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第一百六十二章 公墓中哭天抢地

    我是第一次来宁山公墓,根本分不清楚东南西北,从二号厅侧门出去之后,找了半天又问了好几个人,这才打探到洗手间的位置。

    去洗手间蹲了半天,然而只是肚子痛。出来的时候,我原路返回,但路上却突然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:“子衿。”

    我转头闻声望去,身后不远处一身黑色长风衣的人,竟然是有些日子未见的张耽青。

    我一时间有些愣,还没等出声叫人,张耽青已经迈步向我走来。我后知后觉,开口叫了句:“耽青哥。”

    张耽青站在我面前,他眼眶微红,出声问道:“子衿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今天是我大学系主任出殡的日子……”

    话罢,我想到初进宁山公墓时,停车位处那成排的豪车,不由得开口问道:“耽青哥也是过来参加葬礼的吧?”

    其实我这话相当于白说,来公墓除了参加葬礼,还能是干嘛?

    没想到我这么随口一说,张耽青竟然别开视线,我见他眼眶明显一红,还以为是他家里面出了什么事,连忙眼带担忧的问道:“耽青哥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张耽青喉结微动,那是极力忍耐的样子,足足过去五秒,他这才重新看向我,说:“子衿,你还不知道吧?”

    我一听他说到这儿,下意识的心里面咯噔一下。怎么,这事儿还跟我有关?

    我提心吊胆的看着张耽青,因为紧张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张耽青一副欲言又止加如鲠在喉的样,半晌才从唇缝里面挤出这样的几个字:“贯新……他……”

    贯新……纪贯新?!

    我顿时瞪大了眼睛,看着面前张耽青别开视线红着眼,直接双腿就软了。

    直愣愣的盯着张耽青,我话都说不出来半句。

    直到张耽青再抬眼看向我,见我这副表情,他低声道:“子衿,你也别太难过了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说得知这个消息的第一秒,我是震惊,震惊到心脏停跳;那么现在,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,那股排山倒海的伤心几乎瞬间将我吞没。

    我瞪大的眼睛中,眼泪直接扑簌簌的掉下来,极度哽咽的问道:“怎,怎么会这样呢……”

    纪贯新为什么会死?

    明明前阵子我还一直与他厮混,他那张总是带着笑容的脸,依旧清晰的浮现在我脑海中。

    他跟我说,以后跟他混,保管有吃有喝有得玩。

    他总喜欢缠着我,用尽各种手段,却从不曾真的坑过我;他说我叫了他一声哥,以后就是他妹,但凡谁敢欺负我,就是跟他纪贯新作对。

    他问我为什么只相信骆向东的话,却不相信他说的话?

    往事历历在目,就连他那些看似废话的话,我竟发现我都记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越想越心痛,越想越觉得双腿发软,我很快便由流泪到泣不成声,哭着问面前的张耽青:“怎么会这样,纪贯新为什么会死?”

    张耽青红着眼眶回道:“贯新说他拿你当妹妹,想好好待你,没成想你只信骆向东的话,却从来都不信他。那天他跟我说这些话的时候,多喝了点酒,然后又自己开车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张耽青的话还没等说完,我就忍不住‘哇’的一声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浑身没力,我只觉得腿软,直接蹲下去放声大哭。许是我这模样吓坏了张耽青,他上前一步来扶我。

    我根本站不起来,只是玩命的大哭,心里面一万个愧疚,我对不起纪贯新啊,他还这么年轻。如果上天再重新给我们一次机会的话,我一定相信他的话,就算他真的不是好人又能怎么样?就算骆向东不让我跟他一起又怎么样?

    反正他对我好,我就跟他做朋友,给他当妹妹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已经听不到张耽青从旁劝我些什么了。

    哭了半晌,我忽然想到张耽青出现在这里的理由,站起身,我哽咽着问道:“耽青哥,你们今天,是不是来参加,贯新哥的,葬礼的?”我哭得一抽一抽,说话也跟着一顿一顿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张耽青点头点的有些含糊。

    我道:“你带我,去吧,我想见他……”一想到再见纪贯新,已经是阴阳永隔,我这眼泪一上来,又开始大哭。

    张耽青道:“子衿,你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我哭得直抽,心想怎么能不哭?只是我现在就算哭死过去,纪贯新也不会回来了。

    跟着张耽青迈步往前走,他将我带到一号厅的方向,此时一号厅外面也站了不少人,清一色的暗色系正装,男人居多,而且都年轻。

    我心想纪贯新生前就爱热闹,朋友遍天下,如今他突然出了这样的事,这么多人都来送他,也叫他热热闹闹的走。

    走……我眼泪一股一股的往上翻腾,视线模糊,根本看不见前面的路。脚下一个踉跄,我差点摔倒,好在身边的张耽青眼疾手快扶了我一下,我这才堪堪站稳。

    张耽青眉头微蹙,低声道:“子衿,你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想见他。”

    这一路上好些人都瞧着我,尤其是张耽青还拉着我的手臂,生怕我再摔倒了。我跟他迈步往大厅里面走,这个厅是宁山公墓最大的一个厅,据说最少能装五百人。我只看到前面黑压压的人群,越走近,里面哭声越大。

    这哭声比哀乐还催泪,我几乎泪崩。

    拨开人群往前,我隐约看到前方墙上挂着的照片一角,只是因为角度问题,照片上的人我看不到。

    心急如焚的往前挤,我只想着再见纪贯新最后一面,哪怕是对着他的遗体说两句悄悄话,告诉他我真的不烦他,还挺喜欢跟他一起玩的,如果还有来世,无论做朋友做妹妹还是做其他的什么人,只要是他高兴,我陪他一起就是了。

    终于挤进了人群最中间,我先是看到一帮披麻戴孝的直系家属围在中间的水晶棺处,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女人扶着棺头哭天抢地,几近崩溃。她旁边的一个女人要年轻一些,一边搀扶着一边哭道:“妈,你别这样,哥在天有灵看到也不会走的安生……”

    中年女人就差哭跪在棺材前面,嘶声裂肺的喊道:“我的儿啊,程旭你好狠的心啊,你让妈可怎么活……”

    我一听,程旭?

    下意识的抬头看墙,墙上的大照片中,确实是一年轻男人无疑,可是这眉,这眼,这相貌……分明就不是纪贯新!

    我愣了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正想着,身后忽然有人抓住我的手,下一秒,我被这股力气拽着转身往人群外面走。隐约中,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。

    一直拉着我走到一号厅外面,他还想继续往前,我却已经回过神来,大力的挣脱开,然后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拉着我的男人回过头来,正是纪贯新!

    他穿着一件有些机车风的黑色短款棉外套,里面是薄薄的白色t恤,越发趁着一张脸又痞又帅。

    未干的眼泪还停留在脸上,我一眨不眨的看着他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纪贯新转头看向我,第一个反应就是勾起唇角,抬起手来,想要帮我擦眼泪。

    我动作先于意识,‘啪’的一声拍开他的手。

    纪贯新许是被我打疼了,笑容被皱眉取代,他看着我说:“你干嘛这么凶?”

    气到极致,我此刻的心情已经不能用愤怒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看了纪贯新数秒,我什么都不想说,转身欲走。

    纪贯新见状,一个闪身挡在我前面,我企图绕开他,可我往左他就往左,我往右他就往右,几个来回之后,我像是被点燃的炮筒子,终于炸开了花,也不顾场合地点,大声喊道:“你给我滚!”

    我这一声吼,端的是引人侧目。一号厅外面的人皆是向我跟纪贯新看来。

    我不管不顾,只是瞪大眼睛,恶狠狠地盯着纪贯新。

    纪贯新眼球左右一转,随即低声说道:“小点声,你存心让我下不来台吗?”

    我咬牙切齿,瞪着眼睛问道:“纪贯新,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纪贯新咧嘴一笑,说:“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我面无表情,继续道:“让人骗我说你死了,让我觉得自己是间接害死你的罪人,让我像个傻逼似的当众哭天抢地,我他妈就差跑到你的遗体处跟你大声说,我错了,我再也不躲着你了,以后我跟你当朋友,给你当妹妹,无论谁说什么都不好使,只要你还愿意跟我玩!纪贯新……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我前面一句说的比一句大声,只是最后的那一句,却问的特别轻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都看傻了,不知道我是谁,是谁敢跟纪贯新用这样的语气跟口吻说话。

    当然,纪贯新也傻了。

    他一眨不眨看着眼泪不停往下掉,但表情却一片森冷的我。

    我与其说是气急了,不如说是怕极了。虽然我口口声声说不想跟纪贯新在一起玩,可他毕竟是我认识的人,我对他多少也有些情谊,怎么可能听到他的死讯还无动于衷?

    他用这样的事情跟我开玩笑,真的是太过分了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我亲爱的骆先生(百度最新章节)  我亲爱的骆先生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Copyright © 2017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-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|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-给我写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