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全部章节 第406章 我打算娶她

    云嬗倾身过去,安静地靠在他肩上,她知道他做出了多大的让步,他愿意娶她,她很感激,就当她不识好歹吧,良久,她低低道:“谢谢你,辰哥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垂下眼睑,看着怀里乖顺的女人,他掩住眼底那抹担忧与沉重,亲了亲她的额头,然后轻轻推开她,重新端起碗,放凉的解酒汤刚适合入口,他几口就喝完了,把碗搁在茶几上。

    云嬗去端碗,准备拿回厨房洗干净,手腕再度被他握住,他柔声道:“太晚了,睡吧,明天早上再起来洗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牵着她的手站起来,拉着她朝二楼走去。云嬗默默地跟在他身后,争吵过后的两人,连说话都有点小心翼翼,如履薄冰的感觉。

    回到房里,贺东辰掀开被子上床,云嬗站在床边没动,贺东辰看见她没打算上床的意思,他挑眉看着她,目光透着几分邪肆,“等我来抱你?”

    云嬗脸颊微微发红,她抿了抿嘴,道:“我身上不舒服,我去隔壁房间睡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双腿盘膝,瞧她转身,他连忙倾身握住她的手,他轻笑道:“你把我当成什么了?禽兽么,你身上不舒服还想着和你做。还是你觉得,我要你就是为了让你陪我睡的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云嬗被他看得窘迫的垂下头,再加上他用词露骨,她满面羞红,嗫嚅道:“我是怕我吵到你,你睡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在我身边我确实睡不好。”贺东辰点了点头,见她失望的垂下眼睑,他又道:“可是你不在身边,我会更睡不好,上来吧,再磨蹭就天亮了。”

    他睨着她突然绽放光芒的双眼,眼底的笑意更深,云嬗被他笑得有些不好意思了,却还是听话的爬上床,挨着他躺下来。

    贺东辰伸手关了灯,他躺下,将她揽进怀里,女人骨骼纤细修长,虽然很瘦,但是摸着不会硌骨头,属于穿衣显瘦,脱衣有肉的身材。

    云嬗主动伸手搭在他腰间,靠近他一些,磨蹭间,男人身上的体温突然变高了,呼吸也逐渐沉重起来,他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脸侧,他大手扣紧了她的腰,阻止她继续乱动,“云嬗,不想让我闯红灯,就给我老实待着。”

    云嬗感觉到他浑身肌肉绷紧。她吓得立即不敢乱动了,刚才是谁说的,不是想和她睡,结果她就动了一下,他就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她撑着他的胸膛想要爬起来,局促道:“我还是去客房睡吧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已经被男人重新拉回去,她扑在他结实的胸膛上,清冽的男性气息瞬间将她包裹,熏得她脸颊发烫,有些心慌意乱。

    男人的大手用力掐着她的腰,不让她乱动,他睁眸看她,道:“就这样睡吧。”

    云嬗几乎与他严丝合缝的贴在一起,他说话时,她感觉到他胸口的震动,再加上她胸口硌在他硬梆梆的胸膛上,很不舒服,她说:“不舒服,我要躺床上去。”

    男人按着她的后腰,不让她动,云嬗一挣扎,感觉身体涌出一股热流,她瞬间僵住不敢乱动了。随即她感觉到什么。她手忙脚乱的爬起来。

    她穿的是睡裙,刚才挣扎间睡裙卷到腰上,所以她一眼就看见裤子上那抹刺目的红。她呆了呆,下意识朝贺东辰看去,他白色裤子上也多了一抹艳红,她捂着发烫的脸,窘得恨不得一头撞晕过去。

    贺东辰看她那模样,他微微支起上半身,看到短裤上的血迹,他愣了一下,随即失笑出声,揶揄道:“看来你这是暗示我闯红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云嬗不敢看他,火烧眉毛般跳下床,朝卫生间跑去。贺东辰愉悦的笑声从身后传来,她冲进卫生间,砰一声将门关上,她转身靠在移门上,看着卫生间盥洗台上的镜子,镜子里倒映着她红扑扑的脸颊,她下意识抬手拍了拍脸。

    其实没想过贺东辰会妥协的,她知道,他是一个极有责任心的人,他碰了她,就绝不会让她无名无分地跟着他。她应该庆幸遇到这样的男人,不用担心他会始乱终弃。

    可他们的爱情,注定要无疾而终,所以她会用尽全力,在有限的时间里好好去爱他,直到再不能爱为止。

    贺东辰看着紧闭的浴室门,他脸上的笑意缓缓落了下来,最后冰封在唇角。如果不是席城那番话,他绝不可能就这样妥协。

    他做梦都想娶她回家,可如今,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给她一个无忧的未来。如果他不能保障她未来的幸福,他不会娶她,不会将她囚禁在他们的婚姻里,永世无法逃离。

    他阖上双眸,心口隐隐的难受起来。

    他不后悔重新涉入危险中,他只是遗憾,也许无法与她白头到老。

    云嬗换了姨妈巾出来,她刚拉开移门,眼前忽然晃过一道白光,她定睛望去,看见贺东辰倚在门边,手指上勾着一条白色子弹内裤在她眼前晃,她羞赧的垂下眼睫,脸颊滚烫,娇嗔道:“你干嘛呀?”

    贺东辰笑吟吟地看着她,薄唇微勾,“你做的好事,还问我,拿去洗了。”

    云嬗被他一说,脸红得快要滴血,她抬眸瞪他,触到他似笑非笑的眼神,她只得伸手拿过去,认命的转身回浴室。

    贺东辰倚在门边,看她站在盥洗台前放水洗内裤,他眼神温柔下来,满含宠溺地看着她的背影,他不知道在暴风雨来临之前,这样宁静而幸福的日子还能过多久,他只知道,他会珍惜现在与她在一起的每分每秒,直到他再也不能保护她为止,他会安排好她的未来。

    他直起身走过去,从后面搂着她的腰,健硕的胸膛贴上去,他将下巴靠在她颈窝,她敏感的缩了缩脖子,脸颊嫣红,“你去睡吧。我马上就洗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陪着你。”贺东辰腻在她身边,舍不得和她分开。云嬗莞尔,问他:“是不是喝了酒不舒服?待会儿我洗完了帮你按摩一下,会舒服些。”

    “你血亏,我哪里舍得折腾你,快些洗,洗完了我们睡觉。”说着不舍得折腾她,结果还让她给他洗内裤,不过是想看她羞涩又无奈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就是谈恋爱吧,明明自己能做的事,偏偏要对方做,看对方做了,就会觉得特别幸福甜蜜。尤其是洗这样私密的物件,更会让他觉得两人亲密不少。

    云嬗娇嗔地瞪了他一眼,然后放水清洗,洗着洗着,她忽然道:“其实我以为你今晚不会回来了,你走后,我觉得自己就像被抛弃的小狗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从她的语气里听出不安,他心疼,知道自己刚才吓着她了,他故作轻松道:“你想得美,我不回来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一脚蹬了我,然后去找花美男吧,我才不会给你这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云嬗想,谁说男人的想象力不好的,贺东辰这想象力都可以去写小说了。可他语气中那抹不自信又让她心疼,贺东辰是什么样的人,贺氏集团的总裁,集万千光芒于一身的人,此刻却在她面前显露不自信的一面。

    她关了水,转身抱住他的腰,她低声道:“爱过你这样优秀的男人,这世上哪还有男人能入得了我的眼,我比你想象要挑剔得多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将她搂紧,手指插进她的发间,她的头发丝滑,他心头一片柔软,他低低道:“傻瓜。”

    “你比我还傻。”云嬗轻叹道,以前不明白,在一起后,才知道他对她有多好,偶尔她加班,再晚他也会等她回来。有时候她送贺雪生回依苑,他就一路跟随。

    他们在一起后,他很少加班,有工作也带回来做,时刻陪着她。除非是必要的应酬,他晚上一般都在家,给她做好吃的,陪她看无趣的综艺节目。

    她才明白,原来两人同居也可以这么简单幸福。

    两人静静相拥了一会儿,贺东辰才推开她,道:“别偷懒,去洗完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云嬗转身继续清洗裤子,贺东辰就黏在她身后,一会儿摸摸她的腰,一会儿亲亲她的脖子,一会儿又揉揉她的耳朵,或者是把玩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她已经习以为常了,倒不觉得有什么别扭的。他们在一起,他特别喜欢做一些亲密的小动作,就像是好动的孩子,完全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云嬗清洗好裤子,正打算拿去晾起,贺东辰已经接过去,转身去了生活阳台。

    云嬗看着他的背影,唇边掠过一抹浅笑,她走出浴室,来到床边,掀开被子躺进去。不一会儿贺东辰回来了,他在她身边躺下,伸手搂着她,双腿缠着她的,像八爪章鱼一样,她的脚很凉,他皱眉道:“脚怎么这么凉?”

    云嬗轻笑道:“没有很凉呀,我体温本来就不高。”

    云嬗想起以前过冬天时,如果没有空调会特别难过,她一个人睡的话,睡大半夜被窝都是冷的。和他在一起后,他就是个人肉暖炉,一整夜都暖乎乎的,抱着很舒服。

    说话间,贺东辰忽然放开她,钻进被窝里,将她的双脚拿起来,搁在他肚子上暖着。脚掌心传来源源不断的热量,云嬗一怔,眼眶有些湿润,她抬头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,感动得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和他在一起的日子,无论是哪方面,他都把她照顾得很好,他把她捧在掌心一样疼着宠着,生怕她受一点委屈,可她除了更爱他,已经无以为报。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睛,将涌至眼眶的泪意逼退回去,她伸手圈住他的后颈,红唇颤抖的贴在他薄唇上,贺东辰如被电击,一下子推开她,气息微喘道:“别闹,好好睡觉。”

    云嬗被他推开,心有不甘,又要凑过去吻他,贺东辰语气低沉的警告,“再闹我就真的要闯红灯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云嬗这才老老实实躺好,不敢再招惹他。

    贺雪生的婚礼日期敲定下来,她最近很忙,新嫁娘忙着试婚纱,云嬗紧随在侧。虽然贺东辰已经取消了她保镖的职务,但是她仍旧是她的秘书。

    婚纱礼服会所,云嬗坐在蓝色沙发上翻阅婚纱杂志,上面的婚纱美仑美奂,让她这个女汉子看着都忍不住心动,一页页换下去,越翻眼里的光芒越明亮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见状,忍不住走过来给她介绍。“这是巴黎最有名的设计师设计的婚纱,他的设计别具匝心,每一件婚纱,都富有特色,我们这里还有几件样版婚纱,您最近要是有结婚的打算,不妨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云嬗脸颊微红,心想自己表现得这么明显么,让工作人员都看出来了,她摇了摇头,笑道:“谢谢,我就是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看是看不出效果,要试穿到身上,才知道自己有多美,试婚纱不要钱,我们这里是高端会所,试一下不会让你给钱的。”工作人员笑盈盈道,语气不乏幽默。

    云嬗被说得心动,可是今天是雪生小姐的主场,她去试婚纱算怎么回事?她坚定的摇了摇头,“真的不用,我也没有结婚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工作人员闻言诧异地望着她,这么漂亮的姑娘。不结婚多可惜,不过最后还是礼貌的点了点头,没再强迫她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刚要走,身后传来一道清朗的声音,“那两件婚纱给她试试。”

    云嬗听到熟悉的男声,猛地回过头去,就见贺东辰与沈存希一起走进来,两个男人同样出类拔萃,走在一起谁也掩盖不了谁的光芒,都自有一身气场,让人无法忽视。

    可在情人眼里,却只看得到自己想看的人,只要那个人出现在自己眼前,其他所有人都成了陪衬。云嬗对上贺东辰看过来的目光,她立即收回目光,不敢再看他,怕自己的心思流露出来。

    她低垂了眸,刚好翻到的是一件a字款的婚纱,干净利落的剪裁非常漂亮,她连忙将婚纱杂志合上,想要放回茶几上,一双长手伸过来,按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她惊了一下,微仰起头,就见贺东辰不知何时已经走到她面前,他拿过杂志,翻到她刚才看的那一页,他伸出修长的食指,指着页面上的婚纱,挑眉问道:“你喜欢这件?”

    云嬗连忙摇头,昨晚他们才说好不问婚姻的,今天她就来看婚纱,怎么都给人一种心口不一的感觉,她道:“我只是随手翻一翻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看了她一眼,那一眼足够看懂她的小心思,他拿起婚纱杂志,对旁边的工作人员道:“有这件婚纱吗?”

    “有的,昨天刚到的新款,贺先生。”工作人员立即毕恭毕敬道。

    贺东辰点了点头,“拿这件给她试试。”

    云嬗顿时慌了,她连忙站起来,摇头道:“不用,我真的只是随手翻翻。”

    云嬗心里很担心,沈存希与雪生小姐都在,贺东辰要她试婚纱,他们一定会看出什么来,她不能这样做,再说今天是雪生小姐的主场。她不能失了主次。她小心翼翼地去看旁边的沈存希,沈存希的注意力全然不在他们身上,而是盯着试衣间方向,等着他的新娘出来。

    贺东辰态度很坚持,他道:“让你试又不会让你买,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云嬗还在迟疑,贺东辰朝工作人员使了个眼色,工作人员立即笑眯眯的过来,亲密的挽着云嬗的手,往试衣间走去,“你身材比例很完美,再加上个子高挑,这件婚纱得高个子的女孩才hold得住,试试吧,相信贺先生的眼光,你穿上一定很美。”

    云嬗就这样被工作人员不由分说的拉进了试衣间,另一名工作人员取来了那件婚纱,很美的婚纱,云嬗看着,心里莫名多了敬畏的心思。

    她抿了抿唇,道:“我想了想,还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两名工作人员面面相觑,其中一名工作人员笑道:“还是贺先生了解云小姐,他说你要实在不愿意换,他会过来帮你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云嬗无语到极点,眼看两名工作人员眼底闪着暧昧的笑意,她羞涩的垂下头去。换婚纱的过程中她还算配合,她知道贺东辰说得出就一定做得到,那个男人霸道惯了,是不会允许她违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很快穿好了婚纱,工作人员将她的齐肩短发打理了一下,然后别上披纱,这才拉开门帘,灯光照射进来,四周都是镜子,云嬗被自己惊艳到了。

    a字款的婚纱上微微露出香肩,她的胸部很挺,更衬得纤腰不盈一握,下面的大摆刚好碰到地面,镜子里的她,像准新娘一样娇羞美丽。

    她看着这样的自己移不开眼,然后她看见镜子里出现贺东辰的身影,他身上穿着黑色燕尾服,已经不是来时的西装,他双手斜插在西裤口袋里,缓缓朝她走来。

    云嬗看着镜子里英俊潇洒的男人,她的心跳蓦地加速,随着他的走近。逐渐失速。短短几步距离,贺东辰已经走到她身边,他凝视着镜子里的女人,从来没见过她这么美的一面,美得有几分不真实。

    他从西裤口袋里拿出手,轻轻落在她肩上,他结实的胸膛贴在她后背上,他在她耳边暧昧低语,“好美!”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工作人员瞧着他们俊男美女,都往后退了几步,把空间让给他们。

    云嬗睫毛微颤,她不安的看着镜子里的男人,她道:“我们这样做太明显了,雪生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雪生很笨呀,这么久还没瞧出端倪,也就你自以为掩饰得很好。雪生那边,你不需要多想,她不会和家里乱说。”贺东辰瞧着镜子里俏生生的女人,露肩的礼服,露出优美的脖子与精致的锁骨,最简单的款式穿在她身上,却有种说不出的性感。

    云嬗猛地回头看着他,震惊道:“你说雪生小姐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嗯,之前不确定。不过现在应该能确定了,她不会问你,你也不用觉得不安,男欢女爱,不是很正常么?”贺东辰说着说着,就觉得这画风不对,此刻他不是应该趁机求婚么,怎么还想着教她不用担心?

    云嬗因为他嘴里那个“男欢女爱”的词而感到有些害羞,她瞧四周看了一眼,稍稍推了推他,道:“别人都看着呢,你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不仅没有放开她,大手从她肩上滑下去,搂着她的腰,两人严丝合缝的贴在一起,不留一丝缝隙,他声音沙哑,“真恨不得马上将你娶回去。”

    云嬗心里震动不已,她垂下眸,怕气氛太好,她会忍不住生出奢望,她逐渐找回理智,道:“已经试穿了,你出去吧。我把婚纱换下来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略皱眉,不悦地勒紧她的腰,不让她走,“还没看够呢,让我再看看。”

    云嬗被他扯了回去,又跌进他怀里,她看见站在身后不远处的工作人员正掩嘴笑,她心里很不自在,在家里他要怎样都她都由着他,但是在外面,她想着还是收敛一点。

    雪生小姐都能看出来,如果他们再这样无所顾忌,那么贺家人也迟早会看出来。她害怕,越是想拥有他久一点,越怕他们的关系会曝光,直到再也不能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出去吧,我把婚纱换下来。”云嬗说。

    贺东辰心底恼怒,就会破坏气氛的坏丫头,他张嘴咬了她的耳垂一下,她疼得在他怀里直打颤,倒也老实下来,不再乱动。

    贺东辰静静地拥抱着她,看着镜子里的两人像连体婴一样黏在一起,怎么都觉得和她在一起的时间过得太快,希望时间慢下来。

    可是看不到她的时候,又想时间过得快一点,再快一点。上班就盼着下班,盼着回家能将这个小女人搂进怀里,好好疼进骨子里。

    “真美,嬗儿,美得我都移不开眼睛了。”贺东辰感慨道。

    云嬗对上他火热又迷恋的目光,她娇羞不已,贺东辰在这方面从来不吝啬赞美她,无时无刻都在给她自信。在他眼里,她身上就没有缺点。

    贺东辰直勾勾地看着她,想把她的模样印在脑海里,如果他能顺利解决难关,他会把这一幕变成现实,如果他解决不了,那么这一幕会永久的存放在他记忆里,永不褪色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贺东辰才像看够了一样,他放开她,转身朝工作人员招了招手,工作人员立即走过来,贺东辰拿出手机递给工作人员,微笑道:“麻烦帮我们拍几张照片。”

    云嬗闻言,慌张地望着他,她试穿婚纱已经是逾越了,再拍照就太不知道分寸了,她急道:“辰哥,不要拍照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没人会动我的手机。”贺东辰给了她一个让她放心的眼神,然后搂着她的腰,做了个很亲密的姿势,示意工作人员拍照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本来很犹豫,但是对方是贺东辰,有可能会成为她们的顾客,她拿起手机,点开相机功能,然后举起来对着他们,道:“云小姐,请放轻松一点,你的姿势太僵硬了,自然地靠在贺先生怀里就好。”

    云嬗心里一直担心,姿势僵硬到极点,贺东辰也感觉到她浑身紧绷,他抬了抬手,示意工作人员先不拍,他搂着她的腰,一瞬不瞬地凝视她。“要我吻你吗?”

    云嬗脸颊一烫,刚要说话,他已经俯下身来吻住她,也不管周围有没有人,热情得她根本拒绝不了。她一开始很抗拒,担心工作人员笑话,更担心他们在一起的事被人撞见。

    可后面,她根本招架不住他强硬且热烈的激吻,渐渐的沉浸在他的吻里,双手下意识圈住他的脖子,微踮起脚尖配合她。

    贺东辰朝工作人员比了个ok的手势,工作人员拿着手机拍得停不下来,俊男美女拥吻的画面很难见,最后出来的效果简直就是动图,完美的记录下这个热情又缠绵的吻。

    结束时,云嬗气喘吁吁地靠在他胸前,手指紧紧抓住他的衣领,浑身无力的倚着他,只剩下喘气的份儿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将手机递给贺东辰,贺东辰查看着照片,他薄唇微勾,俊脸上荡漾着甚是愉悦的笑意,很客气的谢过工作人员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被他脸上的笑给迷住了,脸红的摆手表示不用谢。贺东辰将手机放回西裤口袋里,垂眸看着怀里脸蛋嫣红的小女人。每次只要吻她,她就会变得很乖很乖,让他特别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他伸手拍了拍她的脸颊,轻笑道:“让工作人员帮你换婚纱,我去外面等你。”

    云嬗点了点头,然后站直身体,窘得不敢看他。贺东辰转身出去,那两名工作人员立即进去,拉上布帘,帮云嬗换衣服。

    贺东辰走出去,来到前台,沈存希与贺雪生正等在那里,贺雪生试完婚纱,已经换回常服,看见贺东辰意气风发的走过来,又不见云嬗,其实她已经猜到了。

    上次她和哥哥说,哥哥还一脸苦恼,说什么他肯追,也要别人愿意才行的酸话,敢情那个时候就在忽悠她了?这婚纱都试上了,再瞧他一脸荡漾的模样,恐怕不久后,云嬗就要成她嫂子了。

    贺东辰没理会贺雪生的目光。径直对前台道:“把我们试过的礼服包起来,送到我车上。”

    前台工作人员连忙点头,要知道这两套礼服的价钱都不低。贺东辰转身来到贺雪生面前,贺雪生不满道:“哥哥,你和云嬗什么时候开始的,居然瞒得这么紧,我还替你们担心呢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看了一眼试衣间方向,目光深情,他回过头来,望着妹妹,道:“这件事你知道就好了,回家别乱说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呀?你该不会是不想对云嬗负责吧?”贺雪生皱眉道,虽然她相信哥哥,他怎么看都不像始乱终弃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不是,云嬗的原因,她暂时不想让云姨知道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想起年夜饭那晚,云姨的反应,她叹息一声,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看向妹夫,他道:“你们先走吧,免得待会儿她出来心里不自在,雪生,这件事你就装作不知道,云嬗脸皮薄,你别把她吓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知道了,都说有了女朋友就忘了老妹,看来这话不假。四哥,我们走吧,不杵在这里当电灯泡了。”贺雪生伸手挽着沈存希的胳膊,酸溜溜道。

    沈存希伸手点了点她的鼻子,却是满脸宠溺的表情,“当着我的面这么酸,也不怕我吃醋?”

    贺雪生仰头望着他,笑眯眯道:“都老夫老妻了,还吃什么醋?”

    “调皮。”沈存希温柔的将她拉进怀里,抬头看向贺东辰,因为上次挨揍的事,沈存希对贺东辰明显存了敬畏之心,这个当过特种兵的大舅子,果然不能小觑,他道:“大哥,我们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点了点头,目送他们离去。把雪生嫁给沈存希,他没有什么不高兴的,这个男人对雪生的深情不悔,用七年时光来见证,他相信雪生的选择。也相信沈存希可以给雪生幸福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轻盈的脚步声,他转过头去,看见换上毛衣羽绒服的云嬗朝他走来,他安静地站在那里,等着她靠近。

    云嬗被他看得不好意思了,微微垂下眼睑,娇不胜羞的模样,让贺东辰更心动,待她走到他面前,他无所顾忌的伸手将她揽进怀里,“我们走吧,晚上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云嬗朝四下张望,没有看到贺雪生与沈存希,她问道:“雪生小姐和沈先生呢?”

    “他们有事先走了,你还没告诉我,晚上想吃什么,还是回家自己做?”贺东辰揽着她往会所外面走去,云嬗其实不敢和贺东辰去外面吃饭,他去的地方,必定是那些上流社会的人经常去的地方,很容易碰见熟人,所以一般她会选择回家做。

    两人走到旋转玻璃门前,她道:“去超市买菜吧,我们回家自己做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。家里的套子用完了,需要补点货。”贺东辰似乎就在等她这句话,一双眼睛里闪烁着狡黠的光芒。

    云嬗心知自己被他耍了,她脸红耳赤道:“上次买了那么多,怎么这么快……”

    贺东辰脸上含着笑,火辣辣的目光看得她不自在的移开视线,他才悠然开口道:“我的战斗力有多强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讨厌啦!”云嬗娇嗔道,伸手去推他的胸膛,他正在笑,笑声愉悦,震得她手掌有些发麻,她连忙缩回手,脸颊越来越烫,她快步跑开。

    贺东辰看着她的背影,唇边的笑意越来越深,他快步追上去。

    他们开车去超市,此时正是超市人流量的最高峰,贺东辰推着推车,将她搂在怀里,避免她被顾客撞到。不一会儿,他们挑好了新鲜的蔬菜,又买了一只个头十足的澳洲大龙虾,然后去柜台结账。

    买了单,贺东辰一手拎着东西,一手握住她的手,两人十指紧扣,穿过马路,回到小区。来到单元楼下,远远的,云嬗看见单元楼下站着一道熟悉的身影,她脸色一白,迅速抽回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贺东辰正和她说笑,突然见她这样的反应,他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,也看到了站在单元楼下的中年贵夫人,贵夫人穿着貂毛大衣,手里拎着香奈儿限量包,目光犀利地盯着他们。

    贺东辰皱了下眉头,没想到第一个撞破他们的人竟是贺夫人,眼见云嬗要逃,他眼疾手快的拽住她的手腕,道:“已经看见了,你跑也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云嬗心慌意乱的望着他,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似乎察觉到她的害怕,他朝她安抚的笑了笑,低声道:“别怕,有我在!”

    云嬗怎么可能不害怕。她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迟早有一天会被撞破,却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。离得这么远,她都能感觉到贺夫人看着她的目光带着审视与鄙夷,那样的目光让她如坐针毡,浑身都难受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贺东辰的目光与坚决的语气,又让她突生了一股勇气,想站在他身边,与他一起去承受贺夫人的责难。

    云嬗不知道是怎么走到贺夫人面前的,贺夫人的目光变得凌厉,视线落在他们紧紧交握在一起的手上,她眉头蹙得更紧,却又碍于贺东辰的态度,终究没有发作,她道:“东辰,你家的密码什么时候换了,我带了些云姨做的小菜过来,却被拦在门外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不动声色地望着贺夫人,此刻贺夫人平静的面容下蕴藏着剧烈的风暴,他担心她的撞破,会让云嬗心生怯意。

    他信口胡诌了一句,“上次小区里遭了小偷,就把密码换了,您来多久了?”他一边说一边输入密码,单元门“滴”一声开了,他拉开门,等贺夫人先进去,这才拉着云嬗进去。

    走进电梯,贺夫人始终视云嬗于无物,云嬗也不敢主动去招惹贺夫人。贺夫人生了贺允儿后,就伤了子宫,再也不孕,她把贺东辰当成亲生儿子一样疼,在她心里,没有一个女人能配得贺东辰。

    贺夫人看着两人始终没有松开的手,眼里掠过一抹厉色,她道:“没有多久,想着你忙,就没打电话给你。”

    母子俩说着话,始终没有提及云嬗,云嬗没有觉得自己被轻视了,她恨不得自己化作无形。当贺夫人凉幽幽的目光扫视过来时,她心里清楚,贺夫人并不是默认了,她只是在等待一个最好的时机发作。

    说话间,电梯到了顶楼,贺夫人率先走出去,云嬗压低声音道:“我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看向她,压低声音道:“云嬗,我不奢望你会和我并肩作战,但是也不要在我需要你的时候逃跑,待会儿你先回房,我会和母亲谈。”

    云嬗抿了抿唇,最后被贺东辰拉出了电梯。从见到贺夫人那一刻起,她的心跳就扑通扑通的乱跳,就像一直藏在人后的事情,突然被摊开在世人眼底,那样的猝不及防以及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贺东辰开了门,等她们进去后,他才跟进去。

    贺夫人看着玄关处的情侣拖鞋,她眉尖微蹙,心知刚才贺东辰那番解释就是托词,他之所以换密码,是不想让她突然造访,发现他和云嬗在一起的秘密。

    她换了拖鞋走进去,云嬗跟在她身后,看见她手里拎着的小菜,她伸手欲接过去,贺夫人手臂一让,用着只有两人听得到的音量,沉声道:“我去放,这个家还轮不到你来当家做主。”

    云嬗闻言,心脏像被针扎了一下。猛地紧缩起来。她的手僵在半空中,她缓缓收回。贺东辰来到她身边,握了握她的手,道:“你累了一天了,先回房去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贺夫人……”云嬗迟疑道,贺夫人再不喜欢她,最基本的礼貌她还是要做到,这毕竟是养育贺东辰多年的女人,她看着她为贺东辰付出,不管她曾经用了什么手段嫁进贺家,她为贺东辰付出的那些真心,是值得她尊敬的。

    “乖,听话,上去吧。”贺东辰捏了捏她的掌心,他庆幸今天来的是贺夫人,而不是云姨。

    云嬗抬头望着他,听到厨房里传来开冰箱的声音,她终究还是妥协,转身上楼去了。她不知道贺东辰要和贺夫人谈什么,有什么办法能阻止贺夫人不将他们在一起的事情告诉她母亲,但是她知道,这很难。

    贺东辰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二楼楼梯口,他将东西搁在茶几上,他太阳穴突突直跳,忍不住伸手摁了摁,然后转身往厨房走去。

    贺夫人正将云姨做的小菜一样样放进冰箱里,其实她很想将所有小菜都扔进垃圾桶。看见贺东辰与云嬗在一起,她整个人都不好了,想着这母女俩都是心机婊,表面装着对贺家无所图,暗地里老的讨好她儿子,小的勾引她儿子。

    她忍耐着脾气,没有像个泼妇一样歇斯底里的谩骂云嬗,让她滚出这个家,不要想着勾引了贺东辰,就能变成贺家的当家主母。

    贺东辰走进去,从贺夫人手里接过小菜,往冰箱里放,他笑道:“云姨总是把我当成长不大的孩子,做好吃的就会想着我,做了这么多,够我吃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贺夫人站在旁边,看着儿子英俊出色的外表,她终究还是没忍住,问道:“你和云嬗在一起多久了?”

    贺东辰手里的动作一顿,他知道贺夫人不会装作没看见,一定会问他,他抬腕看表。认真道:“35天零20个小时,妈,我打算娶她。”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你曾是我唯一(百度最新章节)  你曾是我唯一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Copyright © 2017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-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|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-给我写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