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第二百二十四章 爱情输给亲情

    中午跟李润竹和田浩淞在附近日料店吃了一顿,然后打车带着他们去往夜城市中出名的地方玩。

    从中午一直玩到晚上七点多,期间我不下七八次掏出手机看屏幕。等到我们坐在马克西姆餐厅里的时候,我又在看,李润竹笑着朝我挤眉弄眼,出声问:“等谁电话呢?”

    我赶紧收起手机,笑着回道:“没有,看时间。”

    李润竹挑眉道:“干嘛?着急走啊?”

    我笑着道:“少没事儿找事儿啊,信不信我还给你喝趴了?”

    李润竹道:“这地方都是红酒,你要是能用红酒给我喝趴了,估计你三个月的薪水都得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豁出去喝三个月的西北风。”

    李润竹道:“瞧你说话这底气十足的样儿,这是真不怕饿着,背后有人养吧?”

    如果这话是不熟的人说,我定义为对方是在明褒暗贬,可我跟李润竹太熟了,而且东北人说话就这样,不过脑子,也不会在意对方会不会多想。

    我笑着回道:“你养我吗?”

    李润竹故意一本正经的样子,出声回道:“得,你老人家现在身娇肉贵,我可养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养不起还这么多的废话!”

    西餐厅里面,大家都穿的光鲜体面说话轻声细语,唯有我们这桌操着一口东北话不停的抬杠。也好在地方大,距离远,我不怕斜对面的其他人会听到。

    吃着牛排喝着红酒,田浩淞对我问:“子衿,昨晚的事儿考虑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我一抬头,不答反问:“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田浩淞说:“跟你暗恋的人表白啊,你不是说好的嘛,又忘了?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这事儿我还真没忘,只是喝多的时候酒壮怂人胆,现在清醒了我又开始犯怂。

    李润竹吃了口盐煎三文鱼,随即对我说:“子衿,有时候很多事儿真的不需要想太多,你只要弄清楚,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他,是不是除了他之外,谁都不行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我是不是除了骆向东之外,谁都不行。

    可能真是这样的,不然我身边好男人不少,也不乏明里暗里送秋波的,可我除了骆向东之外,谁都不喜欢。

    见我一副黯然出神的样子,田浩淞点头说:“看样子是真的陷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李润竹说:“子衿,拿出你在高中时候的魄力,雷厉风行点,喜欢就追。没准对方也一直在等你的回应,只要你肯捅破这层窗户纸,那后面等着你的就是大好时光!”

    我耳根子软的毛病又犯了,心想让我跟骆向东表白?这不亚于一只羊跑到一只老虎面前叫嚣说:嘿,哥们,我爱上你了,你看我咋样?

    哎,明知道羊入虎口的事儿,我还真干不出来。

    正想着,我担心错过电话而一直放在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一下,与此同时屏幕也亮了。

    我一直在等骆向东的电话,所以赶紧拿起来看。是骆向东来找我,却不是电话,而是一条短讯。

    跟骆向东认识这么久,一直都是打电话联系的,这还是他第一次给我发短讯。

    我心情有点复杂,点开来一看,上面是骆向东发来的寥寥数语:我在飞机上,你陪他们玩吧,不用去上班。

    在飞机上?

    我很快回问:你去哪儿了?

    几秒之后,骆向东回道:美国。

    我更是惊讶,不由得眼睛一瞪,拿着手机回复他:你去美国干什么?

    坐在我对面的李润竹和田浩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皆是紧张的打量我脸上的表情。

    李润竹问:“子衿,有事儿吗?”

    我应了一声,然后道:“没什么事儿。”

    盯着手机,骆向东半分钟之后才回我,但却只有两个字:工作。

    女人的第六感,我觉得骆向东好像有点怪怪的。我很想问他到底为什么走的这么急,但是眼下的场合,我静不下心来,只得匆匆回了一句:我在陪朋友,等我晚上回去给你打电话。

    这一条,骆向东压根没回我。

    吃完饭后,接下来我又陪李润竹跟田浩淞逛了街,跟他们在各大奢侈品商店门前……拍了照。从前我也觉得这些店离我的生活太远了,我买不起所以根本不会往前凑合,如今入目所及的这几条街上的所有奢侈品商店,我都有他们店的金卡,享受最低折扣和最好的待遇。

    当然这些都是搭了骆向东的顺风车。

    看着李润竹将拍好的照片修图之后发到朋友圈,下面好多熟面孔都跳出来,问她是不是现在就跟我在一起。

    李润竹边走边玩手机,我跟田浩淞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。

    我问他:“浩淞,你说如果一个男的喜欢一个女的,会有什么原因让他不能说出口的?”

    田浩淞回道:“很多啊。比如这女的有对象,或者她身边有更优秀的男人,再或者我身边的朋友或哥们也喜欢她,反正挺多原因的。”

    我现在单身,身边又没有比骆向东更好的人追我,那骆向东如果喜欢我却不肯跟我开口的原因……难道说他身边有认识的人也喜欢我?

    这不可能啊。

    我跟骆向东的朋友虽然都挺熟,但我们见面次数并不频繁,而且就算见了,我也能明显的感觉到,那帮人都拿我当小妹妹似的,完全不是男女之情。

    田浩淞见我眉头轻蹙,他出声说:“怎么了?在琢磨你暗恋那人到底喜不喜欢你?”

    我暗自叹了口气,如实回道:“是啊,你们男人常说女人的心不好猜,其实你们的心思更深,我完全看不懂。”

    田浩淞淡笑着回道:“其实男人的心大多都很软,只要女的多流几滴眼泪,我们保准就范了。”

    我还没等出声,田浩淞身边的李润竹抬眼瞪着他说:“呦,听你这意思,你还有点耳根子软,易推倒呗?”

    田浩淞连忙回道:“我说大多数男人,我耳根子硬着呢,对你绝对忠心不二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李润竹翻了下眼睛,随即继续低头玩手机。

    我努力勾起唇角,不无强颜欢笑。看着他们小两口恩恩爱爱的样子,我越发觉得自己活的心酸。才刚刚逃离人渣的背叛,立马又跳入单恋的火坑。

    总结一句,男人是坑,切勿靠近。

    不着痕迹的调节表情,我有些纳闷的问田浩淞:“哎,你们男人在亲情,友情跟爱情上排个序,到底哪个最重?”

    田浩淞想都没想,立马回道:“那当然是爱情最重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朝我使了个眼色,示意旁边有李润竹在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然后道:“不跟你开玩笑,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认真的说……”田浩淞收起玩笑的表情,沉默一会儿,然后道:“反正我觉得友情这东西,我是会排在最后的,我只会在老婆跟我家忍之间犹豫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倒是。”

    亲情,爱情跟友情,如果排出第一不容易,那么第三还是相对容易的。

    李润竹从中插了一句:“如果你家里人不同意咱俩在一起,你还会跟我扯证吗?”

    田浩淞避重就轻的回道:“我家里人老喜欢你了,你又不是没看到?”

    李润竹说:“我说如果!如果真是这样,你选谁?”

    田浩淞跟李润竹是新婚燕尔,我不想因为我一个略显矫情的假设性问题,再把他们两个聊出什么矛盾来,所以我赶紧出声说道:“行了,别犟咕了,每个人心里面都有自己的答案,我也就是无聊问问。”

    李润竹说:“年纪小的估计还会在友情这一块儿犹豫,但凡我们长大了的,都知道友情跟爱情和亲情想比,真的没有那么重。要是我排的话,我第一是爱情,第二是亲情。毕竟能陪我过完下半辈子的,不是我家任何一个人,而是田浩淞。”

    李润竹这话让我很是窝心,因为女人大多是感性动物,一旦爱上了,那就是全心全意掏心掏肺,得是被伤成什么样的人,才能说不再相信爱情了?

    我兀自沉默的时候,田浩淞却开口道:“我也不怕润竹生气,因为她知道我孝顺。我是把亲情排在第一位的。毕竟我爸妈把我拉扯这么大,我哥我姐又是跟我从小一块儿长大的,如果回头我找个他们看不顺眼的儿媳妇,那不是给全家添堵呢嘛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也有道理,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但是润竹说的对,后半辈子能陪着你的人,不是你家人,而是你老婆。”我看着田浩淞,口吻有些固执的问道。

    田浩淞说:“血浓于水的才叫亲情,爱情都是半路出家的,我怎么可能忍心让我亲人难过,然后为了一己私欲美其名曰的找一个我爱的人,跟她长相厮守?”

    “爱情是什么?有亲人祝福的爱情才是美满的,不然你见过哪对儿私奔的,双方或单方家里面不同意的俩人在一起,还能顶着压力走到最后的?这不现实。”

    田浩淞说的理所当然,就连李润竹都从旁点头,对我说道:“这也是大实话,如果我跟他在一起,他家里面但凡有一个举手反对的,估计我们两个都走不到今天,更别说扯证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说了这么久,难道爱情终究要输给亲情吗?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我亲爱的骆先生(百度最新章节)  我亲爱的骆先生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Copyright © 2017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-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|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-给我写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