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全部章节 第386章 想死慌了,嗯?

    薄慕年结束视讯会议,他起身走过来,在韩美昕身边坐下,伸手亲昵的揽着她的腰,温声问道:“有没有看到喜欢的?”

    男人的身体紧贴着她,韩美昕感觉到他身体传来的热量,她脸颊微微发烫,道:“还在看,有两个摄影师的风格不错。”

    薄慕年倾身拿起她放在一边的相册,随手翻了翻,韩美昕期待地望着他,“你觉得怎么样?他们挺有风格的,拍摄的手法也很成熟。”

    薄慕年点了点头,“你喜欢就好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脸颊微红,她轻嗔道:“拍婚纱照是两个人的事,哪里能我喜欢就好,得我们都喜欢才行。”七年前,他也提过拍婚纱照,后来依诺出事,林子姗去世,这件事他再也没有提起。

    薄慕年伸手掏出烟盒,抽了一根烟含在嘴里,还没来得及点燃,就被她抽走了,她不悦道:“少抽点烟,对身体不好。”

    男人嘴上什么都没有,目光深幽地盯着她不停翕合的红唇,他喉结性感地上下滑动了一下,然后倾身过去,吻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韩美昕被他吻住,整个人呆住,她看着眼前放大的俊脸,越近反而越模糊,她扑哧一声笑了场。男人俊脸一黑,伸手捧住她的脸,将她的笑声吞进喉咙里。

    男人吻得专注,不一会儿,韩美昕就沉沦在他高超的吻技里,她逐渐喘不过气来,推着他的肩膀,过了好半晌,男人才放开她,她伏在他肩头,微张着小嘴,呼哧呼哧直喘气。

    薄慕年神情特别柔软,下巴抵在她发顶,轻轻嗅闻着她的发香,他心里实在庆幸,他和韩美昕只是小打小闹,这七年虽然没能好好在一起,但至少他想她的时候,还能见到她拥抱她亲吻她,至少她一直是健康的。

    韩美昕感觉得到男人的情绪有些消沉,她喘过气来,便抬起头望着他,问道:“薄慕年,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了?”

    “嗯?”薄慕年挑眉,没想到她心细如发,连他刻意压抑过的情绪,都被她发现了。

    “你好像不开心。”韩美昕有时候虽然粗心,但是很多时候,还是像个女人,男人虽然没有流露出不开心的样子,但是浑身的气场很低迷。

    薄慕年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,“你不给我烟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韩美昕无语,这也能成为不高兴的理由么?她仔细想了想,他公司最近好像没遇到什么大事,业绩蒸蒸日上,年初的时候还进了福布斯富豪的前十,他没理由不高兴呀。

    薄慕年瞧她胡思乱想,他伸手扯了扯她的脸颊,“还有一半的相册没看,快看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韩美昕继续看相册,最后选了四家她特别喜欢的风格,每家的风格都不一样。她纠结得不行,陷入选择困难症了,“薄慕年,你快帮我看看,这四套风格我都喜欢啊,你帮我选一套出来。”

    薄慕年瞧她纠结得皱起眉头,他道:“那还不简单,每套都拍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他们不是同一家……”韩美昕终于明白,什么叫有钱任性,这人一口气拍四套,还不是同一家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,就算是一百家,咱们也拍,把金婚银婚的都拍好,到时候让刘妈腾了一间屋子出来,就放婚纱照,搞个婚纱摄影展有何不可?”薄慕年霸气道,标准的钱多人傻。

    韩美昕被他逗乐了,“你别不正经了,要不我闭上眼睛选,选到哪套就哪套?”

    薄慕年伸手握住她的手,深情款款地盯着她,盯得韩美昕浑身都不自在,他道:“韩美昕,我没开玩笑,我们结婚七年,一直没有拍,你喜欢,就别委屈自己去选择,你老公有这个能力,让你想拍什么就拍什么,嗯?”

    韩美昕感动得无以复加,这样的男人,她哪里还能拒绝,“可是会很累,你也会很忙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会安排时间配合你,在我心里,没有任何事比你更重要。”薄慕年撩起妹来,也丝毫不逊色他的大舅子。

    韩美昕终于不再纠结,她用力点了点头,“好。”

    下午韩美昕一直在办公室里,薄慕年处理完公事,开车带她回军区大院,车子驶入薄家小院子,停在了停车道上,薄慕年牵着她下车,韩美昕看着不远处的宅子,心里还很不安。

    当初她要和薄慕年离婚时,信誓旦旦的表示,不会再踏入薄宅半步,这才过了多久,她又回来了。薄老爷子拄着拐杖,在园子里散步,前几年园子里还种着花草,后来薄老爷子让人全部铲掉,种起了蔬菜,正是春天,园子里一片绿油油的,老爷子手里拿着水壶,正在浇水。

    看见他们回来了,老爷子不知道有多欢喜,放下水壶朝他们走来,看他们牵着手,他脸上的笑意更深,“我还以为,这辈子都看不见你们牵手的画面了,可算没让我白等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羞窘地喊了一声爷爷,不好意思面对老人,老爷子倒是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,这么多年,看他们分分合合,闹腾不休的,他以为他们之间没有缘分,到底还是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“进去吧,阿年早上打电话回来说你们晚上要回来,你妈妈亲自和佣人去市场买了菜回来,一直在厨房里捣鼓。”薄老爷子笑眯眯道。

    薄慕年握紧了韩美昕的手,韩美昕害羞地看了他一眼,然后挣开他的手,去扶老爷子,薄慕年看着她殷勤的模样,唇边掠过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两人走了几步,就看见素来高贵的薄夫人身上系着围裙,站在大门口往外张望,儿子和她促膝长谈的那番话,她认真想了想,她希望儿子幸福的心被谁都强烈,这些年一直不能接受韩美昕,是因为韩美昕一直没能让她的儿子幸福。

    既然儿子说这辈子只要韩美昕这个女人,她会试着去接受她,像疼爱慕景一样的疼爱她。

    韩美昕脚步微顿,老爷子似乎察觉到她的异样,拍了拍她的手背,道:“愣着干嘛,好久没回来,连人都不会喊了?”

    韩美昕心里微窘,犹犹豫豫的喊道:“妈,我们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薄夫人倒也不拿乔,冷淡的点了点头,“嗯,进来吧,晚上做了你喜欢吃的炸小排,看你这么瘦,风都能吹走,一天在外面都吃些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薄夫人的态度虽然还是很冷淡,但是语气中却又与以往不一样了,韩美昕看了薄慕年一眼,薄慕年朝她点了点头,她知道,薄慕年为了让她和薄夫人和睦相处,一定下了很大的功夫,她老老实实道:“谢谢妈,好久没吃到您做的炸小排了。”

    薄夫人看了她一眼,一直不曾好好对待的媳妇,突然要让她改变观念,还是很难,她点了点头,转身去厨房里忙碌去了。

    韩美昕看着她的背影,心情有些异样,她扶着薄老爷子来到客厅沙发上坐下,薄老爷子道:“你妈就是嘴硬心软,心里想什么又不愿意说出来,她的心是好的,丫头啊,有时候长辈拉不下脸来,你也要服服软,一家人和和睦睦才是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受教,“是,爷爷,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她站起来,往厨房走去,薄慕年看见她进了厨房,走到爷爷身边坐下,问了些老人最近的身体情况,薄老爷子看着他,道:“早知道放手就能收获意想不到的结果,你们不该浪费这七年时间。”

    薄慕年摇了摇头,“爷爷,如果不浪费这七年时间,我不会知道她有多在乎我。”

    “瞧你得瑟的,又给人使高压手段了?”薄老爷子不满的哼哼,“就你这情商,也就这丫头受得住,换了别人,早和你离婚一千次了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这次冤枉我了,她是心甘情愿的和我和好的,我可没有使半点手段,不信您问她去。”薄慕年拒不承认,他还是使了些手段的。

    “得了吧,我去问,我这张老脸还要不要?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,既然在一起了,就把复婚手续办了,顺便再把婚礼也办了。人家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跟着你,七年都没名没份的,可委屈了。”薄老爷子还不知道自己的孙子几斤几两,那点花花肠子,也就瞒着人家小姑娘,在他面前耍花腔,别想瞒住他的火眼金睛。

    薄慕年失笑,知道爷爷护短,他道:“婚礼的事已经提上日程,不过这次您可能要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薄老爷子苍目一瞪。

    “字面意思。”薄慕年不愿意多说。

    薄老爷子似乎嗅到了阴谋的味道,他道:“不管你想干什么,我老了,干涉不了,也不想干涉,只要明年这个时候让我有大胖重孙抱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    薄慕年望着老人满头银发,真是一根黑发都找不到了,他点了点头,“嗯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走进厨房,还听见薄夫人吩咐佣人,她不吃胡椒,千万别放胡椒粉,她心里莫名感动。虽然薄夫人对她的态度依旧冷淡,但是在这些生活细节上,却又对她无微不至,她是真真切切地感觉到她对她的转变。

    薄夫人眼角余光瞄到她的身影,转过身来看着她,“怎么进来了,出去陪你爷爷坐会儿,最近你爷爷常念叨你们,人老了,就喜欢热闹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挽起衣袖,道:“我进来帮您打下手,有没有需要我做的?”

    薄夫人走过来,拿了两个蒜子递给她,道:“出去剥蒜吧,别围在厨房里,都转不开身来了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接过蒜子,看薄夫人赶她,她只得出去了。她拿着两个大蒜来到沙发边,薄老爷子与薄慕年的谈话刚刚结束,她拿了一个小凳子坐在茶几旁,慢慢剥起大蒜来。

    薄慕年见状,伸手拿了一半过去,默默地帮她剥,薄老爷子看着这两夫妻如此有默契的样子,终是放了心,不用担心他们俩是在他面前做戏了。

    “丫头,刚才我还和阿年说,你们复婚的时候,把婚礼也办办,顺便把你爸妈接到桐城来生活,他们抚养你长大不容易,你可要好好感谢他们。”薄老爷子道。

    “是,爷爷。”韩美昕乖巧的点头。

    剥好了蒜,薄夫人出来拿的,不让韩美昕去厨房,她还拿了一叠零食出来,像哄小周周一样,道:“离晚饭开饭的时候还有一阵子,你先吃点零食垫垫胃,别饿着了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再一次感到诧异,薄夫人拿了蒜就回厨房去了,韩美昕看炸的猫耳朵,是薄夫人自己做的小零嘴,以前都只有小周周能享用到,现在她也能享用了。

    她吃了几个油炸猫耳朵,薄慕年担心她吃多了上火,就不准她吃了,薄老爷子拿眼瞪他,“回了家。还不兴人把肚子填饱,有你这么做别人老公的,难怪我看丫头比上回见更瘦了,你没给人吃饱吧?”

    薄慕年目光幽幽地扫向韩美昕,意有所指道:“爷爷,您问问她,我有没有让她吃饱?”

    韩美昕触到他异常火热的目光,脸颊微微一烫,知道这男人说的话绝不是字面意思那么简单,她连忙道:“爷爷,我有吃饱,就是最近工作压力大,不关薄慕年的事。”

    薄老爷子冷哼一声,看两人蜜里调油的样子,他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爷爷,小周周什么时候放学?”

    “她今晚有兴趣班,要六点半放学,已经安排司机去接了。”薄老爷子道,小周周最近很不快乐,他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眼看着巴掌大的小脸越发瘦得皮包骨头了,就想把这对矫情夫妻捉回来揍一顿。

    薄慕年站起来,道:“我们去接她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拉着韩美昕的手就出了门。军区小学离军区大院不远,二十分钟的车程,路上薄慕年握住韩美昕的手,旧话重题,神情还带着揶揄,目光像X线在她身上扫射,“你真的有吃饱?”

    男人一直问这个问题,还一脸的不怀好意,韩美昕俏脸烧了起来,她板着脸道:“看前面啦,别把车开沟里了。”

    薄慕年移开视线,“看样子是没吃饱,晚上回去我就喂饱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车子停在军区小学外面,过了放学时间,外面接孩子的车辆少了许多,都是掐准时间过来接上兴趣班的,薄慕年推开车门下车,倚在车身上,韩美昕也跟着下车,打量着军区小学,军区小学戒备森严,来这里读书的,都是大人物的儿子孙子,门口站着四个哨兵,身上配戴着枪,站得笔直。

    韩美昕之前也想过来军区小学把小周周接回去,可是来了这里,她才发现,一墙之隔,竟如此遥远,她根本就带不走小周周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她才知道,如果薄慕年不让她带走孩子,那么她是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?”耳边传来薄慕年的声音,韩美昕回过神来,她摇了摇头,道:“没什么,快六点半了,小周周快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已经和母亲说好了,等这学期结束,就把小周周转回一小,这几个月,暂时让他们带着,你要是想她了,常过来看看她,也可以周末把她接去清水湾住。”薄慕年淡淡道,刚才爷爷和他说那番话时,他看到老人脸上流露出来的孤寂,爷爷越来越老了,怕一个人待着,小周周在这里,还能让老人高兴高兴。

    韩美昕虽然很想让小周周和她一起生活,但是一想到家里的老人都老了,她还是点了点头,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薄慕年微微侧过身来,也不怕是在大庭广众之下,他伸手贴向她的小腹,幽幽道:“这段时间我这么努力的播种,它什么时候才有消息?”

    韩美昕窘得脸颊通红,连忙伸手拉开他的手,朝四下看了看,见没人盯着他们才放心,她皱眉道:“薄慕年,大街上的别耍流氓啊。”

    薄慕年反扣住她的手,瞧她红着脸颊,他轻笑道:“又没怎么你,这么紧张做什么?”

    说话间,那边铁门打开,孩子们一个接着一个蹦跳着跑出来,韩美昕来不及理会薄慕年,一双眼睛粘在了那些活泼的孩子们身上,大家都穿着统一的校服,脸上洋溢着快乐的笑容,韩美昕找了许久,都没有找到小周周的身影。

    孩子们逐渐散去,坐上自家的车离去,韩美昕才看到小周周背着沉重的大书包,郁郁寡欢地走出来,韩美昕看着她,只觉得她的肩都要被那个大书包给压垮了,她格外心疼,快步走过去,“小周周。”

    小周周抬起头来,看见妈妈,她脸上顿时绽放着奇异的光彩,她边喊边跑过来,扑进了韩美昕怀里,“妈妈,我想你了,你为什么才来看我呀?”

    韩美昕听见孩子委屈的声音,心如刀割,最近她只顾着自己,都忽略了孩子,她心疼地搂着她,“对不起,小周周,妈妈想来看你,就是太忙了。”

    不想把大人那些复杂的事情说给她听,只能说是工作太忙了。

    “妈妈要工作不要小周周了吗?”小周周抬起头来,脸颊上挂着泪痕。模样十分可怜,就怕妈妈不再要她了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傻话,你是妈妈身上掉下来的肉,妈妈怎么会不要你?别哭了,好不好?”韩美昕蹲下去,伸手给她擦眼泪。

    小周周又扑进她怀里,哭得更大声了,“我好想好想你,每天晚上都梦见你跟别的男人走了,再也不要我和爸爸了,妈妈,我和爸爸会乖乖的,你别不要我们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心疼得无以复加,她轻轻拍着她的背,在孩子这么赤诚的目光下,她半个字都说不出口,怎么还能再哄着她?

    薄慕年走进来,弯腰将小周周抱起来,替女儿擦了擦眼泪,“小周周,爸爸向你保证,妈妈会永远和我们在一起,不哭了,嗯?”

    小周周看见爸爸妈妈一起来接她,他们在一起好像也不像之前那样。一见面就跟急红眼的兔子,她看看这个,又看看那个,小心翼翼问道:“爸爸,你和妈妈和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我们和好了,以后再也不吵架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可以搬回去和你们一起住了吗?”在孩子心里,永远是爸爸妈妈重要。

    薄慕年将女儿放在后座,他弯下腰来,直视孩子的眼睛,道:“等这学期读完好不好,爸爸妈妈太忙,照顾不了爷爷奶奶和太爷爷,你替爸爸妈妈照顾他们一段时间,好不好?”

    男人没有蛮横的下决定,而是征询孩子的意见,小周周想起太爷爷,想起爷爷奶奶,懂事的孩子很有孝心,虽然更想和爸爸妈妈一起生活,但是还是点了点头,“好,那爸爸你要说话算话,下学期就把我转回一小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拉勾。”小周周伸出小手指,稚气的要一个承诺,薄慕年宠溺的揉了揉女儿的脑袋,然后伸出小手指与她拉勾盖章。

    韩美昕在旁边直抹眼泪,她知道,薄慕年对待孩子有种超乎寻常的耐心,他不会轻易喝斥孩子,哪怕小周周有时候做错了事,他也不会发脾气,而是抱着她慢慢和她讲道理。小周周在她面前有时候娇蛮得像个不可一世的小公主,但是在薄慕年面前,就会温顺得像个小兔子。

    这些年,她忙着拼搏事业,很多时候,都管教不了孩子,小周周最叛逆的那段时间,薄慕年几乎每天都会去金域蓝湾陪伴孩子,查阅相关资料,纠正孩子的不良习惯。

    他真的是个好男人,对孩子尤其很有耐心,她想,在小周周的人生中,主要影响她的因素,薄慕年绝对要占大部分。

    韩美昕上车,她坐在后座,陪着小周周,一家人快快乐乐的回军区大院去了。

    晚上薄慕景也回来了,她看起来精神不太好,焉焉的,吃完饭就上楼去了。韩美昕想起昨天在希塔上面看见她,那个时候她还满脸幸福的笑意,莫非……

    饭后,韩美昕端着切好的水果上楼去,来到薄慕景的房间外,她抬手敲了敲门,薄慕景的声音从里面传来,有气无力的,“进来!”

    韩美昕推开门,看见她仰躺在床上,她走进去,顺手带上门,走到床边,看她躺在床上装死,她问道:“新工作很累么?怎么无精打采的?”

    薄慕景一个翻身从床上坐起来,她盯着面前的韩美昕,那目光有些恐怖,韩美昕皱眉,伸手弹了一下她的额头,嗔道:“干嘛这样看着我,就像看仇人一样,很恐怖好不好?”

    薄慕景回过神来,她捂住额头。泄气似的重新躺在床上,问道:“嫂子,你说我去整容,整成你这个样子好不好?”

    韩美昕踹了她一脚,“疯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很想整成你这个样子啊,只要我变成了你,郭玉哥哥是不是就会喜欢我了?”薄慕景幽幽道。

    韩美昕叹息一声,她在她身边坐下,六年多前,她听说薄家小公举因为一个男人魔怔了,爱而不得才远走他乡,当时她并不知道,那个男人就是郭玉,如今瞧她为情所苦,对方的身份又这么敏感与尴尬,她道:“别说孩子气的话,你有你的魅力,天真活泼,敢爱敢恨,不用变成别人,你的魅力也会吸引到郭玉学长的目光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薄慕景猛地坐起来,向韩美昕求证,她的自信心已经被郭玉打击得一点不剩,七年前,他说她没长大。她拼命让自己长大了,可是他还是不喜欢她。

    “嗯,慕景,不要为了任何人,变成你不喜欢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喜欢你的样子啊,大哥那么闷骚的男人,都被你拿下了,嫂子,我一直很崇拜你。”薄慕景低低道:“说实话,以前我还嫉妒过你,大哥喜欢你,郭玉哥哥也喜欢你,我甚至想过要和你一争高低的,可是我太喜欢你了,我喜欢郭玉哥哥,是我的事,他不能接受我,不能赖在你身上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看着面前的小丫头,什么心思都放在脸上,坦率得让人不得不喜欢,她叹息道:“傻丫头,郭玉学长是感情很慢热的人,当年我追在他身后跑了一年多,才追到他,不要泄气,他现在嘴里说着不喜欢你,其实身体很诚实嘛,就是爱在心口难开。”

    大概是小丫头坦诚,韩美昕才不想瞒着她,想为她加加油。所有一开始不是两情相悦的爱情,都会经历一番痛彻心扉,才会让彼此长进彼此的生命里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他摸我咪咪是喜欢我了?”薄慕景恍然大悟,难怪当时他那么凶狠,就好像要把她吃掉一样,原来不是对她没有感情啊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韩美昕被她的直接打败了,“慕景,其实你可以委婉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啊,哦。”薄慕景想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,到底还是脸红了,她挽着韩美昕的手臂,娇羞万分道:“嫂子,你快给我加加油,鼓励鼓励我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伸手戳了戳她的脑袋,从她嫁给薄慕年开始,薄慕景对她就特别好,大概有一段时间,她看她鼻子不是鼻子,眼睛不是眼睛的,那应该是她心里最难熬的时候,看见她还要强颜欢笑,这丫头心里得多苦?

    “慕景,男追女隔座山,女追男隔层纱,不要退缩,勇敢地向前走。”韩美昕如果知道自己的鼓励,会让薄慕景一条道走到黑,以致于经历了漫长的痛苦,她当时一定会劝她放弃。

    薄慕景笑开,如明媚的阳光,她拿起牙签戳了一块哈蜜瓜放进嘴里,她道:“嗯,我会加油,一定要离郭玉哥哥接受我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点了点头,微笑祝福她。

    和薄慕景聊了一会儿天,韩美昕才起身离开,来到小周周的卧室,她看见薄慕年正在给小周周讲故事,小家伙窝在爸爸怀里,看着故事书上的插图。

    她抬步走进去,小周周兴奋地爬起来,扑进她怀里,搂着她的脖子,问道:“妈妈,你和小姨在讲什么小秘密?”

    韩美昕下意识看了薄慕年一眼,他目光沉沉的,似乎也在等她的答案,她挠了挠头,有些尴尬道:“就是女生的秘密,爸爸在讲什么故事?”

    “格林童话,妈妈也要听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我陪你听会儿。”韩美昕抱着小周周靠在床头,刚坐下,一本硬壳封面的童话书扔了过来,男人黑沉着脸,道:“我有秘密要谈,你给小周周讲故事。”

    韩美昕揉着被砸疼了的膝盖,看男人已经掀开被子下床,转身走出卧室,她郁闷极了,这人怎么又阴晴不定了?

    小周周看了看爸爸的背影,然后转回头来天真无邪的问韩美昕,“妈妈,爸爸生气了么?”

    “他内分泌失调,别管他。”韩美昕拿起童话书,越发觉得薄慕年脾气坏,动不动就朝她发脾气,偏偏她总是云里雾里的,不知道他在生哪门子气。

    “妈妈,什么是内分泌失调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好奇的孩子,永远有一千个为什么,韩美昕翻到刚才的页面,给小周周讲故事,讲完故事,小周周就睡着了,韩美昕给她盖好被子,起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回到卧室,韩美昕看见闷骚男人靠坐在床头,手里拿着手机,手指不停的按着,不知道在干嘛。她在门边站了几分钟,也没见他看过来,她走进去,故意将门关得很重,男人依然不理她。

    韩美昕被他无敌闷骚打败了,她走过去,踢了鞋子爬上床,也顾不得羞涩,爬到他腿上坐下,伸手拿走他的手机,看他在打手游。

    要知道分分钟几千万收入的男人,坐在床上打手游,那是怎样惊悚的事情,韩美昕双手揽着他的脖子,问道:“为什么生气?”

    她现在学乖了,不和他猜,因为每次都猜不准,还不如直接问来得快。

    薄慕年黑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,他刚才抱小周周回房,路过慕景的房间,听到她无限的感慨,说她追了郭玉一年才追上他,他当下心里就腾腾的火了,她追郭玉追了一年,追他呢,别说一年,一天都没有。

    闷骚男人心里不平衡了,一颗心被醋意泡得又酸又难受,还要在女儿面前装作没事人一样给她讲故事。

    男人皮笑肉不笑道:“据说某人当年追了老三一年,说说,你怎么追他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韩美昕这才知道,他偷听她和薄慕景的谈话,她道:“我那只是安慰慕景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男人薄唇微抿,显然已经动了怒,“你自己说呢,还是我现在打电话给老三,好好问清楚当年你追他的细节?”

    韩美昕皱眉头,有时候觉得这个男人霸道的可以,她追郭玉学长时,他还不知道在哪里呢,这个醋也吃,真是小气!

    “其实也没怎么追啦,就是简单粗暴的方式。”韩美昕可不敢和他说细节,男人醋劲这么厉害,她要细说了,他还不得在醋坛子里淹死。

    薄慕年幽幽地看着她,道:“那好,明天开始,你也用简单粗暴的方式追我。”

    “薄慕年,老夫老妻了,还追什么追呀?”韩美昕急得,拿他之前的话塞回去。

    薄慕年冷笑一声,“你要是追得不让我满意,我捶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韩美昕终于明白,他不是和她开玩笑的,是动了真格的,都怪她嘴贱,干嘛和薄慕景说这个,如今自讨苦吃了。

    翌日早上,薄慕年就恢复了高冷的模样,送小周周去学校,然后又送韩美昕去事务所,车子停在事务所前面,薄慕年道:“从现在开始追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韩美昕愁眉苦脸的下车,看见男人开着车绝尘而去。她抓狂的抓头发,她真是给自己挖了个好坑,她要真拿出当年追郭玉学长的手段去追他,估计这男人心里又该别扭了。

    她在马路边上站了一会儿,才转身朝事务所里走去。这一天,她很忙碌,回头就把男人吩咐的事情给忘了,快到下班时间,她才想起来,也顾不上手里还有工作没做完,急急地出了门。

    下班高峰期,她好不容易打到车,又被塞在路上,她打电话给薄慕年,男人不接,她只好打给徐浩,徐浩说薄慕年还在加班,她本来是想去买束花,可车堵在路上,根本就来不及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到了薄氏集团大厦下,已经是一个半小时以后,她乘电梯上楼,到了总裁办公区,才发现里面黑乎乎的,根本没有人在加班。

    她抚着额头呻吟一声。转身乘电梯下楼。

    走出公司,她给薄慕年打电话,男人还是没有接,她气不打一处来,编辑了短信过去,“薄慕年,你敢再不接电话,今晚就别上我的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某个闷骚又傲娇的老男人,从早晨一直等到下午,原以为某个女人会绞尽脑汁的来追他,结果他连通电话都没有等到,被忽视得彻底的男人,终于发了火。

    一想到她自豪的说她追老三追了一年,他心里就百般不是滋味,什么样简单粗暴的方式,能拿下老三?他不得不承认,他心里除了嫉妒,还又酸又怒。

    此刻,看着眼前衣香鬓影,他满脑子都是韩美昕追老三的画面,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,他拿起手机,就看到韩美昕发来的短信,威胁力十足。

    男人原本还想再傲娇一下,终是改了主意,他伸出修长的手指,在手机上迅速滑动了几下,编辑了一条短信发送过去。

    韩美昕看到薄慕年回的短信,气得直跺脚,不是说加班么,跑酒店去加班了。她小跑着来到马路边,打了个车直奔盛世豪庭。

    车子停在盛世豪庭外面,韩美昕付了车费,大步走进酒店,经过前台时,她脚步顿住,不过考虑了三秒,她走到前台,拿身份证开了一件套房。

    她没有去宴会厅三楼找薄慕年,而是直接去了套房,她来来去去跑了几趟,先去浴室泡了个玫瑰花瓣浴,然后穿上浴袍,她来到落地窗前,看着楼下的夜景,眼角余光看到玻璃上倒映出来的身影,她灵机一动,将浴袍扯开了一点,欲露不露的模样,然后摆了个很妩媚的造型,雪白的牙齿微咬着下唇,露出魅惑的表情,她拿手机自拍了一张,各个角度都满意了,才发给了薄慕年。

    这条短信几乎是秒回,甚至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,“在哪?”

    韩美昕抿嘴轻笑,终于忍不住了吧,她就偏不告诉他,让他看得着吃不着,哼,还要她简单粗暴的追他,她回了一条,“你猜?”

    说罢,她又拍了一张,这次尺度比刚才的大,有小露一点事业线,照片发过去时,男人就秒回,“再问一遍,在哪?”

    隔着手机,韩美昕都感觉到男人的火气腾腾的直冒,她吓得缩了缩脖子,要真惹火了他,他今晚收拾她,她就死定了,她回了一句,“不和你玩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半天没有回应,韩美昕心里惴惴不安,她翻着刚才那两张照片,突然看到浴袍上的酒店loge,她呻吟一声,完蛋了!

    她从床上跳起来,刚拿起衣服准备穿上,只听“滴”一声,是门开启的声音,她浑身僵硬,就像放慢动作一样,缓缓转过头看去,看见男人俊颜黑沉地走进来,他用力甩上门,带着雷霆万钧之势,迅疾地朝她走来。

    韩美昕吓得不轻,老虎发怒了,她连忙扔了衣服,转身往浴室跑去,现在只有浴室里挡住男人。薄慕年的动作很快,明明还隔着一段距离,可转瞬间就到了韩美昕跟前,他伸手拽住她的浴袍带子。用力一扯,女人大声尖叫,旋转着,浴袍散开来,里面不着寸缕的样子,立即让男人的血脉贲张起来。

    薄慕年抿紧唇,喉结性感的上下滑动,像猎豹一般扑上去,将女人抵在墙壁上,压低声线,带着说不出来的危险,道:“想死慌了,嗯?”

    韩美昕看着眼前的男人,向来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,此刻因为快速走动而微显凌乱,一双眼睛燃着火一般地盯着她,似乎要将她焚烧殆尽。

    她视线下移,他的喉结一直在上下滑动,可见他忍得有多辛苦,恐怕看到照片,就已经炸了,她视线再往下移,男人衬衣半敞,露出宽厚结实的胸膛,小麦色的胸膛上沁出的汗珠缓缓下滑,再配上这张阳刚又精致的容颜,这男人便性感得勾魂摄魄!

    她困难地咽了咽口水,可怜兮兮的求饶,“老公!”

    男人瞳孔紧缩,下一秒,扛着她扔上床,高大的身躯扑了上去,将她压在床上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你曾是我唯一(百度最新章节)  你曾是我唯一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Copyright © 2017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-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|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-给我写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