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全部章节 第410章 如果他们不答应,我带你走

    云嬗苦中作乐的想,她妈妈还是个固执的母亲,如果不固执,又怎么会让刚见了一面的许渊来和她一起吃晚饭,这就说明,她已经知道她和贺东辰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吃完饭出来,云嬗情绪不佳,许渊也看出来了,他陪着她散步,边走边问她:“你有心事?”

    云嬗停下来,站在路灯下,寒潮还未褪去,夜晚的空气凛冽,呼出的气体立即凝结成白雾,她仰头望着眼前这个身着迷彩服的男人,有些话不能和母亲说,却能在许渊面前坦荡荡的,“许师兄,我爱贺东辰,这辈子如果不能和他在一起,我会孤身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许渊俊脸上的笑意逐渐凝住,他看着面前的女人,她的神情格外认真,还透着一股飞蛾扑火般的执拗,让他不由得心疼,“没关系,我从来不介意这个。”

    云嬗抿唇,正想说什么,又听他道:“云嬗,在我心里,你依然是十年前那个女孩子,不管你喜欢谁,想和谁在一起,都无法改变我的心意。如果我的心意对你造成了困扰,那么我会远离。”

    云嬗怔怔地望着他,他神情很严肃,如果不是有贺东辰,也许她都要为这样的许渊心动了。她垂下眸,继续往前走,“许师兄,找个好女人好好相爱吧。”

    许渊双手抄在裤兜里,慢悠悠跟在她身边,对她的话充耳未闻。她有她的坚持,他也有他的,在没有看到她幸福前,他无法独自去寻找幸福。

    云嬗的公寓离这里不远,许渊将她送到单元楼下,云嬗没有请他上楼,昨晚答应了贺东辰,不想惹那只大醋桶生气。

    许渊也不介意。今晚这顿饭,他感觉云嬗要把他拉入黑名单了,唉,明知道云姨要他赴的是一场鸿门宴,他还是动了私心插入进来。

    目送云嬗进了单元楼,他倚在树下抽烟,抽完第三根烟,一辆越野车驶过来,停在了他面前,越野车里的男人转头看着他,两人视线在空气中相交,有种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的火药味。

    公寓外的星巴克里,贺东辰与许渊面对面坐着,两人面前各放了一杯冒着袅袅热气的咖啡,香味怡人,可彼此之间的气氛却有种无形的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打算挖我墙角?”贺东辰语气不太好,被未来的岳母大人拒绝把女儿嫁给他,他心情不能说有多差了,简直差到极点,在看到情敌守候在云嬗楼下,他这口气就憋不住了。

    许渊云淡风轻的看了他一眼,烟瘾犯了,抬手探入怀里,想到这是公共区域,抽烟不太道德,便又作罢,他端起咖啡喝了一口,苦涩的味道充斥在味蕾间,却不是香烟那种味道,他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头,将杯子搁放去,再也没碰过。

    “城墙不稳,不需要我挖,只要耐心等候,自然会倒。”许渊欠扁的说出这几句话,贺东辰被激得额上青筋冒起,垂在膝盖上的手紧握成拳,真想把这男人脸上淡定的表情给撕碎,“这么说,你是盼着我倒了?”

    “也不能这么说吧,我的原则是希望云嬗幸福,如果你给不了,我不介意我亲自上。”许渊凝着他,挑衅意味十足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光明磊落坦荡荡的好青年,云嬗就好比一朵雨后的美人蕉,清新还挂着露珠,他看着这朵美人蕉十年,并不是没有生出采撷回去细心呵护的心思,所以面对贺东辰,他从来无需遮掩他对云嬗的爱意。

    贺东辰端起咖啡杯猛喝了一口,咖啡太烫,烫到他的唇内侧的溃疡,疼得他五官挤成一团,真是糟心的一天啊,诸事不顺。

    他将咖啡杯搁在桌子上,冷声道:“那你就慢慢等吧,用你的余生来等这堵墙会不会倒。”说完,他起身离开,许渊看着他的背影,无奈的摇了摇头,已经兵临城下了,难怪会这么上火。

    其实他很嫉妒贺东辰,嫉妒他能得到一个女人十年如一日的深情。云嬗从来不提,但是她偶尔流露出来的忧伤,或者是望着桐城的方向发怔,他心里明白,在桐城,必定有一个让她挂心的人。

    也许正是这样,才打动了他的心,等他察觉时,已经深陷其中不可自拔。

    贺东辰回到公寓楼下,他仰头望着那扇窗户逸出来的灯光,想到云姨不换招式的拒绝,感觉自己有再多的力气,对着一团棉花也无处可使。

    他心情烦躁,不愿意用这样的自己去面对楼上那个小女人,他拿出手机,拨通了她的电话,云嬗坐在鞋柜上发呆,手机响起来,她连忙接通,“我今晚还是回我的公寓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。”贺东辰倚在大树上,望着那扇窗户,他继续道:“我晚上有应酬,结束后就直接回去,也不过来了,你早点睡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。”云嬗听出他声音很沉,像是很累的样子,她问道:“很累吗?”

    “养家糊口肯定累呀,云嬗,我爱你!”贺东辰话锋突然一转,他不是个肉麻的男人,但是每每面对她,满腹的爱意就止也不止不住,想让她知道,他有多爱她,爱到恨不得为她去死。

    云嬗今晚心事很重,听到他这句告白,眼泪忽然就跌落出来,那样的猝不及防,她连忙抬起手背,抹去眼泪,像是怕被他看见一样,她微笑道:“贺东辰,我也爱你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云嬗双手抱胸,眼泪扑簌簌直落,她将脸埋在双臂之间,泣不成声。手机再度亮了起来,她连忙擦了擦眼泪,看到手机上闪烁的名字,她第一次有了拒接的冲动。

    半晌,她还是接听了,“妈,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就不能关心关心我女儿?”云姨不悦道,那端没了声音,她叹息一声,“嬗嬗,和许渊谈得怎么样,我觉得这小伙子不错,你们认识十年,对你很关照,关键是人品不错。你们身世匹配,看得出来,他挺喜欢你,你若是嫁给他,会幸福的。”

    “妈。”云嬗打断母亲的絮絮叨叨,她道:“我和许师兄就是师兄妹的情谊,以后您别这样了,多尴尬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尴尬啊,昨晚我瞧着你们也不错啊,嬗嬗啊,你快30岁了,不是妈妈催你,你应该为自己的将来打算打算了,许渊是个不错的孩子,我也挺喜欢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您和他在一起得了。”云嬗生气,虽然她有着女汉子的粗犷神经,但是她也不是瞧不出许渊对她有意思,她一直刻意回避,是知道自己无法回应他的感情。

    妈妈来这一手,让他们之间的关系一下子变得尴尬起来,这并不是她想要的。

    “云嬗!”云姨气得发飙,“我好好和你说话,你是不是非得和我拧着来?趁我现在好说话时,赶紧和许渊在一起,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。”

    云嬗也生气,甚至觉得自己不是她亲生的,不是说在父母眼里,所有男人都配不上自己的女儿吗?为什么妈妈觉得她配不上贺东辰?非得逼她和许师兄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我和许师兄是纯洁的革命友谊,我们不可能在一起,您别乱点鸳鸯谱。”云嬗心情不好,说话的语气也冲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和谁在一起,大少爷么?云嬗,你知不知道你有几斤几两,贺家的当家主母也是你可以肖想的?你和大少爷偷偷摸摸在一起的事,我不知道便罢了,知道了就绝不允许你和他在一起。”云姨把话挑明,言辞激烈。

    云嬗用力攥紧手机,攥得手背的青筋都跳了出来,她一颗心拧成一团,“妈妈,我很爱他,除了他,我不会嫁给别人,求您不要拆散我们。”

    云姨在那端除了震惊,更是心乱如麻,良久,她才狠心道:“那你就去当尼姑吧,我宁愿你去当尼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云嬗绝望极了,妈妈怎么能说出这种话?她拿起手机,猛地砸向对面的墙壁,眼泪决堤般滚落下来,她咬着手臂,呜呜呜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贺东辰上火的症状越来越严重了,早上起来,他嘴唇火辣辣的痛,连碰都碰不得。他刷牙时,不小心碰到溃疡,疼得眼前泛起了泪。

    刷完牙,他将杯子放回原地,他的牙刷与云嬗的牙刷亲密的挨在一起,他看着看着,心情就更抑郁了。他早饭都没吃,直接去了公司。

    唇内侧痛得不行,他连话都不想说,那模样怎么看都有种生无可恋的味道。季林给他送文件进去,汇报完今天的行程,见贺东辰一张嘴就皱眉,他道:“贺总,您是上火长溃疡了?”

    贺东辰睨了他一眼,然后点了点头,季林立即狗腿道:“我知道一种药治溃疡特别厉害,我一会儿去给您买。”

    季林出去了,不一会儿,他拿着一盒西瓜霜喷剂回来,狗腿的奉上。贺东辰睨了一眼,示意他放在办公桌上,连话都懒得说。

    季林抑郁了,不知道自己做得对不对。出去后,他左思右想,脑子里灵光一现,他猛地拍了下脑袋,瞧他笨的,男人生病的时候最想看见的人是谁?

    想通了,他立即屁颠颠给云嬗打电话,云嬗今天没什么精神,做什么都提不起劲来,好几份文件都送错了部门,她觉得再这样下去,她肯定会把自己逼死。

    刚回到办公室,她接到季林的电话,季林说贺东辰病了,说得特别严重,她想起昨晚母亲的警告,她抿了抿唇,道:“他没有去医院看看吗?”

    “好像没有,云小姐,你过来看看吧,不是有句话叫热恋中的男人,女朋友就是一剂良药么,你来看看贺总,贺总准没事了。”季林花言巧语道,就是想把云嬗骗到贺氏去。

    他在贺东辰身边十年,算是相当了解自家boss,这两天,他家boss明显满腹心事,开会走神,视察走神,尤其是昨天下午回公司后,那一脸阴雨绵绵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他和云小姐吵架了。

    云嬗本来还想过去看看,听到季林这么说,她道:“季秘书,我还是不去了,我现在有点忙,先挂了。”

    季林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,他看着黑下来的手机屏幕,一脸无奈,真是操碎了心啊。

    云嬗坐在办公室里,贺雪生探头进来,“云嬗,你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云嬗慌乱的抬手抹眼睛,发现自己真的哭了,她连忙抽了纸巾擦眼泪,掩饰道:“刚才想起昨晚看了一部很感人的电影。想着想着就入了戏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反射弧也太长了,昨晚看的电影,今天才想起来哭一下,导演知道了,都要哭晕在厕所里了。”幸福的准新娘接受了这个解释,她倚在办公桌边,道:“婚礼过后,我要去度蜜月,公司我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云嬗眼眶红红的,眼睛里满是血丝,眼窝下一团黑眼圈,昨晚没有睡好的缘故,她连忙点头,“雪生小姐,你放心去度蜜月吧,公司有我在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辛苦你了。”贺雪生点了点头,两人又说了会儿话,贺雪生这才转身离去,走到办公室门边,她想到了什么,转过身来望着云嬗,道:“云嬗,那晚在车里我说的话是真心的,云姨那里,如果你有用得上我的地方。我一定会帮你的。”

    云嬗怔了怔,随即摇了摇头,贺雪生见状,她叹息一声,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云嬗下午路过贺氏集团,她想起季林早上打给她的电话,身为女朋友,男朋友生了病,她做不到无动于衷,她将车子驶进贺氏集团的停车场,停好车,她去马路对面的药店买药,拿药的时候,她忽然有些茫然,她都不知道贺东辰生的什么病,怎么给他买药?

    她只得折返,看到路边的甜品店,大冬天的,她突然想吃冰淇淋了,她去甜品店打包了几份甜品,然后拎着去了贺氏集团。

    乘电梯上楼,来到总经办,她拿走属于她的那两份甜品,然后把剩下的给了季林,让季林拿给总经办的职员,季林连忙谢过。

    云嬗拎着甜品来到总裁办公室外面,她伸手敲了敲门,里面传来清冷的声音,那声音有气无力的,她听着心疼,推开门进去。

    贺东辰坐在办公桌后面,一眼看到推门进来的云嬗,他眼前一亮,迅速站起身来,兴奋的他甚至忘了嘴里已经化脓的溃疡,他迎过来,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路过,就想上来看看,你嘴怎么了?”云嬗见他疼得呲牙裂嘴,她心一紧,看他气色也不好,心里更难受,就一天晚上没见,怎么就病成这样了?

    贺东辰大步走过来,哪管她问什么,先一把将她扯进怀里,结结实实抱住,心里才踏实了一些,他手指插进她头发里,鼻端萦绕着独属于她的清香。他微微阖上眼睑,纵使说话难受,还是忍不住道出思念,“我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云嬗的心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捏了一下,又酸又软,她伸手回拥着他,眼角一阵发烫,“对不起!”

    贺东辰心下微凛,因为她突如其来的歉意,他稍稍推开她,不满地瞪着她,“你是该道歉,不知道你男朋友现在很难受么?居然还放我自生自灭,白疼你一场了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说了一长串话,发现内唇已经疼得麻木了。

    云嬗看着男人恼怒的模样,她眼眶含着泪,昨晚她想过他们的未来,母亲的紧逼,让她不堪重负。她早就知道有这一天,可当这一天来得这么快,她心里接受不了,很难受很难受,像有人拿着钝钝的刀割着她的心脏,生生的疼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!”云嬗又说了一句,满是委屈的声音。她昨晚有想过放弃他,却发现那比让她去死还难,她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我嘴疼,你给我吹吹。”贺东辰垂眸看着她泫然欲泣的模样,情不自禁的撒娇,其实昨晚他在楼下站了许久,可无论如何,他也无法带着糟糕的情绪去见她。

    在云姨那里,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挫败。

    云嬗将眼底的湿润逼退回去,她抬起眼睑,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,他是那样大男人主义的人,此刻却在她面前放下一切,向她撒娇。

    她道:“我去洗洗手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从他怀里退出来,转身去休息室的卫生间,用洗手液洗了手,她出来就看见贺东辰倚在门边,目光深深地望着她,眼底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,她慢慢走过去,踮起脚尖,贺东辰自然的搂着她的腰,看她两根纤细的手指捏着他的嘴唇。

    嘴唇上面麻酥酥的,他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,喉结急速滑动了一下,然后火辣辣疼的地方感觉到了凉幽幽的风。

    云嬗正噘着嘴,往他内唇里呼气,唇上面那一团已经泛白,她心疼不已,吹了几下,她埋怨道:“都这么严重了,怎么不去医院让医生看看?”

    “想让你心疼。”贺东辰哑声道,掐在她腰上的大手更用力将她往他身上按,力道大得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骨血里。

    云嬗心里一阵难受,在雾气覆盖住眼眶前,她垂下眸,又吹了吹,“有药吗,我给你上点药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摇头,自动忽略了季林刚才求表现送来的西瓜霜喷剂,想赖在女友怀里撒娇,想让她心疼,她越心疼他心里越满足,以至于连节操都视为路人了。

    云嬗想到刚才买的冰淇淋,冰的东西也可以缓解内唇里的灼痛,她牵着他的手,拉着他来到办公室沙发旁,将他按在沙发上,她蹲在茶几旁,拿过外卖袋,打开盖子。

    “吃点冰的东西,你会舒服一点,我去给你买药。”云嬗将甜品递给他,耽误的时间有点长了,冰淇淋都有点化了,卖相不是太好。

    贺东辰看着那黄黄的糊糊的东西,有点嫌弃,他头一扭,傲娇道:“我不要吃冰淇淋。”

    云嬗无奈,“看着是有点影响胃口,不过真的很好吃,你尝尝吧。”

    瞧她像哄孩子一样哄他,他心里无比受用,想着以后他们若是有孩子了,她也会这样温柔耐心的哄着孩子,他唇边泛起一抹温柔的笑意,随即闪过云姨那张固执的脸,他唇边的笑意隐了下去。

    未来丈母娘还没搞定呢,他就在想孩子的事,真是!

    他乖乖张嘴,吃了一勺冰淇淋,芒果味的,他不喜欢,蹙起了眉头。云嬗知道他不喜欢吃芒果。不停的劝,不知不觉,一碗冰淇淋让贺东辰全吃光了。

    她将外卖盒子扔进垃圾桶,准备去买药,贺东辰握住她的手腕,道:“桌上有药,去拿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云嬗瞪了他一眼,他只顾笑,笑得她心头一阵柔软,倒也不计较他骗她了,乖乖去拿来药,西瓜霜喷剂治疗溃疡特别有效,就是那味道难受。

    她给他喷了药,让他暂时别说话别喝水,贺东辰伸手揽过她,抱着她温软的身子,将下巴搁在她肩上。心里其实挺委屈的,他这么优秀,云姨怎么就不愿意把云嬗嫁给他?

    两人静静相拥了一会儿,贺东辰忽然道:“云嬗,我昨天见过云姨了。”

    云嬗猛地转过身看着他,她想起昨晚母亲的安排以及她说的那番狠话,她情绪有些失控,疾言厉色道:“贺东辰,你言而无信,你答应过我,不会和她说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听见她的质问,心火也上来了,他忍了忍,道:“这件事你觉得瞒得下去吗?与其被动,不如主动出击,云嬗,我要娶你的决心从来没有变过。”

    云嬗耳边轰隆隆的,她什么都听不进去,只想到母亲说的那番话,她道:“为什么要这样?我不求名分,我只想陪在你身边,为什么你们都要这样逼我?”

    贺东辰皱眉,她的情绪说崩溃就崩溃,他顿时不知所措,“云嬗,和我携手一起度过这一关吧,我相信云姨终究会被我们感动。”

    云嬗摇头,“你还不了解她吗,她宁愿我去当尼姑,也不愿意看到我们在一起,贺东辰,不要逼她,也不要逼我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搂着她的手不由自主的收紧,他怒气冲冲道:“为什么连试都不肯试?我逼你么?云嬗。难道你就不想和我过一辈子?”

    云嬗被他勒得喘不过气来,她移开视线,语气悲凉而忧伤,“我妈在贺家当了一辈子的下人,在她心里,你是主子,是高高在上的神祗,她接受不了你变成她女婿的事实。贺东辰,从一开始我们在一起,我就说过,我们没有未来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贺东辰气得连脏话都骂出来了,“你再给我说什么神啊祗啊的屁话,我就弄死你。”

    昨晚一整晚,他都被那句云嬗配不上你而气得发疯,配不配得上别人说了不算,他说了才算。这会儿听见云嬗这样说,他更是牙疼。

    他迟早要被云家这一老一小两个女人给气疯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云嬗转身轻轻搂着他,感觉他胸膛上下起伏,真是气得不轻啊,她叹息道:“遇到你,我很庆幸,但是贺东辰,我们就这样好吗?你去相亲,娶个门当户对的贺太太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气得咬牙,从齿缝里迸出一句话来,“那我们呢,我们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们就现在这样,我不结婚,我跟着你,直到你不要我的那一天。”这是云嬗昨晚思虑了一晚的结果。

    贺东辰冷笑连连,“你有给我当情人,和别的女人分享我的勇气,为什么没有勇气和我一起努力?如果最后的结果还是不能让我们如愿,我带你走,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贺东辰,我们不能这么自私,你是贺家唯一的继承人。”云嬗皱眉道,她可以委曲求全,什么也不要了,三观也不要了,心甘情愿做他的情人,为什么他不能理解她一片苦心?

    “云嬗,你给我听好了,不管你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,都给我打住,我这辈子会娶的女人只有你,活着娶你的人,死了娶你的尸体,你别想撇开我逃!”贺东辰阴冷地盯着她,一番话说得也不浓情蜜意。反而还带着几分惊悚。

    可云嬗就是被他感动得热泪盈眶,她知道在对抗母亲的战争中,她太懦弱,还没开始,就想举手投降。除了母亲在她心里积威已久,还有她并不想让母亲难过。

    如果她的爱情与婚姻是通过逼死母亲得到的,那么她下半辈子不会幸福。

    “辰哥……”云嬗未语泪先流,她将头埋在他胸膛上,一颗心七上八下的,除了感动,还有对未来的路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云嬗,等雪生的婚礼过后,我们就向家人公开我们在一起的事吧,无论前面的路有多艰难,只要你握住我的手,相信我,我们一定能走下去。”贺东辰斩钉截铁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……我是说如果,他们都不答应呢?”

    “那我带你走!”贺东辰没有丝毫犹豫,为了她,他可以舍弃一切。

    云嬗用力点头,“好!”

    贺东辰如释重负,他轻轻抚摸她的脸,倾身吻了吻她的唇,低声道:“有我在,别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贺雪生的婚礼如期举行。婚礼场面特别盛大,这一次,没有任何意外,婚礼圆满结束,两人当晚就飞往法国度蜜月了。

    婚礼结束后,贺东辰带云嬗回到贺家,门外,云嬗紧张得手心直冒汗,她拉着贺东辰的手腕,心里胆怯,道:“贺东辰,要不我们缓缓,过段时间再说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看着她的目光格外坚定,他将她的手拿下来,五指撑开她的手指,紧紧握住她的手,他道:“云嬗,不要害怕,我会解决,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云嬗望着他,勇气慢慢回来了。这两天妈妈一直给她打电话,她都避开不接,知道她要说什么,她怕自己会挺不住。也许是因为雪生小姐婚礼在即,妈妈还顾忌着。才没有步步紧逼。

    如今婚礼圆满结束,她一定会逼她和贺东辰放手。

    她知道她厚颜无耻,拥有了贺东辰这个人,就想一辈子和他在一起。她不是肖想贺家当家主母的位置,只是想和心爱的男人在一起。

    贺东辰牵着她走进别墅,他心里并非面上这样淡定,可是为了让云嬗有信心,他装都得装出淡定的模样。

    别墅里,贺峰坐在沙发上,把女儿嫁出去后,他心情一阵低落。他好不容易认回她,还没能好好相处一段时间,她就变成别人家的了。

    当父亲的人,真是好忧伤啊。

    贺夫人坐在他旁边,看他长吁短叹,心里很不满,却没有说出来,直到看见贺东辰牵着云嬗走进来,她神情一凛,目光严厉地盯着他们交握在一起的手。

    贺峰也注意到了儿子与云嬗不同寻常的亲密,他愣了愣,向来反应极快的法官大人,这会儿竟瞧不出这是什么阵仗。

    贺东辰在客厅站定,对一旁的刘嫂道:“刘嫂,麻烦你去请云姨过来一下,我有话要说!”

    刘嫂瞧了瞧他和云嬗握在一起的手,心里大概已经明白了几分,她连忙去佣人房找云姨。贺东辰站在客厅中央,接受父母的审视,不一会儿,院子里传来引擎声,很快,一位气质高雅的夫人走进来。

    贺夫人转头看去,看见徐卿,她脸色顿时不好了。贺东辰为了跟云嬗在一起,居然连徐卿都叫来了,在徐卿面前,她这个养母根本就没有话语权。

    云嬗看见徐卿,心里已经明白贺东辰的用意,他是要让徐卿的身份轻易过贺夫人这一关么?她看着贺夫人如鲠在喉的模样,突然有些同情她了。

    贺东辰请徐卿坐下,他承认他为了堵住贺夫人的嘴,已经无所不用其极。他叫来徐卿,是赤果果打贺夫人的脸,但是他没有办法。家里有两个女人持反对态度,他没有赢的把握。

    贺峰看见徐卿,眉梢眼角都带着喜色,连忙让佣人去倒茶。徐卿则是客气的朝他点了点头,接触到贺夫人的目光,她淡漠的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半晌。刘嫂匆匆回来,她看着贺东辰,道:“大少爷,云姨身体不舒服,已经睡下了,说明天再来向大少爷请罪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微蹙紧眉头,云姨这番话再次提醒了他们身份悬殊,可他偏偏就要娶云嬗,他道:“刘嫂,再去请云姨。”

    刘嫂为难地看着他,还是匆匆去了,不一会儿她回来,小心翼翼道:“云姨说,如果大少爷是用大少爷的身份下的命令,她马上就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贺东辰脸色僵绷,云姨有多倔,那天在酒楼外他已经体会到了,他心里有团火在烧,如果他用大少爷的身份去请她,那么他根本就无法把要娶云嬗的话说出口,她这是给他出了个天大的难题。

    徐卿看着儿子握住云嬗的手,云嬗这姑娘她见过几次,沈存希“出事”那会儿,她和韩美昕陪在贺雪生身边,话不多。却面面俱到,她很喜欢她。

    她站起来,温婉道:“东辰,我去请云姨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下午送沈存希和贺雪生离开时,贺东辰私下里找了她,希望她今晚来贺宅一趟,他有话要说。自己生的儿子,就算没有带在身边长大,她也明白,儿子这是放低姿态在求她。

    虽然她并不想来贺宅,但是为了儿子,她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刘嫂看见贺夫人顿时阴沉下来的脸色,她看向贺东辰,贺东辰点了点头,刘嫂便道:“夫人,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徐卿娉娉婷婷的离开,客厅里陷入一阵沉默中,云嬗心里不安极了,她没想到母亲态度这么坚决,坚决得让她有些难堪,似乎她很想飞上枝头变凤凰。

    贺东辰垂眸瞧她,不动声色的捏了捏她的掌心,云嬗抬头,就见他正深情的凝视她,她心里似乎又有了勇气。她不能反反复复,说了信任他,那么她就会信任到底。

    她悄悄回捏了一下他,贺东辰紧皱的眉峰松开,眼底像是有万千光芒在绽放。

    贺夫人心里很不舒服,徐卿出现后,她分分钟就变成了外人,她看着眼前这对恩爱的情侣,眼睛里像扎着一根刺一样,让她难受不已。

    贺东辰为了娶云嬗,竟连30几年的养育之恩都不顾了,她怎么就养了这么个白眼狼?

    徐卿出马,云姨出来了,她穿着佣人服,贺峰请她坐,她也不肯,固执的站着,将背挺得笔直,看着贺东辰与云嬗手牵着手站在客厅里,她目光转冷,轻飘飘的扫了云嬗一眼,那一眼蛰得云嬗想缩回手,却被贺东辰牢牢攥住。

    贺东辰恨死了云姨的固执,可偏偏对方是云嬗的母亲,是他未来的丈母娘。他望着云姨,道:“云姨,您坐吧。”

    云姨摇头,“大少爷,你是主我是仆,不能乱了尊卑!”

    云嬗一颗心被那句“尊卑”给刺得生疼,她看着母亲,刚才聚集的勇气都消失得无影无踪,她慢慢将手从贺东辰手里拿出来,贺东辰看了她一眼,倒没有再强迫她。

    “云姨,在我心里,一直把您当成我的亲人。”贺东辰转身面向云姨,诚恳道:“今天当着大家的面,我有一件事要宣布,我和云嬗在交往,不出意外的话,今年我们会尽快结婚。”

    贺峰看到贺东辰牵着云嬗的手进来,就知道他要做什么了,他没有反对,“云嬗是我们看着从小长大的,你要娶她我们不反对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反对!”云姨斩钉截铁道,她目光严厉地盯着云嬗,继续道:“老爷,夫人,大少爷,云嬗配不上大少爷,这门亲事我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呵!”贺夫人冷笑一声,“我们还没反对,你反对什么,听到东辰要娶你女儿,你心里偷着乐吧,装什么装?”

    云姨顿时被激得面红耳赤,一股羞愤涌上大脑,她整个人晃了晃,云嬗生怕她气出个好歹,连忙跑过去扶着母亲,云姨狠狠地瞪着她,甩开了她的手,怒斥道:“我平常是怎么教你的,云嬗,你有什么资格站在大少爷身边,是不是不把我气死,你不甘心?”

    云嬗踉跄着倒退了几步,她看着母亲目眦欲裂的模样,心底生寒,母亲从来没有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,像是怒其不争,更多的是憎恶。

    她咬着牙关,无助地看向贺东辰。贺东辰走过来,带云嬗回来之前,他心里就已经很清楚,云姨是最大的阻力,所以他才会请徐卿过来,希望能帮上点忙。

    “云姨,我和云嬗两情相悦,望您能够成全。您说过,爱情是最没有理智的东西,我和云嬗青梅竹马,从小一起长大,这份情谊发展到如今的男女之情,是情不自禁。您不要担心我会始乱终弃,我会好好爱云嬗,心疼她呵护她给她幸福。”贺东辰故意曲解云姨的意思,上次与云姨的交谈,让他找到了一个技巧,他不能顺着她的话反驳。

    云姨看着他,心里没有任何的喜悦,如果眼前的人换成许渊,她会毫不犹豫的将云嬗嫁给他,可偏偏是贺东辰,她固执道:“大少爷,我说过,这门婚事我们高攀不起。”

    贺峰看着云姨固执的样子。他打圆场,“云姨,现在是21世纪,我们家不兴那些门第之见,若是你担心云嬗嫁进我们贺家会受委屈,我向你保证,若是东辰敢欺负她,我打断他的腿。”

    贺峰很喜欢云嬗这孩子,云嬗出生就没了父亲,看她年纪小小的,却十分懂事,他很心疼她,遇上出差,他除了给东辰与允儿带礼物,也会给云嬗带一份礼物。

    上次雪生在饭桌上说起云嬗,他仔细打量过这孩子,当时就挺喜欢的。东辰30岁以前,或许他对儿媳妇还有高标准,当他的年纪直逼不惑之年时,他的要求降低到,只要对方是个女的就行。

    而云嬗呢,他们看着长大的,品性样貌都不差,再加上两人青梅竹马,这桩婚事他也没有反对的理由。

    云姨抿紧了唇,贺峰都同意了这门婚事,她若不同意,显得她好像不识抬举,然而……,她转眸看向云嬗,她道:“老爷,云嬗没有这个福分。”

    一直坐在旁边没说话的徐卿,这会儿开口了,她微笑道:“云姐姐,云嬗这孩子乖巧懂事,我很喜欢她,她和东辰有缘,青梅竹马,又日久生情,说明这是上天恩赐的一段良缘,云姐姐你就不要棒打鸳鸯了,至于福分一说,恐怕是我们家东辰高攀了你家云嬗。”

    云姨望着徐卿,竟是说不出话来,贺东辰连忙道:“云姨,我妈说得对,一直是我高攀了云嬗,您看我之前还有过一段婚姻,云嬗清清白白跟了我,是她受委屈了。”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你曾是我唯一(百度最新章节)  你曾是我唯一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Copyright © 2017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-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|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-给我写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