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第三百四十三章我们不能一起出现

    二十分钟不到,手术室的房门打开,我跟骆向东皆是很快站起身。我有些低血压,起来的猛了,眼前瞬间一片花白,所以赶紧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骆向东比我走的快,可他很快发现我停在原地,所以转身过来看我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我听得到他的声音,但看清他的脸又是几秒之后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我回了他一句,努力忽略掉他眼中的担忧,然后赶紧走向手术室门口。

    骆向东问医生:“手术顺利吗?”

    医生摘下口罩,出声回答:“患者脑后遭到外物强烈打击,流了不少血,但相比外伤比较麻烦的是颅内淤血,最少要住院观察两个礼拜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一张脸上看不出是怒还是急,只听得他沉声说:“会留下后遗症吗?”

    医生道:“这个不好说,有些人脑外伤会留下偏头疼的毛病,有些术后还会出现短暂性的失忆,失语,甚至是行动功能障碍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到这话,心底顿时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果然,骆向东很快接话,他出声说:“现在可以转院吗?”

    医生说:“转院最起码要等到患者意识清醒之后,而且我有必要提醒你们家属一声。你们要担心的不是术后的后遗症,毕竟我刚刚说的症状,病发率很小,而且手术很成功,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几率不会有任何病发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要担心的是他吸食过k粉,不知道他是第一次碰还是已经养成习惯。k粉是依赖性药物,如果吸食过量或者时间过长,也会跟毒|品一样染上恶习。他年纪还那么轻,你们做家属的一定要马上督促他戒掉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一声没吭,我则是不知道说什么。

    不多时,数名护士推着病床从手术室里面出来。我抬眼望去,只见匡伊扬苍白着一张脸躺在上面。

    因为打架,他脸上多处受伤,青青紫紫,看起来端的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医生对我和骆向东说:“他现在麻药劲儿还没过,我又给他打了一针镇定和安眠的药,让他好好睡一夜,估计明天早上六七点钟的样子会醒。今晚你们可以留一个人守夜,如果不方便,我们这里有夜间的陪护。待会儿你们去前面把手术费用和住院费用交一下。”

    病床从我身边推过,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,匡伊扬会变成这样,说到底还是帮我挡的那一下。

    我本能的想要跟进病房去看匡伊扬一眼,可才走了两步,身后的骆向东便出声说:“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我一下子钉在原地,一动不能动。

    我没回头去看骆向东,只听得他熟悉的声音传来,低沉道:“你去哪儿,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我终是转过身,看向骆向东。

    他俊美的面孔上看不出任何情绪,哪怕连刚刚医生说匡伊扬嗑药的时候,他脸上都一丝诧异也没有。

    这种状况只能有一种解释……

    我盯着他,出声问:“你早就知道伊扬嗑药?”

    虽然是问句的形式,可我心中已经有了答案,即便我依旧希望骆向东给我的回答是否定的。

    可骆向东只是沉默。我的一颗心迅速下坠,像是永远都落不到最底下。

    眉头一簇,我忍不住压抑的情绪问他:“你知道他嗑药,为什么不把他看好?”

    骆向东看了我三五秒的样子,他面无表情,只是一双黑色的瞳孔,幽深的似是一潭深不见底的湖,只要我多看两眼,就能瞬间溺毙。

    他薄唇开启,出声回我:“他是我外甥,我会把他照顾好。”

    我一口气顶上来,皱眉道:“他现在这样,你敢说把他照顾好了?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为何对骆向东发这么大的脾气,我明知道骆向东有多疼匡伊扬,而匡伊扬嗑药的事,骆向东如果早知道,也一定早就采取过措施。

    我只是在自欺欺人,企图用这样的方式来麻痹自己,告诉我自己,不是我的错。

    面对我的咄咄逼人,骆向东只是面不改色,径自说:“你去哪儿,我送你走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不走,他还没醒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却道:“他不会希望一睁眼看到我们两个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一颗心,终于以这样的方式,瞬间崩碎的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模糊了羞愧,自责,丢脸和心痛的感觉。

    也是在这一刹那,我似乎理解了骆向东之前为何死活不肯答应我的原因。

    匡伊扬喜欢我四年,他把我交给骆向东照顾,而我跟骆向东……却被他亲自堵到床上。

    之前走廊中的那个女人,她已经跟着护士去了匡伊扬的病房。之前她满眼仇恨的问我:你为什么不问问匡伊扬为什么嗑药?

    为什么……

    如今还用问为什么嘛。

    原本我以为是匡伊扬夹在了我跟骆向东之间,可直到现在我才明白,是我破坏了他们舅甥之间的关系。毕竟他们才是一家人,我算什么?

    骆向东不想让我见匡伊扬,而匡伊扬也未必想见我。

    心酸到无法自拔,我强忍着眼泪,很努力地暗自调节呼吸。大概过了半分钟的样子,我轻轻呼出一口气,然后平静的口吻对骆向东说:“伊扬现在跟的那个女人,她是有男朋友的,今天也是被那帮人给打的。等他醒过来之后,你一定督促他把嗑药的瘾给戒了,也离那种女人远一点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嘴都没张开,只是‘嗯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话已至此,我没有再留下去的余地,所以我转身往走廊一头走去。

    骆向东跟在我身后,一直到出了医院大门,他这才问我:“你跟谁来的奉宁?”

    我不语。

    骆向东又说:“太晚了,我送你去酒店。”

    我心底忽然很是烦躁,所以微不可见的蹙了下眉头,出声回他:“不用,纪贯新会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一下子就不说话了,我也不敢细想他心中到底在想什么,因为一直以来,我都自以为是的过了头。

    那句话说的真是好,别太高估自己在任何人心目中的地位,不然到头来自己会活的像个笑话。

    我现在不仅是个笑话,简直就是个悲剧。

    一路往外走,到街边拦车。因为时间晚,医院这地方又偏,所以一时半会儿也没有车过来。

    等车的途中,我手机响了,拿出来一看,是张耽青打来的。

    接通电话,我出声说:“喂,耽青哥。”

    张耽青问我:“子衿,收工了吗?”

    我怕他担心,所以骗了他:“收工了,已经在酒店了,你不用担心我。”

    张耽青说:“怎么能不担心?白天你说去奉宁,我这都后悔没跟过去,你要是出了点什么事儿,回头贯新回国第一个弄死我。”

    我努力挤出一丝微笑,出声回他:“没事儿,我好着呢。”

    张耽青说:“算了,我明天就开车去找你,你住奉宁哪里?”

    我一听这话,赶忙道:“不用不用,我这边跟团住,很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张耽青说:“要不你明天回市里,要不我明天去奉宁,我怎么想怎么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就站在我左边不远处,他扭头看着我。我拿着手机装作不经意的样子,实则却越走越远。

    放低声音,我对张耽青说:“耽青哥,你真的别过来,要不这样吧,我明天跟他们几个商量一下,尽可能回市里。”

    张耽青这才作罢,叮嘱我好半晌之后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收起手机,我刚一侧头,正赶上左边一辆计程车驶来。我伸出手臂摆了摆手,计程车在我面前停下。

    我拉开副驾坐进去,司机问我去哪儿,我之前收到mike他们的短讯,所以直接报上酒店名字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我努力不去关注骆向东。可当我上车的时候,我还是没忍住从倒车镜往后看了一眼,这一眼倒好,我看到骆向东开车跟在我后头。

    司机并不知道我跟骆向东是认识的,他还带着笑说:“呵,后面一辆保时捷。”

    我没搭腔,心里面却始终想着骆向东的那句话:他不会希望一睁眼看到我们两个在一起。

    想想我跟骆向东,想想我跟匡伊扬,再想想骆向东跟匡伊扬,叹气都不足以体现我此时此刻的无奈。原来真的是一步错,步步错。

    计程车停在某酒店门前,我给钱下车。骆向东的跑车也跟着停在路边,不多时,他下了车,迈步向我走来。

    在我走进酒店之前,骆向东出声道:“你什么时候回市中?”

    我不回应,径自迈步往里走。骆向东长腿一迈,几步就走到我身边,我余光看得清楚,所以当他伸手想要拽我的时候,我反应很快的躲开。

    眸子微瞪,我眼带防备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骆向东紧抿着唇瓣,呼吸一提,强忍着不快。

    几秒之后,他沉声说:“纪贯新不知道你来奉宁了吗?”

    听到他提起纪贯新,我本能呛他:“关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骆向东道:“你跟他在一起,他是养不起你还是管不了你?让你半夜三更的在这种地方晃荡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跟纪贯新怎么样用得着你管?你有这个时间不如赶紧去管管匡伊扬!”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我亲爱的骆先生(百度最新章节)  我亲爱的骆先生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Copyright © 2017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-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|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-给我写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