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第二百八十四章 最让我开不了口的真心话

    我真他么想骂他,纪贯新有钱活该给你败家的?你算老几啊?可这话我终究还是忍下来了,不看僧面看佛面,毕竟我跟潘思渝七八年的姐妹。

    生生的吞下这口气,可我脸色却并不怎么好,而是似笑非笑的回了句:“不差钱,不过你小心叫了这么多酒,出来混的,迟早是要还的。”

    常宏笑着回我:“没事儿,我有预感,今天晚上玩游戏我不会输。”

    我懒得搭理他,回以一个肤浅的笑容,转过头往包间方向走。

    我们刚进包间,随后几个侍应生推着小车来给我们送酒,一些高高矮矮花花绿绿的酒瓶,摆满了整个大理石的茶几。

    侍应生看向常宏,还以为他是付账的那一个,出声问:“先生,现在开吗?”

    常宏身子往沙发后面一靠,翘着二郎腿,阔气的回道:“开。”

    结果两个侍应生当着我们的面,连着开了四瓶最贵的红酒,随即又开了香槟跟其他的酒。

    中途李锐企图缓解尴尬,他淡笑着道:“不用全开吧?喝不完还能退。”

    常宏说:“没事儿,反正新哥有的是钱,他连阿斯顿马丁都开得起,还在乎这点小钱?”

    李润竹看不下眼了,她半开玩笑似的说:“那你也不能宰人家啊。”

    常宏闻言,一本正经的回道:“这哪叫宰啊?充其量也就算是个小考验,他不是想追大衿子嘛,最起码得先搞定我们。”

    李润竹讪讪的别开视线,摆明了已经不爽。

    陈辰更是坐在我身边,暗地里直捏我的手。我知道她们的意思,她们都已经不爽常宏很久了,仗着自己爸当了个小官,成天叨逼叨,要他拿钱一分不拿,叫他说别人一个顶三个。

    他倒真是不拿自己当外人。

    他刚说完,包间房门被人推开,纪贯新迈步走进来。

    常宏第一个出声说:“新哥回来了,我们就等你呢,大家把酒都点好了,你看看还缺不缺什么?”

    纪贯新以为酒是我们一起|点的,他淡笑着回道:“你们想点什么就点。”

    他走到我身边坐下,常宏说:“来,我们走一个呗?”

    大家拿起酒杯,先是一人倒了杯红酒。红酒是干红,又涩又浓,我喝不惯。

    常宏也是喝了半杯之后,皱眉道:“这酒怎么还越贵越难喝呢?”

    李润竹忍不住道道:“还不是你要点的。”

    常宏避重就轻的回道:“来来来,我们换个酒喝。”

    一瓶小一千的酒,他喝了半杯之后就不喝了,开始换别的。这跟糟践人有什么两样,我一股火涌上来,舌尖抵着左唇角,分分钟发飙。

    好在李锐提议大家边唱边喝,这才把我这股火暂时给压下去。

    纪贯新坐在我身边,连着给我唱了好几首的粤语歌,《倾城》,《千千阙歌》,《无赖》和《等》。

    他的音质高端悦耳到我以为自己在听录音版,连着几首下来,我仍旧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大家聚在一起,一会儿唱歌一会儿玩游戏,输了的要喝酒。很快我就忘记之前的不爽,喝的特别嗨。

    在玩007的时候,我反应迟钝,连着输了四局。前面三杯酒都是我自己喝的,到了第四杯的时候,众人哄笑,我刚要拿起酒杯,纪贯新就在我之前拿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出声说:“这杯我替她喝了行不行?”

    常宏说:“那可不能替,该谁输了就谁喝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你们明天不还有同学聚会呢嘛,给她喝多了明天起不来,我帮她喝。”

    常宏道:“要替也行,替酒喝双倍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连壳都没卡一下,直接说:“行。”

    他给自己倒了杯酒,一口干了,随即又来拿我的杯子,我拦不住他,只得让他帮我挡了一次。

    之后我们又玩了谁是卧底,潘思渝连着输了好几把,她喝不下叫常宏帮忙挡。

    常宏喝了一杯,说了句:“继续。”

    田浩淞说:“替酒何双蓓,你自己说的,还差一杯呢。”

    常宏见没混过去,只得叨叨着又喝了一杯。

    要不怎么说人作自有天收拾。常宏嘴巴欠了一小天,这会儿轮到他倒霉,不是自己输就是旁边的潘思渝输。潘思渝又死活叫他帮挡,所以他一口一杯,十分钟之内自己就喝光了一瓶红酒和两瓶啤酒。

    “不行了不行了,我们休息一会儿,我去趟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常宏起身往洗手间走,潘思渝说跟他一起去。等他们两个都走了之后,陈辰俯在我耳边,压低声音说:“他太缺德了,这酒让他喝都白瞎了。”

    我趴在陈辰耳边回了一句:“真不知道思渝怎么找了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陈辰说:“你不在凉城不知道,我们跟他见了几面,都烦得要死。尤其是李锐,如果不是你跟纪贯新回来,他都不来凉城,就是不想见常宏。”

    见我跟陈辰咬耳朵咬了半天,坐我右边的纪贯新忽然拽了拽我的胳膊,我侧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纪贯新靠近我,出声问:“你们聊什么聊得那么热闹?”

    我说:“秘密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那你也在我耳边说几句,别晾着我嘛。”

    我凑近纪贯新耳边,出声道:“等完事儿之后,我单独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我们在包间里面等了能有五分钟的样子,常宏跟潘思渝从外面回来。他刚一坐在沙发上就出声说:“我们换个游戏,真心话大冒险。”

    没人说不想玩就一起玩,茶几上有个木头的轮盘,指针一转里面有各种各样的惩罚方式。

    常宏说:“如果转到之后不想说或者不想做,那就罚一瓶啤酒的,有没有问题?”

    我也是跟他赌气,很快回道:“行,赶紧来。”

    我就等着常宏输呢,既然不能明面上骂他,只得背地里灌他酒。

    我们八个人围在一圈,第一次转,指针就指到了陈辰。

    是大冒险。

    常宏笑着说:“陈辰,让你在咱们屋里面除了女的和李锐之外,必须要跟一个人接吻十秒。”

    不是李锐,不是女的,那不就只剩下纪贯新,田浩淞跟常宏了吗?

    陈辰顿了一下,当即反驳:“那我不行。”

    常宏说:“不行就喝酒啊。”

    我试着反抗了一下:“凭什么你说惩罚?我也可以说啊。”

    常宏说:“除非你说的惩罚比我狠,不然游戏嘛,指定按照最狠的来啊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一会儿思渝输了,我也让他跟除了你之外的男的接吻,你乐意?”

    我说这话的时候,已经明显带着呛声的意思。常宏说:“要是思渝输了,她愿意我不拦着,她要是不愿意,也得喝。”

    潘思渝对常宏也是报以纵容的态度,只是私下小声骂他:“你不拦着?”

    李锐怕我跟常宏吵起来,他特敞亮,直接说:“没事儿没事儿,我们愿赌服输,我帮陈辰喝这瓶。”

    常宏得寸进尺:“替喝喝两瓶啊。”

    李润竹瞥眼道:“你不想想一会儿你媳妇输了,你能喝得下两瓶?”

    田浩淞也道:“一瓶吧,一瓶不少了。”

    常宏想了想,点头说:“嗯,我得给我自己留条后路,就喝一瓶吧。”

    结果众目睽睽之下,李锐生生替陈辰喝了一整瓶的啤酒。

    我已然憋着气,等到第二把的时候,指针好死不死的指着我。是真心话。

    潘思渝笑着问:“你跟新哥接过吻没有?”

    我刚要出声回,常宏立马说:“等等,不问这个。”

    我话到嘴边没说完,常宏径自叨咕:“好不容易逮到你,我得问个狠一点的。”

    我靠在沙发上,等着他能问出什么狠的,却没想到他真的一开口就戳到了我的软肋。

    他问:“你现在心里面爱的人是不是坐在你旁边的人?”

    我心里爱的人……我旁边坐的人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我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骆向东的脸。可我旁边坐的是纪贯新。

    一时间,我不知道我脸上的表情是怎样的,不过终归还是迟疑了。

    几秒之后,我不答反问:“你就想套话,问我跟纪贯新是什么关系呗?”

    常宏见我迟疑,他笑着道:“真心话,你就说是或者不是。”

    如果我说是,那我是骗了纪贯新。如果我说不是……纪贯新算什么?他大老远的过来,我这算不给他面子,让他尴尬吧?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个问题我真是没法回。

    我拖得越久不回答,事情越难办,可我没想到继我之后第二个开口的人会是纪贯新。

    他直接拿起一瓶开了的啤酒,出声道:“我替她喝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直接仰头干了。

    我心底忽然很是憋闷,一股说不上来的烦躁,甚至是酸涩。

    纪贯新喝酒的时候,除了常宏在叫好之外,所有人都是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一直等到纪贯新喝完,他淡笑着道:“来吧,继续。”

    我绷着身子坐在沙发上,半个字都说不出来。第三局开始,指针在罗盘中间飞速转动,然后随着动力的减小而慢慢停止。

    我看到指针的一头对准了纪贯新,是大冒险。

    常宏笑的直拍手,连声说:“真是缘分呐,你俩接上溜儿了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不接话,常宏自笑自说:“新哥,别说我不帮你,我给你来个简单的。屋里面所有人,你找个人亲一下,一下就算你过关了。”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我亲爱的骆先生(百度最新章节)  我亲爱的骆先生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Copyright © 2017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-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|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-给我写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