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第二百八十一章 最尴尬的见面

    可纪贯新只是稍稍停顿,随即把钱递给老板,然后转头对常宏说:“假的。”

    常宏故意夸张的瞪大眼睛,出声问:“不会吧?”

    纪贯新勾唇淡笑:“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常宏伸手拍了拍胸口,然后说:“吓死宝宝了。”

    老板找了六十块钱,我拿起钱塞到纪贯新的口袋里,顺道怼了他一下,示意他千万别发脾气。

    纪贯新转头对我微笑,一脸什么事儿都没发生的样子,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我暗自舒了口气,可算是过了一关。

    给完钱之后老板问我们喝什么,其实一共也就二三十个品种,我随便点了个芒果奶茶,纪贯新说:“跟你点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常宏在身边接了一句:“还说你们两个没什么,穿一样的喝一样的。快说实话,子衿的衣服是不是你给买的?”

    其实我跟常宏接触也不多,毕竟他跟潘思渝在一起才一年多。去年过年我回来的时候,他们两个才刚处,我见过他一面,只觉得他挺健谈。可如今看来,不是健谈,是欠。

    他的‘玩笑’开的我也有些不爽,说的跟我被纪贯新包养了似的。

    纪贯新也开了口,他面色淡淡的回道:“子衿自己赚钱,她想买什么自己就买了,我送她的,她还不要呢。”

    我也怕纪贯新说着说着真的翻脸,到时候弄得大家都下不来台。所以我笑着说:“点完东西的先上楼,别都在楼下堆着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拉着纪贯新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李润竹也很快点了喝的随着我们上来,她挽着我的胳膊,对我低声说:“他没生气吧?”

    李润竹的眼色分明在看着走在前面的纪贯新。

    我低声问:“你看出来了?”

    李润竹撇撇嘴,小声回道:“常宏都不是一次两次这样了,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。我跟浩淞刚买车的那阵,本来我妈准备给我们买个三十万出头的,常宏听说之后,就说我们有钱啊,领证之后就出去玩,买车还买那么贵的,叨逼叨说了一大堆。结果我们买了个不到二十万的,我去,你都没看他第一眼见到我们新车的时候,简直没给我俩揶揄死,一直在提‘不是买个三十万的车吗?’,浩淞差点都跟他翻脸了,幸好被我给拦下。”

    这些事我都不知道,感情常宏招人烦不止我这么觉的。

    说话间我们走上长长的两层楼梯,来到二楼。一楼人已经不少了,没想到二楼人更多。我乍眼望去,全是我们这个年纪的,有的在打游戏,有的在打球,闹哄哄的一片。

    店员见我们上来,过来招呼:“请问几位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八个。”

    “八个……这边就剩一个六人的座位,要不你们挤一挤?”

    钱都给了,有个座位就不错了。我们也没挑,直接迈步往前走。

    所谓的六人座位,不过是面对面摆放的两张小沙发。沙发在投射灯的映照下,散发着橘红色的光,倒是让人觉得舒服。

    纪贯新一屁股坐在沙发一侧,我坐在他旁边,李润竹就坐我身边。

    我俩一直低声讲着常宏的八卦,没多久,下面的几个人也都上来了。

    常宏一走过来就开始叨逼叨:“怎么选了这么个地儿?这也坐不下啊。”

    李润竹说:“没地方了,就剩这一个。”

    潘思渝在对面沙发上坐下来,她体积大,一个人坐了半面沙发。常宏坐在她身边,一个三人沙发被他们两个给占满了。

    我说:“四个人一面儿,赶紧挤挤。”

    说罢,我往纪贯新身边挪,叫他往里一点。好在我们这排四个人都瘦,挤一挤也就坐下了。

    难为对面的陈辰跟李锐,两个人坐一个人的位置,挤得不行。

    常宏说李锐跟陈辰:“你们两口子派一个去对面坐,挤死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李锐干脆站起来,出声说:“我不坐了,你们坐吧。”

    陈辰挨着常宏,自然也尴尬,她起身对李锐说:“我没事儿,你坐吧。”

    田浩淞见状,他拽着李润竹坐在他大腿上,然后对对面的人说:“都墨迹什么呢,自家媳妇,往腿上坐呗。”

    他这是给李锐台阶下,李锐马上坐下,然后让陈辰坐在他腿上。笑着回道:“可不是,瞧我这记性。”

    常宏冷不防的来了一句:“趁着还是自己媳妇的时候,赶紧往腿上整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完之后,我不知道该不该笑,因为常宏一个人笑得开心,至于我们其他人,脸上不无尴尬之色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潘思渝私下底跟没跟常宏说过,其实李锐也因为陈辰家里面不同意他们交往的事情,所以多少有些敏感。再者陈辰长的漂亮,身边不乏追求者,所以他的压力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常宏偏偏要开这种玩笑,简直就是往人家伤口上面撒盐。我是真的有点不爽了。

    正想着,看不出眉眼高低的常宏视线一转,落在我跟纪贯新身上。他笑着问:“新哥,你怎么不抱子衿?我家这个是太胖了,我想抱也抱不动,你怕什么的?”

    纪贯新靠着沙发背,头顶的投射灯从上往下一照,他本就俊美的面孔上散发着一层莹莹的珠光。

    但见他唇角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,几秒之后,出声说:“怕她打我。”

    常宏对我说:“子衿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你老打新哥吗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总打,他犯错了才打。”

    常宏笑道:“小心新哥断你血。”

    我们东北开玩笑总爱说:小心断你血。血就是钱,断血也就是断钱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看着常宏,努力忍着心底的不爽,出声回道:“我又不靠他养着,不怕他断我血。”

    常宏说:“硬气,果然‘家教’森严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但笑不语,我也一笑置之。

    正当气氛有些微妙的时候,店员端着托盘过来送喝的。李润竹好心帮我们递过来,但是没想到杯子特别烫,她一个没拿住,扔在桌子上,溢出来的奶茶溅了我一身。

    “哎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,没事儿吧?”

    “子衿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间大家全都乱了套,尤其是坐在我右边的纪贯新,他在事发的第一秒飞速的抽出纸巾,往我胸口擦来。

    我也顾不得许多,吓都吓死了。

    溅出来的奶茶很快被纸巾吸干,大家都问我有没有事,我摇摇头:“没事儿,没烫着。”

    其实我手背被烫了一下,刺痛的疼,以为没人看到,可纪贯新抓着我的手腕站起身,说:“我陪她去楼下冲冲。”

    李润竹特别不好意思,我说:“小事儿,你们先聊,我们马上上来。”

    给纪贯新拉到楼下,等洗手间的人一出来,他马上带着我进去。洗手间很小,我们两个人一站到里面,马上就满了。

    他抓着我的手放到水龙头下面,然后开了冷水。我眉头一簇,他问:“很疼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:“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垂目看着我的手背,忍了一会儿,还是出声说:“你身边的朋友有没有靠谱一点的?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毛手毛脚的,仇富心理的,你都认识的什么人?”

    我眉头一簇,低声说:“哎,我带你见我朋友,没让你在背后说他们的坏话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道:“还怪我说?”

    我自知理亏,抿了下唇,出声回道:“思渝男朋友是招人烦,你别理他就是了,润竹又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低声说:“她要是故意的我还能忍到现在?”

    他说这话的时候,手还扣着我的手腕,他掌心很暖,我忽然觉得冷水都不那么刺骨了。

    冲了能有一两分钟,纪贯新关上水龙头,抬起我的手仔细看着,又吹了两下。

    我说:“没事了,我没那么娇气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一会儿出门小心别冻着,不然你这手准得肿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我俩准备出去。可当我一转身准备推开门的时候,脚下有水,一打滑直接扑在门框上。纪贯新从后面过来拉我,我俩靠的很近很近。而就在这时,没锁的洗手间房门被人从外面拉开,他刚要进来,可一抬眼看到纪贯新打身后抱着我,我则贴在门框处,这动作……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而最让我惊讶,或者说错愕的是,门口处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许久未见的陈文航。

    他也回来过年,潘思渝在街上碰到过他,还给我打了电话。但是我回家已经一个多月了,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……在狭小到两个人已经站满的洗手间内。

    洗手间比平常地面多出一个三四十公分高的台阶,因此我跟纪贯新站在台阶上,属于居高临下的看着门口的陈文航。

    想必他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我,我俩四目相对,除了惊讶只剩错愕。

    其实时间也就停顿那么两三秒的功夫,可我觉得像是过了半个世纪一样漫长。

    直到纪贯新从后面把我拽起来,担心的问道:“怎么样?撞到哪儿了吗?”

    我莫名的有点慌乱,没有去看门口陈文航的脸,随口回了句什么,然后跨下台阶往外走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我亲爱的骆先生(百度最新章节)  我亲爱的骆先生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如有侵权请-联系我们,我们会立即处理。

Copyright © 2018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- All Rights Reserved. | 沪ICP备1981992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