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全部章节 第300章 好一出情深不舍的场面

    偏殿的门“哐当”一声推开,韩美昕吓得不轻,猛地转过身去,瞪着站在门口的男人,男人仿佛从天而降的煞神,浑身都散发出暴戾之气。

    他鹰隼般的目光扫向殿内。立即有人过去开了灯,当他看见偏殿里的情形时。瞳孔紧缩,几乎是冲了进来,扑到贺雪生身边,将她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贺雪生被人抱进一副温暖的怀里,她整个人愣愣地看着前方,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呼吸里满是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强烈气息,那么熟悉,熟悉得让人安心。

    她张了张嘴,半晌才发出音节来,“我…怎么了?”

    外面所有的人都涌了进来,沈存希像是溺水的人。抱住了唯一的浮木,紧紧搂着她不撒手。要不是真实发生了,他怎么敢相信,他寸步不离地守着她,竟还让人有了可趁之机。

    “依诺,谢天谢地,你还在。”沈存希的声音都在颤抖,搂着她的大手,似乎要将她揉进骨血里。失而复得的狂喜淹没了他,他眼眶一片湿润。

    贺雪生怔愣住,茫然的视线逐渐聚焦,她眼睛在偏殿里转动。“我怎么会在这里?我们不是在看演出吗?”

    沈存希心底一震,他缓缓放开她,目光灼灼地盯着她,不放过她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,“依诺,你不记得你为什么来这里了么?”

    贺雪生摇了摇头,茫然地望着他,“我怎么会到这里来了?”

    沈存希眉尖轻蹙,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在这里,他眯了眯眼睛。没有追问,而是先检查她有没有受伤,至于她身上的衣服,总透着怪异。

    这一身白,看着刺眼,让人心里不舒服,他道:“现在先不管这个,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没事。”贺雪生低头,也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,她吓了一跳,“我怎么穿着这个,沈存希,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沈存希拧紧眉头。他还没从一团乱来理出头绪来,他转身对着身后的保镖道:“都转过身去。”

    保镖瞧他神色阴沉,齐刷刷地转过身去不敢乱看。沈存希伸手脱掉贺雪生外面的白色长袍,然后解了自己的大衣披在她身上。手指微颤的给她系上纽扣。

    刚做好这些,严城已经带着人从暗道里出来,看见贺雪生在这里,他松了口气,“沈总,暗道里没有异常,也没有发现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阴沉的点了点头,找到依诺,他一秒都不想待在这个诡异的地方,他伸手将她打横抱起,冷冷的吩咐道:“把这里都拍下来,不要放过任何一个角落,什么事等回依苑再说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双手揽着沈存希的脖子,抬头触上他阴戾的神情,她抿了抿唇,目光里掠过一抹冷意,转瞬便消失了。

    韩美昕见沈存希抱着贺雪生走了,她连忙跟上,刚走两步,脚踝传来剧烈的疼痛,她整个摇摇欲坠,要往地上栽去。

    郭玉眼疾手快,伸手扶住她,她才避免了摔倒在地,她抬起头来,谢字刚出口,看到郭玉时,她连忙缩回手,“我自己能走。”

    郭玉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手,心知她在避嫌,他柔声道:“你受伤了,要么让我扶你,要么让我抱你出去,你自己选。”

    郭玉的声音里带着强势,现在不是避嫌的时候。

    韩美昕咬着下唇,还没来得及拒绝,郭玉的手搭在她腰上,扶着她往门外走。韩美昕心里很不自在,尽量避免与他有身体上的接触,可是难以避免。

    郭玉看出来她的想法,一时嘴里似含着黄连,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贺东辰从暗道里出来,刚才他在后面检查暗道,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地方。可是暗道里很干净,对方没有留下任何线索。

    他站在偏殿里,看着严城到处拍照,有件事他想不通。对方费尽周折将他们骗来剧院,又制造出这么大的动静,可是最后他们没有带走雪生,这是为什么?

    严城拍完照,看见贺东辰若有所思地看着那堆鲜花,刚才他们过来时,沈太就在鲜花里,他走到贺东辰面前,道:“贺总,有没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“严城,今晚的事你怎么看?”贺东辰觉得,他有可能是关心则乱,无法全面的思考问题,所以才会询问严城的看法。

    严城将手机放回西装口袋里,他道:“之前我们调查过,这部歌剧耗资五千万,只在桐城上映三场,出资的是时影科技公司。这个公司想必贺总也有所了解,上次沈太被困警局,就是他们攻击了云小姐他们的服务器。我和沈总怀疑,这与失踪的连默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继续说下去。”贺东辰点了点头,道。

    严城继续道:“目前为止,我们还没有见过连默,但是我相信,他肯定在沈总与沈太周围虎视眈眈。今晚这个局,如果他想要带走沈太,我想我们并不能第一时间阻挡,他可以像七年前一样,带着沈太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可是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,他并没有带走沈太,那么只能说明一件事,他还有目的没有达到,才不能带走沈太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黑眸微眯,严城说的他都想到了,如果这个人是连默,他为什么没有带走雪生,而是让他们虚惊一场?

    他的目的是什么?

    看来所有问题的答案,都在雪生身上,他必须找雪生谈一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存希抱着贺雪生快步走出剧院,剧院外面有很多保镖,见他们出来,保镖立即上前,拉开劳斯莱斯的后座,沈存希将贺雪生放在车上,他回头看着剧院,黑夜里,这座剧院像是会吞噬人的怪兽,他抿紧薄唇,转身上车。

    劳斯莱斯驶离剧院,郭玉扶着韩美昕出来,她脚受了伤,走得极慢,走出剧院时,劳斯莱斯已经消失在茫茫黑夜中。

    郭玉的车子驶了过来,司机下车,拉开后座车门,韩美昕站在车门边,她道:“我自己回去就好,不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话虽是如此,韩美昕心里其实也有些不满,好歹她是沈存希的妹妹,她受了伤,他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有问过,眼里除了依诺,再无旁人。

    唉,她这个妹妹啊,还没有老婆重要。

    他要等一等她,她现在也不会面临这样为难的局面。

    郭玉淡淡地望着她,灯光下,他的模样温文尔雅,不会给人一种咄咄逼人的气势,但是却让人拒绝不了。韩美昕是了解郭玉的,所以他这样不声不响地望着她,就说明了他的决心。

    她无奈的低嚷道:“知道了,知道了,怎么过了这么多年,你这臭脾气还是没改?”

    就像当年一样,他说要出国就头也不回,说要分手,就不给她任何纠缠的机会。可既然如此,为什么这些年来,她每当需要一个人时,他为什么总会默默地出现在她身边?

    郭玉俊脸上浮现一抹淡淡的笑,她都还记得啊。

    韩美昕坐进车里,郭玉跟着坐上去,国宾用的红旗轿车,郭家有两台,一台是郭父在用,一台是郭玉在用。内部豪华大气,不比国外进口豪车差。

    两人各自坐在位置上,中间隔着一个扶手台,韩美昕有些局促不安,她从椅子摔下去后,摔得灰头土脸的,这会儿身上尽是灰尘,她唯恐弄脏了他的车。

    郭玉看她一直动来动去,他轻笑道:“你还是和从前一样,静不下来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顿时不动了,是被吓的,她窘迫道:“我衣服脏,怕弄脏你的车。”

    郭玉脸上的笑缓缓隐去,剩下无尽的怅然与失落,只有最生分的人,才会在乎这些,他和她,已然是站在世界两端的人。

    车厢里静默下来,韩美昕拂了拂头发,她的手机响了,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上面大赤赤的三个字,她下意识看了郭玉一眼,却只看到他俊美的侧脸,他正在看窗外的夜景。

    她犹豫了一下,知道薄慕年的性格,她不接,他必定还会再打过来,她接通,冷冰冰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回来,小周周看不到你不肯吃饭,把自己关在房间里。”电话那端传来薄慕年清冷的声音,今晚他眼皮一直在跳,做什么都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上次心神不宁时,还是韩美昕摔下楼梯难产。他当下丢下正在开会的高层,飞车赶回家,却没有见到她。

    韩美昕道:“我尽快回去,你先哄哄她出来,别让她把自己关房间里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车子停下来,前面司机转过头来道:“书记,韩小姐,医院到了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想要捂住手机,已经来不及了,那端传来薄慕年含怒的声音,“你夜不归宿,是和他在一起?韩美昕,你好样的!”

    说完,电话已经挂断。韩美昕怔怔地看着黑下去的屏幕,唉,又误会了。

    郭玉转过头来,看着她盯着手机发呆,他道:“美昕,下车吧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将手机放回包里,她开门下车,郭玉来到她身边,伸手扶着她,韩美昕想拒绝,看到他的侧脸,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们本来就没什么,一再避嫌还是因为那只大醋桶,现在她巴巴的避嫌,反倒让人觉得她对他余情未了。

    郭玉扶着韩美昕去了外科,她从椅子上摔下去扭了脚,再加上受到惊吓一阵疯跑,又伤了筋骨,虽然已经将错开的骨头接回去,但是还要养很久。

    医生特地交代,她现在不能穿高跟鞋,最好在家静养一个月。然后开单,让郭玉去付钱。

    现在的人,很少关心本城新闻,医院里的人也没有认出郭玉就是桐城最年轻的书记,他去付了钱,又去医院对面的超市买了双运动鞋回来。

    韩美昕的脚包扎好,她正坐在外科诊室外面的长椅上发呆,郭玉拿着鞋子过来,看见她忧郁的侧脸,他站在原地许久,才慢慢走过去,在她腿边蹲下来,“把鞋穿上,我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回过神来,她垂眸看着郭玉,一直觉得他的性格太闷,三棍子打不出一句话来,她脱下高跟靴子,里面是一条打底裤,穿着运动鞋,说不出来的土。

    “郭玉,谢谢你啊,一晚上让你忙来忙去。你不用送我回去了,我打车回去就好。”韩美昕客气道。

    郭玉站起来,伸手扶着她,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真闷!韩美昕叹息一声,他们之间本为就尴尬,这会儿更是没话可说了。上了车,郭玉报了地址,司机开车往金域蓝湾驶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再交谈,半个小时后,车子停在金域蓝湾外面,郭玉率先下车,他绕到车这边,打开车门,扶着她下车。

    夜风拂面,一股寒意扑面而来,韩美昕冷得缩了缩脖子,郭玉见状,薄唇似乎勾出一抹笑来,他抬手解下自己脖子上用作装饰的围巾,系在她脖子上。

    韩美昕诧异地望着他,一股温暖的男性气息瞬间包围了她,她伸手要摘下围巾,却被他制止了,“进去吧,我就不送你到家门口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避嫌,他们都知道。

    可有时候人心往往就这么奇怪,越是避嫌,反倒越是猜忌他们之间有什么,倒不如坦坦荡荡,反而不会让人怀疑了。

    韩美昕还是摘下了围巾,将围巾放回他手里,她抬头望着他,道:“郭玉,你该知道,我们之间的关系,要比普通人更敏感,我不想惹他生气,再见!”

    韩美昕说完,转身一瘸一拐的往小区里走去。

    郭玉手里握着围巾,冷风袭来,尽往脖子里钻,他只觉得浑身瞬间凉透了,大手下意识紧紧握住围巾,

    韩美昕走进小区,就看到路灯下的薄慕年,他身上穿着家居服,脚上还踩着室内拖鞋,脚边散落了一地的烟蒂,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。

    看见韩美昕进来,他黑眸里藏着绵长的讽刺,刻薄道:“好一出情深不舍的场面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皱紧眉头,不想和他吵架,她慢慢往单元楼下走,薄慕年直起身体,三步并作两步追上她,伸手将她拽进怀里,韩美昕踉跄了一下,疼得抽气了一声,她瞪着他,“薄慕年,你疯了,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,我疯了!”薄慕年气极道,“一晚上我都心神不宁,生怕你出了什么事,可你呢,你在和旧情人约会!”

    韩美昕心里一震,她抬头望着他,似乎在确定他话里的真实性,男人以为她在置疑,他自尊心不容许自己被她置疑,他忽然低头,铺天盖地的吻落了下去,撕咬着她的唇。

    韩美昕愣了一下,随即激烈的反抗起来,她不想要他的吻,每次,他们都会两败俱伤,她不想要,“薄慕年,你放开我……”

    薄慕年没有放开她,看到她和郭玉回来,看到郭玉给她系上围巾,那一瞬间他嫉妒得红了眼,恨不得冲出去将他们分开,她是他的,他不允许任何人觊觎。

    韩美昕刚张开嘴,他的舌头便伸了进来,韩美昕被他按在路灯上,被他疯狂的吻着,她心里很害怕,双手拼命捶打他,可是怎么挣扎都没有用,他不放。

    韩美昕气急,张嘴狠狠的咬下去,男人痛得闷哼一声,许久,才放开她。

    灯光下,他唇边染了鲜血,看起来格外邪魅,就像来自地狱的撒旦,他黑眸牢牢地锁住她,吐出一句让人心底生寒的话来,“美昕,如果我不放你,你们永远都不可能光明正大,他就永远是我们婚姻里的第三者,你那么爱他,你舍得他牺牲政途吗?”

    韩美昕浑身直哆嗦,她咬着唇,唇瓣被他咬破了皮,疼得她直颤,“薄慕年,你疯了,他是你兄弟。”

    薄慕年放开她,往后退开一步,他薄唇微勾,狂肆道:“兄弟如手足,老婆如衣服,谁穿我衣服,我断他手足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韩美昕震惊于他眸中的杀气,她眼中一片悲凉,“从始至终,你都不相信我,我心里真正爱的人是谁。薄慕年,如果有一天我彻底离开你,不是因为别人,而是因为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身一瘸一拐的往单元楼走去,爱一个人怎么会这么累?她一直小心翼翼地藏着自己的心,维持着与他只上床不谈爱的关系。可是当她对他动心时,他的眼里只看得到别人,当她绝望只想离去时,他却百般纠缠。

    他们总是错过了最佳时机,所以时至今日,他们才会落得两败俱伤的下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存希送贺雪生去了高级私人医院,进行了全身检查,确定她没有受伤,他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检查完,贺雪生累得昏昏欲睡,沈存希一秒钟都没有离开她,就是去照CT时,他也坚持要陪在她身边,可见他今晚真的已经被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拿到检查报告,确定贺雪生没问题,他抱着她上了车,吩咐老王开车回依苑。折腾了一晚上,回到依苑已经凌晨一点。

    依苑内灯火通明,沈存希抱着睡着的贺雪生进去时,看见贺东辰、云嬗与严城都在客厅,兰姨靠在墙边正在打瞌睡。

    贺东辰站起来,还未说话,就被沈存希用眼神制止了,不想吵醒贺雪生,他抱着她上楼,将她放回床上,掖好被子,他这才转身下楼。

    来到客厅,沈存希看了一眼睡意朦胧的兰姨,让她送壶茶过来,然后回去睡觉。

    沈存希看着贺东辰道:“依诺刚刚做了检查,没有受伤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点了点头,他重新坐下,兰姨很快泡了壶茶过来,等她离开后,严城才过来,将晚上洗出来的照片交给沈存希。

    沈存希一张张翻看,晚上他心系依诺的安危,根本无心查别的,这会儿翻着照片,他道:“他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知道他说的“他”指的是谁,他道:“我也怀疑是他,但是让我想不通的是,他明明有机会带走雪生,他为什么又把她留下了?他花了这么大笔钱,做了这么多事,难道就是为了吓我们?他不会这么无聊吧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翻完了照片,照片上没有任何异常,他将照片丢回到茶几上,“连家人都病态,当年我母亲被连老爷子囚禁了15年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依诺那不见天日的两年,必定也是被连默囚禁了。”

    之前依诺所说的话,都因为她的记忆出现偏差全部推翻,所以很有可能,连默才是囚禁她的人。

    连家人的爱情都太变态了,但是让他想不通的是,他想得到依诺,这么好的机会,他明明已经得逞了,为什么又放弃了?

    “如今这些都是我们的猜测,就算连默站在我们面前,我们也没有证据将他定罪。”贺东辰道。

    “定罪?”沈存希像是听到一个好笑的笑话一般,“贺东辰,你知道我们一直输给他,是输在哪里吗?他是律师,比任何人都清楚法律的漏洞,我们要想将他定罪,比登天还难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抿紧薄唇,他心知沈存希说得对,如今他们拿连默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云嬗坐在旁边,听到他们的对话,她道:“或许我们可以从七年前的事情下手,警局前任局长廖军落马,他曾受恩于连家,一定知道些什么,我们从他下手,一定可以打探出什么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赞成云嬗的说法,连默要做这些事,他一个人是绝对做不到的。既然我们现在已经有了怀疑对象,要顺藤摸瓜,揪出七年前的真相,就并非难事。”贺东辰道。

    严城站在旁边,一句话都没有说,听他们商讨。

    今晚这件事,让大家心有余悸,贺东辰与沈存希确定了方案,又加派了人手保护贺雪生的安危,见时间不早,贺东辰与云嬗才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沈存希送他们上车,目送他们离去后,他转身望着严城,道:“你一晚上都没有说话,是不是还发现了什么?”

    严城思忖了一下,道:“沈总,有件事我觉得奇怪。”

    晚上严城并没有去看演出,事发之后,他一直在忙着调查,还是清点后台的东西时,发现了剧本,他才有了联想。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“歌剧里有一部分剧情,总让我觉得熟悉。”严城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剧情?”沈存希一晚上受惊过度,这会儿整个人松懈下来,只觉得头疼欲裂,今晚他差一点又犯了七年前同样的错误。

    如果连默的目标是依诺,他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不是已经失去她了。

    “歌剧里有一场大火,女主人被人从暗道里救出去,一直到后面的剧情,都在讲述你的人生。”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连默为什么不带走沈太上,而忽略了这部斥资巨大的歌剧本身要讲述什么。

    沈存希倏地抬眸盯着他,思及晚上的演出,那些剧情他只觉得熟悉,却并未往自己身上联想,现在经严城一提,他才发现,真的像是演的他的故事,包括七年前的爆炸,依诺失踪,似乎都与他有关。

    严城神情凝重,“沈总?”

    沈存希回过神来,仔细回忆今晚的演出讲的什么故事,那场大火是儿子放的,不满母亲与父亲的兄弟偷情,想要杀死他们,结果他们从暗道里逃出去了。

    父亲为了掩盖真相,将儿子驱逐出国,儿子回国后,重新夺回家产,并且还利用小孤女的感情,最后为了抛弃小孤女,设计了一场爆炸。

    这部歌剧在影射他是纵火真凶,还影射了他和依诺的感情是假的,他只是为了利用依诺,达到搞得家宅鸡犬不宁的目的。

    他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,“严城,我要去见老爷子。”

    连默没有带走依诺,他一定是想要通过依诺来报仇,这部歌剧,就是用来离间他们的感情。外人不知道,他和依诺却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如果他是纵火真凶,那么后来设计爆炸杀人,就成了顺理成章,有理有据,让人不怀疑都不行。

    如今依诺本来就不相信他,她若再相信了这部歌剧里影射的真相,他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?他不得不承认,设计这一切的人确实高明。

    他不费吹灰之力,就有可能动摇依诺对他的信任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之前晕倒,现在还在医院里休养。”严城一直让人留意沈家那边的动静,以免沈存希问起来自己一问三不知。

    沈存希闭上双眼,他道:“今天太晚了,明天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严城看着他凝重的俊脸,担忧道:“沈总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只是有点累,你也忙了一晚,先回去休息吧。”沈存希睁开眼睛,眸里一片阴鸷,见严城转身离去,他叫住他,“严城,再挑选几名专业的保镖,让他们到依苑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站在花园里,目送严城开车驶离,寒风从四面八方朝他扑来,夜深露重,寒气无孔不入,沈存希站在原地,像是一樽雕像一般,良久,他拿出手机,拨通一个电话号码,“影子,你马上回桐城来,我需要你!”

    沈存希挂了电话,又在楼下站了一会儿,这才转身步进别墅,二楼主卧室的窗户前,窗帘微动,像是夜风吹过,很快就静止不动了。

    沈存希推开主卧室的门,慢慢走了进去。贺雪生躺在床上,双眼紧闭,呼吸均匀。他在床边坐下,床头的壁灯亮着,晕黄的光线洒落下来。

    他伸手轻轻抚摸她滑如凝脂的肌肤,许久,他声音悲凉道:“依诺,你那么不信任我,你也相信了这部歌剧的挑唆,认为我从来没有对你真心过,是吗?”

    沉睡的贺雪生不可能回答他,他等了许久,等来的是她更加绵长的呼吸,他苦笑一声,“如果注定有一天我要失去你,我宁愿死在你手里,这样,我就不会活在漫长无望的等待中。”

    半晌,他站起身来,转身往浴室走去。

    昏暗的光线里,贺雪生睁开眼睛,看着浴室移门上倒映出来的颀长身影,神情冷漠,透着刻骨的恨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,贺雪生醒来时,发现床上只有她一个人,她身侧的床铺整齐,说明昨晚沈存希并未回主卧室睡觉。她记得,他洗完澡后,就去了书房。然后她等到睡着了,都没见他回来。

    这么说,昨晚他是在书房里睡了?这还是他们和好后,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。是因为昨晚的歌剧,揭露了他丑陋不堪的面目,所以他在她面前再也演不下去了?

    她一直找不到理由去怀疑他,昨晚她终于知道原因了,因为她无意间知道了别墅纵火的真凶是谁,所以他才会对自己痛下杀手。

    事情的真相怎么会这样不堪,那个口口声声的说爱她的男人,怎么会是这样的?

    她捧着脑袋,脑子里凌乱不堪,耳边有音乐,也有男人低沉的声音,一直在说着什么,吵得她头疼欲裂。她将脑袋埋进双腿间,疼得脑门直冒冷汗,“别说了,别说了!”

    最后那些凌乱的声音越来越清晰,“沈存希不爱你,他只是利用你,他对你不是真心的,沈晏白就是他背叛你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反反复复在她耳边响起,一声声摧人心肝,沈晏白,沈晏白……

    她脑子里闪现许多的画面,像是卡带的录像带,每一个画面都是花的,只有那句话越来越清晰,仿佛要植入她脑海里,让她永世不能忘。

    沈晏白从外面跑进来,他从今天开始放寒假,他在楼下一直等,等到快十点,都不见爸爸和花生下楼,他等不及了,才跑上来找她。

    此刻看见她双手抱膝坐在床上,一直低嚷着什么,他跑过去,站在床边,“花生,你怎么啦?花生?”

    贺雪生没有听到他的声音,她耳边只剩下歌剧魅影的音乐与那句话,吵得她快要崩溃,“别说了,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沈晏白见她不对劲,他爬到床上,伸手推她,“花生,你做噩梦了吗?你快醒过来,醒过来就不怕了。”

    “滚开!”贺雪生忽然用力一推,沈晏白不设防,被她从床上推下去,哪怕地上铺了羊毛地毯,他也摔疼了,不仅摔疼了,还吓着了,他从地上爬起来,盘腿坐在地毯上,“哇”一声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沈存希听到哭声,三步并作两步从书房跑过来,冲进主卧室,就看到沈晏白坐在地上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贺雪生被响亮的哭声拉回神来,看见沈晏白坐在地上大哭,她恍惚想起来,好像是她用力推了他一下,将他推下床了,她一慌,连忙起身要去拉他起来,下一秒沈存希已经将他拎了起来,直接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沈晏白心里本来还挺委屈的,没想到老爸居然把他当成沙包一样,不仅不安慰他,还把他往外扔,他顿时更加委屈了,哭声也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沈存希关上门,转身走进来,他坐在床边,目光灼灼地盯着她,她额头沁出冷汗来,他担忧道:“依诺,是不是做噩梦了?”

    说罢,他抬手欲帮她拭额头上的冷汗,贺雪生下意识躲开,他的手尴尬的举在半空中,良久,他才缩了回去,眸里多了一抹忧虑。

    “依诺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贺雪生靠在枕头上,她移开视线,没有看他,怕自己心软,“我没事,就是觉得累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蹙眉,直觉她没有和他说实话,他也没有再追问,他望着她,道:“依诺,昨晚你掉下去后,是怎么到了偏殿的,你真的不记得了吗?”

    她失踪的那十几分钟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事,否则她的态度不会突然变得这样冷淡,就像防着他什么似的。可是她失踪的这段时间里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贺雪生的目光落在虚无的一个点上,她道:“我掉下去后就晕过去了,所以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依诺,我们是这世上最亲密的人,不管发生了什么事,我希望你不要瞒着我。”沈存希觉得无力,她什么都不愿意告诉他,是真的在防着他了。

    “我能瞒着你什么?”贺雪生的目光落回他脸上,他依然还是那副深情款款的模样,可她却不知道,他这副深情款款的模样后面,是怎样的虚伪?

    “依诺,我知道你心里一直不太信任我,也知道昨晚的歌剧,更会促使你对我的信任变得岌岌可危,否则你不会突然这样排斥我。但是我想告诉你,哪怕我对全世界的人都虚情假意,我对你的心是真的。”沈存希深情不悔道,不管她怎样误解他,他都不会放弃她,因为他知道,她现在只是病了。

    “沈存希,你知道吗?七年前我因缘际会,查到一件事,也许这件事才是导致我招来杀身之祸的原因。”贺雪生静静地望着他,眼中只有冷漠与排斥。

    沈存希皱眉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们结婚前,我查到了当年别墅失火的肇事人,我怕你知道会接受不了,所以我一直没有告诉你。我一心为你,最后却落得被囚禁的下场。”贺雪生悔不当初。

    “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!”沈存希瞳孔紧缩,他不敢相信贺雪生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还记不记得,我问过你,失火的时候,你看见了什么,你说你看见了纵火从厨房跳窗跑了,但是没有目击者看见有人从窗户跳出去,他们只看到了你。我问过你父亲,你父亲承认了,当年纵火的是你。”贺雪生淡淡的声音,却如惊雷落下。

    沈存希心里狠狠一颤,他摇头,“不,依诺,你弄错了,我没有放火,我更不可能因为这所谓的真相,而设计爆炸将你囚禁起来,为什么你宁愿相信一部歌剧子虚莫有的指控,也不肯相信我对你的真心?”

    “沈存希,我现在很乱,我不想看见你,你出去吧。”贺雪生闭上眼睛,她迷茫了,不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假。

    “依诺!”沈存希失声喊道,贺雪生直接掀开被子,滑进被窝里,拒绝听他说话。

    他气得抓狂,为什么不肯相信他?他那么爱她,她却宁愿相信有心人的挑唆,也不肯相信他。他真想将她拽起来,和她好好说清楚。

    可是他想到秦知礼的话,他不能再刺激她了。役亩宏才。

    他挫败的站起来,转身往门外走去。一夜没睡,此刻他相当疲惫,可是他却睡不着。昨天他们还黏得像穿了连裆裤一样,今天就变成这样,他怎么还睡得着?

    他走到门边,看着床上那小小的一团,心里苦涩极了。门外,沈晏白还坐在地上抽泣,眼眶红红地瞪着把他扔出来的始作俑者。

    沈存希关上门,转身将他从地上拽起来,“下楼去,别在这里吵。”

    沈晏白瞧着爸爸脸色阴沉,他不敢再闹,乖乖的跟在沈存希身旁下楼去了,他抬头望着他,道:“爸爸,你被花生赶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沈存希目光凌厉地瞪着他,他吓得缩了缩脖子,“我就是问问,没赶就没赶,你不用当真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收回目光,连默的目的已经达到,他不用现身,已经把他和依诺折磨得痛不欲生。依诺现在的情形,只会越来越不相信他,他到底要怎么做,才能重拾她的信任?

    他苦笑一声,或者说从他们重逢以来,一直都是他攥着她,如果他一松手,她早就消失了。信任么?她对他哪怕有一丁点的信任,也不会看不出来他对她如何。

    可是她还是一头扎进了牛角尖里,如今的情形,已经不能再拖了,他必须尽快让秦知礼开始为依诺治疗。

    思及此,他拿出手机,刚翻到秦知礼的电话号码,他的手机响起来,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滑向接听键,那端传来影子的声音,“沈老四,我查到了一件事,我知道你老婆的心理医生为什么会被谋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沈存希倏地捏紧手机,赫宇被谋杀的事成了谜,他知道这件事与依诺有关,却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关联。

    “我回了母校一趟,巧遇赫宇的导师,我一开始并不知道他是赫宇的导师,只是向他咨询一些心理方面的知识,然后在他办公桌上,我看到了一张毕业照,上面就有赫宇。原来赫宇在被谋杀前,曾经联络过他。”影子在那边激动的道,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!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你曾是我唯一(百度最新章节)  你曾是我唯一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如有侵权请-联系我们,我们会立即处理。

Copyright © 2018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- All Rights Reserved. | 沪ICP备1981992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