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第二百二十一章 关灯

    酒逢知己千杯少。自打来夜城之后,我几乎没有机会跟家里面的朋友在一起玩,更别说是唠唠心里话。

    赶上李润竹跟田浩淞扯证,我心里面替他们开心,同时也可怜自己。同样都是谈了这么多年,人家修成正果了,到我这里就是劳燕分飞。

    如果我跟陈文航没有分手,可能毕业之后也扯了证,八成现在回家连婚都结了。

    什么都不说了,只能暗自感慨造物弄人。

    我们三个频频举杯,聊起从前上学时候的事情,一会儿哈哈大笑,一会儿又忍不住哭出声来。也许外人不懂我们之间的哭笑,但我们自己知道,这些都是回不去的曾经。

    我不记得我喝了多少白酒跟啤酒,只隐约记得李润竹拉着我不断地往洗手间跑。我笑着跟她说:“真羡慕那些喝酒不上厕所膀胱好的。”

    李润竹也笑着回道:“膀胱好不如肾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好,我就好。”

    李润竹又加了一句:“大家好,才是真的好。”

    我们俩像是疯子一样,在洗手间里面就开始哈哈大笑,笑的眼泪在眼眶打转。搞得从外面进来的人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互相搀扶着从洗手间回到包间,田浩淞正在抽烟,抬眼看向我,他出声说:“子衿,你手机刚才响了,看看是不是谁找你。”

    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早已经头晕目眩醉的不行。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着‘东’,我很快给他拨了回去。

    手机里面只响了两声,骆向东的声音随即传来: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喂……”,我不知道自己的声音一听就像是喝多了的,还径自说道:“我刚才去洗手间了,没听到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问:“你喝酒了?”

    我淡笑着回道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说:“你喝了多少,说话都说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我笑着回道:“没喝多少,我清醒着呢。”

    一般喝醉酒的人最爱说的一句就是,我没醉,我清醒着呢。

    骆向东没说其他,而是直接问道:“你们还要玩多久?”

    我下意识看了眼李润竹跟田浩淞的方向,李润竹酒量不如我,此时倚着田浩淞的肩膀,眼睛都闭上了。

    我拿着手机,出声回道:“差不多了,我一会儿送他们回酒店,然后就回家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说:“你都喝成这样了还怎么送别人?在哪儿呢?我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面特别想他,很想见他,所以我没有迟疑,如实回道:“在华悦楼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道:“等我,二十分钟之内到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田浩淞看向我,淡笑着问道:“谁啊?”

    我勾起唇角,眯着眼睛回道:“我家老妈子。”

    田浩淞脸上的笑容变大,笑着说:“闺蜜。”

    我出声纠正:“男闺蜜。”

    李润竹枕在田浩淞肩膀上昏昏欲睡,我出声说:“你们知道怎么回酒店吗?我看润竹困得不行了,要不你跟她先回去?不然就得等我朋友过来再一起送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田浩淞说:“我俩都无所谓,关键是你。如果没人来接你,我们就先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我笑着说:“甭担心我,一会儿有人来接我。你还是先把她送回酒店去吧,我怕她在这儿睡着再冻坏了。”

    田浩淞也没跟我客气,我跟他一起忙忙活活的把李润竹的外套给穿上,她已经醉的不省人事,被田浩淞背出去的时候连个声音都没发。

    我笑着对田浩淞说:“这媳妇你以后可得管好了,不然出去喝多了让人给卖了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田浩淞也笑着回我:“这也就是跟你,敢跟别人喝这么多,我不打断她的腿!”

    我瞥了他一眼:“你就吹吧,等我明天告诉她。”

    田浩淞立马说:“别,我吹牛逼,你可别跟她说,回头她又得跟我闹。”

    想当年李润竹可是倒追的田浩淞,我一向以为这种女追男的恋爱,就算在一起也会很累,但是没想到,人家不仅过得很好,现在田浩淞还反过来害怕李润竹。

    现实再一次证明了我的看人不准以及预估失算,看来我以后还是少琢磨为妙,想了也是白想。

    我们出门的时候,店员已经贴心的帮我们叫好了一辆计程车。田浩淞跟李润竹坐在后面,我付了车钱又告诉司机地址。随即转头对田浩淞说:“回去好好休息,明天联系。”

    看着计程车开走,我这才转身回了华悦楼。坐在包间里面等骆向东,我困得不行,所以想着趴在桌上休息一会儿,但这一闭眼整个人就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我隐约听到熟悉的声音在叫我,哼了一声,我费尽巴力的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入目的是红色的桌布,余光看到一抹墨绿色的身影站在我旁边。我醉的浑身瘫软,想动也动不了,只得用眼球去翻看。

    来人将我从桌上扶起来,我脖子像是软掉一般,整颗头都仰到后面,因此也看到了骆向东那张俊美熟悉的面孔。

    我知道自己喝多了,喝的都不会动。骆向东看着我半睁着眼睛的样子,皱眉说:“让你别喝酒,你还偏偏要把自己给喝多了,你吃药呢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我听到他的碎碎念,只可惜没有力气,所以没有出声回他。

    骆向东面对着我,他单手穿过我的右胳膊,将我整个人从座位上拉起来。我双腿也没劲儿,人往前一倒,整个人就趴在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我能感觉到他在给我穿外套,我就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,自己一点力气都不用,靠他撑着。

    骆向东给我穿好外套之后,双手扣着我的手臂,让我站直了。他垂目睨着我说:“睁开眼睛,要睡回去睡,你指望我背你出去?”

    我是喝高了,但不至于一点意识都没有。我也不好意思让骆向东把我给背出去或者抱出去,那我以后还来不来这儿了?

    所以我强打精神浪,努力睁开眼睛,含糊着回道:“我能挺住,走吧。”

    跟骆向东一起出了华悦楼,他的车就停在路边。我们走过去的时候,他没有打开副驾车门,而是打开的后车门,我没多想,直接弯腰坐进去。

    无意中一抬眼,驾驶席上还有一个人,我吓了一跳,不由得吸了口凉气。

    正想着,门边骆向东的声音传来:“往里坐。”

    我已经很困了,但还得强撑着往里面挪了一个位子出来。骆向东弯腰坐进来,紧挨着我。

    他说:“去骆氏。”

    车子启动,很快驶离华悦楼门口。我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,侧头向前想要看清楚坐在驾驶席处的男人。

    骆向东拉着我的胳膊把我拽回来,没好脸的说道:“代驾,有什么好看的?”

    我侧头看向骆向东,轻声道:“你找代驾干什么?”

    骆向东说:“就你有饭局?”

    酒精将我的大脑麻痹的比平常时候慢了好几拍,我停顿几秒才缓过劲儿来,看着他,轻声说:“你也喝酒了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不语,不过沉默已经代表默认。

    我俩并排坐在后面,因为喝多酒的缘故,我比平常更容易晕车。上车没多大一会儿就开始胃酸翻腾。

    我伸手指了下车门,骆向东马上帮我降下车窗。寒冷的夜风顺着缝隙逼进,吹乱了我脸颊处的碎发。

    骆向东对前面的代驾说:“帮我拿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代驾按照骆向东的指示,打开了车上的一个小盒子,然后从里面拿出什么东西转手递给骆向东。

    细微的窸窣声在我耳边响起,没多久,骆向东的手指拿着某种小东西递到我嘴边。车内没开灯,很暗,我看不清楚是什么,但还是本能的张开嘴。

    他顺势将指尖的东西放到我嘴里面,酸酸甜甜的味道,是我爱吃的彩虹堂。

    我晕车的时候很喜欢吃酸的,所以骆向东的车上不知何时总是备有各种各样的酸食,被我称为‘豪华月子套餐’。

    嘴里面含了块糖,我心满意足的往后一仰,倒在真皮靠背上睡觉。等我隐约听到开门声的时候,我睁开眼睛,发现骆向东已经下了车。他弯着腰,一手揽过我的后背,另一手穿过我的膝弯,我被他整个人从车中抱出去。

    浑身轻飘飘的感觉,如梦似幻。我微眯着视线,盯着骆向东那张无论从任何角度看都俊美的无懈可击的容颜,只觉得这场景……如此熟悉,应该是在做梦吧。

    骆向东抱着我还能刷卡拉开公寓外面的防盗门,然后又一口气将我抱到顶层。他拿钥匙开我家房门的时候,我都有感觉,还想问他什么时候拿的钥匙,只可惜人太懒,不想说话。

    打开|房门之后,他先把我抱到沙发处放下,然后转身回去关门。

    等他再回来的时候,伸手按下墙上的开关,屋中大亮,我眯缝着眼睛也不能阻挡,所以伸手罩在脸上,皱眉说道:“关灯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的声音中夹杂着一丝粗重和低喘,他出声回道:“梁子衿,你当我是你家佣人吗?”

    灯光太亮,我不喜欢,所以气得直蹬腿儿,撒泼的喊道:“关灯,关灯!”

    我看不清骆向东脸上的表情,只感觉到五秒之后,屋内重新陷入黑暗。

    他还是关了灯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我亲爱的骆先生(百度最新章节)  我亲爱的骆先生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如有侵权请-联系我们,我们会立即处理。

Copyright © 2018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- All Rights Reserved. | 沪ICP备1981992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