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全部章节 第342章 没我的允许,不许摘下戒指

    烤串很快送上来了,上面嗞嗞的冒着油星子,一股孜然的味道扑鼻而来,香喷喷的,令人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韩美昕拿起一串烤羊肉,递给薄慕年。原以为他会很嫌弃,没想到他直接接过去大口吃起来,男人边吃边有些嫌弃道:“肉质太老,孜然味道太重,你大半夜吃这么重口味的东西,不怕长胖?”

    现在女人。哪个不是节食保持骨感美?

    其实韩美昕的身材比例很不错,该瘦的地方瘦,该丰满的地方绝对丰满,皮肤滑滑的,手感非常好。和她吃过一顿饭,她不是特别挑嘴的女人,什么都吃,绝对好养。

    “我这身材,再长十斤都没问题。我怕什么?”韩美昕自信的挺了挺胸,男人的目光色眯眯地落在那颤抖的两团柔软上,瞬间变得深沉,暗藏火花。

    “确实可以再长十斤,一边五斤,你就变成大奶牛了。”薄慕年这话绝对没有歧义。

    可是落在韩美昕耳朵里,却觉得他在调戏她,她双手抱胸,挡住他直勾勾的视线,脸颊已经红透了,她朝四周看了一眼,见没人注意他们,她才轻嗔道:“你在胡说什么呢?不正经!”

    薄慕年又咬了口羊肉串。舌尖已经感觉到辣味,她双手抱胸的姿势,将那一对浑圆挤了出来,给视觉很大的冲击。不知道是辣的,还是被她给刺激了,他顿时口干舌燥起来,伸手越过桌面,端起她面前的酒杯,将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冰冻过的啤酒冰爽刺激,从喉管一直流进胃里,他胃里一痉挛。眉头不由得蹙紧。他也曾有过与战友吃大排档喝啤酒的经历,如今回想起来,仿佛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了。喝醉了,我可扛不动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将杯子满上,一手烤串,一手啤酒,优哉悠哉的边吃边喝。那模样很满足,就像坐在高级餐厅里,一边听着优美的钢琴曲,一边品味着美味的牛排。

    薄慕年眯眼看去,忽然有些不能理解,她怎么有本事把吃路边摊吃成高级餐厅的优雅?她吃东西的速度很快,风卷残云一般,可是动作却十分优雅,像是从小就经历过礼仪教育,完全不像乡下丫头。

    烤串陆陆续续的端上来,她最喜欢用脆脆的土豆片包裹着羊肉吃,那味道别提有多幸福。她大口吃肉,大口喝酒,食欲好得让人羡慕。

    薄慕年眼见着盘子里的烤串越来越少,他第一次发现,这个女人太能吃了,那么多肉,她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,就全给干掉了。

    吃完饭,薄慕年要去给钱,韩美昕摇头制止,“说好的我请客,不能赖皮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到处找钱包,薄慕年没有理会她,从钱包里抽出三张粉红钞票,然后走到她面前,将有几分薄醉的她扶了起来,“我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被迫跟着他往大排档外面走,抗议道:“你都没有吃多少,不能让你给钱,回去我把钱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薄慕年垂眸看着她,他们结婚这么久,他把他的银行副卡给了她,却从来没有收到她刷卡的信息,就连他给她买的名牌服装名牌包包,都没见她穿过背过,现在居然还要把吃饭的钱还给她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她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,是不想花他的钱,以免与他纠缠不清么?

    “我是男人,男人买单天经地义。”薄慕年声音里带着浓浓的不悦,不喜欢她和他分这么清,他们现在已经是夫妻了,虽然加了个契约两字,但是他没打算离婚,娶了她,就应该对她好。

    韩美昕醉眼迷蒙地望着他,伸手戳了戳他的胸膛,他的肌肉硬梆梆的,她手指都戳酸了,她咕哝道:“大男子主义。”

    薄慕年瞧着她,想起上次她喝醉时跑男厕所里去调戏他,以后,他不能让她再喝酒了,她酒品不好,一喝醉就喜欢调戏别人,这会儿还对他上下其手,边摸边道:“你的胸膛怎么这么硬?”

    薄慕年被她摸得起了反应,他连忙捉住她的手,以免再这样被她摸得失态,他绷着身体,咬牙警告道:“韩美昕,你再不老实点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连忙缩回手,薄慕年扶着她来到车身旁,将她塞进副驾驶座,他转身上了车,系上安全带,发动车子驶离。

    韩美昕靠在椅背上,转头看着脸色特别难看的男人,路灯的光线时不时照射在他脸上,他咬着牙关,神情紧绷,她眼皮越来越沉,逐渐睡去。

    她再醒来时,是被重物压醒的,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,就看到一颗黑黑的脑袋,在她胸前胡作非为。上半身凉凉的,衣衫半褪,她被抵在座椅里,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她伸手推着男人的脑袋,又被他握住手腕,反压在座椅两侧,甲壳虫车内空间极小,根本就施展不开,可是男人半秒都等不及,越过座位,压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韩美昕喝了酒,这会儿脑袋晕晕乎乎的,她想要推开他,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,“薄慕年,你别压着我,难受。”

    “待会儿就不难受了。”薄慕年哑声道,此刻他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,哪还顾得上她难不难受?

    不一会儿,车身晃动起来,时而传来韩美昕的尖叫,“薄慕年,你好了没有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卧室,韩美昕又被薄慕年啃了一次,比起车里的难以施展手脚,在床上才是他大展雄风的时候。最后韩美昕叫得嗓子都哑了,他才放过她。

    韩美昕流着泪,委屈地窝在被子里睡着了。

    翌日,她醒来时,全身酸痛得就像被人揍了一顿,想起昨晚在楼下车库的疯狂,她将脸埋在被子里,都没脸见人了。

    薄慕年那个混蛋,还说她重口味,他才最重口味。韩美昕欲哭无泪,以后再也不能喝醉,否则自己怎么被拆吃入腹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坐起来,身上腻腻的难受,她起身下床,去浴室里洗澡。

    洗完澡下楼,她破天荒地看见那个始作俑者还在家,她不由得顿住脚步,她揉了揉眼睛,发现薄慕年还在,她几步冲下楼去,问道:“你怎么还在家?”

    薄慕年从报纸上抬起头来,淡淡的瞟了她一眼,目光又落回手里的报纸上,他道:“我在家很惊奇吗?”

    “废话,以前我起床时,不管早晚,你都已经走了,今天看见你在家,当然觉得惊奇。”韩美昕走过去,看见他神采奕奕的样子就来气。昨晚卖力的是他,为什么他看起来精神这么好,而她就像一晚没睡一样,一点精神都没有。

    薄慕年折叠好报纸,放回报刊架上,“去吃早饭,吃完饭陪我回一趟薄家。”

    “嘎?”韩美昕下巴快掉在地上了,难怪暴君会在家,原来是要回薄家去。薄家薄家,薄爷爷和薄明阳人还不错,可是想到薄夫人,她心里就发怵,“我能不能不去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薄慕年皮笑肉不笑道。

    韩美昕抿了抿唇,“今天是周末耶,周末,你能不能让我有个美美的假期?”

    薄慕年只是看着她,并不说话,那高压电一样的眼神让她头皮发麻,她心不甘情不愿道:“好吧,我去!”

    想到待会儿要去薄家,韩美昕吃啥都不香了。吃完饭,她被薄慕年拽上楼,两人进了衣帽间,薄慕年站在衣柜前,手指从一排排衣服上划过,最后拿了一条大红色束腰裙塞进她怀里,沉声道:“给你两分钟,换好出来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看着手里的裙子,大红色的怎么看怎么恶俗,她瞪着他的背影,“你让我穿成灯笼样,会被人笑的。”

    薄慕年停下脚步,不理会她的抗议,道:“已经过了10秒钟了,是要我亲自帮你换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知道了。”韩美昕冲过去,将他推出衣帽间,拉上移门,门外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,“已经过去30秒了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无语到极点,连忙脱下t恤和牛仔热裤,迅速穿上大红色的束腰裙。她反手去拉拉链,拉到一半卡住了,怎么也拉不动。

    她急得额上直冒汗,移门忽然被拉开,薄慕年走了进来,看她反手拉着拉链,他大步走过去,轻轻拂开她的手,将她一头直发分开拂到胸前,露出光滑的美背。

    他目光深暗了几分,仔细查看拉链,低声道:“线头卡住了,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感觉到他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后背上,她脸颊微红,抬眸看着镜子里,镜子里倒映出他格外专注的目光,她心跳顿时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薄慕年的手伸进衣服里,捏着线头拽了拽,然后又捏着拉链,上下滑动了几下,拉链松动,他直接将拉链拉到最上面,道: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下意识往前走了两步,远离他的气息笼罩范围,有他在的地方,总是有压迫感,她照了照镜子,不得不说,他的品味不错,这件看起来像灯笼的束腰裙,有几分八十世纪英国宫廷风的味道,衣服后面还有一个蝴蝶结,将她的腰线收得很完美,也减龄不少。

    韩美昕在镜子前左照右照,越照越满意,自己终于可以充回嫩了。她睨着镜子里站在她身后的男人,挑眉问道:“我像不像刚过门的新娘子?”

    薄慕年唇边抹开一抹笑意,他一手抱胸,一手支在手臂上,拇指抵着下巴,轻笑道:“你不是刚过门的新娘子么?”

    韩美昕被男人的笑容电了一下,她不动声色的移开视线,耳根子微微红了,她伸出手去,“光有华服,怎么配站在你身边,答应送我的珠宝呢?”

    薄慕年瞧着她那副拜金样,却不觉得讨厌,反而觉得可爱。他拿出一个红色丝绒盒,盒子里面装着两枚对戒,没有夸张的钻石镶嵌,也没有浮华的造型,很朴素的款式,他拿起那枚女戒,握住韩美昕的手指,欲套上增。

    韩美昕手指一缩,男人下意识用力攥紧,目光沉沉地看过来,她心里有些发颤,签契约时,她没有紧张,搬过来和他住,她没有紧张,就连他贯穿她的身体,成为她的第一个男人时,她都没有紧张。

    可是此刻,她却紧张了。

    婚戒的意义代表了什么?那么一枚小小的素环,代表了一个一生一世的承诺。她不觉得自己负担得起,可是抽不回手,眼睁睁看着他两指捏着素环往她指间套,她急了,故作打情骂俏道:“薄慕年,你好小气,说送人家珠宝,却送这么不起眼的礼物,简直太小气了。”

    薄慕年挑了挑眉,手里的动作没有停滞,继续往她指间套,直到把素环套进她的无名指,他左右端详,她的手指很漂亮,铂金的素环带着手指上,光彩夺目。

    韩美昕看着她手指上的素环,明明那么轻那么小的一枚素环,她却觉得十分沉重,就像一个沉重的枷锁,忽然锁上了她的指间,让她再也挣脱不得。

    胸口有些闷闷的,眼前递来一个红色丝绒盒子,里面的男戒发出耀眼的光芒,薄慕年淡淡道:“给我戴上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诧异地看着他,“你也要戴?”

    “不然我买对戒做什么?”薄慕年心知她心里在抗拒,他不容她逃避,在她签下契约那一刻起,她注定只能是他的妻,别无选择!

    韩美昕指间微颤,戴对戒这种事,除了恩爱的情侣,就只能是恩爱的夫妻,他们之间可以说是床伴,也可以说是夫妻,但是独独与恩爱沾不上边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韩美昕迟疑着,没有拿起那枚戒指,那样小小一个指环,对于她来说,却有千斤重。

    薄慕年定定地看着她,神情再认真不过,戴上这枚素环,他将对天下人诏告,他已经步入婚姻,但是他一定也不迟疑。

    他渴望拥有一个家,渴望与一个女人不离不弃,没有爱情无所谓,只要他们身体契合,那么所有的难题都不会是难题。

    张爱玲不是有句话,叫通往女人心灵最近的距离就是阴.道。这话虽粗鲁,但是也有一定真实的意义存在。

    她给他的时候,是一个完整的女孩,他看着她在他身下蜕变,那样的过程美得让他炫目,他想,他一定不会后悔今天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给我戴上,我们时间不多了。”薄慕年淡淡催促道。

    韩美昕咬了咬牙,一鼓作气的拿起男戒,然后捏着他的无名指,将戒指套了进去。男人的手指骨节分明,指腹处有淡淡的茧,她给他戴好了戒指,忍不住沉沉的出了口气。

    薄慕年看了看她的手指,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指,唇边的笑意更深,他伸手探进西裤口袋里,拿出一条璀璨夺目的钻石项链,韩美昕眼前亮闪亮闪的,她诧异地看着他,“这是送我的?”

    薄慕年没说话,以行动表示,他解开项链,微微倾身,将项链戴在她脖子上,项链从他西裤口袋里拿出来,还带着属于他身上的体温,从脖子上方到后颈,都酥酥麻麻起来。

    薄慕年给她戴上项链,将她推到镜子前,看着镜子里的她,问道:“喜欢吗?”

    韩美昕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脖子上那条心形的钻石项链非常漂亮,搭配着中国红的束腰裙,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淑媛,顿显高贵典雅。

    都说人靠衣妆佛靠金装,这话一点也没错,她笑着点了点头,“我很喜欢,谢谢!”

    薄慕年瞧着她,明眸皓齿,粉颊含羞,红唇不点而朱,明明未施粉黛,却美艳得不可方物。他一手按在她肩上,一手握住她的左手,指腹缓缓摩挲着她无名指上的素戒,低声道:“韩美昕,没我的允许,不许摘下戒指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看着镜子里眉目深沉的男人,也学着他的语气道:“薄慕年,没我的允许,你也不许摘下戒指装单身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们一言为定!”薄慕年爽快道。

    瞧他那么爽快,韩美昕有种自己掉进陷阱里的感觉,她抬头望着他,瞧他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,她讪讪道:“一言为定。”

    薄慕年拉起她的手,转身往衣帽间外走去,韩美昕被迫跟着他往外走,看见他的背影,她似乎感觉到他有那么一点点开心。

    她微微抿着唇,有些搞不懂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,这个男人有时候单纯得一望即知,有时候又深沉的让人难以琢磨。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既然搞不清楚,那就别想了,一切随心就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车子驶入薄家大宅,停在院子里,薄慕年推开车门下车,韩美昕跟着下车,她手里挽着一个白色的手拿包,她微微有些紧张,这是她第一次来薄家大宅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这座守卫森严的大院,却给她一种很熟悉很亲切的感觉,就好像她曾经来过这里。

    她晃了晃脑袋,将那种荒唐的熟悉感甩去,她明明是第一次来这里,怎么会觉得熟悉呢?

    她小跑着来到薄慕年身边,薄慕年看了她一眼,叮嘱道:“进去后,多微笑少说话,多说多错,不说不错。还有一句话叫,伸手不打笑脸人。”

    薄慕年这么一说,她就更紧张了,“只笑不说话,他们会不会觉得我是傻的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薄慕年伸手握住她的手,这么大的太阳,她的手很凉,就像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,还微微冒着冷气。他牵着她的手往宅子里走去。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,一个大约20岁左右的女孩从宅子里冲了出来,差点撞到韩美昕,薄慕年眼疾手快,一手揽着韩美昕的腰,将她带离危险,他不悦地瞪着来人,“薄慕景,你长眼睛没有,撞到你嫂子我让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薄慕景抬头望着薄慕年难看的脸色,她委屈地憋了憋嘴,“瞧瞧,瞧瞧,这刚娶了媳妇,眼里就没有妹妹了,嫂子,我哥偏心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看着面前的女孩子,长得和薄慕年有些相似,五官柔美精致,十分漂亮的小姑娘,给人的感觉很舒服,她想起刚才薄慕年说的话,她只管微笑。

    薄慕景瞧见自家嫂子一脸憨厚的笑容,想起妈妈回来说的那些话,她怎么瞧,都没有瞧出嫂子有狐狸精的潜质啊,反正她是挺喜欢她的,难得有个看起来憨憨的人。

    薄慕年见妹妹盯着自己的女人眼冒绿光,就知道她在打什么坏主意,他直接搂着韩美昕的腰往屋里走去。

    韩美昕朝薄慕景歉意一笑,被迫跟上薄慕年的步伐,走进宅子,客厅里坐着七大姑八大姨,他们刚走进去,客厅里热闹的谈话声顿时消失,安静得连根针掉落在地上的声音都清晰可闻。

    韩美昕此时的感觉就像是动物园的猴子,每双望过来的目光都带着审视与好奇,她不由得更紧张了,薄慕年偏头看了她一眼,轻轻握紧她的手,她转头看向他,他明明什么都没说,她却觉得他好像在说,别怕,有我在。

    她的心慢慢平静下来,也能坦然的面对这些打量的目光。

    薄慕年向她一一介绍了家里的亲戚,她跟着一一叫了,最后到了薄老爷子与薄明阳夫妇面前,薄夫人冷眼看着她,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厌恶,但是那目光绝对称不上善意。

    “爷爷,爸爸,母亲。”韩美昕一一叫了人。

    薄老爷子点了点头,看她穿着束腰裙与高跟鞋,他眯了眯眼睛,不是说怀孕了吗,怎么还穿着高跟鞋?他吩咐佣人,“去给大少奶奶拿双新拖鞋过来,现在的年纪人爱美,不知道穿高跟鞋对腹中的胎儿很不负责?”

    韩美昕心里一惊,她忘记了她现在至少有两个月的身孕,难怪她刚才一走进来,薄老爷子看着她的目光带着不赞同。

    佣人很快拿来拖鞋,韩美昕只好换下高跟鞋,她看向站在身旁的薄慕年,薄慕年没什么表情。薄老爷子招呼他们坐下,那边薄慕年的姑姑开口了,“小年,你媳妇有身孕了?这是奉子成婚?”

    从韩美昕走进来,薄慕年的姑姑的目光就没有从她身上移开,这会儿听老爷子说她有身孕了,终于找到了话题与这性情冷淡的大侄子说话。

    薄慕年淡淡道:“现在奉子成婚的人比比皆是,怎么,就不兴我奉子成婚?”

    姑姑被他这话一顶,顶得有些喘不过气来,当下就变了脸色,可一直觉得薄慕年脾气不好,也发作不得,倒是心里觉得气不顺。

    其他见薄慕年这么维护自己的媳妇,也不敢多为难韩美昕,韩美昕一直微笑,作小媳妇样,有人问她就答,没人问她就端着一脸温静的微笑,倒也没人再为难她。

    薄慕年偶尔看她一眼,瞧她端着假笑,他心道,真难看!可是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又一眼,越看越难看,却越看越爱看。

    大家坐在客厅里聊了一会儿,午饭准备好,众人移到餐厅,按辈份依次坐着,薄慕年是薄家长孙,薄明阳是长子,他们在薄老爷子的左手边依次坐下,韩美昕的左手边是薄慕年,右手边是薄慕景,对面是薄慕年的姑姑和她儿媳妇。

    薄家的饭桌上有明文规定,食不言寝不语,因此,一家人就安安静静地吃饭,除了筷子偶尔碰到碗碟,根本没有别的杂音。

    吃完饭,大家又回到客厅聊天,薄老爷子犯秋困,吃完饭就回房去休息,临走前,还叮嘱薄慕年和韩美昕,要留下来住一晚。

    韩美昕以为薄慕年会拒绝,没想到他一口答应下来。看得出来,虽然他与他母亲的关系不太好,但是与他爷爷的关系还不错。

    七大姑八大姨坐在一起聊天,聊的都是家长里短,这种军区大院子里,总有说不完的闲话,比方哪房媳妇生了个千金,婆婆不喜啊,这种话题总是能让她们说一下午。

    薄慕景很无聊,看见韩美昕也兴致缺缺,连脸都笑僵了,她拽了拽她的手腕,压低声音道:“嫂子,我带你出去转一圈,去不去?”

    韩美昕看了身旁的薄慕年一眼,难得他还能对这种八卦感兴趣,没觉得厌烦,薄慕年察觉到她的目光,低声道:“想去就去,不用请示我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薄慕景扯了个小谎,拉着韩美昕出了宅子,这里是军区大院,走出去就能看到哨兵,还有一些常在桐城新闻台看到的大人物,薄慕景一路走一路给她介绍,那是谁谁的房子。

    韩美昕有些漫不经心,这些都与她无关,她就左耳进右耳出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下午三点多,艳阳高照,却不似八月的太阳,照在身上热辣辣的。随处可听见蝉鸣,韩美昕指着不远处的宅子,问道:“那是谁家的房子?”

    薄慕景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,她连忙道:“那是郭家的房子,郭家你知道吗?就是现任市委书记的郭长霖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很少看新闻,但是对桐城一些大人物还是有所耳闻,她点了点头,“他们也能住进军区大院吗?”

    “他们家是红三代,当然能。就像我们家一样,爷爷是大校,可是我大哥却是个商人。说起我哥哥,那真是可惜了。”薄慕景忽然感叹道。

    韩美昕直觉这里面有故事,她问道:“为什么这么说,他现在的成就也不差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哥哥军校毕业,又当了几年特种兵,他能力出众,原本是可以从部队直接升上去,假以时日,必定是中央的核心人物,可是他却突然放弃了,弃军从商。”薄慕年惋惜道。

    韩美昕知道薄慕年的自律性相当强,那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,“他为什么放弃了?”

    薄慕景看了看她,欲言又止的模样,“嫂子,我和你说了,你千万别告诉我哥哥,是我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点了点头,就没差指天发誓了,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大哥是个很专情的人,他去当特种兵时,认识了一个女人,应该是一见钟情吧,他们很快就在一起。那个女人是跳芭蕾舞的,出身很平凡,大哥回来和我爸妈说要娶她。你知道大哥是薄家的嫡长孙,他的肩上担负着薄家的命运,我爸妈是不会让他娶一个平凡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点了点头,薄明阳是什么态度,她不清楚,但是薄夫人的态度,是绝对不允许门不当户不对的儿媳妇进薄家的门,这也是他们母子关系恶劣的一个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“大哥说要娶,就真的要娶,可是我爸妈不同意,我妈拿支票给那女的,让她离开我大哥。没想到那女的真的拿了支票,然后从我大哥的世界里消失得无影无踪。我大哥得知后发了疯一样找她,为了找她,甚至违背了军纪,后来被部队记了大过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想不到,薄慕年那样冷情冷性的人,曾经竟也那样热烈的爱过一个女人,“那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后来大哥就弃军从商了,为此,爷爷打断了他几根肋骨,他依然不改初衷,执意而为。那段时间,大哥和家里的关系十分紧张。你别看大哥现在愿意回来,之前都恨不得与薄家断绝来往。”薄慕景说起那段往事,仍旧不胜唏嘘,哥哥的感情,就是被这样消磨掉的。

    韩美昕替薄慕年感到难过,原来他与那个叫姗姗的女人还有这样一段感情,他们都是被喜欢的人抛弃的人,她对他竟有种同病相怜的惺惺相惜之情。

    “你大哥后来没有找到那个女人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要是找到了,你也不可能在这里呀。不过比起那个现实的女人,我还是喜欢你的。”薄慕景笑得十分天真。

    韩美昕笑眯眯道:“谢谢,我也很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话,转身往回走,她们刚走远,一辆奔驰驶过来,径直驶进了郭家大院,郭玉从车里下来,他转头看向远处那道背影,女人穿着红裙,背影十分眼熟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自己一定是魔怔了,美昕怎么可能来军区大院?他收回目光,转身往宅子里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薄家的时间过得特别慢,好不容易挨到吃完晚饭,韩美昕归心似箭,恨不得立即回清水湾的别墅。之前觉得待在清水湾的别墅很别扭,现在才发现,原来还有比清水湾更别扭的地方。

    薄慕年答应薄老爷子晚上要在大院里住,下午佣人就把他房间里的棉被拿出来重新晒了晒,这会儿她坐在他的床上,薄慕年却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她想给他打电话,想了想又作罢。她起身在他房间里遛哒,这里摸摸那里碰碰,他的书桌上有很多奖牌,全是在军校与特种兵部队立下的功勋。

    薄慕景一点都没说错,如果薄慕年没有弃军从商,说不定他有一天真的会成为中央一员。

    她拿起一块金牌,送到嘴边咬了咬,咬出一个牙印来,身后忽然传来低沉的男音,“那是黄金打造的,你不用咬了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倏地回过头去,看见男人倚在门边,模样悠闲,不知道在那里站多久了。她将奖牌从嘴里拿下来,尴尬道: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薄慕年站直身体往里面走,顺手关上门,他走到她面前,伸手拿走她手里的奖牌,攥着掌心细细摩挲。

    韩美昕抬头望着他,她在他脸上似乎看到了怀念与追忆的神色,其实弃军从商,他心里远没有那样洒脱吧?

    “我还不知道,我老公竟然这么厉害,这一桌的奖牌,差点晃瞎我的眼睛。”韩美昕不是奉承他,而是发自内心的认为他很优秀。

    薄慕年瞥了她一眼,将奖牌放回原位,他道:“如果我努力一点,奖牌会更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韩美昕在心里鄙视他,夸他两句,他还真是得意忘形了。

    薄慕年瞧她不以为然的样子,他问道:“刚才小景拉你出去,和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说什么,唉哟,我好困,我要睡了。”韩美昕侧身绕过他,往房间中央的大床走去,她掀开薄被躺在床上,拉过被子在鼻端嗅了嗅,她皱了皱眉头,“薄慕年,你过来闻闻,你的被子上是不是有一股异味儿?”

    薄慕年瞧她颐指气使的模样,又好气又好笑,他迈开长腿走过去,拽过被子闻了闻,没闻到怪味儿,他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仔细闻闻,真的有。”韩美昕一本正经道。

    薄慕年见她煞有其事的样子,再度闻了闻,还是没有闻到异味,他道:“真没有,要不让吴婶给换一床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没那么娇气,好困,我睡了。”说着,她闭上眼睛,感觉到有两束灼热的目光落在她身上,她没有睁开眼睛,低声道:“薄慕年,不要怀念过去,因为未来会更美好。”

    薄慕年心底一震,诧异地看着她,纯男性的格子被套,衬得女人的脸更加娇美。这里,是他的地盘,从来没有女人能闯入这里来,就像他的心,是禁地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他却允许这个女人住进来,住进来,他就不会允许她轻易离去。

    韩美昕,你知不知道,我再也不会放你走了?围在引号。

    韩美昕不知道,因为她真的困了,沾枕就睡。薄慕年在床边坐下,伸手将她额头上凌乱的发丝拂向两边,灯光下,女人的肌肤洁白如玉,散发出莹润的光泽。

    他的指腹轻轻磨挲着女人的脸颊,原来身边有个女人,是这样的感觉,踏实而满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清晨,韩美昕被遥远的哨声吵醒,她睁开眼睛,屋里光线昏暗,她下意识伸手摸向身侧,床铺还是温热的,说明男人刚刚起床不久。

    哨声越来越清晰,她伸手拿起搁在床头柜的手机看时间,刚刚六点,他们怎么起那么早?她打了个哈欠,将手机扔在枕畔,闭上眼睛继续睡。

    可是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只好坐起身来,走到窗边。这里的房子十分老旧,没有整副落地窗,有一米多高的砖墙,上面才是玻璃窗。

    她站在玻璃窗前,眺望着远处,有哨兵正在晨练。这种感觉,就像他们刚进大学时的军训,她趴在窗边,虽然只看得到模糊的影子,但是她还是兴致不减,一直看完他们的晨练,然后看见薄慕年穿着黑色背心与运动短裤,从远处小跑着过来。

    她和薄慕年结婚快一个月了,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他晨练,这个样子的他,少了穿着西装时的刻板与严肃,多了几分年轻与活力。

    似乎察觉到她的目光,他远远望过来。天边晨曦映亮了半边天,明明看不太真切,她却忽然心跳加速,直觉他应该已经看到她了。

    她站直身体,慌张的走离窗边,然后回到床上,一颗心像揣了一只活蹦乱跳的兔子,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薄慕年才满头大汗的回房,他脖子上搭着一条白色的毛巾,头发有些凌乱,身上的黑色背心被汗水打湿,颜色越发深了些。

    他静静地盯着她,那目光充满压迫感,韩美昕躲闪着他热切的目光,羞窘道:“你不去洗澡?”

    薄慕年看了她几秒钟,这才转身去衣柜里找衣服,找到换洗的衣服,然后开门出去了。老式的宅子里,房间里没有专用的浴室,每层有一个浴室,以免人多的时候挤着用。

    韩美昕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后,她连忙起身换衣服,薄慕年都起床了,她要还赖在床上,也实在不像话。

    房里没有专用的浴室,倒还有卫生间,她速度刷牙洗脸,然后下楼去。

    楼下静悄悄的,只有厨房里传来声响,她寻着声音过去,看见吴婶在准备早饭,她快步走进去,想要帮忙,吴婶知道她怀有身孕,哪敢让她帮忙,吓得不轻,好说歹说一阵哄,才把她哄出去。

    太阳从天边升起来,她走出宅子,站在台阶上,初升的阳光照射在身上,暖洋洋的。她眯眼望去,看见薄老爷子在院子里晨练,她小跑过去。

    楼上,薄慕年洗完澡出来,韩美昕已经不在房间里了,他一边擦头发,一边转身往外走,刚走了几步,就听见手机铃声响。

    他脚步一顿,转身望去,看见韩美昕的手机搁在枕头边上,他眯了眯眼睛,然后迈开长腿走过去,弯腰拿起手机,手机上面有一条未读短信,那串手机号码十分熟悉。

    他皱眉想了几秒钟,才想起,前不久,他的手机上刚存了这样一组手机号码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你曾是我唯一(百度最新章节)  你曾是我唯一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如有侵权请-联系我们,我们会立即处理。

Copyright © 2018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- All Rights Reserved. | 沪ICP备1981992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