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

卷四:无限恐怖 47 一个人也可以很好(大结局)

    “方青河,上头决定不放过的并不是陈木,而是你。”当白夜说出这句话以后,方青河好似明白过来什么,他的脸色瞬间变得无比的阴沉,愤怒道:“是你动了我的枪?”

    白夜沉声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这时。金泽打开房门走了进来,方青河立刻说道:“金泽。你来的正好,白夜他准备带陈木离开,拦住他们。”

    我真佩服方青河一派胡言的本事,只可惜他这次算是栽了。

    金泽没有看方青河,而是望向白夜道:“你不必这么做,把他交给国家,国家自然会制裁他。”

    方青河一下子傻子,终于意识到金泽他们也已经知道他犯事儿了,他下意识的就要抓我,看来是准备劫持我做人质,好趁机开溜的。

    我立刻准备反击,可谁知道我才刚动。白夜就已经扣动了扳机,一颗子弹精准的打穿方青河的太阳穴,后者猛然落地,颤了两下,便睁着眼睛一命呜呼了。

    看到方青河就那么死在了我的眼前,我感觉有些恍惚,曾经深受国家重用,稳坐悬案组组长的位置,在整个市呼风唤雨的方青河,就这么死掉了?而且听金泽的意思,虽然国家准备制裁方青河,但白夜并没有那个权力。既然如此,白夜为何要这么做?他那么隐忍的人,不应该等不及要杀掉方青河吧?

    白夜这时目光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说道:“我必须杀了他,这样才能对上面表明我的决心。”

    我皱起眉头,问道:“什么意思?难道说上面真的想要我的命?凭什么?”嘴上说着这些,我心里还在犯嘀咕,那就是白夜杀了方青河,是为了保我的命?他是在告诉上面,他一定要我活着?他凭什么?

    金泽这时无奈道:“陈木,你把一切想得太简单了,你别忘了。你是克隆人,而国家必须得到克隆技术,如果找不到关于这个技术的记载,那么你……”

    我恍然间明白过来,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那么我将被当做试验体?”

    金泽沉默,白夜沉声道:“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。”

    我忍不住说道:“你有什么能耐保证?你以为你是谁?”

    白夜微微皱了皱眉,没有说话,这时,他突然掏出手机。然后就拿着手机走了出去,看样子是要接一个重要的电话。他走后,金泽给我递了根烟,我瞥了他一眼,接了过去,他这才开口问道:“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和白夜骗你的?”役帅私才。

    我将陈林留给我的视频说了出来,金泽露出了然的神色,我说:“关于我和方青河的那个视频,也是白夜给你的吧?”

    金泽摇摇头,说:“不是,是他的顶头上司,那个人是为了让我能在最后阶段配合和掩护白夜,才亲自来见我,并给我视频,交代白夜身份的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大boss亲自出场啊,难怪金泽会相信,毕竟白夜的顶头上司,那就是国安局局长了,那种在新闻联播里都鲜少看到的人物,一出场自然由不得金泽不相信。

    金泽这时又告诉我,国家之所以没有动方青河,是因为需要通过秘密监视他,而拔除陈林背后的那个组织,也就是曙光的余党。

    原来,方青河真的是曙光放在复仇者联盟的卧底,后来他又被复仇者联盟要求去国安局卧底,而他的确有些能耐,混了那么多年,最后真的成功潜入国安局,并被委以重用。

    不过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方青河在这一系列案件中的表现看起来似乎完美到天衣无缝,但在上面的人看来却是漏洞百出,而这个视频就是上面的人在秘密调查这个案件的时候找到的,恐怕方青河至死都不知道世上有这个视频。

    而通过监视方青河,国家很轻易的就锁定了从精神病院出逃的陈林的藏身之处,并得知曙光还有十几个余党,这十几个余党一直都在背后帮方青河办事。将我们的存在告诉彼此,并通知大家游戏开始的,就是这群人,而决定这场游戏的果然是陈林。

    后来陈林和方青河会面,陈林便要走了那十几个人,并承诺他们帮他完成重生的过程,他就把东西给他们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何国家在知道陈林的存在,却迟迟不愿意出手的原因。只不过谁也没想到,陈林竟然戏耍了所有人,且将那个秘密彻底的带走了。

    国家没有得到克隆的方法,自然震怒,方青河这个间谍哪里还能有命?至于曙光的其他人,早在白夜对决小八的时候,被隐藏在暗处的国安局的人给解决掉了,这也是为何白夜能在半小时之内就完好无损的出现在我身边的原因。

    听金泽说完这些,我不由有些感慨,难怪曾经有个没有知识的老妇人不断地重复一句话,那就是不要和guo斗,因为你是斗不赢的。事实证明,任何耍心眼的小团体,最后都不会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我看着金泽,说道:“你很了解这些事情嘛,我想如果单单只是知道白夜的身份的话,你应该没资格知道这些吧?”

    金泽的脸色有些难看,沉声道:“是,你很聪明。我已经被国安局收编了,为国效力是我的梦想,能进入国安局,我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老实说,如果是以前,我会真心实意的跟他说一声“恭喜”,但是现在我的心情,就跟吃了屎一样,实在是说不出“恭喜”二字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我没有说“恭喜”,金泽却认真的对我说道:“谢谢你,陈木。”

    我不由笑了:“谢我什么?谢我给了你进入国安局的机会?那我倒是当得起这一句谢。”

    金泽面色尴尬,皱眉道:“这只是一方面,还有一直以来,都谢谢你能陪在我的身边,把我当成最哈的朋友,也谢谢你到最后都选择做一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明明很生气,但看到金泽认真的样子,我不由回忆起我们一起经历过的那些事情,终究是没有狠下心来说什么过分的话,我狠狠抽了一口烟,说道:“你什么时候这么矫情了?难道是怕我死了以后,就再也没机会说了?没关系的,以后你去我坟头上说也一样,正好我死了也不会有人祭拜,你来了,我还不至于太可怜。”

    金泽微微皱眉,沉声道:“白夜说保你不死,绝对会保你不死。”

    我冷冷笑着不说话,白夜则在这时推门而入,他将手机调成扩音,对我说道:“局长要找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然后,手机里就传来一道沉稳有力的声音:“陈木,虽然法律没有明确规定,但是克隆人是国际上公认的不该存在的,所以就算国家要制裁你,也是合情合理,你懂吗?”

    妈的,这人一上来就这样一副大爷的口气,可真叫人不爽。不过,他的话却让我冷静了下来,我想他说的是真的,毕竟克隆人还是比较敏感的,如果有人利用克隆人干坏事那就糟糕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我颇为无奈的说道:“嗯,我懂。”

    他说:“不过你放心,我们国家是个有温度的国家,什么都要论情况而定的,鉴于陈林已死,其他几个克隆人也都已经全部消失,而你又为国家立下了不小的功劳,且心地善良耿直,所以,国家决定不对你采取任何措施。但是有一点,你永远不能做警察。”

    原本听说国家肯放过我一个小屌丝,我高兴的差点欢呼雀跃起来,但听到最后一句,我不由有些发愣。只是很快我就明白过来,国家其实还是不相信我,上面的人是怕我因为这些事情而产生仇恨心理,加上做警察会接触到很多的案件,很可能激发出我内心血腥的欲望,所以才不准我再做警察。

    我看向金泽,此时他也有些意外的望着我,想必他也没想到国家会给我一个这样的决策,我想起做刑警的这段经历,心里稍稍有些遗憾和不舍,但也只是稍稍而已。

    经历了那么多事情的我,现在渴望的是自由。

    我说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你绝对不能将这段经历讲述出来,若你胆敢透露出半句,那么,你就会受到制裁。”国安局局长极其严厉的说道,这最后一句所含的杀机,隔着手机屏幕都能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看来我想要的自由,是不切实际的,想必我这辈子都会生活在别人的监控之下吧。无奈的耸了耸肩,我说: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我难不成还有说“不可以”的资格?

    就这样,局长挂断了手机,白夜和金泽的眉头都舒展开来,白夜说道:“阿木,现在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夏天呢?”我想起夏天,觉得关于我和她的故事,恐怕只有她自己能告诉我,如果见不到她,我心里难安。

    “夏天……已经被招进了国安局,已经被带往京都。”白夜一边说着,一边将手探进口袋,随后从里面抽出一张纸,递给我说:“夏天留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忙接了过来,打开一看,原来是夏天给我写的一封信。在信中,她告诉我,她是杀手陈木一手抚养长大的,而在游戏开启之后,杀手陈木率先死掉,我顶替杀手陈木,然后代替其照顾了她一段时间,她说那段时间是她最幸福的时光,因为那时候的我很温柔,待她很好,让她几乎忘记了过去那些年,因为接受培训所受的折磨和痛苦,至于方青河,她早就当没有这个爸爸了。

    夏天还说,她很想留在我的身边,但是她知道,看到她,我就会想起以前的事情,她不想看到我痛苦。

    信的结尾,她说了这样一句话,她说:“大哥哥,你就是我心里的大哥哥,希望你能永远幸福,开心。”

    读完这封信,我心里的最后疑问也解开了,想起夏天,这个从三四岁开始就没有童年的少女,我的心底顿时心生怜悯,也为她的选择感动。

    她是为我选择了去国安局,这一点我永远都不会忘。

    “现在,我可以走了吗?”我小心翼翼的将信折好,放进口袋里,对面前的两人说道。

    白夜点了点头,说: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我想说不用了,但一想这荒郊野岭的,没车我估计也回不去,让我打电话叫专车,我又没那么多的钱,所以我决定沉默。

    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,白夜的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,这笑意让我顿生不爽,但我实在没心情跟他说话,所以我把脸别过去,装作没看到他的笑容。

    金泽这时问道:“陈木,你以后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打算?我叼着烟,半眯起眼睛,说道:“暂时没什么打算,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了,那就是我的生命里不可能再出现你们两个,大家从此以后各安天涯吧。”说完我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原以为我心里会难受,会愤懑,可真到了这种时候,我却出奇的平静。

    金泽和白夜都没有说话,也许他们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局。什么“永远把你当朋友”的话,终究只是一句拥有时效性的屁话,从今往后,再不会被提及。

    上了车,金泽窝在副驾驶,白夜则开车带我们离开,至于方青河的尸体,自然会有人来回收。

    我打开车窗,阴冷的风吹得我浑身一个激灵,但也让我清醒了一分,我半眯起眼睛,疲惫的靠在椅背上,喃喃道:“一切都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白夜打开电台,电台里飘出张震岳的声音:“明天我要离开,熟悉的地方和你,要分离,我眼泪就掉下去,我会牢牢记住你的脸,我会珍惜你给的思念……”

    这首歌叫《再见》,歌名倒是应景,只可惜歌词却不应我的心声。

    车开到了刑警大队的宿舍楼下,我知道接下来我就该整理东西离开了,我打开车门走下车,一眼也没有看身后的那两人,而当我快走进宿舍楼里时,白夜突然大声说道:“阿木,再见。”

    我站在那里,良久才抬起手,冲他们挥了挥,但我没有回头,就像他们没有追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脸上凉凉的,我不敢抬手去摸,生怕会发现自己流泪。不去摸,就当没哭吧,就当我从未经历过这一切吧,就让往事随风,都随风,随风飘走吧……

    我陈木,从此以后独自一人,依然可以过的很好,不是吗?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偷脸(百度最新章节)  偷脸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Copyright © 2014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-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|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-给我写信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