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第一百三十六章 一个无心,叫人失心

    郑泽宇哈哈大笑,然后说:“你叫吧,我准了。”

    他准可不行,我看了眼骆向东,但见他动作优雅的吃着涮火锅,吃完一口之后,也不看我,径自说道:“你要是敢叫你就叫。”

    郑泽宇看热闹不嫌事儿大,立马挑拨道:“子衿,叫,看他能把你怎么着。”

    我呵呵一笑,出声回道:“我不叫。”要叫他叫吧,我没理由因为一个称呼惹上骆向东,我也不是不知道他嘴巴有多毒。

    吃着,聊着,中途郑泽宇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,他出声问道:“你们都不喝酒吗?”

    骆向东抬眼看着郑泽宇说:“这么久没提,我以为你们都不喝。”

    卫铮道:“我在等你们提。”

    郑泽宇眉头一簇,说:“我说怎么总觉得今天这顿饭差了点什么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又看向我,开口问道:“子衿,听说你们凉城人都很能喝酒,你喝白的还是啤的?”

    如果是以往,我定说我不喝的,但是今天热闹,加之几人的性格都不让我讨厌,所以我笑着回了一句:“随便。”

    郑泽宇笑道:“凉城人就是敞亮,那就啤掺白呗。”

    我很快回道:“啤掺白我不行,我只能可着一种喝。”

    想到我高中的时候,跟张昕薇,陈文航还有另一个玩得好的女生,四个人一起喝酒,那个时候的我们,说一句年少无知完全不为过,敢一口气干了一缸二两半的白酒,然后接着喝啤酒。结果张昕薇跟陈文航当时就吐了,我笑话他们两个没出息,可最后等他们送我回家的时候,我干瞪眼看着头顶的灯棍咻咻直晃,天旋地转外加头疼欲裂,整整三天才缓过劲儿来。

    自打那次之后,我是再也不敢啤掺白了。

    郑泽宇回手打开房门,顺着门缝喊道:“服务员。”

    “哎,来了!”服务员人未到声先到。

    不多时,系着红色围裙的服务员快步跑来,站在门口问道:“先生,有什么需要?”

    郑泽宇问道:“你们这儿都有什么酒?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儿啤酒有雪花,哈啤,纯生还有扎啤,白酒有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郑泽宇问的是酒的种类,服务员以为他要选牌子,所以一口气说了一长串。

    郑泽宇赶忙笑着打断:“不用一一介绍了,你给我们拿一箱纯生五个扎啤,白酒……你看着来吧,要好的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也看出我们这桌不差钱,点了满桌子的东西,她笑着应声:“好嘞,几位稍等,我马上给你们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郑泽宇关上门,转身说道:“这儿的服务员说话办事儿倒是利索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这里天天很多人来,手脚不麻利一些,根本忙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看了眼郑泽宇,语带揶揄的说道:“你别不是看上人家了吧?”

    郑泽宇也不反驳,反而是顺着他的话说:“人家妹子长得也不赖,还挺有眼力见的,看上不行吗?”

    骆向东笑了一下,然后道:“衣冠禽兽。”

    郑泽宇说:“谬赞谬赞,我们彼此彼此。”

    我夹在两人中间,跟听现场说相声似的,唇角带着笑,我用虎口夹着筷子,费劲巴力的往嘴里面送肉段。

    骆向东看出我爱吃肉段,用公筷给我夹了好多,我都吃不过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服务员敲门进来,她手上拿着两个硕大无比的扎啤杯,真的不是普通的大,我感觉这一大杯最起码要有两瓶半的啤酒。

    将两个扎啤杯放在郑泽宇跟卫铮面前,她说:“麻烦开一下门,我把剩下的都送进来。”

    郑泽宇笑眯眯的说道:“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被他说得脸色一红,赶紧掉头出去了。

    骆向东瞥了眼郑泽宇,嘴边带着一丝嘲笑,低声道:“又不能真的追人家,少到处聊骚。”

    郑泽宇挑眉道:“哎,你别说,敢不敢打赌?”

    骆向东道:“赌什么?”

    郑泽宇说:“如果我敢追她,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骆向东身子慵懒的往椅背上一靠,淡笑着回道:“你说怎样就怎样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话,心想他们怎么这么无聊,拿这种事情做赌注。

    但见卫铮笑的无奈,微微摇头装作什么都没看到;秦翊川更是面色坦然,似是早就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我低下头,努力装作什么都没听到,也暗自告诉自己,他们就是玩笑说说而已,不必当真。

    “子衿,你押谁赢?”

    “啊?”我抬起头,看到郑泽宇正盯着我瞧。

    我刚刚走神了,没听到他说什么,郑泽宇又讲了一遍:“我跟向东打赌,今晚吃完饭之前能要到刚刚那个服务员的电话号码,你押谁赢?”

    我心想,这种缺德事儿我可不跟着搀和。

    唇瓣开启,我出声问道:“你要到她的电话号码,然后呢?”

    郑泽宇眸子微挑,出声回道:“就是要个号码而已,然后……就没有然后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笑着道:“不然你还真以为我要追她不成?”

    好吧,我收回之前心底想的那句话,他们这帮人是都不错,就是在男女关系上面太随便了一些。

    恰好我又是个极重感情的人,他们拿感情当儿戏,当赌注,可我不行。

    摇摇头,我出声道:“还是别要了,不好。”

    郑泽宇不以为意,随口道:“开个玩笑嘛,无伤大雅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们拿她当笑话,可她也许会认真,你要走她的电话号码之后,她也会等着你打来,等不到会很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郑泽宇见我说的认真,他沉默数秒,随即耸了下肩,无所谓的说道:“子衿说不要,那就不要好了,反正我们也是有一搭无一搭,闲着无聊嘛。”

    这边话音刚落,只见之前的那名服务员端着个打托盘走过来,托盘中是三大杯扎啤。

    她出声道:“慢回身……”

    卫铮侧了下身子,帮忙拿过一杯,递给秦翊川。

    服务员道了声谢,然后把托盘放到我这里。我双手伸直,像是鸭掌一般,用双手手掌捧着一杯扎啤递到骆向东面前。

    期间郑泽宇将另一杯扎啤拿下来,放在我手边。

    我清楚看到,服务员临走之前是特意看了眼郑泽宇的,可郑泽宇因为我刚刚的那番话,没有再去撩闲她。

    服务员眼底闪过一抹失望之色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我暗自叹气,心想像是郑泽宇他们这种人,老天偏爱,给了他们金钱,又给了他们好看的皮囊,就连说话妙语连珠讨女人喜欢,也成了天生的本领。他们可以因为无聊就去找个乐子,可对于很多女人来讲,他们的一句话,一个动作,很可能就让她们失了魂。

    我多想告诉那个女服务员,郑泽宇是开玩笑的,他对她一点意思都没有,让她别再心心念念了。

    房门关上,郑泽宇看着手边的扎啤杯,说:“总不能干喝吧,玩点什么?”

    卫铮跟秦翊川都不说话,我算是发现了,他们四个人里面,平日里就数郑泽宇话最多,然后也只有骆向东能跟他呛几声。卫铮是好说话,而秦翊川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骆向东淡淡道:“一桌子东西,也不能打扑克,玩什么?”

    最后郑泽宇把目光落在我身上,笑眯眯的问道:“子衿,你们平时玩什么?”

    这倒把我给问住了,其实女孩子之间的聚会,大抵是八卦一下身边发生的事,以及声讨某个大家都认识也都烦的小贱人,我们并不会特地找什么东西来玩。

    沉默了能有五秒以上的样子,我脑中忽然闪过一个软件,然后道:“谁是卧底,你们玩过吗?”

    卫铮摇了下头:“没玩过。”

    郑泽宇挑眉道:“就是电视上综艺节目里面常玩的那个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:“最近身边的人聚会,都在玩这个,还挺好玩的。”

    郑泽宇道:“那就玩这个呗。”

    我下意识的伸手摸包,想要拿手机,但却发现包没带,放在会所房间里面。

    我说:“你们谁的手机拿出来用一下,下一个谁是卧底的软件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的手机就放在桌上,闻言,他将手机递给我。

    我接过去,下了个游戏软件,在等待的时候,又给他们普及了一下这个游戏的玩法。

    郑泽宇说:“咱们先讲好规则,输了的喝酒,一次啤酒三杯,白酒半杯。”

    我挑眉道:“玩这么大?”

    郑泽宇笑道:“凉城人嘛,还怕什么喝酒,别给你家乡人丢脸。”

    我咕咚咽了口口水,只盼自己千万别输。

    软件下好之后,我出声道:“那我们先来玩一局,试试怎么样?”

    郑泽宇说:“不用试,要玩就玩真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确定不用试?”

    郑泽宇看了眼桌上的其他几人,问:“你们要试吗?”

    骆向东挑衅的回道:“你那智商都不用试,何必问我们。”

    卫铮也笑着对我说:“子衿,从你开始。”

    这一桌子男狐狸,各个不好对付,虽说我不是第一次玩,在技巧方面上应该比他们要厉害,但此时此刻,心里面也莫名的打鼓。

    玩个游戏而已,给我紧张的像是坐在高考会场上,马上要拼人生了似的。

    暗自调节心神,我翻开自己的第一张牌,上面显示着:初吻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我亲爱的骆先生(百度最新章节)  我亲爱的骆先生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如有侵权请-联系我们,我们会立即处理。

Copyright © 2018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- All Rights Reserved. | 沪ICP备1981992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