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全部章节 第283章 美昕是你的妹妹

    贺雪生见她小心翼翼的模样,她摇了摇头,莞尔道:“没关系的,夫人,我只是有点不习惯,我长这么大。 还从来没有人像夫人这样亲近过我。”

    徐卿闻言,心中难受极了,这孩子要不是安慰她,就是活得太苦了,她重新挽着她,道:“那陪我逛逛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贺雪生点了点头,说来也奇怪,她们这才第二次见面,徐卿这样挽着她的手,她心里却并不觉得反感,反而觉得很高兴。

    两人有说有笑的去逛商场,一进专柜,专柜里的店员就向贺雪生齐声问好。贺雪生点了点头,然后给徐卿介绍目前的流行趋势。

    在她的陪伴下,徐卿买了一件a字版的羽绒服,这款羽绒服不挑年纪。徐卿穿着,虽然没有大衣那样更有贵夫人的派头,但是她本身就气质出众,竟穿出了雍容华贵的气度。

    徐卿很满意这件羽绒服,暖和不说,样式也漂亮。她站在衣架前,看见这个款式有粉色的,她让店员拿来一件小号的粉色羽绒服,递给贺雪生。

    贺雪生吃惊地看着她,“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换上看看。”徐卿的目光温柔如水。定定地落在她身上,带着一些期待,让贺雪生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她说:“夫人,我很多衣服了,不用再买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试试看。”徐卿望着她,不理会她的拒绝。

    贺雪生无奈,只好脱下外套,接过粉色羽绒服穿上,贺雪生身材纤瘦,再加上个子高,穿着a字版的羽绒服,可爱中透着娇俏,与徐卿是两种不一样的气质。

    店员惊叹,“贺总穿这件羽绒服好漂亮,今年的a字版羽绒服都不会显得臃肿。贺总身材太好了,好羡慕啊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站在镜子前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她今年已经32岁了,穿这种粉色有点装嫩的嫌疑,她拉了拉羽绒服,问旁边的徐卿,“夫人,这种颜色我穿着会不会太嫩了?”

    粉色羽绒服将她的皮肤衬得白里透红、吹弹可破,徐卿望着她,眼底掠过可疑的亮光,她微垂下眸。柔声道:“很漂亮,你本来就年轻,不要妄自菲薄。”

    她转眸。望着镜子里的两人,她们穿着同款的羽绒服,只是一个是灰色,一个是粉色,看起来十分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店员站在旁边,看着镜子里的两人,夸道:“贺总与夫人穿上这款羽绒服,真像一对母女!”

    贺雪生心里一震,她抬头看着镜子里她和徐卿,店员不提,她还没发现,她和徐卿的五官轮廓确实有些相像,再加上穿着同样的羽绒服,那就更像了。

    徐卿心里高兴,眉眼都弯了起来,问店员,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店员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两件了,开单吧。”徐卿兴高采烈道。

    贺雪生回过神来,她望着喜上眉梢的徐卿,道:“夫人,我不能要,就开一件的单子。”她吩咐完店员,就要把衣服脱下来。

    徐卿连忙按住她的手,“贺小姐,你今天陪我逛了一下午了,就当是我送你的礼物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无功不受禄,再说您在这里买东西,也是在照顾我的生意,就不要再破费了。”贺雪生坚持要把衣服脱下来。

    徐卿见状也急了,她握住贺雪生的手,不让她脱,“贺小姐,就当是我的一片心意好不好,不要拒绝我。这衣服也不贵,收下吧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看着她急得脸色发白,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就心软了,她说:“那我付钱好不好?”瞧她要拒绝,她连忙道:“您要是拒绝,那就不买了。”

    徐卿无奈,只好点头答应了。这一辈子,她梦想的不就是这一刻吗?

    贺雪生签了单,本来要把衣服脱下来包好,徐卿说什么也不让,最后只得剪了掉牌,两人穿着走出专柜。

    身后,专柜的两名店员站在那里交头接耳,“贺总和这位夫人长得真像,要不是知道贺总是孤儿,还以为她们是母女呢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对啊,尤其穿同一个款的衣服,真像母女。”另一名店员附和道。

    两人逛得差不多了,徐卿打发佣人先回去,她则带贺雪生去吃饭。车子停在一处僻静的处所,是上次沈存希带她来过的私房菜馆。

    服务员领着她们进了包房,包房里有暖气,两人脱下外套,贺雪生接过徐卿的外套挂在落地衣架上,然后在她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徐卿正在看菜单,见她坐下,她拿起菜单走到她旁边,贺雪生连忙往里面坐了坐,让出位置来给她,徐卿在她旁边坐下,将菜单推到她面前,问道:“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随意,您点吧。”贺雪生将菜单推回去,徐卿一边看菜单,一边报菜名,十分钟后,才点好菜。

    贺雪生的手机响了,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起身出去接电话。那端传来沈存希略显低沉的声音,“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在外面吃饭,怎么了?”贺雪生背抵在墙壁上,看着走廊上的画。

    “和谁?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查岗么?”贺雪生好笑,听出他声音里的紧张。

    沈存希也发现自己过于紧张了,他放缓了语气,“医生不是让你在家休息么,怎么到处乱跑?”

    “不想休息,想出来走走,你有事吗?”贺雪生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就是想听你的声音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吃饭了,你忙完了也去吃饭吧。”贺雪生说完,就准备挂电话,那端忽然传来沈存希低哑的声音,“依诺,我爱你!”

    贺雪生心底一颤,心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,然后又听他深情的道:“我爱你,很爱很爱你,哪怕只是听到你的声音,我就感到很满足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抿着红唇,感觉他就在她耳边说一样,说话时吹拂的热气,让她耳根子发烫,脸颊也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沈存希等不到她的回应,他的心沉了沉,“去吃饭吧,吃完了给我打电话,我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察觉到他要挂电话,贺雪生连忙喊了一声,“沈存希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那一瞬间,沈存希的心狂跳起来,就像是感觉到她要说什么一样。可那端再度恢复沉默,许久,贺雪生才道:“没什么,我挂了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拿下手机,按了挂断键,她看着黑沉下去的屏幕,良久,她才低声道:“我也爱你!”

    沈存希攥紧手机,听到里面传来急促的忙音,他神色间一阵落寞,他将手机放回桌面,办公室门被敲响,严城推开门站在门边,“沈总,贺总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请他进来!”

    沈存希立即调整好自己的情绪,起身迎过去,贺东辰穿着藏青色的西装,整个人平添了一股慑人的气息,他走进来,身后跟着云嬗。

    他迎上去,示意严城倒两杯咖啡进来,然后请他们坐下。

    云嬗没有坐,她将手里的卡片递给沈存希,道:“沈总,这是今天雪生小姐收到的卡片,我和大少爷怀疑,我们的敌人已经回到桐城,并且他的目标很简单,就是雪生小姐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接过卡片打开,看见上面的字迹,他皱眉,“这不过是张很寻常贺卡,怎么有那么恐怖?”

    “你看背面。”云嬗道。

    沈存希翻过来,背面是一个白色面具的图案,似曾相识,下面是歌剧回归的幽灵的宣传,他抬头扫了一眼贺东辰,目光落在云嬗身上,“说具体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雪生小姐的手机被黑,有人播放过一首音乐,是歌剧魅影的主题曲,我和大少爷研究过歌剧魅影的故事情节,与雪生小姐的遭遇很相似,最后幽灵沉寂在地下城堡里。你手中卡片上的宣传,是回归的幽灵,我登录官方网站看过,上面没有任何的故事梗要。如果与雪生小姐联系在一起,那么就只能说明,这个隐藏在幕后的黑色,终于要现身了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目光锐利地盯着手中的卡片,“你说这是有人特意送给依诺的?”

    “是,雪生小姐早上看到卡片,情绪有些失控。”云嬗点了点头,她在她身边,怎么保护她都没有,百密终有一疏,她不知道下次对方又要用什么方式来提醒贺雪生。

    沈存希的手指倏地用了些力,那张卡片在他手中变了形,他的薄唇微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,他嗤笑道:“回归的幽灵?终于不再躲在幕后了么?”

    贺东辰双腿交叠,优雅地靠在沙发上,他望着他,道:“也许对方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了,所以才会用这种方式来向我们宣战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他是人是鬼,我都绝不会放过他。”沈存希眼底燃烧着熊熊怒焰。

    “沈存希,我们过来,除了提醒你这件事,还有一件事,不知道雪生有没有和你说过她被囚禁那两年的事情,我们怀疑她所说的都不存在。”贺东辰道。

    沈存希凤眸微眯,眸底掠过一抹疑惑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意思就是她记忆里的东西,有可能是别人强行灌输给她的信息,所以这五年来,我们去调查那两年的事,才会一无所获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沈存希震惊地望着他,他听说过催眠的事,却没想到这种东西真的存在,如果依诺所记得的一切都不是真实发生的,那么什么才是真的?

    贺东辰看了云嬗一眼,云嬗主动道:“雪生小姐曾经凭记忆画了一栋建筑给我,让我去大少爷带回她的地方找,那地方的人都说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建筑,所以我怀疑,雪生小姐根本没在那地方生活过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我当年去h市,是因为公司在那边有业务,对方有可能是有预谋的将雪生还给我们,然后让我把她带回桐城。”贺东辰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说过,你当时见到依诺时,她像是刚从地狱里爬出来,现在为什么又变成了不是?”沈存希疑惑道,如果依诺的记忆是假的,他们甚至还没有触碰到冰山一角。

    “对,当时雪生受了很重的伤,浑身是血,整个人处于崩溃的边缘。她被我带回桐城后,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,才慢慢会感知外界,花了三年的时间,才重新接受了这个世界。所以我猜想,雪生的记忆一定少了一部分,只有痛苦的事情在她心里无限放大。”贺东辰神情凝重道。

    沈存希眉头拧得打了个结,他原以为现在的事情就已经够复杂了,没想到还有更复杂的。所以依诺现在才会对这个世界感到混乱,不知道什么是真的,什么是可以信任的。

    云嬗看着沈存希痛苦的模样,她咬了咬唇,道:“还有一件事,沈总是雪生小姐身边最亲近的人,也是最有可能伤害她的人。因为她的不安全感全部来自于你,我觉得现在我们要做的是,第一让雪生小姐接受治疗,第二就是沈总暂时不要与雪生小姐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沈存希腾一下站起来,凶狠地瞪着她,“你让我别和她联系,你确定你不是在说笑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说笑,昨天大少爷和你说过,你们之间的感情越深,就越会让雪生小姐陷入混乱。还有,她今天和我说,她出现了幻听,有道声音告诉她,不要相信你,沈晏白是你背叛她的证据!”云嬗不为所动,定定望着沈存希。

    沈存希咬紧牙关,怒极吼道:“你在胡说八道什么?沈晏白是我收养的孩子,他怎么会变成我背叛依诺的证据?”

    “对,大家都知道沈晏白是你收养的孩子,所以这道声音有可能是雪生小姐被催眠,也有可能是她心里的不安全感爆发,让她产生了幻听。但是不管是那种,都绝对与沈总你有关。”云嬗分析道,“在我们还没有找出原因前,我希望沈总能克制一下,暂时不要接近雪生小姐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一脚踢翻了一旁的报刊架,报纸杂志飞了一地,他脸色阴沉地瞪着她,“所以你们今天过来,实际上是要让我和依诺分手?我告诉你们,你们想都别想!”

    云嬗望着突然变得狂躁的沈存希,她心中不安,回头看向贺东辰,贺东辰摇了摇头,示意她不要再刺激他。

    贺东辰站起来,神色不变道:“沈存希,你知道雪生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对劲的吗?”

    沈存希咬紧牙关,脸颊隐现青筋,他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是在沈晏白被绑架后,那天你们找到她时,老秦已经被人残忍杀害,直到现在,警方都没有找到杀害老秦等人的凶手,而在老秦被杀,与你们赶去废弃修理厂的间隙,到底发生了什么,我们一无所知。我怀疑那个时候,有人对雪生进行了催眠,是不想让她本来的意识苏醒。而赫宇在同一天被人暗杀,对方一定是想断我们的后路。”贺东辰分析道。

    沈存希震惊地望着贺东辰,他道:“我反复看过那天的录相带,在录相里看到了一个戴着飞鹰项链的人,画面太黑了,根本看不清那人的轮廓。”

    云嬗盯着沈存希,“我也看过录相带,为什么我没有看到那一段?”

    “那个时候我并不信任你们,所以送去给你们的视频,我把那一段剪掉了。”沈存希淡淡道,一点愧疚之意都没有。

    云嬗气得不轻,“如果你早点把这段视频给我们,也许我们早就找到了幕后黑手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把你的无能归咎到别人身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贺东辰看着两人快要吵起来了,他道:“你们现在是怎样,想窝里斗?”

    云嬗不甘心的闭上嘴,她没想到沈存希会在视频上做手脚,可又不能当着贺东辰的面再吵,只得憋屈的忍着。

    “在这个人走出幕后前,我们必须格外谨慎,如果他是冲雪生来的,就只能加派人手,24小时轮流保护她,还有绝不能让她单独出行。”贺东辰看向沈存希,“你不同意暂时和雪生分开,那么我希望你向我保证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“你,绝不能成为了她病情加重的导火线,否则我以贺家的名誉起誓,绝不会让你们在一起!”贺东辰神情前所未有的严肃,沈存希已经伤害了一次雪生,他绝不允许他再伤害她一次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沈存希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贺东辰双手搁回裤袋里,他睨了云嬗一眼,道:“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云嬗看了沈存希一眼,不情不愿的和贺东辰走出办公室,两人走进电梯,贺东辰道:“沈晏白被绑架的事情过了这么久了,沈存希没有查到那个戴着飞鹰项链的男人,可见对方隐藏得很深,我们现在就算拿到证据,也查不到什么。现在把所有人力都调回来,大敌当前,没有什么比雪生的安全更重要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我会加派人手保护雪生小姐。”云嬗站在他身后,完全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。

    贺东辰看着金属壁上倒映出来的那道身影,倔强的小丫头,每次看见她这样,他就想抽了她身上那根反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贺雪生回到包厢,服务员上菜,边上菜边报菜名,徐卿望着她,道:“走了一下午,一定饿了吧,趁热吃吧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点了点头,将手机放在桌上,徐卿给她布菜,两人边吃边聊,有许多志趣相投的地方,比如两人都爱画画。

    吃完饭,两人都互相了解了对方一些,也觉得亲近了一些。

    徐卿送贺雪生回到佰汇广场,两人交换了电话号码,贺雪生站在马路边上,目送徐卿的车子离去,她才转身往佰汇广场的地下停车场走去。

    徐卿坐在车里,看着后视镜里的贺雪生渐渐化成一个小点,直到再也看不见,她才收回目光,伸手轻轻抚摸着身上的羽绒服,心里又酸又软。

    32年了,为什么她现在才见到她?

    四十分钟后,车子停在庄园门口,佣人过来拉开车门,低眉顺眼道:“夫人,您回来了,老爷来了。”

    徐卿浑身一僵,眼睛里隐约浮现一抹恐惧,她攥紧了手上的包带,挺直脊背,抬步跨上台阶。庄园的别墅里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徐卿走进客厅,看到落地窗玻璃前那道苍劲如松的背影,她一张脸冷若冰霜,缓缓走到他身后,冷声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土见纵扛。

    灯光下,男人的发间闪烁着银光,他转过身来,看着面前冷漠的女人,她从未有一天真正欢迎过他,“你久居桐城不回,外面传了些风言风语,我来接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已不再年轻,你的事业也不需要我来维持这些假象,更何况我在桐城住得舒服,不想回到那个没有温度的家,你回去吧,不要打扰我。”徐卿往后退了两步,拉开两人的距离。

    男人眉峰蹙起,一双苍目里掠过一抹厉色,“你任性也该有个度,孩子们都盼着你回去,不要让他们伤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,我要留在桐城。”徐卿转过身去,不理会男人铁青的脸色,往楼梯走去。

    男人身着军装,棱角严厉,他盯着那道背影,徐徐开口:“卿儿,有人在调查你的过去。”

    徐卿猛地转过身去,望着男人的目光多了一抹期许,“是他吗?”

    男人看见她这副模样,垂在身侧的手缓缓紧握成拳,30年了,一提起那个人,她还是像年轻的时候一样,小脸红扑扑的,像一个刚坠入爱河的小姑娘,那样的神情,无时无刻不在凌迟他。

    “不是!”

    徐卿难掩失望,“那是谁?”

    “暂时还没查到,但是如果你的过去被挖出来,薄徐两家在名誉上会受到很大的打击。如果你不想让你的儿女受到伤害,就马上收拾东西和我回去。”男人目光犀利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徐卿握了握拳头,脸色苍白,这30多年来,她一直被徐家的声名所累,一开始父亲和他瞒着她,她的女儿已经难产死亡,不准她来寻她,七年前她才得知真相,去找她时,却与她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如今,她好不容易一步步接近她,又岂能甘心在此时放弃?

    “我不会跟你回去,我留在这里还有事情要做。”徐卿说完,转身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男人站在落地窗前,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二楼楼梯口,他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,手背上青筋直冒,忽然,他手一挥,一个价值不菲的花瓶从摆台上挥落,应声而碎,男人眼中尽是狂怒!

    贺雪生拿了车出来,刚开出佰汇广场,她的手机响了,她拿起蓝牙耳机戴上接通,“你好,我是贺雪生。”

    “依诺……”

    贺雪生听到韩美昕的声音,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,从那天离开金域蓝湾后,这些天她过得浑浑噩噩的,压根忘记了韩美昕,还有韩美昕的身世。

    此刻那端的声音很吵,像是在ktv,韩美昕的声音也不太清醒,像是酒喝多了一样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提高音量,“美昕,你在哪里,你那边怎么那么吵?”

    韩美昕对着手机大声道:“我在mellowwines,你过来找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贺雪生知道那是桐城有名的ktv,她在前面掉头,开车向ktv驶去。到了ktv外面,她将车锁好,刚下车,那边保镖也亦步亦趋地跟着她。

    她皱了皱眉头,这两年,她身边一直有保镖跟着,但是从来不会离得这么近,他们突然贴身保护,让她心里也无形的增添了压力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用跟进来,就在外面等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贺小姐,云队吩咐我们,从现在开始贴身保护您,所以请原谅我们恕难从命。”保镖队长铿锵有力道。

    贺雪生咬了咬唇,也没再说什么,径直走进ktv,问了前台,知道韩美昕的包厢号,她快步走过去。包厢里只有韩美昕一个人,此刻正撕心裂肺的吼着,变调的声音,已经听不出她在唱什么了,就好像只注重发泄。

    她走进去,保镖在包厢里搜索了一圈,确定安全无虞,才全部撤退,站在门外等。

    贺雪生走到韩美昕身旁,镭射灯光下,大理石茶几上七倒八歪着几个酒瓶,地上还有几个啤酒罐子,可见她喝了多少酒。

    韩美昕看见贺雪生进来,她扑过去抱住她,醉醺醺道:“依诺,你可算来了,快陪我唱歌。”

    她一靠近,一股浓郁的酒气扑鼻而来,她扶着她东倒西歪的身体,让她坐回沙发上。她刚坐下,就跟沙发上扎了针一样,又弹跳起来,“你唱什么歌,我去给你点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去就行,你坐好,别摔着了。”贺雪生将她拽回来,重新按坐到沙发上,房间里音乐声震天,她去点歌,韩美昕拿着麦克风,又开始鬼哭狼嚎了。

    贺雪生坐在点歌台的高脚椅上,望着她毫无章法的发泄心里的委屈,她沉沉一叹,随便点了几首歌,然后坐回她身旁。

    韩美昕有心事,很重的心事,尤其是唱到父亲那首歌,她哭得唏哩哗啦的。贺雪生抽纸巾给她擦眼泪,隐约猜到了她情绪这么失控的原因,应该是韩爸韩妈告诉了她的真正身世。

    韩美昕吼完一首歌,她拿起桌上的酒,又咕噜咕噜往肚子里灌酒,贺雪生看不过去了,她起身拿走她手里的酒瓶,道:“美昕,你别喝了,再喝下去要喝死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依诺,你别拦我,让我喝,不喝我心里难受。”韩美昕一眨眼睛,眼泪滚落下来,看着说不出的可怜,她拦她的手顿住,将房间里的音乐关小了些。

    “美昕,告诉我,出什么事了?”之前她和薄慕年闹离婚,也没见她喝成这样。

    韩美昕握住酒瓶的手一僵,随即又往嘴里灌酒,一瓶啤酒眼见着就见了底,贺雪生怕她喝多了伤胃,将剩下的酒都拿开,“美昕,你不是一个喜欢借酒浇愁的人,告诉我,是不是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包厢里还回荡着《父亲》这首歌的旋律,韩美昕泪水涟涟地望着贺雪生,像是讲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,“依诺,你知道吗?今天我爸妈给我讲了一个特别好笑的笑话,他们说我是从孤儿院里收养的,我不是他们的亲闺女,你觉得好不好笑?”

    小时候,她看见别的小朋友穿新衣新鞋,她都十分羡慕,想着自己肯定是捡来的,她的亲生父母是有钱人,等他们把她找回去后,她也有新衣新鞋穿。

    那时候不懂事,总是羡慕别人拥有的。可是当爸爸妈妈告诉她,她不是他们亲生的时候,她根本没有一点欢喜。

    “美昕……”贺雪生看着她这样痛苦,心里很自责。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做,到底是对是错,可是沈存希找妹妹,已经找了将近三十年了。

    “很好笑吧,可是我笑不出来。”韩美昕垂着眼睑,“依诺,他们怎么就变成了不是我的亲生父母了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贺雪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,曾经她知道自己不是宋振业的女儿时,心里也很难过,哪怕宋振业没给过她多少温暖,她对他也有着对父亲的孺慕之情。

    “我想离婚离不了,现在连父母都不是亲生父母了,依诺,你说会不会再过不久,连小周周都不是我生的了?”韩美昕只觉得眼前天昏地暗,看不到一点光亮。

    贺雪生心里本来挺伤感的,让她这一闹,也伤感不起来了,“小周周怎么可能不是你生的?你尽瞎说。美昕啊,有件事我想向你说声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为什么要和我说对不起?”韩美昕喝多了,再加上哭得头昏脑胀,此刻意识已经有点不清醒了,大着舌头问她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沈存希一直在找妹妹,韩爸韩妈去孤儿院那天,沈存希也去了。他回来告诉我,他在孤儿院遇上韩爸韩妈,我才知道你是领养的。我记得七年前,你陪我去过孤儿院,你说你好像去过孤儿院,那天你送我回贺宅,你说你也好像去过贺宅,我就知道,你就是沈存希一直在找的妹妹。美昕,对不起,是我去找韩爸韩妈,是我……”贺雪生肩头一沉,她声音顿住,低头看去,才发现韩美昕靠在她肩上,已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苦笑一声,她的忏悔她根本就没听见,唉!算了,等她醒了再说吧。

    韩美昕睡着了,贺雪生的手机响起来,她拿起来接通,是沈存希打来的,问她在哪里,她告诉他地址,让他过来接她们。

    沈存希听见她说她和韩美昕在一起,挂断电话的同时,他拨通了薄慕年的手机,不让他错过任何一个可以与韩美昕近距离接触的机会。

    贺雪生坐在沙发上,拿了条毯子盖在韩美昕身上,她怔怔地盯着前方,想起今天收到的卡片,回归的幽灵,那到底是什么意思,还有那句我回来了,谁回来了?

    是他吗?他没死?

    贺雪生陷入沉思,直到沈存希他们过来,她才回过神来。看见跟在沈存希身后的薄慕年,她蹙了蹙眉头,站起来盯着薄慕年,道:“薄先生,你已经把美昕逼得走投无路了,你是不是要把她逼死才甘心?”

    薄慕年淡淡地睨了她一眼,不发一语的走到韩美昕身边,她脸颊红红的,像颗红苹果,惹人怜爱。他弯腰将她打横抱起,他刚从外面进来,身上染了寒气,韩美昕冷得轻颤,下意识往旁边躲。

    薄慕年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,就连睡着了也在抗拒他么?

    该死!

    贺雪生三步并作两步拦在薄慕年前面,她伸手挡住他的去路,冷着脸道:“把美昕放下!”

    “贺小姐,她现在还是我的妻子!”薄慕年用的是陈述语气,冰冷的声音里没有一点起伏。

    贺雪生咬了咬唇,她知道没有人比薄慕年更有权力带走韩美昕,但是想到他和嫩模开房,她就为美昕打抱不平,她说:“你公然和嫩模去开房的时候,你有想过美昕是你的妻子吗?”

    沈存希蹙眉上前,伸手揽住她的腰,道:“依诺,这是他们夫妻之间的事,让他们自己去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美昕是怎么忍下这口气的,但是我不能忍,除非她清醒的要跟你走,否则我不会让你带走她。”贺雪生真是恨死了出轨的男人,为什么她身边的男人都是这样的,一个二个都这么不安分。既然喜欢出去玩,干嘛还要结婚?

    薄慕年眉心打了结,他对贺雪生也没什么好脸色,七年前,她就让小四备受煎熬,七年后,她依然没有让小四得到幸福。

    于是两个对对方都不满的人,就像慧星撞地球一般,“贺小姐,既然话说到这里,我也想问问你,你还吊到小四到什么时候?七年来他对你忠贞不二,他又得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贺雪生没想到薄慕年不正面回答她的问题,居然反过来质问她,她一时愣住。

    薄慕年没有等她的回答,这个答案也不应该是给他的,见她愣住,他抱着韩美昕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贺雪生反应过来要去追时,腰上缠来一双大掌,让她动弹不得,“依诺,别追了,他们是夫妻,有什么问题,都应该他们夫妻二人面对面解决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咬紧下唇,沈存希说得对,薄慕年和美昕是夫妻,他用尽卑劣手段也不肯离婚,心里对美昕肯定是有感情的。可是有感情也管不住自己的身体,她想着想着,就觉得悲凉。

    “沈存希,美昕是你妹妹。”贺雪生低低道,如果沈存希知道美昕是他的妹妹,他还会放任薄慕年如此欺负她吗?

    她的声音低如蚊呐,沈存希没有听清楚,他问道:“依诺,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贺雪生抬起头来,望进他深邃的凤眸里,她重复道:“美昕是你妹妹,她是小六,你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沈存希耳边“嗡”的一声,脑子里一片空白,他愣愣地看着她,犹似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美昕是你的妹妹,沈存希,她是你的妹妹!”贺雪生终于把这个压在心头的秘密说出口了,她心里却没有想象的那样轻松。

    沈存希抬眸看向紧闭的包厢门,大步往门外走去。贺雪生看着他的背影,眼中闪烁着泪光,快30年了,经过重重的误会,他终于要和他的亲妹妹相认了。

    沈存希走到门边,贺雪生以为他会追出去,却没想到他竟然走了回来,伸手握住她的手,牵着她一起走出包厢。

    原来在这样激动的时刻,他也没有丢下她,她垂眸,看着两人握在一起的手。忽然想起七年前,他抽离的那只手,她想,如果那时候他没有丢下她,他们是否就不会错过这么多年?

    两人走出ktv,只来得及看见薄慕年的车急驰而去,沈存希牵着她的手追了一段路,眼睁睁看着跑车消失在茫茫夜色中。

    两人气喘吁吁地站在路边,贺雪生偏头望着他,“沈存希,我们现在怎么办?追还是不追?”

    沈存希眯了眯眼睛,他虽然很想马上认回美昕,可是他们夫妻之间确实存在心结,他在认回美昕与让他们解开心结中做选择,半晌,他道:“依诺,就算美昕是小六,也改变不了她是老大的妻子的事实。他们之间还有小周周,让他们自己去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沈存希……”贺雪生咬了咬唇,沈存希没有她想象中那样急切的想要认回美昕。

    “依诺,我知道你对老大有误会,他不是一个擅长解释的人,所以他才会和美昕闹成这样,但是你相信我,他对婚姻的态度,绝对忠诚。”沈存希在为薄慕年说好话,说的对象不是韩美昕,却是宋依诺,他想想就觉得怪怪的。

    但是贺东辰说过,她身边每发生一件负面影响的事,都会让她心里的压力加重,就像一只气球,不停的吹气吹气,等到气球再也负荷不了这么多气体,迟早会爆炸,所以他希望她的心情能开阔一点。

    “可是全世界的人都知道,他和嫩模出入酒店,美昕也是因为这件事才彻底绝望,无论如何也要离婚的。”

    “依诺,我答应你,如果美昕真的是我妹妹,如果她对老大真的没有感情,我会竭尽所能,帮她和老大离婚。”沈存希承诺道。

    贺雪生低下头去,她盯着自己的脚尖,低声闷闷地问道:“你不相信我说的话,对吗?”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你曾是我唯一(百度最新章节)  你曾是我唯一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如有侵权请-联系我们,我们会立即处理。

Copyright © 2018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- All Rights Reserved. | 沪ICP备1981992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