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全部章节 第345章 对不起,我结婚了!

    男人的脸色越来越阴沉,心里直觉得憋屈,他腾一下站起来,把韩美昕吓了一大跳,以为他会把碗砸在她头上,男人瞪了她半晌。然后怒气冲冲的离开。

    韩美昕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抚着砰砰直跳的心口,还心有余悸,她到底哪句话说错了,惹得他大发雷霆?

    他们不是契约夫妻吗?她没说错啊,就算有结婚证。那也是他给他未来孩子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,也并不是对她负责,他生哪门子气?

    韩美昕转过头来,夹起一只水晶包用力咬了一口,水晶包里馅底立即四处乱飙,喷了她一脸都是,热辣辣的烫得难受。

    她连忙抽了纸巾擦了擦脸颊,心里忿忿地想着,真是一个糟糕的早上!

    薄慕年负气离开。心里积关一肚子的气,不知道朝谁发泄,神色越发阴沉不测。他坐在车里,想着刚才韩美昕的态度,他这辈子就没被人这么嫌弃过!

    这女人给她三分颜色,她就给他开染房,简直岂有此理!

    他本来开车去公司,这心里跟炼狱似的,哪里能静下来工作,去了也是对员工一通乱发火。他们都是他高薪聘请来的,不是他的出气筒。作为一个成熟的管理者,不能调节好自己的情绪,冲下面的员工乱发火。就是一种失败。

    他不想带着这种负面情绪,去面对自己的员工。前面方向盘一打。转了个向,朝私人会所驶去,行至半路,他打电话给沈存希,让他过去。

    他到达私人会所,将钥匙抛开泊车小弟,大步朝他们常用包厢走去。这里是他们五个人聚会的地方,长年包下来以供他们私下聚会所用。

    他走进包厢,没过多久,就见沈存希一脸春风得意的进来。有句话叫人逢喜事精神爽,两人往沙发上一坐,就看得出来谁心情好,谁心情不好了。

    沈存希坐在他对面,挑眉看着他郁郁寡欢的模样,他问道:“谁给咱们薄大少气受了?”

    薄慕年意兴阑珊地看了沈存希一眼,他清了清嗓子,突然问道:“小四,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呀,从薄大少嘴里听到女人两个字,简直太稀奇了,你把她搞定了?还是她把你搞定了?”沈存希一直都知道薄慕年在打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他故意漏了消息给他,他要在高尔夫球场打高尔夫,恰好宋依诺又找他帮忙,他醉翁之意不在酒,反正顺水推舟帮他一把。

    自从林子姗离开后,老大难得对一个女人这么感兴趣,还绕着弯的给她放水,他就知道,这个女人对老大来说绝对不一般。

    他一举两得,既帮了宋依诺,让她觉得欠他一个人情,又成全了老大的算计。

    老大绕这么大个弯子要一个女人,他绝不可能是要来玩玩的,一定还有别的意思。可这会儿瞧他一脸郁卒的样子,莫非那个韩美昕比宋依诺还难搞?

    薄慕年凉凉地看了他一眼,他们五个人,他与沈存希最聊得来,两人的性情也最接近,所以这事他在算计他时,就已经猜到他看出来,他道:“我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咳咳咳……”沈存希太激动了,被自己的口水呛得翻天覆地,他难以置信地望着薄慕年,呛得眼泪花花的。

    “我结婚了这么让你惊讶?”薄慕年看着他那副狼狈的样子,神色间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沈存希想说,怎么可能不惊讶,自从林子姗离开他后,他就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,他以为他这一辈子都不会结婚,结果他却说他结婚了。

    “和谁?韩美昕?”

    薄慕年点了点头,“除了她,还能有谁?”

    沈存希大跌眼镜,他就没瞧出来韩美昕到底哪里来的魅力,让一向视女人如毒蛇猛兽的老大突然就婚了,他真是昏头了?

    “你这速度赶得上火箭的速度了。”沈存希最后感叹道。

    薄慕年坐直身体,苦恼道:“女人是不是都是得寸进尺?我给她婚姻,她居然顺杆子爬,差点没爬到我头上来作威作福了。”

    沈存希对此深有体会,一个宋依诺差点没把他折磨疯,他感同身受的点了点头,“确实如此,女人就宠不得,你越宠她越不把你当回来,回头你一装高冷,她就马上贴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薄慕年眼前一亮,想起他们没结婚前,韩美昕还强吻他,甚至在男厕所里调戏她,结果他提出要和她结婚后,她就处处与他作对,看来他就必须得装高冷。

    沈存希只是感叹了一句,没想到薄慕年情商这么低,竟完全当了真,还深以为然,并且将高冷奉行到底。

    薄慕年满腹的郁气顿消,甚至有种醍醐灌顶的顿悟,他站起来,提了提衣领,道:“老四,我公司还有事,我先走。”

    “唉,老大……”沈存希站起来,看见薄慕年大步走出包间,他叫都叫不住,他还想和他吐吐苦水呢,他烦恼一消就跑了,这人怎么就只顾自己了?

    薄慕年回到公司,心情没有刚从家里出来那么糟,开会的时候,他手指轻抚着下唇,目光时不时掠向坐在角落里的韩美昕身上,高冷,他要高冷,不能看她。

    思及此,他又收回目光,现在当务之急,不是和韩美昕内战,而是解决郭玉,他可不想因为一个女人,而让他们兄弟把从穿裤裆的交情断送了。

    他眯了眯眼睛,又看向韩美昕,韩美昕被他看得如坐针毡,装作很认真的在听,其实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会议结束后,她抱着文件,趁大家都没反应过来,偷偷溜了出去,离开薄慕年的地盘,她的呼吸才通畅了一些。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,她的手机响了,她拿起来接通,那端传来电波的声音,她皱了皱眉头,又是上次那种情形,没人说话,只有电波声。

    她刚要挂电话,那端传来变过声的声音,“韩美昕,你这个婊.子,打着正义的旗帜,内里却如此肮脏,给人当情人,简直太贱了!”

    如一盆冰水兜头浇下,韩美昕浑身一激灵,她攥紧手机,焦急地问道:“你是谁啊,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?”围投土扛。

    “我跟着你很长一段时间了,韩美昕,你以拆散别人的家庭为乐,你会得到报应的。”那端传来诘诘的笑声,笑得韩美昕心头一阵发毛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给她打电话,又想要达到什么目的?

    “我做了我自己认为对的事,至于你说的拆散别人的家庭,我从来没做过,还有,我已经录音了,你再打过来,我会报警抓你,你应该知道骚扰他人,是会被判刑的,你好自为之!”韩美昕说完,猛地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她跌坐在椅子里,双手捧着头,努力回想自己什么时候招惹上这么一号人物,他承认跟踪她很久了,那么她最近常有被人跟踪的感觉也不是她的错觉,而是她真的被跟踪了。

    这个变态!

    除了跟踪她,还给她发骚扰短信,给她打骚扰电话,甚至还威胁恐吓她,这已经够成了犯罪!她必须拿起法律来维护自己。

    可是到底是谁?

    韩美昕在脑海里过了一遍这几年接手的官司,当初她将婚姻这一块作为自己的发展方向,就是不愿意招惹到一些危险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如今就算是帮人打离婚官司,都无法避免麻烦找上门来,现在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她认真回想自己接手过的离婚官司,都没有奇怪之处,有的想离婚,有的想争离婚财产,她尽最大的可能帮对方争取。

    确实有可能得罪人,这么想来,威胁她的人也有许多,范围十分广,她根本没有头绪。但是她知道,麻烦一定找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她给自己在警局认识的朋友打了电话,因为她没有发现跟踪她的人,并不能立案,也就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韩美昕尽可能不去人少的地方,就连在公司上班,也尽可能不滞留到所有人都走了才离开。可是这几天,她都没再发现异常。

    她想,难道是对方被她吓唬住了,不敢再来了?

    又过了两天,她没有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,她才彻底放松下来,明天就是十一了,她本来打算回老家去,但是薄慕年的把她吓坏了,她怕他真的要跟她去,最后索性不回去了。

    她去商场买了些东西,加上那件衣服,让同乡的人带回去给她爸妈。爸妈知道她十一不能回去,语气听起来明显很失望,好在也很理解她工作忙,不强求她回去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她穿着人字拖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薄慕年家的电视是最先进的3d电视,把放映室里的窗帘都关上,戴着3d眼镜,看欧美大片,那画面,那音响效果,就犹如置身在电影院,并且还是包场的,想想都过瘾。

    薄慕年经过放映室时,听到里面传来震颤的声音,他眯了眯眼睛,推开门进去。

    他一眼就看到窝在深色沙发上的韩美昕,她戴着眼镜,一边咔嚓咔嚓的吃东西,一边看得津津有味。走进去了,才发现里面的声音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他抿紧薄唇,拿起遥控板,将声音调低了些,韩美昕回过头来,只看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,她正在看一部比较惊悚的电影,冷不防被吓了一跳,连忙摘下3d眼镜。

    看到薄慕年,她顿时松了口气,嗔怪道:“你怎么站在那里不吭声,吓我一跳!”

    薄慕年瞅了她一眼,绕过沙发在她身边坐下,看着电视宽大的屏幕,又看了看她手里的爆米花,他皱紧眉头,“你现在正在备孕,这些垃圾食品少吃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看了他一眼,然后伸手抓了一把爆米花放进嘴里,大口大口的嚼了起来,怎么看怎么滑稽。薄慕年眯了眯眼睛,这丫头习惯与他作对,他不允许的,她统统都要做。

    他真想伸手夺过来扔进垃圾桶,后来想起沈存希的话,要高冷,她才会主动贴过来。于是他高冷地收回目光,拿起一个3d眼镜戴上,看电影。

    韩美昕觉得薄慕年最近有点诡异,有时候他明明对她有很大的意见,却在即将要发脾气时,突然变得高冷,就连在床上,他也变回了之前那种直奔主题的粗蛮方式。

    人们都说,那种事是会上瘾的,如果你从来没被温柔对待过,也许你并不会渴望他的温柔,可是一旦你尝过他的温柔,他再对你简单粗暴,就特别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韩美昕绝对不是一个重欲的人,可是他们明明可以温柔的和谐的,他非得那么粗暴,她就忍受不了,时常反抗,不想让他进去。可他非但没有温柔,反而更粗暴的对待她。

    最后上床就变成了一种酷刑。

    这会儿看见他人模狗样的坐在她身边,她就想一脚踹过去,越来越不想看见他了,简直太糟心了!

    她摘下3d眼镜,不想和这种随时可能兽性大发的男人坐一起看电影,简直影响她的心情。她刚站起来,手腕就被一只大手握住,他稍一用力,就将她拽了回去,“电影还没完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心里有气,说话比平常粗鲁了许多,“我去拉尿不行啊?”

    薄慕年眉尖抽了抽,他睨了她一眼,大手松开,韩美昕站起来快步往门外走去,薄慕年看着她的背影,提醒道:“放映室里有卫生间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在这里拉,想去主卧室里拉,不可以么?”韩美昕火气很旺,说话更呛人。

    薄慕年嘴角抽搐了一下,转回头去不理她。他看着电视屏幕,可能是从中间开始看,没头没尾的,他也没什么兴趣。

    等了半天,韩美昕都没回来,他忍不住怀疑,她掉进马桶里了。

    他最近表现得已经够高冷了,为什么他感觉韩美昕完全没被他吸引,反而对他满腹怨气。他犹豫着,要不要给沈存希打个电话请教一下。

    可是为这种事打电话给他,以后铁定会被他笑死。

    算了,再观察几天,也许她只是害羞,不像之前那么奔放。

    薄慕年耐着性子将电影看完,都没见韩美昕回来,他起身出去,正好看见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韩美昕从房间里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面对面碰上,他挑眉看着她,“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韩美昕下意识拉紧包,心虚得不敢看他的眼睛,“我出去一趟,你今天不用去公司么?”

    “放假。”薄慕年硬梆梆回道,瞧她的神情,她要去见谁,为什么连看都不敢看他?一个名字从他脑海里跳了出来,他还没来得及多想,就已经脱口而出,“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,你去哪里,我开车送你去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要有多勉强就有多勉强。

    韩美昕并不领情,她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,道:“我有车,不用你开车送我去,拜拜。”说完,她像一道风一样刮了出去,薄慕年抓都抓不住。

    看着她步履轻盈的下楼,薄慕年的眼神逐渐深沉,对韩美昕要去见郭玉的事,他不知道该是什么反应,如今韩美昕是他的妻子,不管是名义上还是实质上,他们都有了夫妻之名与夫妻之实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他绝不允许别人染指,哪怕这个人是他最好的兄弟。

    看来他必须快刀斩乱麻,才能解决眼前这种三角关系,以免他们旧情复燃,到时候他真成了打酱油的。

    他站在二楼楼梯口,看见韩美昕坐进车里,发动车子驶离,他黑眸微眯,韩美昕,珍惜这最后的时光吧,因为你会发现,不管你怎么挣扎,都是徒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坐在车里的韩美昕忽然打了个寒噤,有种被人盯上的感觉,她下意识看向后视镜,看有没有人跟踪她,开了一段路,都没有见到可疑的车辆,她这才放了心。

    车子驶到江边,她找了个位置停下,她一步步走下台阶,来到前面的人工看台前,郭玉站在那里,他穿着一件白衬衣黑西裤,阳光洒落在他身上,他的背影看起来有几分忧郁与萧瑟。

    她脚步顿了顿,随即慢慢走过去。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,郭玉转过头来,看见她的那一刹那,眉眼泛起了笑,温柔动人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。”郭玉的声音,就像是等待期待已久的人,终于出现了那般,含着激动与惊喜。他生生克制着走向她的冲动,等着她慢慢走到他身边。

    韩美昕在他身旁站定,她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拒绝不了他,这是她的初恋,是她人生最美好的部分,她割舍不下。明知道如今的她,再也不配,依然飞蛾扑火般,一再的靠近他。

    她看着奔涌的江潮,双手撑在护栏上,阳光洒落在水面上,波光嶙峋,她眺望着远处,蓝天白云,鸟儿自由自在的飞翔,她感叹道:“要是人能像鸟儿一样简单该多好?”

    郭玉目光深情地望着她,从她出现那一刹那起,他的眼里就容不下任何东西,只看得到她,“做人也不错,不是吗?”

    韩美昕摇了摇头,“不,人复杂得多。”

    郭玉移开目光,看向远处,“美昕,你还记得你问过我,富士山的雪,真的有那么美吗?我在日本去过,一个人去的,富士山的雪很美,那个时候,我想,要是你在我身边,你一定会高兴得疯了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目光里多了几分向往,虽然此刻还是艳阳高照的十月,可是想到那样的冰雪世界,她就无限憧憬,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嗯,今年,我们去富士山吧,我们去看第一场雪。”郭玉转头望着她,他们之间有一个约定,一起去看富士山的雪,一直没有机会去,他想和她一起去,想去实现这个约定。

    韩美昕莞尔,“不是还早么?至少要12月才会下雪,现在才十月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先预定,好不好?”郭玉望着她。

    韩美昕垂下眸,唇边的笑意逐渐敛去,她脸上多了几分忧伤,“郭玉学长,对不起,我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她结婚了,哪怕是契约婚姻,都已经没有资格再要求他为她做什么了,尤其是虚幻的希望,她不可以!

    郭玉明显受到打击,他呆愣了一瞬,随即摇头,“不,美昕,你骗我的,对吗?你是为了让我死心,才撒谎骗我,对不对?”

    韩美昕见他不肯接受现实,她心里很难受,她缓缓伸出左手,左手无名指上戴着一枚素戒,她道:“我真的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郭玉踉跄着后退了几步,待稳住身体,他难以置信地望着她的左手,那枚素戒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刺痛了他的眼睛,有些眼熟,他好像在哪里见过,“美昕,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眼底缓缓流淌过一抹悲哀,“对不起,我没能等下去,郭玉学长,忘了我吧,找个适合你的女孩子,用心对待她,再也不要让她等待了。”

    等待是一件最煎熬的事情,她以为她可以永远等下去,可是最后,她还是放弃了。

    郭玉快走几步,握住她的双肩,痛苦而绝望,“美昕啊,不要和我开这样的玩笑,一点也不好笑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摇了摇头,“你该知道,我不会和你开这样的玩笑,不能相濡以沫,那就相忘于江湖吧。再见,郭玉学长!”

    韩美昕伸手轻轻拉下他的手,最后再深深地看他一眼,仿佛要将他的容颜刻进心里,时光不老。半晌,她放开他的手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她的步伐从小到大,越走越快,最后几乎是跑离的,郭玉站在她身后,看着她逐渐远去的背影,他撕心裂肺的大喊:“韩美昕!”

    韩美昕脚步未停,越走越远,直到再也看不见。郭玉颓然地靠在护栏上,乍起的风吹乱了他的头发,他慌张的闭上眼睛,俊脸泛着一抹痛意。

    美昕,我爱你,你知道吗?

    一直都只爱你,只爱你!

    如果我知道,当年去日本,会一去就这么久,更会失去你,我绝不会去,绝不会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韩美昕没有回清水湾别墅,而是回了金域蓝湾,卧室里没有开灯,光线昏暗,她坐在书桌前,拿起一张合照,照片里男人的手搭在女孩肩上,女孩满足的倚在男人怀里,望着镜头,笑得满足而幸福,就像已经握住了全世界。

    曾经她以为,他们会是这世上最幸福的情侣,没有什么能分开他们,可是她错了,时间与距离都不是问题,她可以等,一直等,可是她却无法在他音讯全无的时候等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早一点回来?”韩美昕痛苦的问道,再早一点点,他们之间也不会是这样。

    没有人能够回答她,或许这就是命吧,当年他突然消失,她遍寻不着,就已经注定,他们这辈子不能在一起,她已经学会认命,为什么现在又埋怨起命运了?

    手机铃声响起来,她没有去拿起手机,没有看是谁打来的电话,这会儿谁的电话她都不想接,她只想安静的一个人舔舐自己的伤口,然后重新振作。

    薄慕年打了两遍,那端都显示无人接听,他皱了下眉头,外面已经天黑了,她还不回来,甚至不接他的电话,她是想造反么?

    他再打过去,那端已经关机,他顿时气炸了!

    关机,她居然还敢关机!

    薄慕年气得够呛,他一手攥着手机,一手叉在腰上,她现在是怎样,给他甩脸子?靠!简直岂有此理!

    韩美昕不知道此刻薄慕年已经气得暴走了,她将照片放回抽屉里锁起来,也将自己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全都锁进心里,从明天开始,她要大步往前走,再也不回头。

    韩美昕去浴室洗了澡,回来躺在床上,盯着天花板,她脑子里拥堵得厉害,好像所有的事情都挤在一处,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想。

    眼泪从眼角滚落下来,她闭上眼睛,拉起被子将自己蒙头盖住。

    翌日,韩美昕醒来时,已经快十点了,十一放假在家,她可以睡懒觉,她去浴室梳洗时,看见自己眼睛肿了,她抿了抿唇,说不伤心,那都是骗人的,怎么可能不伤心呢?

    洗漱完,她走出浴室,来到客厅,屋里空落落的,她拿起包,走出去。

    开车回到清水湾别墅,她坐在车里,看着伫立在阳光下的庞然建筑,那里就像一头巨兽一样,她一夜未归,不知道薄慕年会气成什么样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牙,推门下车,拿着包走进别墅,一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薄慕年,男人冷冷地看了她一眼,然后收回目光,继续看电视。

    她在玄关处换了鞋子,刘妈听到动静,从厨房里出来,看见韩美昕,她道:“太太你可算回来了,昨晚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刘妈,饭做好了?”薄慕年冷冷打断她的话,刘妈看了他一眼,朝韩美昕讪讪的笑了笑,然后转身进了厨房,她心想,明明就担心,还不让人说,你就作吧!

    韩美昕站在客厅入口,看见薄慕年还穿着昨天的家居服,和他生活这么久,他在个人卫生方面有着超高的要求。

    是绝对的处女座,挑剔加龟毛!

    有一天晚上,她回来得晚了,太困,不愿意洗澡。刚上床,男人就摸索过来,一开始还热情高涨,不知哪根筋搭错了,突然将她踹下床,等她从地上爬起来,他大爷似的发话了,“去洗澡,不洗澡不准上床!”

    别人都说,男人要是来了兴致,很难忍得住,她明明感觉他身体有了反应,这个节骨眼上他居然还嫌弃她脏,要她去洗澡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看见他穿着昨天的衣服,她才会感到诧异,“你不会一整晚都没睡吧?”

    男人神色骤冷,看着她红肿的眼眶,心情更加烦躁,“一整晚没睡?因为你?你太高看自己了,滚去洗澡,别把外面的异味带进我的房子里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有时候很恨薄慕年的态度,这丫的能分分钟将人逼疯,她转身往楼上走,刚迈开,身后又传来一道阴冷的声音,“谁允许你去楼上洗的,就在楼下洗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磨牙,半晌,她还是忍了,强龙不压地头蛇,这是他的地盘,该他拽!

    直到站在楼下浴室的花洒下,韩美昕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听话跑来洗澡,她早上起来才洗过的,哪里脏了?

    她洗完澡出来,薄慕年将一条裙子丢在她身上,“去换上,中午陪我去应酬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拿着裙子,是那种礼服款的,她皱了皱眉头,“你应酬不是有专门的女伴么?干嘛要我去?”

    “要你去就去,废话那么多?”薄慕年烦躁道。

    韩美昕瞧着他,他前几天是高冷模式,她和他说话,他也不怎么搭理,现在是开启狂躁模式了?说句话这么不耐烦,既然如此,干嘛还要她一起去,这不是给自己添堵么?

    韩美昕心情也不太好,再加上薄慕年颐指气使的样子,看着就让她恨得牙痒痒,她将裙子砸在薄慕年脑袋上,有种泄愤的过瘾,她道:“你爱找谁去找谁去,我才懒得侍候你大爷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见薄慕年拉下裙子,满脸阴戾地瞪着她。韩美昕直觉危险,她拔腿就往楼上跑去。刚跑到楼梯中央,就被薄慕年追上,他拦腰将她举起,轻松扛在肩头上,他一脸戾气道:“三天不打,上房揭瓦,韩美昕,你长进了啊!”

    韩美昕被他扛在肩头上,他结实的肩膀抵着她的胃,她头朝下,血液逆流,她双腿乱踢,大声尖叫起来,“薄慕年,你放我下去。”

    薄慕年积压了一肚子的火气,此刻找不到地方发泄出来,哪里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放开她,他手起手落,“啪”一声,韩美昕的屁股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记。

    韩美昕的臀部顿时火辣辣的痛了起来,她停下挣扎,怒吼道:“薄慕年,你家暴,我要告你!”

    薄慕年被她气得不轻,居然连告他的话都说出来,他真是太宠她了!他扛着她走上缓步台,又给了她一巴掌,韩美昕羞愤不已,“薄慕年,你再打我,我跟你没完!”

    刘妈从厨房里出来,看到男主人扛着女主人上楼,听那惨叫声,她听得不忍,何时见过男主人这么残暴的一面?会不会出事,她要不要打电话报警?

    薄慕年扛着韩美昕进了房间,将她摔倒在床上,他像迅捷的野豹,猛地扑过去,韩美昕被摔得头晕眼花,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被薄慕年压住,比蛮力,她根本敌不过他,她两腿乱蹬乱踢,“薄慕年,你这个神经病变态,你发什么神经,我又没惹你。”

    “私自去和旧情人约会,甚至彻夜不归,还敢骂我神经病变态,韩美昕,你越发长进了!”薄慕年居高临下地望着她,每一个字都像是钢绷儿一样砸在她脑门上,让她头疼欲裂。

    韩美昕怒气冲冲地瞪着他,“契约里,没有明文规定,我不能去见朋友,薄慕年,你不能用这一条来约束我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薄慕年讥诮的笑了,他的大手抚摸着她的脸颊,动作很温存,神情很残暴,“不能?那你要不要再看看契约?”

    韩美昕被他盯得心尖发颤,她再清楚不过他此刻的眼神,那是一种会将她撕碎的眼神,她激烈的挣扎起来,“是,我的身体是卖给你了,但是我的灵魂我的情感没有,薄慕年,你放开我,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男人的大掌向下探去,两手捏住她的衣领,用力一扯,一声裂帛声,她胸前顿时凉幽幽的。韩美昕也怒了,她忽然挺起上半身,歪头恶狠狠地咬住薄慕年的手臂。

    薄慕年吃疼,感觉自己的手臂被她咬得皮开肉绽,心里又气又恼,但是却莫名升起一股兴奋,他手臂蓄了力,这只不驯的小野猫,居然让他浑身的血液都奔腾起来。

    原本只是想惩罚她羞辱她,这会儿是真的想要她,想不顾一切的掠夺她征服她!

    韩美昕嘴里尝到了血腥味,她咬得腮帮子都酸了,他的手臂很硬,像钢铁一样,她不甘的放开,男人突然捉住她的双臂,将她双手反压在头顶。

    等她反应过来时,男人已经拿碎布条绑住了她的手。她用力挣扎起来,好不容易从他身下逃开,还没有来得及下床,又被他扣住脚踝拽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拿布条将她的腿分别绑在两边的床柱上,变成一个“人”字形,极端的邪恶。

    韩美昕用力想要坐起来,这样不堪的姿势让她觉得羞辱,可她刚坐起来,就又被薄慕年推回去,他压在她身上,黑黢黢的眼睛里跳跃着火花,目不转睛地盯着她,“韩美昕,我说过,不要惹我!”

    韩美昕这会儿才真正感到害怕,此刻的薄慕年,不像以往的他,她在他眼里看到了浓厚的征服欲以及残暴,她吓得直摇头,“薄慕年,你别乱来,否则我不会原谅你!”

    薄慕年直起身体,手指缓缓解开衣服上的纽扣,每个动作都透着一股子让她心惊胆颤的邪气,“韩美昕,契约里有你忤逆我的话,将得到什么样的惩罚,要不要我念给你听?”

    韩美昕浑身轻颤起来,她抿着唇,一双凤眼被怒火染亮,“薄慕年,我是人,不是动物,请你尊重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彻夜不归,连电话都没打一个给我,你确定你尊重了我?”薄慕年认为,上次她彻夜不归,他给的教训还不够,所以她才会一而再的犯,这一次,他要她的身心都记住,彻夜不归的教训,以免她再犯!

    韩美昕见状,知道他来真的,她急得满头大汗,也挣扎得更剧烈,薄慕年绑得很牢,她根本就挣扎不开,这样双腿大张的姿势,她根本就坐不起来,“薄慕年,你放开我,听到没有!”

    薄慕年凉凉地看了她一眼,翻身下床,转身去了衣帽间,不一会儿,他从衣帽间里出来,手里已经多了一条软鞭,她顿时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她曾看过一些比较重口味的片子,她见过这种东西,她从来没有想过,有一天自己也会亲身经历,她真的怕了,看着步步逼近她的他,她瞳孔一阵阵紧缩,“薄慕年,我们是成年人,可以沟通,暴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,你先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薄慕年岂会放开她?他走到床边,看着她脸色苍白,他握着软鞭,在她玲珑有致的身体上游走,忽然举起鞭子轻轻挥了下去。

    刘妈在楼下,听见楼上传来的尖叫声,她急得团团转,她若上去,薄慕年一定会把她轰出来,她也救不了太太。

    她现在给薄家大院那边打电话,又远水救不了近火,怎么办?

    “啊!薄慕年,你给我记住,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。”又一声隐含着痛苦与欢愉的声音传来,刘妈再也坐不住,她冲进客厅,颤抖着手拿起电话,迅速拨了110三个数字,她在心里催促,快接电话,快接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,刘妈颤声道:“警官,这里有家暴,求你们快来救救我家太太!”

    那端询问详细情况,刘妈怕他们不出警,故意说得很严重,直到他们授理,并且保证十分钟后赶到,她才放心的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楼上一声高过一声的尖叫声,最后像陨石坠落后,一点声音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刘妈急得直搓手,一边看窗外,惦记着警察怎么还没来,一边又想冲上楼去,看看到底怎么回事?怎么突然没声音了,难道太太被先生打死了?

    她越想越害怕,直到外面传来警报声,她眼前一亮,连忙跑出去开门,别墅大门口停着一辆警车,两个身着警察制服的男人从车里下来,其中一人问刘妈,“是你报的案?”

    刘妈抹了一把汗,连忙点头,一边抹泪一边道:“警官,是我报的案,你们快进去看看吧,楼上都没声音了,我家太太很善良,她真的很善良,要是被先生打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两名警察面面相觑,如果他们不是刚上任不久的菜鸟的话,一定不会踏进这里,大家都知道薄慕年在桐城的地位,几乎没人敢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“你带路,我们跟你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刘妈连忙带他们上楼,来到主卧室门外,他们几乎都听到了房间里传来痛苦的呻吟声,以及韩美昕有气无力的叫骂声,两人对视一眼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可是急于立功的他们,却没来得及细想,他们朝对方点了点头,然后同时抬起脚,用力踹开了主卧室的门。

    “哐当”一声,主卧室的门倒在地上,门口三人看见房中的情景,顿时有种自插双眼的冲动!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你曾是我唯一(百度最新章节)  你曾是我唯一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如有侵权请-联系我们,我们会立即处理。

Copyright © 2018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- All Rights Reserved. | 沪ICP备1981992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