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第二百五十九章 我认识的有钱人能吓死你

    我还在病房中躺着挂水的时候,殷宁急忙忙的从外面推门进来。看到我的样子,她吓得脸色都变了,一边疾步走过来一边问:“子衿,你怎么样了?没事吧?”

    我红着眼睛,声音低沉沙哑的问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殷宁回道:“我接到一个人的电话,他让我到这里来找你,开始我还以为是骗子呢……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让你们家闻章打电话转告元哲一声,我要是不告他,我跟他一个姓!”

    殷宁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站在我床边都懵了,问我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我说:“他给我吃的里面下了药。”

    殷宁顿时眼睛一瞪,“啊?!”

    我没再说什么,殷宁打量我的脸色,不多时,她立马掏出手机打给闻章。

    “闻章,你马上把元哲给我找出来,我弄死他!小声什么小声?你他妈知不知道那个损逼给子衿吃的里面下药了?子衿现在还在医院里面躺着呢……”

    殷宁说着说着就哭了。我紧抿着唇瓣,一声不吭,心里面气得直突突。

    人都是这样,本能的趋利避害,推卸责任。事情弄成这样,我不知道到底该怪谁,只好把所有的怒气都撒到元哲的头上。

    想必闻章在电话另一头也吓坏了,殷宁骂了几句之后气得直接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她红着眼睛对我说:“子衿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跟我说对不起干什么,又不是你的错。”

    殷宁道:“都怪我,心大的跟傻逼似的,怎么能把你跟元哲两个人留在家里面呢……都是我不好。”

    我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眼泪又有上涌的趋势,强忍着心底的酸涩,我出声道:“行了,别哭了,我还信不过你嘛。是元哲的错,我不会迁怒你跟闻章。”

    殷宁万分愧疚,坐在我床边拉着我的手,思忖了半天,这才欲言又止的问道:“子衿,那你……跟他,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我沉着脸回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殷宁明显舒了口气,可我却接着道:“妈的,我要是不弄死他,我咽不下这口气!”

    殷宁当然是站在我这边的,她直接道:“报警吧,这事儿没的商量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没有手机,你帮我报警吧。”

    殷宁拿着手机,当着我的面报了警。我跟她坐在病房中,不到二十分钟,房门被人敲响,一名护士带着两名警察走进来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警察看了看病床上的我,又看了看殷宁,出声问道:“哪位是梁子衿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警察例行公事的拿出纸笔给我录口供,一人问我:“具体的事发过程是怎样的?”

    我大致说了下昨天晚上到事发的过程,着重提了一句:“我早上起来还好好的,后来吃了他递给我的面包和牛奶,之后就很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是哪种不舒服?”

    这种话毕竟难以启齿,我微垂着视线,硬着头皮回道:“医生说在我体内检查到苯磺酰。”

    警察倒是面色坦然的一边做笔录一边说:“也就是性|药的成分。”

    我‘嗯’了一声,他继续问:“那事发之后是谁送你来的医院?你口中所说的元哲有没有对你进行下一步的侵|犯?”

    我的视线垂的很低,低到别人看不见我眼中的神情。沉默半晌,我低声回道:“被别人撞到,是他送我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人是你认识的人还是陌生人?他在场的时候,元哲也在吗?”

    我面无表情的回答:“我认识他,他进门的时候,元哲也在。”

    警察说:“那这样就更好办了,你联系目击证人,我们警方去元哲所在的学校跟家里面找人。一旦找到他,再加上你跟目击证人的证词,我们警方就可以控告元哲蓄意下药跟有意识的侵|犯罪名,如果罪名成立,他将面临刑事责任,会被判两到三年。”

    我恨元哲恨的牙根痒痒,但听到会被判两三年的时候,还是不禁心里面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警察走后,殷宁脸都下白了。她问我:“子衿,今天救你的人是谁?”

    想到骆向东,我没等出声已经红了眼眶。殷宁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,只得在一旁安慰我,说没事了,都过去了。

    等到下午的时候,闻章也火急火燎的从学校赶来。他进入病房之后,殷宁第一个站起身,她怒视着闻章,厉声骂道:“你身边都他妈什么玩意儿?那个元哲给子衿下了性|药,差点把她给强|奸了你知不知道?!”

    闻章也是面色难看,看了眼殷宁,随即看向躺靠在病床上的我。

    他迈步走过来,眼带歉疚跟震惊的说道:“子衿……对不起,我没想到元哲敢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我对闻章不了解,但我猜他一定对元哲很了解。明知道元哲是什么样的人,还把他跟我放在一起,就算没想到结果,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的助纣为虐。

    我面色冷漠的看着闻章,出声说:“我八百年不来你们这里一次,来了就碰上这样的事情。好,算我倒霉。可元哲是你从小玩到大的朋友,他什么德行你不知道?你现在跟殷宁谈恋爱,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成天混在一起,但你有没有为殷宁的安全考虑过?万一哪天那个人渣把主意打到殷宁头上呢?你是不是也就一句对不起就完事儿了?”

    闻章被我揶揄的头都不敢抬,只得说对不起。

    殷宁说:“现在说对不起还有用吗?我们已经报警了,回头让元哲等着坐牢吧!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完,我们三个好半晌都没有再出声。静谧的病房之中,我们皆是面色难看,一如刚刚经过一场巨大的浩劫。

    下午护士又过来给我换了一瓶药,点完之后已经是晚上五点多了。殷宁问护士:“她要多久才能恢复?”

    护士说:“哦,她现在已经没事了,可以出院在家休养。注意别碰烟酒跟辛辣食物,她刚洗过胃,胃里面比较脆弱,要恢复几天才能正常进食。”

    闻章跟殷宁一直陪在我身边,期间警察给殷宁打过一个电话,问我现在方不方便去一趟警察局。

    我身体很虚,但想到元哲的事情,还是打车过去了。

    警察局里面,我没看到元哲,倒是看到一个中年女人,一身名牌,浑身透露着一股子莫名的高傲。

    警察给我介绍,说她是元哲的妈妈。

    女人看到我,几乎不拿正眼看我,斜眼把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个遍,然后说:“我们私下聊聊吧?”

    她讲岄州话,开始的两三秒我没听懂,所以一声没吭。

    闻章站在我身边,小声说:“伯母说想跟你私下聊聊。”

    对面女人见状,立马眼睛一挑,看着闻章说:“小闻,她是你朋友?”

    闻章别提面色有多难看,只得轻轻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女人脸上带着一丝掩饰不掉的嘲讽,继续说了一句什么。只是这句我没听懂。

    我是受害者,如今元哲她妈在我面前颐指气使的,哈,还真是日了狗了。

    在她跟闻章用流利的岄州话交谈的时候,我忽然就不耐烦起来,面色一沉,忍不住开口说:“别逼逼!”我脾气一上来,直接飙东北话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连带着闻章,元哲他妈,还有满屋子的警察,全都定睛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皱眉看着面前的女人,故意用东北话对她说:“现在是我告你儿子给我下药,意图强|奸,你这个当妈的不说担心担心你儿子,最起码面对我这个受害者,该拿出点应有的尊重吧?我不跟你私聊,有什么话我们当着警察的面儿说!”

    我话音落下三五秒之后,对面女人忽然眼睛一翻,阴阳怪气的用岄普说道:“原来是大陆人啊,我说看着你怎么怪怪的。你告我儿子下药强|奸?哈,我还告你诬陷诽谤呢,你有什么证据?”

    说完,我还没等出声,她又对闻章说:“小闻啊,我可从来没听元哲说你身边除了殷宁还有别的什么北方女孩子,该不会是故意过来坑我们家元哲的吧?”

    闻章微张着唇瓣,刚要回答,殷宁就忍不住先开口说道:“北方人怎么了?听你这意思是瞧不起我们北方人?”

    女人笑的欠抽,抱着双臂一脸高傲。

    我说:“是不是我故意你坑你儿子,咱们用证据说话。我昨天刚来岄州,也是第一次看到元哲,他长的人模狗样,我也一直纳闷他怎么会人面兽心。如今看到你,我终于知道什么叫有其母必有其子了。如果你以为你家里面有钱就可以横着走的话,那我今天还就告诉你,我认识的有钱人,能吓死你。”

    “呦,你吓唬我?“女人脸上的表情夸张做作至极。对于我跟殷宁这种土生土长的东北人,脾气又暴躁一点的,真是没动手打她,全都是碍着有警察在,打完了不好跑。

    我也是气急了,所以没顾着我现在跟骆向东和匡伊扬已经完全撕破脸,径自回道:”我是不是吓唬你,等你哭都找不到调子的那一天就知道了!“

    说实话,我这就是一句赌气的话,但是我没想到,骆向东真的会为我出了这口恶气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我亲爱的骆先生(百度最新章节)  我亲爱的骆先生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Copyright © 2017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-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|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-给我写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