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全部章节 第309章 拿走沈晏白的头发

    贺雪生坐在车里,窗外的霓虹灯流光溢彩地洒落下来,洒在她周身,凭添了虚幻的影,变得那样不真实,她伸手轻轻抚着腕口,一脸的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秦知礼和她说的那番话。此刻在耳边回荡。

    “我看得出来,你一定很爱沈先生,否则在熟睡的时候。不会一直喊着他的名字。可深爱却不信任,成了你心里最不堪重负的负担。我不知道你现在正被什么东西困扰,如果你信不过我,你可以尝试与沈先生沟通。你们是夫妻。是这世上最应该相信彼此的人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下意识攥紧拳头,秦知礼说得对,他们是夫妻,是这世上最应该信任彼此的人,可为什么,她总会怀疑他?

    沈晏白是白若的儿子,这已经无庸置疑了,否则她不会豁出性命想要留在依苑。但是沈存希是不是沈晏白的亲生父亲,这还需要她做决断。

    她收回目光,要做dna鉴定么?如果沈存希真的是沈晏白的亲生父亲,她又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“贺小姐,我们已经在城里转了两圈了,是要继续转还是回家?”此时已近午夜,贺雪生的手机响了一遍又一遍,她始终没有接听。所以司机才会出声询问。

    贺雪生摸到手机,将手机关成了静音,心乱如麻。午夜的街头十分冷清,偶尔才能看见几个行人,相互搀扶着,跌跌撞撞从酒吧里出来。

    路上的车辆极少,他们这一行豪车就特别扎眼。

    手机屏幕再度亮了起来,这是男人不安到极致下的最后通牒,“接电话!”

    贺雪生叹息了一声,吩咐司机,“回依苑吧。”

    回到依苑。已经快一点了,她刚下车,男人如一阵旋风似的从别墅里冲出来,贺雪生不接他电话,他打给了保镖,听说他们正在回家的路上,他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此刻看见站在面前让他格外揪心的小女人,他恨不得一掌掐死她,那样他们都解脱了,可是这个念头只是想一想,他根本就不可能拿她怎样。

    面对她,他脸不要了,自尊不要了,已经没出息到极点。

    他劈手攥着她的手臂。拽着她往别墅里走去。贺雪生跟在他后面,看着他昂藏的背影,夜深露重,他出来的时候只穿了单薄的衬衣,他怎么就这样不懂得爱惜自己?

    眼前有些模糊,她跟着他进了屋,屋里的暖意扑面而来,这一刹那,她仿佛才活了过来。大门刚阖上,男人健硕的身躯像野豹一样迅捷的扑了上来,将她抵在门板上,他刻意压低的声音里充满了怒气,“我就该去买个狗链把你拴起来。”

    他浑身贲张的都是滔天怒火,若非还有理智克制,想必他真是掐死她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贺雪生抬头望着他,目光依恋而缱绻,她忽然抬起手来,轻轻抚摸他颊边新生的胡茬,指腹刺疼,她说:“沈存希,我问你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沈存希有些反应不过来,怔怔地盯着她,她满腹心事,情绪有些消沉。

    贺雪生抿了抿唇,鼓起勇气问道:“小白是不是你的孩子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沈存希想也没想就回答道,他的生命里,只有她一个女人,要有孩子,也只可能是她生的,沈晏白是兰姨捡回来的,怎么可能是他的孩子?

    贺雪生长长的呼了口气,她道:“沈存希,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一瞬不瞬地盯着她,“你一晚上不接我的电话,就是因为这个?”他们好像已经不止一次讨论过沈晏白的身世问题,他以为她已经相信他了,为什么又动摇了?

    贺雪生轻轻推开他,换了鞋子,往楼上走去。沈存希亦步亦趋地跟着她,不满的催促,“依诺,是不是因为这个?”

    两人走进卧室,沈存希一把握住她的手腕,将她扯进怀里,受不了她的沉默,“依诺,我敢对天发誓,沈晏白不是我的儿子,我的孩子只有小忆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睫毛轻颤,提及小忆,她顿时心痛如绞,那个无缘的孩儿,她的死,成为压死她的最后一根稻草,她的眼眶逐渐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沈存希瞧她这样,亦是心疼,他抱着她,哑声道:“依诺,带我去看看她,好吗?我想去看看她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贺雪生点了点头,将脑袋靠进他怀里,手指轻轻揪着他的衣襟,她知道,有些伤痛,只有他们彼此能分担。

    或许带他去见过小忆,她心里的重担也会放下。

    沈存希顺势搂着她的腰,两个温存的相拥着彼此,不管外面如何变迁,只要拥有彼此就足矣。

    夜已深,贺雪生枕在沈存希的肩膀上已然睡熟,沈存希垂眸盯着她的睡颜,明明很困,他却睡不着,总有什么东西在不安的发酵。

    她这一晚上去了哪里?为什么回来后又问他那样古怪的问题?

    他以为他上次说得很清楚了,她依然怀疑沈晏白是他的儿子,看来他必须想个办法,解决她心里的疑团。而能证明他与沈晏白有没有血缘关系的,只有那一种办法。

    思及此,他慢慢放开她,少了他的温暖,她在枕头上不安的蹭了蹭,然后又睡熟了。沈存希轻手轻脚的下床,穿上拖鞋出了门。

    沈晏白睡得迷迷糊糊时,感觉床边坐着一个人。他掀开一条眼缝,瞅见一团黑影坐在那里,他吓得清醒了几分,待看清楚坐在那里的人是谁,他语意模糊的喊了一声,“爸爸?”

    沈存希点了点头,“睡吧,我在这里坐会儿。”

    沈晏白心里觉得诧异,爸爸从来没有半夜三更不睡觉,跑到他房里来发呆的,他掀了掀眼皮,太困了,他翻了个身,屁股对着他,懒得理他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沈晏白的呼吸逐渐均匀,沈存希望着他的背影,倾身靠过去。

    睡梦中的沈晏白疼得抓了抓脑袋,然后又睡了过去。沈存希盯着手里那几根短短的头发,一时没看清,多拔了几根。

    他倒不是不相信自己的清白,只是想要一劳永逸,做了dna鉴定,确定沈晏白不是他的儿子,依诺也不会再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所以他决定去做dna鉴定,只是为了让依诺安心。

    如今他们之间内忧外患,貌合神离,他必须迅速解决内部矛盾,才不会给连默机会。将头发放进信封里,他伸手将他拿出来的腿放回被子里,然后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沈存希完全没料到自己这一举动,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,沈存希将头发样本给了严城,严城诧异地看着手里的样本,“沈总,这是?”

    “我和沈晏白的头发,依诺怀疑沈晏白是我的儿子,我拿了他的头发做个dna,也好教她放心。”沈存希道,此刻的他自信满满,做dna是为了消除依诺心里的疑虑。

    严城顿时明白过来,他失笑道:“沈总,这样的做法,越来越不像你了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苦笑一声,依诺的病情太复杂,说是病,也未必是病。他只是不希望自己身边的事情成为别人算计他们的把柄,与其等到依诺疑心病发,逼迫自己去做dna,还不如他先做了,自荐清白。

    严城倒是看出了沈存希苦中作乐的心思,也非常理解他的做法。这要有多深的爱,才愿意这样做,只不过……,“也不怪沈太疑惑,小少爷小时候倒没觉得,现在长大了,越发觉得像你了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不会因为他这句话而开心,他严肃道:“这种话你在我面前说说即可,要是跑依诺面前搬弄是非,我定不饶你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严城亦是严肃的应道。沈太的病情最近让沈总愁眉不展,偏偏又加了个连默进来捣鬼,要不是没辙了,定然不会想出这样的法子来陈情自己的清白。

    有时候他觉得,沈总爱得太卑微了。自从遇见沈太后,他就没有一日是高高在上的。

    爱情有时候就是这样无法理喻的东西,偏偏沈总还就在一棵树上吊死了。

    沈存希眉目舒展开来,神情也不似刚才那样严肃,他翻开文件,道:“连默那边有什么进展?”

    “他在派人调查你的身家,不过这些年他一直潜伏在我们周围,只怕将你的情况了若指掌。我们现在防范,恐怕已经来不及了。”严城道,他们从未想过连默还活着,所以根本没有防备他。

    沈存希眯了眯眼睛,“无妨,他调查我的身家,不过就是想确定我有没有实力,他一方面要收购沈氏在外的股份,一方面还要防备我们偷袭,如此首尾难相顾,他早就在输的路上了,只是时间的早晚而已。”

    对于沈存希来说,除了宋依诺,他什么都可以输,身外之物,他本就不甚在乎。但是面对连默这样卑劣的小人,身外之物却能给依诺一个遮风挡雨的家,所以不在乎,他也绝不能输给连默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严城点头,连默擅长的不是商场角逐,他顶多能在一些卑劣的事情上有所长,真较起劲来,他未必是沈总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对了,时影科技是受某些权贵庇护的,你找人深入调查一下,他们近年来窜得太快,要是能找到一些有利我们的东西,就能一举将他们端了。”沈存希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,我会派人着手调查。”严城说。

    沈存希挥了挥手,示意严城出去,严城拿着信封往门外走,刚走了两步,又被沈存希叫住,沈存希睨着他手上的信封,道:“做dna鉴定的事,不能避着依诺,以免藏藏掖掖的,又惹她怀疑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严城转身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沈存希收回目光,继续看文件。不管依诺怀疑什么,哪怕是在质疑他对她的忠诚,他也愿意去证实,去消除她的疑虑,只愿她回到从前那样,与他一心一意。

    可是她呢?她有没有事情瞒着他?

    他抬手揉了揉眉心,到底不愿再深想下去,重新将注意力全部投入在文件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贺雪生并不知道沈存希为她做的这些,她心里确实很纠结这件事的真相,但是既然沈存希已经否认了,沈晏白不是他的孩子,那么她就信他,用她的全部力气去信他。

    但是只要她看见沈晏白,耳边就会不停回荡起那句话,逼得她再次去疑心他。此刻她正陪着沈晏白在客厅里玩,一个人心里一旦起了疑,那么处处都觉得可疑。

    沈晏白长得很像沈存希,尤其是那双凤眼,几乎一模一样,但是沈晏白脸型不是方正脸,而是瓜子脸,这种脸型十分减龄。

    她记得白若就是这样的脸型,下巴尖尖的,看起来很弱不禁风的模样。

    自那日在沈宅最后一次见面,她再也没有白若的消息,白若留给她一个大大的疑团,却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她是不是知道东窗事发,自己藏匿起来了?

    贺雪生怔怔地想着,白皙的手像着魔了一样伸向沈晏白,手指还没有碰到他的头发,沈晏白突然转过头来,瞧着她那模样,他道:“花生,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贺雪生回过神来,她将手缩了回去,紧紧攥成拳头,紧得指甲都快要陷进肉里了,她抿着唇站起来,道:“我公司还有事,我去上班了。”

    她几乎是逃也似的离开,沈晏白瞧着她踉跄的背影,他挠了挠头发,这一个二个都怎么了?爸爸昨晚发神经一样的坐在他床边,害他做噩梦。早上起来兰奶奶也盯着他看了半晌,看得他心头发憷,现在就连花生看着他的眼神,也像见鬼一般。

    到底是他不对劲,还是他们都不正常了?

    贺雪生走出依苑,云嬗站在车边,今天天气阴沉沉的,压在心头让人喘不过气来,云嬗在走神,连贺雪生走近了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云嬗?”

    云嬗素日来也算是反应敏捷的人,这会儿竟迟钝到贺雪生走到她面前都没反应过来,她怔怔地望着贺雪生,仅这一眼,贺雪生就在她眼里看到了悲伤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云嬗摇了摇头,敛去了心头的思绪,她道:“没事,雪生小姐,请上车吧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知道云嬗的性子,她不想说的事情,很难从她嘴里问出什么来。她弯腰坐进车里,云嬗也跟着坐进去。

    司机开车,车队浩浩荡荡地开出了依苑。

    车里,贺雪生吩咐道:“云嬗,帮我做件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查查白若,看她在哪里,我要见她。”贺雪生低声道。

    云嬗蹙了蹙眉头,白若这个人,她只听说过,却没有见过,不明白贺雪生为什么如此执着于她,她点了点头,“好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回到公司,把心思全都放在工作上,直到一通电话打来,她看见手机上面的陌生电话号码,眉心微蹙,迟疑了一下,她接通,那端传来男人略偏阴柔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依诺,有没有时间,我们见一面吧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站起来,踱到落地窗玻璃前,近年来工业化加剧,许多城市都被雾霾所侵害。站在落地窗玻璃前,远处的水泥建筑看不太清晰,她就像站在云上之城里一般,很仙幻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说:“在哪里?”

    不可能不与他见面的,至少要知道他是怎么活下来的,这些年又在哪里?为什么现在出现?那晚在歌剧院的是不是他?

    她心里有太多太多的疑问,都驱使着她必须去见他。

    连默没想到她会如此爽快,本来还以为要费一番口舌的,他报了地址,贺雪生也没有再与他多客套,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连默的要求是她单独去见他,她心里明白,如今的她,不可能单独出去见任何人。就算她想,云嬗与那些保镖也不是轻易能甩开的。

    到达私人会所,贺雪生让保镖留在外面,云嬗知道她要去见连默,是死活也不肯离开她身边。如今的连默,在他们眼里,已然是头号危险分子。

    步进包间,连默坐在窗边,看见贺雪生被服务生领进来,他绅士的站起来,今天的他穿了件藏青色西服,里面是黑白斜纹的衬衣,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稳重。

    他扫了一眼紧跟在贺雪生身后的云嬗,眼中有不悦,却未置一词,他走到另一边,优雅的拉开椅子,微笑道:“依诺,请坐。”吗厅丽扛。

    贺雪生走过去,在座位上坐下,她抬眸看着回到座位上的连默,心里那股恐惧感如影随形,仿佛对面的男人,随时会变成一头猛兽扑向她。

    她抿着唇,一动不动地坐着,“好久不见!”

    连默笑吟吟地望着她,两人隔着一张桌子,却好似隔着千山万水一样,如今的他,似乎再难看清楚对面的女人,他说:“确实很久不见了,你最近过得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贺雪生道,“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好。”连默说话间,修长的手握住醒好的红酒,微微倾身注入贺雪生面前的红酒杯里,酒液深红,像璀璨的宝石,醉人迷眼。

    斟好了酒,连默道:“你逃走后,他们朝我开枪,我以为我死定了,没想到遇到了在那一带活动的意大利黑手党。言语不通,双方都以为对方是派来杀他们的,展开了火拼,没想到我竟然逃过了一劫。”

    这也解释了贺雪生在昏倒前,听到的枪声,原来不是杀他的,是两个帮派火拼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贺雪生并未松口气,她垂下眸,看着红酒杯里的酒液,她道:“我以为你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以为我死定了,也许老天留我一命,就是为了让我回来找你的。依诺,这些年我很想你。”连默丝毫不顾忌云嬗在旁边,他深情的凝视着她。

    贺雪生搁在膝盖上的手指缓缓蜷缩起来,指端越来越凉,她避开他火热的目光,看向窗外的景色,她说:“连默,谢谢你还活着,可是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依诺,不要说。”连默猛地打断她的话,他知道这个女人有多心狠,不管多深情的守候,都温暖不了她的心,他握着红酒杯,眼里有着奇异的光芒,“我们都是死里逃生的人,碰一杯吧。”

    云嬗盯着贺雪生手里的酒,她快步走过来,拿走酒杯,目光冷冷地盯着连默,她道:“连先生,雪生小姐身体不好,不宜饮酒,这杯酒我代她喝了成么?”

    连默抬头望着云嬗,目光里夹杂着冷厉,“你以什么身份代她喝?”

    贺雪生来此,不是为了激怒连默的,她伸手拿走云嬗手里的酒,她举杯与连默的碰了一下,然后仰头一饮而尽,“先干为敬!”

    连默看着她的目光里带着赞赏,她总是能让他刮目相看,他抿了口酒,刚才的不悦已经消失,他望着她,柔情缱绻的模样,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她热烈的情感,“依诺,你还是这么可爱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抿了抿唇,道:“连默,那晚你也在歌剧院,对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在。”连默矢口否认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可是我看见你了。”贺雪生定定地望着他,似乎想要在他脸上看出撒谎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我确实不在。”连默继续道,“那天公司有事,我不在国内,你也不可能看见我。”说完,他唇角微勾,眼底带了笑,“是太想我了?才会看见我吗?”

    贺雪生听出他在调戏她,她道:“也许是我看错了。”

    连默拿起筷子,示意她,“依诺,吃点东西吧,我们只顾着说话,菜都凉了,我还记得你喜欢吃什么,这些都是你最爱吃的菜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看着满桌的佳肴,却一点胃口都没有,故人重逢,应该是开心的,为什么她却一点都没感觉到开心,心情反而更沉重了。

    连默给她布了菜,见她没有动筷子的意思,他搁下筷子,有些受伤地望着她,“依诺,难道连同我一起吃顿饭都这么难么?”

    贺雪生拿起筷子,慢慢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云嬗在旁边看着,如果不是清楚连默就是一个变态,或许连她也会感动他对雪生小姐的真心。

    一顿饭,几乎是连默在说话,贺雪生偶尔答几句,他们曾经经历过的过去,并不美好,她面对连默时,心情自然也不会轻松。

    他的那些深情,落在她眼里,只会让她如坐针毡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挨到一顿饭吃完,连默签了单,三人一起走出私人会所。连默站在贺雪生身边,他道:“现在我回桐城了,以后我们还有很多机会见面,依诺,有事给我打电话,不管多难,我都会帮你办到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怔怔地望着他,一顿饭她什么也没有问出来,她点了点头,道:“谢谢,那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司机开车过来,云嬗拉开后座,等贺雪生过去,贺雪生说完,转身离开,刚走了一步,耳边传来连默的轻唤,“依诺。”

    她转过身去,眼前一花,下一秒,她就被人搂进怀里,呼吸里满是他身上的香味,一股熟悉的味道,她心神恍惚,一时忘了要推开他。

    云嬗离了几步远,看两人抱在一起,她一时也不知道该不该上前分开他们。

    就在迟疑的那一秒里,会所里走出一行人,为首的便是沈存希,当他看到大门口相拥的两人,以及不远处的云嬗时,他顿时反应过来自己撞见了什么。

    所有的人都看着门外相拥的两人,沈存希的脸色一下子乌云密布,他转身,对严城道:“严城,替我好好送送徐总。”

    严城睨着那两个还没有分开的男女,心中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,他连忙请那些人跟着他离开。

    沈存希缓步走过去,搁在裤兜里的手已经紧握成拳,他薄唇微勾,是一抹讥诮的弧度,他在离他们三步远的地方站定,冷冷地看着他们,“好一出郎有情妹有意的画面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浑身一僵,整个人清醒过来,她看见沈存希时,猛地推开了连默。连默被她推得后退了两步才稳住身体,一手按在胸口,眉目间多了一抹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她刚才推他那一下,正好推到他断裂的肋骨上。

    贺雪生慌张地看着沈存希,他眸里如死水一般,死死地盯着她,她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她,想起刚才她和连默拥抱,她顿时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,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沈存希伸出手,沉声道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看了一眼连默,最终还是选择走到沈存希身边去,沈存希伸手揽住她的腰,力气大得恨不得将她的腰勒断,他抬眸看着连默,警告道:“连先生,依诺是我的女人,下次若再让我看见你对她不规矩,就别怪我翻脸无情。”

    连默看着两人相拥的姿态,觉得刺眼极了,他冷笑道:“怎么,沈先生还打算揍我一顿?”

    “呵!”沈存希冷笑一声,“揍你只会脏了我的手,我会让你自动消失在我们面前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偏头望着沈存希,只觉得他说这话时透着狠意,她心尖颤了颤,就被他带着往劳斯莱斯旁走去。他动作粗鲁的将她塞进后座,随即他跟着坐了进来。

    逼仄的车厢里,因为他坐进来而显得更加狭小,他沉声命令开车,便一言不发地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此刻的沈存希让人心里害怕,贺雪生张了张嘴,想要解释,却不知道从何解释。他说过,不准她去见连默。可她不仅见了,还被他撞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沈存希坐在那里,极力压抑内心奔腾的怒气,可是越想越气愤,看见他们旁若无人的相拥,他都快要气炸了,他转过头去,怒瞪着她,“依诺,你是不是觉得我对你好,你就可以把我和你说的话当成耳旁风?”

    两人离得近,他呼吸里喷出来的磅礴怒气让她心惊胆颤,他目光里的狠意恨不得掐死她,她吓得往后缩了缩,背抵上车门,才知道自己退无可退,她无力的辩解,“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哪样?”沈存希气得心口都痛了起来,他只觉得呼吸不畅,抬手粗鲁的扯领带,结果领带越扯越紧,他气得一脚踢向前排的座椅。

    开车的老王被他吓得不轻,从未见过沈存希发这么大的火。

    “沈存希,是他突然抱住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死人吗?他抱住你,你不会推开他?我看你还挺享受的。”沈存希这话说不出的刻薄,他的心像是被丢进油锅里煎炸,他现在不好受,也不想让她好受。

    贺雪生抿紧了唇,她无法解释刚才她没有推开他的举动,只是闻到那股香味时,她整个人都像是被迷住了。

    见她不说话,沈存希气得更厉害,他逼近她,双手扣在她肩上,他怒声道:“说话啊?为什么不推开他?为什么要让他抱你?你答应过我,不会去见他,你这个骗子!”

    贺雪生望着他,他俊脸狰狞,扣住她肩的手,大力得快要将她的肩胛骨捏碎。面对他的质问,她却无言以对,她解释了,他会信吗?

    “沈存希,他曾经救过我,他要见我,我不可能避而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做不到为什么要答应我,哄我开心是么?还是你想脚踏两条船,家里红旗不倒,外面彩旗飘飘?”沈存希质问道。

    贺雪生简直哭笑不得,这种话应该是女人质问男人,什么时候他们之间调换了位置,可是,她却在他声音里听出了怨怼,“我从来没这样想过,沈存希,你冷静一点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你要我怎么冷静,难道要我看见你们上床了,再来激动?”

    贺雪生怔怔地望着他,一时有些心灰意冷,她移开视线,“沈存希,在你心中,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知道!”沈存希恶狠狠道,秦知礼说过,贺雪生的记忆未必是她真的记忆,所以连默说的那些话,也许是极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他囚禁了她两年,又对她肖想已久,他不信他们之间还是清白的。

    每每思及此,他就控制不住思想如脱了缰的野马,那些不堪的景象在眼前掠过,他嫉妒,疯狂的嫉妒,那嫉妒如蚁噬心,让他坐立难安。

    明明如此痛苦,他还是无法放手,他甚至为了她,已经低进了尘埃里。

    老王听见后面的争吵,他只想让自己匿于无形,没有听到才好。

    “其实,你也是不信任我的对吗?”贺雪生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沈存希正在气头上,他道:“依诺,你相信你的记忆吗?你知道你的记忆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吗?你自己都无法确定,如何说服我相信你和他是清白的?”

    贺雪生脸色煞白,此刻的她,就像被人扒了衣服站在光天化日下,那样的难堪与羞耻。她让秦知礼告诉他关于她的病情,不是为了让他这样羞辱她的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气,猛地推开他,她全身哆嗦不止,眼泪滚了下来,她大声吼道:“是,我不确定我所经历的哪些是真哪些是假,更不确定我和他是不是清白的,但是我确定一件事,我看见他会害怕会恐惧会想逃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脸色乍青乍白,看见她流泪,他的理智回来了些,意识到自己刚才都说了什么混账话,他手足无措地望着她,“依诺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表现得我很正常,我以为那样我就是个正常人了,现在我才发现,那不过是掩耳盗铃,自欺欺人。你不信我是对的,也许在我记忆深处,还有更不堪的事情,既然如此,我们分手吧,我不会再耽误你的宝贵时间。”说完,她叫老王停车。

    老王不知所措,他看向沈存希,沈存希皱紧眉头,“不准停!”

    贺雪生见老王不停车,她伸手去开车门,好在车里有中控锁,她打不开,却也把沈存希和老王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老王将车靠边停下,贺雪生打开车门下车,迎着寒风往前走。她脸上有泪痕,寒风割得脸生疼,她心里只剩绝望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原来谁也不信谁,真是可笑,可笑至极。

    沈存希跟着下车,快步追上去,他一把拽住她的手腕,将她搂进怀里,低声求饶,“依诺,我错了,我口不择言,你打我骂我罚我都好,就是别不理我。”

    “沈存希,算了吧,我们在一起太累了,饶过彼此吧。”贺雪生心如死灰,她一直怀疑他出轨,他怀疑她和连默有染。

    她甚至破罐子破摔出一种极端的想法,死了吧,死了就一了百了。

    她会受这么多伤尝这么多苦,都是因为她还苟延残喘,还在希冀自己能得到那一点点幸福。早该认命的,不是吗?

    “不,是我不好,依诺,我混账,你揍我一顿,消消气。”沈存希不肯放开她,他恨不得揍自己一顿,言语是多么伤人的利器,有些话一旦说出口,就会成为一把利刃,时时割着彼此的心,他明明就知道,怎么还犯这样低级的错误,被嫉妒蒙了心智。

    贺雪生沉默地推开他,瞧瞧,她把他折磨成什么样子了?她一直都记得,那日在警局外一见,他如嫡神降临,风姿卓绝。

    可如今的他,满身的骄傲尽为她折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我太肮脏了,我配不上你。也许连默的死而复生,就是我们之间的末路,沈存希,别再作践自己,也为难了我。”说完,她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沈存希站在原地,看着她逐渐走远的背影,他悔不当初,为什么管不住这张嘴?为什么管不住这颗嫉妒的心?

    贺雪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,她越走浑身越凉,最后连血液都冻结了。

    阳光从云层里钻出来,洒落在她身上,她却感觉不到一丁点的暖意,她走进中央公园,在长椅上坐下,一坐就是一下午。

    过去与现在,在她脑子里重叠,是谁说过,不受父母祝福的婚姻,是不会长久的。她原本以为只要他们够坚定,就能够突破一切的难关。

    可是难关却像升级一样,一次比一次难,而最难的不是来自外界的破坏,而是来自他们内部的矛盾。这段感情,从开始到现在,她已经走得很累很累了,每一步都如履薄冰。

    她承认她胆小懦弱,她已经伤怕了,那种永无止境的绝望,让她无力再负荷下去,就这样吧,也许放开了彼此,他们都会比现在幸福。

    不用再战战兢兢的,不用担心下一秒,会因为什么而分开。

    贺雪生抱着双腿坐在椅子上,下巴抵着膝盖,像走失的流浪小狗一样可怜。云嬗一直守在不远处,眼见着天色暗下来,她怕她着凉,缓缓走过去,才走了几步,就看到了公园另一头,默默看着贺雪生的沈存希。

    她不在那辆车里,不知道他们之间吵了什么,她叹息了一声,明明相爱,为什么又要这样折磨彼此呢?

    她走到贺雪生面前,低声道:“雪生小姐,起风了,我送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眼珠子转了转,最终落在云嬗身上,“回去?我能回哪里去?”

    云嬗呼吸一滞,“自然是回贺宅去,那里有你的亲人,你回去,他们会特别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七年前,我就该是个死人了,我苟延残喘了这么多年,如今想起来,真是活得悲剧。”贺雪生自暴自弃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这样说,让那些在乎你的人听到,他们该多心痛。雪生小姐,没有谁该是死人,你那么坚强,风吹不倒雷打不灭,你要活得更好,才不枉你这样顽强的活下来,对不对?”云嬗柔声道。

    她虽没有父亲,但是从小跟在母亲身边长大,母亲对她极好,把她能够给她的都给她了。而贺雪生,她的身世太可怜了。

    “也许死了倒也好,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不堪。”

    云嬗见她情绪消极,一时觉得心惊肉跳。先前她和沈存希吵了什么,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?她跟在她身边两年,不算真正了解她,但是她也不会是这样消极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回去,好不好?”云嬗轻声哄道,一个连默,就让他们溃不成军,看来她真是低估了连默的能耐。

    贺雪生站起来,因为坐得太久,她全身发麻,她整个人晃了晃,云嬗连忙扶住她。她站在那里,等那股麻痹的感觉消失,她才收回手,朝路边走去。

    她边走边道:“云嬗,帮我订张机票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里?”云嬗诧异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贺雪生脚步一顿,良久,她才道:“去上次我给你画的地方。”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你曾是我唯一(百度最新章节)  你曾是我唯一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Copyright © 2017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-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|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-给我写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