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第九十三章 你是处吗?

    “真的不用去找他,反正我们都分了,他爱怎么样,爱跟谁在一起,都是他自己的事儿。反正人在做天在看,我不收拾他,自有他遭报应的那一天。”

    平心而论,陈文航的爸妈,还有他家里人,都对我不错。如果我真的一时冲动,让骆向东把他打个好歹,那我的气是消了,可我怎么对得起他家里人?

    凉城是个小地方,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,我也要为我爸妈考虑。不管怎么说,这事儿都不能闹大了。

    骆向东闻言,他面不改色的说道:“你没听说过祸害遗千年吗?什么世道,你还指着靠老天帮你出头,我该说你是天真,还是傻呢?”

    我面色淡淡的回道:“我家里人对我的教育,一直都是‘善恶终有报,天道好轮回,不信抬头看,苍天饶过谁’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下,我又加了一句:“他做损事,是他不积德,如果我回头再去找他的麻烦,那就是我做错事。我没必要因为他做错事,就把自己连累下水,我还想多积点德呢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唇角轻轻勾起,我不知道那笑容中有无嘲讽的成分,只听得他出声回道:“好吧,随你。”

    我打量骆向东脸上的表情,随即轻声道: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我什么?”

    我忽然有些感慨,所以轻声回道:“谢谢你这么长时间,帮了我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我跟骆向东可谓是萍水相逢,不过因为他跟我们系主任之间的关系,所以才对我多加照顾。我不管骆向东平日里是否嘴毒,是否戳伤过我,但是总体来说,他对我是好的。

    嘴毒总比心狠强。

    陈文航骗了我两年,不,或许更久,打从最一开始,我就不是他心目中的第一人选。自打张昕薇跟我说,他喜欢的人是她时,我甚至一度腹黑的认为,陈文航之所以跟我在一起,也许就是为了能更靠近张昕薇?

    在我们没分手之前,他甚至连一句让我伤心的话都没说过,可就是这样一个温柔的人,最后却一招让我痛彻心扉。

    我真庆幸自己还算想得开,也自问不会为了任何人想要到自杀的地步,但凡换一个爱情至上的,怕是不死也是落得个终身情残。

    回想起从前的事情,我眼眶泛红。骆向东看着我道:“你奶奶说,你这么多年一直很听话,唯一一次做的出格的事情,就是跟陈文航谈恋爱,我很想知道,你现在后悔了没有?”

    后悔了没有?

    我心底骤然一痛,还没等说话,眼泪已经模糊了眼眶。

    我拿起纸巾擦拭眼泪,正好这时候,店员过来上菜,顺道把啤酒放下。

    “请问现在需要开酒吗?”店员问骆向东。

    骆向东淡淡道:“都打开吧。”

    店员将一打十二瓶啤酒全都打开,然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骆向东递给我一瓶啤酒,然后道:“先喝一杯,缓缓再说。”

    我接过啤酒瓶,给自己倒了一杯酒,然后一饮而下。坐我对面的骆向东也是一口喝了一杯,他对我说:“反正我今天没什么事儿,权当给你做一回爱情顾问,你心里面有什么委屈,有什么怨言,只管说。”

    我从未想过,有一天会跟骆向东坐在同一张桌子上,哭着跟他聊我的情史。事实上这事儿就算是发生在昨天,我也不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可也许真应了那句老话,赶得早不如赶得巧。谁让我今天突然碰到陈文航和张昕薇在一块儿,谁又让我突然心里防线崩溃,只想找个人来说会儿话,把心底的委屈和苦水吐一吐。

    我跟骆向东边喝边聊,我跟他说我追陈文航追了多久;说了我俩第一次在马路上牵手,结果被我爸看到,回家又告诉给我妈,我吓得放学不敢回家的囧样;我还说陈文航第一次偷着带我回他家,说他爸妈不在,结果中途,他家房门开了,他妈回来了。

    骆向东听得饶有兴致,吃了口青菜,然后道:“把你俩给堵到屋里面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哪儿能啊,我多机灵,我直接趴到他们家沙发下面去了。他妈好像是一串钥匙还是什么东西落在家里面了,临时回来取,也没说什么,马上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我左手肘杵在桌子上,上面撑着自己的半张脸,回想起从前,说不出该哭还是该笑。

    骆向东唇角勾起嫌弃的笑容,他出声说道:“你那是狗急跳墙好吗?还真能美化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我挑眉回道:“甭管怎么说,反正我是混过去了,可是几年之后,我跟他妈已经很熟的时候,他妈跟我说,其实那天她一回来,就知道家里面指定不止他儿子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道:“她是怎么发现的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他妈说陈文航不可能一个人在家看宠物小精灵。”

    我话音落下,骆向东直接呛住,一口东西差点没喷出来,赶紧拿过纸巾捂住嘴。

    我眼睛一挑,似笑非笑的问道:“干|嘛?”

    骆向东稳定之后,瞥了我一眼,出声回道:“你们两个还真在家里面看动画片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然呢?我不是早就跟你说了,他约我去他家里面看动漫的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摇摇头,说不出是鄙夷还是嫌弃,根本就不回应我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的样子,不由得瞥眼道:“你以为我们是你吗?我们当年可是很纯洁的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黑色的眸子看向我,说:“我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也是三四瓶啤酒下肚,酒壮怂人胆,出声回道:“你一定很早就不是那个了吧?”

    骆向东一眨不眨的盯着我,问道:“哪个?”

    我眉头一簇,深知他是明知故问,但又不好意思直说,所以又加重口吻,说了一遍:“就是那个!”

    骆向东薄唇开启,脸不红心不跳的回道:“你说处|男?”

    他说的旁若无人,也没有故意减小音量,我第一个反应就是左右看看,生怕被别人听到。这里又不是单间,前后左右又多有客人,他也真好意思直说。

    骆向东见状,他没有给我回神的机会,径自出声说道:“我确实不是处|男,但你的言外之意是,你还是处|女喽?”

    他问的直白,我突然血气翻涌,顿时红了脸。

    眉头簇起,我压低声音道:“你小点声!”生怕别人听不到似的。

    骆向东面不改色,淡淡道:“我说实话,怕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怕!

    我红着脸,小声回道:“你老人家话风开放,我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道:“你还没回答我上一个问题呢。”

    我喝酒喝的有点快,现在多少有些头晕,反应能力也变慢了。迟疑了三秒之后,我这才想到骆向东的上一个问题是什么。

    虽然当着个大男人的面,谈及这种话题有点敏感,不过我还是尽量做到面色坦然,点头回道:“我是啊。”

    我确实还是处,这点我承认的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骆向东闻言,他直视我的目光中,忽然泛起了意味深长的打量之色。

    我被他一双好看的黑眸,看的有些不知所措,不由得强装镇定,出声问道:“干|嘛这么看着我,你不相信?”

    骆向东眼睛都没眨一下,薄唇开启,径自说道:“你都多大了?”

    我眼睛一瞪,有种被侮辱的错觉,当即回道:“我二十三啊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骆向东目光中不无狐疑,他开口回道:“你跟陈文航交往七年,从高中一直到大学,然后你现在还是处……”

    我知道他心里面想说的是什么,确实这一点对于很多人来讲,与其说难以置信,不如说猜测我们两个是不是其中一个人有什么隐疾,更为确切。

    “现代人都觉得谈恋爱理所应当要上床,这点无可厚非,可我从小一直认为,我的第一次,一定要给我以后的老公。所以即便当初认定以后我一定会跟陈文航在一起,但我一也直没有跨出这一步,现在看来……我还挺明智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我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。

    骆向东没笑,他只是微微点了下头,随即道:“我终于知道陈文航为什么要劈腿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脑袋没动,只是眼皮一挑,看向坐在正对面的骆向东。

    我说:“你们男人真的就这么看重上床这件事?难道不上床,就能憋死你们?”

    骆向东并没有因为我把他也给带进去而不高兴,他只是面不改色的出声反问道:“我们是把上床这事儿看得很重,不然你告诉我,谈恋爱的最终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我一口气涌上来,当即瞪眼回道:“结婚啊,什么事儿不能等结婚之后再做的?”

    骆向东道:“那你和陈文航怎么没能走到结婚这一步呢?”

    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如鲠在喉,如坐针毡,如……他妈有人直接当面扇了我一个响亮的耳光。

    我当即僵在原位,一动不能动,一眨不眨的看着骆向东。

    骆向东通程面色坦然,他回视着我,大概过了五秒钟的样子,我只见他唇瓣开启,随即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只有想跟你上床,然后奔着结婚去的男人,却没有为了要跟你上床而想结婚的男人。这一点,你要搞清楚。”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我亲爱的骆先生(百度最新章节)  我亲爱的骆先生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如有侵权请-联系我们,我们会立即处理。

Copyright © 2018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- All Rights Reserved. | 沪ICP备1981992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