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全部章节 第287章 你一个人肯定很无聊,我陪你吧

    严城闻言,立即正色地看着沈存希,“沈总,有什么事请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这么严肃,兰姨的侄女来桐城找工作,你帮她找找。看看我们合作的公司有没有适合她的。不要让她进沈氏。”沈存希特意交代了一句。

    严城瞧着沈存希面带顾忌的神情,他诧异道:“兰姨的侄女?我怎么没听说过?”

    “据说很少与兰姨往来。这些年来,兰姨从来没有为自家的亲戚麻烦过我,你上点心,找好了和我说一声,我去和兰姨说,让她高兴高兴。”沈存希说完站起来,转身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严城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,兰姨有侄女么?他摇了摇头,继续打印文件。

    沈存希回到办公室,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,很快投入到工作中,严城整理好文件进来,他把文件递给沈存希。道:“沈总,最近启鸿集团的动作很大,政府的新项目,他们有意竞争,现在正在各方面活动关系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接过文件。他眉尖微蹙,道:“暂时不用管他,他要能折腾出花样来,这七年里就已经把沈氏抢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老爷子住院了,你要不要去医院里看看他?”严城是沈存希的耳目,基本各方面的信息都会在第一时间收集到。

    闻言。沈存希眉宇间掠过绵长的讽刺,“我去看他,说不定只会加速他的病情,还是不要去刺激他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严城默了,自从七年前沈老爷子让人抓走了沈太,父子俩缓和的关系再度紧张起来。严城没再说什么,他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沈存希手里握着文件,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,他将文件狠狠丢在办公桌上,像泄愤似的,胸口上下起伏着。过了许久,他终究还是又拿起来,继续看起来。

    下午,严城提着一个塑料袋进来,里面装着沈存希昨天给他的避孕药,以及新做出来的。沈存希拿起两盒药对比,竟看不到丝毫不同之处,他抬头望着严城,赞赏道:“你的办事效率越来越高了,不错!”

    “刚好认识一个制药厂的人,我让他弄了20盒,你先放着,不够我再去找他。”严城道,一盒20片,每天一片,20盒也要吃上大半年了,那时候只怕沈太已经怀上孩子了。

    只是让他觉得意外的是,沈总居然用这种方法调换避孕药,而不是直接找沈太摊牌。想一想,有时候岁月真是残忍,可以将一个人的棱角磨平,而沈总就是这个被磨平的人。

    在一段感情里,也许爱得越深的人,反而付出得越多。

    沈存希将铝盒放进药盒里,拿了几盒出来,把剩下的放进了最下面的抽屉里,然后上了锁。这是长效避孕药,依诺每天都会吃,所以他必须尽快去把药换掉。

    他把药放进西装口袋里,然后起身往外走,边走边道:“严城,下午的会议全部延后。”

    “那晚上的应酬?”严城连忙跟上去。

    “也延后。”话音刚落,沈存希已经走进电梯里。对他来说,现在没有什么比宋依诺更重要。

    驱车到佰汇广场地下停车场时,已经快五点了,他乘电梯上楼,来到办公区,女秘书连忙迎上来,“沈总,您好,贺总现在不在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扫了她一眼,依诺不在,正中他下怀,“我去办公室等她。”

    女秘书要拦,沈存希已经推开门走进去了,她咬了咬唇,连忙转身去给贺雪生打电话。此刻贺雪生正在卖场处理事情,听到沈存希来了,她道:“给他泡杯咖啡,不,还是泡杯红茶吧。”

    她记得他的胃不是很好,少喝咖啡多喝红茶,可以养胃的。

    沈存希走进办公室,拉开第一个抽屉,里面搁着药盒,他皱了下眉头,取出最上面的药盒,看见那一板上面已经少了一粒,他的神情阴郁极了,她果然天天都在吃避孕药。

    他将剩下的几盒拿出来,放进口袋里,然后把带来的维生素C放进去,还把最上面那盒拆开,取了一粒维生素出来。将抽屉恢复原状,他关上抽屉。

    刚关上,办公室门开了,女秘书端着红茶进来,见沈存希坐在办公桌旁,她连忙走过去,将红茶放在他面前,她道:“沈总,贺总吩咐我给您泡红茶,她说她马上就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沈存希点了点头,没有去碰那杯红茶。

    贺雪生回到办公室时,沈存希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,她看到他时,顿时笑逐颜开,脚步轻快的跑过去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沈存希拿下报纸,看见她笑盈盈的模样,心底那抹阴郁顿时烟消云散。这些年,每当午夜梦回从梦中醒来时,伸手握住的都是冰冷的空气,现在能将她拥入怀里,那么他还有什么好不甘心的呢?

    他伸手握住她的手,将她往下拉了拉,然后仰头吻住她的唇。感觉到她往后躲,他的大掌扣住她的后脑勺,舌尖挑开她的齿关,吻得越发缠绵。

    贺雪生的心漏跳了一拍,她怎么也没想到,沈存希会这么热情。她半弯下腰,这个样子,更像是她在吻他。

    他的大掌落在她腰侧,透过几层衣料,她都能感觉到他掌心的灼热,快要将她融化。

    逐渐的,两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,空气越来越稀薄,贺雪生弯得腰酸了,下一秒,她整个人往下栽去,她惊呼一声,跌坐在沈存希腿上,他捧着她的脸,热情的吻着她的唇。

    半晌,他才放开她,薄唇贴在她耳边,气喘吁吁的问道:“想我吗?”

    贺雪生心脏一酥,浑身起了细小的鸡皮疙瘩,她一动,耳垂就被他咬住,他沙哑的声音再度传来,“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,依诺,想得都走火入魔了。”

    女人都喜欢听情话,哪怕她已经过了用耳朵谈恋爱的年龄,她唇角微勾,目光多了些迷离,双手主动的揽着他的脖子,“我也想你。”

    “有多想?”沈存希大手揉着她的背,真想将她揉进骨血里,那样是不是就不会这样想念了?

    “比你多想那么一丢丢。”贺雪生趴在他肩上,羞涩道,昨晚雨下得大,哥哥不让她出门,其实她睡得并不好,翻来覆去的听小白给她的语音。她承认,她的多疑病犯了。

    依苑有个年轻女人,她却不知道,去了依苑那么多次,也在那边过夜,却从来没有见过她。

    她很难不去怀疑,那是不是沈存希藏在家里的女人,虽然这样的怀疑其实一点根据也没有。

    沈存希伸手捧起她的脸,看着她的目光多了几分痴迷与眷恋,薄唇向上弯起,“一丢丢是多少?”

    贺雪生伸出小手指,比了一点点的,俏皮道:“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眸底染满了笑意,他倾身在她唇上啄了一下,道:“比我想象的多一点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眉眼弯弯的,她侧坐在他身上,感觉到有硬物硌着她的腰,她低下头去,看到沈存希外面的大衣突起,她伸手去捏了捏,疑惑道:“你口袋里装了什么?”

    沈存希脸色一变,他拉回她的手,紧紧攥在手里,神情有些不自然道:“路过药房买的感冒药。”

    一听说是感冒药,贺雪生顿时紧张起来,“你感冒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有一点,吃了药没事了。”沈存希瞧她一脸的紧张,连忙安抚道,有时候说谎真的需要另一个谎言去圆谎。口袋里的药,他得赶紧处理了,要不让依诺知道,又将是一场内乱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贺雪生放下心来,这会儿才发现自己还坐在他腿上,她连忙要站起来,沈存希却不让,大掌牢牢禁锢她的腰,哑声道:“让我抱抱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没再乱动,她靠在他怀里,耳畔传来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,慢慢的,两人的心跳都在同一个频率上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沈存希拍了拍她的臀,道:“去收拾一下,我们去逛超市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贺雪生脸红,有些木讷的站起来,踱到办公桌旁,开始整理文件。整理了一半,她抬头看着沙发上依旧俊美的男人,忽然道:“沈存希?”

    沈存希抬头望过来,“嗯?”

    贺雪生想了想,终究没有问出口,迅速整理好桌面,然后起身拿起红色的大衣穿上,快步走到沈存希面前,她道:“我弄好了,可以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沈存希站起来,伸手拿走她手里的包,另一手握住她的手,与她相揩着走出办公室。云嬗见状,识趣的没有跟过去当电灯泡。

    乘电梯下楼,电梯里,贺雪生看着金属壁上两人交握的手,心里多了几分甜蜜,可想起昨晚那道年轻的女声,心头的甜蜜淡了几分,她道:“我们去超市买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买面粉做饺子。”沈存希偏头望着她,她眉目疏淡了几分,不似刚才那么开心,“怎么了?不高兴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怎么突然想起要做饺子了?”贺雪生问道。

    沈存希把早上沈晏白因为几个水饺骂他是小偷的事和她说了,贺雪生笑得直不起腰来,她能够想象沈晏白说话有多直,也能够想象当时的沈存希有多窘迫。

    “还笑?”沈存希眉峰皱起,不悦地瞪着她,他这辈子第一次被人骂小偷,还是被个半大的孩子,想想就憋屈。

    贺雪生捂着嘴,却是眉开眼笑,“哈哈哈,我就是觉得有趣,小白怎么这么可爱?”

    “还可爱?都讨厌死了。”沈存希板着脸瞪她,不喜欢他夸别的男人,哪怕这个人是他儿子,反正是异性就对了。

    贺雪生笑着摇头,沈晏白那么喜欢她,连饺子都舍不得吃,这熊孩子,有时候想到他,就觉得心里暖暖的很贴心。

    说话间,已经到了负一楼,沈存希取了车,把包搁在后座,拉开副驾驶座,让贺雪生上了车,他才绕过车头坐上车。

    车子驶出去,贺雪生偏头望着男人棱角分明的俊脸,想到他连孩子的醋也吃,就觉得男人简直小气得要死,可是,她不也小气么?否则怎么会因为昨晚那道年轻的声音而惴惴不安了一晚上?

    “沈存希?”贺雪生决定不再折磨自己,有什么话就问出来吧,搁在心里猜疑,只会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。

    沈存希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,她好像有心事,几次欲言又止,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个问题啊,你不能生气。”贺雪生先打了预防针,以免待会儿他觉得她怀疑他而生气。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就是依苑里,是不是住着年轻女人?”贺雪生问完,紧张地等着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沈存希还以为她要问什么,他点了点头,不以为意的解释道:“嗯,最近是有个女人住进来,是兰姨的侄女,说是暂住一段时间,等找到工作就搬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贺雪生闻言,顿时松了口气,原来是兰姨的侄女啊,她真是想多了。沈存希在外面要是有女人,怎么可能还对她念念不忘?

    沈存希瞧着她那神情,他脑子里一道亮光闪过,他凤眸发亮,促狭道:“怎么?以为是我养在别墅里的情人?”

    “我才没有那么想。”贺雪生嘴硬不肯承认。

    沈存希哪里听她的,就是认定了她吃醋,他笑眯眯道:“我的情人只有你一个,你给不给我养?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要你养,我自己能养活自己。”贺雪生傲娇道,从以前到现在,她都不是一个会依赖男人生存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只想养你一个,真不愿意让我养吗?”沈存希笑眯眯的逗她。

    贺雪生脸颊发烫,注意力被他岔开,他说那是兰姨的侄女,她也就信了。因为觉得沈存希没必要骗她,他不是那种外面彩旗飘飘,家里红旗不倒的男人。

    可是如果那个女人是兰姨的侄女,她为什么会那么亲切的喊沈晏白小白呢?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阻止自己再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沈存希见她不回答,他伸手过去捉住她的手,搁在自己的大腿上,温软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的手背,指腹下的肌肤光滑细腻,他心神微晃,“生气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依诺,相信我对你的感情,在这世上,除了你,没有人能让我魂不守舍牵肠挂肚。”沈存希五指插入她的手指缝隙,十指缠绵的紧扣。

    贺雪生偏头望着他,他看向自己的目光那样深情与执着,她相信,眼睛是骗不了人的,所以她根本无须计较别的女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车子驶入超市的地下停车场,两人下车,然后手牵着手进了超市,沈存希趁她不注意时,将药扔进了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今天是周一,超市里人不多,沈存希推了推车,贺雪生小鸟依人般挽着他的手臂,像大多情侣一样逛着超市。役双纵圾。

    沈存希穿着黑色中长大衣,高大英俊,吸引了很多小姑娘的目光,几个小姑娘靠在一起交头接耳,脸红地望着沈存希。

    贺雪生忍不住抬头望着他,不管何时,他都是人群中的注目焦点,大家一眼就能看到他。这样的男人,魅力无边。

    她见他目不斜视,忍不住拉了拉他,压低声音道:“沈存希,好多小妹妹在看你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垂下眼睑,瞧着她的神情,他说:“别东看西看,去看看还要买什么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被他的不解风情给郁闷了,可要说他不解风情吧,他和她说情话的时候,真是一句接一句的往外蹦,一想到这些,她心里就特别满足。

    她承认,她是女人,她也有虚荣心的,也希望心爱的男人只看得到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两人走到卖面粉区域,选了饺子专用的面粉,然后去生鲜区选新鲜的蔬菜与肉类。贺雪生去挑蔬菜与肉类,称了重后,转身就不见沈存希了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她心底一慌,一直站在自己身后,一转身就能看到的男人,突然就不见了,就好像自己做了一场梦,突然就梦醒了一样,一点防备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脚下踉跄了一下,抓着购物袋,慌乱的在贺架间找寻那道昂藏颀长的身影。她一排一排贺架找过去,都没有看到沈存希的身影,她越找越心慌。

    不知道踩到了什么,她脚下一滑,狼狈的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一名身穿清洁工服的大婶呆呆地站在那里,看见贺雪生像走失的小孩子一样呆愣地坐在地上,她反应过来,连忙弯腰去扶她,“小姑娘,对不起,我没看到你,快起来。”

    原来贺雪生刚才踩到了拖布上,结果大婶没看见,用力一收拖布,贺雪生就摔倒了。

    贺雪生被大婶扶起来,她惊慌失措地站在那里,四周人来人往,有人朝她投来怪异的一瞥,她也没放在心上,只是在人群里寻找那道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大婶弯腰捡起掉在地上已经称好的蔬菜肉类,将东西递给她,“小姑娘,你的东西,快拿着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接过东西,失魂落魄地站在那里,也没有再去找人。就像往日她每次醒来,都看不见他一样,她心里满是绝望。

    沈存希,你在哪里?

    沈存希正站在卫生用品前挑选计生用品,贺雪生之前吃了长效避孕药,他咨询过医生,吃了这种药,最好是半年后再要孩子。

    她现在开始吃维生素C,那么避孕的事就需要他来做。虽然他不喜欢用小雨伞,但是为了她的身体健康,还是只能委屈自己。

    他拿了几个牌子的来回对比,最后选了一盒超薄的放进推车里。他推着推车走回生鲜区域,没有见到她,他心里一惊,该死!他刚才居然把她一个人单独留在那里了。

    想到七年前她被人暗中带走的事,他连推车都顾不上,连忙拨腿往超市门口跑去,一颗心如坠深渊,他在心里祈祷,依诺,你千万不能有事,千万不能出事!

    他跑了一段路,就在前面的购物车旁看见她,他的心缓缓落回原位,他大步走过去,一把将她搂进怀里,语气急切道:“吓死我了,我以为你又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撞进一副坚实的怀抱里,熟悉的男性气息扑鼻而来,耳边响起他透着焦急与紧张的声音,她怀里的东西再度掉落在地上,双手紧紧揪着他的大衣,迷茫道:“我找不到你,我好害怕!”

    闻言,沈存希心疼极了,他恨不得揍自己一顿,他紧紧地抱着她,道:“对不起,依诺,对不起,以后我再也不会把你一个人丢下了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闭上眼睛,一颗不安的心慢慢回到原位,她将脑袋埋入他怀里,原来不管是何时,她对他从来没有忘情过。

    刚才看不见他,她明明可以给他打电话,问他在哪里,可是她忘了,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去找他。

    沈存希搂着她,不管四周投来的异样目光,良久,他才放开她,看她脸色逐渐恢复红润,他才放了心。他伸手握住她微凉的手,道:“走吧,我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弯腰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购物袋,这才看见她红色大衣及白色打底裤上的污渍,他动作一顿,仰头问她,“你衣服上的污渍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贺雪生低头看着腿上的污渍,她神情略显尴尬,伸手抚了抚头发,不自在道:“刚才跑得太急,摔了一跤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立即紧张起来,他来回检查了一下,问道:“有没有摔到哪里?”

    贺雪生连忙去拉他的手,这会儿逛超市的人越来越多,大家都看着他们,她局促道:“没有,就是不小心踩到拖布了,你快起来,大家都看着呢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皱眉,“让他们看。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他还是站起来,看到她手上也有黑黑一团,他又心疼又自责,“依诺,痛不痛?”

    “不痛,都说我是不小心了,你别往心里去,你把东西捡起来放回推车里,推车呢?”贺雪生这才发现他们身边没有推车。

    沈存希捡起东西,另一手牵着她往生鲜区域走去。

    行走间,贺雪生才知道自己刚才摔得有点重,半边臀部都酸疼得厉害,一走动,她就疼得难忍。可又怕沈存希看出异样,只能死死忍着。

    走到生鲜区域,沈存希找到推车,把蔬菜和肉类放进去,东西基本已经选齐了,他们去收银台结账。回到车里,贺雪生才悄悄的松了口气,不用再忍着了。

    回到依苑,已经六点多了,兰姨已经准备好晚饭,沈晏白看见贺雪生来了,欢喜的跑过去,拉着贺雪生给他做水饺,还不忘记告沈存希的状,说他偷吃他的水饺。

    贺雪生轻轻抚摸他的脑袋,看了一眼脸色不豫的沈存希,大概想发作训人,又不想让她看见,她微笑道:“我们刚刚去超市买了面粉回来,等吃完晚饭,我们一起包饺子,好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去逛超市了?”沈晏白的重点在前面,完全忽略了后面大半句话。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贺雪生点了点头,就听沈晏白冷哼一声,“哼,你们去逛超市都不带我,嫌我碍眼,哼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贺雪生无语了。

    沈晏白丢开她的手,气鼓鼓地走回餐厅,拿起筷子吃了几口饭,才想起贺雪生晚上要包水饺,他将碗一推,道:“我吃饱了。”

    兰姨站在旁边,见他只吃了几口饭,心知他是在等贺雪生给他包饺子。可是下午白若已经包了两袋水饺放在冰箱里,她要怎么和沈太说,冰箱里还有水饺?

    她看了看沈存希,又看了看贺雪生,只得把话咽回去。

    沈存希睨了他一眼,倒是没说什么,揽着贺雪生去餐厅吃饭。沈晏白像个大老爷一样,不停的催贺雪生,“花生,你吃这么慢,等你吃完饭,天都亮了?”

    沈存希横了他一眼,他老实了一分钟,又开始嫌弃道:“唉,花生,你吃这么多,长肥了怎么办,爸爸不喜欢胖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贺雪生知道他一直挑剔自己,就是想催着她几下吃完饭,她推了碗筷,刚站起来,就被沈存希握住了手,他仰头望着她,“吃饱了再去,别理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吃饱了。”贺雪生饭量本来就不大,沈晏白一直催,她也没什么胃口。再加上半边臀火辣辣的疼,更没什么胃口了。

    她拿开沈存希的手,转身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沈存希瞪着沈晏白,不满的怒斥道:“就你事多。”

    沈晏白看天看地,就是不看他,他还饿着肚子呢。沈存希吃完饭,去厨房里看贺雪生,他站在她旁边,看她脸上沾着面粉,像个小花猫一样。

    他心情好转,伸手揽住她的腰,忍不住说教,“依诺,你这样宠着她,迟早会把他宠坏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连兰姨做的饭菜都不吃,就等着吃我做的水饺,应该是我的荣幸才是。没事,包点饺子累不死人的。”贺雪生心情挺好的,她感觉得到沈晏白对她有不同寻常的依赖。

    之前她听兰姨说过,沈晏白很挑食,但是只要是她做的东西,他都会很捧场的吃完,她想,有时候这就是缘分吧。

    “不会委屈吗?”沈存希伸手碰了碰她脸颊上的面粉,她的皮肤在灯光下更加细腻,像是奶酪一样,吸引着人想咬一口,尝一下是什么味道。

    贺雪生觉得好笑,她问道:“委屈什么?就是做顿饭而已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是觉得沈晏白是他收养的孩子,她把他照顾得周周到到的,其实他是心疼她这样劳累。上了一天班回来,还要侍候那个小东西。

    他修长的手指擦掉她脸上的面粉,隐忍不住的在她脸颊上亲了亲,“不要太累,否则我会心疼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啦。”贺雪生心里很满足,有个人这样在乎自己,担心着自己。

    沈存希还要再说什么,他的手机响起来,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转身出去接电话了,“把资料发到我邮箱里,好,我马上去查收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听见他的声音渐行渐远,知道他回楼上去了,她发好面团,又开始剁肉馅。

    沈存希一走,沈晏白走进来,他最近长了好高一截,站在流理台边,双手抄在卫衣口袋里,看她剁肉馅,就问她,“需要我帮我忙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,你出去玩吧。”贺雪生微笑道,这孩子有时候很体贴,让她心生感动。

    沈晏白站在旁边没走,自己给自己找了个理由,“你一个人肯定很无聊,我陪你吧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莞尔,心里暖暖的,抬眸看向他,她想,如果小忆还活着,也有沈晏白这么大了,思及此,她难免伤感起来。

    沈晏白见状,便问道:“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在想一个孩子,跟你差不多大,是我的女儿,她叫小忆。”贺雪生在沈存希面前都很少提起小忆,不知道为什么,此刻却会对沈晏白提起。

    沈晏白歪头看着她,“她现在在哪里?我怎么从来没有看见她?”

    贺雪生想说死了,又觉得这个词残忍得很,她便道:“她在天上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翘辫子了嘛。”沈晏白不以为然道:“我那死鬼老妈,之前严叔叔还骗我她去天上了,其实我知道,她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看着他,猜到他是以伤换伤,用自己悲伤的事来安慰她,她轻叹一声,这孩子有时候可爱得让人感动。只是他嘴里那个“死鬼老妈”,说的该不是她吧?毕竟沈晏白是被领养的,除了几个与沈存希亲近的人知道,沈晏白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。

    “小白,出去看电视吧。”贺雪生淡淡道。

    沈晏白看了她一眼,然后转身出去,不一会儿,又搬了根凳子进来,手里捧着小游戏机,坐在凳子上玩游戏。

    贺雪生知道他是要陪她,她心里感动,也不再赶他,继续剁馅料。

    剁好馅料,她包了十几个水饺,放进开水里煮,冬日燥火,她给他做的汤饺,盛了晚上的鸡汤,然后让他出去吃。

    沈晏白饿到现在,也确实饿坏了,他端着水饺,几下就吃了个精光,把空碗给贺雪生时,他还打了个嗝,“你做的水饺就是一级好吃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这句话,贺雪生觉得累得腰酸背痛也是值得了。

    沈晏白坐在凳子上,没有离去。贺雪生包好一般水饺,然后拉开冰箱下面的速冻层,准备将水饺放进去冻一下,待会儿才好放进袋子里存放。

    结果拉开那一层,就看到里面两包做好的彩色水饺,她动作一顿,纳闷道:“咦,兰姨做了水饺吗?”她想起刚才兰姨听说她要做水饺,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,她心底的疑惑更深。

    沈晏白虽然在玩游戏,但是注意力全在她那里,听到她问,他放下游戏机,站起来走过去,看到冰箱里的水饺,他直接拎起来,顺手扔进了垃圾桶里,“现在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贺雪生呆呆地看着他,这熊孩子竟然糟蹋粮食,“小白,你这样是不对的,不能糟蹋粮食,更何况这些水饺是兰姨做的,你也糟蹋了她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,你是不是看见别人给我做了水饺,你就想偷懒不给我做了?”沈晏白一张小脸满是乖戾的神情。

    贺雪生竟被他问得无言以对,他们明明是在说糟蹋粮食,怎么就变成她想偷懒了?“我没有想偷懒不做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继续做啊,我就喜欢吃你做的水饺。”沈晏白说完,怕她捡起来放回冰箱,还伸脚往垃圾桶里踩了踩,一点也不怕弄脏了鞋子。

    贺雪生:“……”

    贺雪生觉得,她应该严肃的好好教育一下沈晏白,不能浪费粮食,不能糟蹋别人的心意,她一转头,就看见站在门口的兰姨,她顿时无措起来,“兰姨,小白还小,你别生他的气。”

    沈晏白抬头看了兰姨一眼,又继续玩游戏。

    兰姨盯着垃圾桶,一脸忧心忡忡,沈晏白今天下午四点多就放学了,他回来的时候,正巧碰到白若在做水饺,白若去给他煮了一碗端出来,让他打个尖。

    谁知道这孩子咬了一口,就全部吐回去了,很乖僻的说了两个字,“难吃!”也不管白若泫然欲泣的模样,大摇大摆的去客厅玩游戏去了。

    可是刚才她看见沈晏白把沈太做的水饺全都吃了,连口汤都没有留。

    都是水饺,沈晏白却不愿意吃白若的水饺,白若可是他的亲妈啊!

    贺雪生瞧她盯着垃圾桶,以为是心疼自己的心意被糟蹋了,她连忙道:“小白,快和兰奶奶道歉,说你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沈晏白懒懒的抬起头,说了一句“女人就是麻烦,水饺又不是她做的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第一次发现,沈晏白在某些人情世故方面太直接了,这样会很伤人,她赔着笑脸道:“兰姨,小白这孩子有口无心,你别和他计较。”

    兰姨幽幽道:“没事,没事,小少爷什么脾气,我知道,我不怪他。”

    只是让白若知道她的一番心意被糟蹋了,心里肯定会很难过。唉,到底生恩不如养恩啊!白若想要讨得小少爷的喜欢,只怕这路漫漫其修远兮。

    贺雪生瞧着兰姨那模样,心里也是堵得慌,偏偏那个闯了祸的小祸头子却是一脸的不以为然,这要是她的孩子,她早就揍他一顿了,偏偏她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心塞得很。

    贺雪生关上冰箱,又开始包饺子,见兰姨没有走,她像平常一样拉家常,转移她的注意力,“兰姨,听说你的侄女来了,我还没见过呢。”

    兰姨望着贺雪生熟练的包水饺,她心里难受,不管怎么说,白若是小少爷的亲生母亲,可是她为自己的孩子做点事,也被这样嫌弃,“是啊,她要在这里住段时间,希望不会打扰到你和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也是刚刚听说的。”贺雪生摇了摇头,觉得兰姨这话有些生分,更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异。

    她抬头望着兰姨,却没有看出异样来,她心想,她这又多疑了吧。

    兰姨看着垃圾桶里那两袋散发着寒气的水饺,觉得被沈晏白丢弃的是一个做母亲的心意,她说:“其实这水饺不是我做的,是我那侄女做的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手上的动作一顿,她偏头看着垃圾桶,又看了看兰姨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要是沈晏白丢的是兰姨做的水饺还好,偏偏丢的是她侄女做的,她会不会觉得她不欢迎她侄女住在这里,故意让沈晏白把水饺丢掉的?

    “兰姨,我……”

    兰姨什么都没说,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贺雪生浑身僵硬地站在流理台边,恶狠狠地瞪着沈晏白,“瞧瞧,瞧瞧,你惹了多大的祸,难怪兰姨不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沈晏白手指在游戏机上乱戳,直到上面显示GAME/OVER,他才抬起头来,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她,道:“你傻不傻?那是你情敌做来讨好我爸爸和我的,我不扔掉留着干嘛?”

    “你这小小年纪,知道什么情敌不情敌的?”贺雪生瞪他,这熊孩子,惹了祸还找理由推脱,简直不能原谅!

    沈晏白站起来,不满地看着她,“花生,你就长长心吧,别等到那个女人把爸爸勾引跑了,你哭都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贺雪生气得想抓头发,发现自己正在包水饺,只好作罢。她转过身去,不想理他,她这下是彻底把兰姨得罪了,真愁人!

    她包了几个水饺,忽然想起沈晏白刚才说的,虽然小孩子的话不能当真,但是他居然说到情敌了。

    她本来没当一回事,但是想到昨晚那道温柔的女声,她不由得疑惑起来,虽然她没有搬进依苑来住,但是从名义上来说,她还是沈存希的妻子,是依苑的女主人。

    不管是兰姨还是沈存希,就算不把这件事当一回事,也应该和她说一声,免得她连家里住了什么人都不知道。可是兰姨的侄女住进依苑,她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。

    而且从昨晚那道声音听来,再加上沈晏白现在对那个女人的态度,难道这位侄女住进这里,是别有所图?那么兰姨知情么?知情却还让她住在这里,是不是……

    贺雪生没有再往不堪的地方想,她想,她应该去会会这个女人,至少要知道她长什么样,会不会影响她和沈存希的感情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你曾是我唯一(百度最新章节)  你曾是我唯一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Copyright © 2017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-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|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-给我写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