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

全部章节 第297章 一张母子照片

    贺雪生怔怔地望着银欢的背影,她一直不明白,为什么银欢对她有这么深的恨意?是因为当年贺允儿的事么?可贺允儿已然不恨她了,为什么银欢还是没有一点改变?

    直至目送她的身影消失在眼前,贺雪生才收回目光,她的手机响起来。 她拿起手机,看了一眼来电显示。是一个未知的电话号码,她迟疑了一下接通。

    “你好,哪位?”贺雪生礼貌的问道。

    那端一阵静默,传来沉重的呼吸声,贺雪生皱眉,又问了一遍,还是没有人说话,她拿下手机,直接挂断。最近这几天,总是有陌生的电话打进来,接通又不说话。

    她把电话号码拉入黑名单,然后过一天。对方又换一个号码打过来,简直烦不胜烦。她垂着眸,看着手机,还是将电话号码拉入黑名单,还标记上骚扰电话。

    她刚做完这些,手机再度响起来,这次上面有名字,看到来电显示,她唇边弯起,“喂?”

    “你爸怎么样了?他没事了吧?”电话那端传来男人关切的声音,他在应酬,周围应该很吵闹。可是他那边却很安静,像是在一个封闭的地方,还有淡淡的回音。

    贺雪生莞尔,“嗯,说是风寒,看样子还需要时间恢复。你长了千里眼么?我刚从家里出来,正准备回依苑。”

    “出来吧,我在门口。”沈存希说完,贺雪生就听到车门打开的声音,她抬头眺望着大门处。果然看见那里停着一辆车,男人从车里下来,正望着她。

    即使隔着浓浓的夜色,她依然感觉到男人炙热的目光,她放下手机,小跑着冲过去,离得近了,她反倒放慢脚步,扬声问道:“不是有应酬么,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”

    沈存希倚在门边,大手垂落下来,手里攥着手机,他笑吟吟道:“看不见你,想你了。所以我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慢慢走出大门,来到他面前,对他的依赖,有种说不出来的甜蜜,她眉梢眼角都带着笑,轻轻靠过去,扑进他怀里,她皱了皱小鼻子,因为他身上有股浓郁的酒气,她问道:“喝酒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喝了一点。”沈存希大手扶着她的腰,只有看到她,他一颗心才落回了原地。两人静静拥抱了一会儿,他低声道:“上车,我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拉开车门,示意她上车。贺雪生弯腰坐进后座,向老王打了声招呼,沈存希接着坐进来。老王发动车子,开车向依苑驶去。

    两人并排坐在后座,车里开着暖气,温度有些高,她呼吸里全是男人身上的气息,有些微醺。沈存希伸手将她揽进怀里,下巴轻轻搁在她头顶,她的头发散发出幽幽的香气,十分迷人。

    “累不累?”沈存希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累。”贺雪生摇了摇头,她抬眸望着他,昏黄的车厢里,他神情温柔,眼角带着疲惫。越是到年关,应酬就越多。他是能推则推,实在不能推的只能出席,结果出席也是打一圈就走。

    “沈存希,我是不是让你很累?”贺雪生低声问道,担心自己会让他感到累。

    沈存希挑高一侧眉宇,嗓音低哑的问道:“怎么这样问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就是一种直觉。”贺雪生说,有时候女人的直觉真的很准,沈存希有更广阔的世界,可自从与她重逢后,他都在迁就她。

    “傻瓜,你不在我身边,才会让我感到累。”那是一种渴望拥有,却再也不能拥有的累,累得连自己为什么还活着都不知道,仿佛整个人生都失去了希望。

    贺雪生仰头望着他青色的下巴,上面冒出短短的胡茬,会扎人,她情不自禁的伸手轻轻抚摸着他的下巴,敏感地发现男人身体倏地僵绷起来,下一秒,她的手被他捉进掌中,他将她的手递到唇边,张嘴轻轻咬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股酥麻从指尖遍布全身,她情不自禁的抖了抖,要将手缩回去,他却不肯,细细密密的啃着她的指尖,仿佛发现了新大陆,她似乎很敏感。

    沈存希心里不安,来源于七年前,就是这个时候失去了她。所以哪怕是在热闹的人群里,他依然感到不安,只有看见了她,他才会安心。

    “沈存希,你别咬,痒。”贺雪生闹了个大红脸,她用力想要收回手,他却不放手,深幽的目光瞅着她,带着十足的侵略性。

    贺雪生担心他会在车里做出什么有伤风化的事来,急忙坐直身体。下一秒,她又被他搂了回去,他放开了她的手,只是静静地抱着她,充满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“别乱动,让我抱抱你。”

    听出他嗓音里的深沉的欲念,她没敢再乱动,安静地靠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车子一路前行,昏黄的路灯洒落在车厢里,时明是暗,两人靠在一起,相依的姿态十分唯美。贺雪生想起一件事,她道:“沈存希,明天歌剧要演出了,你有没有时间,陪我一起去?”

    他们之前说好的,要抽时间去约会的。

    沈存希点了点头,“好,明天下午下班后我去接你,先吃饭再去看。”

    这部歌剧之前让依诺的反应那么大,虽然已经看过剧本,没什么特别的,但是他心里却总是感到不安,仿佛这部歌剧会带来什么巨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很快,车子驶入依苑,沈存希率先下车,替她拉开车门。贺雪生跟着下车,他宽厚的大掌握住她的,牵着她的手往别墅里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贺雪生洗完澡,沈存希在书房里开视讯会议,他比她忙多了,总是有做不完的工作。她没有去打扰他,坐在床上刷新新闻。

    本是无聊打发时间,却看到一个新闻,是关于那位前任警局局长的,听说明天开庭审理,她看着新闻,男人穿着黄马甲,头发被剃光,露出圆圆的啤酒肚。

    不看到这则新闻,她几乎都要忘记这个男人的存在了。她迅速浏览了一遍内容,听见门外响起脚步声,她将手机搁回床头柜上。

    下一秒,沈存希已经推门而入。开了一晚上的会议,他看起来很疲惫,贺雪生起身跪在床边,伸手向他。沈存希走过来,握住她的手,在床边坐下,他声音沙哑,透着疲惫,“在等我?”

    “嗯,很累吧,我给你按摩。”贺雪生跪坐在他身后,手指轻轻按着他的太阳穴。

    沈存希闭上眼睛,享受地靠在她身前,卧室里是恒温,他们都穿得单薄。她刚洗完澡出来,里面没有穿内衣,软软的一团顶在他结实的后背上,让他整个身体都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七年来了,从来没有对一个女人有这么深的迷恋,仅仅是这样的触碰,就能让他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他伸手握住她的手,止住她的按摩,一手反伸过去,扣住她的后颈,她趴在他肩膀上,他微转了头,薄唇压在她的唇上,一个高难度的吻。

    贺雪生眼眶湿热,他的花样真是层出不穷,她微微偏头,躲开他的薄唇,哑声道:“不是说很累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为什么,只要碰上你,就一点都不累了,依诺,让我好好吻吻你。”沈存希长臂一勾,将她勾进怀里,热情的加深这个吻。

    越心慌就越想吻她拥抱她,看她在他身下化成一瘫水,她的呼吸被他主宰,他不安的心才会慢慢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贺雪生被他压回床上,感觉到他浑身炙烫的气息,她知道接下来的绝不是一个吻那么简单,她微微闭上眼睛,承受他给的风暴。

    翌日,不到六点半,贺雪生就醒过来了,她睁开眼睛,怔怔地盯着天花板上的婚纱照,那么大片的白色,她最开始在这里醒来时,还会被吓一跳,难道他就一点也不觉得惊悚么?

    她动了动身体,浑身像是被大卡车碾压过,酸疼无比。腰间搭了一条铁臂,男人睡得正沉。她偏头望着他,他剑眉紧蹙,睡梦中不知道被什么困扰着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指,轻轻抚平他眉间的褶皱,赤.裸.的肌肤接触到冰冷的空气,顿时泛起细小的鸡皮疙瘩。她知道,她身上不着寸缕,而他也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昨晚他一直手折腾她到后半夜,他才放过她。她轻轻拿开他的手臂,在没吵醒他的情况下,轻手轻脚的下床。眼角余光瞥到垃圾桶里几只小雨衣,她脸颊滚烫,连忙拿起浴袍,匆匆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浴室的洗手台前,贺雪生看着身上暧昧的吻痕,想到他昨晚的勇猛,不管她怎么哀求,就是不肯放过她,她俏脸羞红一片。

    她怔怔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,随即想起了小雨衣,最近他们之间的欢爱,他似乎都在避孕。他那么想要孩子,为什么突然自觉的避起孕来了?

    贺雪生想不通,也不愿意多想,她拧开水龙头,接了水往脸上扑去,冰冷的水珠让她整个人都清醒了几分,她激灵灵打了个寒颤,连忙将水龙头拧向热水开关。

    洗了脸出来,她换上衣服,沈存希还没有醒,她径直走出主卧室下楼。

    楼下正在播放早间新闻,她走进客厅,看到65寸led电视屏幕上,正是桐城本地的早间新闻。有一条新闻,正是关于警局前任局长的,女主播的声音慷慨激昂,表达了谴责。

    贺雪生站在电视机前,电视机里传来女主播的声音,“警局前任局长因行贿受贿落马,于今日正式开庭,他本人已经供述了一部分罪状,承认自己曾因职务之便,收受贿赂,如今落得如此下场,他自称是咎由自取,称对不起国家对不起d的栽培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看着那位肥头大耳的前任局长被警察带出来,双手还戴着手铐,他躲避着记者的镜头,羞愧得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突然,他朝镜头看来,眼神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悲凉,他突然张嘴,无声说了句什么,随即被警察推上了车。

    贺雪生瞳孔微缩,她连忙拿起遥控板,重新倒回到刚才的片段,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唇形,他到底想说什么?

    沈晏白从楼上下来,拖鞋踢踢踏踏的,看见贺雪生已经起床,他显得非常惊讶,“花生,你好早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一直在研究那人的唇形,急得满头大汗,看完又倒回去再看。

    沈晏白来到她身边,见她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视上的丑男人,却舍不得看他一眼,他心里吃味,道:“这么丑的男人,你看他干嘛,别弄脏了眼睛。”

    他的潜在意思是,快看我吧,快看我吧,我长这么帅,才能让眼睛健康。

    贺雪生没理他,研究了半天,倒回了十几次,她终于琢磨出来,这个前任局长想要说什么,她轻声念出来,“想知道七年前爆炸的真相,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沈晏白一头雾水,“花生,你说什么?你是不是看这个丑男人看得走火入魔了?”

    贺雪生全身都软了下来,她脸色苍白,踉跄着倒退了几步,远离了电视屏幕,七年前爆炸的真相,他知道真相是什么?

    她咬着下唇,牙齿陷进唇瓣里,她连忙拿出手机,打电话给韩美昕,现在刚到七点,接电话的是个男人,“宋依诺?”

    贺雪生一怔,没想到接电话的会是薄慕年,她抬腕看表,这个点薄慕年能拿到美昕的手机,这说明了什么?她来不及细想,连忙道:“我找美昕。”

    那端传来韩美昕气急败坏的声音,“薄慕年,我说过不准接我电话,你听不懂么?”

    薄慕年邪气的挑眉,“怕让你老相好知道我在你家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韩美昕不想应付他,直接拿走手机,向客厅方向走去,“依诺,这么早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贺雪生还有点转换不过来,下意识问道:“薄慕年在你家?”

    那端沉默了一瞬,她压低声音道:“小周周的情况不太妙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明白了,是因为小周周,他们不得不重新扮演一对恩爱夫妻。她心里叹息,在这世上,只有孩子才能让女人妥协。

    “哦,美昕,你打算委屈自己么?”这不是一时的办法,有可能会变成一辈子的负担,她不愿意看见美昕为了孩子,而让自己委曲求全,除非她是真的爱薄慕年。

    “依诺,我能为小周周做的,也许就只有这样了。对了,你打电话给我有事吗?”韩美昕听到薄慕年的脚步声,她岔开话题。

    “是有一件事。”贺雪生将早上看到新闻的事告诉美昕,让她帮她查查这场官司几点开庭,她想去现场。

    韩美昕应承下来,“我查到了给你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贺雪生转头看见沈晏白气鼓鼓地瞪着她,她将手机放在包里,走到他身边,俯身看着他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和你说话,你把我当隐形人。”沈晏白气愤的指控道。

    “有吗?”

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贺雪生瞧他真的很气,她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,认真道:“小白,对不起,刚才我在想事情,想得太专注了,没有注意到你,别生我的气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沈晏白瞧她认错态度良好,也不再和她生气,他道:“这还差不多,我原谅你了。”

    吃完早饭,老王送沈晏白去学校,她送孩子出门,目送车子驶离,她这才转身回了别墅。刚走进去,就听到兰姨在和人讲电话,看见她进来,她匆匆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贺雪生蹙了蹙眉,不知道是不是她太过敏感,她总觉得出了白若的事后,兰姨和她生分了许多,好像有意防备着她。

    她转身上楼,回到主卧室,沈存希还没醒,睡得正沉。她拿了东西出门,下楼时,看见兰姨快步出了别墅,往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她来到客厅的落地窗,从这里能把前院的情形尽收眼底。她看见兰姨站在铁门边,对门外的人说着什么。从她这个角度,看不见门外站着什么人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兰姨打开铁门,让一个女人进来了,那个女人穿着鹅黄色羽绒服,远远的,她认出了她,是见过一面的白若。

    她神情微敛,兰姨对白若,似乎同情心过盛,沈存希已经说过,不让白若再来依苑,兰姨竟还背着他们让她进来。役鸟央扛。

    这个白若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,竟让兰姨对她死心踏地?

    兰姨和白若并没有看见站在落地窗后的贺雪生,两人径直往后院走去,兰姨压低声音道:“白若,先生说过了,我也不敢留你,现在先生和太太都在家,你收拾一下东西,赶紧走吧。”

    白若住了几天院,她知道依苑已经容不下她,所以找好了房子才来拿东西。她转头望着兰姨,眼角余光扫到了落地窗后那道纤细的身影,她目光微凝,心下已经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“兰姨,谢谢你收留我这么久,你对我和小白的恩情,我永世都不会忘。”白若刻意道。

    兰姨也没有生疑,她说:“我在这个家也做不了主,以后有什么困难,我能帮得上忙的,一定会帮你。你要见小少爷,也可以打电话给我,我要是能带出去让你见见,我一定不会拒绝。”

    白若感激涕零,“兰姨,你对我这么好,就是我的再生父母,我无以为报。”

    两人的身影渐渐走远,贺雪生站在落地窗前,其实听不到清楚她们在说什么,只是偶尔能听到一两个关键词,小白,小少爷,她们谈论的都是关于沈晏白话题。

    她眯了眯眼睛,心里有点不安,可又说不上哪里不安。

    她挽着包走出别墅,站在车身旁,她看着后院,脚步不受控制地往后院的佣人房走去。来到两层高的佣人房外面,她踌蹰了一下,然后走进去。

    贺雪生拾阶而上,来到二楼,刚好碰上从房间里出来的兰姨,兰姨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,她神情慌乱,失声道:“太、太太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贺雪生看着一脸心虚的兰姨,她轻叹道:“兰姨,你不用这样,我不会吃人。”

    兰姨不是怕她吃人,而是心虚的人总是会害怕,尤其现在白若还在里面收拾行李,她害怕贺雪生会把这事告诉沈存希,沈存希会解雇她。

    “没、没有,我就是诧异。”

    “白小姐在里面么?我和她说几句话。”贺雪生心里一直在想,白若为什么要假装她是兰姨的侄女,然后住进依苑来,这个谜底不解开,她心里始终不安。

    兰姨下意识拦住她的去路,她惶恐道:“太太,白若很可怜,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怕我欺负她?”贺雪生皱眉,她是什么脾性,兰姨不知道么?按理说,她与白若才认识多久,而她们又认识了多久?兰姨这么一古脑儿的护着白若,真让她不解。

    兰姨咬了咬牙,侧身让开,“没有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兰姨,沈存希要醒了,你先回主屋吧。”贺雪生说完,抬腿朝白若的房间走去。兰姨望着她的背影,知道自己又好心办了坏事,希望太太不要难为白若才好。

    贺雪生来到白若的房间外面,别墅的装修十分精致,哪怕是佣人房,也装得高大上。白若手里捧着一个相框,听到脚步声,她以为是去而复返的兰姨,她抬起头来,笑道:“兰姨,您……”

    目光对上贺雪生美丽的容颜,她顿时失了声,连忙站起来,手里的相框从手里滑落,“啪”一声掉在地上,上面的玻璃应声而碎,白若脸色惨白,“太、太太,您怎么来了?我收拾好东西马上走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的目光落在地上摔碎的相框上,她缓缓走过去,离得近了,那张照片清晰的浮现在眼前,照片里的女人戴着月子帽,怀里抱着一个孩子,正对着镜头笑得十分忧郁。

    白若见她盯着照片看,她连忙蹲下身去,想要捡起照片,贺雪生却比她先一步,捡起照片,白若上前一步,想要夺回照片,又顾忌她的身份,不安道:“太太,把照片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盯着照片,照片里的女人是白若,很青涩的模样,应该是好几年前的照片,她怀里的孩子,眉眼间有些熟悉,她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。

    “你生过孩子?”贺雪生诧异地望着她,照片里的女人看起来很年轻啊,可那个时候她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。

    白若双手紧张地揪着裤缝,她伸手抢回照片,像护着宝贝一样护在怀里,她道:“年少无知,做了些蠢事,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怔怔地看着她,她没想到白若还这么有故事,那个小小的婴儿,她总觉得眼熟,可到底在哪里见过呢?

    白若见她幽幽地盯着自己,她转过身去,将照片放进行李箱里,然后把整理好的衣服装进去。贺雪生站在旁边,看她把衣服往行李箱里装,然后她看见了行李箱角落里,似乎放着一个同心结。

    那个同心结她见过,编制的手法很独特,是沈存希他们三兄妹的身份象征。她连忙走过去,要拿同心结来看,白若眼疾手快,将行李箱盖住,并且落了锁。

    她有些慌乱道:“太太,对不起,我不该欺骗你们,谢谢你们收留我,我这就走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的心还因为看到同心结而震撼不已,她完全没听到白若的话,她问道:“你怎么会有这个同心结?”

    白若抬头望着她,她手指摁着行李箱,道:“太太,你就当什么都没有看见,这个同心结的来历,我不能告诉你,再见!”

    白若单手拉起行李箱,受伤的手将包挎在肩头,拉着行李箱大步走出去。

    贺雪生呆呆地站在屋子中央,这屋子里都是白若的气氛,一时让她感到窒息,照片、同心结,这到底说明了什么?

    她反应过来,连忙追了出去,她必须要问清楚,白若不可能是无端出现在这里的,她是有目的,可她有什么目的呢?

    贺雪生想起被沈晏白扔掉的那两大袋饺子,兰姨说是白若亲手为小白包的,刚才的照片,对,那个小婴儿,眉宇间长得很像沈晏白。

    还有刚才白若和兰姨的对话,白若叫沈晏白为小白,兰姨话不离小少爷,她脑子里一团乱麻,无数个疑点蜂涌而至,她理不出头绪来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,她要拦下白若,问清楚一件事,否则她会不安一辈子。

    白若看着走得慢,等贺雪生追到前院时,她已经走出大门。贺雪生不敢停留,她拔腿狂奔出去,白若已经坐上等在外面的计程车,她连忙道:“白小姐,请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白若见她追出来,知道贺雪生已经上钩,她转过头去,吩咐司机开车。

    贺雪生追到依苑外面,计程车已经驶出一段距离,她不甘心,拼命追过去,她边追边喊道:“停车,白小姐,停车。”

    坐在车里的白若无动于衷,她自然不会让司机停车,也不会让贺雪生追上她。有时候人的想象力无限大,她刚才给的那些提示,已经足够让贺雪生联想许多许多。

    接下来,她要做的,就是彻底消失在他们面前,让他们无迹可寻。

    计程车渐行渐远,贺雪生眼睁睁看着计程车在眼前消失,她气喘吁吁地停下,身后一辆黑色奥迪静悄悄停在路边。

    贺雪生双手撑着膝盖,喘得上气不接下气,喉咙口仿佛有火再燃烧,烧得她整个人都难受起来。

    白若、小白、兰姨,还有那个同心结,到底要说明什么?为什么她竟看不清了?

    保镖队长见她站在马路边怔怔出神,与车里的保镖交换了个眼神,然后推门下车,来到贺雪生身旁,道:“贺小姐,外面冷,请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转头看着保镖队长,她道:“你去查查刚才那个女人住在什么地方,我要知道她住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会找人去查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望着雾蒙蒙的街边,白若的出现绝不是偶然,看来她要知道真相,只能去找兰姨问个清楚。贺雪生回到别墅,刚穿过花园,别墅的大门打开,沈存希连拖鞋都没穿,就从别墅里跑出来。

    看见她时,他眼前一亮,飞快跑过来,一把将她拥进怀里,不安道:“你跑哪里去了?我找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被他紧紧抱着,骨头都快被他捏碎了,她讶然道:“你怎么了?沈存希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的手臂勒紧了她,他凤眸里有着浓重的不安与恐惧,他做了一个梦,梦见她被人囚禁起来,他怎么都找不到她。

    他惊醒过来,看见床上不见她,他吓得不轻,连拖鞋都来不及穿,匆匆跑下楼来找她。

    “依诺,以后不要不声不响的离开,我真的害怕,怕醒来再也见不到你。”沈存希整个人都在轻颤,那种睁开眼睛看不到她,满心都是绝望的日子,他再也不想体会。

    贺雪生轻叹一声,她伸手轻拍他的背,这世上能让沈存希这样胆颤心惊的事情不多吧,“我不会不声不响的离开,你别害怕。”

    安慰着他的同时,她觉得此刻的画风有些奇妙,不是女人最怕男人抛下自己么,现在怎么角色互换了?

    她垂眸,看到他冻得通红的脚趾,上面沾满了灰,她道:“怎么不穿鞋,都多大的人了还不会照顾自己,我们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的心落回原位,他缓缓松开她,垂眸静静地凝视她,不知道为什么,他越幸福就越不安。就怕这是他做的一场梦,等他醒了,他在法国的卧室里醒来,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虚无,他再也无法拥抱她。

    “依诺,答应我,不要离开我,我会受不了。”沈存希焦急的寻求她的承诺。

    贺雪生心口钝痛,瞧瞧她把他折磨成什么样子了?犹记得初见,他是那样自信的人,没有他得不到的,只有他不想要的。

    可如今却因为她早起,不在他身边,他就变得这样患得患失。

    是不是,离七年前他们结婚的日子越近,他就会越不安?

    “沈存希,你不要这样子,我会留在你身边,不会离开你。”贺雪生心里难受到极点,如今惶惶不安的人变成了他,唉!

    沈存希凤眸里掠过一抹狡猾的笑意,他道:“你说的不会离开我,那从现在开始,我去哪你去哪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白天要上班。”贺雪生惊奇地瞪着他,他刚才所有的软弱,都是为了提这个要求做铺垫吧?

    “你可以让人把文件送到沈氏来,要不然我也可以去你办公室办公,反正我就是不愿意和你分开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沈存希这番话说得理直气壮,一点也不会觉得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贺雪生皱眉,“文件哪里能送来送去的,那都是商业机密,万一泄露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他闹这一出简直异想天开,她似乎低估了他的不安,否则他怎么连这样荒唐的主意都想得出来。

    沈存希板着脸,“我们是一体的,你怕泄露什么商业机密?还是你心里其实一直把我当外人?”

    “沈存希,你别闹了,年底事情本来就多,你这样会加重员工的工作量,尤其是严城的工作量。”贺雪生无奈道。

    “你心疼他?”沈存希眼神冷下来,不悦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心疼他,我只是觉得这样太无理取闹了,我身边有保镖跟着,我不会有事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!”沈存希任性地打断她的话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越接近那个时间,他就越不安,恨不得将她绑在身边。他知道,她身边有保镖,他不担心她的安全,可他又说不上来,他到底在不安什么,担心什么。

    “依诺,要不你别去上班了,每天跟着我,我养你!”

    “你别闹了,走啦,进去了,你光脚踩在地上不冷么?”贺雪生拉着他往别墅里走去,被他这一闹,她完全忘记了白若的事。

    进了别墅,贺雪生找来拖鞋,让他穿上,然后直接拽他回主卧室,将他拽进浴室,她打开花洒,等热水来了,她示意他坐在浴缸边缘,她蹲下去,仔细给他洗脚。

    沈存希垂眸盯着眼前的女人,她的一举一动落在他眼里,有种别样的温馨,像相处了几十年的老夫老妻。细细想来,他们好像从来没有这样相处过。

    贺雪生给他洗好了脚,然后关掉花洒,她拿了毛巾过来给他擦脚。擦干一只,放进拖鞋里。沈存希却闲不住,把脚从拖鞋里拿出来,脚尖在她腿根处蹭着。

    贺雪生红了脸,抬头瞪着他,不悦的伸手拍开他的脚,道:“沈存希,你老实点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委屈地将脚放回拖鞋里,她擦完另一只脚,然后起身将毛巾搭好,一转身,鼻子差点撞在沈存希的胸膛上,她下意识后退了一步,腰上伸来一双大掌,将她牢牢抱住,“依诺,我不想和你分开,要不你跟我去上班,要不我跟你去上班,你选一个?”

    贺雪生唬着脸瞪他,“沈存希,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像什么?”

    “像什么?”

    “像吃奶的娃。”

    闻言,沈存希的目光越发深邃,若有似无的瞟着她的胸部,薄唇勾起一抹邪肆的笑意,意有所指道:“我确实是个吃奶的娃,不过只吃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贺雪生后知后觉自己被调戏了,比脸皮厚,她绝对比不上沈存希,她索性不理他,洗了手转身走出浴室。

    沈存希亦步亦趋地跟在她后面,眼也不错地盯着她,“你刚才跑出去干嘛?害我到处找你。”

    此刻的沈存希,不应该是快到四十岁的男人,应该是个四岁的孩子,她走出主卧室,边走边道:“我出去走了走。”

    经他提醒,她又想起了白若的事,她抬头望着沈存希,一脸的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沈存希被她盯得心里发毛,“怎么这样看着我?”

    “沈存希,你不觉得白若突然出现在依苑很诡异么?”贺雪生知道,白若一定看见她追她了,可是她为什么要跑?她想隐瞒什么?

    沈存希眉尖一蹙,他道:“我不是已经把她赶出去了,她又回来了?是不是跟你胡说八道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沈存希,你为什么这么紧张?”贺雪生突然问道,没有错过他突然紧张起来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她要是胡说八道了什么影响我们感情的事,我怎么可能不紧张?依诺,你今天怪怪的,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沈存希与白若接触得不多,有那么几次,白若刻意接近他,他是担心白若乱说,让依诺疑心。

    贺雪生定定地看着她,她现在无凭无据的,连她自己都没有理清楚头绪,又怎么和他说?她摇了摇头,“没什么,你去吃早饭吧,吃完了去上班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跟过去,他总觉得她有心事,可她不说,他就无从得知,那个白若,早知道留下她会有这么多的后患,他当初就不该妇人之仁留下她。

    两人下楼,兰姨站在餐厅入口,战战兢兢地看着他们,贺雪生扫了她一眼,她连忙道:“我去弄早餐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看着她逃之夭夭的背影,心里越发肯定兰姨有事瞒着她。可到底是什么事呢,为什么她越想越不安?

    沈存希吃完早饭,老王已经送了沈晏白回来,正准备送他们去公司,他们坐进车里,一路上贺雪生都心事重重的,沈存希打电话吩咐严城,让他把重要的文件全部拿到佰汇广场去。

    贺雪生以为他是说着玩的,没想到他动真格的,他这是要寸步不离的守着她,她一时无语,过了好久,她才道:“沈存希,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一部电影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说看。”沈存希把玩着她的手指,像是把玩着上好的古玉。

    “有两个相爱的人,爱得恨不得时刻都黏着对方,然后他们被人锁了起来,要见证他们的感情有多深有多浓。一开始他们很开心,每日都待在一起,游山玩水,引亢高歌,让人很是羡慕。但是渐渐的,两人离得太近,所有的缺点都曝露出来,然后两人因爱生恨,最后不再相爱,请求将他们锁起来的人,把锁解了。那人什么都没说,只给了他们一把枪,只有杀死对方才能解脱。”贺雪生说到这里,声音顿住。

    沈存希挑了挑眉,“你放心,我不会锁着你,你还是有自己的空间。我也不会嫌弃你,你身上的每个缺点都是我的最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贺雪生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你曾是我唯一(百度最新章节)  你曾是我唯一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Copyright © 2014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-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|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-给我写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