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第二百二十章 下决定

    李润竹刚要开口再问,正赶上店员敲门进来走菜。我们三个人还没点酒水,我看着他们问道:“喝点什么?”

    田浩淞客气的回道:“随便。”

    李润竹对我说:“他以前不是不能喝酒嘛,现在被他们单位领导给折磨的,白酒一两斤都不是事儿,你要不要跟他比比?”

    我看向田浩淞,有些惊讶的问道:“你现在这么能喝了?”

    田浩淞笑着回道:“还行吧。我可听润竹说你特能喝,之前咱们高中的时候,据说你一个人把你们班好几个男生给喝趴了,要不要我们今天切磋一下?”

    瞧着田浩淞跟李润竹一副磨刀霍霍的样子,我也不好说自己感冒不能喝酒,再扫了他们的兴。所以我面不改色,笑着回道:“行啊,我们今天喝点儿。”

    出声吩咐店员叫她拿几瓶白酒过来,我转头对他们两个说:“恭喜你们扯证,我今天算是提前喝喜酒了。”

    白酒拿上来之后,我们三个一人到了一杯。

    田浩淞说:“我干杯,你们两个女的随意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真的一仰头把一整杯的白酒都给喝了,跟喝凉水似的。

    我眼中充满惊讶,因为高中的时候,他是真的不怎么能喝。

    李润竹见状,一脸骄傲自豪,看着我说:“子衿,咱俩一人半杯,别跟他比,他现在整个一酒神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跟李润竹碰了下杯,一人喝了半杯白酒。

    喝着酒吃着菜,我们开始回忆当初高中时候的事儿。李润竹操着一口浓浓的东北腔,大声说:“子衿,你知道前阵子谁跟谁结婚了吗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知道啊,我好长时间没回家,也没怎么跟家里面的朋友联系,都不知道大家现在过得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李润竹皱着眉头,一脸嫌弃的说道:“于翔跟陈雪娇!”

    我也是眉头微蹙,听着名字熟悉,但是落到具体长相跟背景上,还要搜寻一阵儿。

    田浩淞出声提醒:“陈雪娇是我们班的,总坐在最后一排,梳两个小辫儿那个。”

    我一下子对上号,连声说:“哦哦哦,我想来了,就是高三还梳两个小辫儿装嫩那个?”

    田浩淞点点头。

    李润竹接着说:“你说那陈雪娇多贱吧,简直在咱们全校都出了名了,得谁跟谁,恨不得别人给一块糖都跟着走的货。当初还聊骚过田浩淞呢,好在田浩淞长眼没搭理她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个于翔是理科班的吧?”

    李润竹应了一声,然后道:“那更是个出了名的奇葩,当初追他们班上的一个女生,人家不搭理他,他反过头来说人家是破烂|货。结果人家女生找人过来堵他,他吓得跳墙跑的,一个礼拜都没敢来上学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那他们两个八竿子打不着一块儿,怎么结婚了?”

    李润竹脸上满是嘲讽,她挑眉回道:“鱼找鱼虾找虾,癞蛤蟆儿子找青蛙。听说他们两个当初都在冬城读的大学,不知道怎么就勾搭到一起了,后来还同居。陈雪娇挺着个大肚子跟于翔办的婚礼,你说他们两个因为什么结的婚?”

    我对这两个人只是有印象而已,却从未深交,听说他们结了婚,只得暗自感叹:他们彼此相爱,为民除害啊。

    边喝边聊,李润竹给我爆料了很多我不知道的事,她说:“浩淞身边有一对儿朋友,你应该不认识,男的叫孝言,女的叫雨落。他们两个是初中同学,当时谈恋爱的时候男方家里就反对,结果他俩又考到一个高中,男方他爸也是狠,直接给男的转了学,后来又送去当了兵。但是兜兜转转这么多年,俩人上个礼拜也结婚了,我跟浩淞还去了呢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喝了点酒,心底的多愁善感又上来了,我红着眼眶问道:“你说人家的缘分怎么就扯不断也分不开呢?”

    李润竹拿着酒杯,看着我回道:“子衿,说实话我真替你跟陈文航可惜。你说你们两个金童玉女门当户对的,当初谁不羡慕?包括我大三那年还听人说你俩处的挺好,打算毕业就结婚的,怎么说分就分了?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?”

    回想起毕业季那段暗无天日的日子,我睁大眼睛,眼泪在眼眶打转。强忍着哽咽,出声说道:“润竹,不是我不想跟他好好处,而是……”

    嗓子一哽,我很低的声音说:“而是他他么不想跟我处了。”

    “七年,我们俩处了七年,但凡是可以解决的问题,我们会分手吗?”眼泪边说边掉,我心里面不是没有恨,更不是没有委屈的。

    田浩淞递给我纸巾,我擦了下眼睛。李润竹问:“他有别人了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并不隐瞒。

    李润竹见状,立马眉头一簇,出声骂道:“我艹,陈文航他妈是不是人啊?你为他连大学志愿都敢改,他鸡|巴的……”

    有些话无须说完,更何况是气话。

    田浩淞拿起酒杯,轻声说:“行啊,过去的事儿就过去了,来,喝一个。”

    我迷迷糊糊的,手里的酒杯是满的,田浩淞说喝一个,我真就把酒喝了个底朝天。

    一整杯的白酒下肚,起初只是喉咙发热,随后就是胃里面火烧火燎,然后是整个人开始发汗。

    李润竹拉着我的手,情真意切的说道:“子衿,有些事儿你说它是缘分,缘分到了,那你们两个就在一起了,但缘分要是没了,那强求也没有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我点着头,一边用纸巾擦着眼睛,一边回道:“我知道,我不难受了。”

    李润竹又说:“哎,你之前不说你有喜欢的人了嘛,到底是谁啊?你还没说完呢。”

    借着酒劲儿,我大胆的回道:“我喜欢上一个不该喜欢的人。”

    李润竹马上挑眉问道:“他结婚啦?”

    我苦笑着回道:“他要是结婚就好了,那我也就不用惦记了。”

    田浩淞道:“你不是那种会抢别人男朋友或者老公的人,是不是他不喜欢你?”

    我单手撑着千斤重的头,唇瓣开启,出声道:“他对我很好,无论工作上还是生活上,只要我有需要,他都会满足。只可惜他身边女朋友不断,光是我亲眼见到的都不下三个了。”

    李润竹闻言,眉头一簇,出声问:“你不是喜欢花花公子这款的人啊?”

    我笑着说:“是啊,我一直以为自己绝对不会爱上他。但可能老天跟我开了个玩笑,让我知道这世上没有什么是绝对不可能的,所以我就爱上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你跟他表白过吗?”李润竹问。

    我说:“哪儿敢啊,我跟他从最一开始就没想过要往男女朋友的方向发展,整的现在成天称兄道弟的,这话我是再也开不了口了。”

    李润竹皱眉道:“这算什么啊?好多情侣都是从朋友做起的,男追女隔座山,女追男隔层纱,这不就是你一捅就破的事儿嘛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可他成天提醒我是他妹,你说他是不是不喜欢我啊?”

    李润竹沉默数秒,随即看向田浩淞,开口问:“你是男的,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田浩淞愣了一下,然后道:“我也不知道子衿跟他具体是怎么相处的,他对你好,到底是哥哥对妹妹的那种,还是其他的?”

    我还没等回答,田浩淞马上又补了一句:“不过说实话,男的说什么妹妹,都是瞎扯。除了自己亲妹,其他的都是备胎预备役,能上则上。”

    李润竹对我说:“听见了没有,备胎?”

    我垮着脸回道:“如果他拿我当备胎,为什么从来不向我暗示什么?”

    这话田浩淞代替李润竹回答我:“笨男人把所有心思都写在脸上,恨不得见个女的就扑上去。但我听你这么一说,你喜欢上的男人,一定是手段很高的,不然也不会身边女朋友一个接一个的换。这种男人,太熟悉女人的心,他们也喜欢以静制动,一直耗到你们等不及跟他表白,他才来个顺理成章。”

    听后我整个人都不好了,难道骆向东迟迟不肯把话说明,是在等我主动挑破?

    李润竹见我沉默,她出声劝道:“哎呀,你也别全听他的,那是他自己的看法。没准,没准你喜欢那人他就是单纯的喜欢你,可性子闷,说不出来,要不你主动表白试试?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万一他不喜欢我,我们岂不是连朋友都做不成了?”

    李润竹道:“子衿,你以前可不是这种婆婆妈妈的性格。当初你追陈文航的时候,三下五除二。你跟我们说过,喜欢一个人就要简单一点,我喜欢你,想让你当我男朋友,我他妈又不缺朋友,多你一个不多,少你一个不少。大不了当不成男朋友也不当朋友了呗,省的放在眼前还碍眼。”

    李润竹的话让我一直踟蹰不前的心理,有了决定性的改变。

    这感觉就像给濒死的人打了一针强心剂,我好似立马看到了光明跟希望。

    对,与其成天这样磨磨唧唧折磨我自己,还不如把话一次性的说个明白。我喜欢你,你喜不喜欢我,喜欢就在一起,不喜欢就拉倒。

    伸手一拍桌子,我拿起酒杯,对李润竹和田浩淞说:“你们算是把我给唠明白了,喝一个,回头等我好消息。”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我亲爱的骆先生(百度最新章节)  我亲爱的骆先生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Copyright © 2017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-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|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-给我写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