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第一百二十一章 坐下,我跟你谈谈

    电话里面传来熟悉的男声,说:“来我办公室一趟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不待我回些什么,对方已经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我坐在椅子上,后知后觉,足足过了五秒之后,这才回过神来,原来刚才电话中的男人,是骆向东。

    下意识从座位上起身,整理了一下衣服跟裤子,又抹了把脸,清醒清醒,我出了房门,迈步往骆向东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途中,我碰到出门送文件的韩雪彤,她微笑着对我颔首,打招呼:“梁助理。”

    我也勾唇对她点头:“韩助理。”

    径自迈步来到总裁办公室门前,我伸手敲了三声门,听到里面人说了一声进,这才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进骆向东的办公室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我轻车熟路往里面走,不知道骆向东叫我来干什么。

    骆向东的办公桌放在走廊尽头向右的一侧,我穿过走廊,直接往右边看去,但见身穿浅咖白底条纹衬衫的骆向东坐在宽大皮椅上,他俊美的面孔上,一面脸颊带着明显的红肿,唇角也破了,看起来……狼狈的让人想笑。

    这伤,比昨天严重的多。

    我站在距离办公桌几米远的地方,尽量忽视他脸上的伤,公式化的问道:“骆总,你找我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面无表情,出声道:“去倒两杯咖啡来,一杯巴西黑咖啡,不加糖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另一杯呢?”

    骆向东抬起他那双黑白分明,乍看清澈无比,细看勾人摄魄的眸子,盯着我说:“随、便。”

    两个字,他故意说的一字一顿,让我听了不由得浑身发毛。

    应承了一声之后,我赶紧掉头出去。

    在茶水间准备咖啡的时候,韩雪彤对我说:“我见骆总刚才戴着口罩来的,是不是生病了?”

    我冲咖啡的手指微顿,想着骆向东脸上的伤,难道他还是戴口罩来的?

    “啊,哦,是啊,可能吧。”我含糊着应承了一句。

    见我从专门的柜子中拿出巴西黑咖啡,韩雪彤眸子微挑,出声问道:“骆总要的咖啡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韩雪彤又道:“别忘了骆总的咖啡不加糖。”

    我微笑着点头: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韩雪彤也笑了一下,然后道:“那你忙,我先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吩咐要两杯咖啡,另一杯什么要求没说,我干脆两杯冲的一样的。

    端着咖啡重新敲门进了办公室,这回骆向东已经从办公椅上移坐到沙发处。我将两杯咖啡一杯摆在骆向东面前,另一杯摆在他对面,然后道:“骆总,没事的话,我先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刚直起身,准备要走,只听得坐在沙发上的骆向东,幽幽的说道:“我说没事了吗?”

    我动作一顿,不由得抬眼看向他,眼中带着狐疑跟打量。

    骆向东拿起面前的咖啡杯,抿了一口,然后说:“坐下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平时在外面跟我说话,还不如这个口气呢,但可能因为这里是办公室的原因,我莫名的有些紧张跟害怕。

    端坐在骆向东对面的沙发上,我紧张的问道:“骆总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骆向东将手中的咖啡杯往桌上一放,白色的骨瓷杯跟大理石桌之间发出一声不大不小的撞击声,我听着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骆向东身子往后一靠,眼皮一挑,看着我说:“梁子衿,我们有必要坐下来谈一谈。”

    从小到大,无论老师还是家长,但凡这种郑重其事的说要谈一谈的时候,准没好事儿。

    我一颗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,后背挺得更直,定睛看着骆向东,心底的惶恐全用眼神说明了。

    骆向东脸上并看不出喜怒,只是多少有些不待见的样子。我不知道一大早上的,我又哪儿惹到他了,难不成……是因为昨天的事?

    正想着,骆向东已经开了口,他出声道:“知道我要跟你谈什么吗?”

    我沉默数秒,随即出声试探:“是昨天跟纪贯新见面的事吗?”

    骆向东面不改色,径自道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我不喜欢他这种欲擒故纵的手法,也不适合跟别人勾心斗角,所以我如实回答:“不是我主动要跟纪贯新见面的,是他以豪庭开发案股东之一的名义来骆氏,要求我陪他一起视察工作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下,我又说:“我没法拒绝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道:“我跟没跟你说过,离他远一点?”

    我眉头微蹙,不敢太大声反驳,但也不能坐以待毙,只得尽可能的解释:“我是不想去的,可他以工作为理由,你又不在国内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给我打电话吗?”骆向东看着我,眼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愠怒。

    我挑眉回道:“你手机关机。”

    “哪天?”

    我想也不想的出声回道:“周一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视线略微一闪,似是在回想,过了一会儿,他又道:“以后不许你再跟纪贯新见面,无论是工作中还是生活中。工作上就说是我允许的,只要是跟纪贯新沾边的事儿,你都别搀和。”

    看他说的一脸云淡风轻,可是口吻却是坚决不容置疑的。毕竟事情关乎我,我实在忍不住,出声问道:“骆总,你跟纪贯新之间到底有什么私人恩怨?”

    怎么两人见面都跟疯狗似的,恨不得咬死对方。

    骆向东淡淡道:“这你不用管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纪贯新说,是因为他抢了你女朋友,所以你才对他耿耿于怀。”

    我说这话,不单单是为了确定真伪,更重要的是为了试探骆向东的反应。别他们两个明争暗斗,把我夹在中间,我还像傻子一样不知道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果然,骆向东听到这话,下意识的眼皮一挑,嗤笑着道:“他是这么跟你说的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他就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反问道:“你信吗?”

    我眸子微转,也学会了四两拨千斤:“不是吗?”

    骆向东别开视线,唇角始终勾起嘲讽的弧度。微微摇了下头,他转而对我说:“这人呐,越是缺什么,越是把什么挂在嘴边,你觉得我喜欢的人,会被他这种人给抢走吗?”

    我心想,那要看你喜欢的是什么样的人了。就拿刘诗琪来说,我亲眼见她去的纪贯新房间,后面的事,不用想也知道。

    见我垂下视线,避而不答,骆向东挑眉道:“梁子衿,你那是什么表情?有什么话就说,别在心里面犯嘀咕。”

    我抬起眼睛,直视着骆向东,问道:“那你说纪贯新说的不是真的,真相是什么?”

    骆向东与我四目相对,似是过了五秒中的样子,他忽然眉头一簇,视线变得危险而凌厉,看着我问道:“梁子衿,你敢明目张胆的八卦顶头上司,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?”

    我没想到是他问得我,结果反将我一军的也是他。

    顿时说不出话来,我微张着唇瓣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骆向东见状,他又道:“梁子衿,你知道我是看在你们系主任的面子上,所以一直对你多加照顾,如今他突然去世,可我还得念着他对我的嘱托,我不会因为他去世就不管你,反而……”

    他故意停顿一下,然后双眼直盯着我,像是要把我看穿一般。几秒之后,继续道:“反而,我会对你管的更严,不会让你刚一初入社会就沾染一些社会上的不良气息,而像是纪贯新那种社会毒瘤,你以后更得给我敬而远之,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他跟我说话的口吻,忽然让我想到我妈,因为我妈在对我下达什么命令的最后,总是要加一句,知不知道?

    他突然提到顾老师,又让我心里面泛起阵阵难过,我一直想问骆向东,他跟顾老师到底是什么关系,如今终于找到合适的机会,我开口问了。

    骆向东给我的回答是:“比你想象中的要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也别太难过了,人死不能复生,节哀顺变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脸上的表情,有一闪而逝的怪异,很快,我没大看清楚,也不好意思盯着他的脸细看。

    我俩一时间都没说话,过了一会儿之后,骆向东率先开口,他说:“总之我今天叫你来,就是正式通知你,从今往后,不许再跟纪贯新有任何往来。如果让我知道你背着我私下再跟他见面……”

    他表情变得阴沉,像是故意吓唬我一样,沉声道:“梁子衿,我能让你进骆氏,能让你来顶层上班,同样也能让你从这里出去。你别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,我很认真。”

    闻言,我也一脸正色的回道:“我从来就不想认识他,他也是因为跟你之间的私人恩怨,所以才来缠着我,我倒希望你们两个的事情,可以私下解决,不要把我搀和进来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说:“你只要管好你自己就行。”

    我心底多少有些不爽,这话听着像是我主动去搭个纪贯新一样。

    我没出声,只是正襟危坐,像是在等待领导训话。

    骆向东道:“行了,你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我起身准备往外走,他叫住我,说:“把你的咖啡带出去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眼放在自己面前的咖啡,原来骆向东要我冲两杯咖啡,有一杯是给我的。

    说了声谢谢骆总之后,我拿着咖啡出了骆向东办公室,回到自己房间,我喝了口咖啡,下一秒五官立马皱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么苦!骆向东到底是怎么咽下去的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我亲爱的骆先生(百度最新章节)  我亲爱的骆先生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Copyright © 2017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-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|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-给我写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