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

全部章节 第398章 薄情的女人

    贺东辰缓缓放开她的手,知道她看到他身上的伤,心里一定会产生疑问,他拿起衣服穿上,一颗颗扣上纽扣,他道:“云嬗,贺氏集团能够屹立于今天而不倒,它所经营的生意并非全是正经生意,也会触及一些灰色地带,你明白么?”

    云嬗摇头,“你不要骗我了,四年前,我亲自调查贺氏集团,它有没有涉及非法产业,我心里一清二楚。”

    四年前,云嬗受组织命令,私下调查贺氏集团,因此,她才会调查到贺东辰已经秘密结婚。

    “你也说是四年前,四年时间,有些企业倒了,新生企业站起来了,时代变迁,一切皆有可能。”贺东辰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!”云嬗还是摇头,他是什么人,她比任何人都清楚,他那么正直,怎么会去做那样的事?

    “云嬗,人是会变的,为了生存,我们会不折手段。这些年,你接触的阴暗面还不够多么?”贺东辰语重心长道,为了让她信服他的话,他不惜自黑。

    能瞒一时,就瞒一时吧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云嬗望着他,怎么也不无法相信,他会做违法犯纪的事。贺家的声望,是从祖辈积攒下来的,他怎么可以为了利益这样做?

    “不相信是吧?我也不太相信,原来被逼入绝境,自己也会做一些有失原则的事。云嬗,是不是对我很失望?”贺东辰倚在桌边,目不转睛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云嬗摇头,“我不知道,我的心现在很乱,我、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云嬗几乎是落荒而逃的逃出了贺东辰的房间,她不敢相信贺东辰的话,她是保家卫国的情报科探员。保护国家保护人民的人身安全与财产,打击一切违法犯纪的活动。

    可是她最熟悉的那个男人,如今却站到了她的对立面,她怎么能接受?

    贺东辰看着她夺门而逃,就好像身后有毒蛇猛兽在追赶,他俊脸垮了下来,这才感觉到后腰上的伤隐隐作痛。他拿起伤药,转身走进浴室,对着镜子给自己上药。

    这个傻瓜,对他的话还是那样深信不疑啊,他苦笑一声,简直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。这下,更得离他远远的了吧。

    “云嬗?”

    云嬗抬起头来,看见贺雪生站在她办公桌对面,她眨了眨眼睛,问道:“雪生小姐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几天怎么回事,一直心不在焉的?是不是生病了?要不回去休息两天?”贺雪生看着她,她双眼无神,大多时候都在发呆,今天甚至把报表做错了。

    以前她从来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,难道是谈恋爱了?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报表,几乎全部错了,你校对一下……,算了,你还是继续发呆吧,我让别人做。”贺雪生拿着报表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云嬗连忙站起来,喊都喊不住她。她颓然跌坐在椅子上,自那晚之后,她一直回避贺东辰,即使她现在已经被情报科除名,她心里的信仰也没有被除去。

    曾经,贺东辰是她人生路上的导师,是指引她的灯塔,哪怕她心里恨他,她依然以他为目标,要成为特战队里最优秀的人才,保护家国,打击犯罪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她最崇拜的男人,那么轻易的告诉她,迫于现实,他不得不选择一条非法的路径,她怎么能接受?

    她咬了咬牙,腾一下站起来,她拿起车钥匙,一阵旋风似的刮出了办公室。开车来到贺氏集团大厦下,她把车停进停车场,仰头望着眼前的摩天大楼,如一杯利剑,直劈天空。

    她握紧拳头,抬步走进大堂,一路顺畅的来到顶层总裁办公区,她站在办公室外面,却忽然紧张起来。刚才鼓起的勇气,在即将要面对他时,却忽然一扫而空,她紧张得想逃。

    可是在大是大非面前,她不能逃。她要去劝说他,及时收手,不要最后落得锒铛入狱的下场。

    她捏得拳头都快滴出水来,办公室门突然从里面打开,季林站在门前,看见云嬗站在那里,他脸色变了变,随即对办公室里的男人道:“贺总,云小姐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一愣,这几天云嬗刻意躲着他,他知道,他那晚说的话她无法接受。他蹙了蹙眉头,大概猜到她的来意,他冷淡道:“不见,让她走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她已经进来了……”季林的声音渐次低下去,看着越过他,大步走进办公室的女人,他朝贺东辰笑了笑,然后不待他吩咐,迅速走出去,关上门。

    云嬗走到办公桌旁,看着办公桌后的男人,他穿着黑色衬衣,外面搭一件黑色西装,唯一亮一点的颜色,是酒红色的领带,衬得男人越发深沉难懂。

    她抿了抿唇,道:“大少爷,及时收手吧,我不想有一天,我需要去监狱里探视你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气得发笑,他拿起办公桌上的烟,点了一根含在嘴里,吞云吐雾时,他讥笑道:“我一没伤天害理,二没违法犯纪,我怕什么?”

    云嬗瞧他一副不知悔改的模样,太阳穴突突直跳,头疼得厉害。她压低声音道:“你不要固执了,等纪检委来查你,到时候什么都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检举我?”贺东辰吸了口烟,挑眉望着她,她思考了几天,得出的就是这个结论?这颗爱国心倒是值得政府给她颁发爱国锦旗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继续我行我素下去的话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笑了起来,眼里却藏着绵薄的讽刺,他站起来,气势夺人朝她逼近,在她面前站定,他将一口烟喷在她脸上,云嬗呛得别开了头,就听到男人阴沉的声音传进她耳蜗里,“云嬗,我是不是太宠你了?”

    他为了她出生入死,她想到的居然是要检举他,呵呵,这世上还有比她更没有良心的女人吗?

    云嬗一愣,没想到话题突然变了,她抬头望着男人,他眼里急速涌动着复杂的情绪,她看不太懂,只看到了失望与悲伤。

    “我把我的软肋交到你手上,以为能以心换心,你倒好,想了几天,就是要去检举我么?那你去啊,你看看你的国家你的政府能奈我何?”贺东辰动了气,明明知道她对国家忠诚,可是心里还是忍不住失望。

    就算这是件子虚乌有的事,知道她的态度是这样的,他心里也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贺东辰,你……”云嬗拧眉,她只是嘴上说说,并非真的会去检举他,她只希望他更好,而不想看到百年旺族一夕间毁于一旦,更不想他后半辈子都在高墙里度过。

    贺东辰直起身体,转身走回办公桌后,在办公椅上坐下,他沉声道:“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贺东辰,你不要这么固执,我是为你好……”

    贺东辰冷冷地打断她的话,“你是我的谁,你凭什么为我好?”

    云嬗愣愣地望着他残酷的模样,脸色煞白。对啊,他说的对,她是他的谁,还妄想干涉他的事?云嬗,你忘了吗,你一心想要远离他,可你现在又在干什么呢?

    因为担心他,你跑来这里自取其辱,真是活该啊!

    “我什么也不是,大少爷,是我逾越了。”云嬗淡淡说完,转身快步走到办公室门边,拉开门走出去。

    贺东辰看着她的绝然离去的背影,气得发了狠,他猛地伸手将桌上的文件全部扫落在地上,他气喘吁吁地站在一地狼藉里,怒骂道:“没良心的女人!”

    云嬗开车在街上游荡,眼前逐渐模糊,脸上痒痒的,她伸手一抹,才发现自己哭了。她知道身为集团的首脑,他的压力有多大,可是他怎么能步入歧途,还不知悔改呢?

    他出事了,贺氏该怎么办,贺家人该怎么办,她又该怎么办?

    云嬗越想越难受,她将车停下来,拿纸巾擦泪,一转头,就看见自己停在检察院外面,她眼泪又掉了下来。如果是别人,她现在已经积极搜集证据,然后检举对方,可是那是他,她甚至不敢展开调查,怕知道得更多,更怕自己一调查,就会惹来外界对贺氏的怀疑。

    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与此同时,贺东辰还没气过,就接到跟着云嬗的保镖的电话,“贺总,云小姐现在在检察院外面,要阻止她吗?”

    贺东辰倏地攥紧手机,恨不得将它捏碎,呼吸也粗重起来,他咬牙切齿道:“不要阻止她,我要看看她到底有多狠的心!”

    “啪”一声,手机砸在地面上应声而碎,他粗鲁地拽开领带,气得浑身发抖。他双手叉腰,呼吸一下比一下重。

    该死的女人,早知道两年前他就该让她死在安全屋里,省得这两年来一直给他添堵。妈的,他到底看上了个什么样的女人?

    云嬗等情绪平复下来,她才开车离去。身后跟着她的保镖,这才松了口气,给贺东辰打电话汇报,对面提示已关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连日来天气阴沉沉的,寒潮袭来,桐城飘起了第一场雪。这天晚上,是贺氏集团的年会。云嬗与贺东辰的关系越发变得僵硬,偶尔两人面碰面,她只是恭敬地朝他点了点头,然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贺东辰更是不理她,两人的关系到了冰点。

    贺氏一年一度的年会,受邀在列的人都盛装出席。下午五点,贺雪生送来一个精美的盒子,还有一双高跟鞋,道:“云嬗,去换上,和我去年会。”

    云嬗不想去,心里却明白,这样盛大的场合,贺雪生要出席,她就必须时刻伴其左右。近来发生太多事,尤其是人多的时候,她们更应该保持警惕。

    纵使不情不愿,她还是换上了礼服,浅蓝色的曳地长裙,将她的身材勾勒得玲珑有致,外面寒风凛冽,她拿了件大衣穿上。

    她换好衣服出去时,秘书告诉她贺雪生已经提前走了。她连忙拿了银包和车钥匙,开车去海边度假别墅群。

    今年的年会是在贺氏旗下的海边度假别墅举行,据说这次的年会十分大手笔,请了世界顶级的厨师,呈上最美味的佳肴。

    她赶到海边度假别墅时,宴会已经开始,她走进宴会大厅,在人群里搜寻贺雪生的身影。还没有看到贺雪生,她先看到了站在人群中,鹤立鸡群的男人,他今天穿着深色的礼服,身为宴会主人的他,容光焕发。

    而伴在他身边的,却是她久未得见的蓝草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两年前,她在公寓里见过蓝草以后。就连贺东辰出车祸这么大的事,她都没有再见过蓝草。后来她偶然听母亲提起过,贺东辰从来没有带女人回家。

    可是当年她调查贺氏集团时,分明在配偶一栏看到了蓝草的名字。

    似乎察觉到她的目光,贺东辰忽然望过来,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微凝,然后不着痕迹的移开,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她。

    她不明白心里涌起来的失落是为哪般,如果她够理智,她就应该马上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站在他身边的蓝草似乎也发现了她的存在,她抬了抬手里的酒杯,嘴角勾起一抹浅笑,朝她致意。

    云嬗顿时心如刀割,又想起蓝草说的两人共享一个男人的话,这样重大的场合,能顺理成章的站在贺东辰身边的女人,唯有蓝草吧。

    她没有好风度的回她一笑,提着裙摆转身走出宴会厅,突然觉得里面的空气好闷,她想去透透气。

    她走进花园里,冰冷的空气吸入肺里,她心里冷得发疼。其实一直都知道他结婚了,有一个大度的老婆,可是为什么这颗心还是犯贱的想靠近他?

    蓝草一直没有出现。也没有去公司,她甚至把这号人物都忘记了。如今,她突然出现在她面前,她才会觉得像是晴天霹雳一样吧。

    她想起前段时间她与贺东辰之间的纠缠,她觉得自己真的很卑鄙,怎能这样心安理得的和一个有妇之夫纠缠?

    她闭上眼睛,重重的喘了口气,身后传来清脆的脚步声,是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,她转过身去,就看到身着火红礼服的蓝草站在她身后,静静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“云小姐,好久不见,别来无恙啊。”蓝草端着一副温柔娴淑的模样,笑盈盈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云嬗看着她脸上的笑,觉得有些讽刺,她抬头就要走,蓝草出声,“说到底,我们也共同侍候过一个男人,你不想留下来和我讨论一下,他有哪些习惯与癖好么?”

    “蓝小姐请自重!”云嬗脸色难看地瞪着她。

    蓝草脸上的笑意未减,“上次见到云小姐,云小姐穿着我老公的衬衣,对我说的也是自重。与有妇之夫纠缠,该自重的应该是云小姐吧。”

    云嬗抿着唇,不想留下来受她羞辱,“失陪了,蓝小姐。”

    云嬗越过蓝草身边,蓝草转过身去望着她的背影,讥笑道:“云小姐外表看起来这么清高,骨子里有多放荡恐怕只有你自己心里清楚,两年了,我以为他会娶你,没想到你也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云嬗猛地转过身去,冷冷地盯着她,“你说话放尊重点,否则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这么紧张,我不过是来看看,你们到底有多幸福。现在看来,我挺失望呢。我出来太久了,东辰说不定要找我了,云小姐,失陪!”蓝草说完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云嬗站在冰天雪地里,浑身的血液都凉透了。她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,直到快要冻僵了,她才迈开脚步。朝宴会厅走去。

    刚走到宴会厅外面,她就看到长廊下站着一男一女,从她这个角度望去,两人正在热情的拥吻,她如遭雷击,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蓝草的话,远远没有眼前这一幕来得让她伤心。眼泪夺眶而出,她不敢再看,转身朝前奔去。云嬗转身那一刹那,贺东辰已经放开了蓝草,他擦了擦唇上的口红,神色有些厌恶,“蓝草,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薄情啊。”蓝草讽刺地望着面前的男人,“上一秒还能搂着我热情拥吻,下一秒就能让人家再也不要出现,贺东辰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幼稚了?”

    男人心思被看穿,神情越发冷酷,他语气恶劣道:“要你管!”

    “确实不用我管,我今天来,是给你送请帖来的,我要结婚了。”蓝草从银包里拿出一张红色的请帖递给贺东辰,贺东辰愣了一下,没有接。

    蓝草道:“很诧异吧,刚才你看到我时,是不是在想,我这个厚颜无耻的女人是不是要回来挽回你?其实你刚才吻我的时候,我还真的有那么一点动心,不过看到那个女人,我就清醒了。我在你身上浪费了太多时间,以前爱而不得,然后放纵自己,做了许多疯狂的事,现在想想,都觉得自己很傻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接过请帖翻开,看见新郎一栏上的名字,他确实感到诧异,“是他?”

    “对,是他,千帆过境,他一直陪在我身边,不介意我曾做过别人的情人,不介意我曾放纵过自己,他用他的爱包容我呵护我,让我明白,原来爱情是这个样子的。不管怎么说,我还是很感谢你,曾经真心待过我,是我太不知好歹。”

    “蓝草,sorry!”千言万语,最终都只剩下这几个字。

    “道歉都这么没诚意,不过我接受啦。贺东辰,你这个人有时候怎么说呢,反正就是幼稚,其实女人这样追,你只会把她推得更远。”蓝草望着他,曾经的爱恨都已经随风而逝,如今面对他时,她只剩下坦然。

    不过她有她的小心机,他怎么对她的,她刚才已经全部还给了云嬗,不怪她,她是女人嘛,总要报复一下,心里才平衡。

    “贺东辰,我走了,挥挥。”蓝草转身,第一次那样从容的迈开脚步,远离这个男人,这次不会再有绝望与撕心裂肺。而她,会开始崭新的生活。会将他忘记,然后再也记不起他的模样。

    贺东辰目送她的背影消失,他垂眸,看着手里火红的请帖,他顺手将请帖放进衣服口袋里,转头望着刚才云嬗消失的方向。

    他蹙了蹙眉头,体内烧起一股令人难耐的火苗,他刚才确实把蓝草看成了云嬗,但是吻上她的那一秒,他就发现不是了。

    他本来要推开她,眼角余光瞄到云嬗从长廊上过来,他才故意吻蓝草,想让她吃醋,更想让她嫉妒。

    那天他们争吵后,她居然真的动了要举报他的念头,他很生气,甚至怀疑自己为她所做的一切到底值不值得?

    偶尔遇见她,她一直回避他,就好像他是毒蛇猛兽。

    他真恨不得将她的心挖出来,看看到底是红的还是黑的。他摁了摁突突直跳的太阳穴,看见季林走出来,他道:“去给我开间房,我要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云嬗刚跑开,就看见保镖队长匆匆走过来,她连忙擦了擦眼泪,装作若无其事的迎上去,保镖队长一脸焦急,道:“云队,出事了,刚才有陌生人接近贺小姐,沈先生在别墅里大发雷霆。”

    云嬗心里一惊,连忙道:“我马上过去。”

    云嬗跟在保镖队长身后,快步朝别墅里走去,走进别墅,她来到卧室,看见沈存希坐在床边,贺雪生安静地躺在床上,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她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沈存希转过头来,目光阴戾地盯着她,却没有说话,他站起来往门外走去。沈存希的人去而复返,拿了一个u盘插进电脑里,是度假别墅的监控录相。

    她站在沈存希旁边,看着电脑上播放的画面,监控里出现一个男人,始终是背对着镜头,不知道和贺雪生说了什么,贺雪生的表情又惊又喜,然后男人将贺雪生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云嬗忽然感觉到身边男人浑身散发出来的气场格外凌厉,她抬头望去,看见沈存希狠盯着电脑上的画面,似乎恨不得钻进去将那男人撕碎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的占有欲如此强烈,让她感到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然后电脑画面上出现一个男人的正面,他仿佛是故意让他们看见他的,还朝摄像头挑衅的笑了笑,“啪”一声,电脑被挥出去,砸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电脑屏幕应声而碎,浑身阴戾的男人已经转身进了卧室,独留他们几人面面相觑,谁也不敢去捡地上摔碎的电脑。

    翌日,贺雪生醒来,整个人都有些虚弱,云嬗站在别墅门口,与保镖队长守夜。远远的,就看见贺东辰走过来,他身上还穿着昨天的礼服,礼服上有些褶皱。

    云嬗错开视线,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贺东辰走过来,目光紧盯着那个面无表情的女人,他昨晚被身体里的烈火折腾了一整晚,除了不停的冲冷水澡。他还有一个疯狂的念头,就是把她抓来,在她身上尽情的发泄。

    这会儿见女人连看都不看他一眼,他缓缓走到她面前,在离她半步远站定,两人之间几乎要贴在一起,他高她许多,垂眸睨着她。

    云嬗看见他衣领上的口红印,她心口锐痛了一下,他刚从蓝草的床上爬下来,就能立即站在她面前调戏她,他可真了不起,难道一点也不会觉得恶心么?

    贺东辰在她脸上看到了一抹厌恶,他眉头蹙紧,“雪生出事,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汇报?”

    他昨晚被下药了,还是很强劲的猛药,他记得,最后那杯酒是在台上喝的,那个时候,那杯酒本来应该是雪生喝的,所以对方是冲着雪生去的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忙着正事,岂敢打扰?”云嬗讽刺道,语气里酸气冲天。

    贺东辰瞧着她炸毛的样子,忽然觉得有趣,“什么正事?说来听听,可以让云小姐罔顾我的命令,不及时向我汇报雪生的情况?”

    云嬗抬眼瞪着他,其实两年前,她刚接触贺雪生时,以为贺东辰和贺雪生的关系暧昧,甚至还吃过干醋。后来才发现,贺东辰与贺雪生之间“发乎情止乎礼”,似乎不存在别的关系。

    她就纳了闷了,贺东辰对贺允儿都没有这样体贴入微,为什么独独对贺雪生这样?

    再后来,她发现贺峰对贺雪生,也比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好,就连她妈妈,也格外心疼雪生小姐,她想不明白,为什么大家都对贺雪生好?

    然后有一次,妈妈说漏了嘴,她才知道,贺雪生是贺峰遗落在外的亲生女儿,也是贺东辰同父同母的亲妹妹。正因为如此,当年贺峰收养贺雪生时,贺夫人才会气得去了新西兰。

    云嬗抿紧唇,气得眼眶发红,他自己做了什么事他自己不知道么?在走廊里就控制不住的热吻,难道没有和蓝草春宵一度?

    她越想心里就越难受,不想再看到他,更不想再看到他衬衣上那个刺眼的口红印,她道:“雪生小姐已经醒了,你进去看看她吧,我去四周巡视一下。”

    云嬗转身就走,刚走了几步,就被追上来的贺东辰拽住了手腕,她转过头去,就见贺东辰目光沉沉地盯着她,似乎想将她看穿,“云嬗,你在生气?”

    “呵!”云嬗冷笑一声,“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生气?我高兴得很呢。”

    瞧她死鸭子嘴硬的模样,贺东辰气得抓狂,他用力攥紧她的手臂,目光凌厉地瞪着她,冷笑道:“高兴?高兴什么?看我和别的女人接吻,你心里很爽,是不是觉得终于摆脱我了,嗯?”

    尾音压抑着怒气,极欲喷薄出来似的。

    云嬗睫毛颤了颤。心脏不由自主的揪痛起来,她不像她外表表现出来的这样淡漠,其实一整晚都在想,他们是不是开房去了?

    一想到他们开房,做着他曾对她做过的事,她就心如刀割,怎么还能做到漠视?

    她抬起头,望着男人怒气冲冲的俊脸,她听见自己低声道:“大少爷要和谁接吻和谁上床,跟我没有任何关系,请放开我的手!”

    贺东辰心凉了,他缓缓放开抓住她的手,看她头也不回的离开,他死死瞪着她毫不迟疑的背影,觉得自己一颗真心都拿去喂了狗。

    他表现得还不够明显么?为什么她的心就像是捂不化的冰块?

    看到她的背影消失在走廊转角处,他气得一脚踢向墙壁,随即抱着自己的脚疼得团团转。不远处的保镖队长看见男人幼稚的模样,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云嬗说是去巡视,其实这里很安全,根本不用巡视,那只是她躲避他的借口。她靠在墙壁上,抬头望着晦暗的天空,冰冷的空气吸入肺里,疼得她发颤。

    如果她对他还有什么念想。那么昨晚所见,彻底让她死了心。她再爱他,也不会卑微地去做他的情人。

    她闭上眼睛,质问自己,云嬗,你不想做他的情人,难道你想做他的妻子吗?她摇头,她是佣人之女,岂敢高攀?

    年少无知的时候,只凭着一腔爱意,以为就无所不能。但是现在,现实告诉她,门当户对才会幸福。贺东辰娶了平凡的蓝草,尚且还要隐婚,更何况是她?

    如果当年有这样的理智,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爱苗掐死在摇篮里,也好过如今这样爱而不得,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云嬗整理好心情,转身回到别墅,正好看见贺东辰从别墅里出来,她脚步稍顿,没有回避,慢慢走过去。贺东辰看也没看她,径直离开。

    云嬗站在走廊上,看着那道迅速离去的背影,她抿了抿唇,转身进了别墅。

    贺雪生的情况不太好,沈存希将她抱出来,直接带回了依苑,据说这栋别墅是为贺雪生而建,一栋主楼,一栋副楼,气势磅礴。

    云嬗安排好保镖保护贺雪生,这才开车离开。

    翌日,贺雪生来上班,将她叫进办公室,“云嬗,去安排一下吧,我要去a市。”

    云嬗震惊地望着她,她听说五年前,贺东辰从a市将贺雪生带回,那个地方应该是她这一生都不愿意去的地方,她竟然决定要去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不要告诉任何人,就你和我,下午就走,证件我都带出来了。”贺雪生满脸疲惫,她必须去a市确定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好!”云嬗没有多问,转身出去。订机票订酒店,订好后,她坐在位置上发呆,就她和贺雪生去a市,龙潭虎穴,她一个人恐怕应付不过来。

    再说a市是特战队情报科的大本营,她被情报科除名,去a市说不定能知道两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她拿起手机,翻到一个电话号码,她犹豫许久,才拨通。那端很快接通,声音带着兴奋,“云嬗,你可算给我打电话了,我还以为这辈子都等不到你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云嬗心里微微有些尴尬,毕竟她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她道:“许师兄,别来无恙!”

    “有恙有恙,你一直不联系我,你不知道我都想死你了。”爽朗的大男人,说起这句话来一点也不别扭。

    许师兄许渊,曾是军校的同学,那年她初入军校,他是高年纪过来带他们训练的师兄,深得教练的欢心,有时候教练有事不能来训练他们,就会派他过来。

    她出事那天,是与许师兄对练,大概是近段时间训练得太狠了,她感到不适,许师兄那一拳头朝她小腹打来时,她不能及时闪开,被一拳甩出老远。

    她躺在地上,腹部一阵抽痛,然后她感觉到下半身湿润,她低头看去,有刺目的鲜血从身体里涌了出来,她当场就吓晕过去。

    等她再醒来时,许师兄望着她,眼里涌动着复杂的情绪,除了深深的内疚,还有遗憾与心疼。他不停的说对不起,她很懵,笑着道:“训练时拳脚无眼,我不怪你!”

    许渊张了张嘴,看着她的笑颜,竟无法将那个残酷的事实告诉她。

    直到医生过来查房,交代一些小产后需要注意的事宜,她才知道她流产了。她记得很清楚,她当时没有哭,只是懵了,她怀孕了,哪里来的孩子?

    然后她想起那疯狂的一夜,想起那个爱慕了许久的男人。他们的孩子,在她刚刚知道的时候,就已经消失了。

    她从回忆里拉回神来,“许师兄,你的直爽还是让我招架不住啊。”

    那端传来男人豪迈的笑声,“云嬗,我比较想听到你说你也想我了,最近过得好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两人寒暄了几句,云嬗切入正题,她道:“许师兄,我下午的飞机去a市,你能抽出几天时间,陪我去个地方吗?”

    “那必须的,你放心大胆的过来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云嬗敛住了笑,流产后,许渊心里一直很自责,认为是他那一拳,才害她失去了baby。然后他担起了照顾她的责任。

    她休养的那一个月,军校迟迟未给予她开除处分,后来她才知道,许渊为了让她留下来,天天去求校领导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许渊和校领导做了什么交易,后来她被留下来了,再后来,他们形影不离。军校毕业那天晚上,许渊喝醉了酒,向她表白。

    当时她吓得魂飞魄散,她知道她无法回应他的感情,因为她的心,已经在十八岁那年夏天,遗落在那个永远不可能在一起的男人身上。

    云嬗握紧手机,其实不应该再去麻烦许渊的。但是她担心,她一个人不足以保护雪生小姐。

    下午的飞机,她们甚至没有带什么行李,匆匆去了机场,直到飞机起飞,她偏头望着一脸疲惫地贺雪生,心里却在想,终于能暂时离开这个地方,出去透透气。

    等她回来,也许她就能坦然面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贺氏集团会议室内。贺东辰正在听分区经理汇报这个季度的收益情况,他的手机忽然响起来,他抬手打断分区经理的汇报,一边接通电话,一边起身往会议室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贺总,刚才云小姐与贺小姐去了机场,我派人查过航班信息,她们去了a市。”

    闻言,贺东辰满目阴戾,神色萧杀,“该死的,她们去a市做什么?”

    电话那端静了一瞬,“对不起贺总,我也不清楚。我一开始以为她们是来接机的,直到她们进了安检,我才察觉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“嘟嘟嘟”

    保镖话还没说完,贺东辰已经挂了电话,他一手叉腰,一手紧攥着手机,心里仿佛有烈火在焚烧,他拿起手机,拨打云嬗的手机,那端提示他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。

    他气得扬起手,手机还没有砸出去,他的手机响了,他连忙收回手接通,是沈存希打过来的,他也收到消息,贺雪生去了a市。

    他掐了掐眉心,道:“我马上安排航线,争取今天能飞a市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贺东辰给航空公司打电话,今天的航线已经安排满了,最早要明天早上才可以。贺东辰连打了好几通电话,都调不开航班,他气得直喘粗气。

    该死的任意妄为的云嬗,居然把雪生带到a市去,别让他抓住她,否则他弄死她!

    贺东辰除了担心贺雪生,还担心云嬗,a市是特战队情报科的大本营,她出现在那个地方招摇过市,就一点也不怕身份曝光么?

    踏马地,他拼命给她善后,要保住她的小命,她就拼命给他制造事端,真是活腻了的话,他一枪崩了她了事。省得他心烦!

    贺东辰气得头痛欲裂,他拿起手机,拨通一个电话号码,吩咐对方,在他没赶到a市前,盯紧云嬗。一切安排妥当,他心里还是狂躁不安。事情脱离他的控制,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

    他发誓,别让他逮到她,否则他要让她好看。

    贺东辰与沈存希是第二天早上赶到a市的,两人都带了保镖,队伍十分壮观。走出机场,机场外停着几辆黑色大众与两辆装甲越野车。

    如此声势浩大,堪比总统出行。

    前来接机的人向贺东辰汇报,云嬗与贺雪生今天早上出发去洛水镇了。贺东辰皱眉点头,知道她们来a市,贺东辰已经猜到了贺雪生会去哪里,他沉默的坐上车,沈存希跟着坐进后座。

    一路上,他都忐忑不安,昨晚一整晚都没睡着,数着时间度日,一分一秒都那么难熬,好不容易熬到早上。他恨不得眨眼就能出现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车子朝洛水镇驶去,车上两人都没有说话,车窗外到处是冰雪,雪天路滑,车子行进得很慢。他们在天黑之前,才赶到洛水镇。

    车队在洛水镇最大的宾馆前停下,贺东辰推开车门下车,一眼就看见宾馆前面,一男一女相拥在一起的美好画面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你曾是我唯一(百度最新章节)  你曾是我唯一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Copyright © 2014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-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|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-给我写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