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全部章节 第392章 她在肖想一个有妇之夫

    蓝草静静地看着站在走廊上的女人,她身上穿着一件黑色衬衣,黑色衬衣下是真空的,下面穿着一条裙子,与其说是裙子,不如说是半截床单。

    她视线上移,女人脸上闪过一抹惊喜与激动,在看见她时,表情凝住,脸色瞬间变得苍白。她抬腿走过去,伸手轻抚了抚一头大波浪的头发,举手投足间风情万种。

    她在云嬗面前站定,离得近了,她才看清她的长相,她心里一震。眼前的女人一头齐肩短发,五官精致,英气逼人,她对她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在贺东辰的钱包里,他在他证件照后面藏着一张照片,照片上的女孩子扎着马尾,模样清秀,神情却带着叛逆,看着镜头露齿一笑,又是十足的乖乖牌少女。

    这张照片,从她认识贺东辰,就一直压在他的证件照后,这些年,她给他换了许多钱包,可是他始终没有扔掉这张照片。

    “你是云嬗?”蓝草用的是问句,却是肯定的语气。

    云嬗整理好自己的心情,神情已经恢复淡漠,她点了点头,“是,我是云嬗,你是?”

    “我是蓝草,贺东辰的妻子。”蓝草落落大方的伸手,云嬗怔了怔,刚伸出手去,蓝草已经收回了手,她转身走进客厅,自在的模样就像回到自己家中一样,她在沙发上坐下,抬头望着云嬗,道:“可以给我倒杯水吗?”

    云嬗怔怔收回手,垂落在身侧,她就是贺东辰的妻子?女人落在她身上的目光让她像如坐针毡,此刻她身上穿着贺东辰的衣服,里面真空,下面裹着床单,怎么看都让人误会。

    虽然她与贺东辰之间清清白白,但是心里还是难免觉得难堪。她转身回到次卧,穿上拖鞋,这才去厨房给蓝草倒了一杯白开水出来。

    她弯腰将水杯放在她面前,道:“请喝水!”

    蓝草双腿优雅的交叠,没有去碰那杯水,她盯着云嬗,道:“坐!”

    云嬗心里很不舒服,尤其是蓝草看她的目光,但是她还是依言坐下,因为蓝草明显有话要说的样子。蓝草不经意地把玩着手指上的婚戒,云嬗看过去,眼睛被钻石的光芒刺得发疼,垂放在膝盖上的逐渐握紧成拳。

    蓝草打量着她,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,她道:“云小姐,你这身穿着真别致,不瞒你说,东辰在家时,也喜欢和我这样玩,可能是夫妻做久了,没有新鲜感了,要到外面来找找刺激,我挺大方的,像东辰这样的成功男人,谁在外面没有包养几个情人呢?”

    云嬗倏地抬起头来盯着蓝草,连忙解释道:“蓝小姐,你误会了,我和大少爷不是你想象中那样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蓝草看着她的目光明显是不信,甚至还带着讥诮。“看来真是我误会了,云小姐穿着我老公的衬衣,里面连内衣都没穿,下面估计也是真空的吧,你穿成这样,不是为了勾引他,他有需要时随时和他做?”

    云嬗没想到她会突然变得这么尖锐,说话也如此粗俗,她皱紧眉头,不悦道:“蓝小姐,请你说话注意点!”

    “呵!”蓝草冷笑起来的模样,与贺东辰如出一辙,她道:“我说过我很大方,不会介意的,偏偏云小姐要装纯,怎么?自己能做就不能让别人说么?”

    “我问心无愧!”云嬗懒得和她解释,可同时,又在心里鄙视自己,云嬗,你对贺东辰就真的没有一点期待?

    是的,她有,哪怕道德的底线一直碾压着她的情感,她还是有过幻想。但是此刻,她有过的幻想都烟消云散,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蓝草站起来,“好一句问心无愧,做小三做得你这么理直气壮的,我还真没有见过,云嬗,我再说一次,我不介意和你分享一个男人,毕竟不是你,也会是别人,但是你别妄想和我平起平坐!”

    云嬗气得浑身直发抖,她咬着下唇,没有去看蓝草,耳边响起“砰”一声,公寓再度恢复安宁。云嬗眼前一阵模糊,她双手抱着腿,将脑袋埋进膝盖,眼泪滚落下来。

    云嬗,你不能再犯贱,不能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幕降临,贺东辰开车回到公寓,他转头看着副驾驶座上精美的纸袋,眉眼柔和下来,他拿起纸袋,开门下车。

    乘电梯上楼,拿钥匙开门时,他立即发现不对劲,早上他离开时,反锁了门,可这会儿,他轻易就打开了。他蹙紧眉头,拉开门进去。

    公寓里没有开灯,四周乌漆摸黑的,他走进玄关,伸手按开灯掣,客厅里顿时明亮起来。他看见云嬗蜷缩在沙发上,双眼黯淡无光的直视着前方。他换好拖鞋,抬腿走过去,将那几个精美的纸袋搁在她身边,道:“你要的衣服,去换上。”

    云嬗坐着没动,过了一会儿,她才僵硬地起身,拿起纸袋往次卧走去。她心里满满的委屈,可是面对贺东辰时,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她在肖想一个有妇之夫,活该受到这种羞辱!

    贺东辰感觉她的情绪不对劲,她拿过纸袋时,他不经意看见她红红的眼眶,他微皱眉,伸手握住她的手腕,将她拽到他身边,垂眸仔细看着她的眼睛,她眼睛浮肿,眼球上布满血丝,他问道:“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云嬗用力挥开他的手,冷声道:“我不要你管!”

    “云嬗!”贺东辰目光凌厉地瞪着她,他好好问她,她就非得惹他生气么?他伸手扳过她的肩膀,迫她迎视他的目光,问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云嬗咬紧牙关,她满心的难堪与羞恼无处发泄,她瞪着眼前的男人,为什么她每次接近他,都会被他周身的光芒蛰伤,“我说过了,我不要你管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又要回房,却再度被男人扳回去,“我早上离开时,你不是这个样子,告诉我,谁来过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谁来过,大少爷,你把我藏在这里,又不给我衣服穿,你是想睡我么?”云嬗恼羞成怒,一些话就不经大脑一古脑儿的砸向男人,也不管对方是不是受得了。

    贺东辰从昨晚到今天,满脑子都是她,他不否认,他是动了想睡她的心思,这会儿被她直言不讳的道出来,他仍旧觉得脸上挂不住。有时候,男人可以想,却不容许女人说出来,他沉声斥道:“你在胡说八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抱歉,我不给谁当情人,也不给谁当暖床工具,谢谢你救了我,我会遵守承诺,去保护贺小姐,但是我希望,我们私下不要再有任何接触。”云嬗说完,也不管男人脸色难看到什么程度,转身快步冲进了次卧。

    贺东辰脸色阴沉地瞪着她的背影,一股怒气攥在胸口,烧得他五内俱焚,他双手叉腰,气得一脚踢翻了茶几,茶几上面精美的摆件砸了一地,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靠!

    他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蹬鼻子上脸的女人,他想睡她又怎么样,他又不是没睡过!哎哟,气死他了,不知好歹的女人!

    云嬗抹干眼泪,她拿起纸袋,捏着底部往床上倒,衣服掉出来,洒落在床上。

    衣服是时下最流行的雪纺衫,下面是一条百褶裙,自从进入军校后,她就再没有穿过裙子。她此刻也没心情别扭,只想几下换好衣服,离贺东辰远远的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就是罂栗,她每次靠近他,都会上瘾,欲罢不能。在她还没有变成她唾弃的那种人之前,她要有多远就滚多远。

    门外传来“砰”一声重物坠地声,她皱了皱眉头,没有理会,拿起衣服换上。

    换好衣服出来,她看见贺东辰站在客厅里,浑身都贲张着一股怒气,茶几翻倒在地,一地狼藉。她走过去,并不惧怕他,她道:“我换好了,现在送我去贺小姐那边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怒气冲冲地瞪过去,却倏地一怔,他屏住呼吸,盯着面前的女人。她穿着雪纺衫与百褶裙,脚上踩着一双白色板鞋,透着女性的柔美,他一瞬间看得忘了呼吸。

    云嬗在男人眼里看到了一抹惊艳,男人深暗的瞳眸里,倒映着她娟秀的模样,那是她不熟悉的自己,在他眼中,那么美。

    她移开视线,阻止自己深陷,她冷声道:“看够了吗?看够了就送我走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移开视线,真想把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打一顿,他双手抄进西裤口袋里,冷笑道:“就这么迫不及待逃离我,怕我睡了你?”

    还不待她回答,他又扔了一句话过来,“放心,我对水性杨花的女人没兴趣!”

    云嬗脸色顿时惨白,蓝草的话再恶毒,都不及贺东辰万分之一,因为真正手持利剑,能伤得她体无完肤的人,只有眼前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重逢后,他说话总是有意无意的刺伤她,她不知道他对她的这些误会是从哪里来的,但是她知道一件事,那就是贺东辰恨她!

    是的,他恨她,他对她的恨意藏得很深,只会在她违逆他时,不经意间显露无遗,比方此刻,比方之前说她倒尽胃口。

    她咬紧下唇,咬得皮开肉绽,甚至尝到了腥甜的味道,可是她感觉不到疼,因为一颗心已经疼得麻木,她道:“那正好,我对你也没有丝毫兴趣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骄傲的男性自尊被她刺伤,原本往门口走去的高大身影忽然折回,他走到云嬗面前,伸手将她一推,云嬗踉跄着往后倒退了几步,直到背抵上墙,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身前迅速抵上来一副男人成熟的身躯,一股清冽的男性气息瞬间将她包裹,她呼吸一顿,双手下意识推他,想要把他推开。

    然而男人纹丝不动的紧贴着她,她甚至感觉到他薄薄衣料下肌肉贲张的纹路,她脸颊涨得通红,“贺东辰,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贺东辰迅速握住她的下巴,迫她迎视他盛怒的目光,他讽刺道:“对我没兴趣?当年是谁在我身下叫得欢畅,疼得厉害还不停的叫着还要还要?”

    云嬗倏地瞪大双眼,瞳孔里倒映着男人残忍到极致的俊脸,他想起那一夜了,那他是不是也知道……

    不容她多想,耳边又传来他冷酷的声音,“被我开了苞,转眼就投入别的男人怀里,我倒是忘了,你骨子里就这么放荡!”

    “贺东辰!”云嬗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颤抖,他怎么能这么羞辱她?

    身上的压力突然消失,贺东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,紊乱的气息逐渐平息下来,他道:“既然躲得远远的,就该死在外面也别再出现在我面前,云嬗,你给我听好了,有我在的地方,你给我躲着点,否则!”

    剩下的话,男人没有说出口,径直转身走向玄关。

    云嬗浑身无力地靠在墙壁上,要用多大的力气,她才能阻止自己往地上滑,要用多大的力气,她才能阻止自己去解释?

    解释。他会信么?会不会觉得她在狡辩,她在他心里已然如此不堪。

    眼前雾气朦胧,她伸手抹去眼泪,他不是她温柔的爱人,她不该对他心存幻想,不该招至这样的羞辱。

    贺东辰换好皮鞋,他大步走出公寓,心里烦躁的厉害,他点了烟,靠在墙壁上一口一口的吸食起来,恶毒的语言所带来的反噬效果,就是无尽的懊悔,想到她惨白的脸色,他一口烟雾呛进了喉管里,他顿时咳得翻天覆地。

    云嬗走出公寓,除了那只手表,她什么也没有拿。公寓外面,已经不见贺东辰的身影,她乘电梯下楼,走出单元楼,看见门外停着一辆白色卡宴,她脚步一顿,望着坐在驾驶座上抽烟的男人,前车轮胎旁掉了好几个烟蒂。

    她一声不吭地走过去,拉开后座车门,正打算上车。男人的声音冷冷传来,“坐后面的车,季林会送你去医院,他会告诉你需要做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云嬗握着门把手的手,像是被刺猬蛰了一下,她连忙缩了回去,淡淡道:“哦。”随即又关上车门,朝后面的黑色大众走去。

    贺东辰看着她的背影,毫不留恋的姿态,他心里直骂这个无情的女人,嘴上却还不饶人,大声道:“如果没有必要,以后都不要再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云嬗脚步未停,明明心如刀割,也不愿意在他面前低头,她头也不回地走到黑色大众前,她拉开后座车门,弯腰坐进去。

    贺东辰见状,气得不轻,他发动车子,朝小区外驶去,而身后那辆黑色大众,也缓缓启动,朝与他相反的方向驶离,他们终究要背道而驰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贺东辰开车驶入一栋别墅,别墅内灯火通明,他坐在车里,这栋别墅的装修是雪生亲自设计的,作为他和蓝草的婚房,当时她并没有来得及监工完成,就出了那件事。

    后来他按照图纸,让人照着图纸装修完成。别墅装修完成那天,他坐在这栋别墅里整整一晚,第二天,把这栋别墅珍而重之的送给了蓝草。

    蓝草永远不知道,他当时把别墅送给她的心情,她也永远不知道,他曾给予过她深厚的感情。

    别墅里,蓝草穿着真丝吊带睡裙,知道他今晚会来,她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,泡了个牛奶花瓣浴,又往身上抹了精油,吊带睡裙下面是真空的。

    她坐在沙发上,看着窗外停着的那辆白色卡宴,车子停了许久,男人都没有下来。她忍不住心急,起身朝别墅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蓝草来到门边,贺东辰已经从车里下来,他双手斜插在裤兜里,整个人优雅如王者,傲然前行。他穿过花园,踏上台阶,在蓝草面前站定。

    蓝草笑意清浅地望着他,像以往他每一次回家一样,她迎上去,语气温婉道:“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落在她身上的目光讳莫如深,深V的吊带睡裙,胸前的风光在蕾丝睡裙里若隐若现。他移开视线,从她身侧绕过,径直往别墅里走去。

    蓝草作势依偎进他怀里的动作直接落空,她收回僵在半空的手,神情有些难堪,转头看着男人有些绝决的背影,她咬了咬唇,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贺东辰在客厅沙发上坐下,长腿交叠,他点了一根烟,烟雾缭绕间,男人的神情显得高深莫测。蓝草在他身边坐下,像没有长骨头一样倚在他肩上,慵懒的问道:“老公,这一个月有没有想我?”

    贺东辰没有推开她软腻的身体,他静静地注视着她,眼里急速涌动着什么,似乎要将她看穿。蓝草渐渐的,有些招架不住他近乎审视的目光,她移开视线,道:“我想你了,很想很想,我们不要离婚了,好不好?我出去散心一个月,我发现我依然深爱着你,离不开你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淡漠的抽回手臂,眼底多了一抹厌弃与不耐烦,他凉声问道:“你今天去过公寓了?”

    蓝草俏脸上掠过一抹慌乱,随即镇定下来,她道:“是啊,我顺路过去,给你添置一些东西,没想到你在公寓里藏着一个美人,看来我不在的这些日子,你过得一点也不寂寞啊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倒没想到她会承认,晚上他拿钥匙开门时,就察觉不对,而有那套公寓钥匙的人,除了他,只有蓝草。

    他没有否认,更没有解释,只是道:“把离婚协议书签了,该你得到的,我一分不会少你。”

    蓝草脸色惨白,她转过头来望着眼前这个凉薄得近乎无情的男人,她大声道:“我不签。老公,我知道错了,我改,我以后再也不会乱来了,我那样做,只是不想失去你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看着面前惶急落泪的女人,心里却没有一丝软下来的迹象,只剩下疲惫“雪生是我妹妹,你差点害死她,我早就警告过你,你胆敢动她,就要有承受后果的心理准备。蓝草,我们好聚好散!”

    “你的妹妹那么多,我哪里知道她是你的亲妹妹?老公,我是女人,我也有嫉妒心,你对她那么好,好到让我嫉妒,让我发疯,让我发狂,我只是想让你多爱我一点,难道我错了吗?”蓝草泪水涟涟的望着他,整张俏脸被嫉妒扭曲。

    贺东辰盯着她,态度始终淡漠,“离婚吧,蓝草。不要把你在我心里的形象毁得面目全非。”

    以前的蓝草,在他身边,安静的就像一株小草,不特意去找,几乎发现不了她的存在。这些年,她始终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后来,他终于决定给她一个家,婚后的蓝草不再是那样安静的存在,她渐渐变了,变得再不是刚开始的模样。变得善妒多疑,甚至是变得极端。

    他努力过,然而一个女人的嫉妒心有多可怕,他终于见识了,那天要不是他去得快,雪生就被她从楼上推下去摔死了。

    他很生气,不,是前所未有的狂怒,他把她拎回家,砸了家里所有的东西,最后精疲力竭,彼此都在这场硝烟中沉默了。许久,他道:“蓝草,我们结束吧。”

    他以为,一个女人的嫉妒心很可怕,却不知道,一个女人的报复心更可怕。几天后,他等来的不是蓝草的求饶,而是她与一个男人上床的艳照。

    至此,他对她的情意彻底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“我不!”蓝草眼泪绝堤,她抓住贺东辰的手腕,求饶道:“老公,那些照片不是真的,是他PS的,我和他真的什么事都没有发生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目光冰冷,对一个人失望到极点,或许最后连争吵的力气都没有了,他从怀里拿出一叠照片扔在茶几上,照片滑开,蓝草看过去,脸上血色尽失,顿时惊愕地瞪大双眼,“你派人跟踪我?”

    照片上,蓝草身无寸缕,被金发男人压在床上。而每张照片上的男人都不一样,姿势也不一样,但是她的表情,却有着疯狂过后的愉悦。

    贺东辰站起来,不再看这些令他难堪的照片。他提出离婚,她回赠他“厚礼”,这个女人的放浪形骸,确实没有叫他失望,以前,他怎么会认为她就是一只纯情的小白兔?

    “我会叫律师来和你办理离婚手续,以后好自为之吧。”贺东辰绕过茶几,往大门方向走去,曾经爱过的女人,到结束时,他说不出恶毒的话来,哪怕她如此不自爱,也希望离婚后,她能活得更好。

    蓝草腾一下站起来,瞪着他的背影,神情尖锐,“贺东辰,你给我站住,我知道,我不是你心里的那个女人,就连做.爱,你心里想着念着的都不是我,我今天见到她了,她穿着你的衬衣,你们做了吗?和她做是不是比和我做爽?”

    贺东辰垂在身侧的大手紧握成拳,他转过身去,神色阴戾地瞪着她,“我不准你侮辱她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受不了么?别人都说我得到你所有的宠爱,可是有谁知道,你的宠爱是毒药。会腐蚀一个人的心智。我以为你爱我,终究会爱上我,可是我给你换了一个又一个钱包,明示暗示你扔掉那张照片,你从来舍不得扔,你现在终于得到她了,想和她在一起,就迫不及待的想把我一脚踢开么?”蓝草愤恨地瞪着他,曾经有多爱,现在就有多恨多怨。

    贺东辰勃然大怒,为她的是非不分。他踩着光洁如镜的大理石地板,浑身散发出暴戾的怒气,他缓缓走回到蓝草身边,他抓起桌上那叠丑陋不堪的照片,砸在她脸上,怒声道:“你给我好好看看这些照片,如果不是我拦得快,这些照片已经传到了社交网站上了,蓝草,我贺东辰头上绿云高照时,我还想着好聚好散,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,就凭你这么下贱滥交?”

    “对,我是下贱,我是滥交,但是我是被谁逼的?我拼了命想把那个女人从你眼里心里挤出去。可是你根本不让我触碰,贺东辰,你知道你在我身上发泄完,梦里叫着她的名字,我有多恶心吗?”蓝草满脸的恨意,此刻在她脸上看不到曾经任何的美好,只剩下丑陋。

    一瞬间,贺东辰连争吵的欲.望都没有了,还有什么可说的?再说下去,只不过让他认明白一件事,他这些年到底有多愚蠢,他心寒道:“你说得对,从头到尾,我都把你当作是她,现在你满意了,死心了?那就签字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绝然转身,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蓝草呆呆地看着他的背影,浑身的血液都凉透了。她突然意识到什么,连忙拔腿追了出去,追到花园,白色卡宴已经驶出大门,她拼命往前跑,因为她知道,如果她就这样放任他离开,他们就再也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贺东辰,你别走,别丢下我,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,我善妒,我改,我乱搞,我改,你别抛下我!”蓝草追到大门外,白色卡宴已经没了踪影,她扑通一声跪坐在地上,绝望地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白色卡宴车里,贺东辰双手紧紧地攥着方向盘,牙关紧咬,额上青筋直冒,他目光凶狠地瞪着前方,脚下用力将油门踩到底。

    是否每一段感情到决裂时,都会变得这样面目全非?他不知道,他只知道,当他看到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时,都在讽刺着他像个小丑一样,骄傲的自尊被这个女人狠踩在脚底。

    也许从一开始,他就错了。

    白色卡宴速度极快,超越路口时,他没有减速,眼前忽然闪过一道刺目的白光,贺东辰连忙踩刹车,刹车声震耳欲聋,伴随着激烈的碰撞声,几秒钟后,马路上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年后,佰汇广场开业两周年的周年庆典上,云嬗身着一条黑色的长裙,脚下踩着黑色中跟反绒皮鞋,手里拿着一个同色系的银包,跟在贺雪生身侧,在衣香鬓影里穿梭。

    她不习惯穿裙子,可是今天这个场合,雪生小姐要求她必须穿裙子,否则不准她来出席。她是她的秘书兼保镖队长,出席这样重大的场合,她必须寸步不离地跟在她身边。所以只能遵命,脱下一身中性打扮,换上裙装。

    她别扭的提了提衣襟,贺雪生转过头来,笑眯眯地看着她,调侃道:“你再拉,看看有多少男人盯着你的胸部看。”

    云嬗窘得俏脸通红,连忙将手放下去,画着淡妆的她,五官越发精致,尤其是肌肤胜雪。刚才她一走进宴会大厅,不知道有多少人往她身上瞄。

    她朝四周看去,果然见有不少人盯着她的胸部瞟,她凌厉的眼刀一个个扫过去,那些人立即移开目光,她紧跟在贺雪生身后,低声问她,“雪生小姐,这衣服不会掉下来吧?”

    贺雪生忍俊不禁,眉眼带笑地望着她:“你看这里有多少人穿成这样,要真的会掉下来,除非是飞机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云嬗觉得,贺雪生是个很好相处的人,两年前,季林送她去医院,一路上,季林说了许多关于她要注意的事项,尤其交代她,不要在贺雪生面前提沈存希三个字。

    其实她根本不认识沈存希,但是有耳闻过,见到贺雪生时,她才明白,为什么季林要她别提沈存希。两年的相处,贺雪生脾气很好很温柔,从不苛待下属,渐渐的,两人也从主仆,变成了朋友。

    云嬗跟着她,看她与供应商娴熟交谈,脸上一直挂着微笑,她还记得,她第一次跟她出来面对供应商的情形,那时候她紧张的直抓衣服,现在却能表现得这么从容。

    门口忽然起了躁动,云嬗跟着众人的目光看过去,宴会厅门口,一位身穿黑色燕尾服的高大男人被众人簇拥着走进来。

    白衬衫外面是一件黑色西装,英俊的面容映照在灯光里,衬得五官愈加深邃,他抿着菲薄的唇,从众人眼前打马而过,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感矜贵震撼着人的灵魂深处。

    云嬗怔怔地望着众星捧月的他,一瞬间,心跳失了速。这是两年来,她第一次看见他。她一直谨记他的话,有他在的地方滚远点。这两年,她待在贺雪生身边,与他并非完全隔离。

    但是要避开一个人,她有的是办法,所以她一次也没有出现在他面前过。

    两年前,她从贺雪生口中得知,他出了车祸,在重症监护室里观察了七天,那七天,她一直守在重症监护室外,生怕他挺不过这一关。

    七天后,他转入普通病房,她再也没有去过。如今看他走路虎虎生风的样子,他身上的伤,已经全好了吧,也没有留下任何的后遗症。

    云嬗默默地找退路,她始终记得他说过,如非必要,就不要再见面。所有人都围着往贺东辰那边走,只有她一个人在往人群后面退去。

    忽然,她察觉到似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云嬗抬头,就看到站在人群中的贺东辰,目光投落在她身上。他的眼神深刻,安静,却又发人深思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那一刹那,云嬗的心跳漏了一拍,像是要被吸进他那双内敛着锋芒的黑眸里,即使是隔着一段距离,她还是有些抵挡不住他眼中幽深的情绪。

    云嬗不敢再停留,她转身狼狈的逃出人群,慌乱中,脚扭了一下,她也顾不得,只想离开这个让她快要窒息的地方。

    车祸过后的贺东辰,据说腿伤得很严重,有一段时间情绪非常暴躁易怒,她虽然没有亲眼所见,也大概猜到,像他这样骄傲的男人,如果以后都要靠轮椅度日,他肯定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如今再见到他,他的变化很大,五官越发凌厉逼人,紧抿的薄唇显得有些不近人情。她来不及细想,拖着扭伤的脚,迅速钻进了宴会厅自带的卫生间里。

    贺东辰看着那道如惊弓之鸟迅速逃逸的身影,他薄唇掠过一抹冷笑,真是听话,说不准出现在他面前,两年来她就一次都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要不是太听话,就是对他太无情。他好歹也给她收拾了几年烂摊子,他出车祸那么大的事,她居然都能狠心的不去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好,很好,非常好!

    贺雪生走到他身边,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,却什么都没有看见,她好奇的问道:“哥哥,你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贺东辰收回视线,注视着眼前的妹妹。目光里才算有了些温度,他道:“没看什么,宴会举办得不错,雪生,这两年,你把佰汇广场经营得很好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莞尔,豪气万千道:“我说过呀,一定要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,现在只要别人提起百货大王,我贺雪生就能占一席之地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伸手宠溺的摸了摸她的脑袋,看她一天天恢复,变得从容自信,做哥哥的,心里满是欣慰与自豪,他道:“不愧是我们贺家人,哥哥相信你,你会越做越好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笑起来,目光一转,没有看到云嬗,她四下寻找,奇怪道:“咦,云嬗去哪里了,刚才还在我身边,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?”

    贺东辰心下冷笑,悠然建议。“是不是去洗手间了?”

    “也许吧。”贺雪生点了点头,又道:“哥哥,云嬗真的好厉害,不仅身手了得,做事也积极。云姨前两天还拉着我的手哭诉,想让云嬗住回贺家去。”

    “她怎么说?”贺东辰睨着洗手间方向,进去十分钟了,看来他不走,她是不准备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她还能怎么说,说外面住着挺好啊,不过我怎么觉得有点奇怪,每次她送我回贺宅,都要先问保安你回去没有,知道你没回去,她才肯进去陪云姨说说话,但是每次都来去匆匆,好像刻意避着你。你是不是对她做了什么,她这么怕你?”贺雪生早就想八卦了,问云嬗,她就是三棍子打不出个P来的闷葫芦,认识两年,她从来没有看懂过她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能对她做什么?”贺东辰一副闲聊的语气,大概只有面对贺雪生,他才有这样的耐性。

    “我哪里知道,我又不是你。反正你不准欺负云嬗,她现在是我的好姐妹。对了,云姨还提了一件事,说要给云嬗找个合适的对象,你有没有认识的青年才俊,给介绍一个呗?”贺雪生讨好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贺东辰常年在商场里摸爬打滚,再加上他眼睛很毒,只要过了他的眼,得了他的认哥,人品相貌才气财气方面才够扎实,所以贺雪生只能把寄希望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她什么态度?”贺东辰问道。

    贺雪生说:“她还能有什么态度,闷葫芦一个,问她喜欢什么样的,她说是男人就好。这么不挑嘴的,我真是操碎了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贺东辰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,她还真不挑嘴,这是渴嫁渴得有多厉害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嬗坐在马桶上,不停打着喷嚏,她有种不好的预感,只要危险降临,她总会忍不住打喷嚏,她揉了揉鼻子,不知道外面是个什么情形,贺东辰走了没有。

    这辈子,大概也只有这么一个男人,让她如此矛盾在意。

    想出现在他面前,又怕惹他生气,更怕他说的否则!那是她承担不起的后果。她靠在马桶上,大概等得太无聊,她上下眼皮直打架,不一会儿,就靠着抽水箱睡着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睡了多久,她被冷醒了,忍不住又打了个喷嚏,她浑身一激灵,彻底清醒过来。她侧耳倾听,外面很安静,她抬腕看表,已经快十二点了,宴会结束了吧?

    她站起来,腿有些发麻,她伸展了下僵硬的手臂,等那股酸麻消失,她才推开格子间的门走出去。她扭了扭脖子,来到盥洗台前,洗了下手,这才开门出去。

    走廊上十分安静,高跟鞋敲打在地砖上,响起了回音,前面的宴会厅灯光暗下来,她走过去,看见洒店服务员正在清洁地面。

    看见她走过来,全都望着她,她窘迫的挠了挠头,尴尬解释道:“不小心睡着了,宴会结束了啊?”

    服务员瞧着她憨厚可掬的模样,都忍俊不禁,其中有个服务员道:“已经结束一个小时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啊,那我先走了。”云嬗快步走出宴会厅,脚上的伤让她步伐有些迟滞,她走出酒店,夜风拂来,她冷得打了个寒战,双手抱着手臂。

    她一步走下台阶,一边拿手机给保镖组长打电话,确认贺雪生已经安全回到贺宅,她才挂了电话。步下最后一个台阶时,她脚上的黑色中跟鞋不知道怎么就飞了出去,她光脚踩在台阶上,瞪着那只鞋子,心里庆幸,好在现在已经是深夜,丢人别人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她正要朝那边走去,一双熨烫得笔直的裤管出现在她视野里,她一怔,然后看见身着黑色西服的男人弯下腰,捡起了那只中跟鞋。

    她顺着那只漂亮修长的大掌看去,毫不意外地看到了那张英俊的脸,男人握着鞋子,步履从容优雅地朝她走来。夜风拂面。吹乱了她的头发,发丝在眼前飞舞,她仿佛看到了宿命的安排。

    有些人,无论你怎么费心躲避,终有一天,他会重新出现在你面前,狭路相逢,勾起你藏在心里的悸动,然后深陷,沉沦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你曾是我唯一(百度最新章节)  你曾是我唯一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如有侵权请-联系我们,我们会立即处理。

Copyright © 2018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- All Rights Reserved. | 沪ICP备1981992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