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第三百二十三章 你到底什么病?

    纪贯新帮我擦掉眼眶周围的眼泪,我则帮他拢了拢外套的衣襟,轻声说:“穿这么少出来,你别冻感冒了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冻感冒了正好,你得照顾我。”

    我习惯了他的油嘴滑舌,而这一刻也不想跟他斗嘴,所以只是轻声说:“去楼下买点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牵着我的手下了楼,我俩去到对面超市里买东西。男老板见我跟纪贯新手拉着手,他笑着问:“子衿,这是你男朋友?”

    我勾起唇角,笑着回道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男朋友长得真帅。”男老板笑着说。

    我跟纪贯新随便拿了几瓶饮料,转身往楼上走。路上,纪贯新牵着我的手说:“子衿,别生我气了,我以后再也不跟你发脾气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没事儿,大过年的原谅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轻轻勾起唇角,他笑着说:“还是我媳妇善解人意。”

    回到家后,我妈并没有发现我跟纪贯新在楼下发生了什么。纪贯新头发都冻住了,我妈连声说:“你看你这孩子,我说我下去给你买,你可别冻感冒了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心情已经多云转晴,他眼带笑意的回道:“没事儿阿姨,我去吹一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帮纪贯新找出吹风机,他站在客厅吹头发,我进去浴室洗了个澡。一直折腾到晚上十一点多,我妈困得不行,跟纪贯新说了声晚安,带着我去主卧睡觉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我起初有些辗转反侧,因为想到骆向东给我打钱的事情,我心底说不出的来气,好几次都想给他打个电话问他到底什么意思。可是转念一想,如果我再主动给骆向东打电话,怕是纪贯新那个臭脾气又得以为我跟骆向东之间藕断丝连,我更说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,再一睁眼,我是被尿给憋醒的。昨天纪贯新生日,我又是饮料又是酒,喝了好多,不然我平时都不起夜。

    翻身从床上起来,我半眯着眼睛出了主卧往洗手间方向走。我妈把洗手间留了灯,因此三更半夜我没想到还有别人会在里面,我走过去径自拉开|房门,却见纪贯新弯腰俯在盥洗池处。

    我吓了一跳,甚至往后退了一步,连声说:“哎呀妈呀,吓死我了,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纪贯新一身白色t恤和白色休闲家居裤,侧头看了我一眼,他打开水龙头冲洗了盥洗池,然后对我说:“我在洗手间还能是吃饭吗?”

    见他脸上和额头的碎发都带着水,我迷瞪瞪的问道:“大半夜的你洗什么脸?”

    纪贯新抽过架子上的毛巾,随手擦了一把,然后说:“可能有点感冒了,发虚汗。”

    我很快说:“让你穿那么少下床。”说完,我转身走到客厅抽屉处,从里面翻出药盒。

    纪贯新从洗手间里面出来,他站在我旁边,出声说:“你怎么突然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上厕所。”

    翻到治疗感冒发烧的药,我抠出两颗递给纪贯新。

    纪贯新伸手接过去,然后趁着我妈在睡觉,他把我拉到他怀中,低头下来吻我。

    我本能的伸手一挡,纪贯新环着我问:“干嘛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都感冒了,不要传染给我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‘切’了一声,白眼道:“嫌弃我。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他还是松开手。我憋得不行,嘱咐他先把药给吃了,然后一溜烟的跑进洗手间上厕所。

    按了冲水,我起身站在盥洗池处洗手。无意间低头一瞥,我看到池边没冲干净的地方,水珠略微有些发红。

    开始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,但是当我把头垂的很低,距离盥洗池特别近的时候,我分明闻到冷水中混杂着淡淡的血腥气味。

    我没猜错,是血。

    纪贯新刚才站在这儿,是因为鼻子又出血了吗?

    心里咯噔一下,我不由得回想起之前饭桌上,大家听到纪贯新要喝酒之后的表情和反应。难道纪贯新是身体不好,所以不能喝酒?

    心中一旦有了这个想法,便再也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等我从洗手间里面出来的时候,客卧亮着暖白色的灯光。纪贯新打开台灯,他躺在床上冲我招手。

    我站在门口,看着他说:“哪儿不舒服?”

    纪贯新将被子从头裹到脚,闻言,他出声回道:“有点冷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帮你开空调。”

    他赶紧摇摇头:“别开,干的我直流鼻血。”

    闻言,我迈步走进客卧,随手合上房门。纪贯新见状,马上故作紧张的问道:“你要对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我面不改色,直盯着他那张苍白的面孔,出声问:“纪贯新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在瞒我?”

    纪贯新不答反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刚才鼻子又流血了吧?”

    纪贯新回的特别坦然:“是啊,东北屋里又热又干。”

    我眉头一簇,出声说:“再干也不会这么频繁的出血,你该不会是生了什么病,没有告诉我吧?”

    纪贯新马上瞪了我一眼,没好气的说:“大过年的,你干嘛咒我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不要骗我,之前家辉哥他们都不让你喝酒,成霖哥还特地嘱咐我,让我看着你戒烟戒酒,好端端的他们为什么这么说?”

    纪贯新道:“也没有好端端的,我有咽炎,抽烟会咳嗽,有时候还会打空腔,对气管不好。”

    我不信,所以趁着他裹在被子里面,直接迈步走到衣架处,伸手去摸他外套的口袋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纪贯新出声阻止,可是已经来不及。

    我从他外套的内衬口袋里,摸到了一板硬硬的东西。掏出来一看,是一板银白色的小药片,背面也没有任何字。

    我拿着药看向纪贯新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管咽炎的。”

    我面无表情,眼中满是狐疑。纪贯新见状,他有些无语的说:“你该不会以为我得了什么绝症吧?真的就是咽炎,不信你闻闻,是不是一股薄荷味儿?”

    我还真的把药拿到鼻尖闻了闻,很淡的薄荷味。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你别听他们几个邪乎,我之前确实因为抽烟搞得气管不好,所以他们都逼着我戒烟戒酒,没多大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我皱眉道:“那你为什么不跟我说?”

    纪贯新自打来了凉城之后,烟酒没断。

    他一脸无所谓,淡笑着说:“你姥姥那边的人都喜欢抽烟,你奶奶那边的人又喜欢喝酒,我要是过去说我不抽烟不喝酒,那多不合群?”

    我被他气得不知道骂点什么好,他这是要面子不要命!

    把药踹回到外套口袋里,我对纪贯新说:“从明天开始,烟一口不能抽,酒也一滴都不能沾了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明天?明天过年欸。”

    他一说过年,我又忽然想到他妹妹给我发来的那条短讯,我很快跳频,对他说:“对了,你给家里面打电话了吗?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干嘛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什么干嘛?你过年不回家,难道还不给家里面打个电话?”

    纪贯新道:“他们又不是不知道我在你这儿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哥哥妹妹我就不管了,你总得给你爸妈打个电话拜个年,报个平安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看着我,他忽然笑道:“要不明天你给我妈打个电话?”

    我本能回道:“我才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害怕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你见过我妈吗?怕什么的?”

    我说:“莫名的害怕,总觉得我一接电话,你妈第一句就得说让我跟你分开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笑出声来,他看着我说:“你狗血偶像剧看多了吧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妈知道咱们两个在一起,她没说什么?”

    纪贯新不答反问:“你想让她说什么?”

    我抱着双臂背后靠着电脑装,沉吟了一下,然后道:“比如叫你别跟我认真啊,像我们这样的贫民,根本进不去你们纪家的门槛啊,反正就是各种不爽吧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笑着说:“你是没见过我妈,她才不是那种人呢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忽然身子往床里挪了挪,然后拍拍空出来的位置,对我说:“上来。”

    我挑眉道:“又找揍是吧?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我不让你在这屋睡,你陪我躺着说会儿话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大半夜的谁陪你说话,我困了,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转身往门口走,纪贯新很快道:“新年愿望……我今年就这么一个愿望,你陪我聊会儿天。”

    我扭头看着他,他躲在被子里面只露出一张脸,可能是灯光太白的缘故,他的脸干净的似是透明。

    我忽然心疼他,因为来了凉城之后不是流鼻血就是感冒,给他折腾坏了。

    他可怜兮兮的看着我,满眼希冀。

    我暗自叹了口气,一边往床边走,一边说:“里面点儿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又往床内挪了挪,我穿着睡衣躺在床边。他掀开被子企图抱我,我马上一手按住被角,出声威胁:“好好躺着,不然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我怕你冷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用不着你怕,我热着呢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见我态度坚决,不敢强迫我。我俩躺在一张床上,他裹得像个肉粽,我则一身棉布睡衣,翘着腿躺在他身边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我亲爱的骆先生(百度最新章节)  我亲爱的骆先生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如有侵权请-联系我们,我们会立即处理。

Copyright © 2018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- All Rights Reserved. | 沪ICP备1981992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