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第三百二十章 看着他,他是有病

    因为张耽青他们一帮人晚上八点的动车,所以我们六点不到就下楼去吃完饭。酒店最大的包间中,三大张圆桌每一张都能坐十好几人。

    我之前下楼的时候已经把菜点好,因为知道他们过来就是为了热闹,吃什么其实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毕竟这里是我的家乡,我也算得上是东道主。所以我主动问大家:“你们喝什么酒?”

    众人都挺随意的,叫我拿主意。

    我侧头问纪贯新:“他们平时喝什么?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有什么喝什么,不挑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就拿茅台吧,也有五粮液,小瓶的劲酒也有,你不说劲酒挺好喝的嘛。”

    我这头话音刚落,坐我边上的麦家辉出声道:“贯新喝酒了?”

    我看向麦家辉,一时间还有些楞冲,下意识的点了下头,出声回他:“今天中午跟我爸妈一起吃饭,他还喝了好几瓶呢。”

    麦家辉脸上的表情有点欲言又止,纪贯新很快出声打岔:“叫服务员进来,点酒啊。”

    我问麦家辉:“他怎么了?不能喝酒吗?”

    之前我还在夜城的时候,亲眼看到纪贯新喝多过,我也从来没听说他不能喝酒。

    麦家辉被我问的面色略显尴尬,瞥了眼纪贯新,然后淡笑着说:“没有,之前跟我们打赌打输了,说好了不能喝酒的。”

    我本能觉得麦家辉好像在隐瞒什么,所以扭头看向左边的纪贯新。我低声问他:“你是不是不能喝酒啊?”

    纪贯新笑着回我:“瞎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家辉哥刚才……”我话还没说完,正赶上别人跟纪贯新说话,纪贯新顺势别开视线,我只得作罢。

    等到几名服务员端着整盘的酒瓶上来时,所有人都拿了酒,唯独到纪贯新这里,他刚要伸手去拿,好些人连连道:“哎,三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新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贯新,别喝酒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脸迷茫的打量众人的脸色,纪贯新一脸无语,顿了一下才说:“你们够了啊,不就是打赌输了说戒酒几个月的吗?今儿是我生日,我最大,我想干嘛就干嘛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拎过一个小瓶的劲酒,径自拧开。

    我明显看到众人表情各异,这反映真的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我脑中忽然闪过一个画面,今天从酒店洗手间里面出来的时候,看到纪贯新好像站在床头柜处喝水吃下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难不成他生病了?不能喝酒?

    这个念头一旦出现,就再也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我见纪贯新把往杯子里面倒酒,出声劝他:“不能喝酒就不要喝了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看了我一眼,淡笑着说:“没事儿的。”

    我问他:“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啊?”

    纪贯新笑着回我:“你看我生龙活虎的,像是不舒服的样儿吗?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,就是有种感觉,尤其是大家对纪贯新喝酒的事情特别敏感。

    我抬手把他面前的酒杯放到我手边,然后说:“你别喝酒了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你别听他们的,他们就是见不得我开心,今天我生日嘛,哪儿能不喝酒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替你喝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道:“没事儿……”

    我伸手按着杯子,纪贯新拿了两下没拿动,他侧头看着我,我忽然脑子一热,出声说:“你是我对象,我帮你喝酒天经地义的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满桌子人都是拍手叫好。

    张耽青更是夸我:“弟妹仗义,不愧是东北的,我就喜欢你这性格。来,咱俩喝一个。”

    张耽青敬我,我拿起杯子二话没说直接干了。

    本来张耽青才喝了一口,但途中发现我干了,他没拦住只得跟我一起干了。

    我喝完之后,好多人给我叫好。纪贯新则皱眉道:“都上一边去,别灌她酒。”

    张耽青说:“我可没灌啊,谁知道弟妹酒量这么好,我这一杯喝急了,现在嗓子还烧着呢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问我:“傻吗?喝那么多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自己逞什么英雄,反正就是不想让纪贯新喝酒。

    我小声回他:“你不许喝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在桌下牵起我的手,紧了一下,他凑近我耳边,暧昧的说:“心疼我了?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他的语气还是他口中呼出的温热呼吸吹在我的耳边,反正我就是敏感的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酒喝急了,我现在也有点懵。微垂着视线,我努力做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,在桌下捏了捏他的手,没回他。

    纪贯新高兴地勾起唇角,随即大声说:“我媳妇心疼我,不让我喝酒,那我今天就破破例,二十九年第一次过生日不喝酒的。”

    成霖说:“你今晚还要去未来丈母娘家呢,不喝正好,喝醉了谁伺候你?”

    张耽青笑着说:“我看他就是想借个油子把自己灌多了,好让子衿照顾他。”

    麦家辉也跟着道:“就是,不想睡实木沙发就直说嘛,何必拐这么大个弯子?”

    这帮人开起玩笑来立足点简直刁钻到让人发笑,我坐在纪贯新身边,虽然别人打趣揶揄的人是他,可我还是笑的很开心。

    席间,纪贯新是以茶代酒,我则是每次喝一小口,其余人纪贯新勒令他们必须喝满半斤才让下桌。

    大家有说有笑,有玩有闹,我喝了能有两个小瓶劲酒,顶多五六分醉的样子,还能帮他们看着时间。

    七点半的时候,我提醒他们:“你们是准八点的动车去冬城吗?”

    对面一人回我:“八点零五的车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差不多了,万一不好打车还得耽误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道:“你们赶紧回去,本来我这下午要睡觉的,让你们弄的我现在困得要死。”

    一个穿着浅灰色外套的小帅哥问纪贯新:“三哥,你什么时候回来啊?”

    纪贯新笑说:“不回去了,我要留在这儿做大东北的女婿了。”

    有人打趣:“三哥,咱不能这样,你可以把嫂子带回去嘛,入赘这事儿有点大,是不是得商量一下?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行了,你们就别跟着我|操心了,赶紧回家过年去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一帮人起身,从距离我最近的麦家辉开始,他从身上掏出一个红包递给我,笑着说:“弟妹,临时过来也没给你准备什么礼物,新年快乐。”

    红包很薄,薄的我几乎摸不到里面的东西。我下意识的推拒:“我不要家辉哥,你们来了我就很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麦家辉笑道:“你叫我一声哥,我给你点压岁钱怎么了?赶紧拿着,别拉拉扯扯的,回头你家妒夫该不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句妒夫把我逗得笑喷,红包也被他顺势塞在了我的掌心。

    张耽青跟成霖随后都给了我红包,我实在是不好意思,可又不能拒绝。

    临走纸巾,所有人排队给我送红包的场面让我哭笑不得,尤其是他们之间不乏比我年纪还小的。

    小帅哥就拿了个红包,递给我说:“嫂子,新年快乐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大过年的,我没给你们准备红包,倒是让你们破费了。”

    小帅哥说:“给嫂子一点压岁钱嘛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岁数比你还大呢。”

    小帅哥笑着说:“没事儿,我个头比你高啊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这事儿跟个头有什么关系,反正身边的纪贯新说:“给你就拿着,反正不是咱们的钱。”

    我愣是收了一厚沓的红包,幸好今天带了一个中号的gi手袋,不然真的没有地方放。

    一大帮人鱼贯出了酒店,有人专门上街口处去打车。纪贯新跟张耽青和麦家辉站在一处笑着聊天。成霖不知何时走到我身边,他出声叫我:“子衿。”

    我侧头一看,很快道:“成霖哥。”

    成霖说:“跟贯新处的还好吧?”

    我微笑着点头:“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成霖说:“贯新是有很多小毛病,你多包容他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他毛病多着呢,我都包容不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成霖淡笑:“对了,你看着点他,别让他抽烟喝酒,他有咽炎,咳嗽起来特别难受。”

    我恍然大悟,出声说:“怪不得你们不让他喝酒呢。”

    成霖道:“烟酒不是好东西,你最好帮他戒了。”

    我这边刚要说话,纪贯新的声音忽然传来,他扭头看着我们这头,扬声道:“偷着跟子衿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成霖迈步走过去,开口回道:“说你坏话了,你等着子衿晚上回家怎么收拾你吧。”

    张耽青很小的声音说:“你跟子衿说他处过多少女朋友了?”

    纪贯新马上伸手去推张耽青,张耽青跑得很远,边跑边笑。

    有人说:“车齐了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眨眼的功夫,酒店门口停了十几辆出租车。

    临走之前,大家跟我摆手然后上车。

    张耽青和麦家辉都对我说:“子衿,对贯新好点,他连家都不回陪你在这边过年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:“知道,我们一会儿就回家。”

    成霖说:“你们两个都注意点身体。子衿,看着贯新,别让他抽烟喝酒。”

    我还是点头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站在我身边,不耐烦的催促:“行了行了,赶紧走,别回头车赶不上再赖在我们这儿。”

    他们走了,不让我跟纪贯新去车站送。眼看着大队出租车离开,我冻得一个激灵,对纪贯新说:“走吧,我们也回家,明天就过年了。”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我亲爱的骆先生(百度最新章节)  我亲爱的骆先生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如有侵权请-联系我们,我们会立即处理。

Copyright © 2018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- All Rights Reserved. | 沪ICP备1981992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