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全部章节 第327章 不雅照曝光以及反击 (17700颗钻合并更新)

    贺雪生没有在医院里久待,消毒水的味道让她很不舒服,挨到下午就让云嬗去办出院,她不知道连默什么时候会把照片散播出去,在此之前,她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了。

    她想要回到依苑去。陪着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个男人,过一天平静的日子算一天,直到再也无法过下去。

    云嬗劝说无用,只得去办理出院手续,医生针对她的情况,给她开了些药品。让她回家服用。办理好出院手续,云嬗送她回依苑。

    沈晏白刚被老王接回去,他本来要送沈晏白去医院的,后来贺雪生打电话给他,让他直接送沈晏白回依苑。

    她从车里下来,就见沈晏白眼巴巴地盯着她,像个小大人一样,“你怎么又住进医院了?身体这么差,要多锻炼啊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莞尔。她微微倾下身,在他额头上亲了亲,小家伙一下子就脸红了,扭捏着转身往别墅里跑去,贺雪生看着他蹦蹦跳跳的身影,唇角微勾,掠过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云嬗拎着药,要过来扶她,她摆了摆手,慢吞吞地往别墅里走去。

    进了屋,沈晏白在客厅里看电视,时不时偷瞧一下。贺雪生换了拖鞋走进客厅。在他身边坐下,他在看新版的《大头儿子小头爸爸》。

    云嬗把药放在茶几上。贺雪生道:“云嬗,你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云嬗看了看她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客厅里,贺雪生问沈晏白,“小白,晚上想吃什么,我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沈晏白瞧了她一眼,她脸色苍白,气色很不好,他撇了撇嘴,“看你风都能吹倒的样子,别再折腾了,我想吃麦当劳,你给我叫外卖吧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的手机被沈存希没收了,她只得回书房去用电脑订餐。行走间,胸口隐隐作痛。她轻咳了几声,楼下的沈晏白担心地望着她的背影,唉,多大的人了,老是让人这么担心?

    贺雪生订好了餐,走到二楼缓步台上,对楼下的沈晏白道:“小白,我已经订好餐了,我头有点晕,去躺会儿,你就待在家里,别乱跑,不要给陌生人开门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听到他不耐烦的声音,她笑了笑,边咳边往主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她躺在床上,半天睡不着,刚迷迷糊糊的要进入梦乡时,忽然听见楼下传来一声巨响,把她的瞌睡虫都惊飞了。

    她想到楼下只有沈晏白一个人,她连忙掀开被子下床,顾不上胸口疼,快步冲出主卧室,向楼下跑去。

    刚跑到楼梯口,就听到一声接一声的咳嗽声,有浓烟从厨房里飘出来,她吓得魂飞魄散,一边喊着小白,一男家冲了下去。

    冲到厨房门口,一个黑乎乎的人影从厨房里跑出来,撞到她身上,她被撞得连退几步,而沈晏白则反弹回去,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贺雪生稳住身体,看着厨房里,简直无法形容,这里活脱脱就是一个灾难现场,炒锅掉在地上,里面黑乎乎一坨一坨的不知道什么东西,浓烟就是从那里散发出来的,地上乱七八糟的什么东西都有。

    她顾不上一地狼籍,先把沈晏白扶起来,他的脸黑乎乎的,只剩下两只黑葡萄似的眼睛滴溜溜的转,她上下打量他,“小白,有没有哪里受伤?”

    沈晏白做错了事,一声不吭地站在那里,等着挨训。听到贺雪生问他有没有受伤,他抬起头来,忐忑地望着她,“我把厨房搞成这样子,你不骂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骂你?告诉我,有没有哪里受伤,手有没有被烫到?”贺雪生心中泛酸,这个时候他怎么会担心她会骂他?

    沈晏白摇了摇头,“没有受伤,就是吓到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沈晏白第一次下厨,他看电视上说,生病的人不能吃油炸食品,要喝粥多吃青菜,他就想给她煮顿饭。哪里知道看似简单的步骤,他做起来就那么难。

    差点把厨房烧了,他自己也吓得够呛。

    贺雪生看着他狼狈的模样,牵着他的手往楼上走去,“我们先去楼上洗个澡,把脏衣服换了。”

    沈晏白跟在她身后上楼,贺雪生带他去浴室,将浴缸里放满热水,沈晏白把自己扒得精光,然后跳进浴缸里,动作太大,水花四溅。

    贺雪生坐在浴缸旁边,弯腰给他洗澡。其实她知道,沈晏白这个年纪,应该教他男女有别了,可是她就是想无微不至的照顾他。

    她已经错过了他小时候,很想再留些记忆。

    她一边帮他洗澡,一边问道:“麦当劳不好吃吗?你要自己去做饭,其实你可以上来叫醒我。”

    沈晏白低声咕哝,“我做饭是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一愣,手上的动作停顿下来,她看着他,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听见算了。”沈晏白傲娇的不肯再说,他第一次下厨就这么失败,他才不想让她知道他是要给她做饭,免得她嘲笑他。

    贺雪生其实是听见了,只是不敢相信,她瞧着孩子微扬的小下巴,心里淌过一股暖流。她眼眶微潮,一边给他洗澡,一边道:“小白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沈晏白耳根子红透了,真是,干嘛对他这么客气,他都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洗完澡,贺雪生给他吹干头发,下楼去整理厨房的一团乱,一股刺鼻的焦味传来,她蹲在地上,端起锅放回炉灶上,孩子的心意她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电饭煲里噗哧噗哧的响着,传来一股米饭烹熟的香味,她看见电饭煲上跳到保温,她按了取消,打开电饭煲,看见面里半干不稀的米饭,她顿时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沈晏白倚在厨房门口,看见她站在电饭煲旁,他有些尴尬,菜都炒成那样了,不知道饭会做成什么样,他说:“都倒掉,以后等我学会了,我再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他看她生病,是想照顾她来着,结果反而让她更忙碌。

    贺雪生转过身去,眼眶湿润,她道:“饭做得很不错,我想一定很香。”

    沈晏白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,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贺雪生知道他是害羞了,她迅速收拾好厨房,然后做了两荤一素,还有一个西红柿蛋汤。刚把菜端上桌,院子里传来汽车的引擎声。

    贺雪生站在客厅里,透过落地窗看过去,夜幕降临,别墅外的路边亮起来,她看见沈存希从车里下来,她怔了怔,转身回厨房添了碗饭。

    她刚端着米饭出来,沈存希已经走进来,目光沉沉地扫了她一眼,她明显在他眼中看到了不悦。她硬着头皮道:“你吃过饭没有,过来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换了拖鞋,将公文包搁在矮柜上,脱下大衣,贺雪生已经迎过来,伸手欲接,他却避开她的手,拿了衣架挂上。

    贺雪生的手僵在半空中,指尖有些发凉,她收回手,沉默地转身往餐厅走去,“小白,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沈晏白性格敏感,感觉得到他们之间出了问题,他关了电视,小跑着冲进餐厅,爬上椅子,端着碗开始大口大口的吃起来。

    贺雪生在沈晏白旁边坐下,原本以为沈存希不会过来,她眼前忽然罩下黑影,她扭头望去,就见他拉开椅子坐下,端起碗,看见碗里黏稠的米饭,微不可察的皱紧眉头,嫌弃之意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沈晏白没看见他嫌弃的样子,还径直邀功,“爸爸,米饭是我蒸的,我第一次蒸的米饭就这么好吃,我真是天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沈存希凉凉地看了他一眼,没有打击他,而是拿起筷子沉默的吃起来。

    贺雪生微微松了口气,大年初一,她并不希望他们在争吵中度过。那样的话,往后的一年都不会顺利。

    吃完饭,沈晏白又去看电视,贺雪生收拾碗筷,端进厨房。沈存希从西装口袋里摸出一包烟,拿了一根点燃,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烟雾缭绕中,他透过薄雾看向厨房里那道忙碌的身影,他突然摁灭了烟,起身走进厨房,来到她身边,他伸手捉住她的手放在水龙头下冲洗,冲干净后,他将她推到一旁,沉声道:“我来洗,你回房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贺雪生说着,还要去抢着洗。

    沈存希突然就怒了,他将手里的筷子重重的扔进洗碗槽里,恶狠狠地瞪着她,胸口因怒意而上下起伏,“你没事,你没事,你能跟我说的是不是就这三个字?是不是要再等我看见立着的墓碑时,你他妈的才有事?”

    沈存希突然爆发,吓得贺雪生僵在原地,愣愣地盯着他满是怒意的凤眸,眼中泪光闪烁。他积攒了一天的怒气,找不到发泄的地方,这会儿一古脑儿的砸向她。

    “宋依诺,你到底明不明白,我是你的男人!我要你,不是为了亲你睡你,而是你这个人你这颗心,你全心全意的信任,你懂不懂?”沈存希气喘吁吁地瞪着她。

    贺雪生抿着唇不说话。

    沈存希气得暴走,“你哑巴了,你平常不是很难说的吗?现在你倒是告诉我,你有什么把柄捏在他手上?”

    贺雪生终于有反应,是因为她听到客厅里的电视声音小了,她害怕争吵会让沈晏白感到不安,她小声道:“沈存希,你别说那么大声,不要吓着小白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满眼都是怒火,这个时候她还有心情顾忌到别人?她有没有想过,误伤了她,他今天一天有多自责多煎熬?

    他背过身去,冷声道:“出去!”

    贺雪生不安地望着他冷硬的背影,她抿了抿唇,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来到客厅,沈晏白正担忧地望着她,她勉强挤出一抹笑,随即往楼上走去。窝在被子里,她只觉得冷,整个人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卧室的门开了,沈晏白从外面进来,看见她缩在被子里,他在床边坐下,叹气:“我爸爸脾气很坏,没有几个女人受得了他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看着面前的孩子,她微微一笑,道:“小白,我没事,你爸爸心情不好,不怪他。”

    沈晏白更加同情她了,他说:“你再等一等,等我长大,我会好好孝敬你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一愣,心口暖暖的,这孩子偶尔说的话,真的是要暖进她的心窝里,沈晏白说完,就转身出去了。贺雪生闭上眼睛,她知道错不在沈存希,而在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存希洗好碗上楼,经过主卧室门口,他脚步微顿,随即掠过去,进了书房。晚上有场视讯会议,视讯会议结束后,他抬腕看表,已经快十一点了。

    新年的第一天,他们就在争吵中结束。他拿起烟盒,抖出一根烟含在嘴里,拿打火机点燃,幽蓝的火光映照在他脸上,形同鬼魅。

    他坐在椅子里,一根接一根的抽,直到将一盒烟抽完,他心情还是平复不下。不被信任不被需要的感觉实在太糟糕了,就像七年前,她被拘留,他在警局外面徘徊不去时一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他就在想,这个女人怎么能这么心狠?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他?

    如今,他还是觉得她心狠,心狠得不给他一个解释。

    可是能怎么办?即使她的性格这么不好,他依然爱她爱得无法自拨。他想,他一定是脑子被驴踢了,否则怎么就一根筋的只要她?

    摁灭了烟蒂,他起身回房。卧室里亮着壁灯,光线晕黄缱绻,洒落在大床中央隆起的一小团上,他缓步走过去,在床边坐下。

    贺雪生下午睡得太多了,这会儿睡不着,她知道他去了书房,也知道他回了卧室。他一挨近,她呼吸里就萦绕着强烈的尼古丁味道,不知道他抽了多少烟。

    她忍了忍,没有忍住,刚翻过身来打算面对他,他已经起身朝浴室方向走去。脚步声渐渐消失,不一会儿响起哗哗的水声,她闭了闭眼睛,强忍着不掉眼泪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沈存希冲好澡出来,浑身清爽。他走到床边,掀开被子坐在床上。他的头发还在往下滴水,滴到贺雪生脸上,她睁开眼睛,看着他湿漉漉的头发,她迟疑了一下,还是坐起来,去浴室拿了根干毛巾出来,跪坐在他身边,给他擦头发。

    沈存希一瞬不瞬地盯着她,贺雪生没有看他,全部注意力都在他的湿发上。将头发擦得半干,她转身去找吹风机,刚下床,手腕就被抓住,她回过头去,男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她,手腕用了些力,她扑倒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熟悉的沐浴露味道扑鼻而来,她刚直起身,就被男人吻住,她被压回床上,他吻得很用力,几乎不算是吻,而是咬,发泄着心里的不忿与不安。

    贺雪生一开始还想要挣扎,到后来她完全放弃了抵抗,沈存希的动作反而停下来,他的下巴抵在她肩上,呼吸喘得很急。

    贺雪生睁开眼睛,盯着天花板上的婚纱照,眼眶越来越热,唇瓣很痛,却敌不过心痛,他们就像两只受伤的野兽,明明想温暖彼此,却又在伤害彼此。

    “沈存希,对不起,让我自己去解决吧,这是我和他之间的恩怨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浑身一僵,他双臂撑起上半身,虎视眈眈地盯着身下的女人,“依诺,你的解决就是将你自己送上门去?你以为我还会再给你这个机会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,这不是你和他之间的恩怨,是连家与沈家的恩怨,你休想把我撇开。”沈存希怒气冲冲地打断她的话,被她气得头疼。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,夫妻同心,其力断金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抿了抿唇,不是故意和他唱对台戏,她说:“我只听过一句话,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气得没差一口鲜血喷出来,他从她身上爬起来,摁着刺疼的太阳穴,“从现在开始,你给我闭嘴,我不想听见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贺雪生盘腿坐在床上,看着他的背影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沈存希才平息下想要掐死她的冲动,他转过身去,看见她的唇瓣殷红,似乎被他咬破了皮,他再度妥协,伸手揽着她,“傻坐着干什么,睡觉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拥着她躺下,伸手拽过被子盖住彼此,贺雪生枕在他手臂上,抬头望着他,柔和的灯光下,他的神情没有刚才那么冷硬,她鼓起勇气道:“沈存希,如果……我是说如果,我曾经历过很肮脏的事,你还会不会要我?”

    像是有什么东西击中了他的天灵盖,沈存希垂眸看着小心翼翼望着她的女人,她一直不肯对他坦白,是因为她口中那些很肮脏的事?

    他忽然想起在地窖里看到的情形,他闭上眼睛,半晌才道:“依诺,重要的是未来,未来的每一天有你伴我入眠,醒来的第一眼能看到你,我就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闭上眼睛,他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,她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,她点了点头,“睡吧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下意识将她抱紧,他道:“依诺,不管发生什么事,我永远在你身边,你记住,我永远是你可以依靠的爱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连默醒过来的第一件事,连自己被揍成猪头了也顾不上,就展开了疯狂的报复。他打电话给刘董,要求马上签约,以免夜长梦多。同时让财务准备20亿,作为收购沈氏股份的资金。

    他疯狂的想要报复,想要将沈存希踩在脚底下,让他永世不得翻身。

    同时,他还给桐城最具影响力的几家报社报料,匿名发了一张宋依诺的照片,照片上的脸没有打马赛克,她身上穿着内衣,但是已经足以威胁到她。

    他绝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在一起,他得不到她,就要毁了她!

    发送了照片,他拿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,发送给宋依诺,他要让她到他面前来跪地求饶!此刻的他,性情大变,已然被另一个他占据了灵魂。

    也只有那个“连默”,手段才会如此狠决,不留余地!

    半夜时分,沈存希听到手机震动声,他睁开眼睛,怀里的女人已经睡沉,他轻轻放开她,伸手拿起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,那是宋依诺的手机,上面有一条未读短信。

    他点开短信,上面只有几个字,“依诺,好戏开场了,我等着你来向我跪地求饶!”

    沈存希皱紧眉头,已然猜到这条短信是谁发过来的,他眯了眯眼睛,偏头看着熟睡的女人,他的长指在屏幕上迅速点了几下,删除了短信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连默要做什么,但是很显然,依诺是会受他威胁的。这个人渣,他恨不得两枪崩了他!

    依诺到底有什么把柄握在连默手上?

    沈存希再也睡不着,他起身下床,转身去书房,刚走进书房,他的手机响起来,他接通电话,那端传来刘董的声音,“贤侄,连默约我明天早上九点签约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注意一点,别让他察觉这是圈套。”沈存希叮嘱了一句,随即挂了电话,他坐在书桌前,一直在想连默想做什么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窗外的天亮了起来,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,他拿起手机,那端传来严城焦急的声音,“沈总,不好了,沈太的照片上了报纸头条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心头一跳,他攥紧手机,“什么照片?”

    “.裸.照!”严城道:“网上也有,转载量已经超过一百万,我已经找人去处理了,但是转载的人多了,很难控制住源头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眼底像烧了火一般,他知道是谁做的了,连默那个变态,他居然敢向依诺下手!他死死的扣着桌沿,“哪些报纸登了头条?”

    严城迅速报了几家报社,说完,他又道:“桐城新闻也在播报,靠!这到底是谁干的?”

    严城急得直爆粗,沈存希挂了电话,攥着手机往楼下跑去,打开电视,他找到桐城新闻台,新闻上正在播报这则新闻,宋依诺的照片出现在新闻里。

    主持人正在播报,“近日网络上突然出现了桐城最具有名气的时尚达人贺雪生的.裸.照,照片尺度惊人,据报料人称,他手里还有更劲爆的照片说明贺小姐私下里的生活有多放荡!”

    沈存希喉咙口像烧着一团火般,他目眦欲裂,照片的背景,正是那座地狱一般的地窖,她双手双脚被铁链绑住,双腿大张的面对着镜头,黑丝底裤春光乍泄。

    他死死地瞪着电视屏幕,这张照片给他的冲击力,比当时看到地窖里的刑具还要更甚,他怒不可遏,恨不得马上冲到连默面前,将他杀了。

    他理智全失,眼眶腥红,他拿出手机,拨通严城的电话,怒火狂炽道:“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,马上让照片消失。”

    “沈总,我已经叫人去回收报纸,但是几大家报社一起报道,恐怕……”严城迟疑道,他们知道得太晚了,想要将照片拦截回来,已经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不管付出什么代价,马上让照片消失,你听不懂吗?”沈存希胸口烧着一团火,一脚踢翻了茶几,发出砰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严城不敢迟疑,连忙挂了电话,让人去回收报纸。

    沈存希站在客厅中央,穿堂的风吹在他身上,他只觉得浑身冰冷,依诺想要瞒着他的,就是这些照片吗?她怎么会那么傻?看到这些照片,他只会更心疼她,怎么会嫌弃她?

    他很后悔昨天对她的态度那么恶劣,她承受着这么大的压力,他竟然还怪她不肯向他坦诚。他错了,错得离谱!

    此刻,他不仅心疼,还很愤怒,连默这个人渣,他绝不会放过他!

    他的手机再度响起来,这次打来电话的是贺东辰,他开口便是质问:“沈存希,那些照片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派人处理了。”沈存希逼自己冷静下来,这些照片一出,依诺的名声算是彻底毁了,他还不知道,等她醒了,知道这件事,会不会承受不住?

    “派人处理?你早干嘛去了?凭你在桐城的影响,居然还有人敢把雪生的照片登上报,你到底是干什么吃的?”贺东辰怒气冲冲的质问道,他早上还没起床,助理就给他打电话,说雪生的照片登报了,他匆匆起床,下楼去拿报纸,看到报纸上的照片,他的心狠狠一揪。

    他们千算万算,都没有算到连默居然还拍了雪生的照片!

    沈存希此刻又惊又怒又心疼,他道:“你有空在这里指责我,不如好好想办法挽救,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气得挂了电话,立即打电话给相关部门,清理这些照片。

    沈存希挂了电话,翻到郭玉的电话打过去,“老三,有件事需要你帮个忙。”沈存希直接说明来意,郭玉二话不说,答应下来,然后打电话给相关部门领导,一番恩威并施,让他们立即将有碍风化的报纸回收,并且查封这些刊登照片的报社,甚至给网络部门的领导打电话,让他们肃清网络环境。

    宋依诺的.裸.照,在一个小时内,就从网上消失,所有转发过这张照片的账号全部被冻结,两个小时内,所有的报纸都被回收回去,并且焚烧殆尽。包括播报过这则新闻的电视节目,一并被停播整顿。

    沈存希的雷霆手段,让所有人都畏惧。

    大年初二的早上,桐城处在混乱与不安中,沈存希的手机不停响起,是各方人马向他汇报情况,直到听到所有报纸都被回收回去,并且焚烧,他才松了口气,跌坐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以免有漏网之鱼,他将家里的电视与网线都拨掉,暂时不能让依诺接触网络。

    贺雪生醒过来,外面天色大亮,她不知道这短短几个小时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,她胸口没有昨天那样疼了,她掀开被子下床,走出主卧室下楼。

    来到客厅里,她看见坐在沙发上的沈存希,他神情憔悴,很疲惫地样子,她缓缓走过去,在他腿边蹲下,仰头望着他,“你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沈存希拿开手,垂眸看着她,忽然伸手将她搂在怀里。贺雪生心跳一窒,呆呆地靠在他肩膀上,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依诺,你饿了吗?”沈存希哑声问道。

    贺雪生刚摇头,肚子就传来了咕噜噜的声音,她红了脸颊,“好像是饿了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紧紧抱了她一会儿,然后放开她,“那我去做早饭。”

    见他起身,她连忙伸手握住他的,她摇了摇头,道:“还是我去吧,你看着很累的样子,要不回房休息一会儿?”

    沈存希摇头,轻轻握了握她的手,然后松开,“我没事,我去做饭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看着他的背影,总觉得他今天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沈存希走进厨房,眼眶赤红,他抹了一把脸,打开冰箱,拿出两个鸡蛋。敲了鸡蛋放进碗里,他拿筷子搅了起来,搅着搅着,一滴晶莹的液体滚落在碗里,他眼前一片模糊。

    他真该死,她这段时间心情该有多压抑,为什么他一点都没察觉?还不停的逼她,给她造成二次伤害。

    贺雪生缓缓走到厨房门口,大概是听到她的脚步声,沈存希眨了眨眼睛,逼退眼里的雾气,他转过身来,看见她走进来,他道:“再去睡会儿,做好了我叫你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走到他背后,伸手搂着他的腰,将脑袋靠在他后背上,是一个很依恋的姿势,“沈存希,昨晚的话我不是有意的,你再等我几天,等我做好心理准备,我就全部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就像被人推了一把,整个人踉跄一下,手里的碗差点甩出去,知道她因为什么被连默威胁,他只剩下心疼与内疚,他点了点头,眼睛控制不住的湿润了,“好,你想要等多久都没关系,只要你在我身边,我别无所求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觉得今天的他真的太好说话了,她说什么他都答应,她是不是可以趁此机会,提一些过分的要求?比如他不要再和她冷战了,看他用碎冰渣子一样冷的目光看她,她就难受。

    “那以后,你可不可以不要再对我发脾气了?”

    “好,我不对你发脾气。”沈存希不管她怎么得寸进尺,都一并点头答应,眼前越来越模糊,他却不敢落泪,声音都不敢有一丝的哽咽,怕她发现不对劲。

    贺雪生搂着他的腰,又贴紧了一些,她继续道:“那你也不能再抽那么多烟了,对身体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尽量少抽烟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莞尔,他今天真乖,她心满意足的靠在他结实的后背上,心想她是不是可以鼓起勇气,对他说那件事了?

    算了,现在的气氛这么好,还是再等等,免得破坏了气氛。

    沈存希打散了蛋液,他将碗放在流理台上,眼中的雾气已经褪去,他伸手握住她环在他腰上的手,转身望着她,在她额头上亲了亲,他道:“现在出去等,油烟很呛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贺雪生点了点头,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沈存希看着她的背影即将消失在眼前,他突然叫住她,“依诺……”

    贺雪生回过头去,盯着他,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爱你,依诺,我爱你!”除了这三个字,他不知道还能说什么,才能让她明白他的心意。

    贺雪生心跳扑通扑通的,像揣了一只活泼乱跳的兔子,她羞涩道:“我知道,我一直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早餐很快就好。”沈存希朝她挥了挥手,将门关上,转身走回灶台前,哽咽出声。他一直怕自己给她的爱不够多,不及她给他的千分之一,以后,他要加倍的爱她,才能弥补她曾受到的伤害。

    贺雪生看着紧闭的房门,总觉得今天的沈存希很奇怪,她摇了摇头,是她想太多了吗?她转身上楼,去叫沈晏白起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别墅里,连清雨第一时间看到了新闻,以及报纸上的头条新闻,今天的新闻已经被时尚达人贺雪生刷爆了,原来连默手里的照片,是她的.裸.照。

    看这种尺度,简直要一鸣惊人。

    她打开微信,微信朋友圈里也被这则新闻刷爆了,她连忙下载了照片存在手机里,她下载好,连忙转身上楼,去拿笔记本电脑申请小号,打算以匿名身份曝光宋依诺的丑事。

    可是她刚申请了小号,那些照片竟全都消失了,仍她怎么搜都搜不到。

    她想着手机里下载了那张照片,她连忙接上数据线,将照片传到电脑上,在桐城的某个交流平台发布照片,照片出现不到五秒时间就消失了,她再刷新,连小号都被冻结了。

    她恨得牙根痒痒,沈存希在桐城的影响力不容小觑,就他那几个朋友,就能在桐城呼风唤雨。她黑不了宋依诺,气得不行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一来,她已经确定,连默手里确实有能威胁到宋依诺的照片,只要她拿到更大尺度的照片,她不信沈存希不乖乖的任她摆布。

    她只要想到沈存希不得不向她妥协,她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。多少年了,她心里一直有个梦想,哪怕沈存希曾差点让她死,她依然没有改变初衷。

    这一辈子,她若不得到他一次,她死都不会甘心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就莫名兴奋,现在只要拿到连默的手机,导出里面的照片,她就离她的梦想近了一分。而宋依诺,她现在已经声败名裂了,她不介意让她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连清雨眼里闪过一抹邪恶的光芒,拿起手机转身出门。

    连默做完那些,一直在等,等着宋依诺崩溃,等着她来找他跪地求饶。他只放了尺度不大的照片,是要给她警告,她要敢不来找他,他就会放更大尺度的照片。

    虽然,作为男人的占有欲,他并不想把这些照片给第二个男人看见,他们一定坐在心里邪恶的幻想得到她占有她的情形。

    他不能容忍,所以她一定要乖乖的来找他,然后对他俯首称臣。

    此时的连默,已经接近于变态,目光里满是仇恨的光芒,只要解决了沈存希,移除这个障碍,宋依诺就是他的,再也没有人会来和他抢!

    连默抬腕看表,已经快十点了,最迟十二点,宋依诺就会心甘情愿地出现在他面前,告诉他,他才是她最爱的男人,她永远都离不开他。

    思及此,他莫名兴奋起来,他现在这个样子,实在不适合见她,他可能会吓到她。不行,他怎么能吓到她?他要出院,要回家,要收拾打扮一下自己。

    他掀开被子准备下床,眼前晕眩了一下,他被沈存希揍成了轻微的脑震荡,他稳不稳神,靠在枕头上,人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不能逞强,否则身体受损,他哪里还有时间与依诺白头偕老?

    他闭了闭眼睛,然后拿起手机,给助理打电话,让他送套西服过来。不能出院,他至少要把自己弄是帅气一点。

    助理在那端欲说什么,连默已经挂了电话,助理叹了一声,感觉越来越不对劲,连总好像走火入魔了,跟往常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早上十点,刘董带着印章准时出现在医院,他捧着一束花,拎着几盒营养品,关心了连默几句,“连总,要注意身体啊,以后出门可要带保镖在身边,以免再遇到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连默目光阴冷地扫了他一眼,语气不太正常,微微透着诡异,“刘董多虑了,这种事不会再有下次。”

    刘董讪讪的笑了笑,然后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,“连总,我把东西都带过来了,我们现在就可以签约了,这是合约,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刘董将一份文件递到连默面前,连默接过去,迅速浏览了文件,文件是按他们之前在高尔夫球场谈好的条件打印的,他看完文件,道:“没问题,等我的助理把钱送过来,我们就可以签约了。”

    刘董点了点头,也不着急催促,又过了半个小时,助理才姗姗来迟,他将西服交给连默,连默看了一眼,放在床头上,他问道:“支票带来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助理将支票交给他,这是刚才财务交给他的。

    连默接过支票,将支票交给刘董,道:“你辩明一下真伪,没问题的话,我们就把合约签了。”

    刘董拿出手机,对着支票簿上的交易码输入手机,不一会儿提示支票属实,他兴奋道:“支票没问题,我们可以签约了。”

    合约是一式两份,两人在合约上签了名字,然后又交换过去,再度签了名字,然后一人一份,刘董将股权让渡书交给他,与连默握了握手,“连总,合作愉快。”

    连默淡淡地颌了颌首,刘董又说了几句让他安心养伤之类的话,这才拿着支票离开。坐进车里,他立即让司机去银行,把支票兑现,以免连默中途使诈。

    连默翻开股权让渡书,看着上面15%的股份,他眼中光芒大盛,加上连清雨手里那20%的股份,还有他最近大动作收购的散股,他手里已经有40%的股份了,离沈存希45%的股份相差不多,只要他再收购6%,就可以将沈存希踹出沈氏。

    很快,他就要让沈存希尝到一无所有的滋味。

    不,不对,还有那个孩子,六年前没能让他客死异乡,现在他也绝容不下他活着。那是宋依诺和沈存希生的孽种,他绝不会让他活着。

    助理看着他突然变得阴狠的神情,他心里莫名感到不安,“连总,您好好养伤,那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连默冷冷地看了他一眼,冷喝道:“滚!”

    助理慌不迭的转身离开,没敢向他汇报早上发生的事,怕自己撞到枪口上。

    连默拿着股权让渡书,还做着得到宋依诺,让沈存希一无所有的美梦,却不知道宋依诺根本就没有机会看到报纸与新闻。

    他起身下床,强忍着头晕恶心,脱了病服,穿上衬衣西装,还去卫生间将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,等着宋依诺的到来。

    然而宋依诺还没到,银鹰先到了。早上桐城闹得差点翻天覆地,他刚从法国回来,看到宋依诺的半.裸.照,他吓得魂飞魄散,连忙开车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半路上,他接到财务打过去的电话,说连默从财务拿走了20亿的支票,他连忙让人冻结支票,可是已经来不及,银行那边说支票已经兑现,无法冻结。

    他急得直冒汗,打电话给连默的助理,才知道连默在医院,他马不停蹄地赶过来,就看见连默穿着西装,端坐在沙发上,一张俊脸被揍得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他愣了愣,随即道:“我听说你已经和刘董签了合约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,股权已经拿到,只要再收购6%,我就能让沈存希一无所有。”连默得意洋洋道,似乎已经看见沈存希一无所有的狼狈样。

    银鹰一拍大腿,责骂道:“你糊涂啊,你知不知道你都干了什么?我看你是被嫉妒冲昏头了。”

    连默冷冷地看着他,一副优雅的变态模样,他说:“美国总部那边不是让我不惜一切代价收购沈氏么?我现在只是遂了他们的意,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?”

    “我刚刚得知,由法国某财团注资的光亚集团,是沈存希名下的私有财产,光亚集团以风投著名,在法国巴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这家上市公司资产上千亿,你以为他会眼睁睁看着沈氏被你收购?他只不过是在诱敌深入,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你懂不懂?”银鹰急得额头上青筋直冒。

    以沈存希的资产,他要吞下多少个时影科技,他一直没动作,是要用最小的力气实现最大的价值。

    连默拿20亿买了沈氏15%的股份,几乎将时影科技的资金全部掏空,沈存希不费吹灰之力,就能让时影科技在桐城消失。

    连默心里震惊,他们之前就调查过沈存希,知道他这六年来在法国另起炉灶,成就不大,所以他才会回来接手沈氏,并不知道他居然还有一个资产上千亿的上市公司,上千亿的资产,这是什么概念?恐怕连美国的神秘财团,也不敢与他硬碰硬。

    六年时间,沈存希是怎么办到的?这于普通人来说,根本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他心里虽然震惊,但是却不肯认清现实,他道:“怕什么?我们背后还有美国总部的财团,他们不会眼睁睁看着时影科技消失。就算消失,我们倾其所有也要拿到沈氏的股份。”

    银鹰没想到他会存了鱼死网破的念头,他往后退了两步,跌坐在沙发,“连默,你太疯狂了,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,并不能伤沈存希分毫?你伤的只会是我们自己。”

    连默冷笑起来,“银鹰,你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,沈存希有多大的能耐?我手里握着的筹码,可以让他乖乖的把光亚集团奉上。”

    银鹰摇了摇头,他还不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,一味的乐观,只会将他带进坑里,“连默,来的路上,美国总部那边已经给我打了电话,若是你真的拿了20亿收购沈氏股份,他们要收回你执行总裁的职务,由我暂代。”

    连默震惊地瞪着他,眼睛里像淬了火一样,“你现在是要窝里反,跟我抢功劳?”

    银鹰无奈地看着他,“我没有要和你抢功劳,而是要收拾烂摊子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连默冷笑起来,“当初我们联盟时,说好了要让沈存希死无葬身之地,现在眼见了着就要成功了,你居然想把我踢出局?我真是白相信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到这个时候,你都没有认识到自己错在哪里,连默,你从来没有从公司的利益考虑,你用20亿收购沈氏15%的股份,只是假公济私,想要搞垮沈存希,然后夺回宋依诺,我说过,你太急进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当初和我结盟时,不是为了你哥哥报仇?现在我已经在局中,你休想我会退出。”连默腾一下站起来,气得头晕眼花,他连忙撑着额头,又碰到了伤处,疼得他直吸气。

    诸事不顺,他气得一脚踢向茶几,结果脚撞到茶几上,又受了伤,他怒不可遏,厉声喝道:“来人,把这些东西统统给我扔出去。”

    守在门外的保镖连忙冲了进来,诚惶诚恐地抬起茶几出去了。

    银鹰望着他,良久,他才道:“你住院还穿成这样,我猜你一定是在等宋依诺,她不会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你怎么会知道她不会来了?”连默目光如针般刺向他,她怎么可能不来?她要敢不来,他就会把更大尺度的照片发出去,到那时,她在沈存希心里最后的形象都尽毁,她根本不可能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,所以她一定会来。

    “你在医院,一定还不知道,早上宋依诺的.裸.照在网上发布一个小时内,就从网上消失,所有转发过这张照片的账号全部被冻结,两个小时内,所有的报纸都被回收回去,并且焚烧殆尽。包括播报过这则新闻的电视节目,一并被停播整顿。沈存希刚回桐城不久,或许他的势力还没有扎根,但是他那些朋友,个个都不容小觑。我猜,宋依诺根本就没来得及看见这些照片,她也绝不会再送上门来。”银鹰怜悯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这个为爱疯狂的男人,他迟早也一定会将自己葬送在他自以为是的爱情上。

    连默头疼欲裂,他一边摇头一边后退,“不可能,沈存希没有这么大的能耐,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你不相信,可以马上上网搜索,网上的照片清理得干干净净,你也可以打电话问电视台,早上播报的节目是不是已经停播整顿,你甚至可以叫你的助理去买报纸回来,看还有没有报纸上刊登了宋依诺的不雅照。”

    连默不敢相信沈存希的速度会这么快,出了这么大的事,助理一个字没有和他提,真是该死!

    银鹰看着他狂躁的模样,他叹息道:“连默,你已经把一头野兽彻底唤醒,你好自为之吧。”

    连默跌坐在床上,他不相信!他拿出手机,迅速搜索,搜索引擎上显示没有他要找到的照片,怎么会这样,真的没有!

    他挫败地捶着床,不甘心地低吼起来,不,他绝不会就这样认输,就算是斗得筋疲力尽,他也不会让他们有太平的日子。

    他眼里燃烧着熊熊恨意,让人触目惊心。银鹰看着他,就好像他头上突然长出犄角,变成了一个魔鬼,让人发自肺腑地感到害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存希煮好面条,是简单的煎蛋面,他端出来,手机响了,他拿起手机,看了一眼二楼方向,转身进厨房接听电话,对方的口音带着伦敦腔,中文咬字极不标准,“我答应和你合作,即日起,将解除连默的一切职务,他也将不再受我们家族庇护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目光冰冷,谈了几句,他挂断电话,听见楼上传来脚步声,他将手机揣回了西裤口袋,转身出来。

    沈晏白还在揉眼睛,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,看见沈存希目光冰冷地看着他,他的瞌睡虫都吓飞了,呐呐地喊了一声,“爸爸,早!”

    沈存希移开视线,对上贺雪生的目光柔得能拧出水来,他道:“过来吃早餐,面条快糊了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牵着沈晏白走过去,拉开椅子坐下,看着碗里的面条,色香味俱全。她拿起筷子吃起来,沈存希坐在她旁边,目不转睛地望着她,“好吃吗?”

    贺雪生点了点头,“好吃!”围扑贞血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吃点,不够我碗里还有。”沈存希目光温柔,声音含着宠溺。

    贺雪生摇了摇头,“够了,你快吃吧,面条糊了不好吃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拿起筷子吃起来,吃了两口,他停了下来,目光灼灼地望着她,道:“依诺,我让严城申请了下午飞往巴黎的航线,你和沈晏白下午回法国去。”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你曾是我唯一(百度最新章节)  你曾是我唯一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Copyright © 2017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-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|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-给我写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