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第205章 熟悉的香水味

    “是吗?可是……今晚姑姑和天承都不在家啊,你去姑姑房间干什么?”水惠雯疑惑的看着安以沫,那眼神,分明是不相信安以沫说的话。

    安以沫眉心跳了一下,随即失笑:“我去姑姑房间,自然是有事要忙的,我去姑姑房间,是为了拿一样东西呢。”

    “拿一样东西?什么东西?”水惠雯更加疑惑,仿佛很是好奇,眼定定的看着安以沫。

    “我要用的一样东西,放在姑姑房间,我有姑姑房间的钥匙,姑姑不在,我也可以进去,有什么问题吗?”安以沫皱眉,不客气的看着水惠雯,故作不耐烦的看着水惠雯,希望她能够识相一点,闭嘴不要再问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问题。”水惠雯摇摇头,道:“我刚才本也想上楼去找你的,可是听到奇怪的声音……我又吓的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奇怪的声音?”安以沫心意跳,刚才他们练习的时候,虽然已经尽力克制了,可难免会发出一点声音,不会让水惠雯起疑吧?

    水惠雯幽幽一笑,道:“好像有东西挫地面的声音,真是奇怪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着,凑近安以沫,将声音压的极低,幽幽说道:“那声音……好像又是阁楼传来的,你刚才在三楼,没有听到吗?我在房间里等了你好久,我听到声音的时候,你肯定是在三楼的,你应该比我听的更清楚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安以沫皱眉,一脸不悦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吗?以前阁楼……是专门给天承的哥哥用的,可是他一年前就死了,你说……那阁楼有声音,吓人不吓人?”水惠雯脸色有点白,一点担忧的看着安以沫,道:“以沫,今晚他们都不在家,你一个人睡在这里怕不怕?不如……你到楼下去,跟我一起睡吧?”

    不知道她是想吓安以沫,还是真那么好心。

    安以沫脸上不动声色,也不拆穿水惠雯,淡淡道:“不用了,我不相信鬼神之说。对了,你今晚来找我,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明天要去产检,你看……有没有时间陪我一起去?你需要去医院复查吗?”水惠雯说着,神色黯淡的垂了下来:“一个人去,我总是觉得怪怪的,可是我又不好叫天承。”

    叫叶天承,叶天承就会答应吗?

    安以沫心中不耐烦,摇头说道:“我明天要去公司辞职,交接资料和文件,没有时间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真的不能了!”水惠雯见安以沫脸色一直都不大高兴,大约也意识到是因为自己的原因,干吞一口唾沫,转头看向安以沫,道:“那……我就先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我让小艾陪你去吧。”安以沫道。

    她总觉得,水惠雯的身边,有个人陪着比较好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水惠雯神色黯了黯,转身正欲离去,身后的安以沫叫住了她: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有事吗?”水惠雯转头,有些疑惑的看着安以沫。

    看着她眼睛里面的神色,似乎没有半点内疚和不安,这个女人,真不知道是脸皮太厚,还是故意跟安以沫作对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安以沫也不必客气了。

    “水小姐,我想我应该提醒过你很多次,让你不要随便上楼,更不要随便进我跟天承的房间,对吗?”安以沫问,特地咬重了“我跟天承”的房间这几个字。

    水惠雯眼神黯了黯,随即点点头:“是的,可是我……我现在有事,以沫,我知道你不高兴,我以后不会随便上来了。大家住在一个屋子里,总不能有事我就打你电话吧?”

    安以沫摇摇头,道:“那你有事最好别找我,真的,我觉得我不能,也不会帮你解决什么事情,这是我最后一次提醒你,如果你下次还在没有经过我同意的情况下上楼,进我房间,我一定不会让你再住在叶家。这是最起码的尊重,你明白吗?我总不至于有事没事,就偷偷溜进你的房间吧?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有点严重,可是安以沫想,话不说的严重一点,水惠雯好像根本就不当一回事,还是说的清楚一点,让她有所顾忌,以后都不会轻易上楼。

    若有一天她发现叶亦清的存在,那可就是个大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水惠雯点点头,冷冷的睨了叶天承一眼,道:“我知道怎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最好不过了,希望水小姐你这一次一定要记住,别像之前那样,我提醒你几次都没用。”安以沫又加了一句。

    水惠雯抬头,一双眸光深深凝视着安以沫,许久才长叹一口气,道:“对不起,以前这是我跟天承的房间,我每次一来,都是住这里,也是出入自由,我习惯了,所以总是不由自主的进来……而且,我又被水家赶出来,在叶家本就没有归属感,只有这间房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她目光幽幽的扫了一遍房间四周,那眼神,还真够恶心人的。

    安以沫几乎可以确定,她这绝对不是在扮可怜,绝对是在恶心安以沫。

    你想啊,住在老公和前女友睡过的房间,试问,哪个女人可以接受?

    不过,洞悉水惠雯的心思后,安以沫反倒不生气了,现在最重要的,就是让水惠雯彻底断绝以后可以轻易进这个房间的念头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安以沫盯着水惠雯看了半晌,方淡淡说道:“水小姐,如果其他房间让你没有归属感的话,那你就回水家吧,我相信水家的人,尤其是你奶奶,她应该很想见到你的。”

    水惠雯脸色一变:“你难道想出尔反尔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什么出尔反尔,而是水小姐你自找的。你记住了,我只是可怜你,看在孩子的份上给你一个安身之地,如果你再犯的话……就别怪我不客气。”安以沫声音很轻,一点都没有要大声吵闹的意思,柔柔的,一字一顿,却让水惠雯彻底的愣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水小姐,你要记住了,你已经跟叶天承分手了,现在这里……我才是女主人,我相信你这么聪明,不可能真的是凑巧或者忘记我的叮嘱走进这个房间,之前两次,我只是不想拆穿你,事不过三,你记住了,如果你再犯的话……我不会就这么算了。”安以沫脸颊闪过一抹阴云,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我知道了,安小姐,果然好大的架子!”水惠雯似乎忍的不耐烦了,听了安以沫一席话,心中极是不甘,冷哼一声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看着水惠雯那一双妩媚的眼睛被愤恨给取代,安以沫反而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跟水惠雯私底下这种相处方式,显然要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之前水惠雯一直在她面前扮的乖巧可怜,她觉得很不习惯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可水惠雯一直就隐藏极好,总是一副幽幽可怜的模样,现在看到她终于变回了那张脸,她反而可以放心了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已经撕破了脸,以后就没必要客气了,回头她得跟小艾说一声,让她好好注意着水惠雯,不许她在上二楼一步。

    叶亦清的事情,可不能因为她的一时心软就泄露出去,要知道,叶亦清若是被发现,随时都可能会被龙家发现,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,这种事情,跟水惠雯的尴尬比较起来,简直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舒了一口气,安以沫转身,却压到一件什么硬硬的东西,愣了一下,忙从身下掏了出来,一块硬质的玉,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是爸爸做手术之前,给她的认亲信物,那天从花房回来,找到那个红色的软布之后,她已经收起来了啊,怎么会在床头下面?

    这些天,她一直都在医院,就叶天承回来过两次,他总不至于拿自己的东西吧?难道是……水惠雯吗?

    想起她刚才坐在床沿上的样子,安以沫心里就有气。

    可是,平静下来想一想,却觉得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水惠雯这个人虽然讨厌,但是她总是大家千金,不至于做这种无聊的、偷鸡摸狗的事情。

    至于这块玉的来历,她就更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不然,上次捡到这块玉的时候,她就没必要还给安以沫了,现在又偷偷拿出来了。

    那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正想着,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,抬头看去,叶天承走了进来,他脸有些红,一身酒气,不过眼神很清澈,应该没有喝醉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?”安以沫把玉佩随手塞回枕头下,起身给叶天承倒了一杯酒:“我以为你今晚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叶天承的狐朋狗友一样很多,每次去“夜色”喝酒都是不醉不归,不然就是直接喝到天亮,今天这么早就回来,着实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嗯,事情谈完就早点回来,何况……现在我有老婆了,老婆又怀着身孕在家等我,我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了。”他说的很认真,说罢,伸手将安以沫揽在怀里,接过她手里的水杯,笑容满面。

    “是吗?这么乖?”安以沫配合的搂住他的腰,闻着他身上淡淡酒香,忽然眉头皱了皱:“咦,你身上怎么有香水味?而且还有点熟悉?”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强宠闪婚娇妻(百度最新章节)  强宠闪婚娇妻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如有侵权请-联系我们,我们会立即处理。

Copyright © 2018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- All Rights Reserved. | 沪ICP备1981992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