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

全部章节 第423章 领证了

    贺氏集团总裁办公室,贺东辰神情凝重地站在窗边,看着窗外万里无云的晴朗天空,一直没有找到罗组长的藏身之所,贺东辰只觉得眼前的晴朗,恰如暴风雨的前夕,让他感到不安。

    季林敲门进来,就看到自家总裁浑身紧绷的站在落地窗前,他跟在贺东辰身边,少有见到他如此焦虑的样子。他知道他有双重身份,另一个身份所做之事,他一直未曾接触,也就只把贺东辰当成单纯的生意人。

    如今贺氏集团与沈氏联姻,再加上薄氏与沈氏也是姻亲关系,三大家族在桐城已是风头无量,贺氏这个季度的业绩也是蹭蹭上涨,自家总裁烦恼的事,必定不是与公司有关的。

    季林将一份紧急文件递给他,道:“贺总,城北那块地开始竞标了,除了沈氏与薄氏,还有一些公司也准备竞投,另外还有榕城的大家族傅氏也虎视眈眈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一边翻阅文件,一边听他汇报,听到傅氏,他眼神顿了一下,那日在盛世豪庭,才见到那位风光霁月的傅总,当真是世上少有的美男,用风华绝代来形容再不为过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这位傅总是傅家的庶出,生下来就注定没有继承权。

    “让策划部拟个竞标方案过来,竞不竞标在其次,让姓傅的分一杯羹也未尝不可,不过他要来我们桐城发展,总不能让他走得太顺利。”贺东辰笑道,丝毫不觉得自己的法子阴损。毕竟他放水不行,不还有沈氏与薄氏两大家族虎视眈眈,这位想来桐城与他们交好,就得拿出实力来,他们不帮吃软饭的家伙。

    季林掩嘴轻笑,贺总这是要搅浑这池水啊。

    贺东辰拿笔在文件上迅速签下自己的名字,然后将文件递给季林,季林接过正准备出去,贺东辰叫住他,道:“太太身边的人手安排妥当了没有?”

    季林连忙转过身去,他道:“安排妥当了,还是之前的人手,跟了太太几个月,太太都没有发现,这次也不会让太太发现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皱了下眉头,“如果发现异常,让他们立即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季林出去了。

    贺东辰负手立在落地窗前,昨晚接到小a的电话,他一整晚都没怎么睡着,他原以为枪杀了青帮残余,有些事情就能永远埋藏于地下,却没想到百密一疏,情报科竟出现叛徒。

    这个人就像埋在他们身边的定时炸弹一样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爆炸,他只能在爆炸前夕,争取时间就他清理干净。

    但愿一切还来得及!

    晚上下班回去,贺东辰将车驶进半山别墅,停在车道上,远远的看见云嬗在花园里散步,黄昏光线温软,照射在她身上,她已经显怀,地上拉长的影子,也是微凸的曲线,格外美好。

    贺东辰步下车,将手插进裤兜里。慵懒的朝花园走去。

    云嬗正在给肚子里的孩子讲故事,声音清清浅浅,很是动听。忽然,她感觉到有人注视她,抬头望去,就看见举步朝花园里走来的贺东辰,想起昨晚被他收拾的情形,她红唇一噘,扭过头去,从另一边走出花园。

    贺东辰见她这副模样,就知道她还在生昨晚的气,忍不住失笑,他的猫儿伸出爪子了,可怎么办才好呢?他快走几步,追上了云嬗。

    云嬗怀孕后,走路不如以前虎虎生风的,怕颠着肚里的孩子,所以即便走得快一点,也不及男人一步。贺东辰亦步亦趋跟在她身侧,也不拉她,只管笑看着她,“生气了?”

    贺东辰看她的嘴都能挂上油壶了,脖子上还有他昨晚留下的吻痕,他心神一荡。不管在外面遇到多烦心的事,回到家看到她,他再多的烦恼也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云嬗瞪了他一眼,这人还敢问,要不是因为他,她今天不会一整天腰肢酸软。怀了孕还逼着她与他做那种事,这人就是衣冠禽兽。

    贺东辰被她瞪得浑身一酥,忍不住伸手揽着她的腰,不让她走这么急,免得待会儿又不舒服了。云嬗挣扎,恼得握拳捶他的肩,“你放开我!”

    贺东辰搂着她顺势坐在花园里的长椅上,黄昏的阳光不算炽热,有风吹过来,吹乱了云嬗的头发,他看着怀里的小女人气得俏脸通红,又拿他无可奈何的模样,他伸手轻轻将她的头发抚向耳后,然后在她微噘的红唇上亲了亲,道:“嘴嘟得这么高,是邀请我亲亲吗?”

    云嬗又瞪他,不过嘴没再嘟那么高,她皱眉道:“你怎么跟……”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完,不过贺东辰已经明白她要说什么,他凑到她脖子上,在那艳丽的吻痕上吸吮了一下,吮出一个新的吻痕。

    云嬗吃痛,伸手要将他推开,却被他握住了手,他笑盈盈地望着她,眼中深情款款,“怎么办,看见你就把持不住,真不该让你这么快怀孕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未说完,嘴就被她捂住,她不悦道:“不准说这种话,宝宝听见会不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失笑,看她俨然一副贤妻良母的模样,他点了点头,薄唇微嘟,亲她的掌心,她触电般缩了回去,他含笑道:“是,老婆大人。”

    云嬗被他笑得不好意思了,她看天看地,就是不敢看他。贺东辰见状,看着她像球一样的小腹,温厚的大掌覆上去。

    夏裙单薄,他掌心的灼热透过薄薄的衣料熨烫着她的小腹,轻轻摩挲起来,他笑道:“真难相信女人这里这么神奇,往日那么平坦的小腹,现在却像吹气球一样鼓了起来,有时候我都担心它会不会把你的肚子撑爆。”

    云嬗听着他的感叹,伸手捶了他一下,“你别吓唬我啊,我真的有担心它会不会把我的肚子撑爆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抿唇笑起来,28岁的云嬗,为他生儿育女,其实在他眼中,她还是十五岁那个来初潮,以为自己会死的小小丫头,没想到一转眼,就要为他生儿育女了。

    他揽着她,大手在她小腹上轻轻游动,不带任何欲念,只是单纯的想摸摸她的肚子,感觉她为他这么辛苦。

    “我开玩笑的,它今天有没有动?”贺东辰看过孕儿书籍,知道怀孕的每个阶段会有什么反应,只庆幸云嬗孕吐不严重,每天只吃了睡。睡了吃,倒是让他放心不少。

    他记得以前有听下属讨论,说女人怀孕辛苦,有时候吐得喉咙都出血了,还止不住。他为此还紧张了好久,听到她吐了就担心不已。

    云嬗伸手覆在他骨节分明的大手上,温存的动作让贺东辰眼角微微泛起了热气,转头看她,她道:“它肯定是个懒孩子,到现在都不愿意动一下。”

    云嬗说着,想起上次徐卿来看望她时说的话,徐卿说她当年怀贺东辰时,也是没有反应,别人怀孕三个多月就胎动了,她等到快五个月,他才懒洋洋的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贺东辰笑眯眯地看着她,“不着急,它迟早会动。”

    云嬗倒也不着急,医生都说了胎动是因人而异的,并没有一个强行的规定,得在什么时候动。她偏头靠在贺东辰肩上,看着天边被落日的余晖染红,美景当前,有心爱的人在身边,真是美好得让人幸福得拉不下嘴角。

    她红唇微勾,把玩着他的食指,他右手食指指节处,有薄茧,那是常年拿枪的原因,她的手指上原本也有,但是这两年的安逸生活,她接触不到枪,手上的薄茧就渐渐消失了。

    思及此,她忽然皱眉,正要拿起他的大手细看,贺东辰忽然浑身紧绷,控制不住欣喜道:“嬗儿,它动了,它动了。”

    云嬗的思绪立即被他拽回,贺东辰反手捉住她的手,紧贴着她的小腹,不知道是不是被爸爸吓着了,小家伙没再动了,贺东辰也覆在她小腹上,轻拍了下她的肚子,趴在云嬗腿上与自家宝贝对话,“宝宝,听到爸爸的声音了吗?你动一下给爸爸瞧瞧。”

    明明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,但是贺东辰的语气却像他家宝贝得了诺贝尔奖一样自豪。

    云嬗看着他这副模样,忍不住失笑,哪家的爸爸会像他这样啊。

    可能是被这个兴奋的爸爸烦得不行了,小家伙又懒洋洋的踢了一下,正好踢到贺东辰掌心里,刚才的感觉还没那么真实,这会儿却是真真实实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贺东辰兴奋得不行,“嬗儿,你感觉到了吗,它真的动了。”

    云嬗怎么可能没感觉到,孩子就在她肚子里,看他兴奋得红了耳根,她无奈轻叹,贺东辰抱着她狂亲了几口。

    其实对男人来说,孩子还在母亲的肚子里时,他们的感觉不会太明显,看着老婆的肚子一天天像吹气球一样涨大,也只会觉得很不可思议,不会有自己将为人父的太大感觉。

    之前贺东辰也是这样,但是此时此刻,感觉到孩子的小脚蹬在他掌心的感觉,他才真正意识到,他就要当父亲了,而让他从一个男人变成一个父亲的人,就是他最爱的女人。

    他激动得不得了,亲得云嬗晕头转向,他突然道:“嬗儿,今天是个好日子,我们去登记结婚吧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?”云嬗诧异地望着他,且不说她之前坚持要等母亲醒来同意他们的婚事,才肯和他登记,就说现在民政局已经下班了,他们上哪去登记。

    “对,现在!”激动莫名的贺东辰哪里管现在是不是下班时间,只要他想登记,自然是有法子能登记的。

    贺东辰说风就是雨,趁着云嬗还懵得来不及反对时,一把将她抱起来,大步往越野车走去。今天无论如何,他也要把夫妻名份给坐实了。

    云嬗被他放进副驾室座,还晕头转身反应不过来,贺东辰给她系好安全带,特地将硌着她肚子的安全带给往下拉了拉,免得她不舒服。

    他坐上车,发动车子往民政局驶去,边开车边打电话,第一个电话是打给季林的,吩咐季林把结婚登记需要的证件立即送到民政局去。

    然后又给民政局局长打电话,让他派个人过去,他要登记结婚。

    云嬗坐在旁边,听他有条不紊的吩咐,她简直无语到极点,这人就不能成熟一点吗?这大半夜的把人家公职人员折腾到民政局,只为给他们登记结婚,简直要虐死那些单身汪了。

    贺东辰挂了电话,喜滋滋的握着自家老婆的手,等名份坐实了,她就再也跑不了了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车子停在民政局前,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刚下班回到家,就被局长大人一通电话叫来加班,此刻苦哈哈地看着这对恩爱情侣,想发火,又不敢,实在憋屈。

    贺东辰可管不了别人憋屈,只要他自己自在就好。不一会儿,季林送来了相关证件,打印复印,以及宣读结婚誓言,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,但是到了照双人照时,却卡壳了。

    云嬗穿着孕妇裙。头发乱糟糟的就被贺东辰拉来结婚登记,这会儿是死活不愿意照相,一想到他们结婚证上永远挂着她的丑样,她就坚决不肯。

    贺东辰说了一堆的好话,摄影师看着妻奴一样的贺东辰,变着花样的哄自家女人照结婚照,就忍不住偷笑。

    云嬗说什么也不肯,面前的男人依旧英俊,而她已经变成黄脸婆了,虽说照相不会照到肚子,但是也足够让她心塞一阵子。

    贺东辰说得口干舌燥,见云嬗还是不愿意拍结婚照,他真恨不得将她打昏,这磨人的小妖精,到这个时候了还不忘折磨他一回。

    他轰走了摄影师,摄影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,他单膝跪在云嬗面前,平息了下心里的焦躁,他握住她的手,仰头深情款款的望着她,柔声道:“云嬗,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,没关系,不管你是什么样子。我都爱你如初。”

    云嬗嘟着嘴,道:“你说是这么说,以后拿出结婚证时,人家就会说这是美男与野兽,我不要!”

    贺东辰忍住闷笑的冲动,他的女人如今这样在意外形,是他不好,没有给她足够的安全感。他继续凝视着她,用这辈子最真诚的目光,道:“嬗儿,在我眼里,无论怎样的你,都最漂亮,不要在意,嗯?”

    云嬗瘪了瘪嘴,心想不是他,他当然不会在意,贺东辰安慰了她两句,又道:“你看,我们现在劳师动众的,已经到这份上了,要是再不办结婚证,别人肯定会说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见他这么说,云嬗就气不打一处来。“我都说了,不要过来,你非得让人家下班过来,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们拍照吧,几下办了结婚证,人家也好回家去,好不好?”贺东辰好言好语的哄道。

    云嬗想了想,这才点了点头,贺东辰口水都说干了,才终于劝动了云嬗,他险些喜极而泣,也不敢耽搁,连忙去叫摄影师进来拍结婚照。

    直到烫了钢印的大红本子落在手里,贺东辰都还有种如在梦中的不真实感,他摸着大红本子,爱不释手,终于盼到把证领到手了,这下云嬗插翅都难飞了。

    云嬗看着拿着大红本子傻乐的贺东辰,第一次觉得原来签字结婚,会让他这么开心。她看着手里属于她的那张结婚证,她红唇微勾,其实她也很高兴。

    走出民政局,贺东辰还有点不敢相信,他伸手揽着云嬗,道:“嬗儿,我们结婚了,我们真的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云嬗一本正经的点头,“嗯,我们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兴奋得不得了,接连重复了几句,云嬗瞧着他那傻样,她道:“我们结婚就让你这么高兴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终于名正言顺的拥有你了。”贺东辰偏头,在她脸上亲了口,“啵”一声轻响,云嬗羞得抬不起头来,连忙推了他一下,“哎呀,季秘书在前面呢。”

    季林哪还敢停在这里被这对虐煞单身狗的新婚夫妇虐,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。

    贺东辰心里开心,搂着云嬗上了车,开车径直朝半山别墅驶去。

    这么一折腾,回到半山别墅已经快十点了,贺东辰将越野车停在车道上,然后牵着云嬗踩着花园的石地砖往别墅里走去。

    进别墅,贺东辰给众人发喜糖,这是他们在路上,他坚持去买的。说怎么也要让大家沾点喜气。云嬗听见他和佣人说他们领证的激昂语气,忍不住抿嘴笑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贺东辰,就跟拿到了最宝贝的玩具,正向大家炫耀呢。

    云嬗换了鞋子,转身去了母亲的病房,她来到病床旁坐下,天气越来越热,好在她与看护及时给她擦身体擦爽身粉,才没有起更多的热痱子。

    她握住母亲的手,低声道:“妈妈,今天我和贺东辰去领证了,如果您醒着,您会祝福我们吗?对不起,我本来想等您醒了,亲自首肯同意了这门婚事,再和他去领证,但是我实在不愿意让他失望。妈妈,以后辰哥就是您的女婿了,您开心吗?”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云姨没有任何反应,云嬗已经习惯了自己一个人自说自话。从一开始医生告诉她,母亲有可能醒不过来,到现在,她几乎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她说了一会儿话,见母亲还是没有反应,她这才起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恰好遇到发完喜糖的贺东辰,贺东辰手里还剩了一袋喜糖,是特意给云姨留的,他揽着云嬗的腰,走回病房,来到病床边,他将那袋喜糖放在云姨的枕头旁,很自然的改了口,“妈,从今天起,我就是您的女婿了,您放心,我会对嬗儿好,不会让她伤心,也不会让她孤单。”

    云嬗转头望着郑重保证的贺东辰,眼眶一阵发热,领证的时候,她只顾得上担心自己不漂亮,这会儿才有那么一丝丝的感动。

    她眼前闪过许多画面,从小到大,他一直跟在她身后给她收拾烂摊子,捅破了天,也没有惊动母亲,她在母亲眼里是个乖孩子。在他面前却非常叛逆。

    他原谅她所犯的错,甚至教她怎么保护好自己,这十年没有他在身边,她过得很不好,直到回到桐城,回到他身边,她才知道生命的意义,原来都是为了他。

    她轻轻倚进他怀里,贺东辰顺势将她抱得更紧,他看着床上紧闭双眼的云姨,微不可察的叹息一声,他多么希望云姨能醒过来,向他们说一声恭喜,那样的话,他们的幸福就不会有遗憾了。

    八月底,天气炎热,如火在烤。

    云嬗已经怀孕六个月,而贺雪生满了七个月不久,两人相约去逛街,两个大腹便便的孕妇,身后跟着四名保镖,却一点没影响她们逛街的兴致。

    她们来到儿童专卖楼层,看着那些小小的衣服与袜子,简直爱不释手。贺雪生拿着一双粉色的袜子,袜子不足巴掌大,她满是新奇的唤云嬗过来,“云嬗,快来看,这袜子好可爱啊。”

    云嬗看着那粉嫩的颜色,也是很兴奋,最近她们两个孕妇,没事就来逛婴儿用品店,看见什么都想买,从一开始的试手,到现在几乎已经买疯了。

    贺雪生家里已经有了沈晏白,怕给小的买东西,会让大的觉得自己不受宠爱了,她通常是买两份,买了小的又去买大的,家里都快堆不下了。

    对此沈存希没有二话,只让她买得高兴。

    云嬗回去和贺东辰说,沈存希太豪气了,贺东辰一听她夸奖别的男人,心里顿时就不爽了,直接将一张无上限的黑卡塞进她手里,豪气万丈道:“老婆,看上什么就买。不用给老公省钱。”

    云嬗倒也没有攀比的心里,只是随口说说,不过有了贺东辰的话,她倒真没怎么节约了,和贺雪生拼着买,虽然最后都被贺雪生抢着一起刷了卡。

    一开始,她买回去的小衣小袜小鞋,还能勾起贺东辰的兴趣,后来看得多了,他也就没觉得那么有趣了,不过只要云嬗买了东西回去,他就会亲自把这些小衣小鞋拿去手洗了,然后拿太阳下晒好,放回儿童房里。

    不过有时候他也有很多疑问,比方说她上次买回来的衣服是粉色,这次买回来的是蓝色,下次买回来的又是黄色,他就问她,希望自己怀的是什么?

    云嬗对这个问题没有深思,只是看见衣服漂亮就买,被贺东辰一问,她皱着眉头道:“希望第一胎是男孩。”

    云嬗并非重男轻女,而是如果第一胎生了贺家的继承人,那她今后再生什么,都觉得毫无压力了。

    贺东辰吭哧吭哧的傻乐,伸手戳了戳她的脸,笑道:“第一胎,嗯,你要给我生几胎?”

    云嬗被他问得不好意思了,别过脸去不理他,贺东辰伸手揽着她的腰,将脑袋搁在她膝盖上,眼睛亮亮的望着她,认真的掰着手指算,“一胎需要一年时间,生到四十岁,你还有机会给我生支足球队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母猪。”云嬗瞪他。

    贺东辰偏头隔着孕妇裙吻了吻她圆滚滚的小腹,笑得见牙不见眼,“嗯,你是我最漂亮的小母猪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云嬗耳根子渐渐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贺东辰好久没有和她亲热了,看她娇不胜羞的模样,他看得心神一荡,伸手撩起她的孕妇裙,脑袋钻进去,吻她的肚脐。

    云嬗惊得连忙要将他的脸推开,那股热气没了孕妇裙的遮挡,更加炙热,她肚子痒痒的。自从上次他强行与她欢爱后。她就再也不准他碰她,这一晃眼马上要三个月了,这会儿他秒变饿狼,哪是她能拒绝的。

    但是很快,就听到男人闷哼了一声,他从她的孕妇裙里钻出来,指着她被踢得东一个脚印,西一个脚印的肚子,指控道:“它踢我。”

    云嬗闷笑出声,看着男人俊脸红红的,笑骂一句,“活该!”

    贺东辰不满的瞪她,垂眸看着孩子踢得她肚子都变了形,看过不少回了,依然觉得非常神奇,他笑道:“这小子以后绝对个运动健将,你看他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伸手拍了拍孩子的脚,向它打招呼,“嗨,宝贝,我是爸爸。”

    孩子似乎很兴奋,与贺东辰玩了起来,脚用力蹬他的掌心,贺东辰故意用力,不让他蹬,他就又伸了一只脚过来,把云嬗的肚子蹬得奇形怪状,甚至能看到它脑袋的的圆弧状。

    这一大一小玩得开心,可苦了云嬗,小腹闷闷的痛。贺东辰怕她不舒服,也就放了手,轻拍了拍她的肚子,贴着她的肚子,哪知道小家伙玩兴奋了,一脚踹过来,又蹬在了贺东辰脸上,贺东辰哀嚎了一声,然后云嬗感觉到自己的小腹似乎都在颤动。

    就好像这个干了坏事的小家伙,正在她肚子里偷着乐一般,那种感觉好奇怪好奇怪,又让人觉得像一股暖流注入心田,这是与她血脉相连的孩子啊。

    贺东辰贴在她小腹上,问云嬗,“这坏家伙是在笑么?”

    云嬗笑而不语,贺东辰却十分恼怒,“等它出来,我非得揍它一顿屁股,在娘胎里就敢欺负他爹。太不像话了。”

    云嬗跟着傻乐起来。

    玩了一会儿,贺东辰拍了拍云嬗的肚子,示意小家伙安静,“宝贝,睡觉时间到了,现在爸爸给你讲故事,讲完故事你就睡觉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拿起床头新买的早教书,将声音放得又低又柔,给自家大小宝贝讲故事。云嬗靠在他怀里,听着他低沉优雅的声音,唇边泛起一抹笑意,眼皮越来越沉重,不知不觉就沉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贺东辰见云嬗睡着了,他悄悄的合上书,然后将她放回床上,亲了亲她的额头,看着她沉静的睡颜,眼中爱意深沉。他移开视线,又看向她微挺的小腹,缓缓俯下身去,吻了吻她的小腹,哑声道:“宝贝晚安!”

    一股温软的力道碰了碰他的脸颊,贺东辰抿唇轻笑,然后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腹,那里再没有任何动静,仿佛已经睡沉了。

    睡梦中,不知道云嬗梦见了什么,她红唇微勾起一抹弧度。

    云嬗七个月去产检,这一天贺东辰很忙,城北的新项目公开竞标,他需要出席。早上送云嬗去医院时,贺东辰再三向她道歉,“嬗儿,对不起,要不我们改明天再去?”

    他不愿意错过任何与她和孩子有关的事情,但是这次的竞标非常重要,虽然他是抱着去搅浑这趟水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,我一人可以,你别再向我道歉了,再说还有阿姨陪着我。”云嬗倒不是那种娇气的女人,他有正事要忙,她非常理解。

    将云嬗送到医院门口,贺东辰目送佣人扶着她进去,这才发动车子驶离。

    云嬗去做产检,因为她怀孕较晚,现在晚上偶尔会抽筋,腿部也水肿,非常难受。不过在贺东辰面前,她努力忍住身体的不适,怕他知道她身体不舒服,一连几天都睡不好觉。

    医生告诉她抽筋与水肿是正常的,孕晚期都会有这种情况,让她不要紧张,还给她开了钙剂,补充钙元素,就会有效的避免抽筋的状症。

    做完产检出来,佣人去大厅缴费拿药,让她坐在椅子上等一下。

    近来肚子越来越沉,沉甸甸的让她走路都不方便,现在几乎都已经看不到鞋尖了,有时候连弯腰都很困难。她坐在长椅上,轻抚着小腹,脸上挂着一抹温软的笑意,孕期的女人,无时无刻都散发着母性的光辉,十分耀眼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抬起头来,看向大厅,心里想着阿姨怎么还没回来,眼角余光瞥见一道熟悉的身影,她皱了皱眉头,组长怎么会在医院?

    她心里有疑问,连忙站起来追过去,追着那人出了医院,那人忽然不见了。她到处找了一圈,都没有找到,以为自己眼花了,正要往医院走去,眼前窜出一道人影,那人咧着嘴对她笑,“小七,好久不见!”

    云嬗被他吓了一跳,定晴望去,看见是组长,她才松了口气,“组长,你吓了我一跳。”

    那人正是贺东辰找了几个月的组长,男人微微垂下眼睑,眼里掠过一抹诡光,抬起眼来时,又恢复平静,他打量着云嬗,瞧她眉眼间掩饰不住的幸福,心里直冷笑,被贺东辰保护得如此好的女人,哪知道人间疾苦。他道:“看你现在这么幸福,真让人感到高兴。”

    云嬗看着他,总觉得组长说这话并不是真心实意的祝福她,反而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,她道:“组长,你怎么会在桐城,在这里有任务吗?”

    问完,她想起她已经被情报科除名了,她这样问太逾越了,她道:“抱歉,我不该这么问,相请不如偶遇,我请你喝一杯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男人看着云嬗,眼睛眯了眯,他说:“我来这里确实是有任务,你不好奇这任务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云嬗心里咯噔了一下,因为她在组长眼里看到了杀意,她佯笑道:“情报科的规矩我懂,就算是亲人,也得对任务保密。”

    “不,这次这个任务不用保密,可以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云嬗皱眉,肚子忽然被孩子踹了一脚,然后孩子不安的躁动起来。云嬗伸手抚着小腹,勉强笑道:“组长越来越幽默了,我肚子不太舒服,我先走了,下次我一定请组长吃饭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准备绕过组长,回医院里去。

    组长侧身挡住她的去路,阴恻恻的盯着她,冷笑道:“怎么?向来无所畏惧的小七也会感到害怕了?看来安逸的生活真的折了你的翅膀。”

    云嬗拧紧眉头,抬头瞪着眼前的男人,“组长,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小七,你知道你身边的男人是什么身份,他在为谁买命么?”组长讥嘲的看着她,“你难道没有发现他非常神秘,经常出差,也会经常受些莫名其妙的伤?嗯,甚至还会被人追杀。”

    组长的话无疑的勾起了云嬗心里深处的疑虑,贺东辰第一次受的枪伤,她问过他,他闪烁其辞,后来躲不过,说他经营的并非是正当生意。然后那一次,他浑身是伤的回来。后来在美国街头,他们被人追杀,这一切的一切,都不可能是非正当生意能够解释的。

    她信他,不愿意多问,不代表她心里没有疑惑。

    组长看着她若有所思的模样,又道:“对了,还有你母亲,你以为她是单纯的出了车祸么?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云嬗脸色大变,母亲出车祸的事,是贺东辰处理的,当时她怀了孕,再加母亲出事,她根本没有追问有关肇事者的事,贺东辰说是车祸,她就信以为真。

    “那是谋杀,可对方真正想杀的人,不是你母亲,而是你和贺东辰。”组长眼里骤然迸发出仇恨的光芒,像一头恶狼盯着一块鲜肉,看得云嬗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云嬗被震得连退几步,她难以置信地看着组长,因为他眼里毫不掩饰的杀意而感到心惊不已。她慌张道:“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,我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云嬗侧身要离开。却再度被组长挡住了去路,她惊慌失措的发现,他们现在在人烟稀少的地方,如果组长对她起了杀心,以她现在的情况,很难躲开。

    她抚着小腹的手很僵硬,她这才知道,她追着组长出来有多么危险,她咬紧牙关,道:“组长,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组长伸手摸向腰间,云嬗从刚才就注意到,他腰间别着一把枪,她一时心惊肉跳,组长要杀她!

    大抵是觉得云嬗已经是案板上的鱼肉,任他宰割,组长倒也不急着杀她,毕竟贺东辰已经在赶来的途中,他真正要杀的人是他。

    “两年多前,你的身份曝光,是我所为,你在安全屋遇袭,也是我把安全屋的具体位置透露出去的。”组长不紧不慢道,看到云嬗倏地睁大眼睛,他冷笑出声,“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吗?因为我要引出那条大蛇。”

    云嬗微抿着唇,她没想到当年竟是被他出卖,她一边绞尽脑汁想怎么逃跑,一边与组长虚以委蛇,她道:“你要引出谁?”

    “特战队情报科前任组长贺东辰,没想到他真是一个痴情的人,听说你遇袭,他不远万里赶来救你,甚至为了你,甘愿重返情报科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云嬗真的震惊了,贺东辰会受伤会被追杀,原来都是因为她,刚才那一瞬间,她竟然差点误会他误入歧途。

    “很感动是吧,反正你都要下黄泉了,念在我们同事一场,我就让你死得明白一点。情报科将你除名,甚至是毁了你的资料,是贺东辰答应重返情报科的条件。否则你以为一个情报探员,怎么那么容易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?”

    云嬗震惊得后退了两步,眼里迅速染满了雾气,原来是他。让她重新过回平凡人的生活。贺东辰,在她看不见的地方,到底为她付出了多少?

    组长看着云嬗这副模样,啧啧出声,“真可惜,他永远都看不到你感动的模样。原本我是打算杀了他,可是后来想想,杀了他太便宜他了,要让一个人生不如死,就要毁了他最心爱的东西,你说,让他抱着你和他孩子的尸体,他会有多绝望多痛苦多悔恨?哈哈哈!”

    云嬗心神俱颤,她不能死,她还没有报答贺东辰对她的爱,她的孩子还没来得及看这个世界一眼,她绝不能死!

    她看着眼前这个丧心病狂的男人,他再也不是情报科让人尊敬的组长,而是一个变态,她不敢轻举妄动,只得拖延时间,希望阿姨能及时发现她不见找来,她道: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组长像听到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,他道:“因为贺东辰杀了我父亲,为了保住家业,我才会被送入特战队,才为特战队情报科的一员,为父亲提供情报,让他规避风险。但是十年前,贺东辰一手端了我父亲的窝点,我父亲也被乱枪打死。”

    云嬗看着他眼底强烈的恨意,十年了,她居然不知道身边潜伏着这么一个危险的人,活该她要命丧今日。

    组长眼角余光瞄到一道飞奔而来的身影,他冷冷一笑,摸出手枪对准云嬗的额头,手指扣动板机的同时,他说:“贺东辰来了,你说要是他看见你死在他面前,他会不会伤心欲绝,我是不是就能不费吹灰之力杀了他?”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你曾是我唯一(百度最新章节)  你曾是我唯一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Copyright © 2014 wodeshucheng.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-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-给我写信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