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第一百六十五章 帮她调教男朋友

    都说女人爱攀比,其实男人有时候比女人更爱比。或者说,他们更要面子。

    我当着陈文航的面儿说他不如骆向东,甚至连跟骆向东在一起比的资格都没有,可想而知,他的自尊得多受伤害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我也是个心软到会顾及别人心情的人,可如今想来,我处处为别人着想,就连张昕薇跟陈文航双双背叛我,我都没有把事情通到他们父母面前,我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。再善良下去,我那不是傻就是圣母白莲花。

    而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,是我一味地相信跟纵容,才招致如今下场。结果一旦发生便不能挽回,所以我只得用伤害陈文航的自尊,来填补他伤我心的痛楚跟不平衡。

    陈文航脸色青一阵红一阵,走马灯似地跑了一圈,最后落在了黑色上。

    他真是阴沉着一张脸看着我,半晌才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梁子衿,你还是承认了!”

    跟他这种人,我完全说不通,也懒得向他解释什么,别搞得我好像在求他相信我似的。

    我只是平静且冷漠的说道:“陈文航,咱们分了就分了,以前谁对谁错,都是人在做天在看,早晚自有公道。如今咱们是大路朝天各走半边,你过你的,我过我的,井水犯不着河水。我不会再去找你跟张昕薇的麻烦,你呢,也好自为之,别隔三差五的跑到我面前来膈应我,你记着我这句话,我不找你们的麻烦,一不代表我原谅你们,二不代表你们之间就可以光明正大。反正以后有我梁子衿在的地方,你跟张昕薇,别想出头!”

    他陈文航不是暗讽我为了报复他们爬上骆向东的床嘛,他不是说我要强不要脸嘛。我今儿还就要强给他看看!

    骆向东那句话说得好,我要让陈文航知道,错过我是他这辈子做过最错也是最无法挽回的事情。

    陈文航被我怼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,我看到他这窝囊样,更觉得嫌弃。怎么我以前会觉得他是这世上最优秀最好的男人呢?

    真是瞎了我这双裸视一点五的眼睛了!

    说完之后,我本想转身离开,但忽然想到手机还在地上,所以我又掉头过去捡起手机,这才迈步往前走。

    待我回到二号厅的时候,厅内的人已经散了,或者说不像之前那么多。本是放在厅中间的棺材也随之不见,我打量了一圈,没看到熟悉的面孔,正想出去找,但是一回头,忽然看到骆向东打我身后出现,来无影去无踪,吓了我一跳。

    我倒吸了一口凉气,不由得微微蹙眉,低声说:“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戴着口罩,看着我说:“你这趟洗手间去的可真够久的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回家上的呢。”

    我不顾他的揶揄,径自问道:“顾老师的遗体呢?”

    骆向东说话难听:“推去火化了,不然还等着你过来见最后一眼吗?等你来黄花菜都凉了。”

    我刚跟陈文航生了一肚子的气,此时又被骆向东呛,心底很不舒服,不想跟他吵嘴,我干脆别开视线,想要迈步出去找徐璐。

    但是我刚往前走了一步,骆向东就伸手抓住我的手臂,我抬眼看着他,目露迷茫。

    骆向东盯着我的脸,说:“哭了?”

    我下意识目光躲闪,心想我刚才跟陈文航吵架,应该是没有哭才对。

    骆向东见状,径自说道:“跟你说过多少次了,为那种人渣掉眼泪不值得,更何况还是在今天这样的场合,你也不嫌丢脸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从裤袋中掏出一记暗蓝色的棉布手帕递给我,说:“擦擦眼睛下面,都花了。”

    我接过手帕,下意识的擦了擦眼底,看到手帕上都是散掉的睫毛膏,这才恍然想到,我今天是化了妆出来的。

    连着擦了好几下,我抬眼看着骆向东问道:“还有吗?”

    骆向东眼带嫌弃,干脆从我手中把手帕抢走,然后使劲儿帮我擦了几下。

    他擦得我呲牙咧嘴,我却也只能忍着。

    骆向东擦完之后把手帕塞到我手里,阴阳怪气的说道:“真不知道你这德性,喜欢你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‘啊’的疑问了一声,骆向东却没有答我,而是转移话题道:“去墓地那边吧,他们都过去了,一会儿就是下葬仪式。”

    我跟着骆向东迈步往外走,心想着他的那句‘喜欢你什么’。他这句话没有主语,到底是说谁喜欢我什么?

    我们从侧门出去,正巧碰到回来的陈文航,陈文航见我跟骆向东并肩而行,动作微顿,随即装作视而不见,从我们身边擦身而过。

    我心底没气是不可能的,但只得咬牙挺着。在往墓地走的途中,骆向东对我说:“今天吵赢了吗?”

    我先是侧头看了他一眼,随即微垂下视线,出声回道:“吵得挺爽,把你上次教我说的话都用上了,气得他差点抽了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道:“我看他鼻梁骨好像受伤了,不会是你打的吧?”

    我云淡风轻的嗯了一声:“是我打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我还抬手给骆向东看了眼我的手机,新买才几个月,屏幕稀碎稀碎的。

    骆向东也不知道是什么笑点,闷声笑着。我皱眉道:“我这可是剥开伤疤给你看,你看就看了,咱能不能别再嘲笑了?”

    骆向东说:“都碎成这样了你还知道往回捡,捡回来也不能用。”

    我立马回道:“手机是不能用了,可手机卡还金贵呢,这里面有你的电话号码,要是被别人拿了去,那还得了?”

    骆向东瞥了我一眼,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你还真够忠心护主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是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又道:“那回头我帮你把手机钱报了,算是你忠心护主的奖励。”

    我道:“那我真是谢谢您嘞。”

    跟骆向东边说边往前走,很快便来到一处人多围着的墓地,那块墓碑上已经刻好了‘顾言盛’的名字,下方是生年跟卒年。

    本是挺伤心个事儿,可众人见我跟骆向东并肩出现,立马都勾起唇角跟我们打招呼,我不情不愿的微笑着点头,心里面羡慕骆向东戴着口罩,可以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徐璐跟匡伊扬向我们走来,两人都是先跟骆向东打了声招呼,随即对我问道:“学姐,打你电话怎么没接?”

    我拿出手机给匡伊扬看,出声回道:“手机掉地上,不小心摔坏了。”

    对我的话,匡伊扬向来是深信不疑的,只是看着稀碎的手机屏幕,他诧异的说道:“掉哪儿摔得这么碎?”

    我心想,掉陈文航那个犊子的脸上面了。我真后悔当时手边没有板砖,不然我何必浪费自己一个新手机,干脆拿板砖呼他就好了。

    徐璐见我眼眶通红,明显是流过很多眼泪的样子,她暗自向我示意,我回了个待会儿再说的表情。

    匡伊扬以为我是因为顾言盛的死而难过,一直在出声安慰我。我没想到骆向东会突然插了一句,而且话还是对匡伊扬说的。

    “女人心情不好的时候不需要安慰,你只要跟她一起难过或者帮她摆平那个惹她不高兴的人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不着痕迹的瞥了眼骆向东,心想他搞什么鬼。

    匡伊扬闻言,看了我一眼,随即对骆向东微笑:“多谢骆先生指点,以后我就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可别学他,那些花招都是专门对付女孩子哄女孩子开心的,你这种性格的好孩子不适合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却道:“我让他学这招摆平你,只哄你开心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人太多,我不好当众跟骆向东吵嘴,只得略微尴尬的白了一眼。

    匡伊扬微微一笑,看着我说:“学姐,你别生骆先生的气,我对你不会用花花肠子的。”

    这么明目张胆的示爱,当着骆向东的面,我忽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,更何况徐璐还笑的一脸贼相,看热闹不嫌事儿大。

    我只得转过身,掉头往墓碑处走,不跟他们几个搀和了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半个小时的样子,顾叔叔披麻戴孝捧着顾老师的骨灰盒,在众家属的陪同下来到墓碑处,丧葬的司仪按部就班的顺着流程办事,从下葬到烧纸等一系列程序全部弄完,又过了差不多四十分钟。

    公墓这边只要下葬就算全部完事,顾家开始安排众人去饭店吃饭,这是北方的习俗,红白喜事儿都要请客吃饭的。

    骆向东对我说:“你跟你学弟和同学去饭店吧,我就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下意识问道: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骆向东说:“我回家睡觉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猜他今天起大早,应该是昨晚也没睡好,更何况前天晚上还陪我熬了一夜。

    我对他说:“那你回去好好睡觉吧,对了,别忘了顺道买些感冒药吃,你不是有点感冒嘛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嗯了一声:“那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结果骆向东没有跟我们一起去饭店,我跟匡伊扬和徐璐坐上顾家请的大巴,大巴上不少认识的人,大家看到我上车,第一个反应便是:“子衿,骆向东呢?”

    “骆向东怎么没跟你一块儿?”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我亲爱的骆先生(百度最新章节)  我亲爱的骆先生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如有侵权请-联系我们,我们会立即处理。

Copyright © 2018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- All Rights Reserved. | 沪ICP备1981992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