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第一百九十七章 半夜在外游荡

    纪贯新包扎好伤口之后,我们三人从医院出来,坐警车往警察局去。到了警察局之后,审讯人员已经问出一些话来。

    有名警察对我说:“你叫王萍吗?”

    我心想,这么土的名字,能是我吗?

    摇了摇头,我出声回道:“我叫梁子衿。”

    警察道:“刚刚去你家滋事的人,说他是受雇于别人,要找一个叫王萍的讨债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公寓就我一个人住,我从来不认识什么叫王萍的。”

    我身边的纪贯新说:“指不定就是什么托词呢,大半夜的敲人家单身女孩的房门,损不损啊,必须判他个恶意骚扰和企图入室抢劫罪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又抬起受伤的右手,瞪眼说:“再加个重伤害罪,关他个十年八年的,这种人简直就是神经病嘛!”

    我对面的警察还以为纪贯新是真的发飙,连连道:“您先不要生气,我们警方目前还在调查中。现在已经基本可以确认,事情跟梁女士无关,至于到底是何原因,我们警方这边一定会给两位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大半夜的,录完口供之后,我跟纪贯新就可以先走。

    纪贯新打车送我回公寓,可到了楼下我忽然哎呀一声,纪贯新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皱眉回道:“忘了带房卡跟钥匙了。”

    靠,这错儿我不知道犯过多少次,脑袋跟进水了似的。

    纪贯新倒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,直接道:“那先去我家吧。”

    我咻的扭头看向他,眼中不无警惕跟防备。

    纪贯新见状,深吸一口气,挑眉道:“哎,拜托小姐,我刚刚为你上刀山下火海,你别转头就一副防贼的样子看着我好不好?很伤人欸!”

    我顿时心虚,赶紧别开视线,等缓和了一下之后,这才说:“对不起,我没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双手插在外套口袋中,看着我,似笑非笑:“很少听你跟我道歉。今儿这是怎么了?觉得亏欠我了?”

    我抬眼看向他,认真的回道:“纪贯新,今晚真的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挑眉道:“忽然这么认真干嘛?我头皮都竖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表情不变,正经的说道:“你知道我在夜城没有亲人,连朋友几乎都没几个。像是刚才那种情况,我拿起手机都不知道能打给谁……”

    骆向东是我先于警察第一个想到的人,只可惜……

    努力忽略掉心底的丝丝疼痛,我看着纪贯新说:“所以我特别感谢你,谢谢你能赶来救我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脸上的吊儿郎当也慢慢收回,略显苍白的面孔上带着几分鲜有的认真,他看着我说:“你要是真能信得过我,我不建议你今晚还回去住。楼上那么乱,门也得换,再说你还没带钥匙房卡,我带你去酒店。”

    酒店二字一出,我眼底很快的闪过了一抹异样,这不怪我,本能而已。

    纪贯新眼尖,他立马皱眉道:“梁子衿,你当我什么人了?我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吗?”

    我赶忙出声回道:“哎呀,我也没当你是坏人,这不,这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不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不我没带钱包,一会儿去酒店还得你掏钱嘛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当即白了我一眼,随即出声回道:“说得好像我第一次替你掏钱似的,上次你说请我,还让我找个贵的地方,结果走的时候还不是我给的?”

    他说的是上次碰见骆向东跟杜婷的那一次。

    那次我确实临阵脱逃了,但却不是为了逃单。

    我对纪贯新说:“行,上次算你请的,下次我请你,地方你挑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忽然道:“我现在就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?”我出声问:“现在几点了?”

    纪贯新道:“不知道,估计两三点了吧。”

    我烦躁的想伸手抓头发,半夜两三点,别人都在家里面蒙头大睡,可怜我顶着寒风站在马路边,有家回不去。

    纪贯新看着我说:“你陪我去吃饭吧,吃完饭我送你去酒店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今天如此英勇,为我还负伤了,我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他,只得跟他上了路边的橘黄色跑车。

    上车之后,纪贯新打开空调,暖风一吹,我立马浑身一激灵,不由得拢了拢身上的外套。

    纪贯新侧头道:“冻坏了吧?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问我忽然想起,不由得看着他道:“你之前不说感冒住院嘛,穿这么少跑出来,不会更严重了吧?”

    我外套里面好歹是棉睡衣棉睡裤,可纪贯新的风衣下面就是一层单的病号服。如今室外温度少说也得零下十度左右,他这么来回一折腾,哪儿能受得了。

    纪贯新一边发动车子一边回道:“反正我要是冻出什么毛病来,你就得养我后半生。”

    我听着他没正经的话,皱眉道:“没跟你开玩笑,你要是哪儿不舒服就赶紧说,我们好先回医院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随口道:“没事儿啊,我吃饱了马上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车子往前开,他出声问道:“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我下意识瞥了眼他身上的风衣,两个兜都是瘪瘪的,什么都没装。

    我不答反问道:“你带钱包了吗?”

    纪贯新理所当然的回道:“没啊。”

    我挑眉道:“我也没带,那我们两个喝西北风去?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没带钱先赊账呗,又不是回头不给他。在夜城还有我不能刷脸的饭店?”

    瞧他这副臭不要脸准备吃霸王餐的样儿,真折了他地地道道富家子弟的身份。

    不过他这么一说,倒是提醒了我,我脑中很快浮现出王老五大饭店的牌子,心想以我跟老板的熟识程度,我过去刷个脸,应该没问题吧?

    要不怎么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呢,我要是跟着个正常人在一起,绝对不会变的这么厚脸皮。

    心底已经打定主意,我对纪贯新说:“去宁国府大酒店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略显诧异,出声问道:“你喜欢吃那儿的东西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先去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将车子开到宁国府大酒店门前,我说:“你找个不需要停车费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他问:“干嘛这么麻烦?我们进去吃饭可以免费停车的。”

    我回:“谁说要带你在这儿吃了,你赶紧找个空位,先把车停了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倒也听话,我怎么说他就怎么办。最后他把跑车听到一家已经关门的鲜花店门前,我俩从车上下来的时候,正赶上一帮人从隔壁酒店里面出来。他们看着我俩的眼神,包含了惊诧,狐疑,打量,甚至是想要报警的冲动。

    我低头看了眼自己,又看了眼纪贯新。一个一身棉睡衣搭配棉靴子的;另一个黑色长风衣搭配病号服的。

    就我俩这打扮,放哪儿都是两朵奇葩。而最重要的是,我们从玛莎拉蒂里面出来的。

    也难为那帮面色各异的人,估计他们以为这车是我跟纪贯新偷来的。

    纪贯新甩上车门,又熟练地用电子遥控锁门,那样子真是玉树临风。我在心中有点不平衡,心想长得好看就是好,就算穿上病号服,也像他自己说的那样:时尚,潮儿。

    绕过车尾,纪贯新来到我身边,对比我的一脸尴尬,他则是随遇而安,特别能用平静的心态接受我俩如今这副怪异的打扮。

    他看着我说:“我们去哪儿吃?”

    我带着他赶紧远离大城市的喧嚣,走街串巷去到王老五大酒店门前。这里跟我想的一样,就算半夜三更也依旧在营业,只是人没有晚上八|九点钟那么多。

    纪贯新一看到王老五的门牌就特别兴奋,感觉像是找到家门了似的。我带他一道进去,推开店门,屋内的热气混杂着香气迎面扑来,本来我都不饿,如今立马口水分泌过盛。

    屋内有几桌客人,听到有其他人进门的声音,有些人会本能抬头去看。结果看到我跟纪贯新……一如既往的面露惊讶。

    老板坐在收银台里面,抬头看了我们一眼,足足过了五秒,他这才快步走出来,笑的尴尬:“哈,原来是你,我刚才都没认出来。”

    我也面露尴尬,僵笑着回道:“家里面遇上打劫的,刚去警察局录完口供,心思顺道过来吃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老板忙道:“哎呦,没受伤吧?”

    纪贯新抬起他受伤的右手,说:“幸好我英雄救美了。”

    老板对纪贯新说:“这年头坏人真是越发猖狂,多亏了你,不然一个小姑娘真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老板将我和纪贯新带到一处包间,说:“这屋最暖和,你们两个穿的少,用不用我叫人拿两件外套过来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不用,老板你给他拿一件吧,他刚从医院出来,还生着病呢。”

    估计老板憋了半天没敢提这茬,如今听我这般说,他马上接道:“好嘞好嘞,我说怎么还穿着个病号服呢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老板退出包间,我强忍着笑。

    纪贯新挑眉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没准人家老板以为我带着个神经病过来吃饭呢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马上以牙还牙,出声回道:“我跟着个家庭主妇走了一道,受尽白眼儿,我说什么了我?”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我亲爱的骆先生(百度最新章节)  我亲爱的骆先生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如有侵权请-联系我们,我们会立即处理。

Copyright © 2018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- All Rights Reserved. | 沪ICP备1981992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