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全部章节 第298章 依诺去了哪里?

    贺雪生以为沈存希就是说着玩玩的,结果到了佰汇广场地下停车场,她下车他也跟着下车,她乘电梯上楼,他也跟着乘电梯上楼,这是铁了心要和她一起上班了。

    等到了办公室外面。就看到沈氏的高层等在那里,贺雪生感觉自己快疯了。可沈存希压根不在意,直接让严城带他们去会议室。

    贺雪生无语极了,她瞪着他,道:“沈存希,会议室我要用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叫他们去办公室。”沈存希一脸正经道。

    贺雪生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的结果是,贺雪生把会议室让给了沈存希,而她的会议则是在会客室里开的,相对于沈氏的高层来说,佰汇广场的员工要少一半。

    做了年终总结,贺雪生头疼的回到办公室,她习惯性的拿起手机扫了一眼,看见上面有未接来电。她连忙解锁,给韩美昕回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依诺,官司下午两点开庭,你要出席吗?”韩美昕这会儿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冷静,已经没有早上面对薄慕年的歇斯底里。

    “嗯,我会去。”贺雪生想起早上那个前任局长的口型,总觉得应该去一趟,或许她就能知道七年前警局爆炸的真相了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下午没有官司,我陪你一起去。”韩美昕道。

    贺雪生答应下来,她挂了电话。此刻已经快十一点了,沈存希占据了她的会议室。开了整整两个小时的会。透过全景玻璃窗,她看见会议室里坐在首席位置的男人,他是那样的意气风发。

    她发现,他走到哪里都是人群的注目焦点,这会儿也不例外,办公室里好多小妹妹都在偷瞄他,经过会议室外面时,都会忍不住往里看一眼,然后脸红的跑开。

    贺雪生心里挺不是滋味,他霸占了她的会议室。还跑来勾引她的员工,哼!

    云嬗走进来,就看见贺雪生神情不悦地盯着会议室那边,看到几个小姑娘故意绕到会议室外面去看帅哥,她心里明白她在不悦什么,忍不住笑道:“雪生小姐,沈总现在是一刻也不愿意跟你分开啊,连开会都搬到我们这里来开会了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收回目光,瞥了云嬗一眼,关于云嬗跟哥哥的事,她没有再过问,偶尔想起来心里还是不太舒服,她道:“谁知道他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云嬗把文件放在办公桌上,“早上你让保镖队长去查的人不见了。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,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眯了眯眼睛,白若留下一堆的谜题,就这样消失不见了,真是凑巧了啊,“不知道她住在哪里?也不知道她的具体信息?”

    “是,她像是突然平空出现,又突然消失,一点线索都没有,不好找。”云嬗不知道贺雪生为什么突然要查一个叫白若的女人,心底有些疑惑,“雪生小姐,你为什么要找她?”

    “没事了,你出去吧。”贺雪生挥了挥手,翻开文件,她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白若的事情,总觉得她的出现带着什么目的。如今她从沈宅搬出去就消失了,更让她感到困惑。有些答案,看来只有兰姨能解答了。

    十一点半,沈存希结束会议,高层鱼贯涌出会议室,从哪里来回哪里去。沈存希来到贺雪生的办公室,严城将文件搁在办公室一侧的玻璃圆桌上,从今天起,他就要在这里开始办公。

    贺雪生抬头望着他,见他鸠占鹊巢,她不满道:“沈存希,你闹够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沈存希走过去,不顾她的抗拒,伸手将她从办公椅上拉起来,然后自己坐上去,将她拉到自己腿上坐好,双手搂着她的腰,用力呼吸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,他道:“我喜欢跟你待在一起,想看到你的时候能马上看到你,想吻你的时候能马上吻你。”

    “沈存希,你马上四十岁了。”贺雪生小脸微凛,提醒着他的年龄,他是个成熟稳重的男人,不是20出头的小伙子,谈个恋爱就要与她时时刻刻粘在一起。役节介才。

    沈存希吻着她颈侧敏感的肌肤,不以为意道:“嗯,我的青春期来得有点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贺雪生深深的折服于他的厚脸皮,居然还敢说自己的青春期来得有点晚,说不过他,又撵不走他,她只能拼命让自己去适应他在这里的日子。

    “沈存希,你放开我,我要出去。”这里的办公室都是全景玻璃窗的,没有放下窗帘时,外面能把里面瞧得清清楚楚,她还没有大方到和他表演恩爱给别人看。

    “一早上都在开会,我想抱抱你。”说完,他拿起遥控板,将窗帘放下来,与外面隔绝,然后薄唇吻住她。

    他吻得很急,牙齿咬到她的唇瓣,有点点痛意,她抽气一声,他仿佛知道自己咬疼了她,舌尖安抚似的舔着她的伤口,一下一下的,没完没了。

    贺雪生浑身僵绷的身体慢慢柔和下来,沉迷在他的吻里,一吻结束,两人都气喘吁吁的,贺雪生趴在他肩头,调整自己的呼吸。

    “沈存希,下午我要出去一趟,你回沈氏去吧,别让你的员工来回跑。”贺雪生声音很哑,还带着刚被吻过的暧昧气息。

    这声音落在沈存希耳朵里十分有感觉,身体慢慢的变得灼热了。其实他在这方面一直属于很克制的,25岁那年,他碰了青涩的她,整日里魂牵梦萦。即使有过需求,但那个人不是她,他就意兴阑珊,不肯将就找个女人发泄。

    30岁,他找到她,两个感情正浓时,他总是要不够她,一碰到她,就想把空白的那五年全都弥补回来。他总以为一切都来得及,可是好景不长,他们在一起也不过半年时间,她就彻底消失了。

    这七年,他不是没想过要放弃,他想过找个女人将就,哪怕只是为了发泄生理欲.望。可是每每那个时候,他的脑海里总会浮现出她的音容笑貌,让他无法将就。

    或许感情就是这样,有那样一个人出现过后,连将就都变得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他对着她的耳朵吹热气,声音暗哑,“喂饱我,我就答应下午让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耳根子立即红透了,她连忙要从他腿上跳下来,结果被他紧紧的搂着,还刻意让她感受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滚烫温度,“你不答应,我就不让你走。”

    “沈存希,你无赖!”贺雪生羞得无地自容,办公室是全景玻璃,相对来说隔音效果也没有墙壁那样好,他每次出手折腾她,都要把她折腾得声音都喊哑了,现在居然要求在办公室里,他是不想让她出去见人了。

    沈存希凤眸熠熠生辉地盯着她尴尬羞窘的模样,邪肆的挑了挑眉,“考虑好了吗?三、二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!”为了能出去,贺雪生豁出去了,大不了她死死咬着唇,不让自己喊出来。

    沈存希凤眸里掠过一抹奸计得逞的笑意,他忽然将她打横抱起,向里面人的休息室走去,边走边吻她,将她的呻吟全数吞进去。

    贺雪生从床上下来时,已经一点多了,她整理好衣服,睨着床上那个吃饱喝足,格外慵懒的男人,她双腿都在打晃。

    他绝对是故意的,知道她不敢叫出来,还偏偏可劲的折腾她,看她憋得眼眶通红,可怜兮兮的哀求他,他不仅不放开她,反而折腾得更狠。

    沈存希靠在床头上,这里的床不如家里的大,一米五的床,此刻床单凌乱不堪,男人身上披着皱皱的衬衣,两指间夹着一根燃了一半的烟,邪魅的吸了一口,目光灼灼地打量着眼前身材纤细的小女人。

    贺雪生被他看得不好意思了,她挥了挥小拳头,警告道:“看什么看?再看把你的眼睛挖掉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倾身将烟蒂摁灭在烟灰缸里,他掀开被子,长腿一迈,从床上下来。贺雪生连忙背过身去,不敢看他。身后传来穿衣的窸窣声,她耳根子红透了。

    三两下将衬衣纽扣系上,再套上毛衣,想逃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沈存希穿好长裤,看她要逃,伸手握住她的手臂,贺雪生心头一跳,用力甩开他的手,结果没甩开,反而因为用力过猛,自己倒进了他怀里,贺雪生心惊胆颤,呼吸里满是男人充满侵略性的荷尔蒙气息。

    他们在办公室里待了这么久,再加上他们的衣服都起了褶皱,长了眼睛的人都知道他们在办公室里干了什么好事,她真的不要出去见人了。

    “沈存希,时间来不及了,你放开我。”贺雪生满脸都是淡淡的红晕,看得沈存希心头一荡,呼吸又沉重起来。

    他不是一个重欲的人,可是遇上她,总是叫他难以自持。

    他双手按着她的肩,将她的身体扳过来,哑声道:“给我系纽扣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目力所及,是他结实的胸膛,上面还有几条暧昧的抓痕,是刚才她报复性的给他添上的,她移开视线,咬着下唇道:“你自己有手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给我剥掉的?依诺,做人要有始有终。”沈存希促狭地看着她满脸的红晕,一阵的心猿意马。

    贺雪生找不到反驳的话来,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给他系纽扣,温软的手指尽量避免碰到他的肌肤,可是这种方钻形的纽扣不好系,无法避免。

    男人咽口水的声音落在耳朵里格外清晰,她脸上的红晕更深,也顾不得会不会碰到他,只想几下给他系好了,自己好抽身。

    系好纽扣,沈存希盯着她的眼神已经可以用饿狼盯着猎物的眼神来形容了,她连忙转身,“你刚才答应我了,下午搬回沈氏去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双手插在裤袋里,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,贺雪生去拿了包,想了想,又拿钥匙将第一格抽屉锁起来,担心沈存希会看见里面的长期避孕药,会大发雷霆。

    其实她现在根本不用吃避孕药了,因为沈存希会避孕,哪怕刚才在休息室里没有小雨衣,他也没有释放在里面。

    沈存希站在办公桌旁,见她锁抽屉,眼神幽暗,知道她是怕他看见抽屉里的长期避孕药,他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,等她望过来时,移开视线看向别处。

    锁好抽屉,贺雪生提着包出门,走到电梯前,她发现沈存希跟在她后面,好在这个点大家都去吃午饭了,办公室里只有云嬗,否则她不知道以后该怎么站在这些员工面前。

    她瞥眼看见他身上的衬衣,心里就窘迫,“沈存希,你跟着我干嘛?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让我回沈氏么?”沈存希站在她旁边,道。

    贺雪生没有再多问,以为他真的要乖乖的回沈氏去,电梯来了,他们一起走进去。沈存希伸手按了负一楼,贺雪生与云嬗站在一块儿,一副耳观鼻,鼻观心的模样。

    电梯里很安静,不过几十秒时间,就到了地下停车场,云嬗去取车,沈存希陪贺雪生站在边上等着。不一会儿,云嬗开车驶过来,沈存希拉开后座车门,示意贺雪生上车。

    贺雪生没有多想,她弯腰坐进去,直到沈存希也跟着坐进来时,她才诧异的问道:“沈存希,你不回沈氏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说了要回?”沈存希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,压根儿不理会她惊诧的模样。

    贺雪生咬了咬牙关,抬头看了一眼云嬗,压低声音道:“先前啊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掀开一条眼缝瞅了她一眼,淡淡道:“我只说放你出去,没说不跟着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贺雪生这才反应过来,自己是被耍了,亏得她还献身,她欲哭无泪,他太狡诈了,“沈存希,你言而无信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睁开眼睛,定定地望着她,贺雪生被他瞧得心里发毛,她不自在的移开视线,在心里骂自己怂,耳边传来沈存希温柔的声音,“累了一早上了,饿不饿?”

    贺雪生倒真是饥肠辘辘,今天一早上发生了太多事,又被他折腾得死去活来,岂能不饿?她抬腕看表,两点开庭,现在过去已经快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沈存希凤眸微眯,看向窗外,他出声让云嬗把车停在路边,去买两份三明治。云嬗下车,车里只有他们两个,贺雪生不满道:“为什么你不去,要叫云嬗去?”

    沈存希睨了她一眼,哪里不清楚她的心思?“我敢肯定,我一下车,你就会叫云嬗开车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贺雪生心里腹诽,他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吗,这么清楚她的心思。

    沈存希伸手抚了抚她的头发,他还不了解她么?她为了摆脱他,连献身的事情都干了,半路将他扔下,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云嬗拿着两份三明治回来交给沈存希,重新发动车子驶离。

    贺雪生狼吞虎咽的吃了一个三明治,又喝了一杯玉米汁,终于有了饱腹感。她拿纸巾擦了擦嘴,偏头看见沈存希正优雅的吃着三明治。

    她发现沈存希真是天生的贵族,能把路边摊小吃,吃出七星级酒店大餐的味道,看着就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沈存希见她盯着自己,挑眉道:“还要不要吃?”

    贺雪生移开视线,摇头道:“我吃饱了,你吃吧。”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车子停在了法院外面,外面聚集了许多记者,都在等着前任局长落马审判的第一手消息,而犯人已经被警察押进法院了。

    贺雪生与沈存希下车,媒体记者认得他们,有记者不放过这样好的采访机会,飞快跑过来围住他们,问他们为什么出现在这里,是来听审的么?

    沈存希四两拨千斤的回答了,然后拥着贺雪生走进法院。韩美昕正在里面等贺雪生,看见她和沈存希一起过来,她诧异极了。

    可这会儿也来不及多问,审判马上开始了,他们得赶紧进去。

    四人一起进了法庭,法庭上庄严肃静,里面坐了许多人,他们在最后一排找了个位置坐下,沈存希凑到贺雪生耳边,压低声音道:“你请假出来就是为了观赏他怎么输掉这场官司?”

    贺雪生忍不住想翻白眼,她有这么无聊么,她转过头,凑到他耳边低声道:“早上我看到新闻,他对着镜头用唇形说了几个字,是关于七年前警局那场爆炸的,我敢肯定,我要是错过了这次机会,恐怕再也不会知道七年前爆炸的真相了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微蹙了眉头,所以他今天要不是死皮赖脸的跟过来,她压根不打算告诉他这件事?这样一想,他就心浮气躁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已经开庭,检诉方指控了嫌疑人廖军几大罪状,辩方律师开始辩论,廖军坐牢已经是勿庸置疑的了,只是看能辩到坐多久。

    检诉方律师与辩方律师开始了长达一个小时的辩论,就廖军的每个罪状做详细阐述,最后,法官问廖军,他还有什么要补充的。

    廖军身穿黄马甲,整个人苍老了许多,他转过身去,目光从旁听席上掠过,可是看的不是他的妻儿,他的目光落在最后那一排的贺雪生身上,众人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,也看到了贺雪生,众人心中都感到诧异。

    贺雪生倏地攥紧拳头,沈存希也坐直了身体,警惕地看着他,不知道他接下来会说出什么。

    廖军长久的注视着贺雪生,直到法官敲响木槌,他才收回目光,回过头去看站庄严肃穆的法官大人,他道:“我没什么可说的了。”

    廖军的妻子痛哭失声,在法庭上就闹了起来,“廖军,你答应过我,会尽量争取宽大处理,你明明还有话要说,为什么不说,你是冤枉的。”

    法官用力敲了几下木槌,“肃静肃静!”

    廖军的妻子不依不饶,最后被保安强行带出去。法官当庭宣判,廖军犯罪情节严重,判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力终身。

    五点钟,法官宣布退庭,贺雪生几人走出法院,廖军看着她时,明明还有话要说,他为什么宁愿坐牢,也不肯多说,难道真如他的妻子所言,他另有苦衷?

    韩美昕站在她身旁,她道:“廖军这个案子,我之前和律所里的同事讨论过,判他无期徒刑也不算过分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若有所思地望着沈存希,沈存希瞧她的神情,总觉得有些不舒服,“怎么这样看着我?”

    贺雪生收回目光,摇了摇头,道: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廖军被起诉的罪状里,好像少了一条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一落,其他三人纷纷看着她,云嬗已经知道她指的少了一条是什么了,难怪她刚才那样看着沈存希,她们上次潜进警局时,这位前任局长可是把脏水泼给了沈存希。

    “关于七年前警局爆炸,死了那么多人,可是廖军落马,这件事居然提也没提,难道这件事与他没有任何关系?”贺雪生不解道。

    韩美昕感觉得到现在的气氛有些诡异,她一直在桐城,日日往法院跑,所以她比较了解当年的事,“那件事发生以后,上上任局长引咎辞职,廖军才坐上了警局一把手的位置,他自然不需要对这件事担责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早上他分明对着镜头说过,他要披露当年爆炸的真相,以求宽大处理。刚才他的妻子也说了,他有话要说的,为什么最后什么也不说了?”贺雪生蹙紧眉头,难道他是看见沈存希在,所以不敢说了?

    沈存希心中愠怒,知道她绕来绕去,又绕到他身上来了,他不悦道:“依诺,你到底想说什么?说我胁迫他,不让他说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贺雪生咬着唇,明显心虚。

    韩美昕被他们弄得一头雾水,“你们在说什么啊,我怎么听不懂呢?”

    沈存希心中越发怒了,他咬紧牙关,道:“你问问你的好姐妹吧,她一直怀疑七年前的爆炸是我弄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韩美昕失声惊呼,虽然她当年讨厌沈存希当时的优柔寡断,但是他没有理由这样做,“依诺,这世上谁都有可能害你,但是他不会,你不知道他因为你,差点死掉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知道沈存希是她的亲人后,虽然一时间还有些不能接受,但是这会儿见依诺误会他,还是忍不住替他说话。

    “什么死掉?”贺雪生诧异地看着韩美昕。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韩美昕!”沈存希不悦地打断韩美昕的话,投去警告的一瞥,韩美昕不甘的闭上嘴,她这是帮他好不好,不识好歹,难怪要被依诺误会。

    贺雪生抬头望着沈存希,他俊脸上掠过一抹尴尬,他道:“走了,不是说晚上同我去约会么?我们去吃饭,吃完饭去看演出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伸手揽着她的腰,往台阶下走去,贺雪生怔怔地看着他,“沈存希,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事,你不要胡思乱想,走路看路。”沈存希别扭将她的脑袋推回去,让他告诉她,他曾在她墓碑前自杀过,他还真的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自己为什么那样懦弱?竟想到要追随她而去,后来漫长的岁月里,让他明白了一件事,那就是这个世界如果没有她,他真的已经生无可恋了。

    沈存希越是别墅,贺雪生就越是肯定,他有事瞒着她,可是什么事呢?韩美昕知道,兰姨知道,薄慕年也知道,每每他们要说的时候,都被沈存希打断,他到底有什么事瞒着她?

    “沈存希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怀疑我了?”沈存希再次打断她,每次她怀疑他时,都让他心如刀绞,可是再疼都是他自己选的。有时候他真的很想敲开她的脑袋瓜子,看看她脑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他有必要制造七年前的爆炸么,有必要让人将她偷偷带走?有必要囚禁她么?这么多的疑点,这么多不符合逻辑的地方,她却还是怀疑他,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贺雪生垂下眼睑,弱弱道:“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我并不想怀疑你,可是就是控制不住的……”

    脑子里好像有一根筋,总是拧不过来,其实与沈存希重逢之后,她对他是怎样的,她心里一清二楚,七年前,就算他放开了她的手,也不会制造爆炸,掩盖她被人绑架的真相。

    可是她就是忍不住怀疑他,就像是习惯性的一样,对他没有信任。

    沈存希脚步顿住,他垂眸凝视她,忆及秦知礼说过的话,他心下一片悲凉,他伸手将她拥进怀里,也不管这里是庄严的法院门口,他道:“依诺啊,不管你怀疑我什么,不要怕我生气,如实告诉我就好。”

    她肯把她心底的怀疑说出口,说明她并非对他全无信任的,只是被人灌输了一些半真半假的东西,让她感到迷茫,她才会有这样的表现。

    这些都不要紧的,他能够承受得住。

    贺雪生心底一震,垂落在身侧的手缓缓抬起来,捏着他的羊绒大衣,她将头埋进他怀里,“对不起,沈存希,我不是有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都明白,我不怪你!”他怎么舍得怪她呢?她遭遇的这些,都是因他而起。

    韩美昕与云嬗站在他们身后,看他们旁若无人的拥抱,两人面面相觑,刚才一副要大吵一架的模样,这会儿就握手言和了,快得令人咋舌,简直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那边警车忽啸着出来,车窗半开着,廖军坐在车上,双手被拷在椅背上,他看见站在法院前面的一男一女,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他原本打算豁出去,把七年前的真相告之天下,可是那人拿他妻儿相挟,他不能拿他们来冒险。那段秘辛,恐怕真的要长埋于地下了。

    贺雪生听见警报声,她抬头望去,看见那辆警车忽啸着驶出法院,到底什么才是真相?她要继续调查下去吗?

    云嬗去取了车回来,韩美昕听说他们晚上要去看演出,她不想那么早回去面对薄慕年那张刻薄的俊脸,索性去当他们的电灯泡。

    好在云嬗也买了这场演出的票,结果巧合的是,云嬗买的票与沈存希买的票是连座的。

    歌剧七点开始演出,现在还早,他们先去吃晚饭,沈存希投资开的茶餐厅就在歌剧院临街,因此他们直接去了茶餐厅。

    这里有沈存希长期包间,不对外开放的,沈存希将菜单交给三位女士,让他们点菜。然后云嬗的手机响了,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有些不安地扫了贺雪生一眼,起身出去接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是贺东辰打来的,提醒她不要忘记晚上要去看演出的事。

    云嬗挂了电话,回到包间,贺雪生他们已经点好了菜,不一会儿菜上来了,茶餐厅的餐点非常地道,据说是沈存希花高价去香港请回来的厨师,资格过硬。

    吃完饭,时间还早,他们步行过去,在剧院外面看到风尘仆仆的贺东辰。

    贺东辰最近都在出差,看样子刚从飞机上下来,就直奔这里,神态上还掩饰不住倦意,双眼也充着血丝,看起来很累。

    贺雪生抽出被沈存希握住的手,快步跑过去,“哥哥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贺东辰俊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,目光掠过其他三人,最终落回到她脸上,嗓音沙哑,透着疲惫,“刚下飞机,你们约好了来看歌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被勾起了兴趣,不来看看觉都睡不着。你这么累,就别看了,先回去休息,我让云嬗送你。”贺雪生心疼他,一到年底,他就全世界各地飞,巡视产业。

    贺东辰摇了摇头,“没事,耽误不了多久,演出快开始了,我们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那边已经有人鱼贯涌了进去,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对这部歌剧的好奇。贺雪生见他不肯回去,也没有再强求,五人走进检票口,检了票进去,韩美昕和云嬗去买爆米花与饮料。

    等她们买了回来,再往演出大厅走去,因为他们的票是VVIP票,在最适合观看演出的中间位置,有专人带领他们过去。

    原本贺雪生是坐在最中间的,但是他们中间只有韩美昕是单着的,最后韩美昕坐在最中间,她左手边是云嬗贺东辰,右手边是贺雪生沈存希。

    七点整,演出开始,与歌剧魅影相比,回归的幽灵在服装与舞台效果上更加华丽,让人身临其境,震憾其中。

    这部剧投资了五千万,只演三场,如今看来,票价这么贵,也是有道理的。剧情与沈存希拿到的剧本一样,剧情的跌宕起伏让在场的观众连连惊呼。

    然后是那场大火,烧掉了瑰丽的别墅,别墅女主人被人从地下通道里救出去。贺雪生张大眼睛,目光转睛地瞪着舞台上用灯光制造出来的大火,她整个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回归的幽灵,讲述的不是爱情故事,而是悬疑恐怖,她看着华丽的别墅被烧成灰烬,看着那个站在人群里瑟瑟发抖的小男孩,她转身望着沈存希。

    她记得,七年前她住进沈宅,查到当年沈宅大火,放火的人是沈存希,连沈老爷子都承认纵火的是沈存希。为了保护他,他才会将他驱逐出国。

    她浑身颤抖不休,后面的剧情完全没有看进去。

    沈存希感觉到她的情绪变化,他转过头来望着她,看她额上布满冷汗,他伸手握住她的手,她的手一片冰凉,他担忧道:“依诺,你怎么了?你的手怎么这么凉?”

    贺雪生怔怔地看着他在火光里显得格外妖异的俊脸,她不停摇头,“没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明明感觉到她不对劲,“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,要不别看了,我们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抽出手,整个人仿佛身处冰窖,她抖着唇,道:“我真的没事,看演出吧。”

    接下的剧情全都围绕着这场大火,身边的每个人都有嫌疑,痛失爱人的男主人患了失心疯,命人查出纵火犯,一时间人人自危,只有男主人的心腹敢接近他。

    后来在男主人众叛亲离时,才查出纵火犯是自己的儿子,男主人大怒,将儿子送出家门,任他自生自灭。许多年后,儿子回来夺取家产,利用可怜的孤女的爱情,将这个家搅得鸡犬不宁。

    剧情反转,就在众人以为儿子是真心爱上孤女时,才发现他一直利用孤女,从未爱过她。知道孤女已经查明他当年纵火的事情,他设计在婚礼上整死孤女,孤女死在爆炸中,发誓做鬼也不放过他,然后灯光暗下去,众人的注意力都在舞台上,黑暗中,传来孤女凄厉的声音,“我回来了,你可还记得我?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沉浸在跌宕起伏的剧情中时,没有人知道,贺雪生何时消失的。沈存希怔怔地盯着舞台,剧本的后半段全改了,他在剧本上根本没有看到这些剧情,只看到了那场大火。隐隐约约,他感觉到这部歌剧似乎与他有关。他回过神来,才发现一直坐在他身旁的贺雪生不见了。

    此时灯光大作,沈存希腾一声站起来,惊惶道:“依诺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其他三人跟着站起来,看向那个椅子,椅子上空空如也,什么都没有。众人惊诧极了,他们刚才都沉浸在剧情的起伏中,根本不知道贺雪生什么时候不见的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会不见了?是不是去洗手间了?”贺东辰一个箭步冲过来,狭窄的通道顿时显得拥挤起来,他的神情,在灯光下犹为可怖。

    这么多人,雪生怎么会凭空消失了?

    “她没有从我这边出去,她要是出去了,我肯定知道,也肯定会陪着她。”沈存希道,他这边是通往出口,去洗手间最近的位置。

    韩美昕与云嬗面面相觑,刚才他们都沉浸在剧情的起伏中,根本没有注意到贺雪生是什么时候走开的。此刻她们心里都非常着急,云嬗连忙拿出手机给贺雪生打电话。

    此时所有人都往演出厅外面走,边走还边讨论刚才的剧情,似乎意犹未尽,也有说最后那道声音很惊悚的。

    吵吵嚷嚷的,吵得人头疼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,嘈杂声中,贺东辰听见熟悉的手机铃声,他低头看去,手机在沈存希脚边,他弯腰捡起手机,心里害怕到极点,她连手机都没有拿,到底去哪里了?

    云嬗看到手机,她挂了电话,脸色变了,她道:“雪生小姐也没有从我们这边离开,我们三个人,就算都沉浸在剧情中,过道这么窄,她从我们身边走过,我们不可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也连忙摇头,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看了那样惊悚的演出,她毛骨悚然,“依诺会去哪里?她怎么会凭空消失了?”

    他们四个大活人,连依诺什么时候离开都不知道,这太惊悚太诡异了。

    贺东辰双手紧握成拳,力道大得几乎要将手机捏变了形,他脸色铁青,怎么也没想到,歌剧没什么特别,对方的目的是带走雪生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到底怎么做到悄无声息带走雪生的?

    沈存希脸色也没到哪里去,一个大活人就在身边消失了,他气急败坏的一脚踢在座椅上,座椅纹丝不动。他双手叉腰,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,“依诺到底去哪里了?我确定,她没有出去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神色阴戾,盯着那个座椅,他皱紧眉头,如果他们都没有看到雪生离开,那么就是这座椅出了问题,否则她不可能消失。

    “云嬗,打电话叫他们进来,就是把这里掀个底朝天,我也要把她找出来。”贺东辰无法原谅自己的粗心大意,他们小心又小心,谨慎又谨慎,还是撞进了对方的圈套里。

    沈存希转头看着舞台,舞台中央,演员已经散去,他目光阴沉,拿起手机给郭玉打电话,“老三,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,让时影科技公司在桐城消失!还有,今晚的演员,一个都不准离开剧院。”

    他要一个个审问,直到找到依诺的下落,七年前,他已经犯过一次错误,如今怎么还能再犯?

    今晚,他就不应该带依诺前来观看演出,应该直接让郭玉驳回他们的演出申请,是他的疏忽大意,给了敌人可趁之极。

    依诺究竟去了哪里?这一次,他是不是又要等上七年,才会见到她?

    思及此,沈存希整个人都陷入绝望的狂躁中,他眸里骤然迸发出强烈的光芒,他绝不要再等七年,绝不!他拿起手机,开始不停的打电话,安排一系列寻找依诺的事情,只有让自己忙碌起来,他才不会疯,否则他不知道自己疯起来,会不会让人直接将剧院炸平!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你曾是我唯一(百度最新章节)  你曾是我唯一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如有侵权请-联系我们,我们会立即处理。

Copyright © 2018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- All Rights Reserved. | 沪ICP备1981992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