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第三百一十五章 我是憋的

    自打下乡以来,我每天晚上都睡得很早,加之刚刚纪贯新那么一吓,我更是很快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的时候,我听到我妈在叫我:“子衿,起来了,一会儿你爸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我哼了一声,只觉得好像刚刚睡着,不愿意起来。

    我妈下炕的声音我是听到的,她又去叫纪贯新,纪贯新比我还赖床,自然也不起来。

    我妈跟我姑姥说:“这俩孩子昨晚也不知道折腾到几点……”

    我忽然想到纪贯新把我抱下炕吻我的画面,激灵一下睁开眼睛,再也没了睡意。

    翻身从炕上坐起来,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拿起手机一看,已经七点半了。

    我妈穿上衣服去外屋洗漱,我姑姥也不在里屋,屋里就剩下我跟纪贯新两人。

    我坐在炕中间,出声召唤:“纪贯新,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半蒙着被子,只露出头发和眼睛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我清醒了一下之后,从炕上站起来,居高临下的喊他:“纪贯新,快起来了,一会儿我爸来接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二话不说,直接伸手将被子拉到头顶,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我从炕上下了地,因为屋中很暖和,所以不着急换衣服,先去倒了杯水喝。

    我妈跟我姑姥都在外屋,我听到她们说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纪贯新迟迟不起来,我只得走过去掀开他的被子,晃着他的手臂:“纪贯新,纪贯新,纪贯新……”

    纪贯新眉头一簇,显然已经不耐烦,他反手扣住我的手腕,我立马压低声音说道:“我妈在门口呢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一把将我拽过去,我踉跄着坐在折叠床边,半面身子都趴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他另一只手指了指自己的唇,我懂他是什么意思,所以一边瞥着外屋,一边小声对他说:“我亲你一下,你赶紧起来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点点头。

    我心里面暗自嘀咕骂他,可还是低下头去,很快在他唇上落下一吻。

    纪贯新勾起唇角,没多久慢慢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我正坐在床边被他拽着手腕,我妈拉开门走进来,见状,她倒也见怪不怪,直言道:“你们两个别腻歪了,赶紧起来收拾,我刚跟你爸打完电话,他再有半个小时就能到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生龙活虎的从折叠床上坐起来,笑着说:“阿姨,可别忘了您昨天晚上说的话,等回凉城之后我要什么您给我买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妈也倍儿敞亮,立马回他:“行,阿姨指定说话算话,只要你不一开口就是要房子要地,阿姨都给你买。”

    “就等您这句话呢。”

    我趁机把手腕从纪贯新手中抽出来,他起身下床,我余光一瞥,忽然看到一滴什么东西从纪贯新脸上掉下来。

    低头看了眼地上的红砖,那里赫然是一大滴的鲜血。

    我再抬头去看纪贯新的脸,他鼻子又出血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!妈!”我着急的时候本能的喊了声我妈,我妈转头见我抬着纪贯新的下巴,也是脸色一变,急忙找了软纸过来,皱眉说:“这孩子怎么了,三天两头的流鼻血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的鼻血出的突然,像是一下子就流下来,让人措手不及。我眼看着汩汩的鲜血顺着他的鼻子往下淌,很快就滑过嘴唇滴到衣服上面。

    白色的t恤,红色的鲜血,端的刺目。

    我本是怕血的人,可是眼下顾不得其他,手忙脚乱的帮他用软纸堵着鼻子,满手是血都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我妈出去外屋给纪贯新打水,我让他坐下来,稍微仰着头。

    纪贯新闷声说:“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平常的流鼻血我也不会太在意,但是纪贯新流鼻血太吓人了,哗哗的,止都止不住。

    我妈打了盆冷水进来,我洗了毛巾给纪贯新冷敷鼻子,眼看着他的鼻血将一大团软纸浸透,我着急的蹙起眉头来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纪贯新自己低头连着用冷水洗了十几下,一盆的血水,我妈赶紧端出去倒了,又打了新的一盆进来。

    忙活了能有五六分钟的样子,这才止住。

    纪贯新垂在额前的碎发全都被冷水打湿了,我单膝跪在折叠床边,一手用冷毛巾帮他冰敷鼻子,另一手用软纸堵着他的鼻孔。

    我妈从旁担忧的问道:“贯新,怎么样了?好点了吗?”

    纪贯新笑着回道:“没事儿了阿姨。”

    我妈说:“怎么突然又流鼻血了?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可能是昨晚离炕洞太近了,热的。”

    我妈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回道:“你说你这孩子,炕上睡不了,炕下也睡不了,这小身板不是完了嘛,以后还怎么照顾子衿?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我觉得纪贯新的脸色苍白到几近透明。他黑漆漆的眼睛看向我妈,因为鼻子被纸堵着,所以声音闷闷的回道:“阿姨您放心,只要有我在的一天,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的。”

    我妈特欣慰,连声说好。

    等到纪贯新的鼻血完全止住,已经又过了十分钟。我妈全都收拾好了,也帮我和纪贯新整理了行李。

    我跟纪贯新刷牙洗脸,因为担心他,所以我私下里对他说:“纪贯新,你还是回夜城吧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闻言,侧头看向我,瞥眼道:“撵我走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实在是不适应东北的气候,这边又干又冷,屋里屋外温差五六十度,你根本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他来这边才半个月,光是我见他流鼻血都好几次了,再这么下去,他真的是要熬坏的。

    纪贯新凑到我身边,压低声音,神秘兮兮的说:“哎,我跟你说实话,其实我流鼻血不是热的。”

    我抬眼看着他,等着他的下文。

    纪贯新大大的单眼皮促狭一眨,笑着说:“我是憋的。尤其是昨天晚上,我梦了你一整夜,早上起来能不流鼻血嘛?”

    我是真的担心他,谁料他又借机打嘴炮,我皱眉推了他一把,他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我跟纪贯新收拾完,回去里屋陪我姑姥聊天。我姑姥哭了,说舍不得我们走,下次再见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姑姥,您什么时候有空,我带您去夜城,您就住我家里面,我找人伺候您。”

    我姑姥笑的可开心了,但随即摆摆手,说她不去。

    她嘱咐纪贯新一定要对我好,希望我们将来结婚的时候,她还能活着,这样就可以去参加我们的婚礼了。

    我最是见不得老人家泪眼婆娑的样子,很是心疼,所以聊着聊着也掉了眼泪。

    纪贯新伸手过来给我擦,还出声逗我:“哭什么,别怕,我会娶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!”我翻白眼瞪他。

    我爸果真是在半个小时之内就到了,进屋没说多久的话,我们便要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我姑姥送我们出去的时候,外面满条街的人都在看,我爸跟纪贯新把行李箱装进后备箱,我跟我妈抱了抱我姑姥。

    刚刚来这儿住的时候,我每天掰着手指头算日子,总希望早点走,可今天真的要走了,我却又非常舍不得。

    如果有可能的话,我也想接我姑姥去城市里面住。

    可我妈私下里也跟我说过一句话,她说:“咱们是有这个心没这个力啊。”

    我姑姥一辈子没生育,跟我姑老爷是后到一起的,这么多年一直帮着带大别人的儿女,等到儿女长大了,却都不经常回来看她,只是每个月给那几百块钱当做赡养费。

    送君千里,终须一别。当我们坐进车里的时候,我姑姥佝偻着腰跟我们摆手,叫我们路上注意安全。

    我爸说:“老姑,快点回去吧,天冷。”

    我姑姥点头,然后看向纪贯新,含糊着说:“要对我们衿衿好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出声答应:“我答应您了,一定做到,等明年有空,我还带子衿回来看您。”

    还回来看她,这句话连我妈都没敢许诺,因为对老人许下的诺言,往往他们都会记得很清楚。可纪贯新说,明年有空,我还带子衿回来看您。

    这一句话一下子戳到了我的心窝子上面,我酸的不行,眼泪直在眼眶处打转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我爸发动车子,我们跟我姑姥挥手,从倒车镜中看着她的身影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我妈坐在副驾上,跟我爸聊天,说我姑姥多么多么不容易之类的话,我爸一直在劝她。

    我跟纪贯新坐在后座,纪贯新小声对我说:“等我们到家了,你让阿姨给姑姥打个电话,我钱包里就剩三千七了,都给她塞在被垛下面。”

    闻言,我立马道:“你什么时候塞的?”

    我声音不小,我妈转头来问我们:“塞什么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纪贯新给我姑姥塞钱了。”

    我妈忙道:“你看你这孩子,我已经给过你姑姥钱了,你还给什么?”

    纪贯新淡笑:“这是我第一次见姑姥,是要给老人家备点礼物的,这边什么都买不到,只好留点钱。”

    我妈特不好意思,但我知道她心里面还是高兴的。毕竟纪贯新对我八百年不见一面的乡下姑姥都这么好,对我自然差不了。

    在回去凉城的路上,我因为昨晚没睡好而有些困,纪贯新拉着我的手,我想挣却挣不脱,他又拍了拍肩膀,示意我枕着他肩膀睡。

    开玩笑,我爸妈还在前面坐着呢,我哪好意思?

    可当车子开入市区,我被纪贯新叫醒的时候,发现我枕着他的肩头,口水都流下来了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我亲爱的骆先生(百度最新章节)  我亲爱的骆先生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Copyright © 2017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-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|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-给我写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