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第179章 回头看了一眼

    只是,他可能是太疼的,疼的直抽泣,一句话,说的一波三折才讲完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叶天承冷着脸,没有说多话,只是淡淡的“嗯”了一声,安以沫想,叶天承肯定在怪叶亦清,这个时候,自然不会轻易就这么算了。

    可另一方面,只怕看到叶亦清摔倒,叶天承心里也很难受,很自责……

    安以沫不敢多话,只是站在一旁,等叶天承检查了许久,脸上似乎有松了一口气的表情,才问道:“怎么样了?没伤到筋骨吧?”

    叶天承任是没说话,只是冷着一张脸,仔仔细细又看了一会儿,他手指很仔细的检查了伤口,又捏了捏,问叶亦清疼不疼。

    叶亦清点头,他犹豫了一下,抬起叶亦清的手臂稍微活动了一下,问叶亦清疼不疼,叶亦清皱着眉头说:“可以忍受。”

    叶骅云松了口气,安以沫想,看来手臂的骨头肯定是没断的了。

    叶天承把叶亦清的手小心放下,又看向膝盖。

    膝盖肿的比较厉害,青了一大片,摔跤的时候,他的脚是软的,摔的时候肯定没轻没重没防备,所以,脚上的伤,自然是严重许多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,也就是膝盖上的伤了,因为伤没伤到骨头,也根本就看不太出来,叶亦清的脚,已经感受不到什么疼痛。

    叶天承也没问他,摁了摁他的脚,犹豫了一下,小心的抬起他的脚,然后小心翼翼的活动关节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非常轻柔,一手抓着膝盖上,一手抓住膝盖下,抬起脚肚子,往前抬了抬……

    没声音。

    还挺顺利。

    三人都松了一口气,要是骨折了,肯定不能这么顺利的活动。

    虽然没感觉,叶天承还是很小心的把他脚放好,然后才冷冷的说了一句:“这次走运,没摔断骨头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叶骅云连忙说道,看她的样子,应该是十分紧张,所以说这话的时候,脸部的表情放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只是……没摔断骨头,这伤势,却一点都不轻。”叶天承沉着脸,语气冰冷,哪里还有一丝刚才的在房间的柔情蜜意?他冷冷瞪了安以沫一眼,说道:“一个一个,都不让人省心。”

    安以沫噤声,一时间,竟是半个字都答不上话来。

    他肯定还在为几天前,安以沫私自离家的事情计较呢。

    “天承,这伤,你能弄的好吗?”叶骅云忙在一旁岔开话题。

    虽然叶天承还来不及说出自己的职位,可是,安以沫却很清楚的记得,叶亦清曾经说过,叶天承以前跟他一样,都是特种兵王出生,安以沫记得他伸手还很好,就算不是什么特别厉害的医生,但对于叶亦清这种摔伤,应该不是很难治疗吧?

    想到此处,安以沫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我只能尽力。”叶天承冷冷说道:“淤血很重,想要用药或者揉捏祛除显然不现实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怎么办?”叶骅云问。

    叶亦清眼神一黯,看向叶天承,道:“要放血,是吗?”

    叶天承点点头:“也只有那个办法了,不然你每天都在阁楼,不出门,不活动又见不到太阳,肉都会烂掉的,庆幸这次没有摔断骨头,不然,会更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一拳头狠狠砸在床沿上,起了血红一片。

    安以沫心惊胆战的看着他,想着,他肯定是很气愤叶亦清不能够轻易出门这件事情吧!

    叶亦清眼里浮起一抹内疚,道:“天承,对不起,我总是给你找麻烦。”

    叶天承板着脸,根本不回答他的话,转身对叶骅云道:“姑姑,你去准备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放血的东西吗?”叶骅云一脸担忧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叶天承冷着脸,一副不容分说的样子。

    叶骅云一脸不忍,皱着眉头说道:“真的要放血吗?放血……很痛的。”

    叶天承叹息一声,语气淡漠冰冷,道:“不然呢?让他的肉烂了,到时候刮骨会更好受吗?”

    叶骅云脸色一白,叶亦清看看叶骅云,又忙看看叶天承,道:“姑姑,你就去拿吧,我能忍。”

    他目光落寞看向脚上的伤口,叹息一声,道:“左不过这双脚是废了,我也感受不到疼痛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手上的伤应该没那么严重。”

    他的脚没有感觉,当时一摔,肯定是没轻没重的先着地,不过放血,他的脚没感觉,也就忍忍手上的伤痛。

    叶骅云脸上飞快的闪过一抹伤痛,可怜而又同情的看了叶亦清一眼,叶天承和安以沫,眼中也是飞快的滑过一抹不忍。

    叶亦清这样的话……听着实在让人心里难受的紧。

    “姑姑,去拿吧,这样……大哥才会好的更快。”叶天承眸光一闪,认真的看着叶骅云。

    叶骅云这才叹息一声,点头说道:“好,我都听你们的,我现在就去拿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便转身离去,不一会儿功夫,就拿了一套用小箱子装好的工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以前在部队你们爷爷用过的,应该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叶天承接了过来,打开小箱子,安以沫发现,里面放着一个很粗的长针,还有几个大小不一的玻璃罐子和一个塑料罐子,这些东西保存的很好,也很干净。

    安以沫虽然在艺术和救上方面懂得很少,可是看着这些东西,她也明白,这些东西,不就是拔火罐要用的东西吗?

    当下是愣了半晌,才缓缓的站了起来,想起这些东西的用处,就不禁一阵恶寒。

    这东西,可是很痛的!

    可是,她知道,现在妇人之仁,也许会让叶亦清受罪。

    “天承,麻烦你了。”叶亦清脸色不好,可是说这些话的时候,却是面不改色的。

    安以沫想,叶亦清不愧是特种兵王,只怕这些在她看来无法忍受的痛苦,对他来说,没有什么。

    何况,比起受伤不痊愈,这样的疼痛,或许也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叶天承点点头,很是熟练的在中间一个斗柜的抽屉里,拿出镊子、棉花以及消毒的酒精。

    他面不改色,拿起雪亮的镊子,夹了一大块棉花,沾了酒精,然后扯出来,小心的在叶亦清高高肿起来的膝盖上涂抹消毒,淡淡说道:“既然腿没有知觉,就先在腿上弄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叶亦清点点头,一点反对的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安以沫却一脸紧张,紧紧的盯着叶天承的手。

    叶天承沉着一张脸,面不改色,丢了用过的棉球。

    叶亦清虽然摔的更多的是内伤淤血,可表面也还是破了一些皮,那棉球丢出去,一团红红的,看着很是触目惊心,叶天承却异常的冷静,像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。

    安以沫心里从来没觉得叶天承这么冷静,另一方面,也在暗暗的想,不愧是当过兵的人,冷静睿智,果然不是常人能比的。

    他又取了一团新的白色棉花,再次沾湿酒精,进行深一步的消毒。

    等完全消毒干净,他才松了一口气,又夹起一块很小的棉球,给那一根雪亮的尖针消毒。

    消了毒,小心放好,再拿出那玻璃罐子,点燃一团带酒精的棉球,稍稍烤了一下,准确的说,应该是把几个玻璃罐子都烤了一遍。

    安以沫一直盯着那根尖针,心里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这针可真大啊,要是有人没见过的想,只要想想看,十根绣十字绣的针加起来是什么样子,这个就是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叶天承深吸一口气,拿起尖针,皱着眉头,看向叶亦清的膝盖。

    安以沫干吞一口唾沫,看着那尖针,心里实在有些发憷。

    那尖针,是真的好恐怖。

    “哥,准备了,我要动手了。”叶天承声音平静,可是安以沫听的出来,他有些不忍。

    不是紧张,而是不忍心。

    “嗯,动手吧。”叶亦清声音更是平静,干脆伸手,挡住了自己的眼睛:“开始吧!”

    叶天承点点头,捏着尖针,道:“姑姑,沫沫,你们别看……”

    叶骅云点头,眼睛红红的别过头,叶天承目光落在安以沫脸上,安以沫一下反应过来,也连忙点头,转了个方向。

    转过头,闭着眼睛,安以沫似又忍不住一般,回头看了一眼……

    这一眼,吓的她心脏都快出来了。

    叶天承拿着那尖针,对着叶天承又乌青肿起来的地方,以极快的速度扎下去,然后又取出来,然后又飞快的扎下去……

    他扎的不深,很浅很浅,大约正好把叶亦清的皮肤扎破,可是那速度,却快的惊人……

    安以沫想,叶亦清是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,如果有感觉的话,他一定会疼的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心里,是万分的不忍,安以沫连忙别过头,不敢看。

    刚闭着眼睛没一会儿,就听到叶天承道:“好了!”

    安以沫松了口气,叶骅云也是叹息一声,叶亦清跟着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三人同时看向叶亦清的膝盖,只见无数个细小的血珠全都冒了出来,看起来触目进行。

    然后,叶天承拿起罐子,用塑料的接管接好,放到叶亦清冒着血珠的伤口上,重重的吸了起来,叶亦清的一块肉,被吸的鼓了起来,无数乌黑的血珠开始往上冒,然后传承一条乌黑的血线……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强宠闪婚娇妻(百度最新章节)  强宠闪婚娇妻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Copyright © 2017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-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|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-给我写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