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全部章节 第417章 我会对你好的

    云嬗听得心颤不已,贺东辰几乎从来没用这种狠戾的语气和她说话,即便有时候严肃,也绝非透着杀气。知他现在必是恼到极致,忆起他下午的种种作为,她心有余悸,最终只化作一声无奈的叹息,“贺东辰,你这又是何苦?”

    云嬗固执,贺东辰比她更执拗,否则一旦他放手,他们之间就再也不可能。他比任何人都看得明白,这段关系一直是他在主导,所以他绝不难答应。

    贺东辰伸手将她搂进怀里,下巴搁在她头顶上,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清爽气息,他道:“我有些累了,陪我睡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伸手捧着她的臀,让她的双腿盘在他腰间,他抱起她走进内室。将她放在床上,他脱了衣裤侧躺进被窝里,如八爪章鱼一般,将她紧紧锁在怀里。

    说是睡,他虽困,却并没有半分睡意。这几日他心焦如焚,她不接他电话,他恨不得马上插上翅膀飞回来,将她捉进怀里好生打一顿屁股。

    即便下午已经发泄了大部分怒气,这会儿依然是余怒未消,想到他走进住院部,看到她和许渊搂搂抱抱,他就恨得咬牙切齿,张嘴一口咬在她肩上。

    云嬗不妨他会咬她,一时疼得直打颤,然后肩头传来一阵湿热,像是他伸出舌在安抚,她皱紧了眉,疼得吸气,恐怕肩上都出血了,她也不打算逆来顺受,张了嘴,在他胸口上狠狠咬了一口,回击他。

    可咬得不是地方,正是贺东辰身上的敏感点,男人浑身紧绷,立即兴奋起来,他垂眸看着眼前的受了委屈还击的小兽。他哑着声音道:“是不想睡了么?这样招惹男人?”

    云嬗松开才发现自己咬的哪里,一张俏脸嫣红,她别开眼睛,声音里带着浓浓的不悦,“多大的人了,还学小孩子咬人。”

    “再大,在你面前也是个刚学会喝奶的小娃。”贺东辰意有所指的调侃着,话里的颜色当即让云嬗脸颊爆红。

    云嬗窘得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,哪知搂着她的男人没个正形,脑袋直往被窝里钻,嘴里还不清不楚的喊着,“小妈妈,我饿了,给我点奶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云嬗羞得一脚踢过去,却被男人有力的双腿夹住,她躲不开,眼见他来真的,她吓得要命,连忙往后缩,声音里也多了一抹惊惧,“别,还疼着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一愣,最终还是钻出了被窝,他起身下床,浑身上下只穿了裤衩,往门外走去。云嬗看着他身材结实的背影,微抿了唇,以为他下去冲冷水澡了,毕竟刚才她感觉到他身体产生了反应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贺东辰上来,手里已经多了一管药膏,她想起他刚才说的话,就猜到那管药膏是做什么用的,也没时间胡思乱想,连忙裹着被子打滚,将自己缠成了蚕蛹,她将脸埋进枕头里,羞得脸上已经冒烟了。

    贺东辰来到床边,没费什么力气就将她从被子里剥了出来,她的衣服早在他刚才那样乱扯的情况下,扯得凌乱不堪,白皙的胸口露出来,白晃晃一片,刺激着他的感官。

    生怕自己待会儿会控制不住,他拉过被子盖住她上半身,然后取了药,强行给她上药。云嬗羞耻地闭上眼睛,直到那一处传来火辣辣的痛,她轻吟出声。

    贺东辰收回手,看她眉头紧蹙,他倾身吻了吻她的眼窝,道:“有点疼,先忍忍,待会儿就舒服了。”

    云嬗羞愤不已,将脸埋进了被子里,露出粉嫩的耳朵,贺东辰看得心猿意马,凑过去咬了一口她的耳朵,再也忍不住身体里的激动,他放开她,低咒一声,起身去了浴室。

    哗啦啦的水声传来,云嬗拍了拍火热的脸颊,她睨着半毛玻璃上倒映出那道挺拔的身影,不由得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贺东辰很快洗完澡出来,他擦干头发,躺进被子里,云嬗感觉到一股凉意袭来,她不由得往他那边贴了贴,道:“洗冷水澡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贺东辰应了一声,过了一会儿,又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。“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贺东辰伸手将她捞进怀里,很快,他皮肤上的冰冷被暖热,他让她枕在他手臂上,道:“我没回来这几日,你过得很难吧?”

    云嬗微睁开眼睛,卧室里的吸顶灯都关了,只留下一组射灯,射灯照射在他们身上,在墙上投下一幅剪影,两人相拥在一起,很是唯美。

    她摇头,“不难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想起什么,轻哼了一声,“也对,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,怎么会觉得难?折磨的也不过是我一个人罢了。”

    此话竟有些落寞。

    云嬗心如刀绞,她抱紧了他,往他怀里钻了钻,不满道:“我也受折磨,一边是生养之恩的母亲,一边是爱逾生命的男人,想接你电话又不能接的痛苦与绝望,简直快要要了我的命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听着她这番类似诉情衷的话。心头最后那点涩意都消失了,他搂了搂她,“让我拿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云嬗也不知道,母亲以命相逼,她不能枉顾母亲性命,执意与他在一起。而他呢,原以为只要她提出分手,他们能好聚好散,可他竟是从来没打算与她分手。

    “乖乖待在我身边,云姨那边我会去说服。”贺东辰仿佛知道她此刻心乱如麻,也没再说狠话恐吓她,这个女人,他捧在掌心里疼都还不够,怎么愿意吓她?

    云嬗张了张嘴,最终却什么都没说,过了好一会儿,她想起贺东辰匆匆而回,不知道贺雪生那边怎么了,她才问道:“雪生小姐那边的问题解决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那老头跟我去了法国,我把人交给沈存希就匆匆赶回来了,还没来得及打电话问他们,现在太晚了,明天再打。”贺东辰声音里透着疲惫。似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云嬗点了点头,“嗯,那你睡吧。”

    一天的狂风暴雨,到此时已经风平浪静,贺东辰抱着自己发狠抢来的女人,心满意足的睡去。翌日,他醒来时,外面天已经大亮,他捞起床头名贵的腕表,看了眼时间,已经是上午十点了。

    他瞥眼看向床侧,没有看到云嬗的身影,他心一惊,连忙坐起来,掀开被子跳下床,连拖鞋都来不及穿,匆匆往卧室外跑去。

    他发誓,要云嬗敢趁着他睡着时跑掉,等他把她抓回来时,他一定要将她绑在床上三天三夜,让她再也下不了床,没力气再跑。

    云嬗做好早饭,从厨房里走出来,就看见贺东辰像丢失了宝物的模样往楼上冲,她站在餐厅入口,道:“正想上去叫你下来吃饭……怎么连鞋也没穿?”

    看到云嬗还在家里,贺东辰的心一松,他大步走过去,伸手将她按进怀里,那动作粗鲁又霸气,他低斥道:“以后我没起床,不许你下床。”

    云嬗低头看着他的赤足,是怕她走了,才会急得连鞋都没穿就下楼来了吗?她眼前潮湿,“嗯,我知道了。去把鞋子穿上,地上凉,没感冒了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紧紧抱了她一下,这才松开她,转身回楼上穿鞋。云嬗瞧着他没头没脑的样子,不由得失笑,真是可爱得紧啊。

    吃完早饭,云嬗要去医院。昨晚她没去医院,再加上贺东辰又去了一趟医院,不知道母亲……,她不敢深想,拎着保温桶和贺东辰出门。

    贺东辰离开了将近大半个月,公司的事务堆积在案,好几个大项目等着他回来拍板,他自是不能把时间都耗在医院上。再加上云姨这事,像雪生说的,需得急事缓办。

    因此,他把云嬗送到医院门口,没有跟她上去,只不过在她下车时,他一把拽住她的手腕,仔细叮咛,“云嬗,不管云姨说什么,你只管往我身上推,不许你再轻易放弃我了。”

    云嬗怔怔地望着他,男人俊逸的脸上掠过一抹担忧,是怕她会再次动摇么?她没说好,也没说不好,轻轻收回手腕,推开车门下车。

    贺东辰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医院门口,他才收回目光,启动车子,往公司驶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嬗乘电梯上楼,来到病房外,她第一次有种想要逃的冲动。她攥紧了手里的保温桶,里面的食物都是贺东辰做的,他虽不能来探望,但是细枝末节做得十分周到,让人挑不出错处来。

    看护从病房里出来,正好撞上云嬗,她笑道:“云小姐,你来了,夫人醒着呢,快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云嬗抿了抿唇,还是硬着头皮走进去。

    云姨靠在床头,正在看狗血伦理剧,耳边传来看护的声音,她就看到站在门外的女儿,却是一眼也没往这边瞧,专心看电视。

    云嬗来到床边,将保温桶搁在搭在床边的圆桌上,见母亲不理她,她心虚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两相沉默了。

    电视里的声音传来,是二三十年代的近现代剧,悲情的女主角求婆婆,说她与男主真心相爱,不要赶她出门,配上凄凉的音乐,听得人鸡皮疙瘩直冒。

    此刻,云嬗脑子里浮现奇特的一幕,悲情的女主角变成了贺东辰的俊脸,而那恶毒的婆婆变成了自己的母亲,她想着想着,就忍俊不禁,噗哧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云姨的目光扫射过来,云嬗顿时抿紧了唇不笑了,云姨冷哼一声,“大少爷回来护着你,你就这么开心?”

    云嬗的神情冷了下来,她没接母亲的话茬,道:“您饿了吗?我带了午饭过来。”

    云姨心里相当恼火,她道:“我先前说的话,还是那个意思,不会改变,你别以为让大少爷出面,我就会答应你们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您没什么胃口,待会儿再吃,佰汇广场还有些事需要处理,我先去公司了。”云嬗说完,拿起包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云姨见她油盐不进的样子,非常愤怒,她拿着遥控板朝她砸了过去。遥控板砸到她背上,反弹到地上,顿时摔成两半,电池从里跳了出来,在地上滚动着,然后在床角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云姨气得浑身发颤,怒斥道:“云嬗,你还有没有点羞耻之心?你看不清你自己的身份么?”

    云嬗忍了几天的气,这会儿也是忍不下去,她忍不住顶嘴,“我怎么没有羞耻之心了?男未婚女未嫁,我和贺东辰在一起对得起天对得起地,您凭什么一意孤行让我们分手?”

    云姨气得肝颤,没想到向来听话的云嬗居然会这样顶撞她,她攥紧了手下的被子,“就凭你是我的女儿,你配不上高高在上的大少爷。”

    “呵!”云嬗冷笑一声,“我知道,我们家受尽贺家恩惠,您宁愿牺牲我的幸福,也不愿意我染指贺家的当家主母之位,可我不觉得身为佣人的女儿有多丢人,也不觉得我是佣人之女,就当不起贺家主母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云姨瞳孔紧缩。没想到云嬗会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,她气得眼前直发黑,气喘吁吁道:“你……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逆女?是不是不把我逼死,你不甘心?”

    云嬗看见母亲气得脸色泛青,生怕把她气出个好歹来,纵使不甘心,也只得软了语气,“妈妈,您别再逼我了,您再逼我,您就白发人送黑发人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攥着包出了病房,她靠在冰冷的墙壁上,病房里安静了几分钟,然后传来东西摔落在地上的碎裂声,她狼狈地闭上眼睛,眼泪滚滚而落。

    她不愿意屈服,更舍不得放手,尤其是曾幸福过,让她如何甘心再看他拥有别人?妈妈,对不起,您就成全我们吧。

    云姨真是没想到自己养的好女儿,连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话都说得出口,她也意识到。自己可能逼她逼得太紧了,现在要怎么办?

    大少爷表明了绝不会放弃云嬗,就连云嬗现在也坚定了要和大少爷在一起的决心,可她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结婚。

    她看着窗外,眼里骤然迸发出一种诡光,实在没有办法,她只能学贺老夫人的法子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嬗离开医院,来到佰汇广场,刚进门,助理小姐就迎上来,急道:“云秘,不好了,楼下有客人要求退货,以及赔偿。”

    云嬗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,她将包放下,一边与助理小姐走出办公室,一边听助理小姐说事情的原委,原来贺雪生与她不在,就有人拿高仿以次充好,谋取暴利,哪知遇上一个识货的,就闹出了现在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来到楼下卖场,专柜里已经聚集了好几个身份尊贵的太太与小姐,几个专柜销售员脸青面黑的站在那里,见到云嬗下来,她们像看到救星一样,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云嬗先向太太与小姐致歉,表示她们会理赔,甚至赠送这个季度的新款,以表示歉意。对方见她态度诚恳,反倒不依不饶,“呵呵,据说佰汇广场只卖真品,如今卖出了高仿,谁知道这新款,是不是也是高仿?”

    云嬗抿了抿唇,道:“郑太太请放心,这是我们的疏忽,我会让人严查,绝不会再让高仿产品从佰汇广场流出去。”

    郑太太瞧着眼前这个冷艳十足的女人,她道:“之前佰汇广场就闹出了高仿的丑闻,你们贺总及时澄清,才没有把误会闹大,可今天这衣服,确实印上了你们佰汇广场的水印码,除非你们贺总亲自来向我们道歉,否则我们绝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    “郑太太,我们贺总去度蜜月还没回,佰汇广场的事由我全权代理,这件事是我管理不当,我很抱歉,至于高仿产品的来源,我会让人彻查,给消费者一个合理的说法。”云嬗按捺着性子与郑太太沟通,可看这人的面相,却不是那种好沟通的人。

    或者,她另有所求。

    云嬗心思转了一圈,把郑太太母女邀请到会客室里,没有人围观,话就好说了。郑太太对她的处理很不满意,毕竟一件新款,比不得一张八折卡来得实惠,最后云嬗把郑太太母女的VIP卡换成了VVIP八折卡,这才息事宁人。

    送走了郑太太母女,她累得睁不开眼睛,她回到办公室,趴在办公桌上小憩一会儿,没想到这一睡,竟睡了三个小时。再醒来时,她脖子酸疼,跟要掉了似的。

    她一边扭着脖子,一边走出办公室。才发现外面一片漆黑,职员们都已经下班了。她走回办公室,拿起报表看起来。

    没看多久,安静的办公室里响起一道不和谐的声音,咕噜噜咕噜噜,她捂着饿扁的小腹,看着还有一大半没处理的文件,她直接无视了肚子的叫唤。

    手机忽然响起来,云嬗拿起手机一看,看见来电显示,她犹豫了一下,接通,手机里传来男人低沉好听的声音,“在哪里?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声音,云嬗不由得想起早上母亲的态度,她顶撞她也不过是意气用事,知道她不会改变初衷,她心口溢满苦涩,“还在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过去。”贺东辰挂了电话,去知名酒楼里打包了外卖,然后拧着往佰汇广场驶去。到达佰汇广场已经八点多了,他一路畅行无阻的到了公司外面。

    这里的办公区是他监督工人完成的,所以他非常清楚云嬗的办公室所在位置,穿过重重玻璃,他看见了在那一室明亮里认真看文件的云嬗。

    他慢慢走过去,都说认真工作的女人特别美,此刻云嬗身上散发出万丈光芒,耀眼得让他睁不开眼睛来。她一直没有发现他靠近,他倚在门边,忍不住重重的咳了一声,她才从文件上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看见他的那一刹那,她眼中多了一抹明亮的光芒,他拎着外卖走进去,道:“就你一个人加班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云嬗点了点头,她伸了伸懒腰,闻到食物的香气,她顿时馋得直流口水,眼睛亮亮地盯着他手里的外卖,道:“你还真是急时雨啊,我肚子都快饿扁了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走到圆桌旁,将外卖拿出来,道:“快去洗手。”

    云嬗站起来走出办公室,去洗手间洗手。洗完手回来,贺东辰已经将外卖摆开,看着琳琅满目的美味菜肴,她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早上与母亲争吵后,她没什么胃口,来到公司,又出了高仿的事,好不容易解决了问题,又实在太困,就想睡会儿,也没有去吃饭,这会儿真是饥肠辘辘了。

    她接过贺东辰递来的筷子,大快朵颐起来,边吃边笑眯了眼睛,道:“你真是我的救星,我都饿得快走不动路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有空说话?”贺东辰夹了一块糖醋排骨放进她碗里,看她夹起来眯着眼睛啃起来,他心里格外满足,很喜欢给她喂食的感觉。

    云嬗风卷残云般将菜吃了大半,这才发现贺东辰一直给她喂食,他自己却没怎么吃,她尴尬道:“我把菜都吃完了,你吃什么?”

    贺东辰看着几个外卖盒里的菜肴,他道:“这不是还有么?你吃饱了吗,没吃饱我让季林再送些过来。”

    云嬗连忙摇头,她的肚子都快撑爆了,怎么可能没吃饱?她放下筷子,道:“我吃饱了,你刚才只顾着给我夹菜,你快吃吧。我坐这里陪你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这才慢条斯理的吃起来,他的吃相很优雅,贵公子的作派。她忽然想起今天母亲说的话,她是不知羞耻,明明知道不可觊觎不属于自己的东西,还是拼了命想要和他在一起。

    贺东辰明显感觉到眼前女人的神情黯淡下来,他皱眉道:“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云嬗回过神来,她笑了笑,指着桌子上一堆文件,道:“在想当老板真不容易,要处理那么多琐碎的事,我看到这些文件,就想着雪生小姐什么时候能回来,等她回来了,我就可以解脱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时半会儿你恐怕解脱不了,雪生怀孕了,沈存希舍得她出来工作才怪。”雪生生病后,沈存希那么紧张,哪里还肯让她出来工作?

    云嬗双手撑着脸,苦哈哈道:“那你不打算派人来接手公司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做得好好的吗?”贺东辰一边吃东西一边和她聊天,她的声音下饭,也是美味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云嬗想了想,抬眼看他,贺东辰瞧她那一脸算计的模样就忍不住失笑,“想说什么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爽快,她反倒不好意思提了,犹豫了半晌,还是决定奉行亲兄弟明算账的作法,她道:“我现在是代理总经理之职,可我这薪水,两年都没涨了,是不是也该提到总经理职务相应的薪水?”

    她这番话说得小心翼翼,她并非不爱财,只是一直没好意思提,在这寸土寸金的桐城,她的工资还是农民工的工资,现在妈妈的身体大不如前,出院以后不能再回贺家做事,她得养着她。

    以前一人吃饱全家不饿,最近这几天,医药费像流水一样哗啦啦流了出去,每天看着药费单子,她就头疼。所以这会儿才大着胆子,向贺东辰提要涨工资的事。

    贺东辰岂会看不出她这点小心思,他放下碗筷,朝她勾了勾手指,道:“过来,坐近了说了。”

    云嬗见状,以为有戏,她搬着椅子坐到贺东辰身边去,贺东辰伸手揽着她的腰,薄唇贴近她耳朵,低声呢喃道:“你还要钱做什么,抱着你眼前这个金主,下半辈子让你吃穿不愁。”

    男人轻佻地朝她耳蜗里吹气,她顿时敏感地颤了颤,一把推开他,恼道:“讨厌,我说正经的。以前雪生小姐在,我不好意思提,现在我可是代理总经理,每天累得跟狗一样,你可不能占我便宜。”

    “我占的便宜还少么?”贺东辰挑眉坏笑看她,“再说,我这个人都是你的了,我的就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云嬗目光一凝,听他这么说,倒还真不好再提涨工资的事。贺东辰探手入怀,摸出钱包,拿了几张卡出来,全塞进她手里,他豪气道:“缺钱用就拿去取。”

    云嬗低头看着掌心里的银行卡,感动得无以复加,贺东辰拍了拍她的脑袋,“不用太感动,我挣的钱,都是拿给你花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不知道密码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贺东辰无语的翻了个白眼,然后告诉了她一串数字,她在心里念了一遍,难以置信地望着他,道:“我的生日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贺东辰重新拿起筷子吃饭,饭菜都凉了,不过他还是吃得津津有味。有她在身边,哪怕是残汤剩水,他也觉得是人间美味。

    云嬗心里的感觉不言而喻,贺东辰把银行卡密码设成了她的生日,这该是多么深沉的爱?她微微攥紧银行卡,道:“我会对你好的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差点被嘴里的米粒呛到,转头看着眼前小女人一本正经的模样,他伸手摸了摸她的脸,道:“你不气我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吃完饭,贺东辰收拾桌面,将外卖盒子扔进外面的垃圾桶,云嬗继续看文件。下午出了高仿的事,她必须要严密把控进货渠道,还有查出正品的去向。

    公司里主管进货的是小李。下午她把小李叫到办公室问过,他说进货回来他亲自检查了,都是正品,不知道为什么卖出去的却成了高仿。

    云嬗让他们将进仓出仓的记录调出来给她看,记录上都没有错,那问题就在上柜时。现在不知道有多少正品里掺杂了高仿,他们必须马上清理出来,否则再被消费者买回去,对佰汇广场的信誉会有很大的冲击。

    贺东辰回来,就见她俯案专心工作,他走到她身边,忽然将她抱起来,然后让她坐在他腿上。云嬗有些不自在,想要下来,他却紧扣着她的腰不许,他伸手拍了拍她圆润的美臀,沉声道:“别乱动,好好坐着。”

    云嬗脸红,到底还是听话的没乱动,坐着人肉沙发,可是越坐越不自在,因为男人的手就没停下过,一会儿摸摸她的脸颊,一会儿揪揪她的耳朵,一会儿又把玩她的头发,这会儿竟不老实的钻进她衣服里。

    她忍无可忍,伸手将他的手从衣服里拿出来,回头瞪他,“你吵得我没办法专心看文件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话。”贺东辰一脸无辜,经历了昨天的撕心裂肺,他现在黏她黏得紧,好像一会儿不看着,她就会飞了似的。

    云嬗气红了脸,她又没说他说话吵到她了,明明是他的手,可这话到底不好意思说出来,她道:“你去旁边待着,要不然我看到明天天亮,都看不完这些文件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不肯走,耍赖的抱着她,“我不要,我就要抱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贺东辰!”云嬗怒了,吃完饭就有些犯困,还不得不打起精神看文件,偏偏他一刻也不消停,扰得她没办法专心做事。

    “到!”男人懒洋洋的应了一声,看着旁边的沙发,他眼前一亮,道:“要不我们去沙发上看,你这么坐着我都替你累。”

    云嬗瞪他,最后磨不过他,抱起文件去了沙发旁。她现在是在贺雪生的办公室里办公,贺雪生的办公室里一应东西都是齐全的。

    贺东辰靠在沙发上,让她坐在他怀里,他半倚着沙发,伸手揽着她的腰,将下巴搁在她肩窝上,看着她手里的文件,道:“怎么查起了进仓记录?”

    云嬗便把下午高仿的事情和他一说,贺东辰皱起眉头,“可能是前些天你和雪生都不在,这些人大着胆子混水摸鱼。如果进仓出仓都没问题,那么有可能是在卖场被调换的,可以查卖场专柜的监控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到底不太光彩,不能明着查,否则别人都知道佰汇广场掺了高仿,这对佰汇广场的信誉影响很大。所以我想暗地里查访,只是这样一来,时间就拖得长了一点。”云嬗道。

    “先查库存,看看库存里有没有高仿,然后再查卖场,高仿不是通过进货渠道进进来的。那么就有可能是卖场专柜人员,只要确定了这个,要揪出小老鼠很容易。”贺东辰给她出主意。

    云嬗点了点头,这个问题解决了,她继续处理文件。贺东辰一开始还很老实,只是抱着她,看她专心的模样,却越发的心痒难耐,忍不住又动手动脚起来。

    等云嬗发现时,她的衣服几乎都快被他剥完了,她脸红气喘的拉他的手,却不意城门失守。她转头瞪着他得意洋洋的俊脸,指控道:“你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结束时,云嬗直接挂在他手臂上,只剩下喘气的份儿,昏昏沉沉时,她想,今天真的别想看完这些文件了,哭!

    贺东辰偷袭成功,笑得见牙不见眼。给她穿戴整齐后,看她瘫倒在沙发上,他拉上裤链,系上皮带,然后弯腰将她抱起来。一路走出了办公区,乘电梯下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姨给许渊打电话,许渊其实挺忙的,部队里很多任务,但他还是插空来了趟医院。他手里拎着营养品进去,云姨见状,连忙道:“怎么又拎东西来,不是说了不要拎东西,怎么不听话?”

    许渊笑道:“要来看您,总不能空手过来,这些东西都不值钱的,关键是您身体好了,才是我们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说得云姨心花怒放,越发满意这个小伙子。要是云嬗也喜欢许渊,他们一定会是一对恩爱的夫妻。想到云嬗,她脸上的笑意落下去。

    许渊见状,拉过椅子在床边坐下,他道:“怎么没瞧见云嬗?”

    “她在加班,许渊,伯母有些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。”云姨犹豫不决道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说这种话就是不当讲的,可许渊还是笑道:“您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伯母就直话直说了,你别见怪。”云姨说完,顿了顿。才道:“你和云嬗是校友也是战友,伯母想问你,你对云嬗有没有男女之情?”

    云姨这么直白,倒教许渊不好意思了,他挠了挠头,道:“伯母,云嬗是个好女孩,没有人能抗拒她的魅力,但是现在她心有所属,有些事不可强求。”

    云姨闻言,道:“那你是喜欢云嬗的对吗?”

    许渊没说话,云姨又道:“我听说你在帝都很有前途,你放弃了前途来到桐城,难道不是为云嬗而来?许渊,我一直很喜欢你,云嬗和你在一起也会幸福。”

    许渊不好意思的垂下眼睑,他从没掩饰自己对云嬗的情意,在他心里,也觉得自己比贺东辰更适合云嬗,偏偏云嬗喜欢的就是贺东辰,是他敬重的贺队,他道:“伯母,有些事不可太固执,固执伤人,我希望云嬗会幸福,至于这幸福是我给,还是贺队给,都已经无所谓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争不抢的态度,反而更让云姨心疼,她甚至认为,要不是大少爷执意而为,说不定云嬗和许渊早就幸福在一起了,思及此,她心里不由得怨憎大少爷,怎的如此一意孤行?

    “许渊,如果我有办法让你和云嬗在一起,你愿不愿意?”云姨问道。

    许渊看向云姨,不知道为什么,他心里有种怪异的感觉,就好像云姨拿着一个漂亮的毒苹果问他要不要吃一样,他随即想起那日午后在楼下花园,贺东辰仿佛从天而降,将云嬗抢走。

    他道:“您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云嬗是我女儿,我了解她,胳膊拧不过大腿,只要你愿意,等我安排好了,我会给你打电话。”云姨笑得和蔼可亲,可许渊心里却有了不好的预感,他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,“好,那我等您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许渊离开医院,想起刚才云姨的笑容,他只觉得毛骨悚然,虎毒尚且不食子,云姨可能也只是想要撮合他和云嬗,他想了想,还是忍不住拿出手机,给云嬗打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三声就接通了,那端传来一道低沉的男音,“她睡着了,有事吗?”

    即使隔着电波,许渊都感觉到来自贺东辰敌意,他抿了抿唇,本想提醒云嬗注意她母亲的情绪,这会儿却是一句话都不愿意再说了,他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通话断了,贺东辰从耳边拿下手机,看着暗下去的屏幕,他睨向副驾驶座上睡得正沉的云嬗,薄唇微勾起一抹讥诮的弧度,想挖他的墙角。他不会给他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他重新启动车子,向公寓驶去。

    车子停在公寓楼下,他开门下车,然后绕过车头来到副驾驶座外,他拉开车门,一手拎起她的包,然后将她抱出车外,锁了车门,大步朝单元楼里走去。

    云嬗惊醒了一下,她睁开眼睛,看到路灯下摇曳的树影,她眨了眨眼睛,看着抱着她的男人,她语音含糊,问道:“到家了么?”

    “嗯,睡吧。”贺东辰喜欢从她嘴里听到家这个字,这是他们的家。

    云嬗靠在他怀里格外安心,她重新闭上眼睛,再度睡过去。贺东辰瞧她这么听话,眼里多了一抹笑意,抱着她回到公寓,将她放到主卧室的大床上,他甩了甩手臂,低头看着床上睡得恬静安详的女人,她似乎长肉了,比之前要重了。

    他转身进了浴室,打了一盆热水出来,帮她擦了脸与手,然后将拉过被子给她盖上,掖了掖被角,他转身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洗了澡出来,他的手机响了,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微蹙起眉头,再睨了一眼床上睡着的女人,他拿着手机出去了,进了书房,他才接通,“事情办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青帮内部现在乱得很,派系分化很严重,我们的人已经潜伏进去,只待拿到罪证,就能将他们一网打尽了。”那端的人回道。

    “席城那边呢?”

    “席城坐壁上观,似乎真不打算插手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掉以轻心,虽然我和席城有条件在先,但是那人向来狡诈,利益当头,也可能不会信守承诺。尽快搜集到罪证。”贺东辰皱眉道,之前几个贩毒的几个老窝被他端了,他也受了重伤。如今几个帮派合并,成立了青帮。

    席城让他帮忙找的那个女人,他已经有眉目了,只不过利益与女人,他不知道席城最后会选择什么,所以这样的时刻,越发不能放松。

    “是,我们会格外小心的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挂了电话,他站在落地窗前,看着窗外浓浓的夜色,他想,要铲除了这个毒窝,说不定对方会狗急跳墙,看来接下来,他必须在家人与云嬗身边,多安插些保镖,才能保护他们的安全。

    思及此,他眉间的凝重如窗外的夜色一样浓得化不开。站了一会儿,他转身走出书房,回主卧室去了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你曾是我唯一(百度最新章节)  你曾是我唯一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Copyright © 2017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-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|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-给我写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