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

第60章 暧昧夫妻

    刚露出半个身子,就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,紧接着,便是沉重的脚步声,似乎还有稀里哗啦东西倒地的声音。

    是叶天承回来了吗?

    本能的,安以沫又忙将身子缩回了浴缸里,幸而浴缸里放满了水,又有一层白色的泡沫遮住。

    她很怕叶天承会进来,四处搜寻了一下,暗骂一声该死,竟然连衣服也忘记拿进来了,看来她真是累糊涂了。

    “咔擦!”

    许久,又听到关门的声音,然后是沉重的脚步声,这里一声,那里一下,东倒西歪,看来,他应该喝醉了。

    安以沫本能的捂住自己的胸口,又急又气,这人喝醉了,肯定是要上厕所的,若是闯进来,可怎么办啊?

    想了想,看到一旁的浴帘,灵机一动,忙伸手,将浴帘拉了起来,想着,叶天承醉了,加上自己还在生他的气,要不要叫他进来送衣服和浴巾呢?

    小艾也是,给自己找好了衣服和浴巾,不拿进浴室来,竟然直接放在房间里。

    若是喊的话,不知道酒醉的叶天承闯进来看到酒醉的她会做什么,若是不喊的话,她要在里面躺到什么时候?躺到叶天承睡着?

    现在喊小艾,显然也不太现实,该死的是,她竟然也没带手机进来,不然还可以打个电话给小艾。

    正想着,咔擦一声,浴室的门,竟然华丽丽的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安以沫连忙捂住嘴巴,阻止了险些叫出来的惊呼。

    隔着浴帘,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东倒西歪,显然醉的不轻,慢慢往马桶的方向移去。

    安以沫认命的闭上眼睛,捂住嘴巴,暗道自己乌鸦嘴,竟然真的给猜中了。

    “啪!”一声响,马桶的盖子被打开。

    安以沫眉头拧了拧,嘴巴捂的更紧,一动不敢动,怕自己万一有什么动静的话,被叶天承给听出来……

    可是,要命的是,安以沫的耳朵内,忽然传来叶天承嘘嘘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安以沫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这一晚,她终于彻底明白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不管外表多么帅气冷峻的男人,他们在嘘嘘的时候,都是一样的难听,都是一样臭烘烘的……

    千万不要以为什么高冷男神就不会有这种人类最基本的“缺陷”,呜呜……

    好在叶天承嘘嘘完毕也没发现安以沫就躺在里面的浴缸里,总算是松了一口气,透过浴帘看到叶天承的身影恍恍惚惚走了出去,厕所的门也没关,过了一会儿,就听到他呼呼睡着的均匀呼吸。

    安以沫总算松了口气,浴缸里的水已经变冷,她小心翼翼的站起来,打了一个喷嚏,赶紧捂住嘴巴,好在外面没什么动静,叶天承应该没有听到她打喷嚏。

    松了口气,忙蹑手蹑脚的拿着洗脸的毛巾迅速随意的把身上的水珠摸了摸,“啪”一声把灯给关了,房间里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她松了口气,幸好叶天承睡觉,总是要把灯关了,她现在走过去的话,叶天承应该不会看到她没穿衣服的样子吧?

    安以沫拖鞋也不穿,惦着脚尖,摸着黑,往房间里那张沙发上走过去。

    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,小艾应该是把衣服和浴巾都放在那个地方了,她已经打算好了,过去先把浴巾,然后拿着衣服去浴室换,穿衣服太慢,玩意半途叶天承醒过来怎么办呢?

    在黑暗中慢慢走着,手伸过去,摩挲到沙发的边缘,心中一喜,忙伸手下去,随意摩挲,就摸到了浴巾。

    心中一喜,暗道自己运气不错,伸手一扯,却扯不动。

    脸色一黑,听着均匀的呼吸声似乎很近,难道……

    还未来得及转身,她的手臂忽然被人抓住,轻轻用力,那抓住她手臂的手掌微微用力,便将她整个人都捞了过去……

    安以沫惊呼一声,只觉身子倒在一道坚硬的胸膛上……

    该死的,叶天承竟然躺在沙发上睡觉,而且他竟没穿上衣,脱的只剩下一条内内……

    呜呜……

    她是有多倒霉?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叶天承似乎只是顺手一捞,安以沫倒在他的身上,他才闷哼一声,然后缓缓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黑暗中,他什么都看不清楚,只能看到眼前一双发亮的黑瞳,大掌握住安以沫的腰,肤若凝脂,滑不留手,醉酒的他,身体本能就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在家里?这是……勾引我么?”他先伸手在她裸露的背脊一番游走,感觉到她寸缕未着,便含糊说道。

    他开口,嘴里喷着酒香,两人的距离那么近,安以沫似也要醉了,全身都不自然的烧了起来,本能扭着身子,吞吐说道:“叶天承,你,你别碰我,快点放开我,快点……”

    叶天承带着醉意,头脑昏沉沉的,心思似乎不由自己控制,完全不似清醒时的那般理智。

    再加上想起在医院里,她趴在百里晟肩膀上哭泣的画面,更是冲动不已。

    虽然明知道她跟百里晟之间不会发生任何事情,心里的霸道主意思想作祟,总觉得心里特别的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“放开你?你没感觉到我现在很需要吗?”

    叶天承借着酒劲,一句话说完,忽然伸手,扣住安以沫的脑袋,粗鲁的唇,猛的凑了上来,亲吻她的红唇,堵的她说不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唔,嗯……”

    安以沫挣扎,可她身上没穿衣物,这般肌肤的亲密接触,不只是醉酒的叶天承,就连她自己,全身都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叶天承一手摁住她的脑袋,一手扣住她的臀,吻缠住她的舌尖,猛的一个翻身,就将安以沫整个压到身下……

    外面天色渐亮,厚重的窗帘也是遮不住,安以沫狠狠推开叶天承,这才拖着疲惫的身子,拿上衣服和浴巾,又去浴室重新洗了一个淋浴,梳洗完毕,才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狠狠瞪了还在睡梦中的叶天承一眼,丢了一条浴巾,将他半个身子盖了起来,这才红着脸,对着镜子简单化了妆,然后清理着包里的物品,检查一下有没有遗漏什么,准备吃了早餐,再去医院看一眼安父才去上班。

    通讯录、手机、名片、保温杯,该拿的都拿了,安以沫正准备拉上拉链,目光却落在包包最底下,一哥小小的红色软布口袋。

    这是昨天安父做手术之前交给她的信物,能够确认她真是身份的信物。

    她还没有看过呢。

    看了看沉睡中的叶天承,犹豫了一下,拿出那个红色软布,这软布就像安母那个年代装戒指、耳环等小首饰的软布口袋,中央还锈了一朵不知名的小花,看起来颇为古朴,捏了捏,里面是一个小小的硬块,也不知道是什么,一时好奇,便打开那红布小口袋,然后反转方向,欲将里面的硬物给倒出来……

    一块小小的冰凉的玉佩掉在安以沫的掌心。

    这玉佩翠绿的颜色,奇怪的形状,似一朵花,却又不像花,那花瓣比较短凸,应该是某种特殊的图案,玉佩的中央,盛开着一朵极小极小的翠绿莲花,栩栩如生,很是精致,安以沫看的都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这玉佩翠如湖水,成色非常好,而玉佩中央的那朵莲花颜色稍深,看样子不像是雕刻进去的,应该是天生生成,很是神奇。

    看这成色,这块玉佩不说价值连城,绝非俗物。

    只是奇怪的是,这玉佩跟平常人佩戴的玉佩尺寸很不一样,偏小很多,就像……对了,就像是给婴儿佩戴的一样。

    难道,这是小时候把她丢弃的父母留给还是婴孩的她佩戴的吗?

    真奇怪。

    按照她这个年纪,被扔弃,十之八九是亲生父母嫌弃她是个女孩,想要生男孩,所以才把她扔了,为了防止罚款。

    可是,若真是如此的话,为什么还要在她身上放一块这么珍贵的玉佩呢?

    难道是还想日后相认吗?

    或者,安以沫刚才的想法根本就不对呢?

    能够给一个普通的婴儿就带那么珍贵的玉佩,应该不是穷人家,应该不可能连那点罚款都交不起吧?

    直觉的,她觉得自己的身世应该很不简单。

    光从这块神秘的玉佩,应该就看的出来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强宠闪婚娇妻(百度最新章节)  强宠闪婚娇妻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Copyright © 2014 wodeshucheng.com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-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弹窗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-给我写信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