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

全部章节 第424章 全文大结局

    云嬗看着黑洞洞的枪口,心中凛然,她下意识捂住小腹,仿佛这样就能找到力量。然后她听到一声厉喝,“放开她!”

    她转过头去,就看到飞奔而来的贺东辰,眼里的泪刹那间就滚落下来。很奇怪,刚才她并不觉得害怕,可是看见他赶来,她反而害怕起来。

    “贺东辰,不要过来,你快走!”云嬗撕心裂肺的大喊,她死了无所谓,她不要他有任何事。

    组长阴沉沉的笑了,“真是感人啊,可惜你们今天谁也走不了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离他们只有五步远,组长立即将枪口对准贺东辰,贺东辰目光沉沉地看过来,却并没有看那指着自己的枪口一眼,确认云嬗没事,他才松了口气,然后看向面前凶神恶煞的男人。

    刚才他还在政府招标,季林忽然急匆匆走进来,对他耳语两句,他顿时变了脸色,腾一下站起来,连竞标都顾不上了,匆匆赶来,就看到男人拿枪指着云嬗的脑袋,那一瞬间,他呼吸都停顿了。

    他一直在等他出现,没想到他没有来找他,反而先找上了云嬗。

    “罗源,你的仇人是我,冤有头债有主,放云嬗走,我任你宰割!”贺东辰这番话说得格外响亮,任何事他都要挡在云嬗前面,如果子弹要射向她,那就先射穿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见贺东辰要靠近,罗源厉声道:“站住,贺东辰,否则我开枪杀了她!”说完,他手里的枪指向云嬗的太阳穴。

    贺东辰被迫止步,看着对着云嬗脑门的手枪,他咬紧了牙关,只这一次,下次他再任人拿枪指着云嬗的脑袋,他绝不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云嬗拼命摇头,“贺东辰,你快走,别管我!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傻话,你是我老婆,还怀着我的孩子,我怎么可能放任你们身处危险而独自离开。”贺东辰摇了摇头,他是男人,不是懦夫!

    “真是绝世好男人,你们放心,我不会让你们分开,很快就让你们去黄泉路上相见。”罗源阴恻恻道,今天他终于可以报仇了。

    贺东辰双手垂在身侧,他知道此刻不能轻举妄动。他要等,等伏击罗源的人找到最佳位置,而现在,他要做的是,让罗源的枪口对准他,就算有个万一,他也能保云嬗安全。

    “那么想杀我?来啊!”贺东辰冷笑道,“别和你那个缩头乌龟的老子一样,只会拿别人开刀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许你侮辱我父亲!”罗源果然被激怒,枪口再度指向贺东辰,他冷幽幽道:“那么想死么?可惜我现在还不想让你那么快死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对着贺东辰的腿开了一枪,腿上剧痛难忍,贺东辰单膝跪倒在地,俊脸疼得煞白,他伸手按住不停往外涌出鲜血的伤处,咬牙冷笑。

    “不!”云嬗尖叫一声,手枪消了音,她只看到罗源手指动了一下,一颗子弹射了出去,然后看见贺东辰跪倒在地,她拔腿就要往那边奔去,罗源的枪口又对准她的太阳穴,“站住,不许动,否则就别怪我不念同事之谊送你上西天。”

    云嬗浑身僵硬,只得停下来,看着贺东辰痛苦的低吟,她眼泪决堤,大骂道:“贺东辰,你这个傻瓜,为什么要来,为什么要为我做那么多事,为什么要瞒着我?”

    贺东辰仰头,阳光洒落在他俊脸上,他脸上带着笑,眉眼弯弯的样子,脸上的笑容很快就被痛苦冲击得只剩下苍白,他道:“你是我的女人,我保护自己的女人天经地义。嬗儿,别哭,笑一个给爷看,爷这一枪也挨得值了。”

    云嬗惊愣愣地瞪着他,都这个时候了,他还有心情调戏她,可是看他俊脸因痛而扭曲,她连忙挤出一个笑来,“我笑,我笑,呜呜呜,贺东辰,你不要死,如果你死了,我也不会独活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稍稍偏了下头,从云嬗那个角度,可以清晰地看见他耳朵里藏着的微型耳麦,可此刻她忧心他身上的枪伤,看那鲜艳刺目的鲜血迅速染红了他脚边的地砖,她哪里还看得见别的?

    耳麦里,作为伏击的三个特种兵纷纷向贺东辰汇报,已在最佳位置埋伏后,贺东辰眼底掠过一抹杀意,见云嬗说出这番话就泣不成声,他声音沉沉道:“你想殉情,也要看我给不给你机会,趴下!”

    贺东辰说完这两个字,强忍着剧痛就地一滚,有枪声从四面八方传来,云嬗还来不及反应,就被扑过来的贺东辰牢牢护在身后,然后她感觉到他的身体瞬间变得僵硬,她猛地睁大眼睛,透过他的肩膀,她看到罗源被射成了马蜂窝,鲜血从子弹孔里涌出来。

    他睁大眼睛,一脸的难以置信,手里的枪掉在地上,他往后踉跄了几步,仰面栽倒在地,浑身剧烈抽搐了几下,再没反应。

    云嬗抱着怀里温热的身体,被他压得后退了几步,才勉强稳住身体,然后感觉到手掌冒出温热的液体,她抬起手来,看见手上满上鲜血,她仓皇地看着贺东辰,眼泪大滴大滴滚落下来,她红唇轻颤,张了张嘴,好半晌才挤出一个字来,“贺……”

    贺东辰失血过多,来不及让她不要担心。直接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云嬗根本撑不住他的身体,与他一起跪倒在地,她抱着他悲痛欲绝,“贺东辰,你别死,我不要你死,呜呜呜,你给我睁开眼睛来。”

    闻讯赶来的医生护士,迅速将贺东辰从云嬗怀里抬走,抬上推床往医院跑去。

    云嬗身上天蓝色的孕妇裙被鲜血染红,她连忙趴起来,也不要赶来的阿姨扶她,追着推床而去。贺东辰被推进了急救室,云嬗想跟进去,却被挡在了外面。

    她身上手上都是鲜血,看起来十分可怖,她站在急救室外面,手还在颤抖,她不敢相信早上还生龙活虎的人,转眼间就进了急救室。

    阿姨过来,看她急得脸色惨白,劝道:“太太,先去坐一会儿,你还怀着身孕,要是先生醒来看见你这样,他会自责的。”

    云嬗被阿姨拉着在长椅上坐下,她瞪着手上的已经凝固的鲜血,缓缓握成拳头,“这两年,我像个傻子一样什么也不知道,贺东辰。你要是敢死,我就是追到黄泉下,也绝不让你离开我。”

    阿姨叹息,只得给贺峰与徐卿打电话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贺峰,徐卿还有沈存希夫妇都赶了过来,云嬗看见徐卿,就扑进她怀里大哭不止,徐卿一边要担心儿子会不会有事,一边还要安慰受到惊吓的儿媳妇,“云嬗,别哭,东辰会没事的,别哭!”

    贺雪生挺着大肚子在云嬗身边坐下,她拿湿纸巾仔细替她擦掉手上的血迹,温声安慰她,“云嬗,哥哥吉人自有天相,他不会有事,别伤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为了救我,呜呜呜,他是为了救我,我还怪他。”云嬗思及此,就痛彻心扉,那个时候贺东辰被她误解,却又无法为自己解释半句,只得说他在做违法生意,他当时面对她的失望,该有多难过?

    可这一切竟都是为了让她过回正常人的生活,而她什么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对她的爱这么深沉,她竟一直都不知道。她还担心他会外遇,会嫌弃她丑陋,可这世上,哪里还有比他更爱她的男人?

    徐卿与贺雪生相视一眼,只得好言相劝。

    小A清理了罗源的尸体,确认他已经死了,这才过来急救室这边,他身上还穿着特战兵作战的衣服,贺峰问起怎么回事,小A看了已经渐渐平静下来的云嬗一眼,道:“罗源是一名在逃的通揖犯,三个月前,他就潜伏在桐城了,他擅长掩藏,我们一直没有找到他,今天突然现身,却是奔着云小姐来。贺队在竞标现场得到消息,就马上打电话给我们,让我们赶到医院潜伏,他做诱饵,转移人犯的注意力,救出云小姐。”

    云嬗听了,眼泪又涌了出来,这个傻瓜,无论何时想到的都是先保护她的安全。

    “我们赶到医院时,本来让贺队先穿上防弹服,但是贺队坚持不肯穿,说夏衣单薄,如果他穿了防弹服,以罗源的眼力不可能看不出来,一旦让他心生警惕,说不定他和云小姐都会有事,所以他说,如果万一只能救一个,就先确保云小姐的安危。”

    云嬗闻言,失声痛哭起来,徐卿与贺雪生又是好一顿哄,才哄得她不哭了。

    恰在这时,手术室的灯灭了,医生从手术室里出来,他摘下口罩,贺峰与云嬗等人迎上去,将医生团团围住,众人都希冀的望着他,贺峰道:“医生,我儿子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手术很功,贺先生右腿中了一枪,幸而没有伤及骨头,他后背上也中了一枪,那一枪堪堪擦过心脏,要是再往左一点,恐怕就无力回天了。现在子弹都取出来,他失血过多,还在昏迷中,醒过来静养几日,就可以出院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皆是松了口气,小A还要回特战队汇报情况,得知贺东辰没什么大碍,就告辞离开了。云嬗心防一松,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云嬗睡梦中觉得眼睛有些痒,她伸手揉眼睛,碰到软软的东西,她低声道:“辰哥,别闹,好困!”

    喊出了口,她突然意识到什么,浑身一僵,猛地睁开眼睛,就撞进一双含笑的眼睛里,她愣了愣,犹不敢相信一般,狠狠揉了下眼睛,眼前人没有消失,她猛地坐起来,扑进了男人怀里,泣不成声道:“你吓死我了,呜呜呜。”

    今天一天,她流的眼泪比这辈子都多。

    贺东辰闷哼一声,云嬗连忙放开他,紧张地不敢碰他,“我碰到你的伤口了吗?你刚做完手术,怎么就下床了?快回去躺着。”

    没有老婆的投怀送抱,贺东辰表示心里很不爽,他拧着眉道:“我睡了很久了,现在不想躺着。”

    云嬗这才发现,他们已经在病房里,病房里有两张床,另外一张床被子掀开,贺东辰刚醒就任性的下了地,过来对她搂搂抱抱,直到确定她安全无虞,一颗才落了地。

    是他掉以轻心,把她置入危险中,若她和孩子有个闪失,他根本不敢想象那日子要怎么过下去。

    云嬗打量了一下四周,又把目光落回到贺东辰脸上,他失血过来,还很虚弱,俊脸苍白,薄唇上更是血色全无,她心疼极了,伸手轻抚他的脸,道:“我不是在做梦吗?你真的没事了?”

    贺东辰歪头,另一手握住她的手,脸在她掌心里轻蹭着,他道:“我没事了,老婆。”

    云嬗眼睫轻颤,想到刚才他倒在她怀里的情形,还心有余悸。她缩回手,从床上下来,赶他回床上躺着,贺东辰没办法,原本还想撒娇的,只得先躺回床上去。

    云嬗坐在床边,牢牢握住他的手,道:“为什么要为我做那么多?为什么不告诉我?如果你早点告诉我罗源就是叛徒,今天我不会把你置入危险的境地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低咳了一声,“我想做你的英雄。”

    他不愿意告诉她,还有一个原因,是不想她活在战战兢兢中,他宁愿独自扛下这些担忧与害怕,让她轻轻松松的度过每一天,就像这两年来,他私下里为她挡了那么多危险,他都不愿意让她知晓。

    只愿她像个平常人一样,活得开心快乐,他便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“你早就是我的英雄了。”云嬗叹息,从小到大,他都挡在她身前,为她遮风避雨,她何德何能,竟能让他倾心以待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贺东辰眼睛亮亮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云嬗认真的点了点头,将他的手拉到唇边亲了亲,然后将脸埋在他温热的掌心里,她道:“从小到大,你都是我的英雄,辰哥,谢谢你,一直不遗余力护着我,你对我的好,我无以为报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以身相许了吗?保护老婆与孩子,是老公的职责。”贺东辰越听越觉得她这话不对头,连忙打断她。

    云嬗叹息一声,“上次你出现在我的公寓,电梯里与公寓客厅里的鲜血不是你的吧?”

    贺东辰一愣,她这是要秋后算账么,“这件事已经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辰哥,不要瞒着我,我想知道你为我做的那些事,我不要再像个傻子一样,直到出事才知道你为我付出了多少。”云嬗心疼道,她知道他在害怕,害怕她会远离他,可只有傻子。才会离开这样一个对她情深义重的男人。

    贺东辰抿了抿唇,最终还是点了点头,“是!”

    那日,他比她早到家,他从她那里顺走了钥匙,连夜让小A去配了钥匙来,本来是想给她一个惊喜的,哪知道开门进去,家里竟有惊喜等着他。

    他解决了那人,知道云嬗身份曝光,让小A清理了那人,结果清理血迹时没有清理干净,就留了痕迹让她知晓。

    听贺东辰解释完,云嬗心口剧疼,“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我?”

    “嬗儿,我比你了解你自己,如果我告诉你,那个时候你会毫不犹豫的回到情报科去,那我这两年为你所做的事,不就一点意义都没有了吗?”贺东辰叹息道。

    云嬗眼眶泛起潮热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爱你,嬗儿,比你想象的更爱。”贺东辰坐直身体,轻轻将她搂进怀里,“两年前,恰逢你任务失败,我得到消息,情报科打算舍弃你。我与情报科做了交换,不远万里过去救你,那个时候,我并不知道我对你的爱已经那么深沉了。只是不愿意云姨白发人送黑发人。”

    云嬗一颗心激烈颤抖着,原来两年前她就该死了,如果不是他,她早就是一堆白骨。这个男人,他怎么可以这么无私?

    “如果我这辈子都没有爱上你,你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贺东辰斩钉截铁道,“如果你没有爱上我,我会让你爱上我。”

    忆及往昔种种,云嬗心里又是感动又是甜蜜,“我上辈子一定拯救了世界,这辈子才会得你所爱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轻笑,亲了亲她的头发,“嬗儿,当我决定换你离开那凶险之地,你就已经是我的囊中之物,不管你爱不爱我,我都要你和我在一起。我是生意人,不会做蚀本的买卖。”

    说得如此现实,其实深藏着一颗炙烈的心,云嬗不满的低嚷道:“你那么精明,早就算到了我的心,哪里还会亏本?”

    贺东辰捧起她的脸,目光灼灼地看着她,随后目光下移,看着她嫣红的唇瓣,他心里忽然升起一股渴望,他难耐的滑动了一下喉结,然后吻上她的唇。

    刚含住,还来不及品尝,门口响起敲门声,云嬗连忙推开他。转头看见护士站在门外,她脸颊滚烫,迅速跳下床,回到自己的床上。

    贺东辰瞧她召唤羚羊般矫健的身姿,一时遗憾得扼腕,他还想好好吻吻她呢。

    护士也挺尴尬的,给贺东辰输液的全程都没敢多说话,输好液就迅速推着车滚了,免得耽误人家夫妻恩爱。

    等护士走了,贺东辰看向躺在旁边病床上装死的云嬗,想起刚才那个未完的吻,他意犹未尽,低低喊道:“老婆,到这边来睡,我想抱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身上有伤,我会碰到你的伤口。”云嬗闷闷道,接吻被撞破,尴尬死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咱儿子了,让我摸摸它。”贺东辰一计不成,再生一计。

    “它睡着了。”云嬗话音刚落,肚子就被踢了一脚,小家伙现在兴奋得厉害,她却装作不知道。

    贺东辰皱眉,作势要拔了针头,“你不过来,那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云嬗转过身去,就见他任性的要拔了针头,连忙妥协,“好好好,我过去,我过去。”这位爷耍起无赖来已经是无敌了。

    云嬗磨磨蹭蹭的坐到他床边,就被他捧着脸,一个热吻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,她心跳加速,呼吸间满是他身上淡淡的药香,她缓缓闭上眼睛,沉浸在他给的热吻里。

    厮磨良久,贺东辰才放开她,看着她红肿的唇,他伸出舌头舔了舔,眼底一片炙热的欲念,他可怜兮兮地望着云嬗,“宝贝,好难受。”

    云嬗脸红耳赤,撇开视线,低声道:“忍着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嘴角抽了抽,他的嬗儿变坏了,“会憋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云嬗正要说话,病房门被敲响,两人转头望去,就看见小A提着果篮站在门口,他迅速钻了进来,看见贺东辰已经恢复生龙活虎的样子,总算放了心。

    云嬗起身,接过果篮,然后默默的拿了两个苹果去小厨房里清洗,让他们谈话。

    小A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,和贺东辰汇报情况,贺东辰听说罗源被当场击毙,神情才缓和下来,“他死有余辜!”

    “另外,情报科那边传来消息。你的资料已经在档案里消除,以后你与情报科就再无瓜葛了。”小A道。

    贺东辰皱眉,下意识看了一眼小厨房,正好看见云嬗望过来,他回头看着小A,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你继父出面干预,情报科这点面子还是要给。”小A没有说,首长大人亲自驾临情报科,把一干人吓得够呛,他只说了一句话,情报科科长二话不说就放了人。

    贺东辰心里五味杂陈,他到底是误会了这个人,当年他和他说那番话,只是害怕他破坏他的家庭吧?那样威风凛凛的一个男人,这辈子做过最卑劣的事,大概就是赶走了妻子与前夫的儿子,只为保全自己的家庭。

    小A离开了,贺东辰紧蹙的眉头还未舒展开,云嬗拿着水果刀,坐在椅子上削皮,她时而看他一眼,瞧他怔怔地盯着前方出神,她也没有打扰他。

    首长大人亲自干预,应该是徐卿被吓坏了,今天徐卿一直在安慰她,可她何尝不忧心?儿子女儿相继出事,她也是操碎了心。

    幸好贺东辰没有生命危险,否则她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徐卿了。她没有给贺东辰带来幸福,带来的全是危险。

    云嬗削好了苹果,将苹果切成块放在盘子里,然后塞进贺东辰怀里。道:“别发呆了,吃点苹果吧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回过神来,看着盘子里的苹果块,他低声道:“我曾恨过他。”

    云嬗愣了一下,抬头望着他,自然知道他嘴里的“他”指的是谁,她握住他的手,轻声道:“都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缓缓握紧掌心的手,点了点头,是的,都过去了。

    贺东辰受伤后,变得很黏人,看不到云嬗就发脾气。云嬗在医院里待了两天,实在忍不了满身的汗臭味,就趁贺东辰睡着了回家洗澡换衣服。

    哪知道她前脚刚走,贺东辰就醒了,没有看见她,他大发雷霆,给云嬗打电话,又是无法接通。他拔了针头,也不管自己身上的伤没有好,就让季林办了出院,任性的回家去。

    云嬗洗完澡出来,看见躺在床上的贺东辰,还以为自己眼花了,她揉了揉眼睛,确定眼前人不是眼花,而是真的,她眼角直跳,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看不到你我害怕。”某人理直气壮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云嬗嘴角抽搐了一下,“我离开医院不到两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“对我而言已经有一世纪那么漫长。”某人对答如流,反正就是不肯一个人住在冷冰冰的医院里,那样太可怜了。

    云嬗瞪他,“你身上的伤没好,你不能这么任性。”

    “医生说我可以出院了。”某人一本正经道,实际上医生是不允许他出院的,但是拦不住他,只得由他去。

    好在别墅里还有医生和护士,倒也不用担心他身上的伤。

    但是云嬗就头疼了,前两天他一脸惨白的昏倒在她怀里,让她还心有余悸,哪里肯让他待在家里,执意要让他回去住院。

    贺东辰蹭着老婆香软的身体,尤其是现在月份大了,她身上多了一股奶香味,让他十分迷恋,他在她胸口磨蹭着,像个要奶吃的奶娃子,“老婆,我不想去,你就让我在家里,好不好?”

    云嬗被他蹭得心软,他受了伤,妈妈昏迷不醒,她去医院顾得了贺东辰,就顾不了妈妈,最后她权衡之下,就答应让他在家里,但是需要医生每天给他检查伤口以及上药。

    贺东辰因为受伤,光明正大的把手里的事情全推给了副总靳向南,索性躲起懒来。他每天睡醒的第一件事就是撩老婆,吃完饭后的第一件事也是撩老婆。睡前故事,依然是撩老婆。

    就这样混吃混喝,混了一个月,贺东辰身上的枪伤几乎全好了,云嬗怀孕八个月,身体越来越沉,走路都要喘气。

    这天下午,她去病房里看望母亲,因为她护理得好,云姨的身体与昏迷前并没有两样,肌肉更是神奇的没有萎缩。

    云嬗照样去打浴室接热水,看护哪敢让她端沉的东西,连忙接过去,把热水端出来,云嬗要给母亲擦身体,看护抢了过去,道:“太太,你身子沉了,先生特意交代过,不能让你做这些,你在旁边陪夫人聊聊天吧。”

    云嬗没办法,也知道自己现在身体笨重很不方便,也就没有坚持,坐在旁边陪母亲说话。说到贺东辰为她受了伤,她语气变得格外坚定,她道:“妈妈,就算您醒来还是反对我和他在一起,我也不会动摇了,因为这世上没有哪个人会比他更爱我,也没有哪个人会让我这么爱他。”

    看护听着,在这里待久了,她知道一些事,好像是床上这位不答应女儿的婚事,想不开出了车祸,男女主人一直心存内疚。

    云嬗等看护给母亲擦完身体,她又陪着母亲坐了一会儿,说的都是有关贺东辰和腹中孩子的事,坐久了,她腰很酸,起身出去。

    躺在病床上的云姨,眼皮忽然动了动,然后再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甜蜜又幸福,贺东辰身体恢复后,依然不肯去上班,靳向南催了几次,某人以老婆快要生产为由,拒绝前去上班。

    靳向南气不打一处来,向贺允儿抱怨,瞧瞧你哥,真把我当成你家的奴隶使了。他说这话时,贺允儿正在他身下,被他压榨,有气无力道:“我不是也被你当奴隶使么?”

    靳向南笑着在她唇上亲了一口,缓缓挺动起来,“你哪是奴隶,奴隶有你这么享受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贺雪生分娩那日,再次惊动了全家老小,贺雪生生沈晏白时是难产,没能坚持顺产,她一直觉得对不起沈晏白,所以这一胎一直坚持顺产。

    医生认为,她隔了七年。子宫已经恢复好,可以尝试顺产,所以她开始阵痛时,沈存希就将她送去医院,哪知宫口一直不开,医生给她检查,各项指标都正常。

    她阵痛了三天三夜,宫口才开了一指,把陪在她身边的沈存希急得不行,几次想劝她剖腹产,可话到嘴边,看到她那么坚持的模样,又把话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贺东辰夫妇天天往医院里跑,看贺雪生疼得满头是汗,云嬗就心有余悸,当天晚上回去就做了噩梦,梦见自己生孩子,生了七天七夜没生下来,最后终于生下来了,结果生的是一只蛋。

    半夜她吓醒了,腿在抽筋,疼得她咝咝抽着冷气,又不敢去碰腿,只得僵硬的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贺东辰感觉到她的不适,睁开眼睛来,晕黄的光线下,他看到她满脸的汗水,他急得一咕噜坐了起来,紧张的问道:“云嬗,你哪里不舒服,是不是要生了?”

    “生你个头啊。”云嬗痛得没好气的道。她才怀孕八个月,哪里可能生?她指了指腿,道:“抽筋,疼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舒了口气,不是早产就好,他爬到她腿边,盘腿坐下,轻轻抬起她的腿,熟练的给她按摩放松。贺东辰的指法娴熟,轻重适中。

    云嬗很快就觉得舒服了许多,没刚开始那么难受了。她和贺东辰聊起刚才做的梦,说她生了个蛋,贺东辰笑道:“生个蛋我也喜欢。”

    云嬗瞪了他一眼,眉眼间尽是娇嗔,他被她瞪得浑身一酥,低头吻她的小腿肚,云嬗浑身一颤,连忙想要将腿缩回去,却被他牢牢攥住,他掀开她睡裙,吻她的圆滚滚的肚子,“宝贝,我前两天在办公室里发呆时,想到了咱们小宝贝叫什么名字。”

    云嬗舒服的轻哼了一声,知道他只是过过嘴瘾,不会真把她怎么样,也就由着他吻她,她声音纤细如猫儿般,“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贺云,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,都可以叫这个名字。”贺东辰沾沾自喜道。如此没有取名天分的,偏偏还引以为傲。

    云嬗心里却是一怔,她明白贺东辰取这个名字的用意,这是他们的爱情结晶,要用他们俩的姓氏取名,“贺东辰……”

    贺东辰躺回老婆身边,伸手将她搂进怀里,腰腹上顶着一个大大的圆球,让他们不能像往日一样亲密无间的靠在一起,他把她一条腿抬起来,搭在他身上,这样一来,可以减轻她身体的负重。

    他的手探到她腰眼处,轻轻按揉,减轻她腰上的酸痛,他亲了亲她的唇,道:“以后我们多生几个,大的叫贺云,小的叫贺小云,小小的叫贺小小云。”

    云嬗扑哧一笑,满心的感动瞬间化作乌有,“你这么懒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好?这才能体现我是个爱妻狂魔。”贺东辰笑道。

    云嬗给了他一个白眼,眼眶却是酸涩了,她修了几辈子的福气,这辈子才能得一个他?

    贺雪生在第四日凌晨,顺产生出了一个健康的小公主,小公主小脸皱皱的,被护士抱出来,放进爸爸怀里,一直哭闹不止的小公主,一到沈存希怀里就安静了。好奇地看着眼前的美男子。

    沈晏白等得直打瞌睡,听见婴儿的啼哭声,他就惊醒了,跑过来扒着爸爸的腿,要看妹妹,沈存希抱着怀里柔软的小婴儿,一颗心都快被萌化了,当即拍板,小女儿就叫沈萌萌。

    沈晏白看着妹妹那又丑又脏的小脸,一脸嫌弃道:“怎么这么丑,会不会抱错了?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就挨了一下,他揉着脑袋,看见爸爸瞪他,他撇了撇嘴,心里嘀咕,本来就丑,还不让人说实话了。

    小公主被哥哥嫌弃了,却一点也没有不开心,反而看着哥哥直咧嘴。沈晏白嫌弃归嫌弃,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又一眼,这是他的妹妹耶,他瞬间有种自己已经长大,肩上责任重大的沉重感觉。

    “爸爸,丑东西在对我笑吗?”妹妹还没取名,沈晏白径直给她取了个小名,招来父亲又一个无情的巴掌,沈存希忍无可忍道:“妹妹以后叫沈萌萌,不准再叫她丑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贺东辰接到电话,说贺雪生顺产生了个女儿,当下带着老婆去医院看望妹子。贺东辰带来了一大堆营养品,好在云嬗还记得,要先给哥哥买礼物,免得哥哥觉得有了妹妹,他就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沈晏白拿到流口水很久的四驱战车,瞬间高兴了,妈妈生妹妹,他也有礼物,那妈妈再生几个好了。

    贺东辰是标准的宠妹妹,问了一堆问题,看她精神不错,心里甚感欣慰,雪生病愈后,气色一日日好起来,如今再为人母,脸上除了幸福就是满足,竟比之前更加美艳动人,令人移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离开医院,贺东辰夫妇俩很高兴,最近喜事连连,贺雪生生女,一直单身的贺允儿决定结束单身,对象居然是靳向南。

    把贺允儿交给靳向南,贺家两老很放心,尤其是贺夫人眉开眼笑,对云嬗也不再冷眉冷眼了。只有云姨,一直不曾醒来。

    从医院回去后,云嬗照例来到母亲病房里,和她说起贺雪生的小女儿,她道:“萌萌长得很像雪生小姐,一双凤眼特别有灵气。她谁也不黏,就黏小白少爷,小白少爷有了四驱车,哪里顾得上妹妹,小家伙就在婴儿床里又哭又闹,最后小白少爷亲了她一下,她立即眉开眼笑了。”

    语气中,有说不出的羡慕,“妈妈,您醒来若是见了,都会被那一幕给萌化了心。”

    云嬗絮絮叨叨了一阵,还是忍不住伤感,贺东辰受伤那日,把所有的事情都向她和盘托出,包括母亲出车祸并非意外,知道母亲是被他们连累,她心里更是内疚。

    贺东辰站在门外,听见云嬗和岳母大人拉家常,他听得出来她语气里的低落,他缓缓走进去,伸手揽着她的肩,云嬗抬头望着他,见他目光温暖的看着她,她眼眶一湿,将头埋进他怀里。

    转眼云嬗怀孕九个月了,天气渐凉,她身上穿着粉色的针织衫,扶着沉甸甸的小腹进了病房,看护在给母亲擦身体,因为睡得久了,她后背都压红了。

    云嬗瞧着很是心疼。希望母亲快快醒来。

    看护给云姨擦完身体就出去了,云嬗坐在床边陪她,说自己的预产期马上就要到了,要是母亲醒过来,还能看着孩子降生。

    美好的心愿说得多了,就连沉睡的云姨都生出了清醒过来的渴望,她本是无颜面对女儿与大少爷,可是女儿和大少爷非但没有怨恨她,反而将她照顾得妥妥贴贴的,她即使在昏迷中,也感受到了他们迫切希望她醒来的心意。

    她想,她不能再这样睡下去了,否则她会错外孙的出生,会错过女儿初为人母,还会错过很多很多美好的事。

    她努力了一个月,从最开始的动动眼皮,到现在能动动手指,她终于要清醒过来了。

    云嬗看到母亲的手指动了,她以为自己眼花,揉了揉眼睛再度望去,确实看见母亲手动了,她兴奋的站起来,失声惊呼道:“刘医生,刘医生,我妈妈的手指动了,你快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云嬗喊了半天没人来,她转身往门外跑去,结果太激动,踩到了地上的水,一下子摔倒在地,摔倒时她下意识护住肚子,她侧倒在地上,感觉身下有热流淌出来,她从惊喜变成了惊恐。

    等贺东辰闻声赶来时,就看到云嬗侧躺在地上,有鲜艳的液体从她身下流出来,那一瞬间,他吓得心跳都快停止了。

    他飞奔过去,将云嬗抱起来,怒声道:“来人,备车,太太要生了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兵荒马乱,谁也没有注意到床上的云姨,听到云嬗摔倒在地,她已经用力睁开眼睛,因为刚刚醒过来,她的目光痪散着,等她能看清人时,只看到贺东辰抱着云嬗飞奔出去。

    医院里,云嬗羊水已破,她情况危急,现在已是足月,只是没到预产期,羊水也破了,只能选择剖腹产,否则大人孩子都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护士拿了手术同意书给贺东辰,让他在上面签字,第一次,他握着笔手都在颤,他深吸了口气,稳稳的签下自己的名字,将手术同意书递还给护士,护士刚要走,他就拽住了护士手腕,艰难抉择了半天,他说:“如果……如果有危险,先保大人。”

    护士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他是紧张过了头,她道:“产妇的身体状况很好,只是不能顺产,没有到二选一那么严重。”

    贺东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产房里响起了婴儿的啼哭声,尖细又嘹亮,站在产房外面的贺东辰正焦躁的走来走去,听到哭声,他脚步一顿,猛地抬头看着产房紧闭的房门,眼里骤然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护士抱着一个皱巴巴像小老头子的男婴出来,放在贺东辰怀里,贺东辰今年35岁,初为人父,抱着自己的儿子,动作僵硬到极点。

    孩子被抱得很不舒服,他在父亲回来皱着眉头,紧闭着眼睛,小嘴张开,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,啊啊的大哭着。

    护士看着贺东辰笨拙的模样,连忙教他怎么抱孩子,孩子终于舒服了,也把自己老爸折腾得满头大汗,窝在爸爸结实的怀里酣然大睡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云嬗被护士推出来,麻药还未散去,她还在昏睡,贺东辰将孩子放在她身侧,然后俯身亲了亲她额头,嗓音暗哑道:“老婆,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昏睡的云嬗,仿佛听见他低哑磁性的声音,嘴角弯了弯。

    送老婆孩子回了病房,贺东辰接到了半山别墅打来的电话,云姨已经醒来了,正送来医院做全身检查。贺东辰听到这个消息,高兴不行,云姨醒了,云嬗也顺利生下孩子,生活忽然就变得美好起来。

    贺东辰站在病房外,看着病房内的老婆孩子,挨着挨着打电话报喜,报完喜,徐卿已经赶过来,带着一大堆的新衣服玩具还有给云嬗的营养品,像是要把病房塞满一样。

    贺东辰把老婆孩子交给母亲,去楼下陪云姨做全身检查。云姨刚醒过来,状态还不是太好,看见贺东辰,未语泪先流。贺东辰紧紧握住她的手,温声道:“妈,您醒来就好,云嬗生了,生了个大胖小子,母子平安。”

    云姨老泪纵横,只得紧紧握住女婿的手,最终哽咽着说出三个字来,“对、不、起!”

    “瞧您见外的,我们是一家人。”贺东辰挠了挠脑袋,没想从云姨这里听到这三个字,但是当她说出口,他已经知道,云姨已经同意他们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云嬗彻底清醒过来,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,她醒来就看见贺东辰坐在床边,拿奶瓶喂小贺云牛奶,看着这么温暖又温馨的一幕,云嬗缓缓笑了。

    九个月的辛苦与生产时的疼痛,这一切都值得了。

    贺东辰感觉到有人在看他们,他转过头来,就撞进云嬗带笑的眼睛里,他一怔,随即抱着小贺云凑到老婆面前,热情的亲了亲她的唇,俊脸上荡漾着大大的笑容,“老婆,你终于醒了,这是咱们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云嬗看着他怀里那个毛茸茸的孩子,嫌弃道:“好丑!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,我们的儿子长得这么漂亮,以后长大了肯定是个迷死人的帅哥。”贺东辰自豪道。

    云嬗瞧他臭美的样子,忍不住摇了摇头,她试图撑身坐起来,想抱抱孩子。贺东辰连忙将小贺云放到婴儿床上,然后扶着她坐起来,瞧她皱眉,他紧张道:“弄疼你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云嬗摇了摇头,伸长了脑袋看婴儿床里的孩子,贺东辰抱起来放在她怀里,道:“你身上还有伤,不能抱久了,一次抱五分钟。”

    云嬗垂眸看着怀里的孩子,怀在肚子里跟抱在怀里的感觉真的很不一样,因为从此刻起,她真的是一个妈妈了。

    贺东辰坐在床边,伸手将她揽在怀里,咬了咬她的耳朵,哑声道:“老婆,谢谢你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病房里温情脉脉,两人都初为父母,很是开心,不过还有锦上添花的事,云姨做完全身检查,医生宣布她的身体已经开始康复了。

    云姨在病房里坐不住,想过来看看女儿和外孙,就让看护推她过来,在门外,听到门里传来女儿的声音,她顿时近乡情怯起来。

    待了半晌,也鼓不起勇气叫看护推她进去,刚叫看护推她回病房,就看到徐卿拧着保温桶过来,徐卿惊喜连连,拉着她的手高兴得不得了,听说她过门而不入,她直接推着轮椅。走进病房。

    病房内的一家三口其乐融融,贺东辰缠着云嬗索吻,昨天把他吓得够呛,他得找点补偿来稳稳这颗受惊的心,刚吻到她的唇角,病房门被人从外推开,两人触电般分开,双双抬头望去,云嬗看着坐在轮椅上已然清醒的母亲,顿时愣住。

    云姨看着女儿惊愣的模样,以为她不愿意见到她,正黯然神伤,想摇着轮椅转身出去,云嬗低喊了一声,“妈!”

    以为她没有听见,她又喊了一声,“妈!”

    云姨眼泪流了下来,转过头去,看着女儿,真诚道:“嬗嬗,妈妈做错了,你原谅妈妈吧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!”云嬗也跟着落泪,她摇头,“我早就不怪您了,谢谢您肯醒过来,谢谢您给我机会让我尽孝。”

    徐卿站在旁边,跟着抹泪,云嬗是个善良的好孩子,她的儿子没看错人。

    母女俩尽释前嫌,云姨的身体恢复得很快,与云嬗同一天出院。出院那天早上。消失已久的许渊拎着果篮前来看望她。

    当时贺东辰带小贺云去楼上洗澡了,病房里只有云姨母女俩。最难面对许渊的,是云姨,云姨向许渊道歉,许渊摇头,表示自己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他在床边坐下,看着初为人母的云嬗,漂亮得让他移不开眼睛,他道:“云嬗,我要调回京城了。”

    云嬗一愣,随即道:“恭喜你,许师兄。”

    许渊在她眼里看到的只有祝福,不免苦笑一声,却也真的释怀了。有些感情一辈子都得不到,那么就让友谊来延续吧,他道:“谢谢!”

    贺东辰下来时,许渊已经走了,得知许渊来过,小气的男人很是不满,不屑道:“背着我来,他肯定是怕了我了,下次他敢再来,看我不打得他满地找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意外的插曲并没有影响贺东辰初为人父的喜悦心情,办理好住院手续,他左手抱着儿子,右手揽着老婆,跟着前面的大部队,幸福的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云嬗靠在贺东辰怀里,轻轻拉了拉儿子的小手指,唇边泛起一抹甜腻且幸福的微笑,兜兜转转十余年,他们终于幸福的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全文完!

    热门女生言情小说推荐:

    爱似烈酒封喉/桑榆未晚http://wodeshucheng.com/book_15130/

    嫁给爱情/顾以念http://wodeshucheng.com/book_15289/

    妻不可欺/棠之依依http://wodeshucheng.com/book_14902/

    婚途漫漫/晚天欲雪http://wodeshucheng.com/book_14626/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你曾是我唯一(百度最新章节)  你曾是我唯一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Copyright © 2014 wodeshucheng.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-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-给我写信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