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

全部章节 第399章 成为他的女人

    宾馆外面,许渊有紧急任务需要回队里,云嬗出来送行。洛水镇地处极寒之地,门外积了厚厚的积雪,云嬗心神有些惚恍,一不留神踩到积雪,整个人往后仰去。

    纵使她反应极快,身手也矫健,也无法阻止自己往雪地上摔去的趋势。

    许渊眼疾手快,迅速伸手揽着她的腰,将她拉了回来。惯性作用下,云嬗无法避免地扑进许渊怀里,鼻端萦绕着男人身上阳刚温暖的气息,云嬗脸颊一烫,连忙伸手要推开他。

    许渊没放手,笑着调侃道:“知道你舍不得我,也不用这么急切的投怀送抱呀,虽然其实我挺享受的,难得见你这么热情。”

    云嬗窘迫,“许师兄,我……”

    云嬗话还没说完,就看见许渊看向她身后,目光变得极为复杂,她转过身去,就看到身后不知何时停了许多轿车,当头的越野装甲车里下来两个挺拔出众的男人。

    白雪皑皑,男人安静地站在那里,仿佛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离得太远,即使云嬗看不清男人的表情,也感觉到他的目光落在她抵在许渊胸口的手上,她像被烫了一下,连忙缩回手,从许渊怀里退出来。

    许渊收回手,顺手抄进迷彩服裤兜里,注视着远处朝他们走来的男人。

    贺东辰在雪地里安然徐行,走得不快,却转眼就到了他们跟前,他扫视了云嬗一眼,那一眼看不出什么情绪,却像压抑着摧天毁地的风暴,然后落在了许渊身上,他轻笑道:“许中尉,好久不见!”

    许渊站直身体,朝贺东辰行了个军礼,不管贺东辰是不是已经退伍,他依然是特战队的传奇,是他敬仰的偶像。

    “贺队!”

    贺东辰颔了颔首,回了个军礼,两个男人站在这里,同样的出类拔萃。旗鼓相当。贺东辰放下手,睨向云嬗,云嬗则看向别处,不敢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贺东辰抿紧唇,看着女人的侧脸,她脸颊上还飘起了一抹红晕,想到是因为许渊拥抱而产生的,他目光更加凌厉,甚至染上了薄怒,“这两天云嬗和我妹妹没少麻烦许中尉吧,辛苦了,回头我请你吃饭,答谢你给予她们的照顾。”

    许渊何等精明,立即听出男人的言下之意,已然将云嬗划进他的区域,他笑道:“贺队说笑了,云嬗是我师妹,她来到A市,我理应尽地主之谊。”

    “你尽地主之谊是你的事,要不要答谢你是我的事,你这是要回去了吧,那恕我们不远送了。”贺东辰眉眼带笑,说出来的话却不如他的神情亲切。

    云嬗抬头望着他,触到他凌厉的目光,她又别开视线,对许渊道:“许师兄,我送你!”

    “他不认识路需要你送?”贺东辰风度尽失,狠瞪了云嬗一眼,随即道:“外面冷,云嬗你回房去,我送许中尉一程。”

    说完,贺东辰转身就朝停在不远处的军用越野车走去。

    许渊看着贺东辰的背影无语半晌,他回头望着云嬗,才发现云嬗一直盯着贺东辰的背影,他低声道:“云嬗,当年那个意外流产的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他的,但是他不知道,许师兄,请你一定要为我保密,我不想让他知道。”云嬗收回视线,那段最艰难的日子是许渊帮她一起撑过去的,所以她并未瞒他。

    许渊点了点头,“我明白了,云嬗,任务结束后,我会再来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说定了,我先走了。”许渊说完转身,背对着她朝她挥了挥手,他才大步离去。云嬗望着他的背影,她并未转身回宾馆。

    军用越野车旁,贺东辰点了烟,倚在车门上吸了一口,他望着许渊身上的迷彩服,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一个军旅梦,他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当年他排除万难,也要考上军校,进入部队。如果不是那一年,他知道母亲还活着,并且嫁给了一个手握大权的军人,他不会毅然退伍,选择从商。

    那时候他态度如此绝决,是抱着一辈子不与那两人相遇的决心。如今看着那抹军绿,他依然向往。

    许渊走到贺东辰面前,眼前的男人西装革履,外罩一件黑色大衣,气场沉稳,他若还在部队,只怕早已经是大尉或者上校的军衔了。

    他敬重他,可现在,他们显然站在了对立面,因为一个女人,他开口直言,“贺队,我喜欢云嬗。我打算追求她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吸烟的动作一顿,被烟雾呛住猛咳起来,许渊淡定地望着他激动的模样,唇边掠过一抹笑意。这个藏得很深的男人,他对云嬗的占有欲,他从话里话外都感觉得到。

    要不是在乎到极致,不会因为他一句要追求的话就激动成这样。

    贺东辰平息下来,神情颇有些狼狈,他盯着许渊,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云嬗,我要追求她。我们有四年的同窗情份,还有四年的战友情份,我相信我要追到她,会非常容易。”许渊光明磊落,行为直爽,不遮不掩,就这么把自己对云嬗的心意摊在了情敌面前。

    贺东辰眉头紧蹙,他盯着面前气势夺人的许渊,他非常坦率,亦是个非常强劲的情敌,他道:“你喜欢她,为什么和我说?”

    “同样身为男人,贺队,你看云嬗的目光让我倍感威胁,我要追求云嬗,不是向你下战书,而是,如果你无法给云嬗一个幸福的生活,请你把这个机会让给我。”许渊道。

    贺东辰亦感觉到威胁,许渊说得对,同样身为男人,他不会看不出来许渊看着云嬗的目光,是极富感情的,他们年龄相当,许渊又如此优秀,是个女人,都会忍不住心动。

    他抿紧菲薄的唇,“许中尉,你表白错了对象。当然,就算你向我下战书,我敢赌,你必输无疑!”

    男人说完,扔掉烟蒂,伸脚用力摁灭,就像是要摁灭许渊对云嬗的星星之火,他直起身,与许渊擦肩而过时,他道:“云嬗没有告诉你,她现在是我的女人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许渊看着男人大步离去的背影,不由得抿紧了唇,半晌,他收回目光,拉开车门上车。

    云嬗站地宾馆前面,到处一片冰天雪地,沈存希从她身边走过,径直上楼去了。她知道,她们来A市的事不可能瞒住他们,只是没料到他们来得这么快。

    恍惚间,贺东辰已经走回她身边,他在她面前站定,看她冻得通红的脸颊,他眉头皱得能夹死一只苍蝇,他眼中浮现戾气,冷声道:“上楼!”

    说罢,他与她擦肩而过,径直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云嬗转头望着他的背影,知道接下来一定会挨一顿训,她慢吞吞地跟上去。天寒地冻,在这偏远的小镇条件有限,房间里没有暖气,只有炕上是热的。

    贺东辰在走廊上停了下来,转头看她,“你的房间是哪间?”

    云嬗怔怔地望着他,直到他问第二遍,她才带他到自己房间前,男人也不等她开门,伸手拿走钥匙,打开了锁,径直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屋里一股热浪扑面而来,驱散了外面的寒意。贺东辰脱下沾雪的大衣抖了抖,雪花落在地面,瞬间化成了小水滴,他将大衣递过来。

    云嬗撇了撇嘴,还是狗腿的走过去接住,然后挂在了房里老旧的落地衣架上。大衣上还残留着男人身上的体温,她忍不住捏了一下,仿佛要将那抹温度攥在掌心一样。

    贺东辰在炕上四平八稳地坐下,他的目光在房间内扫视。很简单的摆设,除了一桌两椅一床,房间里连内置的卫生间都没有。他担心了一晚上,又舟车劳顿,此刻的他称得上是风尘仆仆,他道:“去给我打盆热水进来。”

    云嬗抬眸看他,本是想让他自己去,但是看到他盯过来的目光,她只得任命的拿起架子上的水盆,去走廊尽头打热水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她端着大半盆热水回来,将水盆放在架子上,看着在炕上摆弄手机的男人,道:“热水打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“嗯”了一声,又继续看手机。云嬗站在旁边,房间里十分安静,让她感到很压抑,似乎男人出现的地方,都会让她感到压抑与不自在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贺东辰将手机放下,站起身来朝架子走去。北方的天气,屋里烧了炕,空气很干燥,贺东辰站在架子旁边,伸手解开西装纽扣,将西装脱下来,递给云嬗。

    云嬗接过去,在衣架上挂好。回过头去,就见贺东辰将衣袖挽到小臂处,弯腰掬水洗脸。她站在他侧面,他身体呈流线型,将衬衣撑了起来,身上肌肉结实,腰上没有一点赘肉。

    贺东辰用水打湿了脸,然后拿起搁在窗台上的洗面奶,挤了一点在掌心,搓出均匀的泡沫,才往脸上抹去。

    云嬗站在旁边,看得瞠目结舌,她弱弱道:“那是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贺东辰置若罔闻,搓了几下脸,又用清水洗干净,然后拿天蓝色的毛巾擦干脸上的水。云嬗忍不住再次提醒,“那是我的毛巾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睨了她一眼,瞧她那小气样,就用了一下她的洗面奶与毛巾,嘴撅起来都能挂油壶了。他没理她,擦完了脸上的水,他又拿起云嬗护肤的水往脸上喷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云嬗彻底无语了。

    贺东辰擦完了脸,才感觉脸上不那么紧绷了,他走回炕边坐下,脱了鞋子,掀开被子躺进去。云嬗看他的意思,是不打算重新开一间房,是要在她房里住下了,她快步走过去,急道:“贺东辰,你不能在这里睡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双手枕在脑后,姿态悠闲地望着她,道:“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睡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房间。”云嬗刻意咬重了“我的”两个字的音。

    “我没说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云嬗发现,她每次与贺东辰对决的时候,都会败下阵来。她烦躁的挠了挠头,道:“既然如此,你就去重新开间房。”

    “没房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回市里去,总之就是不能睡在我房间里。”云嬗大声道,他怎么能这样,前几天还和蓝草翻云覆雨,今天就跑她床上来了,他就那么想享齐人之福?

    贺东辰忽然坐起来,他心里恼怒不已,从他出现在这里起,她就一直回避他,现在还赶他走,他气愤地瞪着她,“云嬗,你这么急着和我撇清关系,是因为许渊?你爱上他了?”

    云嬗看着他,她不想说违心的话,但是也不想和他纠缠不清,她道:“是,我决定和他在一起了,所以你不要再这样,他会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带着属于我的身体和他在一起?”贺东辰气得发狂,他千里迢迢赶过来,生怕她出了什么意外,结果她什么事也没有,还送了他一份意想不到的惊喜,她爱上许渊了。那他呢?

    云嬗被他露骨的话气得红了脸,她急道:“贺东辰,你不要乱说,我和你什么事都没有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我进去过,云嬗,你说什么事都没发生?”贺东辰站起来,鞋也不穿,一步步逼近她,他除了恼怒还有气愤,这个女人睡了他就翻脸不认账,简直太可气了。

    云嬗脸颊烧了起来,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势逼得步步后退,她撑着额头,“那是你强迫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,我怎么记得你很乐意?”贺东辰将她逼到门边,云嬗怕了,转身要拉开门出去,男人眼疾手快,大手撑住门,将门重新合上,他结实的胸膛已经抵上女人柔软的身躯,他双眼紧紧锁住她,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脸上,他道:“云嬗,不要激怒我。否则后果是你无法承受的。”

    云嬗堪堪别开头,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男性荷尔蒙的气息弄得有些晕眩,她双手抵在他胸前,试图推开他,“贺东辰,你离我远点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微眯起双眸,一手撑在她耳后,睨着她惊慌失措的样子,他脑海里突然闪现刚才在楼下,她安静地靠在许渊怀里的模样,他心里很嫉妒,一直在忍,可这会儿,却再也忍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手指轻抚上她耳垂,她如遭雷击,在他怀里狂颤起来,他近乎偏执道:“云嬗,你是我的,我不允许你爱上别人,知道么?”

    云嬗偏头,想要躲开他的手,却怎么也躲不开,她脸红了,心也慌了,她摇头,“我不是你的,你放开我,贺东辰,不要让我恨你!”

    “恨?”贺东辰不是第一次从她嘴里听到这个字,却如第一次听见那样震撼与难过,他微俯下身,紧盯着她的眼睛,“我不会放任你去别的男人身边,云嬗,十年前你就是我的女人,如果你要恨,那就恨吧。”

    云嬗还没有明白他话里的意思,他已经吻了上来,带着势如破竹的决心,令她心颤。她睁大眼睛,用力挣扎起来,嘴唇被他堵住,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,呜呜的尖叫。

    贺东辰没有理会她的挣扎,他要她,要她彻底成为他的女人,他要折断她的羽翼,让她哪里也不能去,只能待在他身边,被他保护着疼爱着。今天哪怕是用强,他也要彻底得到她。

    云嬗急红了眼,他不可以这样,她张嘴用力咬他,直到两人的唇齿间弥漫着血腥味,男人才吃痛的放开她,他盯着她,目光像是燃起了火,烧得她心慌意乱。

    他抬手轻抚薄唇,指间多了一抹血色,他邪肆道:“咬我?”

    云嬗心惊胆颤,努力往门上缩去,她结结巴巴道:“你、你先对我、我无礼的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一把将她抱起来,转身大步往房间里的炕上走去,云嬗吓得失声尖叫,又踢又打,想要将他怀里逃出来。男人下定了决心,任她怎么扭动,都不曾放开她。

    来到炕边,他将她扔上了炕。云嬗就势一滚,一米五宽的炕,她还来不及爬起来,就被男人倾身压在了炕上,男人双目赤红,带着不顾一切的决心,再度封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云嬗再度剧烈挣扎起来,带着誓死不从的决心。她不要这样,不要他一生气,就想强迫她。男女之间的结合,应该是美好的,愉快的,不是每次都是用强。

    她爱他,可以原谅他第一次,却无法原谅他第二次。更何况,他们的身份如此尴尬的。她不要嘴上说着不要,身体却很诚实的接纳他。

    她一次次从他怀里爬出来,一次次被他拽了回去,她气极出手,不过三两招,就被他制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她绝望地闭上眼睛,眼泪顺着眼角滚落下来,在那一刻,他彻底的攻城掠地,她无力的垂下双手,大势已去,她再也没有挣扎抗拒。

    贺东辰看着她灰败的俏脸,心里亦是感到绝望,他试图让她有点反应,可她始终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结合,本该是这世上最愉悦的事,可是他们离得这么近,他却感觉不到她的心在哪里,到最后,他精疲力尽的枕在她肩膀上。

    半晌,云嬗感觉到脖子上热热的,她焕散的瞳眸动了一下,他哭了?为什么?他不是已经得到他想要的了么?该哭的人应该是她吧?

    可是脖子上的湿润提醒她,他真的哭了,云嬗僵在那里,身体很痛,心也很痛,可是他的眼泪,却让她的心痛更剧烈了,她很想问他为什么哭,她张了张嘴,却是无言。

    然后,他张嘴咬了她,脖子上传来一股刺疼,她听见他冷漠得没有一点起伏的声音,“云嬗,你可以没有反应,但是这不是最后一次,往后的日子里,我们还会做无数次,我会做到你有反应为止。”

    云嬗浑身激颤。她瞪大眼睛,瞪着眼前如恶魔一样的男人,嘴唇都在发抖,脸色白得像纸一样,“贺东辰,你已经得到我了,你放过我吧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撑起上半身俯视着她,眼里一片绝决,“抱歉,你已经彻底激起了我的征服欲,我不可能放过你!”贺东辰除了绝望,是真的被她激怒了,他那么期待他们之间的结合,如果不是她激怒了他,他会选择一个唯美浪漫的地方,和她开始。

    然而她的没有反应,彻底的刺伤了他的男性尊严,他不是不感到挫败的。他发誓,总有一天,他会找回场子,让她知道,她今天错得有多离谱。

    贺东辰起身,弯腰捡起地上的衣服,衬衣纽扣已经崩落,完全不能穿了。他扔了衬衣,回头看见云嬗还躺在床上,他眸色深幽,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,“季林,明天早上准备两套衣服送到云小姐房间来。”

    云嬗听见他的吩咐,连忙揽着被子起身,要来抢手机,他是想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,他们睡了么?可激烈的动作,让她疼得吸了口气,贺东辰挂断电话,转头看着她,直接将手机扔到床尾,然后大手伸过去,揽着她重新躺下。

    这么伤自尊的情况下,他应该穿上衣服转身就走,可是他舍不得。他不记得在哪本书上看到过一句话,先爱的人先输,而他,输给她了,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云嬗挣扎,这种情况下,她做不到和他同睡一张床,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。头顶传来男人沉沉的声音,“如果你后半夜不想睡的话,你大可以继续挣扎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云嬗气得冒烟,这个男人简直太恶霸了,他欺负了她,还能理直气壮的留在她床上,简直太可气了,“你放开我,我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忍着!”贺东辰听到这四个字,气得脸色铁青,这会儿,任何关于不舒服的字眼,都有可能蛰伤他高傲的自尊心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听见男人动了怒,云嬗生怕他会再度发狂,她弱弱道:“那你让我穿上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给我废话,今晚就别睡了。”男人气哼哼道,伸手将她揽进怀里,两人严丝合缝的贴在一起,他浮躁的心才慢慢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云嬗咬着唇,心里是忌惮他的,尤其是刚经历了一场狂风暴雨,她知道他说得出就做得到。她闭上眼睛,尽量忽视身后传来的源源不断的温度。

    其实刚才他起身捡衣服时,她以为他会走,可是他没有。如果他真的穿上衣服走了,那样的话,她就太不堪了。但是现在他们这样相拥而眠,她心里上也适应不了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到底算什么呢?他有老婆,她却和他发生了关系,现在还相拥而眠,难道在他心里,他从来没想过这样是不对的?

    云嬗越想越难受,靠在他怀里却如坐针毡,让她浑身都难受起来,她试图从他怀里退出来,扣在腰上的大手突然收紧,男人语意模糊的声音传来,“别乱动!”

    云嬗皱紧眉头,心里煎熬得难受,她痛苦地问道:“贺东辰,我们这样到底算什么?”

    贺东辰掀了掀眼皮,灯光下,女人肌肤胜雪,他心头微微浮动,“你认为我们算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你是有妇之夫,你这样纠缠我是不对的,贺东辰,你放过我吧,不要让你在我心里变得越来越不堪。”最近,她对他越发失望了,他不再是她心里那个顶天立地的英雄。他与那些世俗男人一模一样,家有娇妻,在外面还要勾三搭四。

    她更恨自己,软弱得拒绝不了他。

    贺东辰腾一下坐起来,垂眸瞪着她,“谁和你说我是有妇之夫了?”

    云嬗没想到他会突然坐起来,她身上的被子被他带走,不着寸缕的呈现在他眼前,她局促地拉被子掩住自己,脸红道:“不是么?两年前在公寓,你妻子找上门来,说她很大方,可以和我共享一个男人。前几天,你们在走廊上拥吻,你别告诉我,那天晚上你们什么也没发生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怔怔地望着她,想起两年前那天晚上,云嬗态度突然变得十分冷漠,原来是因为蓝草找上门去胡说八道了,还有年会那天晚上,她不是不介意的,听她酸溜溜的语气,他心情竟然大好。

    幸好刚才他没有穿上衣服走人,要不然怎么能听到她这番近乎吃醋的话,他眼底含着笑意,问道:“你在吃醋?”

    云嬗脸更红了,她转过头去,拒不承认,“我才没有,我说的是事实。我知道我一直抗拒你,你才生了非要得到我的心思,现在你已经得到了,你可以走了,反正我绝不会给你当情人或者是床伴。你私生活再不堪,也别扯上我。”

    瞧她撇清关系的模样,贺东辰心里刚产生的喜悦瞬间化为乌有,他俯下身,掐着她的下巴,望进她眼底,他道:“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女人,当不当我的情人或是床伴,都由不得你!”

    “贺东辰,别逼我恨你!”云嬗怒视着他。

    贺东辰的神经被“恨”字蛰了一下,太阳穴隐隐作痛起来,他道:“两年前,我出车祸那晚,我和蓝草就已经离婚了,前几天,她是来送请帖的,她要结婚了。云嬗。你给我听清楚了,这种话我只说一次,这两年来,我只有过你一个女人。我不管你心里是怎么想的,你爱着什么人,在你成为我的女人后,你眼里心里,都必须只有我。今天我太粗暴了,没能让你感受到极致的愉悦,下次我保证,不会弄痛你。”

    云嬗听到他说他离婚了,她一下子愣住,难怪这两年她都没有看到蓝草出现,原来他们已经离婚了。她的注意力全在他离婚的事上,没有听到他后面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话,她难以置信道:“你真的离婚了?”

    “需要我把离婚证拿给你看么?”贺东辰好笑地望着她,他说了一大堆话,看来她都没听进去,只关注他是不是离婚了。

    云嬗被他看得心里窘迫,她移开视线,俏脸由白转红,她道:“不用了,但是你们为什么会离婚,不会是……”

    云嬗想起两年前蓝草来找她的情形,那样趾高气昂。再加上年会那天晚上,她和她说的那番话,她后来想想,总觉得奇怪,原来是因为他们离婚了。

    贺东辰抬手轻敲了一下她的额头,道:“不要胡思乱想,和你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云嬗伸手捂住额头,他们离婚的时间那么敏感,她怎么可能不胡思乱想,不过对上他认真的目光,她心里清楚,他说和她没关系,那就是和她没关系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我一不小心就做了红颜祸水了。”云嬗嘀咕道,知道他离婚了,她心里才舒服了一些,觉得刚才发生的那些事,不是被猪啃了。

    其实她心里很矛盾,不知道他离婚时,她不愿意做他的情人,知道他离婚了,她又觉得高攀不上,不敢去想和他有任何结果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她一直抗拒去触碰自己的内心,是因为他们之间,就是云泥之别。妈妈不会允许她和贺东辰在一起,在她眼里,她会玷污了贺东辰。

    “你还要怎么做个红颜祸水,嗯?”贺东辰看着她的目光柔情满溢,这天底下,大概也只有她才能让他的心情跌宕起伏。上一秒绝望得恨不得死去,下一秒就快乐得想飞上天。

    真是一念地狱,一念天堂。心脏负荷能力不好的,早被她给玩死了。

    贺东辰捏着她下巴,声音特别温柔,“把我折腾得死去活来,你还不是红颜祸水,嗯?”

    云嬗没有见过贺东辰温柔得令人心颤的模样,她心慌意乱的移开视线,怕自己会忍不住心动,她瘪着嘴,道:“分明是你把我折腾得死去活来,还怪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怪你么?”贺东辰欺近她,说话时,嘴唇甚至都碰到她的嘴唇了,勾得人心痒难耐,他继续道:“哪次和我说话,不是把我气得七窍生烟?哪次勾起我浑身的火,不是半途喊刹车?嬗儿,要不是我自制力好,都被你玩坏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。尤其是在床上,他用这样的神态说着那样的话,让她忍不住羞涩起来,她不敢看他,心慌得厉害,脸颊也烫得厉害。和他的几次经历,她再不是人事不知的小姑娘,知道他说的玩坏是什么意思,她脸红道:“哪有坏,刚才不还在逞凶斗狠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嬗儿,你在说荤段子勾引我,我又要忍不住了。”贺东辰凝望着她潮红到快爆炸的小脸,嘴角噙着一抹愉悦的笑意,他的女人实在太可爱了,说起荤段子来毫不矫揉造作,他简直爱死了。

    云嬗窘得恨不得扒条地缝钻进去,她尴尬得不行,一脚踹了出去,一米五的床,贺东辰没有防备,被她一脚踹下了床,“咚”一声,房间里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云嬗从被子里伸出脑袋,看见贺东辰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,她忍不住咯咯的笑开。贺东辰趴在床沿,看她笑得花枝招展的模样,他俊脸青黑青黑的,他从地上一跃而起,迅速钻进被子里,将她压在身下。

    云嬗笑声一顿,紧接着响起闷哼声,她难以置信地瞪着贺东辰。就算他们已经有过一次,她还是无法坦然接受这么快又进行第二次。

    再说,刚才他留给她的记忆,除了疼还是疼。

    然而,他绝对的信守承诺,这一次,他没让她疼,却让她噬骨销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,云嬗醒来时,已经是下午了,她爬起来,浑身酸痛像快散了架一样,她微微抽了口凉气,她记不清昨晚做了多少次,只记得她昏过去前,他还没有尽兴。

    她坐在床上,低头看着雪白肌肤上那些暧昧的痕迹,像白雪里绽放的皑皑红梅,她羞窘不已。一夜的放纵,她终是需要面对现实。

    以前介意的是他已婚,如今这个阻碍已经不存在,他们皆是自由身,男欢女爱也不存在踩在道德的警戒线上。可是他们依然不能在一起,贺东辰是贺家的家主,他身份尊贵,绝对不能娶一个佣人之女。

    云嬗双手捧着头,下巴搁在膝盖上,眼角余光看见床头摆放得整整齐齐的衣服,她痛苦的呻吟一声,她早就知道,他们之间不会有结果,就算发生了关系,这个结果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。

    如今,她应该怎么办?

    云嬗头一次知道,原来得到也不是件容易的事。因为她刚得到,就开始患得患失了。她拿起衣服穿上,刚下床,身体涌过一股暖流,她脸色又僵又白,昨晚,他没有做任何措施。

    她去公共卫生间洗漱完,然后拿上钱包下楼,这里虽然荒僻,但是药店还是有的。她走进药店,买了事后药,她走出来。

    外面天寒地冻,她呼口气,半空中立即凝结成一片白雾,她将药揣进羽绒服口袋里,转身回到宾馆。经过贺雪生的房间时,她迟疑了一下,抬手敲门,没有人来应门,倒是沈存希带来的保镖过来,告诉她沈太和贺先生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转身回房,她拿水壶倒了一杯开水,然后将事后药取出来,剥了一颗放进嘴里,和着温开水吞服下去。她坐在窗边,窗外雪花又飘了起来,她早上没吃东西,吃了事后药,这会儿心里直犯恶心。

    她强忍着胃里的翻搅,窗外天渐渐黑下来,她才发现自己这一坐,就坐了一下午,她站起身来,身后门被推开,一天不见的男人大步走进来。

    他脸上挂着笑意,目光灼灼地望着她,眼角余光瞄到她身后的桌子上放着的药盒,他目光一凝,大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云嬗发现他看见了什么,连忙侧身挡住他的去路,伸手将那盒药攥在手里,背在身后,镇定如常道:“你回来了?保镖说你和雪生小姐出门了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目光冷厉地盯着她,瞧她欲盖弥彰的模样,他道:“手伸出来,把药给我。”

    云嬗的手死死攥着药盒,把药盒捏得变了形,她摇头,“我已经吃了,你拿走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回来的路上,一颗心都在欢欣鼓舞,想马上回到她身边,抱抱她亲亲她,庆幸他们哪怕错过十年,依然走到一起,今后的十年二十年乃至一生,他都不会再错过她。

    可是瞧瞧,他回来都看见了什么,桌上那盒事后药,他并不陌生。却将他一腔的爱恋全部化作乌有。昨晚的后半夜,她给了他极致的愉悦,哪怕还痛着,也相当配合他的动作。

    他以为,他们是达到了灵肉结合的最高境界。可这盒事后药,却将他从天堂击落到地狱,他甚至想,回去就向云姨提亲,绝不委屈她在他身边无名无分。

    可是她呢,在他安排他们的未来时,她却背着他偷偷吃避孕药!

    他的心凉了,倾身过去,一把夺过她手里的药,看到上面写着72小时紧急避孕,他脸色阴沉下来,他拆开药盒,看到铝盒上面空了一格,他怒极反笑,“云嬗,你这是有多不想怀上我的孩子,嗯?”

    云嬗被他看得心里发毛,明明是温存的语气,却透着一股狠戾,她别开视线,艰难道:“贺东辰,你别这样,我从小就没有爸爸,我知道那是什么滋味,我不能让我的孩子一生下来,就没有爸爸的疼爱。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可能没有爸爸的疼爱,我死了么?”贺东辰怒声质问,被她气得不轻,什么叫一生下来就没有爸爸的疼爱?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几个意思?”贺东辰咄咄逼人地问道,见她不说话,他又道:“还是你从来没想过,要和我有未来?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会有未来。”云嬗淡淡道,“你是贺家的家主,我是佣人的女儿,我妈妈受过贺家的恩惠,如果让她知道我和你在一起,她会气死。贺东辰,我喜欢你,在你不知道的时候,我就喜欢上你了,年少无知的时候,我想过我们也许会有一个结果,但是现在,我知道不可能。昨晚一开始,我不是自愿的,但是后来的每一次。我都心甘情愿。我想,如果我们之间只剩这一夜,那就不要抗拒,好好享受吧。知道你离婚了,虽然不道德,但是我还是很开心,可以拥有完完整整的你,不是从任何人那里偷来的,我真的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怔怔地盯着她,没料到她会突然表白,此刻,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掐死她,还是冲过去拥抱她。她总是这样,轻而易举就掌控了他的喜怒。

    上一秒还被她气得想杀人,下一秒又被她的情话给搞懵逼了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你曾是我唯一(百度最新章节)  你曾是我唯一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Copyright © 2014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-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|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-给我写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