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,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| 点此 打开书架

第三百五十五章我做不到好好的

    久违的‘豪华月子套餐’。

    山楂卷,山楂片,山楂条;酸溜溜,流口水,棒棒糖;饮料也都是蓝莓,柠檬和酸梅汤。

    骆向东系好安全带,目不斜视,淡淡道:“吃点东西,省的晕车。”

    我发现自己泪点越来越低,尤其是最近,每天赶上林黛玉了,以泪洗面。低头看着袋子里面的东西,我强忍着不哭。

    从里面拿出一个柠檬味的棒棒糖,我塞在嘴里面。

    从夜大开车回市中的路上,骆向东总共只跟我说过两句话,两句话还都是一样的:“晕吗?”

    我一会儿酸梅汤一会儿山楂卷,摇着头回他:“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一直等到车子开回市中,他这才多赏了我几个字:“别住之前的地方了,我帮你找个住处。”

    我很快说:“不用,你随便把我放下吧,我打车回公司,等我去房屋中介找个新住处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面色淡淡,出声说:“本来以你自己的本事,也未必进不了骆氏,就算薪水赚的没助理多,你在翻译部的发展也会很不错。说到底,还是我跟伊扬做事有欠考虑……”

    骆向东说完,停顿几秒,然后道:“我知道你现在不缺钱,但就算让我心安一些,我帮你找个好地方,你搬过去住,以后有什么事……纪贯新会帮你处理的。”

    从骆向东口中听到纪贯新的名字并不稀奇,只是……他说以后有什么事,纪贯新会帮我处理。

    这一次,还来不及让我缓和和压抑情绪,我的眼眶已经湿润了,泪水模糊了视线,没多久,眼泪啪嗒一下掉在手背上,给我自己都吓了一跳,所以我赶紧伸手抹了一下眼睛,然后没事人的样子,坦然道:“不用,你不用觉得愧疚……”

    我懵了,有点语无伦次:“我不去纪贯新的地方住,也不会去你的地方住,我自己能赚钱,可以自己找房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忽然好怕继续跟骆向东再待在同一个空间,所以我都没看车外是到了什么地方,只是急声说:“停车,我在路边下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脸上是什么表情,我没有去看。

    侧头看着窗外,我有种分分钟想要打开车门逃离的错觉。

    骆向东在前方商业街的某段路口把车靠边停下,我低着头,一边解着安全带一边说:“我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子衿……”骆向东忽然叫了声我的名字,我用尽全力忍住眼泪,转过头看他的时候,脸部表情完全是紧绷的。

    骆向东坐在副驾,单手搭在方向盘上,我鲜少见他如此疲惫的模样。他看着我,眼中的神情带着明显的歉疚和心疼。

    三秒之后,他开了口,轻声说:“以后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好好的……

    他叫我好好的。

    眼泪冲上眼眶的速度远比我躲闪的速度要快很多。我不能马上夺门而逃,因为我还得像模像样的回复他几句。

    所以我伸手擦了下眼睛,勾起唇角,淡笑着说:“放心,我会好好的。你以后也要好好的,好好照顾伊扬,好好谈恋爱……还有你以后别总呛茬说话,听了想骂人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的眼中明显湿润了,可他也轻轻勾起了唇角,淡笑着说:“我只呛熟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有些人没等跟你混熟,就已经被你给呛跑了。”

    骆向东抿着唇瓣,但笑不语。

    我已经心疼到大脑一片空白,想哭到笑不出来。所以赶在泪崩之前,我说:“月子套餐我带走了,谢谢你的零食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拎着袋子,推开车门走下去。

    不敢回头,我大步往前,满脸都是眼泪。

    原本我觉得自己足以放下某个人,原本我觉得时间可以慢慢磨平所有伤痛,原本我以为看透了一件事,心就不会再痛。可现在我才知道,很多的原本,其实都是我的自以为是。

    忘记一个人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,尤其当我知道他不是不爱,只是身不由己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倔强的人,不达目的誓不罢休,哪怕在感情上面。但如今我不得不向现实低头,因为爱情不是我们生活中的主旋律,最起码,不是唯一的旋律。

    我没办法要求骆向东放下亲情跟我在一起,因为这样我也不会觉得开心。

    所以我们只有用这样的方式——和平分手。我们都祝对方好好的,我们都会好好的跟另一个人谈恋爱,结婚,生子,然后很久很久以后,某年某月的某一天,当我们足够平静可以把这件事从嘴里说出的时候,我们就放下了。

    “子衿……”

    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,起初我以为自己是幻听,直到这个声音再次响起。我脸上的眼泪还没擦干,只是本能的转头看去。

    身后不远处,从车中下来的人,不是别人,正是张耽青。

    他眼中明显的狐疑打量甚至是错愕,迈步走到我面前,他出声说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胡乱伸手抹着眼泪和鼻涕,张耽青从风衣口袋中掏出纸巾递给我,我抬手去接,手上还拎着零食袋。

    当我正在擦眼泪的时候,张耽青忽然说:“你手机怎么关机了?”

    我们俩的的节奏不在同一频道,因为我还径自沉浸在悲伤之中,见我没出声,张耽青睨着我说:“我刚才看见了……你从骆向东的车里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我吸了吸鼻子,抬眼看着他说:“是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挑衅他的意思,即便张耽青的目光中已经透露着明显的不悦,那感觉像是他抓到我给纪贯新戴了绿帽子一样。

    见我直言不讳的承认,张耽青面色凝重的说:“你不知道贯新不喜欢你跟骆向东见面吗?”

    我闷声道:“他不希望我见的人太多了,可我有自己的朋友和圈子。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就是告诉他,纪贯新也做不了我的主。

    张耽青顿时脸色不好看了,但却依旧收敛脾气,对我说:“子衿,你这么做就不对了,贯新不在夜城,你跟骆向东在一起,手机还关了这么长时间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眼底闪过一抹嫌弃,沉声道:“再说朋友之间说什么话用得着哭成这样?”

    要不说人千万别做亏心事儿,就算八百年前做的,只要是做了,那么一旦被人揪住,就是软肋。

    我跟骆向东再见面之后到底有没有什么,天地良心,我梁子衿更是敢拍着胸脯说一声我俩没事儿。

    但如今我这哭的眼睛都肿了,张耽青质问我,我要怎么跟他说?

    哑巴吃黄连,我既不想解释,也不想被人误会。所以我暗自调节呼吸,抬眼看着张耽青,一脸坦然的回复他:“我跟骆向东什么事都没有,你不用怀疑我们。”

    张耽青盯着我的脸,几秒之后,出声道:“贯新不在夜城,让我照顾你,我这一溜号你就不见了,打你手机你又关机。贯新联系不上你,昨晚就给我打电话问你去哪儿了,我撒了个谎,说已经送你回家了,你一会儿给他打个电话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眉头轻蹙,又补了一句:“子衿,我是跟你接触过,觉得你这人还挺实在的,所以有些话我就不藏着掖着了。贯新他是真的很喜欢你,对你也上心,你别辜负他。”

    我抬眼看着张耽青,不答反问:“纪贯新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张耽青很快回我:“他在加拿大啊。”

    我一眨不眨盯着他,努力想从他的眼中获取到几分蛛丝马迹,而张耽青说的很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我不得不转了个角度,继续说:“前天晚上和昨天上午,我给他打电话他都关机,我联系不上他,不知道他那边有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张耽青很快道:“哦,他跟我说了,手机坐车的时候掉在计程车上了,隔天司机才给他送回来。”

    我淡淡道:“是么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今天一早就给我打电话问你了,你赶紧给他回一个吧。对了,就说你之前在家,别说跟骆向东在一起,你也知道他的脾气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张耽青也不乐意蹚我们这滩浑水,跟我说了几句之后,问我去哪儿,我是想回旅行社,却没有让他送,而是自己叫了辆计程车。

    坐在车中,我开了机,果然未接电话和短讯都是纪贯新的。

    看着他在短讯中着急的话语,我想到那天不知何人送来的照片,内心几乎是一片冰冷的。

    面无表情,我把手机贴在耳边,回了个电话给纪贯新。

    他很快就接通了:“子衿,你跑哪儿去了?手机干嘛关机?”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,带着掩饰不住的焦躁和担心。

    我照着张耽青的话回他:“手机没电自己关机了,我没看见。”

    纪贯新连着说了我半天,我都没听进去,好不容易等他说完,我语气如常的问他:“还在加拿大吗?”

    纪贯新回的坦然:“是啊,我二嫂这边今天有事儿明天有事儿的,我早就想回夜城了,可我爸发话不让我走,我也不想在这功夫触他霉头……”

    连着说了半分钟,他转而嬉皮笑脸,暧昧的问我:“是不是想我想的快疯了?”

    我侧头看着窗外,忽然想到骆向东叫我好好的……我该如何好好的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搜索一下最新的:我亲爱的骆先生(百度最新章节)  我亲爱的骆先生(谷歌最新章节) 章节错误/没更新/有乱码/意见建议/点此反馈←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如有侵权请-联系我们,我们会立即处理。

Copyright © 2018 wodeshucheng.com | 我的书城 - All Rights Reserved. | 沪ICP备19819928号