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全部章节 第291章 怀疑白若

    小周周一直不愿意开口说话,不管贺雪生和韩美昕怎么引导她,都没有用,韩美昕伤心欲绝,心里更是自责于自己之前为了和薄慕年离婚,说出不要她的话。

    贺雪生看着韩美昕如此痛苦。心底也十分压抑。他们告别后,贺雪生与沈晏白坐在后座。沈晏白叽叽喳喳地说着刚才教练教的要点,贺雪生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。

    沈存希似乎察觉到她消沉的情绪,他时而看向后视镜,见她默不作声的坐在那里,他淡淡道:“依诺,你别担心,会好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沈晏白看了看爸爸,又看了看贺雪生,后知后觉的发现贺雪生一直没有听他说话,他双手抱胸,“哼”了一声,问道:“你是不是见异思迁喜欢别人了?”

    贺雪生回过神来,瞧他气鼓鼓地瞪着她。就像在看一个出轨的女人一样,她失笑摇头,“小白,我是担心小周周。”

    “你担心她干什么,她有爸有妈还有爷爷奶奶。众星捧月都不足为过,你应该担心我,等你和爸爸生了孩子,我就是个没人要的拖油瓶。”沈晏白争起宠来一点也不逊色,连拖油瓶的话都说出来。

    贺雪生讶然,她一瞬不瞬地瞅着他。瞅得他小脸泛起红晕,她笑盈盈道:“我怎么没见过你这么帅的拖油瓶?”

    “哼,我就知道,你心里打着主意,都说后妈心狠,你以为肯定对我不好。”沈晏白白净的脸上满是怒意,竟越想越难过。

    到底是孩子,哪怕外表装得满不在乎,但是真的遇到了事,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贺雪生不逗他了,伸手将他搂进怀里,“小鼻涕虫,我什么时候说不要你了不对你好了?别自己吓自己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会抛弃我?”沈晏白寻求保证。

    “绝对不会,把心揣进肚子里去,嗯?”贺雪生点了点他红红的小鼻子,怀里是孩子柔软的身体,他身上带着淡淡的汗味,竟让她莫名的感到心安。

    沈晏白直视前方,傲娇道:“我估且信你一回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莞尔,一抬头,就撞进沈存希格外深邃的眸光里,她嘴角弯了弯,不想让这一大一小担心。沈存希会心一笑,移开目光,注视着前面的路况。

    回到依苑,兰姨手里拎着保温桶在玄关处换鞋子,看见他们走进来,她的神情有些不自在,“先生,太太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淡淡的点了点头,瞥眼看见她手里的保温桶,他问道:“去医院么?”

    “嗯,白若在医院里,她一个人在桐城,我给她送饭过去。”兰姨紧了紧手里的保温桶,目光落在沈晏白身上,她犹豫了半晌,道:“先生,我……”

    贺雪生正在换鞋,听到兰姨的话,她忍不住看向兰姨,“白小姐生病了么?”

    “她不小心从楼梯上滚下来,医生说有脑震荡,要留院观察。”兰姨回答道,她刚的话被打断,这会儿已经没有勇气再提起了。

    “伤得重不重?”贺雪生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重,只是手臂骨折了。”兰姨想到白若从楼梯上滚下来的情形,都还忍不住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“哦,那让王叔送你过去吧。”贺雪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谢谢太太,饭菜在锅里,那我先走了。”兰姨不敢停留,穿好鞋子就走了。

    贺雪生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的背影,嘀咕道:“好端端的怎么突然从楼梯上滚下来了?”

    沈存希伸手揽着她的腰,不悦道:“对别人的事不要这么上心,真正需要你关心的人在你眼前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问一句都吃醋,什么时候你心眼这么小了?”贺雪生一边调侃,一边和他走进客厅。

    “事关你,我一向心眼比针眼还小。”沈存希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道。

    贺雪生眉梢眼角都爬满了笑意,来到客厅,她看见沈晏白正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看电视,她走过去,道:“小白,先上去洗澡,出了一身汗,当心着凉。”

    沈晏白盯着电视,眼睛也没眨一下,“我先看电视,待会儿就去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不悦地皱眉,走过去直接关了电视,方法简单又粗暴。

    沈晏白:“……”

    贺雪生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沈晏白心不甘情不愿的上楼去洗澡了,而贺雪生则去厨房里盛饭。她站在流理台前,想起刚才兰姨欲言又止的模样,她微微锁紧眉头。

    白若看似柔弱,实则话里含枪夹棒、意有所指。好端端的,她怎么从楼梯上滚下去的?

    盛好饭出来,沈存希在客厅里打电话,他话不多,大部分是对方在说,她把菜端出来,径直上楼去看沈晏白洗好澡没有。

    沈存希站在落地窗前,看着那道纤瘦的身影上楼,他低声道:“查到什么没有?”

    “我让人撬开坟墓,里面确实有尸骨,他们24小时加紧提练出dna,已与连默父亲的dna做过对比,他们不存在血缘关系。”影子语气凝重道,当年连默父亲出了交通事故,曾有dna数据在警局作为备份。对方百密一疏,没有将dna数据销毁,才让他有了根据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依诺认为连默死了,其实他没死,他还活着?”沈存希眯了眯眼睛,即使这个结果已经在他的预料之中,他还是感到诧异。

    “是,他一定还活着。他当年是法律系出身,思维缜密,除了他,也没有人能设计出时间跨度如此大,一环紧扣一环的阴谋,存希,我们已经输在起跑线上了。”影子从未见过如此变态的人,七年时间,他把所有人都困在了他的计谋中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知道也不迟,一切都还来得及。”沈存希显然比影子乐观,不管怎样,他们至少已经知道敌人是谁。

    “只要知道他还活着,那么我们就不会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,不知道幕后黑手是谁,不知道对方动机是什么,就防不胜防。而现在的情形,比之前已经好了太多。”沈存希道。

    “对,你这样想我就放心了。”影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沈存希攥紧了手机,又和影子说了几句,他才挂了电话。连默没死,那么依诺的记忆,真的是被他强行灌输的吗?

    他不仅是法律系的高材生,也修读过心理学,如果是他,那么依诺的记忆,到底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?

    沈存希蹙紧眉头,他忽然转身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刚走到儿童房外面,就听到沈晏白和依诺在房间里说话,他脚步一顿,站在房间门口,沈晏白身上光溜溜的,贺雪生站在床边给他穿衣服。

    他走进去,冷声斥道:“你多大的人了,不会自己穿衣服么?”

    沈晏白看着沈存希阴沉的脸色,他缩了缩脖子,贺雪生回头看他,温声道:“不要凶他,我帮他穿也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舍不得她为沈晏白忙来忙去的,他伸手将她一拽,自己亲自给沈晏白穿衣服。刚才还动来动去不肯老实配合的沈晏白,这会儿看见爸爸脸色难看,只得乖乖配合。

    穿好衣服,三人下楼去,别墅里是恒温的,但是饭菜已经凉了,贺雪生懊恼极了,刚才不该那么早把饭盛出来。她只好把饭菜端回去重新热。

    吃完饭,贺雪生辅导沈晏白做功课,沈存希回书房去了。他打开抽屉,拿出银色u盘插进电脑的接口里,然后点开视频播放。

    这是贺雪生被绑架那天的视频,他目不转睛地看着视频,不错过任何一个细节,在视频最后,他看到镜头里出现飞鹰标志的项链,以及那张模糊的轮廓。

    他按了暂停,凑近了些,睁大眼睛仔细辨认。

    他虽与连默没什么来往,但是对连默的印象极深,电脑上的画面很黑,他根本看不清楚,他拿起手机,拨通严城的电话号码,“严城,你认识图像处理的人吗?”

    严城在医院里,兰姨刚到,他从病房里出来,靠在墙上问道:“什么程度的图像处理?”

    “能还原视频里不清醒的画面,把模糊的轮廓勾勒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沈总,这个恐怕只有fbi的人能做到。”严城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这个难度是大了点。”沈存希挂了电话,他看着视频里那个模糊的影子,假设这个人是连默,那么在废弃修理厂发生的惨案就与他脱不了关系,而那个时候,他就已经与依诺接触过了。

    他伸手撑着下巴,手指轻轻摩挲着下巴上新冒出来的青色胡茬,一脸的若有所思。他们已经事事落后于连默,现在既然知道他还活着,就绝不能再让他兴风作浪。

    时影科技公司,歌剧回归的幽灵,连默策划这些,到底又想达到什么样的目的?

    他手指来回的摩挲着胡茬,硬硬的胡茬刺着他的指腹,他凤眸微眯,重新拿起手机,打了个电话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存希下楼时,贺雪生正在客厅里陪沈晏白做功课,她见他手臂上挽着大衣,她诧异道:“这么晚还要出去?”

    “嗯,和郭玉约好了,我出去一下,很快就回。”沈存希走到她面前,伸手将她拉起来,也不管沈晏白是不是在看,对着她的嘴唇就吻了下去。

    贺雪生的脸一下子爆红,她捂着滚烫的脸颊,羞涩的不敢看他。

    沈晏白双手捂住眼睛,却忍不住透过指缝偷窥,心里有点淡淡的忧伤。唉,都怪他太小,还保护不了自己的女人。

    沈存希伸出舌尖描绘了一下她的唇形,目光灼灼地盯着她,“不要胡思乱想,我很快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连忙点头,“我知道了,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凝视着她的目光越发深邃,他薄唇微勾,他贴在她耳蜗处,哑声道:“等我回来再睡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听懂了他的暗示,她心里像揣了一只小鹿一般,顿时活蹦乱跳起来,她微垂下头,不去看他的眼睛。沈存希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然后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贺雪生在沈晏白身边坐下,她的心跳慢慢恢复正常,脸颊的红晕却没有消失,见沈晏白盯着她,她心里窘迫,伸手轻拍了下他的脑袋,道:“看什么看,快做作业。”

    沈晏白咬着笔,语意模糊道:“后妈虐待后儿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贺雪生无语极了。

    在依苑附近的咖啡厅里,沈存希走进去,一眼就看到坐在靠窗位置的郭玉,郭家在这附近有别墅,沈存希给他打电话时,他正好在家。

    郭玉穿着灰白色的运动服,像是刚结束了晚间的运动,短发有些微微凌乱,手臂搭在沙发上,神态慵懒地靠倚在沙发背上,显得有些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沈存希长腿一迈,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,侍应生过来问他喝点什么,他要了杯摩卡。

    咖啡厅里稀稀疏疏的坐着几个客人,正在小声交谈着什么,他打量了一圈,目光落回郭玉身上。这几年老大和韩美昕闹得不像样子,郭玉夹在其中,兄弟情谊也有所疏远。

    沈存希常年居住在国外,郭玉去法国看望过他几次,只是谈及婚事,郭玉总是避而不谈。

    沈存希打量着他,郭玉的俊美略显阴柔,不似老大那样粗犷,即便已经要满四十了,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出头。这些年他们都或多或少的有变化,只有他,仿佛被时光冻住。

    郭玉见他盯着自己瞧,他薄唇微掀,“你这么看着我可不太妙,是看上我了?”

    沈存希回过神来,抓起身旁的抱枕朝他砸了过去,见他伸手轻松的接住,他道:“我没有这癖好。”

    郭玉把玩着抱枕,抬头望着他,眼底像蒙了一层雾一般,让人瞧不透彻,“小四,我听说你最近麻烦不断?”

    “是,我记得连默以前与你交好?”沈存希问道,他们五个虽然感情好,但是不代表各自没有自己的朋友圈。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提起他了?”郭玉收起慵懒的模样,一本正经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沈存希拿出手机,点开一张照片递到他面前,“认不认识他?”

    郭玉接过手机,他看着手机上的照片,第一时间只看到满屏黑色,他道:“你耍我?这不是什么都没有吗?”

    “你再仔细看看。”

    郭玉将信将疑的举起手机,各种角度看了一遍,然后道:“这就是有火眼金睛,也看不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也不为难他,他拿回手机,搁在桌面上,他道:“我怀疑这照片里的人是连默,他一直在桐城,注视着我和依诺的一举一动。”

    郭玉皱眉,“你说得这么玄乎,让人心里直发毛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看看这张照片,你与他相处比我们久,总能看出什么来。”沈存希将手机递给他,郭玉再看照片,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,他竟觉得这照片里的人确实有些像连默的轮廓。

    “有点像,这照片是哪里来的?”郭玉问道。

    “前段时间依诺被绑架,这是当时老秦拍的视频,这个人只出现了一下,然后拍摄暂停,没有拍到他的声音。依诺说连默为了救她死了,但是我的人刨了他的坟墓,与他父亲的dna数据做了对比,他们不存在血缘关系,所以我怀疑他还活着,并且就在桐城。”沈存希道。

    郭玉轻敲着桌面,他道:“说起来,我有好多年没见过他了,现在想想,好像就是你老婆出事后,他就人间蒸发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警局爆炸,只是一个局,为了掩饰依诺被带走的事实。我现在几乎已经可以肯定,七年前的事情与连默脱不了干系,但是我想不通的是,他费尽心机把依诺带走,又为什么会把她送回来?他到底想要得到什么?”沈存希迷惑道。

    “你怀疑警局爆炸是他所为,何以见得?”郭玉冷静且客观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是他所为,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,这件事绝对与他有关。依诺失踪那两年,他曾出现在依诺面前,还让依诺误以为他为了救她而死。并且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,都与连默有关。我今天找你,是想让你帮我打听一件事。”沈存希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桐城即将上演的歌剧回归的幽灵,据说剧情梗要对外保密。这场歌剧让我感到不安,我想你帮我拿到剧本。”郭玉在政府任职,歌剧要上演,必须经过文化部的批准,让郭玉去拿剧本,会比他派人去拿容易得多。

    郭玉点了点头,“我明天就让人把剧本拿给我,我给你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沈存希感激道。

    “小四,你太见外了。说起连默,我想起一件事。”郭玉忽然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连默比我低两届,我读研时认识他,那个时候大家都说他读书读成了书呆子,有一次,他和一个学弟不知道为什么事打架,平时看着温文尔雅的男人,打起架来把学弟往死里揍,那凶狠如狼的模样我至今都还记得。后来那学弟被他生生揍断了几根肋骨,躺在医院里休养了大半年,病情才好转。只是让人奇怪的事,事后连默完全不记得自己揍过那学弟。”郭玉回忆道。

    沈存希蹙了下眉头,冷哼道:“也许他是想逃避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吧。”郭玉就是随口一说,也没有别的意思,沈存希说的那些,与他相知太远,都是一些没有证据的猜测。可如果连默要害他兄弟,他绝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咖啡送过来了,沈存希端起咖啡杯,优雅的抿了一口,他挑眉看着郭玉,道:“前几天我才知道,美昕就是小六。”

    郭玉神色恍然。

    沈存希瞧着他这副模样,兄弟不是做假的,知道他对美昕还没有忘情,他叹息了一声,“有些事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,再后悔也是追悔莫及,有时候适当的放下,才能成全他们的幸福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过的。”郭玉忽然出声。

    沈存希定定地望着他,知道他还有话没说完。

    “第一次看到美昕和老大出现在我面前,我想过要放手一搏,将她抢回来。但是我知道,如果我真的动手抢了,那么我和老大一定会反目成仇。为了这段兄弟情,我一忍再忍,一退再退。他却始终忌惮着我,其实美昕的心,早已经不在我身上了,只是他们当局者迷罢了。”郭玉说这段话时,神情有着莫名的悲伤与凄凉。

    换了任何人,他都动手抢了,偏偏那个人是他最敬重的人。

    沈存希心里觉得凄凉,这世上最惨也惨不过爱而不得,“老三,世间还有很多美好的女子,放下小六,也放过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让你来当说客的?”郭玉挑眉,他一直不结婚,成了薄慕年如梗在喉的鱼刺。他并非是在等什么,而是一直没有遇到能让他有冲动与对方共度一生的人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只是希望你们都能幸福。”沈存希不希望他的朋友被困在感情的世界里,最终裹足不前。

    郭玉抿着唇,神情间多了一丝落寞,幸福么?不是那个人,或许永远也幸福不了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存希回到依苑,兰姨已经回来了,沈存希看见她,朝她点了点头,然后转身往楼上走去。兰姨快走了两步,站在扶手旁,喊住沈存希,“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沈存希站定,转身看着兰姨,“兰姨,有事?”

    兰姨咬了咬牙,想起白若醒来时,一把鼻涕一把泪说想小少爷的模样,心里揪心不已,她道:“白若住在这里,是不是让先生不高兴了?”

    沈存希定定地瞧着她,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    “今天严城来别墅,说是给白若找了个工作,要带她去面试。”兰姨对上沈存希犀利的目光,忽然有些心虚,不敢看他。

    “对,是我的意思,你说她家欠了很多债,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工作,我让严城留意一下,给她找个高薪的工作,我做这些,不过是看在她是你侄女的份上,看样子,你似乎挺不高兴?”沈存希挑了挑眉,兰姨的反应出乎他的意料,按理说她应该很高兴的,可她不仅不高兴,还有点质问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兰姨后知后觉自己的表现太反常了,正常情况下,老板给她侄女找工作,还找了条件这么好的,她应该感恩戴德的,可她刚才竟在责怪她,“不,不是,白若就是有点受宠若惊,结果高兴得忘了形,从楼梯上摔下来了,先生,我没有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没别的事我先上去了。”沈存希转身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兰姨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后,她的心扑通扑通的狂跳着,整个人有些虚脱,她差点就曝露了白若的身份,若是让先生知道她把白若领进家门,还帮着她隐瞒她的身份,只怕不会原谅她。

    想到白若,她又可怜她那份做母亲的心。

    许久,她才转身向佣人房走去。

    她刚离开,走廊里走出一道高大的身影,沈存希盯着她的背影,兰姨太反常了,还有那个白若,她从楼梯上摔下来,到底是不小心还是有意为之?

    如果是有意为之,那么她的目的是什么?不想去上班,还是想留在依苑?

    他想起最近发生的事情,再加上白若与依诺长得有那么几分神似,莫非……,沈存希拿出手机,迅速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,只那端很快接通,“沈总,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沈存希转身往书房走去,边走边道:“严城,说说今天白若怎么摔下楼梯的。”

    严城把今天发生的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,末了他道:“白小姐伤得挺重,恐怕暂时不能去上班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关心她伤得怎么样,严城,你派人去打听一下白若这个人,兰姨在依苑工作多年,突然冒出个欠债的侄女,我不太相信。”沈存希吩咐道,如果不是兰姨刚才的举动反常,他也不会去怀疑这样一个无关紧要的人。

    只当她在这里暂住几日,等找到工作就搬出去,现在看来,白若有可能是有意伤的,目的就是留在依苑。如果是这样,他绝不能留这样一颗定时炸弹在依苑。

    “沈总怀疑她别有所图?”严城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管她有没有所图,知根知底的心里放心一些,你尽快去查。”沈存希说完,他挂了电话,此刻他已经走到主卧室外面,他将手机滑进裤袋里,推开门进去。

    贺雪生手里捧着杂志,歪在床头似乎睡着了。

    沈存希轻轻关上门,顺手落了锁,悄无声息的走过去。来到床边,他弯腰伸手拿走她手里的杂志,轻轻放在床头柜上。

    然后掀开被子,轻轻抱起她,将她放在床上。贺雪生受惊了一下,她微微掀开一条眼缝,看到是他,她下意识放松下来,呢喃道:“你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嗯,你先睡,我去洗个澡。”沈存希拉过被子盖在她身上,看她迷糊的蹭着枕头,似乎在找舒服的地方,他喉间轻动,伸手拨开她脸上凌乱的发丝,在她太阳穴上落下一吻,然后转身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洗完澡出来,贺雪生已经睡着了,他躺进被窝里,伸手将她揽入怀里,呼吸里萦绕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香气,与他身上的一样,他用力呼吸了一下,额头抵着她的后脑勺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存希做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,梦里有无数双手伸向他和依诺,要将他们分离。他紧紧地抱住她,死也不放手,然后一个幽灵般的男人出现,来到他们身边,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,轻而易举的将依诺从他怀里夺走,他被那无形的手紧紧拽住,怎么也无法靠近他。

    男人的轮廓始终模糊,他狂笑着,“宋依诺是我的女人,哈哈哈!”

    他拼了命想要挣脱那些手,可是却没用,只能眼睁睁看着男人抱着依诺跳跃着离去,他撕心裂肺的大喊:“依诺!”

    他满头大汗的醒来,睁开眼睛,映入眼睑的却是一室缱绻柔和的灯光,他惊慌失措的垂下眸,看见宋依诺还在他怀里,他的心才稍定,伸手紧紧抱住她。

    明明已经失而复得,为什么他却觉得,他随时都有可能失去她?

    他静静地望着她,心里空洞得可怕,他必须要做点什么,证明她是真实的,证明她还在怀里。他低下头去,吻住她微张的红唇。

    贺雪生还在做梦,她梦见自己在游泳,泳池里人很多,她穿着性感的比基尼,像一条美人鱼一样,在泳池里优雅自在的游着,引来大片艳羡的目光。

    忽然,她的泳衣上的带子掉落,一时春光外泄,她惊慌失措的按住带子,生怕被人瞧见自己的身体。结果她护住了上面,却发现有人在扯她的泳裤。

    她吓得不轻,张嘴想喊人,嘴唇却被人堵得严严实实,她整个人往池底沉去,慢慢的开始缺氧,她却看不清楚吻她的人,她拼命想要睁开眼睛,看看到底是哪个登徒子在轻薄她,她一定要打得他满地找牙。

    然后她真的睁开眼睛了,有一束光从头顶洒落下来,温柔而缱绻的,她怔怔地看着面前熟悉的俊脸,现实与梦境有点傻傻分不清。

    沈存希见她醒来,他的动作更加邪肆,挑眉笑道:“终于醒了,我的睡美人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感觉身上凉凉的,她身上的睡衣早已经不翼而飞,她想起那个梦境,不由得失笑,难怪她会做那样的梦,她开腔道:“怎么不睡?”

    声音一出口,她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哑得不像话。

    沈存希吻着她的脖子,呢喃道:“睡不着,想要你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心脏猛地紧缩了一下,身上的火热让她浑身一颤,她微微闭上眼睛,俏脸上蒙上了一层绯色。沈存希眯眼瞧着她,知道她这是默许了,他更激动了。

    他以唇膜拜着她,不停说着动人的情话,称赞她曼妙的身体,他的唇回到她唇上,一边吻一边道:“依诺,睁开眼睛看着我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心里羞涩,却还是听话的睁开眼睛,眼里浮现男人俊美的容颜,他额头上覆上一层薄薄的热汗,眸里有着说不出的蛊惑,他哑声道:“依诺,爱我吗?”

    他每次都会问,得不到答案还是要问。贺雪生依然没有回答,她微抬起头,咬了一下他的薄唇,男人眸底的暗芒更甚,他从她身上滚下来,翻身到床边,拉开抽屉,取出了小雨衣。

    贺雪生怔怔地望着他,她记得他从来不用这个,就是他们关系最紧张那段时间,他也不愿意用,怎么突然要用了?役刚女扛。

    沈存希没有让她胡思乱想太久,他重新回到她身边,以吻封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夜漫漫,情正浓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结束以后,两人都睡不着,沈存希抱她去洗澡。浴缸里,他坐在她身后,轻轻拥着她,他舒服地叹息了一声,“好喜欢和你这样,只有我们两个人最亲密的时刻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靠在他肩上,热水舒缓了她浑身的酸痛,她心里却还想着小雨衣的事,沈存希一直坚持要和她生孩子,按理说他不会避孕,可恰恰是他主动避孕。

    “沈存希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沈存希掬起水往她肩上浇去,她最近开始吃维生素了,停了长期避孕药,接下来每一次都有可能让她受孕。

    她身体这么虚弱,现在不宜受孕,为了避免意外受孕,接下来的每次,他都要避孕。其实看到避孕药时,他真的很想骂她。

    她身体本来就不好,还吃那种东西,她要是实在不愿意生孩子,他也不会勉强她,只要她在他身边,他就心满意足了。

    贺雪生咬了咬唇,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,她摇了摇头,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洗完澡出来,外面的天空正是黎明前夕,一天之中最黑暗的时刻,贺雪生靠在床头,沈存希跪在她身侧,手里拿着吹风机给她吹头发,贺雪生问道:“你去见郭先生做什么?”

    提起郭玉,沈存希想起一件事,他回国之初,她还打算和郭玉相亲来着,心里不由得吃醋,“问他做什么?很关心他?”

    贺雪生猜到他是介意之前她和郭玉相亲的事,她啼笑皆非,“我就随口问问,这也吃醋?”

    沈存希拿开吹风,低头在她俏脸上用力吻了一下,占有欲十足道:“你是我的女人,就是随口问问,我也不准你关心别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拿衣袖擦脸上的口水,娇嗔道:“沈存希,你好幼稚!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幼稚,我就是不准,你咬我?”沈存希一脸的我就是幼稚你奈我何的模样,贺雪生彻底无语了,这人的醋劲是越发大了。

    沈存希重新给她吹头发,他想起一事来,边吹边试探的问道:“依诺,有没有可能,连默根本没有死?”

    贺雪生猛地转头望着他,她的动作太突然,沈存希正抓着她一把头发,她头皮一紧,接着传来剧疼,她却顾不上,颤巍巍的问道:“你怎么会这么问?”

    沈存希见弄疼了她,连忙松了手,指间却已经缠绕了几根头发,他一时心疼得无以复加,“动什么,头发都扯掉了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管不了头发,她抓住沈存希的手臂,问道:“沈存希,你回答我,为什么这样问?”

    “我怀疑他没死。”沈存希这才注意到她的情绪不对劲,他道:“依诺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他死了,那些人追杀我们,他为了让我逃走,他留下来应付那些人,我听到了枪声,还听到他的惨叫声,我看见子弹打进他的身体里,我……”贺雪生全身都抖了起来,连默没死?她也怀疑过,毕竟在桐城,她已经几次看见了那道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可是听到沈存希说他没死,她却下意识想要反驳。

    沈存希紧紧搂着她,他道:“依诺,你只听到枪声,只听到他的惨叫声,你没有见到他的尸体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依诺,我派人去过你被囚禁的地方,那里什么都没有,只有一座孤坟,他们把坟推了,挖出里面的骸骨,提取了dna,拿去和连默父亲的dna对比过,他们没有血缘关系,连默没死,他还活着,他骗了你。”沈存希双手握住她的肩,将她扳过来面向他。

    关于连默的事,他不能瞒着她调查,因为只有依诺自己才能分辩出,她哪些记忆是真,哪些记忆是假。一切调查脱离了当事人,都是做无用功,而显然,他们只有同心协力,才能共同击退敌人。

    贺雪生不停摇头,“不,他明明死了,一定死了,沈存希,那些歹徒那么凶狠残忍,他们不会让他活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依诺,很多迹象表明,连默是诈死,我甚至怀疑,当年他出现在你面前,只是为了演一场戏,这场戏的目的,是让我们从你嘴里得知他已经死了,而这段时间我们都不可能再把任何事情联系到他身上,也方便他做更多的事。”沈存希目前只能这样假设,因为如果连默爱依诺,他不会这样利用她,更不会把她送回到他身边来。

    那么连默当初接近依诺的目的,就是为了利用她,以报连家的大仇。

    贺雪生脑子里乱得很,她眼前闪过一幕又一幕,在银灰色跑车里那张侧脸,在路边那道熟悉的身影,还有警局里那名侧写师画的侧写画,是连默吗?他真的还活着吗?

    她一直不敢相信连默还活着,她明明看见的,那些子弹打进他的胸膛,他血肉模糊的躺在那里,他怎么可能还活着?

    贺雪生越想越慌张,她捧着脑袋,就像有人拿着电钻在她头上钻着,她疼得直发怵,“你不要说了,沈存希,我不相信他还活着,那些只是巧合,好疼,头好疼……”

    沈存希发现她的不对劲,她脸色惨白,冷汗一颗颗滚落下来,他连忙扔了吹风,贺雪生已经挣脱他的手,冲到墙边,拿头撞着墙。

    沈存希大惊失色,他快步跑过去,她已经撞了好几下,他连忙拿手背撑在墙上,护住她的额头,她撞得很用力,他的手骨都快要断了。

    他一手揽着她的腰,将她带离墙边,“依诺,你别激动,听我说,深呼吸,什么都不要想,跟着我做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额头上已经撞红,她已经听不见沈存希的声音了,耳边轰隆隆作响,头疼欲裂,她不停拿脑袋撞着沈存希的胸口,失控尖叫,情绪完全崩溃,最后她不堪重负,双眼一闭,晕倒在沈存希怀里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你曾是我唯一(百度最新章节)  你曾是我唯一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如有侵权请-联系我们,我们会立即处理。

Copyright © 2018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- All Rights Reserved. | 沪ICP备1981992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