬穿进去,脚也会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她给他穿上鞋子。然后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,小家伙谢都没说一句,从地上跃起来,就往别墅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沈存希还要再训斥他,被贺雪生拉住,“他还是孩子,你不要对他太过严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没原则的宠着他,迟早有一天会把他宠得无法无天!”沈存希忍不住道,男孩子养得糙一点没事。以后才经历得起大起大落。

    “不是还有你吗?”贺雪生揶揄道。

    沈存希无奈地握住她的手,是不舍得身边任何一个人给她脸色看,可这丫头还真就觉得无所谓。把这小家伙宠上了天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去海洋馆。”贺雪生知道他对沈晏白态度这么差,都是因为她,可是她不想这样,她是大人,可以承受很多东西,但是沈晏白还是个孩子,要他接受她突然要变成他妈妈的事,还需要时间。这个时候应该给他更多关爱与体贴才是,越是凶他,他越会没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沈存希的脸色缓和了一下。他们一起走出别墅。

    来到劳斯莱斯旁,沈存希拉开副驾驶座,示意她上车。贺雪生看见独自坐在后座的沈晏白,她摇了摇头,关上副驾驶座车门,径直拉后座车门,道:“我坐后面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看了沈晏白一眼,到底什么都没说,径直坐进驾驶座,发动车子驶出依苑。

    后座上,沈晏白看着窗外迅速倒退的街景,不愿意搭理贺雪生。贺雪生也不刻意讨好他,免得让孩子以为她别有所图。

    她看着窗外,景物在窗前一闪而逝,她看到一道眼熟的身影,目光追逐过去,果然看见马路边上,兰姨手挽着菜篮,与一个身穿粉色羽绒服的女人站在路边。

    兰姨要走,那个女人一直拉着她的手,还给她下跪,她们的身影越来越远,直到变成一个小黑点,再也看不见,她才收回目光,心底有些纳闷,那是兰姨的亲人吗?为什么在路边拉拉扯扯的呢?

    大概是察觉到她的心不在焉,沈存希透过后视镜看了她一眼,问道:“你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贺雪生回过神来,她摇了摇头,“没看什么,可能是看错了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也不再问,车厢里顿时恢复平静。没过一会儿,旁边响起打鼾声,贺雪生转过头去,发现沈晏白靠在车窗边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小家伙眼睫还挂着泪珠,看起来十分可怜。她伸手过去,慢慢将他拉过来,靠在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小家伙掀了条眼缝,看见是她,便放松下来。大概是刚才那一场大哭,哭得太累了,这会儿才会疲惫的想睡。

    沈存希看了一眼后视镜,看见后座上的女人与孩子,他心里格外满足,整个脸部线条都变得柔和下来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车子停在海洋馆的停车场,因为周末,这里人很多,几乎都是一家三口。

    贺雪生摇醒了还在睡觉的沈晏白,“小白,海洋馆到了,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沈晏白揉着惺松的睡眼坐起来,脑子里还有些迷糊,掀开一条眼缝看向窗外,看见外面人来人往,他说:“花生,我从来没有来过海洋馆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一怔,下意识抬头看向前排的男人,他竟从来没有带孩子来过这里吗?“那我们现在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沈晏白很快清醒了,不过清醒过来的他,也很快想起了早上爸爸抢了他的女人的事,他脸黑下来,又是先前那副爱理不理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推开门,径直跳下车,站在路边等他们。

    贺雪生跟着下车,沈存希去排队买票,他们站在外面等。她走到沈晏白身边,还没有说话,就听小家伙嘀咕道:“别以为跟我套近乎我就原谅你,哼!”

    贺雪生觉得好笑,她说:“那你要怎样才肯原谅我?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原谅你,你抢我爸爸,你要当我的后妈,你肯定会给我喂毒苹果。”沈晏白将手放在羽绒服口袋里,他今天穿着一件灰色的带帽羽绒服,下面一条小脚含绒休闲裤,看起来很帅气,说那话的时候,又很拽。

    贺雪生摇了摇头,“后妈只给白雪公主喂毒苹果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沈晏白说不过她,重重的哼了一声,以示自己很生气,快点来哄我。

    贺雪生莞尔轻笑,她伸手揉了揉他的板寸头,看到他不好意思的红了耳根,她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那边沈存希已经买了票过来,一家三口的联票,他下意识将票递给贺雪生保管。贺雪生今天没背包,只背了一个白色的相机。

    她接过票,拉着沈晏白往检票口走去。沈晏白还生她的气,不肯让她牵,像泥鳅一样溜走了。下一秒,就被沈存希揪住了衣领,低声斥道:“老实点,待会走丢了,我不会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闻言,沈晏白顿时气得直跺脚,“你们就希望我走丢了,我走丢了,你们才好生个新宝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贺雪生连忙拉着他,“小白,别听你爸乱讲,跟着我,我们去看海豚。”

    “谁要看海豚啊,又丑又难看。”沈晏白大声吼道,明明心里渴望得要命,却一脸嫌弃的模样。

    贺雪生只把他当成叛逆期的孩子,好声哄他,沈存希耐心耗尽,脸色铁青地盯着沈晏白,说:“我再给你一次机会,你要继续闹,还是进去玩?”

    沈晏白站在那里,拿脚尖踢着地面,最终还是妥协了。

    检了票进去,沈晏白的注意力立即被海洋馆里面的动物给吸引了,一开始他还不好意思,后来去取了一份地图回来,先去看北极熊。

    他在前面走,沈存希和贺雪生就在后面跟着,出门的时候,贺雪生换了一双雪地靴,怕走路太多脚累,现在看沈晏白像无头苍蝇似的乱跑,喜欢什么就先去看什么,她才发现自己这一决定简直太明智了。

    看完北极熊馆,就去极地企鹅馆,现在的天气本就冷,极地企鹅馆里的温度更低。沈晏白站在一面大玻璃前,看着里面的大企鹅,他仰起头问贺雪生,“只有它一个,它不会孤单吗?”

    贺雪生心口一震,她伸手扶着他的肩膀,柔声道:“它不会孤单,因为管理员很快会再给它找个伴的。”

    沈晏白垂下头去,小小年纪却像是有了心事一样,他看向站在他旁边的爸爸。他希望爸爸是他一个人的,可是那样的话爸爸会孤单,现在花生和爸爸在一起,爸爸就会很幸福,爸爸幸福了,他会不会对他更好,那他是不是也会幸福了?

    他们在极地企鹅馆里逛了一圈,贺雪生给他拍了很多照片,虽然他非常不配合,好在相机比较智能,拍出的照片也不错。

    从极地企鹅馆里出来,他们又去了海象馆,下午太阳出来了,人越来越多,到了海豚表演时,表演厅里已经人山人海。

    他们过去时晚了,没有位置了,门口又站着很多人,沈晏白跳着去看,只看到一池水花。可他却毫不气馁,一直跳一直跳。

    突然,他身体一轻,被人从后面举起来,下一秒,他坐在了男人宽厚的肩膀上。他低下头去,就看到男人厚实的大掌,以及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。

    虽然他还是没有表情,但是沈晏白已经觉得很满足了。爸爸从来没有带他来过海洋馆,也没有带他去过动物园,更别提将他举在肩上骑大马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觉得,就算把花生让给爸爸也值得了。

    贺雪生站在旁边,眼疾手快的将这一幕拍摄下来。

    那端海豚表演已经进行了一半,要请台下的观众上去与海豚互动,沈晏白坐在沈存希半边肩膀上,他兴奋的举着手,被主持人抽到,请他们父子上台。

    沈存希本来不愿意去,看到沈晏白兴奋得红透了的小脸,最终还是点了点头,与沈晏白从通道上了表演台。

    贺雪生站在观众席上,看着表演台上的父子俩,她眉梢眼角都泛起一抹笑。灯光下,那一大一小两张轮廓极为相似,她拍照片的动作顿住,笑意凝结在唇边。

    沈晏白真的是沈存希收养的吗?

    她拿开相机,定定地看着台上跟着驯养师笨拙的做着动作的父子俩,眼底有着深深的阴影。愣神间,那边互动时间已经过了大半,主持人道:“现在让我们的海豚亲亲我们观众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回过神来,重新对焦,在驯养师做出一个动作时,海豚跳起来,亲了一下他们,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。

    从海豚馆出来,沈晏白兴奋得不得了,和贺雪生分享着刚才神奇的经历。贺雪生心事重重地看着他,目光在他们父子俩身上游移,越看越觉得他们像。

    沈存希察觉到她有心事,这会儿已经不管沈晏白了,伸手揽在她肩上,问道:“怎么了,我被一头母海豚吻了吃醋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贺雪生无语地望着他,说:“我才没有这么小气,再说了,你怎么就觉得那是一头母海豚,难道不能是公的?”

    “口味这么重?你没看见驯养师是个女人?”沈存希揶揄道。

    贺雪生默。

    沈晏白一路兴奋得不得了,看完海狮与海豹,已经快五点了,走出海洋馆时,沈晏白左手牵着贺雪生,右手牵着沈存希,兴高采烈的讲着刚才的所见所闻,“海象最丑,还是企鹅最帅。”

    他们走进停车场,取了车,朝别墅开去。沈晏白玩得主兴奋,一路睡回去的。到依苑时,外面天灰蒙蒙的,夜幕快要降临。

    见沈晏白睡得正熟,沈存希没有叫醒他,拿大衣裹住他,将他抱起来,快步穿过花园,进了别墅。

    贺雪生锁了车门,跟在他们身后进了别墅,刚进去,沈晏白就醒了。他睁开眼睛,看见沈存希分外柔和的俊脸,他喊了一声,“爸爸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看了他一眼,然后将他放在地上,温声道:“既然醒了,就吃了晚饭再睡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沈晏白挠了挠头,他在玄关处换了鞋子,然后走进客厅,鼓捣着画纸与画笔。沈存希陪了他们一下午,还有公事没处理完,就回楼上书房去了。

    贺雪生换好鞋子,进了客厅。沈晏白在画纸上涂鸦,贺雪生看了半天,才看出了原形,一片白茫茫的雪地上,有三只企鹅,两只穿着礼服背带裤,一只穿着裙子,她顿时明白过来,他画的是一家三口。

    沈晏白学过一段时间的画画,有些画画功底,这张涂鸦虽是随兴之作,意境不错。画好后,他随手一扔,贺雪生捡起来,笑道:“小白画得真好!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。”沈晏白一脸得意,然后用施舍的语气道:“你喜欢就送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莞尔,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,心里想着,他们现在算不算已经重归于好了?

    她把画收起来,然后让沈晏白自己玩,她起身去了厨房。兰姨正在做晚饭,看见她进来,连忙道:“太太,你们今天玩得开心吗?我好久没看见小少爷这么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去了海洋馆,他看到那些动物,特别兴奋,刚才回来还即兴作画。”贺雪生笑盈盈道,看见水槽里放着蔬菜,她说:“兰姨,我帮你择菜吧。”

    “使不得,使不得,太太,你是主人,我是下人,你快出去坐着,晚饭很快就好。”兰姨连忙放下刀,将贺雪生推出去。

    贺雪生无奈的笑了笑,然后转身走向客厅。

    兰姨看着她的背影,她心事重重的。小少爷在沈家生活得很好,可是他的亲生母亲找来了,她能狠得下心不让他们母子相见吗?

    贺雪生在客厅坐了一会儿,她小时候喜欢画画,在绘画方面很有天赋,更学过素描。只是后来生活窘迫,她不得不选择能赚钱的行业。

    这会儿瞧着沈晏白画画,他也很有天赋,笔触虽然还不老道,但是能把看见的东西画个七八分相似。她拿起一张纸,随意的画了一张素描。

    沈晏白偷瞄过去,看到素描上画的是卡通版的他,他心里明明很开心,偏偏装得很不悦的样子,凶巴巴的问道:“干嘛画我?”

    贺雪生道:“你长得帅啊。”

    沈晏白小脸一红,给了她一个算你识货的眼神,然后又继续画画。贺雪生画了几个版本的沈晏白,兰姨做好饭,出来叫他们洗手准备吃饭了。

    贺雪生这才将画纸收起来,然后带着沈晏白去洗手。

    沈晏白虽然还不能接受贺雪生和沈存希一起了,倒是不再吵闹了,吃完晚饭,就安安静静回房去了。餐厅里只剩下沈存希与贺雪生两人,兰姨站在厨房门口,看见餐厅里的夫妻俩,她叹息一声,转身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吃完饭,贺雪生抬腕看表,见时间还早,她道:“我今晚回去住吧,有些资料在贺宅,我明天开会要用,得回去拿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秘书不是住在贺宅吗?让她拿过去就行了。”沈存希侧身望着她,他一秒钟都不想和她分开,只有看到她,他才会觉得心安。

    贺雪生摇了摇头,“电话里说不清楚,你让我回去吧,好吗?我们之间来日方长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依诺,我不想和你分开,一会儿我们早点睡,明天早上早点起,我送你回去拿,行不行?”沈存希双腿将她的腿夹在中间,大手握住她的腰,眸里有着深深的眷恋。

    贺雪生被他瞧得脸热,她说:“我们昨晚就在一起,今晚……”

    沈存希知道她误会了,他笑盈盈地望着她,“谁说我留你下来,就是和你做那事的?难道我们就不能盖被子纯聊天?”

    贺雪生看着他的目光明显带着怀疑,他哪里会盖被子纯聊天那么简单,哪次不是把她折腾得半死?更何况这几天他们冷战,他饿了这么久,不补回来才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“那不做那事,我就更没有留下来的必要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,意思就是我不对你做点什么,你还觉得遗憾了?那好吧,我改变主意了。”沈存希凤眸里满是促狭的笑意,凑到她耳边低语道:“待会儿回房就满足你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脸颊涨得通红,他明显误了她的意思,可是她却有口难言,她伸手作势打他,娇嗔道:“哎呀,我不理你了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顺势握住她的手,看她脸颊绯红,模样含羞,他心神一荡。看得见吃不着,对他来说,何尝不是一件痛苦的事?

    贺雪生眨了眨眼睛,看到他眼底越来越深的欲念,她耳根子发烫,挣开他的手,脚步匆匆地走出餐厅,去楼上了。

    沈存希坐了一会儿,就坐不住了,他起身站起来,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,贺雪生起得很早,六点半就醒了。昨晚他们睡得早,不到十点半就睡了。沈存希虽然口头调戏了她,但是到底怜她疲惫,昨晚没有做,只是单纯的抱着她睡觉。

    她洗漱完出来,看见沈存希靠坐在床头上,眼神清明,她愣了一下,他抬起手来,示意她过去。她缓步走过去,道:“现在时间还早,你再睡会儿,我跟王叔送小白去学校,送完他,再顺道送我回去就好,你不用特地起来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握住她的手,将她拉到身边,他大掌握住她的后脑勺,滚烫的薄唇碾压在她红唇上,辗转深入,直到两人都喘息不止,他才放开她的唇,嗓音又低又哑,“依诺,给我20分钟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贺雪生还没有反应过来,男人已经翻身压在她身上,等她反应过来他说的20分钟是什么意思时,整个人已经被那股热流所束缚,与他一起在海洋里载浮载沉。

    沈存希吃了个开胃菜,身心都舒畅了,他洗了澡,与贺雪生坐进车里,已经七点半了,外面大雾弥漫,前天的雪没有下大,昨天大太阳,今天早上就大雾。

    能见度很低,沈存希车速开得慢,送她回贺宅。

    他们到贺宅时,已经快八点半了,车子驶进去,刚好赶上贺家的早餐。

    自从贺峰退下来后,他晚上睡得早,早上也起得早。雾霭天气,不能出去园子里转转,就在家里照着电视上打太极拳。

    见沈存希送贺雪生回来,问他们用过早餐没有,沈存希说没有,贺峰就吩咐云姨再加两副碗筷。

    贺雪生上楼去拿资料,她的房间在走廊尽头,会经过贺东辰的房间,她刚走过贺东辰的房间,他的房间门打开来,贺雪生下意识停下脚步,回头正准备喊哥哥,就看见云嬗一脸谨慎地从房间里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四目相对,都是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云嬗的脸红了又白,她站门边,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贺雪生愣住,怎么也没想到云嬗会从哥哥房间里走出来,这到底是什么情况?云嬗迅速恢复镇定,她说:“我妈见大少爷一直没起床,怕他生病了,叫我上来喊他起床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望了一眼室内,室内窗帘拉上,光线昏暗,看不清里面的情形,她点了点头,刚要走,就听里面传来一道沙哑的男声,那声音怎么听怎么暧昧不清。

    “云嬗,你的内裤是不是没穿?”

    云嬗一下子从头红到脚,贺东辰铁定是故意给她难堪的,明知道她急着和他撇清关系,他还说这么让人误会的话,她尴尬得不敢看贺雪生,心虚道:“我先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看着那道逃也似的背影,心里除了震惊还是震惊,如果刚才她没有听错,哥哥是问云嬗是不是内裤没有穿?

    一男一女共处一室,这种情况会发生什么不言而喻,要是他们这对CP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?难怪哥哥一听说她要给云嬗找男朋友,就推三阻四的,而云嬗显然也不想交。

    可是,哥哥不是已经隐婚了吗?和云嬗这算什么?婚外恋?

    妈呀,要是让云姨知道了,还不打断云嬗的腿!

    贺雪生震惊得无以复加,这下要怎么办呢,进去找哥哥,万一撞见什么不该看见的,毕竟他们不是亲兄妹,就算是亲兄妹,也得回避。

    算了,还是改天再找个时间好好问问,现在先问问云嬗是什么态度吧。

    贺雪生整个人都是飘回了自己的房间,连找资料时都是心不在焉的,她得知了这么大的秘密,怎么可能做得到什么事都没有发生?

    她拿好资料下楼,餐厅里已经坐满了人,就只等她了。

    她最近很少回贺宅,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贺允儿,这才发现贺允儿变得漂亮了,头发染回了黑色,之前的卷发也变成了直发,看起来不过才二十出头。

    看到她下楼来,她连忙喊道:“姐,快过来,就等你了。”

    贺夫人神色不豫,夹了一个小笼包,不满道:“让一大家子人等你,你好大的架子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自动忽略了贺夫人的不满,贺夫人以前还算温婉,自从贺东辰带回了贺雪生,她就变得和泼妇没两样。以前贺峰还觉得自己的心在淑惠身上,对不起她,还会对她感到愧疚,后来贺老先生病逝后,贺夫变得越来越极端,他那份心思也就淡了。

    贺雪生在沈存希旁边坐下,看着对面的贺东辰,一脸的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贺东辰神色坦然的让她看,刚才他就是故意的,云嬗越是想和他撇清关系,他就越要她撇不开。还想着嫁富二代,他不够富么?她就非得看上别人?

    贺雪生咬着筷子,心里搁着事,她食欲不佳,再看哥哥一脸我做了就是做了的坦然表情,她心事更重了。作孽哦,这件事要让长辈知道了,不知道会不会把房顶掀翻?

    沈存希见她一直盯着贺东辰看,就算知道他们是亲兄妹,心里也不免吃味,他夹了一只煎饺放进她的盘子里,道:“趁热吃,待会儿凉了不好吃。”土布向号。

    贺雪生回过神来,她夹起煎饺放进嘴里,却食不知味,真是操碎了心啊。

    吃完早饭,沈存希送贺雪生去佰汇广场,贺雪生心事重重的坐在副驾驶座上,一直在想哥哥和云嬗是什么时候开始的,进展到哪一步了?

    她想得头疼,哥哥是有妇之夫,她要怎么和云嬗谈,才不会伤到她的自尊心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?”沈存希发现她回了一趟贺家,就一直心不在焉的,那短短时间里,能发生什么让她如此心事重重的大事?

    贺雪生转头望着他,她犹豫了一瞬,问道:“沈存希,如果你认识的一个人,和一个有妇之夫在一起了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那是别人的事,不是么?”沈存希的回答简单粗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贺雪生咬了咬牙,“如果那不是别人的事呢,是自己的朋友呢?”

    “你哪个朋友和有妇之夫在一起了?”

    男人的关注点从来不是问题的本身,贺雪生无语半晌,“算了,问你也是白问,我自己想办法好了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看了她一眼,道:“依诺,有些事情就是周瑜打黄盖,一个愿打,一个愿挨。你朋友既然选择跟一个有妇之夫在一起,那么必然有在一起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可如果这是不道德的呢?”

    “依诺,我们不是神明,无法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指责别人,每一段感情开始的都不容易,他们明知道这是不道德的,依然要在一起,那么旁人再劝,也没有用处。”

    “沈存希,我……”贺雪生低下头,她只是担心云嬗受到伤害,可又一想,哥哥应该也不是脚踏两条船,享齐人之福的人。

    虽然在上流社会,有钱人在外面养情人的事情已经不是新鲜事,可是她接受不了她身边的两个人会这样。

    哥哥和云嬗,她从来没想过会组合在一起的组合,居然组合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沈存希握住她的手,良言相劝,“依诺,每个人对人生都有自己的态度,不要过多的去干涉别人的生活态度,因为生活会告诉他们,什么是对什么是错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抿紧唇,她明明已经看见了,却要让她装作没有看见,她怎么可能做得到,她挠了挠头,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车子驶进佰汇广场的地下停车场,贺雪生还没有理出一个头绪来,沈存希倾身抱了抱她,在她唇上缠绵了两分钟,略有些吃味的咬了下她红肿的唇瓣,当作惩罚,“这一路你都在想别人的事,不要再想了,上去吧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点了点头,解开安全带下车,一路飘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早上云嬗为了躲她,早早来了公司,她到办公室时,秘书说她在卖场巡查,她走进办公室,新的一周,浓雾还没有散去,办公区的暖气升起来,玻璃上凝结了水珠,不停向下滚落。

    贺雪生靠坐在椅子上,拿起文件看起来,看了半天,她都没有看进去一个字。她将文件搁回办公桌上,摁了摁疼痛的太阳穴。

    十点,早会准时开始,会议上销售部提出双旦的行销策略,获得各部门人员一致通过,年底让利幅度很大,利润很低,这一年的最后几天,销量与去年同比降低了八个点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数据,贺雪生头疼万分,会议结束,她喊住欲溜的云嬗,两人回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浓雾散去,太阳出来了,整个办公区都笼罩在阳光下,水珠折射出璀璨的光芒,她们像是一个阳光的世界里。

    贺雪生指了指沙发,示意云嬗坐下,云嬗心里有些忐忑。从贺东辰说出那句暧昧不清的话开始,她就知道,雪生小姐一定会找她谈话。

    她确实没有撒谎,早上她正准备出门,被妈妈叫住,让她先上楼去叫贺东辰起床。她本来就恨不得躲贺东辰远远的,那就是一匹吃人不吐骨头的狼,她能少和他打交道,就尽量避免。

    可是她那不知情的娘亲,亲手把她送进了豺狼的窝里。

    她踌蹰半晌,见推脱不过,才磨磨蹭蹭的来到他的卧室外面。她这一生天不怕地不怕,唯独害怕贺东辰,打不过他,也无赖不过他,只能躲为上策。

    她鼓足勇气敲门,里面没有声音,她又敲了敲门,低声道:“大少爷,早饭做好了,我妈叫我上来喊你起床下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卧室里还是没有声音,她抬腕看表,已经八点多了,以贺东辰的作息时间,不可能这么晚了还不起床,难道真是病了?

    她犹豫了一下,然后伸手握住门把轻轻旋转,“咔嚓”一声轻响,门开了。她的心跳忽然剧烈跳动起来,就像打开了一扇奇异的大门,满满的紧张与好奇驱使着她,一步步走进去。

    门在她身后合上,她吓了一跳,她猛地转过身去,想要开门,却撞上一堵结实的肉墙,她条件反射地往后面倒去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一双铁臂牢牢地搂在她腰上,将她拉了回去,她再度撞进那副温热的胸膛上,她的心砰砰地狂跳起来。

    眼睛已经适应了屋里昏暗的光线,自然也看到了面前的男人,正带着促狭的笑意,“一大早就投怀送抱?这么饥渴?”

    云嬗满脸羞恼,她不是弱不禁风的女人,她很快就挣脱了男人的钳制,防备地瞪着他,“既然你已经醒了,就下去吃早饭吧,我要去上班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绕过男人要出去,男人大手一伸,挡住了她的去路,眸色沉沉道:“云嬗,他不适合你,分手吧。”

    云嬗抿了抿唇,“我知道什么人适合我,什么人不适合我,不劳大少爷费心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气得咬牙切齿,他好好和她说话,她就非得和他拧着来么?“不劳我费心?从小到大,你让我费心的时候还少吗?”

    云嬗气不打一处来,她咬着唇道:“我没想过让你费心,接下来也不需要你再费心,我先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也有贺东辰的骄傲,三番两次被这个女人拒绝,他也觉得伤自尊,他没有再拦她,看她拉开门,做贼一样的出去,他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然后门外就响起贺雪生的声音,以及云嬗欲盖弥彰的解释。她越想和他撇清关系,他就越不想让她称心如意,所以才会说出那句让人浮想连翩的话。

    此刻面对贺雪生的目光,云嬗要说自己完全不心虚,那是假的,毕竟她和贺东辰有过两次擦枪走火。气氛越来越紧绷,贺雪生不知道从哪里问起,便捡了一个最简单的问题,“云嬗,你上次问我,进去一半会不会怀孕,是和我哥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云嬗完全没想到贺雪生会问这么简单粗暴,又信息量极大的问题,她一时羞得头发尖都要竖起来了,尴尬地根本不敢看她。

    贺雪生从她这个反应中已经猜到,那个男人确实是哥哥,看来她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“是还是不是?”

    云嬗抿着唇,她从来没有此刻这样,想挖个地洞钻进去,再拿把土把自己埋了,她垂下目光,道:“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出去吧。”贺雪生点了点头,哥哥的事,轮不到她来管,她也不想管,更不想让云嬗难堪。

    云嬗一愣,她以为她会准备长篇大论说服自己,可是她却只是说知道了,“雪生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云嬗,我一直把你当成朋友,甚至是亲人,你知道吗?你和哥哥在一起,是我始料未及的,但是不管怎么样,我祝福你和哥哥。”贺雪生真诚地望着她,在她面前,她不想讲三观,也不想说她插入哥哥的婚姻是不对的。

    云嬗连忙道:“雪生小姐,我和大少爷不是你想象的那样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云嬗,我想安静一会儿,你出去吧。”贺雪生打断她的话,她不该和她解释,她只是担心她会受伤。哥哥那边,唉,让她怎么办是好呢?

    云嬗看着她的模样,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毕竟她和贺东辰之间的关系确实是乱,他们之间能做的不能做的,都做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她站起来,转身往门边走去,手握住金属门把时,她转过身去,望着贺雪生,像是下定决心了一般,她道:“雪生小姐,上次你和我说相亲的事,我愿意去相亲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猛地抬起头看着她,眼中有着难以置信,“云嬗,你不要勉强自己,让哥哥知道了,他会大发雷霆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自己的事,你就当是帮我解脱吧。”云嬗说完,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18岁到28岁,她在这件事上执着了太久了,明知道不可能,依然把心悄悄收藏起来,只为他而留。但是现在,他们之间的暧昧被撞破,她不能再继续下去了,一定要想个办法解脱。

    可是一想到要接受别的男人,把对他的情意全部藏在心里,她就心疼得喘不过气来。贺东辰,你知道吗,遇到你,你就是我这一生的劫数。

    贺雪生看着那道背影,心中没有松口气,反而更沉重了,云嬗刚刚说,让她帮她解脱。她为什么要这样说,她和哥哥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?

    可是如果她真的和哥哥在一起,以哥哥之前对她去相亲的态度来看,知道她去相亲,一定会大发雷霆的。可他们继续这样下去,他们之间的关系到底不正常。

    她烦躁地抓了抓头发,一时之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哥哥对她那么好,她要做出撬他墙角的事,他不气死才怪。她站起来,想了想,转身走到办公桌旁,拿起一张名片,比对着上面的电话号码拨了出去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你曾是我唯一(百度最新章节)  你曾是我唯一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Copyright © 2014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-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|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-给我写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