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第一百九十六章 为她怎么都行

    手机贴在耳边,我跟纪贯新讲话,期间我能听到他那边的一些声音,比如他快跑时的喘息声以及开关车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因为害怕,我努力转移视线,哽咽着问道:“纪贯新,你从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家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你家离我这边远不远?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没事儿,别害怕,我马上就赶到了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然后道:“纪贯新,你说一会儿那人要是冲进来,我把他给杀了,算不算自卫?要不要判刑啊?”

    纪贯新开始说:“弄死他狗日的,你杀人我帮你扛罪!”

    不过很快他又推|翻自己的说法,对我讲:“你就死守着卧室,他没那么快冲进去,你千万别傻的跑出去跟他干,听见了吗?”

    我害怕的眼泪扑簌簌往下掉,哽咽着说道:“我会不会死啊……”

    纪贯新没好气的说:“祸害遗千年,你死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我怎么听着这话这么熟悉?过了一会儿才想起,这是我今天跟徐璐形容他的话,他倒是拿来说我了。

    见我几秒没说话,纪贯新立马道:“子衿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纪贯新说:“没事儿,你别害怕,有我在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又没在我身边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我很快就到了,再有五分钟。”

    我违心的说道:“慢点,开车注意安全。”其实我巴不得他快点到我这里来,我要吓死了。

    我一直在跟纪贯新讲电话,他会随时跟我说他的位置,我听到他说到了公寓楼下,然后不到五秒,他又说:“你们楼下大门有锁。”

    我下意识出声回道:“我帮你开。”

    但是转念一想,开门的可视电话在楼下,我对纪贯新说:“我不敢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纪贯新对我说:“你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,只隐约听到他那边沉重的呼吸声,没多久,他告诉我说:“我上二楼了,马上进电梯,别怕。”

    这功夫我也没空细打听他是怎么上的二楼,只盼着他快点来解救我。

    电梯中手机信号不好,我有几秒是没跟纪贯新联系上的,只是忽然间听到楼下门外隐约传来‘砰砰’的声响,像是……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我估摸着纪贯新应该也到了,难道他跟外面的疯子打架了?

    赶紧从地上爬起来,我搬走挡在门前的床头柜,光着脚往楼下跑。

    越接近大门口,外面的打斗声就越清晰,我甚至清楚听到纪贯新骂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准没错了,纪贯新来了。

    门口的灯是声控的,两人在外面闹出那么大的动静,我顺着猫眼往外一看,并不看到人影。大着胆子打开|房门,探头往外一瞥,只见纪贯新正一手拽着陌生男人的衣领,另一手攥拳朝他的门面狠狠打去。

    ‘嗡’的一声,电梯门打开,从里面鱼贯而出四五名穿着制服的警察。警察一到,迅速将纪贯新跟陌生男人分开。我也赶紧踩着一双棉鞋从门内冲出来,对着警察说道:“是他,不是他。”

    警察松开纪贯新,我赶紧朝他跑去。

    纪贯新的手背上一条很长的血道子,刺目的鲜红顺着他的指尖往下淌。整个走廊一片狼藉,碎玻璃满地,还有不知从哪儿来的砖头碎块儿。

    警察将陌生男人擒住,男人被按在墙上依旧喊打喊杀,这层的其他几户兴许听到警察的声音,这才敢开门出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我拉着纪贯新的手臂,急的直接用睡衣袖子帮他按住。他则一脸担心的看着我说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我红着眼睛,不答反问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两名警察擒着陌生男人,另一名警察走到我跟纪贯新面前询问情况,说要带我们回警局录口供。

    我一身棉睡衣,裤管一半掖在棉靴子里面,一半搭在外面。

    闻言,我对警察说:“能不能先给他包扎一下?他流血了。”

    警察看了眼纪贯新的手背,然后转头对其他同事说:“你们先带人回去,我陪他们两个去趟医院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叫我回去换身衣服,我直接在门口处拿了一条外套披上,顺带抓了一把纸巾,帮纪贯新按着手上的伤口。

    在跟警察准备进电梯离开的时候,纪贯新对旁边几户看热闹的人说:“之前干嘛去了?现在打完还看什么看!”

    几户人家见纪贯新一脸凶相,悻悻的关门回去。

    等我跟纪贯新和警察一起走进电梯,按下一层之后。

    警察先看了眼纪贯新,然后说:“你这是……刚从医院里面出来?”

    闻言,我这才开始注意纪贯新的这身打扮。他身上穿着一件长外套,之前我没注意看,如今才发现,他里面一身明显是住院病人才会穿的蓝白条纹病号服。

    我吃惊地瞪着纪贯新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纪贯新的面容在白色灯光的照射下,白的几近透明。

    勾起唇角,他痞笑着对我说:“懂不懂时尚?这是现在最潮儿的穿法。”

    我又不是傻子,面色依旧凝重,盯着他问:“你少来,你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纪贯新吊儿郎当的模样,当着警察的面跟我调侃,他看着我问:“干嘛?担心我生病住院,怕我死了?”

    我眉头一簇,气都顶到脑门子了,当即沉声回道:“你少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就算百无禁忌,可我依旧不愿意听死这个字。

    纪贯新见状,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哎,别这么大的火气嘛,大半夜的。”

    我什么都没说,只是眼泪在眼眶打转,眼看着又要哭。

    纪贯新马上就怂了,连声道:“哎哎哎,我不说了,不说了,你别哭。”

    警察都看不下眼了,对纪贯新道:“她晚上受了惊吓,你就别再惹她难受了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她以前很开得起玩笑的,这也不知道是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想,大半夜纪贯新临时被我叫过来,就算他有心吓唬我,也不会身边随时都准备着一套病号服吧?

    他到底怎么了?为什么会住院?还有他脸色为什么那么白?

    叮的一声,电梯门打开。警察怕我跟匡伊扬发脾气,出声打圆场:“咱们先去医院,他流了不少血,得快点包扎一下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马上看着我说:“对啊,你看我流了好多血。”

    他一手按着另一手的手背,血早就渗透了纸巾,刺目的红。

    我到底还是心疼的,暂时没说什么,跟着他们一起往外走。

    期间,警察对我说:“我们来的时候看到二楼窗户的玻璃碎了,估计滋事者就是从二楼爬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我第一个反应便是看向身边的纪贯新,纪贯新也看向我,心领神会的说道:“四米多高欸,要不是为了你,我才不铤而走险呢,我恐高的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,我从来只信里面的‘的地得’。不过今天他接到我的电话,便匆匆赶来救我,我心中不是不感动的。

    警车来了两辆,另一辆压着陌生男人先走,我跟纪贯新坐后一辆。

    在去医院的路上,我忍不住对纪贯新问道:“你还没说你为什么住院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见躲不过去,这才薄唇开启,出声回道:“有点咳嗽。”

    我脸一耷拉,沉声道:“咳嗽用住院吗?”

    纪贯新随口回道:“咳嗽引起的重感冒发烧又差点变肺炎。”

    这话倒还靠点谱,但我依旧不怎么相信。只是前面开车的警察忽然岔开话题,他说:“你男朋友生病住院,你这个当女朋友的竟然毫不知情,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刚一张口,正想说不是。旁边的纪贯新很快接道:“警察同志,你都替我抱委屈吧?你瞧瞧我这过得什么日子吧,都在医院待那么长时间了,她竟然没来看过我,别说看了,连个电话都没打。我这心啊,拔凉拔凉的。”

    我气得用手肘怼了下纪贯新的胸口,瞪了他一眼。纪贯新立马皱眉捂住胸口的位置,对我说:“你别把我心脏病怼犯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活该,让你满嘴跑火车!”他就没有一句真话,光说我不相信他,让我怎么相信?

    警车开到了医院,我们在急诊室找到值夜班的医生。医生帮纪贯新处理伤口,说玻璃划得很深,再重一点手背上的筋就被割断了。

    闻言,我心底咯噔一下,因为确实流了好多血,可却没听到纪贯新说半个疼字,他甚至一路上与我嘻嘻哈哈,完全没事儿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就连一边的警察也是面露惊诧,不由得出声说道:“这样可以告那人重伤害了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我受点伤无所谓,把她给吓成这样,这事儿没完!”

    看着医生帮纪贯新受伤的手背一层层缠着纱布,我垂着视线,眼泪掉下来。

    纪贯新侧头看了我一眼,见我在哭,他一脸无奈的样子,出声说:“哎你别哭了,哭了一晚上,不累吗?”

    我哽咽着回道:“你傻啊,打不过等警察来嘛,干嘛自己上?你看你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,我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纪贯新怎么哄我都不行,后来警察的一句话差点把我给逗乐,他说:“这位女同志,救人是我们警察的职责,但你这也不能一副把我们豁出去的样子,听着有点心寒呐。”

    其实我并不是这个意思,警察年纪跟我和纪贯新差不太多,也是故意缓和气氛才这么说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我亲爱的骆先生(百度最新章节)  我亲爱的骆先生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Copyright © 2017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-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|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-给我写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