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全部章节 第402章 为什么伤的是腰

    吃完午饭,贺东辰让云嬗在家里休息一天,云嬗不肯,坚持去上班。贺东辰只得打电话给季林,让他送几套女士衣服过来。

    季林很快就把衣服送过来,云嬗拿着衣服回房去换,换好出来,就见贺东辰与季林在楼下谈着什么,一看见她,两人都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云嬗没有多想,扶着楼梯下来,双腿直打晃。

    贺东辰大步走过来,弯腰将她抱起,转身大步往楼下走,云嬗惊呼一声,连忙抓紧他的衣服,生怕自己摔下去了。她抬头望着他,只看到他刚毅的下巴,以及性感滑动的喉结。

    她眼前忽然闪过一个很旖旎的画面,她顿时羞红了脸,别开视线,看向别处。

    贺东辰抱着她来到玄关处,将她放在鞋凳上,他单膝跪地,在她面前蹲了下来。他一手拿起鞋子,一手握住她小巧精致的脚,云嬗连忙伸手制止,“我自己来吧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抬头看了她一眼,没有理会她的拒绝,将她的脚套进鞋子里,然后系上鞋带。云嬗怔怔地看着他专注的系鞋带的模样,仿佛此刻在他眼里,给她系鞋带是最要紧的大事。

    贺东辰很快给她穿好了鞋,见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,他嘴角勾起一抹笑,打趣道:“这么看着我,是不是舍不得?”

    云嬗羞窘地移开视线,感觉他热辣辣的目光在她脸上徘徊,她的脸滚烫起来,她站起来,故作镇定道:“走啦,再磨蹭都不用出门了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跟着站起来,看她开门出去,他才慢条斯理的换了鞋。季林拎着公文包赶紧跟上,三人走进电梯,季林站在前面,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那天在洛水镇,贺东辰让他送两套衣服过去。他送过去时,贺东辰身上就穿了一条裤衩来开门,他眼角余光不小心瞄到床上的女人,就知道他们有了质的进展。

    再加上昨晚他亲自送他们过来的,他一点也不意外云嬗在贺东辰的公寓里过夜了。

    贺东辰倚在电梯金属壁上,好整以暇地盯着站得离他远远的云嬗,她在外人面前下意识与他保持距离的行为,让他相当不悦。

    他双手搁在西裤口袋里,一瞬不瞬地盯着她,看她几乎要贴到电梯金属壁上了,他才有了反应,直起身体,将手从西裤口袋里拿出来。

    电梯就这么狭小,他手一伸,就握住她的手臂,将她拽进怀里。

    云嬗扑进他怀里,强烈的男性气息扑鼻而来,让她感到有些晕眩,她双手撑在他胸口,抬眼瞪他,男人垂眸,愉悦地看着她,道:“躲什么躲,季林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云嬗见他堂而皇之的将她的心思说出来,尴尬得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,她握紧拳头捶了他一下,羞愤道:“你放开我啦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不仅没有放开她,反而将她搂得更紧,他看着季林,道:“季林,以后见到云小姐,称呼她贺太,免得她下了我的床,就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了。”

    “贺太。”季林连忙恭敬的喊道,他心里不是不诧异的,贺东辰与蓝草隐婚,手续是他亲自去办的,他们结婚几年,贺东辰从来没有让他改口叫蓝草贺太,一直都是叫蓝小姐。

    他记得有一次他自作主张喊蓝草贺太,当时贺总什么也没说,但是回头就派他去非洲出差了三个月,他才明白,他无形中触怒了贺总。

    也许在贺东辰心里,谁挂在他户口本上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心里认定的贺太是谁。

    云嬗听到他这番话,急得恨不得挠他,随即又被他嘴里的“贺太”给震惊了,她刚要说话,就见季林已经改了口,然后贺东辰道:“喊得好,回头给你加薪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云嬗抬头望着贺东辰,她知道他在想什么,给她身上贴上他的标签,她就跑不掉了。可这个标签太沉重了,只要想到自己偷偷跟他在一起,她就觉得她背叛了对母亲的承诺,也对不起贺家对她的养育之恩。

    “谢谢贺总,谢谢贺太。”季林连忙道。

    贺东辰薄唇勾起一抹浅笑,垂眸看见怀里女人走神的样子,他搁在她腰上的大手用力捏了一把,云嬗吃痛回神,瞪着眼前这个幼稚的家伙,她无奈道:“贺东辰,你别这样,我们又没结婚,这样叫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希望我赶紧把你娶回家?”贺东辰挑了挑眉,故意曲解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明明知道我的心思,你再这样,我就不理你了。”云嬗转过脸去,偷偷和他在一起,她心里已经很有罪恶感了。她若再接受这个称呼,就真的是不自量力了。

    贺东辰抿了抿唇,“只是一个称呼而已,你怕什么?又没有让你立即嫁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怕,是原则问题,你每交一个女朋友……”云嬗话还没说完,就被贺东辰打断,他说:“我就交了你一个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云嬗心里震动,想起蓝草,本来想问他,他就交了她一个女朋友,那蓝草算什么?到底不想问出来让两人都添堵,她对季林道:“季秘书,以后还是叫我云小姐或是云嬗吧。”

    季林为难地看向贺东辰,贺东辰俊脸已经黑了,他心里叹气,云小姐这又是何苦惹贺总不高兴呢,就是一个称呼而已。

    说话间,电梯已经到了一楼,贺东辰放开云嬗,大步走出电梯。云嬗看着他的背影,知道他生气了。他愿意给她一个名分,是她不识好歹,只是她怕她耳根子软。听久了,就会以为自己真的能成为他的太太了。

    她慢吞吞走出单元楼,看见贺东辰立在白色卡宴旁,她慢慢走过去,贺东辰看了她一眼,然后拉开后座车门,等她上车。

    云嬗站在车身旁,道:“我出去打车过去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看见她转身往小区外走,他快步追上去,伸手拽住她的手腕,将她扯了回来,眼里已隐含着怒火,“云嬗,你不惹我生气你不高兴是不是?真把我惹急了,我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尊重她,她不愿意这么早面对,他给她时间,也想等他们的感情更稳定了更能经历风雨了,再去面对家人给的压力。可她从下了他的床,就开始和他各种撇清关系,这样的态度让他的心情糟糕透了。

    云嬗抬头瞪着他,心知他说得出做得到,她撇紧唇,试图和他讲道理。还没来得及讲,就被他给拥进怀里,“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,你感觉不到我对你的真心吗?为什么非得让我生气伤心?”

    云嬗一懵,弄不懂贺东辰现在又在使什么招术,“贺东辰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昨晚才把我压榨得干干净净,睡了就不认账,你这个薄情的女人,我送你去上班怎么了?别人看见了又怎么了,我现在恨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,你是我的女人!”

    云嬗后知后觉,这个已年满34岁的高冷男人,此刻抱着她正在向她撒娇,她的心软了下来,他朝她发脾气使坏,她也许还能硬下心肠转身就走,可他撒娇卖萌再霸道,她却是招架不住。

    她叹息一声,“贺东辰,你就是我的劫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心里想,她何尝不是他的劫,他什么时候在别人面前这样放下尊严放下面子了,也只有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,让他恨得咬牙切齿,都不忍看到她走离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最后,云嬗还是乖乖的坐上了贺东辰的车。云嬗坐在副驾驶座上,看着男人微勾的唇角,他似乎很开心,见她在看他,他转过头来,温柔而深情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云嬗的心扑通扑通狂跳起来,她别开视线,看向窗外,嘴角微扬。下一秒,她的手被握住,她回过头去,就见他拉着她的手放在大腿上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撑开她的指缝,包裹着她的手,他道:“下班后我去接你,我们晚上去逛超市,买你喜欢吃的菜,我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云嬗本来想说她晚上要回自己的公寓,可想起刚才他说的那些话,她点了点头,“好!”

    大抵是没料到她会这么爽快就答应了,贺东辰转头去看她,云嬗直视前方,感觉到他火辣辣的目光,她道:“看前面,会出事的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移开视线看前面,不一会儿又看向她,目光温柔而宠溺。他喜欢乖乖听话的她,那会让他忍不住想更爱她一点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车子停在佰汇广场外面,云嬗坐在车里,见贺东辰没打算放开她的手,她抬头看他,就见他道:“真希望一直开下去,那样就能永远和你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云嬗心中一阵悸动,原来这个男人不说赤果果的情话,也那样让人心动,她道:“我到了,下班后见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还是没松开她的手,他眸色深邃地看着她,最后锁定在她微微红肿的唇上,哑声道:“云嬗,goodbyekiss。”

    云嬗吓得连忙往四周看去,而男人的气息已经接近,将她压在椅背上,索要了一个绵长的热吻,直到自己快把持不住,他才不舍的放开她,下巴搁在她肩窝上,他抬腕看了一下表,气喘吁吁道:“还有四小时零一分钟才能见到你,真不想和你分开。”

    云嬗脸颊嫣红,听到他的话,她耳根子发烫,看见窗外不停有路人经过,她推了推他的脑袋,“贺东辰,我得走了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恨得牙根痒痒,他张嘴咬了她肩膀一口,这才不情不愿地放开她。他不想表现得这么黏人,可是他真不想和她分开,想把她绑在身边,一抬头就能看见。

    他从未想过,原来陷入爱河的自己也会有这样一天。

    云嬗吃痛,看他瞪着自己,她心里无奈,她看了看四周,见没人往车里瞧,她倾身过去,安抚似的吻了吻他的唇,然后趁他还在怔愣中,她推开车门下车,飘然远去。

    贺东辰看着那道毫不留恋的背影,他伸手摸着滚烫的唇,总觉得这画风有点不对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嬗回到办公室,笑着向众人打招呼,与她相处两年的同事们,都发现了她身上惊人的变化。以往刻板的面瘫脸,如今眉开眼笑,眉梢眼角都挂着幸福与甜蜜,再加上那微微红肿的唇,怎么看都是正处在热恋中。

    众人惊慌失措,就连“灭绝师太”都开始谈恋爱了,看来春天真的要来了。

    云嬗不知道同事们背着她在私下里讨论她,她拿起搁在桌上的文件翻看,确定无误后才送进贺雪生的办公室,贺雪生坐在办公桌后,听到敲门声,她抬起头来,就见容光焕发的云嬗走进来,她手里的动作停下来,打趣道:“云嬗,你今天很不一样,谈恋爱了?”

    云嬗心下微窘,她走到办公桌前。将文件放在贺雪生面前,道:“哪有?”

    贺雪生靠在椅背上,双手把玩着手里的钢笔,她笑盈盈地望着她,道:“看你这满脸都写着我谈恋爱了,对方是谁呀,昨天送行的许中尉?我看见你们在机场外拥抱了。”

    云嬗生怕贺雪生知道她和贺东辰在交往,她没有否认,也没有承认,“雪生小姐,这份文件我已经看过了,没有问题,你再看看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心知她性格腼腆,倒没有继续追问,许渊也挺好的,风趣幽默,为人正直,再加上前途无限,她翻开文件,迅速浏览了一遍,然后在后面签上自己的名字,她将文件递给云嬗,道:“如果云姨知道了,一定会非常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云嬗手里的文件“啪”一下掉在桌上。她慌忙捡起来,不敢去看贺雪生的眼睛,她道:“雪生小姐,请你暂时不要告诉我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的,我不会乱说,这种事怎么也要你亲自去和云姨说。”贺雪生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云嬗拿起文件转身出去,合上门时,她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办公桌后的贺雪生,心里堵得厉害。她和贺东辰之间的恋情,到底是不能见光的。

    她把文件给了助理,让她送去部门,她坐在椅子上,情不自禁地看手表,时间过得真慢。她明知道他们在一起是不对的,她还是期待着和他见面。

    他们的幸福就像是踩在钢丝上,不知道什么时候钢丝就会断,他们就会摔得粉身碎骨。可即便如此,她还是阻止不了自己飞蛾扑火般扑向他。

    压抑了十几年的感情,一朝得到释放,她就再也控制不住。只想趁着他们还没有被长辈发现时,好好爱他,不顾一切的爱他。

    下午五点半,云嬗的手机准时响起来,看到手机上闪烁的来电显示,她脸颊一烫,连忙伸手捂住屏幕,然后下意识往外看,见没人看这边,她才放了心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现在就像在做贼一样,生怕别人知道她偷了不属于她的东西。而让她这么紧张,是因为她手机上存着的贺东辰的电话号码,不知道什么时候称呼从大少爷变成了老公。

    她攥着手机接通,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听见男人在那端直白道:“都快想死我了,我在地下停车场a区,快点下来让我好好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云嬗看见玻璃门外同事们开始收拾东西准备下班,她压低声音道:“现在是下班高峰期,我同事都在下班,再说我还要送雪生小姐回依苑。”

    “我停在a区,离你们办公室直达电梯很远,不会有人看见,你先下来让我看看,然后再送雪生回依苑。”贺东辰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云嬗迟疑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,我在等你,你快点下来。”说完,贺东辰就挂了电话。云嬗瞪着暗下去的屏幕,心跳很快,她稳了稳心神。这才起身走出办公室。

    等在电梯前的同事们看见她,都向她打招呼,“云姐,难得看到你准时下班啊。”

    云嬗心虚,不敢看同事的眼睛,她道:“我去地下停车场拿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走进电梯里,云嬗站在最后面,电梯到达一楼,云嬗看见同事们陆陆续续走出电梯,电梯空了一大半,还有几个高级文秘往地下停车场去。

    电梯到达地下停车场,云嬗磨蹭着没出去,他们电梯的位置在c区,那几个文秘走出去,见云嬗没跟着出去,其中一人道:“云姐,你不去拿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要拿要拿。”云嬗慢吞吞地走出电梯,跟在她们身后,直到她们开车走了,她才拔腿往a区跑去,地下恋情真是要命,比她去当卧底还要紧张。

    她很快就看见停在角落里的白色卡宴,白色卡宴停的位置,很好的避开了摄像头,她拉开车门上车,转头气喘吁吁地望着贺东辰,“累死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”字音还没落,她就被一双大手捧着脸,男人热情的吻了上来,她睫毛轻颤,随即闭上眼睛,沉沦在他给的吻里。

    两人唇齿纠缠,车厢里气氛暧昧,半晌,贺东辰才放开她,额头抵着她的额头,目光灼灼地望着她,“云嬗,有没有想我?”

    “想了。”云嬗老老实实的回答,一下午都在不停看表,从来没觉得时间过得这么慢,一分一秒都是折磨。

    贺东辰心里震颤不已,他情不自禁的再度吻上她的唇,原来爱一个人,真的是怎么吻都吻不够,一下午,他满脑子想的都是她,开会时想的是她。批阅文件时,文件上出现的也是她,就连看表,表面上也是她。

    他着魔了一样想她,想得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每次看时间,都才过几分钟,那时候他就恨不得钻进表里,把时间调到五点半,他就能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云嬗闭上眼睛,热情的回吻他,想把一腔的思念全化作这一吻给他,原来相爱的两个人,唇齿相依是这么美好的一件事,让她忍不住想要更多。

    贺东辰伸手揽过她,将她从副驾驶座拎到自己腿上,两人吻得难分难舍,车厢里的温度越来越高,贺东辰始终没有放开她。

    大约半个小时以后,两人才气喘吁吁的分开,云嬗的唇肿了,贺东辰的唇也没好到哪里去,他手指轻抚着她的下巴,她脸颊上的温度很高,他倾身过去,碰了碰她的脸,取笑道:“打个鸡蛋在上面,会不会立即就蒸熟了?”

    “讨厌!”云嬗娇嗔道,她还坐在他腿上,他身上的温度很高,她甚至觉得到他肌肉紧绷,如果不是在车里,她想他想做的,就不仅仅是吻她了。

    贺东辰心里爱怜不已,和她在一起的时间过得特别快,不知道怎么就过去了。他这么爱她,若然有一天……贺东辰不敢想失去她的画面,他绝不允许那种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云嬗脸颊滚烫,她眼角余光瞄到仪表盘上的时间,她“腾”一下起身,起得太急,脑袋撞到了天窗,她疼得跌坐回去,男人闷哼了一声,连忙搂住她的腰,阻止她乱动。

    贺东辰等那股劲儿缓过去后,才抬头看她,见她伸手捂着脑袋,他拿开她的手望过去,大手覆上去轻轻揉了揉,道:“还疼吗?”

    云嬗摇了摇头,瞧他一脸宠溺,她道:“我得回办公室去了,雪生小姐还在等我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想到那天在机场看到的那个男人,就算他已经把航班信息全部覆盖了,以那人手眼通天的本事,不久后也会查到云嬗的下落。更何况,之前已经有人去云嬗的公寓打扰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云嬗和雪生待在一起,两人都会遇到危险,他道:“云嬗,雪生现在和沈存希已经重归于好了,他自会保护她的安全,你不用再接送她上下班。以后和我住一起,过来接送我上下班吧。”

    云嬗愣住,却也没有多想,她道:“连默出现了,虽然他不敢明着对雪生小姐做什么,但是我担心他会暗地里对她下手,像七年前那场爆炸一样,沈先生未必能应付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沈存希如果连雪生都保护不好,那么这个妹夫不要也罢。还有,我们现在在一起了,我不想你太累。”贺东辰心里是有私心的,以前用雪生绑着云嬗,不让她离开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即便不闻不问,知道她在身边他就觉得踏实。

    如今雪生和沈存希重归于好,他就希望云嬗把注意力全转移到他身上,眼里只看得到他一个就好。再加上她的身份若是曝光,会同时威胁到雪生的性命。

    席城是个多么心狠手辣的人,他心里很清楚,哪怕他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,他心里仍旧没底,席城会怎么对付云嬗?

    云嬗望着他,在他眼里看见一抹隐藏至深的隐忧,她道:“贺东辰,当初我答应过你,会好好保护雪生小姐,如今我们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,我想继续保护她。我知道你怕我太累,但是我不觉得这是累,雪生小姐身边不能没有一个你们都信任的人,而我是最合适的人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看着她坚定的模样,他轻叹一声,也许她留在雪生身边,也并非坏事,沈存希已经加强对雪生的保护。他也加派了人手,两队人马保护她们,席城再厉害,也不敢在他的地盘上动他的人。

    他现在只盼,席城永远没有找到她,但是他知道,这只是他的奢望罢了。席城迟早会来这个地方,那个时候,才是一场恶战。

    “云嬗,累了告诉我,不要硬撑,我会舍不得。”贺东辰轻抚着她的脸颊,柔声道。

    云嬗点了点头,呼吸逐渐平稳下来,她从他腿上起来,越过操纵杆,往副驾驶爬去,她却不知道,自己这模样有多撩人。贺东辰盯着她的翘臀,忽然一股热气涌了上来,他重重的喘了一下,然后情不自禁的伸手捏了捏。

    云嬗浑身一震,她手忙脚乱的坐在副驾驶座上,回头狠瞪着那个耍流氓的男人,脸颊火烧火辣的烫了起来,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贺东辰回味了一下手感,他笑得有几分雅痞,“试试手感,弹性不错,能生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云嬗没法和他比脸皮厚,终是败下阵来。她推开车门,跳下车,气呼呼的甩上车门,转身朝c区走去,刚走了几步,就见男人探出头来,道:“别忘记我们的约会,还有去选套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在地下停车场回荡,云嬗恼得冲回来,要去捂他的嘴,贺东辰被她炸毛的样子逗得大笑起来。云嬗狠跺了下脚,捂着脸朝c区跑去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男人恶劣的笑声,她脸颊绯红,心里庆幸,幸好现在没人,要不然她没脸见人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嬗送贺雪生回依苑,车子开出地下停车场,她就看见后视镜里那辆白色卡宴默默跟随过来。她生怕贺雪生发现贺东辰跟着她们。一路上都十分紧张。

    好在贺东辰没有跟太紧,隔着几辆车的距离,直到车子驶上依苑那条路,他在路口停下,没有再跟过来。

    车子停在依苑前的停车道上,贺雪生下车,云嬗目送她进了别墅,这才调头驶出别墅。车子驶到路口,她看见贺东辰倚在车门边抽烟,她将车停下来,推开车门下车,快步来到他身边,娇嗔道:“你怎么跟来了?”

    “怕你跑了。”贺东辰含着烟吸了一口,抽烟的样子很性感也很man。

    云嬗不由得看痴了,是谁说抽烟的男人特别有男人味?以前她不喜欢抽烟的男人,尤其是那些生活在社会最阴暗最低层的人,天天含着烟的样子,看着十分猥琐。

    但是贺东辰抽烟的样子不会让她反感,反而很喜欢,觉得男人味十足。

    贺东辰被她看得一阵心猿意马,他微微俯身,伸手揽着她的腰,让她贴上他结实的胸膛,他俯下头去,吻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新鲜的烟草味气息窜入她唇齿间,她脑袋有些晕眩,忘了这里就在依苑外的路口,伸手揽着他的脖子,主动回吻他。

    贺东辰一个转身,将她抵在车门上,吻得越发投入。很喜欢她的唇,唇形饱满,软软的像棉花糖,一吻就上瘾。

    半晌,贺东辰才放开她,看见她唇色水亮红肿,他又亲了亲她,苦恼道:“怎么办,最近好像喜欢上与你接吻了。”

    云嬗脸颊滚烫,因为男人的话,她害羞的垂下眸,躲闪着他火热的目光,“我们走吧,再晚回去就不是吃晚饭,就是吃夜宵了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知道她害羞,就是忍不住想逗逗她,“云嬗,你喜欢和我接吻吗?”

    云嬗伸手去推他的脸,“你话真多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喜不喜欢?”贺东辰喋喋不休的追问,看她的脸越发红了,他心头一阵荡漾。

    “闭嘴啦!”云嬗知道他是有意捉弄她,就像以前他会把她堵在走廊上,叫她处女,看她羞得满脸通红四处逃窜,他就恶劣得大笑,这个男人真的很坏。

    贺东辰笑眯眯地看着她躲闪的目光,“喜欢和我接吻又不丢人,说说吧,和我接吻是什么感觉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云嬗瞪着他,被逼得急了,还是认真想了想,和他接吻是什么感觉呢?半晌,她闷闷道:“就像吃了辣椒,越辣越上瘾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一愣,随即笑开,她这是在赞美他吻得太激烈了吧。

    云嬗窘迫地推开他,转身往自己的车跑去,却被贺东辰抓住手臂,扯回怀里,那边走来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,贺东辰搂着云嬗,对那人道:“把车开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贺先生。”男人转身上了车,开着云嬗的车走了。贺东辰拉开副驾驶座车门,将云嬗塞进去,然后绕过车头上车,系上安全带,开车去超市。

    贺东辰第一次带云嬗去超市,超市就在他家小区外面,很大的一个连锁超市,里面应有尽有。贺东辰推着购物车,云嬗跟在他旁边,她很少逛超市,当然也很少做饭。

    中午在公司里解决,晚上就随便出去吃碗面条什么的,就打发一顿。和贺东辰来超市,她看见什么都觉得好奇,这里碰碰,那里摸摸,然后问贺东辰,“我们要买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晚上想吃什么?”贺东辰看着她对什么都感到新奇的样子,真怀疑她是从深山里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你呢?”云嬗拿起一个浴花摆弄着,贺东辰伸手将浴花扔进购物车,在她耳边低声道:“想吃你。”

    云嬗耳蜗一烫,耳根子都红透了。她连忙退开,羞愤地瞪他,贺东辰薄唇抿着浅笑,伸手将她拉进怀里,低笑道:“干嘛震惊,还不相信你对我的魅力?”

    云嬗被他搂在怀里,他贴在她耳边说情话,两人亲密无间的样子,惹得周围路过的人都频频回头张望,她双颊滚烫,哪怕他们已经做了更亲密的事,她还是不习惯和他这样,她道:“贺东辰,别人都在看呢,你放开我!”

    “看别人做什么,看前面,想想买什么回去煮。”贺东辰道。

    两人继续往前走,凡是云嬗看过的东西,不管有没有用,贺东辰都一概扔进了购物车里。云嬗又连忙捞出来放回去,逛了一圈,购物车里只有一个浴花,她瞪着那个红色的浴花,道:“我们晚上吃这个?”

    贺东辰伸手揉乱了她的发,拖着她往食品区走去。买了一些新鲜的蔬菜和水果,贺东辰又挑选了刚放出来的优质牛排,这才和她往收银台走去。

    穿过卫生用品区,贺东辰突然拉着云嬗停下来,云嬗见他认真的看着货物架,她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,看清货物架上面摆放着什么,她脸颊烧了起来,像做贼似的四下张望了一下,见没人看见他们,她才拽着他的大手,道:“贺东辰,我们赶紧走了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纹丝不动的站在那里,笑睨着她,道:“老婆,家里没套子,我给你科普,怎么挑选适合我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!”云嬗窘得想扒条地缝钻进去,没见过比他还要邪恶的男人,她拽不动他,索性丢开他的手,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刚走了两步,她的手腕就被他抓住,她被他拖了回去,牢牢禁锢在他胸前,他长指间拿着一盒东西,看着那包装盒上的宣传图,她的脸立即涨红起来。

    “贺东辰,你放开我!”云嬗又羞又急。

    贺东辰将她锁在怀里,他道:“你不好好学习,以后我不陪你来,你怎么选?还是你想我不做措施,让你赶紧怀上我们的宝宝?”

    这是云嬗的死穴,她突然安静下来,她知道和他在一起,要想不做是不可能的。他一见她就没完没了的吻她,要不是在外面,他早办了她几次了。

    他愿意做措施,不让她吃药,说明他心里真的疼她。

    贺东辰给她科普选套子的知识,云嬗心里窘迫,还是认真听着,不过听着听着,男人就不正经起来,“老婆,戴套真的很不舒服,可不可以不戴?”

    云嬗瞪了他一眼,将他刚才拿的那种全部扫进了购物车里。她的想法是一次买够,免得下次再面对这样窘迫的情形。

    贺东辰看见货架上空了,再看购物车里满满的套子,他吃惊地看着她,道:“老婆,你买这么多,是想让我x尽人亡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云嬗作势去揍他,没见过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男人。贺东辰笑着握住她的拳头,将她圈进怀里,笑道:“老婆,我会好好享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付钱的时候,那个收银的大姐板着脸数盒子,数完盒子,她看了站在贺东辰身边的云嬗一眼,一边在收银机上扫码,一边道:“小伙子,你老婆身子骨这么瘦弱,扛得住么?”

    贺东辰面无表情地看着大姐,道:“大姐,你别看我老婆瘦,她是部队出身,很经‘打’的。”

    四周围观的人都笑了起来,云嬗窘得分分钟想死,怎么有这么厚颜无耻的男人?这么一来,大家看着她的目光就带了深意。云嬗不用去揣测,都知道这些人在想什么,她脸颊烧了起来,她被盯得待不下去,跺了跺脚,转身走出去透口气。

    贺东辰付了钱,他一手拎起购物袋,快步走出去,在长廊上找了一圈,才找到云嬗,云嬗看了他一眼,默默往超市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贺东辰快走几步追上她,伸手扣住她的手攥在掌心,他低头看她,低声道:“生气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云嬗脸皮薄,有时候被他逼急了,性子才会变得很野,但大多数时候还是个正常人,刚才那么多人似笑非笑的盯着她,她哪里下得了台?

    贺东辰瞧她那样子,分明是生气了,他没有再问,牵着她过马路,刚走到马路边。一辆停在路边的小轿车忽然朝他们急驰而来。

    贺东辰一心在想要怎么哄她高兴,没有注意到那辆异常的小轿车,倒是云嬗天生的警觉,让她发现了异样。在小轿车要撞上他们那一刹那,她奋力扑向贺东辰。

    贺东辰被她扑倒在地,身体结结实实摔在水泥地上,他疼得直抽气。云嬗趴在他胸膛上,那辆轿车擦着他们迅速驶离,她爬起来,瞪着那辆急驶而去的轿车,已经来不及看清对方的车牌。

    她蹙紧眉头,想着刚才那个司机的眼神,这不是意外,对方显然是冲他们来的,就是不知道是冲着她还是他。

    贺东辰从地上坐起来,见她蹙紧眉头,若有所思地盯着那辆迅速驶离的轿车,他扶着腰,道:“云嬗,你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云嬗立即回过头来,她勉强笑了笑,“没看什么,你有没有摔到哪里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啦,你要扑倒我也事先预告一声,哎哟,疼死我了。”男人俊脸扭曲,不停的喊疼。云嬗瞧他矫情的样子,上次他身上受了那么重的伤,还想着压倒她,再没听见他喊疼,就是在她面前装娇气。

    她将散落在地上的东西捡起来,有好几盒套子掉出来,她连忙塞回塑料袋里,然后伸手扶他起来。其实贺东辰在云嬗扑向他时,就注意到那辆已经逼近的轿车,他要护着她不受伤,才结结实实的摔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倚在云嬗身上,不动声色地看向街角,那里已经没有那辆车的踪影,他眯了眯眼睛,与云嬗想的是同一个问题,对方是冲着他来的,还是冲云嬗来的?

    云嬗扶着贺东辰回到公寓,让他趴在沙发上,她拉起他的衣服,看见他腰上泛着淤青,她皱紧眉头,“贺东辰。你伤得不轻,要不要去医院看看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你去拿药酒给我揉揉就好了。”男人趴在沙发上,一脸郁卒,为什么伤的是腰,为什么伤的是腰?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你曾是我唯一(百度最新章节)  你曾是我唯一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如有侵权请-联系我们,我们会立即处理。

Copyright © 2018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- All Rights Reserved. | 沪ICP备1981992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