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第二百一十七章 我们算什么?

    高中毕业之后,我只跟田浩淞见过一面,是我大一过年回家的时候,那时田浩淞还跟李润竹处的挺好的,怎么一转眼就分手了?

    不过也不算一转眼,都好几年没见了。三天都可能从热恋变成分手,更别说是三年。

    只是我惊讶田浩淞跟我说的话,什么叫想我,哪怕听听我的声音也好?

    我不确定田浩淞是喝多了还是在开玩笑,关键我对面还坐着个活阎王骆向东呢。他早就看我不顺眼了,如今田浩淞这话一出,我见他明显的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我赶忙拿着手机回道:“哥们,我现在有点事儿在外面呢,要不……”

    我本想说要不咱们回头再聊,但是话才说到一半,手机里面清楚传来一个女人的笑声,吓得我一激灵。

    下一秒,一个略显熟悉的女声传来:“子衿!”

    我眸子微挑,愣了一下之后,很快叫道:“润竹?!”

    没错,手机那头的女人是李润竹,她大笑着对我说:“子衿,有没有很想我?”

    我就说田浩淞好端端的说这种话干嘛,眸子一瞥,我阴阳怪气的回道:“想你个屁,八百年不知道打个电话给我,打了就装神弄鬼的吓唬人!”

    李润竹哈哈笑着,完全不顾形象,她说:“我前天跟陈辰打了蛮久的电话,我们提到你,她说你现在在夜城混的老好了,所以我跟我家浩淞就想着投奔你这里玩几天嘛。”

    我高兴地回道:“来啊,随时欢迎,正好我一个人还没什么意思呢。”

    李润竹说:“别急,我们已经在火车上了,估计明天晚上六七点钟就能到夜城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你们从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李润竹说:“从冬城呗,还能从哪儿?”

    我立马道:“行,那我明天去火车站接你们,这号码是你的还是你家田浩淞的?”

    李润竹说:“浩淞的,你打这个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哦了,好使。”因为好久没跟家里面的朋友打电话,我们都很high,我也无所顾忌,操着一口东北腔。

    等我挂断电话之后,正赶上店员过来上菜,满桌子的好吃的。我拿起筷子准备吃,对面的骆向东忽然出声问道:“你朋友的男朋友不仅背过你,还拉过你的手?”

    我抬眼看向他,但见他俊美的面孔上勾勒出嘲讽的表情,鄙视的说道:“你们圈子还真乱。”

    我撇撇嘴,满脸坦然,出声回道:“他背我是因为有一次下大雨,学校门口都成河了,当时我们很多女生都是男同学给背过去的。大家都是好朋友嘛,思想单纯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也顺道拉了你的手?”

    我强忍着白他一眼的冲动,出声回道:“我不记得我跟他拉过手,唯一的一次就是跟他比赛掰腕子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闻言,立马嗤笑一声,随即不屑的说道:“年少无知。”

    我瞪眼道:“不应该是青春年少吗?”

    骆向东说:“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什么叫男女授受不亲。”

    我顿时露出一个嘲笑的表情,怪声怪调的回道:“是啊,你们富家子弟从小受高等教育的。不像我们,从小散养,只要人品还过得去,其他的都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说:“少阴阳怪气儿的,明明自己做得不对,还顺道揶揄别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你没童年好吧?”

    骆向东也不跟我争辩,他只是随口问道:“你朋友明天晚上过来?”

    我‘嗯’了一声,出声说:“明天晚上的火车到夜城,我去接他们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说:“正好,你这两天别来公司了,陪陪朋友,也在家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吃了个虾饺在嘴里,含糊着问道:“我这么老不去上班,是不是不大好啊?”

    骆向东抬头瞥了我一眼,不冷不热的回道:“你说呢?现在我去公司的次数都比你去的多。”

    我一下子被戳中笑点,差点喷出来。伸手捂了一下,虾饺是没吐出来,但是油顺着嘴角流下来了。

    骆向东看后顿时皱起眉头,一张脸上完美的诠释出什么叫嫌弃。

    他赶紧抽了几张纸巾递给我,我擦了下嘴,把剩下的都咽下去。

    骆向东看着我说:“你怎么这么恶心?”

    我说:“谁让你逗我的?”

    他说:“我实话实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明天还是正常去上班吧,反正他们晚上才过来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道:“行了,看在你生病的份儿上,在家躺着吧。”

    我勾起唇角,笑着回道:“谢谢老板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瞥了我一眼,没说话。

    打了支退烧针,我身体的热度很快就降下来了,加之胃口不错,吃了不少的东西。从饭店出去的时候,我觉得已经好多了,但骆向东非要带我去挂水,说我身上有炎症。

    他开车带我重回医院,陪我在静点室挂了一个多小时的水,然后送我回家。

    kingb和queenb还在楼上,他只得跟我一起上楼。

    电梯中,我故意哪壶不开提哪壶,主动说道:“赶明儿你再谈女朋友,可千万别在她面前总提我,是女人就不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没有看我,只是径自回道:“放心,下回找个懂事儿的。”

    我不再开口接话,因为觉得心上又多了几道伤口。

    人有时候就是犯贱,明明知道哪里是软肋,还偏要死命的戳。

    电梯门打开,我跟骆向东迈步往外走。赶上电梯门正对面的住户房门打开,从里面走出一个中年女人。

    我住在这里也蛮久,互相都打过照面。女人看到我,先是点头笑了笑,随即看向骆向东,她笑着说:“男朋友送你回来?”

    我淡笑着回道:“不是男朋友,是我哥。”

    女人笑着看向骆向东,眼带惊艳的说道:“小伙子长的真帅气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但笑不语,只是礼貌的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我跟他转身进了走边的小走廊,小声对他说:“你老少通杀啊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,只是如常的回道:“明摆着的事情,用不着你说。”

    我侧头瞪了他一眼,臭不要脸。

    拿出钥匙打开|房门,kingb和queenb早就听到我们的脚步声,已经在门口处等着。它们看到骆向东,更是急不可耐的出了房间,围在他腿边低声呜呜。

    我如实对骆向东说:“今天难受,也没起来给它们做吃的,一整天只喂了两盒罐头,你回去之后别忘了给它们喂食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应声,用牵引绳把它们拴好,然后看着我说:“你回去吧,明天起来再吃点药,晚上跟朋友见面别喝酒,听见了吗?”

    以前我不敢正面怼他,如今则想也没想的出声回道:“你看我像是聋吗?”

    骆向东故意沉下脸,可我一点都不怕他。只是出声说:“好了,我知道了。你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看着骆向东牵着两只大狗离开,我心里面又开始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其实我并不是个好脾气的人,昨天骆向东在楼下那么损我,又把我一个人扔下,我心里不是不气的;而骆向东不用说,更不是好脾气的主。可我们两个今天见面,却都没有提昨天晚上吵架的事,像是那件事根本就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们都会选择性的去遗忘或者避开一些事情。小时候总爱斤斤计较,长大了只想能忘则忘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面,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,因为想到第二天李润竹跟田浩淞一定会来我这里看看。等到收拾完之后,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。我洗个了澡躺在床上,知道明天不用早起上班,我也没有马上睡觉的压力,发呆的望着天花板,开始思考这几天一连串发生的……应该算是意外吧。

    说实话周梦怡跑到骆氏闹得人尽皆知,我并没有很在意,说穿了还是那句话,我对纪贯新那是问心无愧。就算周梦怡说出花儿来,我跟纪贯新就是没有怎么样,她能奈我何?

    但是杜婷来找我,包括她对我说的那些话,却像是种在我心里面的刺,随着我对骆向东的感情加深而疯狂增长。

    我不管杜婷跟骆向东在一起,有几分图他的钱,又有几分是图他的爱。但是于我而言,他们的分手我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。平心而论,是女人就受不了感情上的插足。

    我无心搅黄杜婷跟骆向东,但他们却因为我而分手,我始终觉得良心上过不去,那感觉就像没做小三,但已经动了做小三的心。

    我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,不然我成什么人了?

    我绞尽脑汁想要让自己变得理智一点,最起码跟骆向东之间的关系能够更加清楚明了,但是想来想去,除了徐璐说的,叫我跟匡伊扬在一起,好像没有其他别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对,除了找个男朋友,让我把躁动的心稳下来,貌似真的无路可走。

    半夜三更,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,考试的时候都没废过这么多的脑子。

    夜里很是安静,所以当放在床头柜处的手机忽然响起的时候,我还是无一例外的被吓了一跳的。

    拿起手机一看,上面显示的来电人:杜婷。

    我心底咯噔一下,不无做贼心虚。所以我挺了能有七|八秒的样子,这才把心一横,接通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手机里面传来的不是杜婷的说话声,而是哭声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我亲爱的骆先生(百度最新章节)  我亲爱的骆先生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Copyright © 2017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-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|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-给我写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