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第三百二十四章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

    “想聊什么?说吧。”我抬眼看着天花板,白色的灯柱边缘垂着一串美少女战士的挂卡,那还是我初中时候的东西。大学在外四年,家里面什么都没变。

    纪贯新侧躺着,他面向我说:“你起头。”

    我随口回他:“是你要跟我聊的,你起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那你跟我说说你小时候,比如什么有意思的事儿,反正就是我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发呆的看着头顶的挂卡,唇瓣开启,出声说:“有意思的事儿可多了去了,我初中那会儿还很胖,学校组织拔河比赛,那我必须是主力啊,我在队尾像个秤砣似的,使劲儿的拉,但我们班男生太不给力,结果三局两胜,我们前两局全输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一帮人灰头土脸的往班级走,到了班级之后我随手拽过一个椅子,叉开腿面朝椅背坐着。我对面几个全是男生,我正给他们分析为什么会输的时候,只见他们一个个的全都把脸转过去了,后来还是孟豪禹,对了,就是他伸手指了指我的裤|裆,我低头一看,靠,裤|裆不知道什么时候扯了个大口子,感情我一这路穿着开裆裤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提前当初年少无知的乐事,我自己都忍不住笑。本以为纪贯新也会笑的不行,可我没听见他的笑声,侧头一看,这厮正没好眼的瞪着我。

    我还没有完全收回笑容,不由得抽着唇角对他问:“怎么了?不好笑吗?”

    纪贯新面带威胁的说:“你裤|裆裂开了,那好多男的都看见你内裤了?”

    原来他在意的是这个,我瞬间皱眉说:“纪贯新,你无不无聊?我们那时候才十四五岁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说:“十四五岁还小吗?我十二就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到一半,忽然戛然而止,我敏锐的察觉到一丝异样,不由得挑眉问道:“你十二就怎么了?”

    纪贯新眼球一转,出声回我:“我十二就知道恋爱是怎么一回事儿。”

    我下意识的说:“你滚,你刚才想说的指定不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道:“你少转移话题,现在是我问你。你跟孟豪禹不是高中同学吗?怎么初中就认识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们初中还是同桌呢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一脸吃味:“你是不是暗恋他?”

    我本想揶揄他,但是转念一想,我顺着他说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纪贯新哼了一声,然后道:“上次你们高中同学聚会上,我看你俩腻歪着呢,当着我的面还总窃窃私语的,谁知道背地里什么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孟豪禹确实长得帅啊,他是我们初高中的校草,跟他走在路上倍儿有面子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见我一脸洋洋得意,他气得直接从躺着变成坐着。居高临下的睨着我,他沉声说:“当着我的面儿夸别的男人,你是真当我好脾气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实话实说,我这人不爱撒谎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道:“那我俩谁长得好看?”

    我心中哭笑不得,纪贯新像个长不大的孩子,总喜欢在这些明知故问的事情上较真儿。

    忍着笑,我故意不回他,做出一副两难取舍的样子。拖了能有五秒钟的样子,纪贯新一赌气,又从坐着变成躺着,只是这一回他不是面向我,而是拿后背对着我。

    我盯着他的后背半分钟的样子,见他一动不动,这才曲起手臂撑着身子,凑到他身边去看他的脸。

    纪贯新闭着眼睛,唇瓣紧抿,摆明了在跟我赌气。

    我伸手戳了戳他的手臂,笑着说:“哎,你还真生气了?”

    纪贯新不回我。

    我又道:“还能不能开得起玩笑了?”

    他还是不搭理我。

    我说:“好啦好啦,你帅,你比孟豪禹帅多了,主要看气质,行不行?”

    纪贯新一动不动,如果不是我知道他醒着,一般人定是以为他睡着了。

    见状,我只得说:“好吧,那你早点睡,我回去了,晚安。”

    在我转身准备下床的时候,纪贯新从被子里面伸出只是手来,他按着我的手腕不让我走。

    我转头看向他,他从侧躺变成平躺,一张俊美的面孔上模糊了委屈和生气。

    唇瓣开启,他轻声说:“再陪我躺会儿。”

    我打了个哈欠,说:“我困了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道:“五分钟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本来一条腿都扔到床下了,如今纪贯新这样,我只得重新躺下来。

    起初的一会儿,我俩谁都没说话。他第一次这么老实,我俩躺在一起,他都没对我动手动脚,只是拉着我的手。

    之前我都还挺心安的,如今一没有人说话,我忽然觉得有一丝丝的尴尬。

    所以我出声说:“纪贯新,给我唱首歌吧。”

    他问:“想听什么?”

    “随便。”

    三秒之后,纪贯新的声音从我右耳处传来:“你问我爱你有多深,我爱你有几分,我的情也真,我的爱也真,月亮代表我的心……”

    轻轻的一个吻,已经打动我的心,深深的一段情,教我思念到如今,你去想一想,你去看一看,月亮代表我的心。

    没有伴奏,不是粤语,近在我耳边的轻唱,我听得懂歌词的意思。

    出神的看着某一处,我一直没出声,纪贯新也就一直这么唱下去。期间我觉得眼皮有些沉,想着闭眼听完这首就走,可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呼啦一下睁开眼睛,发现我仍旧平躺着。

    电脑桌上的台灯正冲着我,散发着暖白色的光芒。我身上盖着被子,脸边特别热。微微斜眼一看,纪贯新就躺在我身边,他睡觉时不喜欢枕枕头,整张脸窝在我脖颈处,温热的呼吸尽数扑洒在我身上。

    我俩盖着一床被子,被子下他一只手臂横在我肚子上,抱着我。

    我还以为只睡了一小会儿,没想到侧头一看,窗帘外面天都亮了。

    这可把我给吓坏了,我赶紧从被子里面连滚带爬的出来,整个人都激灵了。

    关了台灯,我出了纪贯新的房间,迈步往外走。

    客厅有表,看了眼时间,现在是早上六点过十分。

    我都懵了,昨天半夜来纪贯新这屋,真没想过跟他一起‘过了夜’。

    我蹑手蹑脚的回到主卧,见我妈侧身躺着,仍旧在睡觉。我光脚走在地毯上,悄无声息的绕过大床,然后慢慢躺上去。

    在我刚刚掀开被子一角的时候,背对我的我妈突然出了声,她说:“子衿,你昨晚去贯新那屋干什么了?”

    我吓得顿住,手还停在半空,几秒之后才连声解释:“妈,你相信我,我俩啥事儿都没有,我昨晚跟他唠嗑唠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我妈说:“不是我总看着你,你跟纪贯新这才处了几天?这么早就在一起,以后他不会珍惜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妈,你放心吧,我心里面有数,不会跟他怎么样的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我妈翻身变成平躺,她轻声说:“现在这个年代不像从前,我们那时候哪有婚前发生关系的?但妈还是要严格要求你,毕竟咱们是女的,如果以后真的分了,吃亏的还是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本打算回来好好睡一会儿的,结果我妈拉着我给我上了一堂大课。七点半的时候,我妈叫我起床,说要收拾一下去我奶家,我感觉我才睡了十几分钟。

    我起来之后就去叫纪贯新,纪贯新换了个姿势,一张脸有四分之三都是蒙在被子里面。我推他他不醒,我把被子往下拉,发现他呼吸特别低沉,还有些急促。

    想起他说有咽炎的事儿,我赶紧拍了拍他,出声说:“纪贯新?纪贯新……”

    他终于睁开眼睛,我出声问:“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?”

    纪贯新不说话,脸色有些差。

    我坐在床边伸手探了下他的额头,他头上有层薄汗,去并不发烧。

    我对他说:“你要是哪儿难受赶紧跟我说,别拖到严重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应了一声,然后道:“就是昨晚有点伤风,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我妈从外面走进来,见纪贯新蔫蔫的,她给他找了一些药吃,然后说:“贯新啊,不是阿姨撵你走,过完年之后再玩几天,你也得回家去看看。咱们东北的气候你受不了,看看你来了这几天,折腾坏了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从床上爬起来,我觉得他有些疲惫,他还淡笑着对我妈说:“阿姨,我赖上子衿了,她去哪儿我去哪儿。”

    我妈说:“实在不行让子衿跟你回夜城吧,我跟你叔叔都赞成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但笑不语,并没有明确表示。

    都收拾好之后,我们先去了我奶家拜年。纪贯新给我家人手一个红包,我奶我叔我爸妈也给了他红包,大家都开开心心的。

    白天在我奶家,晚上去我姥家,两头都是一样的热闹。只是中间有人让纪贯新抽烟喝酒,都被我给挡下了。

    我三令五申,以后在家不许让纪贯新抽烟喝酒。

    大年三十的晚上,我接到了不少人的祝福短讯,其中也有许久未联系的徐璐。

    她发短讯对我说:子衿,新年快乐,我想你了。

    一句‘我想你了’,让我心中五味杂陈,我本想回一句‘我也想你了’,可这话已经编|辑完,又被我删了,因为从回到凉城之后,我真的鲜少再想起夜城那边的人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我亲爱的骆先生(百度最新章节)  我亲爱的骆先生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如有侵权请-联系我们,我们会立即处理。

Copyright © 2018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- All Rights Reserved. | 沪ICP备1981992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